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8-11-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新津女子监狱 >> 丁惠(丁慧)

女,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
有关恶人: 曾令雄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3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3-28
家庭成员: 儿女: 丁惠(丁慧)
夫妻/父母: 王志容(王治容)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2-12: 成都丁惠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丁惠,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她现在在成都女子监狱每天都在所谓“医治”。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八点钟,成都新都区国保和城东派出所出动男男女女约十多名警察,拿着盾牌和撞门工具,把一个门撞了三个洞,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郑斌、丁惠、周洪杰、邓忠素和残疾人朱燕川(双腿不能行走,坐轮椅),并洗劫了里屋所有值钱的东西:大约五台电脑、好的和坏的打印机十多台、二十台光驱及一台刻录机、多套大法书及师父法像、上万元现金。

丁惠、郑斌遭到警察殴打,被非法关押到新都区看守所。丁惠在看守所也被警察毒打、警察还指使号子里的人打。丁惠被戴足镣手铐,被铐在死刑床上,被看守所的警察打毒针,那种针打一针要睡上三天。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两位律师在法庭上分别为他们二人做了无罪辩护。

当法庭的屏幕上播放出法轮功真相传单、杂志、对联、光盘等所谓的“证据”照片时,律师要求法官把这些“证据”拿出来看看,却遭到了法官的拒绝。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冤判了丁惠三年,郑斌三年零两月。

在成都女子监狱,丁惠被这种“隔离”迫害之后,骨瘦如柴,每天上厕所七十多次,不认识自己的物品,长期被犯人欺负,每天还被包夹强迫吃不明药物。狱警在监狱大小会上诬蔑诽谤说什么“炼法轮功成了精神病”,以此来诋毁抹黑大法。

因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丁惠受到中共迫害,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导致她的母亲和幼子在迫害的环境中去世。丁惠本人于二零一零年被当地中共人员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二零一二年六月,丁惠再次被警察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进行迫害,二零一三年七月 ,丁惠双腿上出现较大面积的瘀血,洗脑班害怕她死在洗脑班才放她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12/成都丁惠被迫害致精神失常-360715.html

2017-01-09: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丁惠、郑斌遭诬判后上诉

2016年12月15日,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再一次非法开庭宣判:丁惠被非法判刑3年;郑斌被非法判刑3年2个月。丁惠、郑斌已上诉到中院。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9/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0659.html#171823505-1

2016-12-27: 律师:宣传做好人怎么会违法呢?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八点钟,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丁惠、郑斌等被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城东派出所一同绑架,并遭到警察殴打。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两位律师在法庭上分别为他们二人做了无罪辩护。

当法庭的屏幕上播放出法轮功真相传单、杂志、对联、光盘等所谓的“证据”照片时,律师要求法官把这些“证据”拿出来看看,却遭到了法官的拒绝。

律师说:“按照法律规定,照片上的这些东西不能作为陈堂证供。”然后他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本明慧期刊,对大家说:“我这里也有一本法轮功的宣传品《明白》,上面讲的是一个老人修炼法轮功后怎样做好人的故事。”并当庭宣读了期刊上法轮功学员修炼的三个故事,还叫法官拿去看看,遭到法官的拒绝时,律师对法官说:“为什么你就不敢看看这本法轮功的宣传品呢?宣传做好人的事迹怎么会违法呢?”

法轮功学员制作和散发的真相期刊都出自明慧网,里面的内容都是教人向善的,对社会是有益的。这些期刊也揭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大陆民众有权知道这些真相。法轮功学员制作和散发真相期刊,不仅是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也是维护民众的知情权。

在庭审期间,公诉人口口声声污蔑法轮大法,律师一口一个“大法弟子”。公诉人还不停的打断律师的辩护,但两位律师还是坚持为丁惠和郑斌做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无罪辩护。最后法庭宣布择日宣判。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冤判了法轮功学员丁惠三年,郑斌三年零两月。

见(2016)川0114刑部4999号《判决书》,审判长:付华,审判员:张琳,代理审判员:王洁,书记员:骆才华,公诉人:张应。

丁惠、郑斌不服此判决,现已上诉到中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7/律师-宣传做好人怎么会违法呢--339441.html

2016-12-18: 四川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丁惠和郑斌非法判刑
2016年12月15日,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再一次非法开庭宣判:丁惠被非法判刑3年;郑斌被非法判刑3年2个月;对林小全,法官没有作出宣判,但是也没有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8/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9085.html

2016-03-12: 黑暗的夜

成都市周洪杰叙述12.21遭绑架经历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城东派出所出动十多名警察,到新都区桂湖八大队一居民住处,将门撞烂,绑架了五名法轮功学员,期间至少两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凶残暴打。
“我发现自己吐出来的是大口大口的血,浑身疼痛,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这是法轮功学员周洪杰叙述自己当时被殴打的情况。以下是周洪杰回忆整个绑架过程:

警察抢劫上万元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左右,新都国保和城东派出所出动男男女女约十多名警察,拿着盾牌和撞门工具绑架了我、郑斌、丁惠、邓忠素和残疾人朱燕川(双腿不能行走,坐轮椅)。他们把一个门撞了三个洞,并洗劫了三楼出租屋所有值钱的东西:大约五台电脑、好的和坏的打印机十多台、二十台光驱及一台刻录机、多套大法书及师父法像、上万元现金。随后,我们被劫持到新都区城东派出所。

警察打人凶狠

警察连夜对我们非法审讯,我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否则薄熙来和周永康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话。负责审讯的警察见问不出什么来,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恼羞成怒吼叫着威胁:你说不说!你说不说!那警察不断用装满矿泉水的饮料瓶抽我的脸。旁边一个小警察也不断踢我的腿。我还是拒绝回答问话。最后他在所有笔录问话下边写我“沉默不语”。最后他把我关进羁押室。

第二天下午,一个头目样三十多岁的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要我“交代”,我一言不发。他威胁道:你能忍,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几分钟后见我不回答,他就象踢沙袋一样用皮鞋尖狠狠的踢我全身,踩在我脚背上用皮鞋碾压我的脚趾。他打累了就叫来一个穿天蓝色运动服的打手(叫什么孝的)继续打。

这个打手先是用可伸缩警棍打手臂、大腿、背部及脚背,然后又把一摞打印纸卷成一个筒,不停的使劲击打我的脸,我的脸被打肿了,血沾在纸上。他们觉得不过瘾,认为十指连心是最疼的,那个打手就去找了一块尺子长的木条反复打我手指尖、手背,见我一声不吭,并没有象他们想象的那么痛苦,他们骂我“忍功炼的好,象行尸走肉”。后来那个打手被叫走了,不久就传来丁惠被打的哭喊声。这时我发现自己吐出来的是大口大口的血,浑身疼痛,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

租住屋的国安特务

他们见问不出什么,就打算送我去看守所。当天晚上,他们用警车把我和郑斌、丁惠、邓娘(邓忠素)送到新都一医院抽血,体检。最后郑斌和丁惠被送往看守所,我和邓娘因身体不合格被“取保候审”。临走时,我找城东派出所要我的钱和银行卡,他们说是新都国保拿了并告诉我了地址。

晚上十二点左右,我回到租住的屋里。第二天,我打算去要回我的钱。因腿疼行走困难就没去。下午六点过,两个国安特务打开我的门。可能是我没走影响他们继续蹲坑,因为我发现床边丢了许多烟头。他们马上打了电话叫来警车再次把我绑架,扬言要拖走我和丁惠的电瓶车,后来证实真被抢走了,因为我和丁惠的钥匙都被他们抢走了。

后来警察把我劫持到城东派出所,因我是广元人,他们叫广元那边来接人,等了一天多没来人,他们就派两辆警车把我送到广元市利州公安局,广元国保不接。他们就把我扔在利州公安局门口就走了。后来,广元国保把我送回单位。因为我早被单位非法开除,而且单位濒临倒闭,我的住所也被人占了。我呆了两天就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2/黑暗的夜-325234.html

2015-12-30: 四川成都市郑斌、丁慧、刘娘及1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补充

2015年5月21日晚8点左右,四川成都市新都区一处5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城东派出所及区国保邪警入室绑架。目前,法轮功学员郑斌与丁慧被强送看守所,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被监视居住。其中有法轮功学员被凶残暴打。

2015年12月22号上午十点过,四川成都市营门口派出所11个警察绑架了该辖区银沙横街大法弟子刘娘(姓名不详)及其家中14位同修。次日晚11点左右已有6位同修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0/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1316.html#151229234919-1

2015-12-26: 成都新都区七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情况

2015年12月21日晚近8点钟,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城东派出所出动二十多名警察到新都区桂湖八大队一居民住处,将法轮功学员、残疾人朱燕川(双腿不能行走,坐轮椅)抬上警车,法轮功学员丁惠也一同被绑架,并遭警察殴打。

警察又闯上三楼非法抄家,有一家的门是锁上的,他们就砸门而入,共抄走银行卡一张(约8000元人民币)及现金约万元、电脑四台、打印机八台、刻录机一台、打孔机一台、光驱二十个、及其他耗材和私人财产,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郑斌、周洪杰、邓忠素。

九点钟,一帮警察又闯到法轮功学员曾佑先、林小泉家分别把他们抓走。

这些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到新都区城东派出所。12月22日晚上8点多钟,将他们拉到新都区医院抽血、体检,然后又带回城东派出所,逼他们签字,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才将朱燕川、曾佑先、周洪杰、邓忠素四人放出,说是取保候审,将林小泉、郑斌、丁惠三人劫持到新都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6/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1131.html

2013-08-05: 曝光成都新津洗脑班对大法弟子丁惠的迫害

丁惠,四川省成都大法弟子,曾经被邪恶关押在新津洗脑班迫害长达一年多时间。二零一二年六月,再次被恶警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进行迫害。在关押期间,邪恶叫丁惠写攻击大法的话,丁惠拒绝不写,它们就强迫拉着丁惠的手在纸上乱写“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还签上了丁惠的名字。

今年七月 ,它们发现丁惠双腿上出现较大面积的瘀血,就强迫丁惠去新津县医院检查、输液,丁惠不从,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后来又检查出胆囊、心脏有问题,又强迫拉到花桥镇公立卫生院持续输液几天,都曾用过绷带捆着手和脚,或由几个人按着,丁惠反复强调身体没事,它们就是不听,丁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正法口诀,后来丁惠又被拉到新津街上看中医,它们害怕丁惠死在洗脑班,才同意无条件放丁惠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5/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77446.html#1384232319-22

2012-11-17: 成都新津洗脑班仍劫持迫害多名公民

成都新津洗脑班目前仍非法拘禁大量合法公民,其中蒋宗林和李秀英两人,刚刚结束冤狱,又再次陷入这黑监狱遭受迫害。原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王明蓉,去年九月被强行带走非法拘禁,家属未收到任何手续,不到十天突然不明死亡。非法拘禁王明蓉并致其死亡的,就是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也就是所谓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
在犯下这累累罪行之后,新津洗脑班及其主要人员,不仅未受到法律的审判,还在继续行恶。自王明蓉被虐杀之后,又有兰其迪、潘庭英、陈国珍、雷兴华(一年之内已被劫持两次)、7111厂退休职工何永富、王义、余勤芳、新津县郑淑贤、郭光荣等至少近百人次被先后劫持到新津洗脑班。新津洗脑班长期、无期限的非法关押着两名法轮功学员:双流的樊英和广播电台的李喜慧。其中,樊英冤狱结束后被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至今四年,而李喜慧已被非法关押六年。

目前被非法拘禁在新津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

蒋宗林,64岁,原成都市明远建筑设计研究所所长,高级工程师。十月十五日五年冤狱结束,还未走出所谓“监管区”大门,就被金牛区610劫持到新津洗脑班至今;

李秀英,家住成都市锦江区。十月三十日非法劳教期满。劳教所警察骗走前去接人的李秀英亲友近二十人后,李秀英被锦江区610劫持到新津洗脑班非法拘禁至今;

张留青,温江区和盛镇法轮功学员,十月三十日在家中被绑架劫持至新津洗脑班;

刘秀文,成都电子科技大学七十六岁的退休教师,十一月六日下午两时左右,被多名警察从家中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之前刘秀文曾被非法拘禁于新津洗脑班长达一年;

常琳,成都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于新津洗脑班;

刘跃清,青羊区董家坝法轮功学员,十月十七日被再次劫持到新津洗脑班;

谌玉琼,金堂县法轮功学员,八月二十二日在农村家中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

付丽琼,女,四十三岁。一九九五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四川锅炉厂(金堂县)设计处工作。三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左右,在自家的化妆品店铺被诱骗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

李文华,金堂县法轮功学员;

杨淑花,成华区法轮功学员,三月十三日在自家开的理发店上班时被骚扰、绑架至新津洗脑班;

丁惠,今年上半年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之前曾在新津洗脑班被迫害一年多。

以上只是中共严密封锁下,了解到的现被新津洗脑班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情况。

鉴于新津洗脑班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绝人寰的迫害(包括投毒、迫害性灌食、暴力殴打、精神摧残),及其已导致的至少七人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致疯、还有多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事实,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关注新津洗脑班的罪行,以及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该洗脑班的法轮功需要的状况,并敦促相关责任人停止犯罪,依法立即释放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们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7/成都新津洗脑班仍劫持迫害多名公民-265570.html

2012-08-10: 四川省成都青龙场法轮功学员丁惠被关在新津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0/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1404.html

2012-08-04:中共四川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上半年罪行综述
......
◇全家被迫害致死,孤凄一人的丁惠再遭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残害

2012年5月下旬左右,新都区法轮功学员丁惠再次被成华区府青路派出所恶警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丁惠,女,现年四十岁,成华区五一二厂(成都市冶金实验厂)职工。母亲王治容,五十九岁。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丁惠与母亲于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被成华区六一零及府青路办事处、派出所、五一二厂武保处、家委会的不法人员反复绑架、关押多次。在非法关押期间,王治容曾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恶人们怕担当责任,才放她回家。

为了避开骚扰,丁惠被迫带着母亲和四岁多的儿子小虎离家出走。但一直遭到成华区恶警徐树清等和成华区府青路办事处主任唐晓东等打听、跟踪,妄图绑架。丁惠一家祖孙三代在外租农民的房子。因丁惠的丈夫已去世,她自己又没了经济来源,生活异常艰难,加上政法委人员跟踪,母亲王治容时刻担心被绑架,长期处于恐惧中,身心遭到很大伤害,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含冤去世。二零零三年一月,儿子小虎也不幸在困苦环境中夭折。一个温馨的家,只剩下丁惠孤凄一人……

2010年3月12晚,丁惠打电话给成都市八里庄社区邪党书记廖正华,约好第二天见面想给其讲真相。3月13日,她们在新都区钟楼车站附近一茶楼见面,恶人廖正华欺骗丁惠说帮她办身份证,然后廖便打电话给早已串通好的府青路派出所恶警徐树清,徐树清在厕所里又打电话给早已串通好的成华区“六一零”。几分钟后,丁惠被廖正华伙同府青路派出所警察徐树清、成华区“六一零”的几个成员联合绑架,当天就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直至2011年3月31日才放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5/中共四川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上半年罪行综述-259819.html

2012-07-07: 成都法轮功学员丁惠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7/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9907.html

2012-06-11: 成都法轮功学员丁惠近日被府青路派出所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1/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58763.html#12610235829-1

2012-01-11: 成都丁惠被新津洗脑班劫持迫害一年

成都法轮功学员丁惠,因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受到中共迫害,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导致她的母亲和幼子在迫害的环境中去世。

丁惠本人于二零一零年被当地中共人员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

丁惠,女,现年四十岁,成华区五一二厂(成都市冶金实验厂)职工。她的母亲王治容,五十九岁。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丁惠与母亲于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成都市成华区六一零及府青路办事处、派出所、五一二厂武保处、家委会的不法人员反复绑架、关押多次。在非法关押期间,王治容曾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恶人们怕担当责任,才放她回家。

为了避开骚扰,丁惠被迫带着母亲和四岁多的儿子小虎离家出走。但一直遭到邪党人员到处打听、跟踪,意图绑架。

丁惠一家祖孙三代在外租农民的房子。因丁惠的丈夫已去世,她自己又没了经济来源,生活异常艰难。加上邪党人员的跟踪,母亲王治容时刻担心被绑架,长期处于恐惧中,身心遭到很大伤害,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含冤去世。二零零三年一月,儿子小虎也不幸在困苦环境中夭折。一个温馨的家,只剩下丁惠孑然一身……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丁惠被当地警察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以下是丁惠自述在洗脑班遭迫害经历:

我叫丁惠,二零一零年三月份,我去给驷马桥社区的邪党书记廖正华讲真相,被廖正华伙同府青路派出所警察徐树清、成华区“六一零”的几个成员联合绑架,当天他们就将我劫持到新津洗脑班。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一进洗脑班黑窝,我绝食抵制迫害二十多天,洗脑班一帮人轮番对我暴力灌食,导致我掉了两颗牙。洗脑班还令二个“陪教”监视我,安排徐丹和周莉来“转化”我,逼迫我放弃“真善忍”信仰,他们采用伪善的手段,麻痹我的思想,被洗脑班的“大杨”拉着手写了“保证书”。但是我很快知道自己错了,叫徐丹退还给我,他不肯,我立即就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保证书”作废,交给洗脑班。

从那以后,徐丹就很少来找我。但每天除了洗漱,他们不准我出门,强迫我看邪党电视洗脑。到了十月,洗脑班的曾某带着警察来,说是准备将我换地方,随后他们又派包小牧来 “转化”我,他花言巧语,软硬兼施,我并未上当,最后“大杨”代笔写了“五书”,我不签字。

新津洗脑班恶人所采用的手段都是见不得人的。我被洗脑班足足非法关押、迫害了一年,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走出黑窝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成都丁惠被新津洗脑班劫持迫害一年-251721.html

2011-06-27: 成都府青路街道六一零唐晓东和派出所恶行

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唐晓东在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跟踪、监视居住;有的被劫持到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监狱,长期遭受迫害;唐晓东还将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关押在洗脑班,强行“转化”。以前揭露过唐晓东与派出所不法警察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下面再补充一些情况。

一、再次上门威胁尹思荣家人

2011年6月24日星期五上午11点半,成华区六一零邪办张晓初、府青路街道办郝帅、府青路派出所户籍警徐树清等一行四人敲开了尹思荣的岳父家门。尹思荣的家属请他们到屋里坐,尹思荣的妻子问他们有什么事,张说来是想要告诉你四点:尹思荣现在在哪里你们家属已经知道了;尹思荣为什么在那里,是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打电话给成华区邪办、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要求对尹思荣强制转化;你们上访我们全知道了,明确告诉你,你们上哪告也没用,中央有文件凡是法轮功案件都不接,对律师上面也有规则。

尹思荣的妻子要求他们放人,并给他们讲道理真相。最后张晓初威胁家属配合他们迫害亲人,并恐吓说:你们不但不配合还上访、还有你女儿、你妈(尹思荣的母亲),还信仰法轮功,把你也关进去转化。尹思荣的妻子告诉他,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你没有权利,希望你也不要犯罪,并告诉他原来的户籍警遭报死亡的事。他还打听尹思荣的女儿下落还想威胁尹思荣的女儿。在12点正,此四人离去。

成华区六一零长期对尹思荣一家的迫害。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尹思荣(52岁)及妻子王蓉(50岁),与母亲张仁菊(73岁),2000年1月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长期被跟踪、监视居住。尹思荣于2001年12月被绑架到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3年,因不放弃信仰,成华区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唐晓东勾结府青路派出所户籍警(倪宗平(40多岁)己遭恶报死亡),于05年11月23到上班的地方绑架尹思荣,尹思荣在发现他们跟踪到上班的地点后,智慧的从后门走脱,从此流离失所。

在流离失所期间,唐晓东派人24小时的监视尹思荣的住宅,因尹思荣一家与母亲张仁菊住在一起,为了找到尹思荣,他们长期跟踪张仁菊,由于张仁菊担心儿子被他们再一次绑架,长期生活在恐惧中,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致使张仁菊在精神方面出现严重的问题,时时刻刻都感觉有人在跟踪监视她,产生严重的幻觉,说话不被人理解。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唐晓东为了向上爬,捞取政治资本,把一个70多岁的老人两次绑架到新津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第一次于2008年7月30日,第二次于2009年9月底被非法关押于成都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尹思荣也于09年7月31在流离失所期间再一次被绑架劳教,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唐晓东又勾结府青路派出所现户籍警徐树清到张仁菊儿媳王蓉娘家多次骚扰企图绑架、关押王蓉。为了不被骚扰,王蓉被迫在外租房住,无法回家照顾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的婆婆。

二、对成都冶金试验厂退休职工王志蓉一家的迫害

成都冶金试验厂退休职工王志蓉(69岁)与女儿丁慧(40岁)坚持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长期受到恶党人员骚扰。在法轮功遭到诬陷后,于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成都市成华区610及府青路办事处、派出所、512厂武保处、家委会不法人员迫害,反复遭到非法关押多次。在此遭受非法关押期间,王志蓉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恶人们怕担当责任,才放她回家。

为了避开恶警的骚扰,王志蓉被迫同女儿带着4岁多的外孙小虎流离失所,在外租农民的房子,安全得不到保证,时刻担心被绑架、身心长期处于恐惧中,于2001年12月14日含冤去世。王志蓉去世后,其女儿继续带着孩子在外居住,因王的女婿已去世,女儿带着孩子没有经济来源,生活异常的艰难,2003年1月王志蓉的外孙小虎也夭折了。其女儿丁慧仍然长期被唐晓东骚扰,到处打听、跟踪丁慧的下落,蓄意绑架转化,2010年3月14日在唐晓东的阴谋策划下,将长期在外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丁慧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强行转化,至今已非法关押一年多了,仍不放人。

三、对原成都前锋集团公司工程师郭利蓉的迫害

原成都前锋集团公司工程师郭利蓉(50岁)因长期的伏案工作,患下了颈椎炎,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多次在工作中被绑架,遭到惨无人道的灌食迫害。数次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第一次于2005年9月1日被绑架到成华区洗脑班强制转化,第二次于2008年7月31日,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强制转化。第三次于2009年7月18日在工作中再一次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强行转化,身心遭受到严重的摧残。

四、对左思奇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左思奇(55岁),女,成都刃具量具厂退休员工,因信仰真、善、忍,长期被府青路街道办事处610主任唐晓东骚扰、迫害,2000年5月20日在公园耍,以非法聚集,被关押到拘留所15天,2000年12月向世人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到四川资中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2003年11月在其住家对门驻守监视,后来在上班的单位被绑架,送到四川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迫害。

黄素华,成都刃具量具厂职工家属,两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次劳教,一次被关押到新津洗脑班。

刘作宽,64多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2000年5月到北京上访,多次关押,洗脑班迫害,长期监视干扰。

魏常友,65多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多次被迫害,2000年7月和本厂的几位同修在住家附近炼功被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派出所非法拘留、看守所关押,因不放弃信仰,长期受到骚扰。05年7月份,被绑架到熊猫大道附近成华区洗脑班迫害

罗新蓉,45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家属,因没炼功之前,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2000年5月20日在公园耍,以非法聚集,被关押到拘留所15天,同年7月和本厂的几位同修在住家附近炼功被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派出所拘留、看守所关押,因不放弃信仰,长期受到恶党人员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7/成都府青路街道六一零唐晓东和派出所恶行-243058.html

2011-04-06: 成都府青路街道“六一零”唐晓东犯罪事实(图)

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唐晓东在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跟踪、监视居住;有的被劫持到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监狱,长期遭受迫害;唐晓东还将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关押在洗脑班,强行“转化”。下面公布几例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事实,还有许多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目前还无法收集。

一、512厂尹思荣被非法劳教 七旬母亲张仁菊被关洗脑班
....

二、512厂王治容含冤离世 四岁外孙夭折

512 厂退休职工王治容(五十九岁)与女儿丁惠(四十岁)因不放弃信仰,长期受到骚扰,在法轮功遭到诬陷后,她们于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被成都市成华区六一零及府青路办事处、派出所、512厂武保处、家委会不法人员迫害,遭到反复关押多次。在遭受非法关押期间,王治容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恶人们怕担当责任,才放她回家。

为了避开骚扰,王治容被迫同女儿带着四岁多的外孙小虎流离失所,在外租农民的房子。由于安全得不到保证,王治容时刻担心被绑架、身心长期处于恐惧中,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含冤去世。王治容去世后,丁惠继续带着孩子在外居住。因丁惠的丈夫已去世,丁惠没有经济来源,生活异常的艰难,二零零三年一月儿子小虎也夭折了。然而唐晓东仍到处打听、跟踪丁惠的下落,蓄意绑架“转化”。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在唐晓东的精心安排下,将长期在外流离失所的丁惠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实施强制手段逼迫她放弃修炼,至今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了,仍不放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6/成都府青路街道“六一零”唐晓东犯罪事实(图)-238639.html

2011-03-02: 成都新津洗脑班劫持十一名法轮功学员

成都新津洗脑班目前非法关押着十一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对她们进行残酷的“转化”迫害(即逼迫她们放弃信仰)。除了法轮功学员李喜慧、樊英被非法关押在一个房间、由一名“陪教”看守,其他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关押,由两个陪教看守。洗脑班不让法轮功学员彼此之间见面。

据悉,陪教每月工资七百元,休假四天半。出来的陪教说,那里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陪教也跟锁在笼子里一样,没有自由。

以下是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
....
丁惠,四十岁,成华区五一二厂(成都市冶金实验厂)职工,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被非法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曾经绝食过。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成都新津洗脑班劫持十一名法轮功学员-237071.html

2010-06-08: 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丁惠被恶人迫害消息更正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二晚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丁惠打电话给成都市八里庄社区邪党书记廖正华,约好第二天见面想给其讲真相。三月十三日,她们在新都区钟楼车站附近一茶楼见面,恶人廖正华伪善、欺骗丁惠说帮她办身份证,然后廖便打电话给早已串通好的警察徐某某,徐某某在厕所里又打电话给早已串通好的成都市府青路派出所的警察。几分钟后法轮功学员丁惠被事先在附近准备好的府青路派出所三个恶警绑架。

据可靠消息途径,法轮功学员丁惠现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即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8/225035.html

2010-03-28: 丁惠被劫持到成都抚琴洗脑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8/220569.html

2010-03-18: 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丁惠被绑架

2010年3月14日,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丁惠去看望生病的舅舅,在路上遇见原成都市驷马桥社区书记廖某某。廖某某诱骗丁惠办身份证,然后给驷马桥派出所打电话,随即徐某某等四恶警将丁惠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8/219994.html

2001-04-04: 大法学员丁慧和她母亲王志容因坚修大法被迫长期流浪在外,有一天回家拿东西,不幸被所在派出所户籍警曾令雄及成华区公安分局和厂保卫处人员强行带走。并且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现在两位学员仍没有消息,致使丁慧的两岁小孩没有母亲的关爱(小孩在未出生时父亲就已去世)。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028)

成都市新都区法院

审判长:付华,028-83993508,68903043,13198592375
审判员:张琳,
代理审判员:王洁,
书记员:骆才华,
公诉人:张应。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检察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菊乐路216号 邮编:610041
电话:028-87782140,87782475
检察长:吕瑶
副检察长:王盺、邓贵杰、里赞、苏云
党委书记:王漠
政治部主任:陆芙蓉
纪检组长:赖忠平
委员:王晓志
检察员:袁芬、李天琪、周明伟、梁治德、刘象帅、谢万松
书记员:路志杰、杜丹、王章静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法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抚琴西路109号 邮编:610031
院长:郭彦
副院长:龚成、王平、杨咏梅、周磊、刘子厚、胡建萍、蒋敏
巡视组:黄玉春
处长:周斌、梁旭阳
刑事庭法官:何开元、仇静、王晓川、宋宏、郑红、张佩、陈军、徐贵勇
立案一庭:李加红
民事五庭:范伟
民事六庭:郭琳
其他工作人员:张丽、吴春琳、庞瞬元、洪立媛、李忠翼
电话:028-82915999,82915450,87780837,82915026
政治部电话:028-82915514,82917016
谢永晟:028-82915696,黄帅:028-82915217

四川省成都市司法局

地址:成都市錦悦西路2号(市政府院内) 邮编:610015
李家勇028-61882098,
姚蕴珊028-61881878,
王玉兰028-61881898,61881893
贾自甫028-61881902
胡 磊028-86267201
雷 彬028-61881898
袁 野
刘 彤
骆祖祥028-86262072
王 晖028-61881908
陈文威028-61881862,028-61881867
谭英华028-61881865
杨宏伟028-61881003
黄小静028-61881850
028-86924801,86638135,86645217,61881888
袁宗勇,杨译辉、李波、张德华、周梅莉、李进、唐洪春、吴小兵、石山、王印波、王晓南、刘申明

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文武路136号 邮编:610017
局长:左正
副局长:
王平江、李健伟,杨和平、巢继、王德运、王峰、李鹏、蒙超、
万文涛028-86407223、
办公室电话:028-86407203
喻平文028-85358010
李文胜028-86406800
肖 健028-86408700
李万川028-86407375
李 明028-85785066
谢 勇028-86407364
林 健028-86625669
金 琪028-86407338
马 力028-86407379
程 炜028-86623870
熊 杰028-86408400
鲁 杰028-86407181,86917510

成都市国安局:028-8692480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09-27, 11:44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