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莱西市 >> 王兴梅(王兴美), 女, 6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莱西市日庄镇瓦庄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3-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05: 山东青岛市莱西日庄镇派出所警察频频上门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
近日,山东青岛市莱西日庄镇派出所警察在“上边”的指使下,去日庄镇的多位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进行所谓的排查、巡访、拍照和询问。

5月23日他们一行3人来到日庄镇堤上村法轮功学员李成军家拍照骚扰,并问李成军夫妇还是否炼功,李成军回答:当然还炼了!其中一警察说:好就在家炼吧,别出去。接着又去了法轮功学员李彩红家骚扰。

5月15日前后,日庄派出所警察去过日庄镇瓦庄村法轮功学员王兴梅家骚扰,因其家中无人,又到了法轮功学员张淑梅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5/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49201.html#176422745-15

2013-09-10: 丈夫贱卖粮 助我进京为大法说公道话
山东莱西农妇王兴梅自述十四年遭迫害经历

山东省莱西市日庄镇瓦庄村六十三岁的农妇王兴梅,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屡遭中共人员迫害,十四年来,总计被非法被拘留五次,被非法关押十一次,两次被绑架进洗脑班。王兴梅的亲人都知道是大法救了她的命,都支持她修炼大法,也遭到中共的迫害。

以下是王兴梅自诉遭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疯狂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九点多钟,我和丈夫给玉米施完肥刚回家,就接到镇派出所警察的电话,说他们半小时就到我家。丈夫说:你赶快走吧!另一块地我做,别耽误时间。我穿好衣服,拿好钱,骑自行车去和同修们约好的地点,和大家交流:十九日各个省市的辅导员被抓,师父被诽谤,现在是紧急关头,都应该放下农活走出去证实法、维护法。同修们听后都放下农活,去北京、省、市、县证实法。

我和两个同修打出租车。一路上突破层层封锁去省政府济南上访证实法。夜间十一点到达济南市郊。当时,警车乱窜、省市各个路口都有公安、警察把守,真象文革再现,邪恶恐怖笼罩全社会。我拿的包被到处乱窜的警察抢去抄了。

二十一日上午,我们在省政府遭恶警绑架,关押在像是一座学校的房间里,全省各地的大法弟子都被关押在这里,高音喇叭不停地播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谎言,我们痛心的哭了,大声呼喊:“不准诽谤师父和大法!师父传的是一部宇宙大法,是正法!我们处处按照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做好人有错吗?唯有法轮大法是一块净土!为什么有话不让说?为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你们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的,把各地大法弟子放了、给大法弟子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警察说他们说了不算。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就一起大声背《论语》、师父的经文,恶警调动了大批警察把我们拖开,有的同修被抓住头发往外拖,拳打脚踢。我们被迫害一天一夜。

七月二十二日,我被绑架到莱西市收容所,十多个人关押在一间屋子里、窗外用木板钉上、门上上锁、屋里黑的什么都看不见、热的浑身是汗、喘不过气来,用几种方法折磨迫害,逼我们在走廊上蹲着、逼写保证、翻包抢东西,被迫害七天。回家后丈夫告诉我,我刚走派出所恶警一伙非法闯入我家,进门就找我哪去了,我丈夫说:她爱去哪就去哪,你们没权利找她。丈夫赶他们走,说自己要去地里给玉米施肥。一个警察打电话给镇派出所所长刘永清说我不在家,刘永清命令留下两个警察看住我丈夫,不准丈夫干活,派出所的警察全部出动到各镇有学法点的村子找我,就在我被关押期间,恶警刘永涛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非法抄了我的家,偷抢去很多东西,记不清了。

为大法鸣冤:四次进京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日,是我老母亲八十九岁的大寿生日,宾客很多,我做好菜,招待客人吃好饭后,我对母亲说,我要出远门,叫母亲保重身体。小孙女哭着对儿媳说:奶奶走了我跟谁呀?儿媳看着我,我对小孙女说:我很快就回来,等你长大了带你一块去,你是大法小弟子,在家听爷爷的话。小孙女点点头不哭了。我和两个同修在火车上大约走到潍坊地界,被乘警绑架,关押在一间屋子,恶警恶语威胁,夜间22点我又被绑架到莱西市收容所。二十一日又被刘永涛绑架到镇派出所,关押在镇政府后院一间破屋子里,四面透风、破门破窗、每天恶警田文波、谭某监视我,逼迫我放弃信仰,我绝食抗议邪恶的行为,第五天丈夫知道我被关押在派出所,带上小孙女去要人,指出他们一伙的迫害行为是违法的,把我带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对丈夫说:我和同修要去北京证实法。丈夫把我送到镇车站,村站点有人监视,二十三日十二点三十分到达北京。派出所所长刘永涛、村主任王福好、村治安主任王福翠、村治安副主任王旭生、他们是一伙的,密谋策划迫害我,村里安插上几个警察监视我、跟踪我、这次又策划安排恶警田文波、王福翠去北京抓捕我,拿了村大队老百姓的血汗钱三千多元一个星期把钱挥霍完,政保科沈涛在北京办事处打电话威胁我丈夫、侮辱我,说抓到我后砸断我的腿。王福好指使妇女主任英莲花、王淑清去我家骚扰,东西间探头探脑看我在不在家。我在京时,村支部晚上开会,丈夫背着小孙女去问他们:谁安排手下去我家骚扰?谁安排王福翠拿着百姓的血汗钱去北京抓我老婆?你们正邪不分,变着样的迫害好人!(他们的会没开成)

元旦前,我在北京遭恶警非法抓捕,被抢去背包,包里有六千多元钱、手机、传呼。我被拉到莱西驻北京办事处。我说:不知谁叫沈涛?打电话威胁我丈夫,说我穿大红褂、大红鞋跟一个男的跑了,等抓到我砸断我的腿,编造谎言破坏家庭的。这时警车赶到,我被迫上了车,和同修一起被驻京办事处张鲁宁拉回莱西收容所。在回莱西的路上张鲁宁向同修索取钱财,同修指出他的违法行为。

在收容所里同修背大法经文,被恶警抓住头发拖下地用脚跺,满口脏话骂、把我们赶出去罚站,同修抗议,恶警穿皮鞋狠命踢同修的腿弯,被迫害七天。我被恶警刘永涛、政法委张振华绑架回日庄镇时,张振华满脸凶气,威胁我。

我被拉回村大队治安值班室已是傍晚,丈夫知道后,领着小孙女来到值班室,看到监视我的村主任王福北、治安人员焦兴民,问他们:我老婆做好人触犯哪条法律?把她关押在这,江泽民给你们多少钱?你们好坏不分帮着恶人迫害她,她没学法前我家庭什么样子?学法后我家庭改变成什么样?咱村老百姓哪个不知道?第二天派出所警察田文波、谭某到值班室监视我。

王福翠为达到他们的目的,想用亲情陷害我,让我回家见老母亲和弟弟。老母亲眼含热泪,弟弟上火,脸肿的都变形了,我理解母亲、弟弟他们为我操了不少心、怕我受迫害、知道我在京做什么,多次打电话叫我注意安全。因弟弟听到王福翠从北京回来说的,在京被抓的学员被迫害的不轻,弟弟担心我遭受迫害,担心母亲承受不了,每天提心吊胆,吃不好、睡不好,着急上火全口牙痛。弟弟眼含着泪叫我一声:二姐,要你弟弟你就写个保证吧,不要你就不用写。说着一手拿纸、一手拿笔。我说:弟弟,你怎么也糊涂了呢?我得法前什么样?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得法后是大法救了我、改变了我,你也知道大法的超常,你静心想一想,是谁叫你为我痛苦?是谁编造谎言破坏家庭?是谁正法不让学全国抓好人?师父和大法受到诽谤,我在家安心生活良心何在?人生的路自己走,你们没有权利干涉我的自由。

后来,刘永涛指使张康琪、姜某等四名恶警又把我绑架拖上警车。小孙女看到他们残忍行径,惊吓的大哭叫爷爷,丈夫抱起小孙女,气得两手发抖,恨这些变异的败类没有天法。他们把我绑架到镇派出所,关押在镇政府后院的一间屋中,去北京证实法的学员都被关在这里,寒冷的冬天不给饭吃,晚上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过夜,一天晚上一个邪恶之徒对女学员动手动脚,一身流氓习气骚扰我们,还有一天晚上,一个酒鬼大吵大叫骚扰我们,村治安主任王旭生、焦兴民去过几次骚扰我。我们被迫害二十天,恶警刘永涛又把我绑架到莱西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勒索二百多元钱。

刘永涛、田文波、谈某、张树磊、张康琪、孙荣贵等人经常去我家骚扰,我不在家,王福翠就带他们去田里找。有一次丈夫质问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好事不干专迫害好人、非法抄家、绑架和土匪有什么两样?

政保科科长邵军去我家骚扰,抢去一盒炼功带、一篇大法经文,丈夫说:“干什么?放下!我老婆没有大法活不到今天,她生病时你没看她一眼、问候她一次,得法后一身病都好了,是大法改变了她,你不感谢大法反而没人性的迫害她,你也有父母、兄弟姐妹、老婆孩子,如果他们也按大法原则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反而又像我老婆一次次被迫害、骚扰、绑架、抄家、跟踪、举报,你也正邪不分帮着迫害吗?”邵军听后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某天下午,恶警田文波、谭某骚扰后前脚离开,我后脚在丈夫的掩护下走脱。我打车去了望城火车站坐火车直接去北京信访局,信访局大门外聚集的人很多,我走进大门到正门时被便衣拦住,问:干什么的?我说:是证实法,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一部宇宙大法,是一片净土!便衣不让我说,我说政府应该为人民,为什么不听听老百姓的心声?他们往外拖我,把我绑架到驻京办事处,晚上被恶警柳广宏强行给我戴上手铐锁在凳子腿上,白天锁在暖气上站不起、蹲不下。

我被迫害两天后,被日庄镇派出所恶警张康琪强行戴上手铐押上火车,又绑架回日庄镇派出所迫害,几个人强行扒下我的外衣,抢去衣服口袋里的钱,翻包把包里的钱也抢去了,又把我拖出去非法铐在南大街一棵梧桐树上,大街路南是韩国投资企业,约一千多人,大街东头是镇大市集,赶集做买卖的人最多,每天把我拖出去铐在树上,逼迫我叫家人拿钱,满嘴脏话侮辱我,恶警姜某穿皮鞋踢我、扇我两耳光,人来人往的,很多人见到我被迫害。世人说:洪法期间大市集洪法壮观景象感动人心,现在又把我铐在树上,真是叫人无法理解,世人愤愤不平。同学见到我受迫害哭了,我劝她不要哭,我没做错什么,从中央到地方官官相护,没有讲理的地方,见到学法轮功的就抓,正法不让学,我的外衣被扒去、钱被抢去、包被抄,人在做事天在看,邪恶打不过正义!

一天吃饭时,我把同修送的鸡蛋一人两个分给恶警吃,还剩几个刘永涛进门见到,我说:“刘所长还有几个给你。”刘永涛说:“兴梅,你这么会说话还被铐在树上。”我说:“我修大法,信仰自由,你们迫害我,善良的人都见到了,你们都静心想一想,我洪法期间你们都很了不起,帮助开发市场、维持秩序,你们也知道大法不一般(我洪法时给他们洪扬过大法,他们都很支持)。”他们听后都不说话了。

我被迫害了七天,恶警刘永涛为了升官发财,又把我绑架到莱西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勒索钱财一百五十元。

丈夫贱卖粮 助我进京为大法说公道话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左右,我对丈夫说我还得进京证实法,师父遭难、大法弟子被迫害我在家很痛心,我去北京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来关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丈夫问:“外面有人监视你能出去吗?”“我能!”丈夫卖了五百多斤小麦,价格每斤0.47元,是刚晒干最便宜的时期,如果再推迟一个月卖,每斤能卖0.70元。但丈夫知道我的心情,证实法是最重要的。我接过丈夫给我的钱,他一分没留,连毛票一起给了我,我被丈夫的壮举感动的掉泪了,丈夫眼圈也红了,说了一句:“走吧,多注意安全。”我转身看到小孙女躺在炕上哭,哭的眼泪浸湿枕头一大片,我抱起她说:“你不要哭,你是一个大法小弟子,在家听爷爷的话,做个乖孩子。”她不说话一直哭,我拿出一元钱让她买雪糕吃,她也不要一直哭,丈夫把她抱在怀里说:“大法弟子受迫害,听话,让奶奶走吧!”小孙女眼里含着泪说:“奶奶你走吧,我天天盼你回家!”

我和同修打车去了望城火车站,在火车站检票时,便衣收去火车票,问我:去北京干什么?你今天不说去北京干什么,今天就不能走!我说:“非去不可,你今天耽误了我的大事,你负全权责任。”便衣被镇住了,火车到站了,把票还给了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对不起,祝你顺利到达北京。那两个同修被他拦住没能走出去。

在北京大法弟子三十多人,被混进去的便衣出卖,我们被非法抓捕、拳打脚踢、拧着胳膊拖上警车,把我们拉到一个很远不知道名字的地方,几个便衣围着威胁我,问我是什么地方来的?半夜进来一个满脸横肉、络腮胡子、充满杀气的人恶狠狠的说:你今天不说出地址,我叫你轻松轻松,送你去一个很舒服的地方。一边拍着桌子叫骂。

驻京办事处政保科的沈涛、李某闯进来,把我拉到莱西驻京办事处,里面已关押了七、八个人,每个人都被李某踢了一脚。我说了几句话:你们不要以为我是来北京玩的,我是来证实法的,我丈夫卖了五百多斤小麦,价格0.47元一斤,俺都是一滴血、一滴汗挣来的。沈涛不让我说了,说听了心里难受,说我善良。恶警刘永涛利用这个机会又搜刮民财,村主任王福好又给他老百姓的血汗钱三千多元,带上他的儿子去北京借机旅游,还有恶警张康琪,来去的路费让我拿,剩下的30多元也被他们搜刮去了。他们把钱挥霍完了把我拉回莱西拘留15天,索取钱财300元,回家后丈夫告诉我:你去北京后,几个邪恶之徒来要钱,他们要拉咱家的耕牛,我拿起铁叉要和他们拼命,他们才灰溜溜的走了。

恶警和邪党村官合谋迫害

派出所所长刘永涛从1999年7.20开始就带人去我家骚扰、监视、跟踪、半夜打电话骚扰。一次,我带小孙女和一袋地瓜去城里儿子家住几天,在村站点等车,恶警田文波带一伙4个人马上跟踪到了,一手打手机,一手指使他手下的几个人抢我的手提包,抢去大法书籍,小提包带被挣断,当时围观的人很多。世人说社会变了、政府腐败、做个好人真难。恶警田文波不顾世人的愤恨,非把我和小孙女拖上警车,小孙女被这个场面惊吓得大哭,大声叫爸爸、妈妈、爷爷快来救奶奶。邪恶之徒把我关进镇派出所,小孙女被带走,一袋地瓜也被刘永涛掠去。儿子、儿媳听后从城里返回去派出所要人,指出他们一次次的违法行为:“你们今天不放人,我就把你们的罪行曝光,让世人都知道你们对我妈妈的犯罪行为。”刘永涛逼我写保证,儿子说:“人生的路自己走,我妈自己选择,你们没有权利干涉。”他们害怕曝光,儿子儿媳把我带回家。

时隔不久,我和丈夫在田地里干活,邪恶之徒姜某等两人闯入我家,偷走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又一次非法抄了我的家。

刘洪斋在刘永涛调走后上任派出所所长。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的一天下午,村主任王福好、刘洪斋闯进我家,威胁、威逼我放弃信仰,我讲了大法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他们不说话。第二天早饭后,村治安主任王福翠、治安副主任王旭生、妇女主任英莲花、司法所赵某等四人闯进我家,谎称村主任王福好找我谈话,半小时就回家。我不相信他们的谎言,不配合。丈夫说:去吧,正好有事和他们当面谈。他们一伙不离我左右,我刚走到村大队办公室门口,看到村治安主任王福好给派出所刘洪斋打电话,西间司法所史某看我进来招呼没打完,这时 从外面闯进一伙八个人把我围住,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谁说也不算。这时以刘洪斋为首的一拥而上,拧住我的胳膊往警车上拖,我的衣服扣子被挣掉,裤子被撕破,胳膊被拧的痛的抬不起来。

我大声喊:土匪抓人了、你们剥夺人权、侵犯人权、你们处处谎言欺骗,预谋策划迫害我,善恶有报是天理。我被绑架到镇派出所,张树磊、张康琪、姜某、刘洪斋等一伙五人下车进了派出所,张树磊、某×把我绑架到莱西市“610”洗脑班,他们两人把我拖下车、抬上二楼,胳膊红肿抬不起,每天三个人监视我(政府司法所、政法委唐延梅、王某、某×),上厕所都跟着,每天政府、公安局、“610”人员及邪悟人员、青岛劳教所邪悟人员、“610”头子邵军、王守华、每天几十个人围攻我,我不听、不配合、他们阴谋没达成,我绝食抗议这种行为。第12天的下午,儿子找到我,看我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哭了。我对儿子讲:不要哭,你走吧,你妈总有一天会堂堂正正走出大门去!第二天,也就是我绝食的第十三天的上午11点,我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出去后邵军、王守华找不到我,就调动了几十人,拿着我的照片到处抓我,从此我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那天,我丈夫看我半个小时没回家,就到村大队找我,到处不见我的影子,问村主任王福好我哪去了,王福好讲了刚才发生的事,丈夫怒火冲天:“你们处处撒谎、欺骗、栽赃陷害、迫害好人,不遭报应吗?你们明知道兴梅的为人,孝敬父母、尊老爱幼、带头交公粮、集资,并对你说要助你一臂之力,把咱村带好,你的良心何在?你明知道她没有大法就活不到今天,你明知道学法轮功的人都是高素质的人,你不敢说一句真话,昧着自己的良心做事,怕丢了自己的乌纱帽帮着恶人迫害她,兴梅一天不回来,我一天不叫你舒服。”丈夫带着小孙女天天跟着王福好要人,每逢他们开支部会,丈夫都会领着小孙女去揭发他的罪行。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天上午,我天不亮刚到家,早饭后,丈夫在街上晒玉米,村治安主任王福翠、副主任王旭生、镇派出所所长王某和一个小警察要进我家,丈夫问他们干什么?他们不说话一直往家闯,丈夫在街门口叫我,说王福翠、王旭生领着派出所的人来了。我听后带好东间房门,副所长王某要进东间,我不让进,他和小警察自己找凳子在正间坐下,王福翠、王旭生在正门外站着、观看院内的东西,丈夫在正门外注视着他们的举动,我问他们:私闯民宅来干什么?你们私闯民宅就是知法犯法,你们处处以谎言欺骗我、跟踪、举报、监视、绑架、非法抄家,你们的所作所为对得起天地良心、对得起父母吗?你们没有把我迫害死,达不到你们的邪恶目的,你们是不罢休。这时小警察说:咱走吧。他们走到大街十字路口时,王福翠、王旭生对他们说我自行车上有很多大法的东西,他们听后又往我家闯,在街门外大叫“开门”,我不配合,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丈夫在门外赶他们走,约半个小时他们走了,我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某天中午,我刚到家,莱西市政保科恶警沈涛一伙开一辆警车停在大街上,镇派出所所长刘洪斋一伙、张康琪、张树磊等4、5个人来一辆警车都停在大街上,7、8个人闯进起西间,莱西政保科沈涛拿出抄家证叫我签字,我不签,问什么理由抄我家?他们不说话强行抄了我的家,抄去大法书和私人用品,恶警拖我往外走时,我对丈夫说:你认清他们的嘴脸,我不回来就是被他们迫害致死。

他们将我绑架到莱西市城南派出所,政保科恶警沈涛登记我的名字、住址,我不配合,他自己写上,我夺过稿纸撕碎,沈涛气的暴跳如雷闯进东间关押我六十个小时,又把我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我绝食抗议,七天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呵护下又一次正念闯出。

二零零一年八月六日天还没亮,以刘洪斋为首的张树磊、张康琪、副所长王某、唐延梅一伙又非法闯进我家,把我从床上拖下地,丈夫被副所长王某拦腰抱住,挣脱不掉,我只穿了裤头和内衣,张树磊、张康琪把我拖上警车、王某松开丈夫跑着跳上警车逃跑,丈夫拿着铁叉追出甩在警车上,铁叉、铁棒都震断,恶警驾车逃到莱西市“610”,首恶于瑞珍指使恶徒给我戴上手铐送济南王村劳教所,强迫洗脑“转化”,在途中“610”头子王守华满嘴脏话骂我、侮辱我,到劳教所把我拖下车,抬进魔窟。有一个恶徒窜上来抽我的脸,把我甩在一间小屋里,不许我坐、骂我、诽谤师父和大法、我不听爬起往外走,他们把我拖回屋里,邪悟者一拥而上,他们每天逼我坐小凳、不让动、白天、黑夜不让睡觉,十多个人轮流强迫洗脑,由于长时间遭迫害,得不到学法、正念不足,在高压下理智不清时邪悟者伪善的给写了三书,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污点,但慈悲的师父没有扔下我、呼唤我、把我从死亡的边缘又一次救了回来,这次迫害持续了一个月后回了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的一天中午,有四个人闯进我家,问我去哪里了?丈夫分不清他们是政府的还是派出所的,问他们:你们问她去哪了干什么?你们出去!两个人挡住丈夫,另两个人窜进西间抢去师父法像就往外跑,丈夫甩开他们就去追,看到村治安主任王旭生坐在车里,他们开车急速离去。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晚上,我在村西大道旁挂真相条幅、贴不干胶,被日庄镇派出所警察耿丙胜、孙荣贵、李士华绑架到日庄镇派出所迫害,他们逼迫我戴手铐照相,我不配合,胳膊被拧肿,他们又疯狂地把我拖进一间房里,一恶警捉住我头发往墙上撞、一个使劲的按住我的肩膀,另一个掀开我的嘴巴强迫我照像,我的后脑被撞出一个血包,双手整夜被铐在铁管子上。第二天我又被耿丙胜、孙荣贵、李士华等人绑架到镇南路西电线杆下照相,电线杆上有条幅和真相小贴,下午又拉到莱西医院检查身体,查出高压260、低压120,一个女的说身体不合格,但他们仍强行把我关进拘留所迫害15天,我绝食抗议,被勒索630多元。五月十二日上午,村治安主任王福翠带着副所长耿丙胜、李士华等一伙四人闯进我家,抢走《转法轮》、光碟、条幅、护身符卡片等很多东西。

中午,丈夫找村主任王福好,质问他:多少年你们串通一气迫害我老婆。王福好躲在家里不出来,他又去找王福翠,王福翠和他老婆一起打我丈夫的头,一直打到大街上,村民看到都抱不平,推开丈夫。

五月十三日,儿子听说我被绑架迫害,赶回家去找王福好、王福翠,质问他们:你们真是无法无天了,和派出所密谋迫害我母亲,又打我爸,真是反天了。儿子被很多善良的人拦住:孩子,没有讲理的地方,他们都是一伙的,天下乌鸦一般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0/丈夫贱卖粮-助我进京为大法说公道话-279251.html

2011-06-14: 青岛莱西市日庄镇王兴梅2011年5月29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3/242322.html#1161302158-25

2011-06-11: 山东莱西市日庄镇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殴打

山东莱西市日庄镇法轮功学员王兴美、王丽、张淑美于2011年5月11日晚被当地恶警绑架殴打。

2011年5月11日晚8点钟左右,莱西市日庄镇瓦庄村法轮功学员王兴美、王丽和后庞村法轮功学员张淑美晚上贴不干胶、挂条幅,被莱西市日庄镇派出所恶警孙永贵、王英、耿炳胜劫持。恶人把她们整夜双手铐在铁罐子上,又疯狂的拖到一个房间里,捉住后脑的头发往墙上撞。三人一个抓头发,一个按肩膀,一个扇嘴巴,非法强行照像。王兴美的后脑撞出一个血包。

第二天恶人又把她们强行拉到大道边上电线杆跟前,强行拖下车,在条幅和贴的不干胶跟前强行照像。王兴美左胳膊被拧肿。下午又被非法劫持到莱西拘留所,非法迫害十五天。王丽、张淑美23日七点左右,被非法劫持去了济南。王兴美27号上午十点左右又被强行拉到望城610洗脑班,在儿子和家人的营救下,5月27号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1/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一)-242215.html

2011-05-29: 山东莱西市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追踪报道

五月十一、十二日,莱西市日庄、院里镇五名法轮功学员在挂大法真相条幅时被蹲坑的恶警绑架,随即非法闯入家中抄家,并被行政拘留。分别于十四、十五天后被勒索五百多元钱,王丽(日庄镇瓦庄村)张淑梅(日庄镇后庞村)周忠兴已被非法劳教一年,现去处不明。

王兴梅(日庄镇瓦庄村)、赵秀梅被非法关押在望城洗脑班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9/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1604.html#11528231035-60

2011-05-17: 青岛莱西市日庄镇派出所近日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青岛莱西市日庄镇派出所绑架挂条幅贴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王兴梅、张淑梅、王丽。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晚上,日庄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周忠兴、赵秀梅,五月十二日上午劫持到莱西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7/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0832.html

2005-05-05: 我叫王兴梅,今年55岁,山东省莱西市日庄镇瓦庄村的大法学员。我曾因失去小儿子痛苦绝望,一家人没有好日子过。喜得大法后,我有了新的希望,一家人有了快乐的日子。可是,99年7月以后,我因为坚持修炼大法,多次被当地恶警非法关押、抄家。

请大家通过我和家人的经历,看清这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邪恶本质,不要再听信江××一伙的谎言欺骗了。

佛光照亮我的家

我是96年9月9日得法的,是我终身最难忘、最幸福、也是我获得新生的日子。

我得法以前家中出现一件很不幸、很痛心的事情,差一点使我失去机缘。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结婚,小儿子22岁,在乡镇震动器厂干床工,丈夫在招远金矿上班。96年我家建房,我一个人挑起这千斤重担,里里外外我一个人跑。3月初4这天,小儿子上完夜班回家帮助备料上梁,耽误了上班的时间,我由于过度的疲劳、操心,来了一股无名之火,说了儿子几句,儿子想不开,赌气喝了农药离开了我。这晴天的霹雳使我完全崩溃了,本来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一时间成了人间地狱。为我两句话,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永远的离开了我。我痛苦、绝望、麻木、失去理智、对人生完全失去信心,惩罚自己寻找机会自杀去陪儿子,丈夫失去工作在家陪我,大儿子夫妻二人不上班在家看护我。丈夫见我每天这样折磨自己,不吃不喝,又想儿子又心疼我,无路可走,只能每天以酒度日,天天喝得酩酊大醉,消磨时光。儿媳束手无策不知怎样挽救这个破碎的家庭,好心的邻居们不知陪我流了多少眼泪。从此我多种疾病缠身,肝炎、肾炎、偏头痛、腰痛、鼻炎、胃病,120斤体重减剩87斤。

96年9月6日下午,丈夫劝我出去散散心,一股力量使我很快就答应了,手牵着小孙女,不知不觉中走到我们村幼儿园,见幼儿园老师手拿一本《转法轮》在看,我过去接过《转法轮》打开,突然看到师父的照片脱口而出:这个佛像真好啊!这时我看到师父的眼睛在动、在笑。我想这个法我等了多少年了,今天我终于盼到了。这时就感觉一股热流从上到下通透全身,瞬间就感觉身体非常舒服。没有以前的痛苦感了。

回家告诉家人我要学法轮功,丈夫今天见我高兴的样子,从心里感到开心,因为从儿子去世后,他们再也没见到我的笑容,丈夫非常激动,晚上亲自下厨房做饭,我们全家人庆祝一番,为我今天发生的变化而高兴。那天晚上我们全家人吃了一顿如意饱饭。我告诉家人星期天城区法轮功学员来咱村放师父教功录像。

我终于盼到这一天,96年9月9日是我脱胎换骨的终生难忘的、幸福日子,当看到师父和法轮时,就感觉小腹部位发胀、不舒服。学员告诉我是好事。我发下誓约要跟随师父一修到底。我请了宝书《转法轮》,回家如饥似渴的看着,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返本归真。

早晨起床,我全身的病一夜之间奇迹般的全都好了,我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全身一身轻,有使不完的劲,从此我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很快又恢复到原来的体重。师父无条件的把我的病治好了,使我脱胎换骨,从获新生,并救了我的全家。全家人见我变化这么大,一块石头落了地,每天又都生活在甜蜜之中。我对儿媳说:“你们都上班去吧,放下心,安心工作,不要再为我担心。”

邪恶的7.20发生了,我用自己亲身受益的事例去向国家政府表达我的心声,我被10次非法抓捕;4次被非法拘留;4次被非法抄家;2次在高压下被强行非法洗脑;被非法关押14次;其间还有跟踪、监视、电话骚扰、恐吓、威胁等。

恶警刘永涛的种种恶行

99年7.20我和两位同修突破层层封锁去省政府济南上访,说句心里话,在省政府遭恶警非法抓捕,关押在一座学校里,全省各地的大法弟子都被抓捕关押在这里,高音喇叭诽谤师父和大法,大法弟子都很痛心流泪了。选出几个代表和恶警谈判,我们要求不准诽谤师父和大法,把各地大法弟子放了,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政府镇压完全是错误的,要求往上级反映,恶警说他们说了不算。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就一起大声背《论语》、经文,恶警就动用了大批公安非法强行把我们拖开,有的被抓住头发往外拖,拳打脚踢。我被绑架到莱西收容所非法关押7天,我们10多个人关在一间小屋里,窗外用木板钉上,门外面上锁,里面黑的甚么都看不见,热得我们浑身是汗,喘不过气来。恶警每天强行逼迫我们写保证,就在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刘永涛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非法抄了我的家。

7.20事隔不久,一天,村副主任来我家说,青岛电视台记者来采访你,我说:采访我弘扬大法请進,诽谤师父和大法不让進。这时丈夫跑出去,我也跟出去,看到大街上站了10多个人,由政府官员陪着,有的扛着录像机准备拍摄。不修炼的丈夫第一句话质问他们:你们来干甚么?江××给你们多少钱叫你们伤天害理,我老婆病在床上时,你们没有一个人来送一分钱,来看她一眼,安慰她一句。她学炼大法后,没吃一粒药,她这条命是大法师父救的,我们村人谁不知道?你们迫害她、非法关押她、非法抄家、你们人性全无。滚!他们没说一句话灰溜溜的走了。

99年9月20日,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在潍坊被恶警绑架回莱西,关在收容所里,恶警刘永涛非法强行把我拉回日庄镇,关在镇政府后院一间破屋子里,四面透风,破门破窗,每天强迫我放弃信仰。我绝食抗议他们这种惨无人道、没有人性的行为。

99年10月23日,我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遭恶警非法抓捕,抢去小提包,里面有6000多元钱。后又被莱西公安政保科恶警张鲁宁拉回莱西,又被关進收容所5天。张鲁宁在回来的路上向学员索取钱,没有一个学员给他钱。大法弟子杨丽华背经文,被恶警抓住头发拖下地,用脚跺,满口脏话骂。还把我们都赶出去罚站,学员抗议,恶警穿皮鞋狠命的踢学员的腿弯,恶警自己也累得喘不上气来。我被恶警刘永涛和日庄镇政法委书记张振华拉回日庄镇派出所,又关進那间破屋里。这个时候去北京证实大法的学员都被拉回来关在这间破屋里,寒冷的冬天不给学员饭吃,每天晚上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过夜。邪恶之徒每天晚上对女学员动手动脚,一身流氓习气;有时晚上叫去酒鬼大吵大叫骚扰我们;每天监视我们,逼迫学员写保证。我被非法关押8天,恶警刘永涛违反法律程序,把我强行绑架到莱西拘留所非法拘留10天,和卖淫女关在一起,吃的半生不熟的黑面馒头和老白菜叶子,用刀剁几下放锅里清水煮,每天逼交15元钱生活费。

99年12月份的一天,恶警刘永涛一伙4人闯入我家,又一次把我绑架,关進派出所。家人跟刘永涛要人,并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把我要回家。

2000年3月份,十六大期间,我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信访局被非法抓捕绑架到莱西驻京办事处,晚上被恶警柳广宏强行戴上手铐锁在凳子腿上,白天锁在暖气上站不起来,蹲不下,非法折磨我。后又被日庄镇派出所恶警张康琪强行戴上手铐押上火车,又拉回日庄镇派出所迫害我,几个人强行扒下我的衣服非法搜身,抢去我身上的血汗钱120元钱。又把我拖出去铐在东大街上一根电线杆子上,大街路南是韩国投资企业玩具厂约1000多人,大街东头是日庄镇大市集,赶集做买卖的人最多,单凭这个时候拉出去游街示众,逼迫我叫家人交钱,满口脏话污辱我。一个邪恶之徒姜××穿皮鞋狠踢我,残酷迫害我7天。恶警刘永涛为升官发财,又强行绑架我到拘留所拘留10天。

2000年7月20日以前,我对丈夫说我还得進京证实大法,我在家很痛心,师父被诽谤、大法弟子遭迫害,我去北京呼吁善良的人们来关注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丈夫说外面有恶人监视你能出去吗?我能!丈夫卖了500斤小麦,价格每斤0.47元,粮食刚晒干,是最便宜的时期,如果再推迟两个月卖就能卖每斤0.70元多,但丈夫知道我的心情。知道我这条命是师父救的,证实大法最重要。我接过丈夫给我的钱,他一分钱没留,连毛钱一块给了我,我被丈夫的壮举感动的掉泪了。丈夫眼圈也红了,说了一句走吧,多保重。小孙女哭喊着搂着我的脖子不松手,说:“奶奶我怕,有一次你去北京证实大法,恶警田文波和咱村治安主任王福翠两人向村大队索取了3200元钱去北京抓你,一个星期他们把钱挥霍光了找不到你,晚上有个叫沈涛的打来电话恐吓我们,说找到你要给你砸断腿,又骂了你一些侮辱你的流氓话。我知道奶奶去北京证实大法,但我怕。”丈夫接过小孙女并说:“师父有难,大法弟子受迫害,听话,让奶奶走吧。”小孙女哭着松开手:“奶奶多保重,我天天盼你回家。”邪恶之徒前脚离开,我后脚在丈夫的掩护下走脱。正好赶上汽车到站,我顺利的上了车。在望城火车站检票时,恶警没收了我的火车票,问我去北京干甚么?我义正词严的说:“你没有权力问我去北京干甚么,”恶警恶狠狠的说“你今天不说去北京干甚么,今天不能走。”我非去不可。你今天耽误了我的大事你负全权责任。恶警被镇住了,火车到站,把票递给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很顺利的到达北京。

在北京被混進去的特务出卖,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拧着胳膊拖上警车,把我一个人绑架到很远的一个地方,10几个便衣围着威胁我,问我到底是甚么地方来的。半夜進来一个满脸横肉、络腮胡子、充满杀气的人恶狠狠的说:“你今天不说出地址,我就叫你轻松轻松,一手拍着桌子叫骂,并说“我今天送你去一个很舒服的地方。”这时莱西驻京办沈涛和李茂辉進来,把我拉到驻京办事处,当时被关的大法弟子有7、8个,每人都被踢了一脚,沈涛和李茂辉手握皮鞋猛打大法弟子李德龙的脸部,两人打累了又把李德龙铐在门后。第二天,沈涛又狠命的打大法弟子丁玉志,打得胸前发乌发黑,下午邪恶之徒王涛又打大法弟子郑红芬,恶警刘永涛利用这个机会搜刮民财,带上他的儿子,又向我村剥夺3000元钱去北京借机旅游,来去的路费我自己拿,剩下的30元钱也被他们搜刮去了。我严正的质问他们,大法弟子的钱就那么好花吗?这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干干净净,你们剥夺我们的血汗钱花得舒服吗?对住自己的良心吗?他们旅游完了,又把我们拉回莱西非法拘留15天。回家后丈夫说:“好几个邪恶之徒来要钱,我不给,他们要拉咱家的耕牛,我拿起铁叉要和他们拼命,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从九九年七.二○开始恶警刘永涛经常来我家骚扰、监视、跟踪、半夜打电话骚扰,我去城区儿子家,他马上跟踪到了。2000年秋季的一天,我带小孙女和一袋地瓜去儿子家住几天,在村车站等车,恶警田文波带几个人马上跟踪到了,一面打手机一面指示恶警抢我的手提包,抢去大法书籍,小提包带被挣断。当时围观的人很多,一个善良的人说:政府腐败,做好人真难。恶警田文波不顾他人的谴责,强行把我和小孙女拖上警车,小孙女被这个场面吓得大哭,大声叫爸爸、妈妈、爷爷快来救救奶奶。邪恶之徒强行把我绑架,关進派出所,一袋地瓜也被刘永涛剥夺去。关了一天一夜,家人去派出所要人,指出他们一次次的违法行为:如果你们今天不放人,我就把你们的罪行曝光,让世人都知道你对我妈妈的残酷迫害,甚至连小孩都不放过。他们害怕曝光就放了我和小孙女。

事隔不久,我和丈夫在地里干活,邪恶之徒趁这个机会非法闯入我家,偷走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又抄了家。

刘永涛迫害大法学员残酷、毒辣,非法罚学员钱多次,绑架学员多人次。刘永涛血债累累,总有一天偿还血债。

恶警刘洪斋的恶行

刘洪斋是后上任的派出所所长,2001年3月份一天下午,恶警刘洪斋和政府邪恶之徒闯入我家,威胁、逼迫我放弃信仰,我讲了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他们不听。第二天早饭后,刘洪斋指示村里治安人员4人轮流谎称说村支部书记找我谈话,半小时就回家。我知道他们又在撒谎,坚决不去,丈夫说:你去吧,村支书叫你去,正好有些事当面谈谈。我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和书记打了声招呼,这时从外面窜上来10几个人以刘洪斋为首的一拥而上,拧住我的胳膊把我拖上警车,我大声喊:土匪绑架人了,侵犯人权,处处以谎言欺骗,天理不容!总有一天遭天谴。

我被绑架到莱西610魔窟,邪恶之徒把我拖下车抬上二楼,裤子被撕破,衣服扣子被挣掉,胳膊肿得抬不起来,白天黑夜有三个人监视我,就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我绝食抗议这种行为,610王守华、政保科邵军,每天指示十几个人围攻我,我用师父的法理破他们的谎言,阴谋没达成,王守华、邵军又调动公安、政府等几个部门10多个人攻击我。邵军拿出邪悟者从劳教所捎给他的信读给我听,我大声背师父的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他们又从青岛劳教所调动邪悟者10几个人对我强行迫害洗脑,我大声指出邪悟者的错误认识。他们又用亲情拖我,儿子见我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哭了。我对儿子讲:你走吧,不要哭,你妈有一天会堂堂正正走出大门去!第二天就是我绝食的第13天,上午11点,我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出去后,马上和学员联系上了,学员把我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做我应该做的事情。洗脑班的人找不到我,拿着我的照片到处抓我,从此我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那天丈夫见我半个小时没回家,就到大队找我,到处不见我的影子,问村支书王福好我哪去了,王福好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丈夫怒火冲天,数落王福好:你们处处撒谎、欺骗、栽赃陷害、迫害好人,不遭报应吗?你明知道兴梅的为人,上孝敬父母,尊老爱幼,带头交公粮、集资,并对你说要助你一臂之力,把咱们村带好,你的良心何在?你明知道她没有大法就活不到今天,你明知道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不敢说一句真话,昧着自己的良心做事,怕丢了自己的乌纱帽帮着恶人迫害她,兴梅一天不回来,我一天不叫你舒服。丈夫带着小孙女(7岁)跟王福好要人,每逢开支部会,丈夫就领着小孙女揭露他们的恶行。

2001年7月底中午我刚到家,恶警沈涛、刘洪斋为首的7、8个人闯入我家,强行抄家,抄去大法资料和私人用品,恶警拖我往外走时,我对丈夫说:大法弟子不会自杀,你认清他们的嘴脸,如果我不回来,就是被他们迫害致死。他们把我绑架到莱西派出所,恶警沈涛登记我的名字,我不配合,他就自己写上,我夺过稿纸撕得粉碎。过来几个邪恶之徒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关押60个小时,又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拘留,我绝食抗议,7天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呵护下又一次正念闯出。

8月6号,天还没亮,以刘洪斋为首的5个人又非法闯入我家,把我从床上拖下地,丈夫被恶警王××拦腰抱住,挣脱不掉,我只穿了裤头和内衣,看我被拖上警车后,恶警松开抱丈夫的手跑上警车驾车逃跑。恶警驾车逃到610,恶首于瑞珍指示恶徒给我戴上手铐,送往村劳教所强迫洗脑转化。在途中王守华满口脏话、骂我、侮辱我,到了劳教所把我拖下车,抬進魔窟。有一个恶徒蹿上来抽我的脸,把我甩在一间小屋里,不许我坐,骂我、诽谤师父和大法,我不听,爬起来往外走,他们把我拖回屋里,邪悟者一拥而上。他们每天迫我坐小凳、不让动、白天黑夜不让睡觉、10多个人轮流强迫洗脑。由于长时间遭迫害,得不到学法,正念不足,长时间不让睡觉,在高压下理智不清时被迫写了“三书”,做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罪,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污点。但慈悲的师父没有扔下我,呼唤我,把我从死亡边缘上又一次救了我。

加倍弥补

同修把师父后期经文送给我,我看后放声大哭:师父,我错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我每天在痛苦中惩罚自己。在师父的点悟和呼唤下,在同修的耐心帮助和鼓励下,我清醒了,写了声明,从新返回到正法修炼中来,加倍弥补,洗刷污点,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正念正行,放下自我,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作者 王兴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5/101142.html

2002-12-30: 山东莱西市610歹徒绑架大法弟子进洗脑班并野蛮折磨
...在此期间,610歹徒利用叛徒(左栋、展树欣、王兴梅、谭晓燕等)迫害大法弟子,信访局的歹徒左栋对刘京全、姜合德等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有时打累了才住手,把刘京全、姜合德铐在窗上,8、9天不让睡觉。有一次把姜合德两手高举向外铐在窗上,脚稍能落地,这样铐了近一夜。还有一次不让穿棉衣,铐在树上一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30/41897.html

2001-07-31: 2001年7月以来,山东莱西地区的不法警察又一次对莱西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从7月1号到7月18号不到20天的时间有8位大法弟子被抓走,一位被非法抄家。

7月16号莱西公安以沈涛为首,带着八、九个人开两辆车窜到日庄镇瓦庄村大法弟子王兴梅家非法抄家,强行把王兴梅抓走。

还有姜山两位大法弟子被抓走,具体不详。

青岛 莱西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8-07-22: 莱西市水集派出所: 电话53266588770
所 赵波 13869895678

莱西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
郝才辉 大队长 13668851886
赵克诚 副大队长 13964209952
刘国起 副大队长 13969662326、53288466272
张方宝 局长 53266588001、13905423726

莱西市610办:53288405610、53288405767

莱西市看守所
所长 王京伟 5328848361388577、13953269979
指导员 王树信 5328848361388578、13806396548
副所长 徐永旭 5328848361388579、13706309818

2018-07-19: 莱西“610”办主任徐东辉:18766263567
莱西公安局局长张方宝:13905423726
莱西国保大队三中队 李为魁:13969606750

2018-03-19:骚扰山东省莱西市河头店镇南岚村周凤英责任单位信息
山东省莱西市河头店镇派出所:0532-66588670

2017-11-08: 梅花山派出所 53266588719
张所长:53287431958
副所长 刘军 13969858965张加强 18254295069国保大队郝才辉 大队长 53266588112 13668851886
韩文雷 教导员 53266588115 13953269827
赵克诚 副大队长 53266588116 13964209952
刘国起 副大队长 13969662326
刘琳 科长 15963258666

莱西市公安局
张方宝 局长 13905423726
王建志 政委 13954287766
孙宝杰 副局长 13905420556
赵翠萍 副局长 13953276299
李桂彬 副局长 13708977997
610主任 徐东辉 53281879877 1876626356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3-09-10: 参与迫害的恶人及单位:
沈涛:  13793229166、小灵通0532-2067030、宅05328483613转7387
邵军:  13708960338、宅0532-8461499、内线:05328483613转7067
刘永涛:13335030766、宅0532-8467118
柳广宏:13969827568、宅53248776、莱西610办05328405610
张鲁宁:13386393833、宅0532-8474369莱西政法委办05328405597
王守华:13963970187、宅0532-8405586
刘洪斋:13806425899、宅0532-8463850
于瑞珍
瓦庄村村主任王福好:13573266837、宅0532-83497038
村治安主任王福翠:13780643797
村治安副主任王旭生:15963270590
日庄镇派出所:0532-83481148、83481055
莱西610:0532-88405610
日庄镇派出所:副所长:耿丙胜、黄卫堂、李士华、刁新宇、孙荣贵、
田文波、张康琪、张树磊、英莲花电话待查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