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10-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凌海市(锦县) >> 李锦秋(李金秋)

李锦秋(李金秋)
锦州大法弟子张雷一家遭绑架 爹娘妻子岳母均被劳教(照片为张雷母亲李锦秋)
女, 58
个人情况: 凌海市粮食局会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凌海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5-13
家庭成员: 儿女: 张雷
儿媳: 赵小春(赵晓春)
夫妻/父母: 张得果(张德国) 李锦秋(李金秋) 何桂香(何玉香)

案例描述

2016-12-14: (二)凌海市法轮功学员张雷一家五口受迫害

凌海市法轮功学员张雷一家五口,二零零九年九月被绑架迫害,张雷被枉判五年冤狱,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监狱,张雷的妻子赵晓春,父亲张德国、母亲李锦秋、岳母何玉香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1、一家五人同时遭绑架

张雷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在工作单位被锦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同一天他的妻子赵晓春和他岳母何玉香分别在家中被凌海公安局国保大队、防暴大队绑架。他的父亲张德国、母亲李锦秋也在同一天被绑架。

当天张雷的单位领导就与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交涉,欲保回张雷。国保大队放言:是(迫害)法轮功的案子,谁也不行。张雷一家人被非法关押在国保大队一天一夜后,张雷、张德国分别被非法押往凌海看守所和拘留所;其余三人被非法押往锦州拘留所。

2、四人同时被非法劳教迫害

十五天后,张德国、李锦秋、何玉香和赵晓春四人被非法劳教,被国保大队长刘海旺、刘增如(音)、法制科的×××(女)及两个不知姓名的警察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在那儿他们受到各种精神和肉体的迫害。

父亲张德国在男一所三大队受到威胁、恐吓、强制洗脑、强制奴役劳工等迫害;何玉香和赵晓春母女俩受到强制洗脑、转化,强制奴役劳工等各种迫害。

3、母亲李锦秋遭劈腿酷刑

李锦秋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劳教所后,不明真相的警察逼她“转化”“签三书”,她不签,几个警察把她的一只脚绑在暖气管上,另几个警察抻她的另一只脚,她一阵昏迷,找来大夫给量血压,一量高压180,警察说:没事!又问她签不签三书?她说:不签!并对她们说:你们这样强制我转化,改变不了我的心,说假话,要这个形式有什么用?警察张秀荣说:对!我们就要这个形式!说着几个警察又把她按在地上,开始把她的两条腿往两边劈,往两边抻。

恶警一边抻一边问她:签不签三书?她说:不签!这时又来了一大帮警察,把她按倒在铁柜旁,把她两腿彻底劈成一字型,几个人穿皮鞋踢她的腿,踩在她的腿上,有人按住她的头和两只胳膊,使她动弹不得,用他们的话讲:这下够标准了!并说:凡是受这种刑的都得残废,并继续劈她,抻她。

由于她给警察讲真相,有个恶警朝她肋下猛踢一脚,当时她疼得喘不过气来!就这样,她紧咬牙关,紧闭双眼,疼昏了过去。这时恶警大队长张君说:别抻了,人都睡着了!才把她放下来。

放下来之后,他们又把她的双腿盘上,用绳子绑上,又把她的双手反绑到背后,在“三书”上强行按手印,她当时就否定:我不承认,不算数!就这样,她被折磨得两腿不听使唤,晚上九点多钟,她才被人架着扶墙回寝室,脱衣一看,两腿青一块紫一块,疼得昏昏沉沉,第二天一早四点多钟,她又被强行叫起来去“东港”继续受刑。

4、张雷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凌海市法院对张雷进行非法开庭审判,张雷在非法审判的过程中,当众揭露公诉人陈述案情中有很多是虚假的,是伪证。他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自己做好人没有罪没有错,而且自己在单位兢兢业业地工作,不贪不占,连续几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所谓的“庭审”在走形式中草草结束。二零一零年二月初,凌海法院再次开庭并枉判他冤狱五年,非法关押到大连市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4/凌河见证-338830.html

2010-12-12: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
二、五十九岁的李锦秋遭劈胯致残

一个近六十岁老年妇女被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劈胯致残。

锦州凌海法轮功学员李锦秋,五十九岁,于零九年九月份被非法劫持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调到东港遭受各种刑罚折磨,开始有九个恶警问她转不转化,她说不转,她们就把她按倒在地上,把她的一只脚用绳子绑在暖气管上,几个人抻她的另一条腿,过程中李锦秋不配合挣扎,恶警认为这样不标准,就把她放下来,几个人同时拽着她的两条腿向两侧抻,一边抻一边问她转化不放弃信仰,签不签三书,她说不签,这时又来了几个恶警把她按倒在刑具边,把两条腿彻底劈成一字型,然后几个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她的腿上,同时有人按住她的头、两只胳膊,使她一点儿都动弹不得,用她们的话讲“这下够标准了”。

她当时就感觉胯部一阵剧痛,几乎昏了过去。这时李锦秋仍向恶警讲真相,有一恶警照她的肋下踢了一脚,她立即昏迷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就听恶警张君说“别抻了,人家都睡着了!”恶警把疼昏迷过去的李锦秋说成睡着了,这时才把她放下来。她的两腿已经残废,恶警方叶红说: “给电棍充电,把她按在盆里,用电棍电她!”说着就往她脖子上浇凉水,她们又把她的双腿反盘上(就是和炼功盘腿相反的姿势),用绳子绑上,又把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然后在三书上强行按手印,姓方的恶警拿着三书对她说:“李锦秋,我们就说你转化了,把它发到明慧网上……。”李锦秋当时否定说:“我不承认,不算数”!

这样被折磨了一天,晚上九点多钟,被架着回监室。她已经筋疲力尽了,两腿剧痛,不听使唤,走不好路,当时她两条腿呈青紫色,不能翻身,当晚被疼的几次昏迷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四点多钟她又被强行去东港继续受刑,这时几名恶警,其中有一名男恶警逼迫她撅着,她撅不了,又让她蹲着,她两腿不听使唤,根本蹲不住,就坐在地上,恶警张秀荣对看管李锦秋的包夹说:“不行,必须让她蹲着,你要负责看住她!”就这样她又强行蹲了一天,腿更严重了,右腿没有知觉,一点都抬不起来,不能走路,被折磨得几乎昏过去的情况下,恶警张秀荣说:“让她写字。”强行把着她的手写什么保证书,答题,被她否认。

几天的折磨她再次昏迷过去,值班的恶警马上叫来楼下的大夫進行检查,检查后马上转去马三家医院,经过照相化验,心电图等检查,诊断腿部胯部肌肉损伤,又患有心脏病,象征性开了云南白药,红药外用药,从医院回来后,一天都没让她休息,下车间强制劳动,那时她每天由别的法轮功学员强拖着去车间干活,去食堂吃饭,爬上四楼,整个十来个月,每次爬上楼,她都坐那喘好一阵子气。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上旬下了一场大雪,三大队的几个分队到院内扫雪,恶警大队长张君明知她走路艰难却强制她扫雪,其实就是要冻她,由于她腿根本就站不住,就让她在雪地里冻着,冻的她全身发抖,法轮功学员看不下去了,给她手套,有的给她帽子让她坐下,就这样她在雪地一直冻了两个小时,直到扫完雪。

长期的病痛和高强度劳累,她再也支持不住了,二零一零年八月中旬,她开始吃不下饭,她骨瘦如柴,两腿失去行走能力,右腿失去知觉,由别的学员背她回楼,整天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被带马三家医院、大北监狱医院检查,说是腰脱、骨质增生,去趟医院花费五百多元(钱由李锦秋自负),她刚被绑架马三家劳教所时体重一百一十斤,到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她非法劳教期满时,体重只剩八十斤左右。当然,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受迫害的何止她一个,还有很多很多,例如:法轮功学员刘慧、高法英、曾多次受到吊铐,劈胯,搧嘴巴,暴打,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受刑时惨叫声整个楼层都听得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6/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233700.html

2010-10-21: 见证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
我是零九年九月被非法绑架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见证那些邪恶警察用各种刑具戴手铐上大挂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锦州法轮功学员李金秋,在小号那边被恶警毒打的不能走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1/231272.html
2010-09-28: 凌海市法轮功学员李锦秋等四人己回家

2009年9月13日,李锦秋一家五口被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同时绑架,有四人被送马三家劳教一年,现已陆续回家,其中有李锦秋、张德国、何玉香、赵晓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8/230253.html

2010-03-18: 马三家劳教女所利用男恶警施酷刑

截止到二零一零年二月,沈阳马三家劳教女所还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200来名,基本上都劫持在三大队,中共恶警用各种手段强制洗脑,软硬兼施,妄图“转化”。

迫害最严重的是,在二零零九年中旬,所部在食堂进行了一次不记名测试,有不少法轮功学员都写了坚定信师信法的真话,大队长张君、张环、张卓慧及本队队长对法轮功学员又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核实。到十月二十六日,所部抽调到三大队七男二女恶警,加上本大队,办了洗脑班,进行了残酷迫害,气氛十分恐怖,连打带吓,强迫弯腰低头、打嘴巴、上大刑。

最没有人性的,是用男性恶警劈女学员双腿,直到承受不住违心地写了“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还要当着本分队学员的面念。看到法轮功学员痛不欲生地念,而恶警在一边狞笑着,还要听的学员鼓掌,真是没有人性。

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写,恶警就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手铐扣上,把恶警先写好的“三书”强行按手印。如:包庆英(62岁)、张桂平等,锦州五十八岁的李锦秋,因不放弃信仰,在2009年11月的一天,上午一次、下午二次被强制劈腿,并上去恶警踩腿,腿被踩得青紫没有几块好地方,至今致残。恶警还叫人扶着上下楼出工,由于不能扫雪,恶警张君叫她在一边冻着。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8/219930.html

2009-11-14: 张雷一家遭绑架 爹娘妻子岳母均被劳教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锦州大法弟子张雷在工作单位被凌海市公安局恶警绑架;第二天,张雷的父亲张德国、母亲李锦秋、妻子赵晓春、岳母何桂香等四人同时遭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刘海旺等绑架,后四人均被非法劳教。目前张雷仍被非法拘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据了解,张雷的父母、妻子、岳母先被劫持到锦州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警察还通知家属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钟接人。然而到期家属去锦州拘留所接人时,警察又称:四人在下午二点多钟被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送往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每人被非法劳教一年。

凌海市公安局恶警在何桂香家抢走13000元现金和电脑主机。恶警狡诈的说,如果不是法轮功经费就退还。法轮功何来经费?那是一家人从生活费中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用来还债的(买楼房肘借的钱),张雷的岳父前些日子去要钱,连公安局大门都没叫进,张雷的岳父就托他表妹(因他表妹跟张波很熟)去公安局找副局长张波说明来意,张波不容分说,蛮横认定是法轮功活动经费不给退,为不让老人申辩、讨要,张波恐吓其表妹说:“你哥也是炼法轮功的,没动他。”吓的老人不敢去要钱了,也不敢请辩护律师为女婿讨个公道了。

大法弟子张雷,33岁,在辽宁省锦州新华龙铜业股份有限公司(锦州市古塔区女儿里 79-6号)任人事部部长。张雷善良淳朴、勤奋好学、有才华、有业绩,备受领导赏识、器重,委以重任。

十年来,张雷父母因修炼法轮功,累遭邪党迫害。父亲曾被非法劳教两年,母亲也两次被非法劳教(四年)。张雷结婚时父母亲还在劳教所。张雷深知父母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修心向善做好人,大法教他做人,伴随他成长,使他成为当今时代难得的好青年。

9月12日下午,张雷正在公司上班时被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恶警掠走现金5000元,并抄走了他的办公电脑。当天单位领导就与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交涉,欲保回张雷。国保大队放言:是法轮功的案子,谁也不行。

赵晓春,31岁,9月13日下午5时,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多名恶警闯进张雷家中抄家,发现家中没啥可抄的,就将赵晓春强行绑架,四个恶警将她拖到楼下,鞋也没让穿,裤子也拽掉了,一围观女士前去给她提裤子,恶警叫嚷“你别管”。该女士说:“你们也太不象话了,她毕竟是个女人呀。”就这样恶警将赵晓春强行塞进警车,后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李锦秋,58岁,凌海市粮食局会计。九月十三日下午5时,凌海市六名恶警冒充拆迁办的,来测量房子,骗开李锦秋家房门,进屋后翻箱倒柜,抄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恶警将李锦秋绑架走,家中八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的老母,见此情景,跪在地上爬向恶警,哀求不要把女儿带走,恶警根本不听,强行将李锦秋绑架,后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致使八旬老母无人照顾,老人整天以泪洗面,思念女儿。

李锦秋于1995年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全国上下一片红色恐怖,大法蒙冤,无辜的世人被欺骗,李锦秋曾两次去北京正法,被非法劳教五年。在劳教期间多次遭毒打、关小号、做小凳、电棍击,恶警用四根电棍电她,电她面部,致使面部皮肤烧焦,脱了四层皮,电她心脏部位,导致她心律过速、心力衰竭。精神、肉体遭到摧残。邪党又将其开除公职。

张德国,60岁,农民。1996年修炼法轮功,曾被锦州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遭受非人酷刑迫害。九月十三日下午五时,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名恶警抄家时,他下班刚进家门,就被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何桂香,62岁,凌海市水泥厂退休工人。9月13日下午5时,何桂香正在家中做饭,突然停电,到楼道里看电表,发现一男子正在外检查电表(实际是对电表做了手脚),并称是电业局的,要求进屋查看。该人进屋后到处看,发现床上放着大法书籍后,马上打手机,叫来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刘海旺等六名警察,进屋不由分说,把只穿内衣裤、穿着拖鞋的何桂香戴上手铐,何桂香说:“让我穿上衣服。”恶警不听,强行将其推下楼。剩下的恶警无所顾忌地在屋里乱翻,掠走现金13000元,和一台电脑主机(常人用的)。搜查楼下仓房没有找到什么后,要求何桂香丈夫打开张雷曾住过的另一单元的六楼房门。在证实没有钥匙后,找来“开锁大王”李岚东。抄走一台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并将何桂香绑架,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何桂香2001年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劳教迫害二年,在劳教期间多次遭毒打,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1/14/212566.html

2009-10-31: 被锦州伙同凌海恶人绑架的多名大法弟子目前已被非法劳教
9月13日下午5点左右,锦州国安公安伙同凌海国安公安在同一时间绑架了5名大法弟子,其中何桂香、其女儿赵小春,亲家母李锦秋,张德国(张雷父亲)目前被关在沈阳马三家教养一年。凌海公安在何桂香家抢走13000元和电脑主机。何桂香老伴去要时,张波(公安局副长)硬是把钱说成法轮功经费,还说电脑里有一个文件打不开,估计是法轮功的文件,所以电脑就不归还。这是“莫须有罪名”的现代版。老人因为被恐吓,所以现在不敢去要钱了。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0/31/211500.html

2009-10-31:  被锦州伙同凌海恶人绑架的多名大法弟子目前已被非法劳教
9月13日下午5点左右,锦州国安公安伙同凌海国安公安在同一时间绑架了5名大法弟子,其中何桂香、其女儿赵小春,亲家母李锦秋,张德国(张雷父亲)目前被关在沈阳马三家教养一年。凌海公安在何桂香家抢走13000元和电脑主机。何桂香老伴去要时,张波(公安局副长)硬是把钱说成法轮功经费,还说电脑里有一个文件打不开,估计是法轮功的文件,所以电脑就不归还。这是“莫须有罪名”的现代版。老人因为被恐吓,所以现在不敢去要钱了。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0/31/211500.html

2009-09-15: 刘铁超等四名大法弟子被锦州和凌海非法抓捕
9月13日夜22点,锦州公安伙同凌海国保抓捕大法弟子刘铁超、李锦秋、张德国和一名女大法弟子等四人。现在凌海国保大队五楼被非法关押。有警察看管。抓捕刘铁超时,没有穿警服,只有一张空白搜查证。他们连八十多岁的刘母卧室都翻的乱七八糟,之后从刘家搜走电脑主机一台,彩喷一台,九评光盘一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5/208347.html

2003-05-13: 邪恶的610办公室对全国劳教所和监狱下达指令:对所有坚修大法的法轮功弟子进行不择手段的强制洗脑,自2002年11月13日开始,马三家劳教所开始了大规模酷刑残害,对200多名坚定的大法弟子下毒手。12月8日,从辽宁省各地调来很多男恶警,专门在小号和单间里,手持高压电棍,4个包夹迫害一个大法弟子。

马三家恶警歹毒至极,持续不让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睡觉,并把酷刑折磨分五步进行,每个步骤持续5到9天:
1, 每个大法弟子蹲在30厘米的地砖之内,不许动。前面两个邪恶叛徒不停地说胡话,后面两个叛徒毒打。
2, 七八个叛徒把大法弟子的腿用绳子绑住,双盘打坐;双手拧到身后,铐上手铐;然后叛徒在大法弟子的身上腿上用脚拼命跺,踩。
3, 接着强行不让上厕所,很多大法弟子忍不住在裤子里大小便。
4, 再加上不让吃饭,不给水喝。
5, 用六七斤重的铁手铐铐在栏杆或暖气等地,站不起来蹲不下去。有的被烫出大泡,磨出血。或者吊铐,40分钟后,全身的重量压在手腕上,手腕卡出大血泡,手臂青肿,神经被压迫,疼痛难忍。恶人不让大法弟子身体活动,就把全身都绑住固定。长时间吊铐后,大法弟子们的上半身麻木,肌肉萎缩,几乎近于瘫痪,生活很难自理。恶警们自己说,这样的情况,身体需要一年半才能恢复正常。

马三家第二劳教所为欺骗国际正义组织的检查,更名为“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却内设将近20个小号,20多个单间,专门用来对大法弟子上酷刑。小号设在综合楼的三楼,食堂上面;每个小号里面有专门铸造的铁模型,类似老虎凳,坐上去之后整个身体四肢全部被铁模型固定,不能移动,手脚平贴在铁板上。

此次迫害中,以下只是冰山一角:
李锦秋,54岁,辽宁凌海人。七天不让睡觉。

2002-07-02: 自99年7月以来,陆续有将近6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这在凌海这个人口不多的小县级城市的比例是相当高的。以下是部分被非法劳教与判刑的大法弟子名单:

非法劳教

李锦秋 3年 女 51 原粮食局职工张得果(李的爱人) 1年 男 53孙继平 2年 女 49 卖馒头个体户孙继平爱人 2年 男 50 卖馒头个体户李洪成 3年 男 51 余积乡农民李洪成爱人 1年 女 47 余积乡农民王宝琴 3年 女 49 个体老板佟艳玲 2年 女 48 个体魏守哲 2年 女 56 郑淑云 2年 女 53 金城造纸厂下岗职工陈树云 1年 女 42 下岗工人李伟 1年 女 42 金城造纸厂工人郭起合 1年 女 48 下岗工人潘秀英 1年 女 52 农民江浩 1年 女 30左右 农民王丹(姐) 1年半 女 22 板石沟乡农民王玲(妹) 1年半 女 18 板石沟乡农民李淑芹 1年 女 55 个体老板董丽 1年 女 33 农民董之舟 1年 男 71 原凌海林业局局长史宝忠 2年 男 36 娘娘宫乡农民陈淼 1年 男 48 教师李国栋 2年 男 30张国海 2年 男 28 职工李勇 2年 男 30 金城下岗工人张宝石 2年 男 53 金城造纸厂下岗工人张老爷子 1年 男 58 原金城造纸厂武装部长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32690.html

锦州 凌海市(锦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7-10-12: 白台子乡派出所王宇 电话:04168263110
柳条沟 村长薛英伟15941603456
村公安员王洪明

2017-10-01: 锦州市中级法院:
地址:辽宁省锦州市市府西路60号,邮编121000
审判长倪凯 18941600183、0416-2526139
审判员熊杰18941600169、0416-2526150 (本案承办人)
代理审判员李岩0416-2526178
书记员李秋月

2017-09-20: 凌海法院地址:辽宁省凌海市商业路41号
邮编:121200 电话区号:0416
主审法官:刑庭庭长 李玮 04168152008
凌海检察院:04168191070、0416-8191067
公诉人:凌海市法院刑庭 苏营 04168152019
凌海市检察院公诉科 吉影 04168107190
辽宁省凌海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顾磊 04168017195
辽宁省凌海市检察院批捕科科长:周晓丽 04168107161
辽宁省凌海市国保大队:张越、张沿东是主管王玉红办案人 04168191035
相关需要讲真相凌海法院明细
部门 姓名 办公电话(外地拨打前面加0416)
刑庭 李玮 8152008 重点参与者
王冶 8152019 重点参与者
杨宏宇 8152019 重点参与者
杜文放 8152019 重点参与者
苏营 8152019 重点参与者
行政庭 才波 8152066
丁世勇 8152031
张志国 8152032
刘佳 8152032
执行一庭 贾祝山 8152044
杨波 8152042
姜明 8152042
执行二庭 张小兵 8152041
闫若谷 8152043
李书元 8152043
李根 8152043
执行三庭 李刚 8152130
娄志强 8152039
赵博 8152039
执行指挥中心 徐忠林 8152040
李洪文 8152040
执行局内勤 宋佳宁 8152037
康志国 8152036
立案庭 李大明 815201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7-10-05, 9:29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