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周口 项城市 >> 丁国旺, 男, 65

丁国旺
丁国旺被邪党人员绑架、劳教、开除,造成精神失常、瘫痪、大小便失禁,生活全靠家人照顾,直到含冤离世。
个人情况: 河南省项城市化肥厂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省项城市
个人近况: 2008年4月20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3-1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882(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2-25: 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北京团河劳教所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其花园式的外表掩盖不了一桩桩暴行所书写的罪恶。
.....
30.河南丁国旺被迫害致神志不清
河南省项城市化肥厂法轮功学员丁国旺,男,60多岁,1999年9月11日被非法绑架,后转入团河劳教所进行迫害。
丁国旺在团河劳教所期间遭肉体及精神折磨,两个冬天没盖过被子,没穿过棉袄,曾被强逼吃药,被强行注射。2003年3月11日他被释放回家时,身体极度虚弱,语无伦次,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团河劳教所还敲诈其单位1万元,靠扣其每月100多元生活费偿还。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90.html

2008-05-10: 当年著名“劳模” 遭恶党迫害致死(图)
河南项城新桥镇法轮功学员丁国旺曾是闻名全国的“劳动模范”,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他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在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被邪党人员绑架、劳教、开除,造成精神失常、瘫痪、大小便失禁,生活全靠家人照顾,一直到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年六十五岁。

丁国旺于一九六五年应征入伍,因受恶党的欺骗洗脑,误以为中共是“大救星”,发誓为邪党“奋斗终身”。由于长期卖命苦干,落下个半身麻木的病根。一九六八年丁国旺转业回原籍之后,又到项城化肥厂上班(该厂后来被莲花味精集团兼并)。先后担任过造汽车间车间主任、邪党支部书记、厂人事科长、机修车间邪党支书等职务。一九七四年四月份《河南日报》以“强大的动力,光辉的榜样”为题,报道他的事迹,关于他的报道还上了中共的《人民日报》。

由于长年累月的过度劳累,丁国旺又患上了脑血管硬化、高血压等病,吃药无效,求医无门。一九九七年十月,他修法轮大法以后,才真正明白了做人的根本。从此他事事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炼不到半年时间,身上的病状就一扫而光,满面红光,走路生风,各方面跟年轻人一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风云突变,中共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功,编造欺世谎言污蔑大法,对敢于走出来为大法喊冤的大法学员大肆绑架、监禁、劳教、判刑。为了揭露邪恶的欺世谎言,还大法本来面目,丁国旺决定行使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赴京和平上访。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号上午十点左右,丁国旺在天安门前的金水桥上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蜂拥而上,将他劫持,囚禁。丁国旺被非法拘留期间,他一直戴着手铐、脚镣,每天被恶警长时间的毒打刑讯。北京某区伪中级法院践踏法律,构陷罪名,将他非法劳教一年半,投进北京团河劳教所一大队加重迫害。

在北京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姓许,此人阴毒险恶。许某知道丁国旺不怕动刑,不怕死,就变换了损招,禁止狱警、牢头、犯人与丁国旺说话,以此孤立、冷落他,消磨他的意志,然后逼他“转化”。为抗议邪恶的无理迫害,丁国旺开始绝食,坚持了整整八个月。恶警每天从早到晚强迫他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听大喇叭里诬陷大法的无耻谎言,冬天不给棉衣、被褥,一直到滴水成冰的数九寒天,他身上穿的还是到北京上访时穿的秋衣秋裤,他穿着单衣在劳教所熬过了两个冬季。晚上睡觉时,挤到两个有被子的犯人中间(被子外面)蜷曲着躺下,冻的是死是活,狱警从来不闻不问。在团河不到一年他浑身长疮,没有一块好地方,许某每天指使几个壮汉,粗暴的把他按倒在地,往身上打针,打的什么针,恶人从不告诉。三、四个月以后丁国旺身上的疮才结痂消退,留下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满身疮疤。

二零零三年丁国旺被释放,劳教所恶警押车直接把他送到项城莲花味精集团,并贪婪的向味精厂敲诈一万元现金,说是丁国旺在劳教所一年半的“生活费”。莲花味精厂恶人为了保住自己头上的官帽,助恶为虐,根本不顾丁国旺的死活,公然宣布把他“双开除”,一脚踢出厂子,截断了他的生活来源,在他流血的伤口上又狠狠的捅了一刀。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上午,丁国旺回到了新桥镇自己的家。回家后,他表现出精神失常,无缘无故的哭,无缘无故的笑,说话语无伦次,生活不能自理。到零四年更为严重。零五年以来,病情又进一步恶化,偏瘫,不会说话,大小便失禁,春秋天还好点,尤其是到了冷天,大白天尿棉裤,四、五条棉裤都换不过来。一夜小解三十多次,屙床上,尿床上。

很多熟悉丁国旺的人都纷纷为他鸣冤叫屈:就因为身体不好炼炼功,身体炼好了,为法轮功说几句公道话,就被共产党往死里整,死的这么惨,真是叫人寒心!丁国旺真冤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0/178151.html

2007-05-06:当年著名“劳模” 如今被恶党害惨
河南项城新桥镇大法学员丁国旺曾是闻名全国的“劳动模范”。然而,由于他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恶警绑架、劳教、开除,造成精神失常、瘫痪、大小便失禁,景况十分悲惨。

丁国旺于一九六五年应征入伍,因受恶党的欺骗洗脑,误以为中共是“大救星”,发誓为邪党“奋斗终身”。在部队服役期间,因特别忠诚能干,连年被评为“五好战士”,文革时毛党魁在天安门城楼八次接见红卫兵,他七次直接在保护岗值勤。由于长期卖命苦干,落下个半身麻木的病根。

一九六八年丁国旺转业回原籍之后,又到项城化肥厂上班(该厂后来被莲花味精集团兼并)。他干起工作不要命,年年当“先进”,先后担任过造汽车间车间主任、支部书记、厂人事科长、机修车间支书等职务。他一腔热血扑到厂里,哪里最苦、最累、最难搞,主动要求到那里去,自己家里的事很少过问,新桥的家离厂几十来里路,他一年也难得回去两次。一九七四年四月份《河南日报》以《强大的动力,光辉的榜样》为题,报道他的“先进事迹”;接着,他又被恶党利用到天津、上海、郑州、辽宁等地报告演讲;后来,他的“典型事迹”又上了中共最高喉舌之一的《人民日报》。当年的丁国旺,头上戴满了中共加封的一顶顶“桂冠”。

由于长年累月的过度劳累,丁国旺又患上了脑血管硬化、高血压等病,吃药无效,求医无门。一九九七年十月,他喜得法轮大法以后,才真正明白了做人的根本。从此他事事按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体现出一个大法学员的风范,修炼不到半年时间,身上的病状就一扫而光,满面红光,走路生风,各方面跟年轻人一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风云突变,魔头江泽民与中共邪党相互勾结,疯狂打压法轮功,编造欺世谎言污蔑大法,对敢于走出来为大法喊冤的大法学员大肆绑架、监禁、劳教、判刑。为了揭露邪恶的欺世谎言,还大法本来面目,救度被毒害的民众,丁国旺决定行使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赴京和平上访。

二零零一年九月八号,丁国旺来到首都,九月十一号上午十点左右,他在天安门前的金水桥上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正义之声直贯苍穹!恶警们蜂拥而上,将他劫持,囚禁。被非法拘留期间,他一直戴着手铐、脚镣,每天被恶警无休止的毒打刑讯。但他坚定正念,心如磐石,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地址,一句话不说。北京某区伪中级法院践踏法律,构陷罪名,将他判一年半有期徒刑,投进北京团河劳教一大队所加重迫害。

一大队大队长姓许,此人阴毒险恶。许某知道丁国旺不怕动刑,不怕死,就变换了损招,禁止狱警、牢头、犯人与丁国旺说话,以此孤立、冷落他,消磨他的意志,然后逼他“转化”。为抗议邪恶的无理迫害,丁国旺开始绝食,坚持了整整八个月。许某派了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犯看着他,还给两人下了死命令,必须让丁国旺吃饭,完不成任务就挨揍。一连数天,恶人们都是当着丁国旺的面把两人打的哭爹喊娘,死去活来。他实在不忍心两个年轻人再无故遭受毒打,就违心的向恶警妥协了,痛苦的写下了 “三书”。

丁国旺妥协后,恶警得寸进尺,步步紧逼,每天从早到晚强迫他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听大喇叭里诬陷大法的无耻谎言,至于饭,他爱吃不吃,再也没有谁问一声。冬天不给棉衣、被褥,一直到滴水成冰的数九寒天,他身上穿的还是到北京上访时穿的秋衣秋裤,他穿着单衣在劳教所熬过了两个冬季。晚上睡觉时,挤到两个有被子的犯人中间(被子外面)蜷曲着躺下,冻的是死是活,狱警从来不闻不问。在团河不到一年他浑身长疮,没有一块好地方,实在说不过去了,许某每天指使几个壮汉,粗暴的把他按倒在地,往身上打针,打的什么针,恶人从不告诉。三、四个月以后丁国旺身上的疮才结痂消退,留下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满身疮疤。

二零零三年丁国旺刑满获释,劳教所恶警押车直接把他送到项城莲花味精集团,并贪婪的向味精厂敲诈一万元现金,说是丁国旺在劳教所一年半的“生活费”。莲花味精厂恶人为了保住自己头上的官帽,助恶为虐,根本不顾丁国旺的死活,把他为厂里出力拼命的“辉煌历史”忘的一干二净,公然宣布把他“双开除”,一脚踢出厂子,截绝了他的生活来源,在他流血的伤口上又狠狠的捅了一刀。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上午,丁国旺回到了新桥镇自己的家。回家后,他表现出精神失常,无缘无故的哭,无缘无故的笑,说话语无伦次,生活不能自理。到零四年更为严重,无故骂人,摔东西。零五年以来,病情又进一步恶化,偏瘫,不会说话,大小便失禁,春秋天还好点,尤其是到了冷天,大白天尿棉裤,四、五条棉裤都换不过来。一夜解小溲三十多次,屙床上,尿床上。

很多熟悉丁国旺的人都纷纷为他鸣冤叫屈:老丁象条黄牛一样,为共产党拉了一辈子套,把套都拉断了。用着他的时候,共产党把他捧到天上。现在用不着他了,就因为身体不好炼炼功,身体炼好了,为法轮功说几句公道话,就被共产党往死里整,整的这么惨,真是叫人寒心!丁国旺真冤啊!

现在,遭中共恶党残酷迫害的丁国旺精神失常、偏瘫、语言功能丧失、大小便失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6/154219.html

2005-03-12: 河南省项城市化肥厂法轮功学员丁国旺,男,现年60岁,得法前身患高血压,脑血管硬化,半身冰凉等多种顽疾。1997年得法后不到两月,这些病都无影无踪,身心愉快,人也变年轻了。

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进行全国性的恐怖镇压。为了给大法讨回公道,还大法清白的心,丁国旺于2001年9月10日踏上去北京的路。9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在天安门前金水桥上打出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

丁国旺被恶警关押在海淀区公安局,在那里被拷打,被迫看诬蔑大法的洗脑录像,整天被逼听高分贝的攻击和谩骂大法的高音喇叭。由于丁国旺不向邪恶妥协,被非法判一年半劳教,关入团河劳教所。

丁国旺在团河劳教所期间遭肉体及精神折磨,两个冬天没盖过被子,没穿过棉袄,曾被强逼吃药,被强行注射。2003年3月11日他被释放回家时,身体极度虚弱,语无伦次,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团河劳教所还敲诈其单位1万元,靠扣其每月100多元生活费偿还。

周口 项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8-01-17:
项城市公安局:
局长 杨步超 13603942875
副局长  马哲峰 137076288999(长期任国保队长,专管迫害法轮功)
国保副队长 靳海 13592206366(长期任国保副队长)
检察院:
检察长 李磊 138386676134303001
副检察长 田立 公诉科办公室 4303009
政治处主任 刘春华 办公室 4303118
法院:
院长   张永波 13903940685
副院长 魏红星 13803945999
刑事庭庭长 龚光明 18625738002 13938090969
行政庭庭长 于宝智 18525737717
审监庭庭长 张胜利 18625737871

2016-04-23: 项城市国保大队:
大队长马哲峰 13781206688
副大队长靳海 13592206366

2014-06-19: 新桥乡派出所所长 郭玉印:电话:13939430096
项城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経办人,靳海:电话:13592206366

2011-12-26: 王明口派出所人员名单:
所长;王文成 手机  13839432583
韩征涛  手机  15839472999
袁伟   手机  15936077129
曹久勤  手机  13803948599
丁高岭  手机 13673595408
2011-12-24: 项城市国保大队的恶警白晓(电话:13949978887)、姜维俭(电话:13949958885其妻是教师,电话:13673855686)、牛汉青、马哲峰(电话:13707628899其妻是项城二高教师)等。其馀信息不详,望知情者补充。

2011-03-17: 河南省项城市王明口派出所人员名单;
所长;王文成 手机  13839432583
韩征涛  手机  15839472999
袁伟   手机  15936077129
曹久勤  手机  13803948599
丁高岭  手机 1367359540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