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5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上海 >> 南汇监狱 >> 庞光文(韩光文), 男, 36

庞光文(韩光文)
庞光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2-16: 庞光文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南汇监狱遭受的迫害
庞光文本是上海市一家物流公司总经理,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与法轮功学员赵斌在公司里被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和江苏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庞光文被非法判刑五年,赵斌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赵斌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六大队关押迫害,仅四十六天,就因炼功被狱警唆使的看管犯人殴打致死。

庞光文遭受五年冤狱迫害。下面是庞光文诉述他在提篮桥监狱、南汇监狱遭受的迫害。

提篮桥监狱

2013年9月3号我与赵斌都被送入青浦区新收犯监狱。当天估计有上百人的在押人员都被送到这里等待分流。我与赵斌也因此见了一面,也做了近距离的交谈。赵斌看上去气色很好,很精神。他鼓励我一定要坚定。在新收犯监狱,每人都会给一套囚服,赵斌因为拒穿囚服而被防暴警察电击头部。当天下午我俩都被分到了提篮桥监狱。因为我绝食近两个月,身体消瘦虚弱,我被单独关押在八监区,赵斌被关在迫害法轮功严酷的六监区。

一入八监区的监室(室内有三点三平米),包夹犯孙林(43岁)要我坐在线圈轴上,这是一种坐久屁股就痛的酷刑,我说我不坐。他说不坐不行,这里是监狱!我说:如果非要我坐,我就继续绝食!包夹犯邵国强就允许我坐在地板上。邵国强(56岁)因贩毒而判死缓,是我们这个监室的组长。还有一个包夹是盗劫犯戴军(43岁),戴军把我看的最紧,我的腿不可以随便弯曲和交叉,否则戴军会怀疑我在炼功。每天晚上孙林和戴军轮流值班(看着我)和睡觉。邵国强因为是组长,可以睡在室外的走廊里。监室内放一塑料桶,我大小便只能便在塑料桶里。

有一天一个队长曾跟我说,等我身体好了,会跟我谈(转化问题)。我预感到,监狱对我真正的迫害还没有开始。邵国强也不止一次感叹:庞光文啊,你不该来这个地方啊!他的意思是,监狱不是人呆的地方,以后是不会让我好过的。此人多次参与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邵国强被评为上海市罪犯改造积极份子,此事是徐队长(很多队长称他为徐老师,2014年就退休。他与黄斌二人都是主管我的队长)亲口告诉我的。我当即回应道:邵国强不是改造积极,而是在法轮功这个事情上积极。徐队长一时语塞。

从9月4号开始我出现呕吐症状,一直不见好转。徐队长给我送来水果和牛奶,我仍然是食后呕吐,监狱的医务室医生给我挂盐水也不见效。9月27日我被送入监狱总医院治疗。我在总医院期间,徐队长曾去看我,并劝我转化,我拒绝。大概在2013年12月份从前去总医院看病的犯人那里得知,提篮桥监狱刚刚打死一个山东的炼法轮功的,以前还是个狱医,我断定赵斌已经遇难。

2014年2月26日监狱管理局将我从提篮桥监狱转入了南汇监狱(与监狱总医院位于一个大院里)。在以后四年多的高墙囚禁生涯中,恶警丁振华、陈振辉和吴彦璘还有副监狱长李永芳主管对我的转化和迫害,他们是从精神和肉体上折磨我。

南汇监狱六监区

我被关到了南汇监狱六监区,监区门口旁边有一块白色的牌子,上书: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你来这里干什么!我首先被带到严管队的房间,全部衣服要脱光,说是要检查。监区长苗建军跟我谈话之后,我被带到一楼的10号房间,里面有十二张床铺,平时一般住有10个人左右。隔壁就是严管队,有时会传来犯人被电击的呼喊声。主管队长是丁振华(警号:3114039,生于一九七一年,江苏兴化人)。

我每天被关在房间里,不轻易让我出去。白天有三个人陪着我,大家可以看看书报,但是不允许我看书。后来又允许我看书报,为了是防止我心里老是在想着法轮功的事情。可以说南汇监狱允不允许我看书看报都不是出于善意。他们有一个动态簿,专门记录我的言行。丁振华专门安排了一个叫陈华(39岁)的犯人睡在我的上铺。此人是诈骗犯,面相凶狠,身体强壮有力,以前曾在严管队里做过劳动犯。他的上身布满纹身,平时天天在监狱房里锻练身体,为将来还能有力气打架,以图出狱后报复出卖他并致使他入狱的人。陈华曾对我说,你要是炼功我就把你绑到严管队!

丁振华说你刚来南汇监狱,应该写一封家信,报一下平安。可是我写完之后丁振华说我写的不符合要求,叫我一定要写一下监房里的犯人对我的关心。因为当时我刚去监狱,缺少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监房里的犯人就给了我一些帮助。丁振华就当着监房室友的面对我提出应该在信中感谢室友帮助的要求,我不太好推辞。我如果不在信中提一提好象是我不领情,所以我就把这些事情加了进去。但是监狱的逻辑是这样的:犯人对我的帮助能体现出监狱对我的关心!这封家信,我改写了六次,丁振华才同意给我发出去。我的妻子收到信后给我回信说:感觉我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妻子并不知道这封信的出炉过程。我怎么写家信,自己竟然不能做主,队长还要从中干涉。丁振华的所为很荒唐,但这只是刚刚开始。

丁振华很快又叫我写改造周记,我不写,我说我没有罪,谈不上改造问题。丁振华说改造是中性词,我不认同。丁振华又专门找我谈话,强调书写周记是必须的,南汇监狱里面还没有一个不写周记的犯人。

2014年3月12日我又出现呕吐,吃了饭很快就吐掉了。丁振华指责我是以前的绝食造成了呕吐,劝我以后不能再绝食。我这一吐持续了两个多月,到5月15日住院时,体重从刚到六监区时的120多斤降到108斤。6月18日出院后丁振华没再提写周记的事,但是每周要跟我谈话一次,谈话时间有时长,有时短,一般在半小时左右,有时长达一个多小时,经常说污蔑和攻击法轮功的话,言语中有对我的戏弄,也有对法轮大法的仇视。每次谈话都会录音,有时还边问边记录。几乎每次谈话都给我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他多次劝我争取早点回去,言外之意是叫我认罪。

我有时会跟犯人聊聊天,聊我的经历,我的家庭,上大学期间的事情,我说过的话,犯人都会向丁振华汇报,当时我就琢磨着是不是不能随便跟犯人聊天。

2014年11月份丁振华和主管严管队的金队长去了一次山东,到我山东老家和我上过的大学(山东工业大学,2001年已经并入山东大学)了解我的情况。核实了好多我在监狱里说过的话,结果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我没有说一句假话。其实,他们这次山东之行的目的是了解我的为人,以便为下一步迫害我做准备。

11月20日上午丁振华找我谈话,问我明天的接见,能不能和以前一样,意思是能不能保证不讲不该讲的。我说我不能保证什么!其实这话我以前就讲过。丁振华大发雷霆,逼我罚站三个小时。第二天接见完之后(接见中我并没有违反监狱规定),丁振华就安排了监房里的犯人针对我的大批判。每天从下午3点3刻到4点05分,每天20分钟。由杀人犯商葆琨(54岁左右,他杀死了自己的岳母,跟其岳母还有苟且之事)主讲,每个犯人都要表态。商葆琨得到了丁振华的授意,对我谩骂和攻击,言行粗鲁,说我不听队长的话,连个承诺都做不到。商葆琨还用手抠我的下巴。我向丁振华反映这件事,丁振华对商葆琨说要文斗不要武斗!其实大家都认为商葆琨是个傻子,理智是不健全的,平时都是很多犯人嘲弄的对象。批斗会上他讲的东西,都是胡言乱语,大家都心知肚明,也都清楚的认识到一点:队长就是在利用这个家伙来羞辱我。批斗会从2014年11月21日一直持续到2015年的1月16日,期间我的书(都是知识性与常识性的书籍)被收走,不让我看。

丁振华多次侮辱我的人格。有时丁振华会笑嘻嘻的摸我的脸,我说不要摸我的脸!他恬不知耻的说:我喜欢你呀!有一次又要摸我的脸,我反抗、挣扎着摆脱了。2015年3月19日我在总医院做胃镜检查时,丁振华又摸我的头,边摸边说:“以前不反抗,现在反抗了嘛,以前不反抗,现在反抗了嘛!”当时犯人章凯捷、王凯和张克明都在现场,都目睹了丁振华的无赖表演。

丁振华还经常在我们的监房里小便,小便完洗手之后,商葆琨拿出一包抽纸上前溜须,要丁振华擦手。丁振华擦完的湿纸随手往地上或者桌子上一丢就走人。商葆琨再将湿纸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丁振华很享受这种服务。有一次丁振华心血来潮不要商葆琨来做这个事,要指定我去扔湿纸。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也就去做了。可是我觉得这个事是不能做的,我一定要想办法抵制这样的事情。后来严管队的金队长也让我将他手里的湿纸丢到垃圾桶里,我说湿纸上有细菌,你放到地上,我把它扫到垃圾桶里,金队长悻悻而走。

2015年4月24日我母亲,弟弟妹妹还有女儿来接见,接见中弟弟表达了对我的不满,说我炼法轮功自私。这句话让监狱抓到把柄,接见完之后苗建军来到监房,大叫:“法轮功国家不让炼,要是在八三年早就被枪毙了。”我说:“我现在不是被抓进来了吗?(我的意思是:你不让炼,最多把人抓起来,还能把人打死吗?)”苗建军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对我大叫,满口污言秽语。丁振华又组织监房对我进行批斗,罚坐20天左右。

2015年9月,丁振华找我谈话,攻击美国,攻击大法,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就是美国的什么。我感觉他是在挑起话头,妄图寻找迫害我的借口,就不与理会,沉默以对。

2015年10月26日,监房组织学习服刑人员行为规范(简称38条),商葆琨读完后每个人都有要发表看法。轮到我发言时,我说我没有话讲。第二天上午10点多,丁振华来到监房问我:“人家都发言,为什么你不发言。”我说没什么可说的。丁振华火冒三丈,给了我两耳光,又加一拳。我大喊:“警察打人!”丁振华叫嚣:“就打你了,有本事你告去呀!”我拿出纸笔给监狱长写信,反映我的遭遇,准备投到监狱长信箱。下午,丁振华对我大叫,说我老婆在明慧网上大放厥词,要把我老婆抓起来如何如何,还说他要是法官,就判我个无期。

我的信快写完了,监区长苗建军有些紧张,来找我谈话。一开始丁振华也在场,他对我说:“大不了鱼死网破!”苗建军把他支走,单独与我谈。苗建军说,信写好了,能不能先给他看看,又说这信还是撕掉吧,以后不会再打我了。我说我不撕,先放着。

第二天丁振华将这封信抄走。他看过信之后,怒不可遏,开始对我实施报复。他说我不写周记,不写大课笔记,要对我采取措施。扬言给我几天的考虑时间。后来丁振华和金队长一起找我谈话,向我施压。我不听,坚持不写。几天后,丁振华向我宣布,因我不写大课笔记,被扣3分。这期间丁振华又组织了监房里对我的批判,我的书再一次被抄走。有犯人告诉我,下一步,监狱很可能会把我关到严管队,绑在床上。

11月9日教育科来了两个人了解情况,两个人一男一女都姓陈。我把我的遭遇说了出来。我说感觉一年多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陈姓女子说,是不是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坚持认为自己没有错。他们临走时说,以后如果有需要可以找他们谈。

三天后,也许是迫于监狱的压力,丁振华跟我谈了一个半小时,说我们是不打不成交。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书又还给了我。后来丁振华告诉我,因为他打了我,被监狱罚了二千元钱。丁一直怀恨在心。他还多次问我,你老婆在干什么。

由于犯人们时刻注意我的言行,还打探我妻子的境况,我说的任何事情,他们都要向队长汇报,我也经常在担心我妻子的安全。再者,我说过什么话,都能成为丁振华与我谈话的谈资和谩骂法轮功的引子。所以从2015年6月份开始,我不和犯人们聊天了,每天不苟言笑,目的是不让他们找到我的把柄,丁振华找我谈话时也就不容易找到攻击我的话题。这样一来,丁振华急了,几乎每次和我谈话时都劝我要多跟房间里的人聊聊,劝了我大半年。我说我不聊,没有意义。他说不讲话对身体不好,又说不讲话对别人是冷暴力。我知道他用意险恶,所以无论他怎么劝,我就是不听。我也明确的告诉丁振华,我不愿意跟他聊天。

2016年5月19日我从六监区调到了二监区。

南汇监狱二监区

南汇监狱把我安排到二监区的206房间,主管队长是陈振辉,警号:3114347,32岁,戴着眼镜,个头1米74左右,偏瘦。 206监房是个公共厕所,白天出工的犯人都来这里大小便,有两个犯人负责看厕所。白天我和这两个犯人在房间里,我可以看看书,可以走走路。

2016年5月25日这天,副监狱长李永芳(2015年11月12日从提篮桥监狱调到南汇监狱,她来的目的很可能就是针对我来的)来与我谈话。她提起了丁振华打我这个事,说那天打我的录像已经被删除了。她给警察开会说,以后不用打人这种方式,该用电警棍用电警棍。她假惺惺的说为什么要给我换个监区,主要是考虑到丁振华和苗建军对我不利,二监区警察的素质很规范,不会打人。其实后来我才知道,二监区是全监狱对犯人的管理最严的。她劝我象别的犯人一样去出工干活。我说我不想出工,我想看看书,学点知识好出去适应社会。她说:“以后我就常来听你讲书。”我说:“书我可以看,但我不探讨知识。因为我本来没有多少知识,如果说的太多,给人的感觉好象是我在装一样,这样不行,时间长了会出丑的。”李永芳说到法轮功,说青浦女子监狱关押的已经都转化了,提篮桥监狱关押的炼法轮功的也都转化了。我不相信。她说你是外地人,不转化是不允许留在上海的,以后他们会尽量安排我留在上海。

在二监区,我的环境相对自由,我不出工,李永芳没有再提出工的事,陈振辉很少跟我谈话。

我的妻子在我入狱期间努力营救我,抵制恶警对我的迫害(曾在国内开新浪微博:庞光文的一家,也曾在明慧网上发表公开信《庞光文妻子的公开信》),在营救我的过程中触怒了中共邪党并受到恐吓,妻子随时都有被抓捕的可能,2017年2月,妻子与女儿选择来到了美国。

2017年7月3日下午,突然从外面来了两个女子,一个是蒋绮琼,一个是侯瑞琴。蒋绮琼说:“你这个事情动静有点大。”我说:“我倒没有感觉。”她说:“你一开始就绝食!”她们又讲到4.25事件,讲到《九评》,又说我违法,全是污蔑法轮功的话。蒋说要让警察给我找出关于法律的材料给我看,我说不看。蒋说:“为什么不看。”我说因为我不认罪呀。蒋说:“不认罪不行,必须得认罪,在监狱就是强制的。”蒋最后说:“能不能答应我,以后无论顺境逆境都不要绝食。”我说:“平白无故我为什么要绝食。”侯姓女子说:“我们想给你推荐几本书看。”我说你们的书我不看。她们与我谈了两个小时。她们没有自报家门,但是我知道她们是610的。她们临走时,我对她们讲:“你们以后不要再来了!”

随后不几天,在监狱讲评大会上,副监狱长陈礼松说,下一步监狱将对不认罪的罪犯采取一定的措施。

2017年8月2日,监房进行了大调整,在二层楼的最东头215房间,专门为我组建了一个监室。主管队长由原来的陈振辉一个人,变为陈振辉和吴彦璘(警号:3114026,1985年生人,1米73左右,偏胖,有痛风病)两个人。监房里除了我之外,还有6个犯人,他们是苏端光(监室组长,36岁,抢劫致人死亡,判死缓)、胡宴斌(55岁,犯受贿罪,原交通银行总经理)、计永福(66岁,犯受贿罪,被判13年,原闵行区有线电视台台长)、陈洪飞(58岁,犯受贿罪,原嘉定区纪委副书记。曾任嘉定区检察院处长,办过法轮功的案子),还有两个夜值勤是张玉华和佟少杰(到了10月份,两个夜值勤又换成了刘同山和何腾飞)。

8月4日陈振辉和吴彦璘将监房里所有的书籍都收走,我订的报纸也不发给我了,不让看了,说是要检查,检查通过了再还给我们。吴彦璘找我谈话说:“上次来的两个女的是他们的领导,领导说以前对你的管理太松了,对你是不负责任的。以后要给你呈现一个真实的法轮功,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这个事情必须得做。”陈振辉找我谈话说:“作为你的主管警官,总不跟你做法轮功的思想工作,我是不称职的,以前不跟你讲法轮功,主要是为了观察你,了解你。”

他们把书籍搜走,但却发给犯人们关于污蔑法轮功的书籍,还有一些污蔑法轮功的资料。他们的目的很明确。

8月7日这一天,他们将放像机推了进来,开始给我放攻击和污蔑大法的录像。放放停停,问我问题,看一段就问我这一段怎么回事,怎么看。他们两个队长再加上四个犯人对我群起而攻之,猛力发问,穷追不舍。两个队长主讲,四个犯人附和。我为了讲清真相,反驳录像里的观点,就据理力争。由于说话太多,几天下来嗓子都哑了。可是我发现无论怎么讲,都讲不明白,他们始终有问题要问,全是胡搅蛮缠、无理取闹的话。他们的目的就是歪曲法轮功,瓦解我的信仰。他们手头有污蔑法轮功的资料,动不动就从上面念一段给我听。我改变不了他们,就采取抵制的办法。每天的谈话内容由计永福记录,定期送给队长查阅。

从8月7日开始,我不能随便走动了,只能坐在那里,不能站起来,上厕所要写书面申请书,得到了批准才能如厕。

8月12日监区长李长君(个头1米65左右)与我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谈话,拉开了进一步迫害我的序幕。李长君要我写思想汇报,我说我不写。他说这是监狱里的管理方法,每个人都是一样,你不能特殊。他动不动就问我问题,我不回答不行,必须要回答,如果不回答,不能保持沉默,不回答就说不想回答。这在四个小时的谈话中,李长君攻击大法与师父,向我发问了几百次。我非常清楚,李长群的居高临下,以势压人,连珠炮似的发问,是要戏弄我,并达到消磨我的意志的目的。

8月13日陈振辉来到监房要我罚站,说我不吃点苦不知道什么叫吃官司。晚上睡觉时监房里的夜值勤不让我朝里睡,头必须朝外。同时,走廊里的夜值勤用手电筒每隔五分钟照我一次,照我的脸,不让我睡觉。我说:“为什么要照我的脸。”李长君说:“这是监狱的管理方法,因为你想法太多,所以要照你。”我为了抵制他们的暴行,就绝食抗议,我对他们说:“如果照我的脸,我就不吃饭。”有一段时间他们有所收敛,没有再照我。

可是后来又开始照我,我又绝食抗议,这时抗议无效了,他们铁了心要折磨我。内外夜值勤相互配合,只让我的脸朝外侧身睡觉,平躺都不行。后来他们又不允许我洗澡、刷牙、洗脸、刮胡子,每天罚坐,不能站着,从白天早上开始一直坐到晚上九点钟,我一上床他们就用手电筒照我,上厕所打书面申请报告(笔跟苏端光要,写完再还给他)。期间我向陈振辉说:“我要给监狱长写信反映情况。”陈振辉就把我的几支笔都抄走,不让我写。我原来每个月能打一次的亲情电话也不能打了。陈振辉说系统改了,以前的号码不能用了,要打的话要家人提供新的号码。岳母来接见时我让妹妹寄来母亲的联系方式。后来寄来了,陈振辉说没收到。其实这是他们的借口,在迫害我期间,他们要断绝我与家人的电话来往。这样从2017年的8月份至第二年的4月1日我被释放,我没有跟我母亲通过亲情电话。

在长时间的体罚、折磨和心理伤害下(其实监狱对我的折磨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另外空间对我的迫害,当时我头痛的非常厉害,坐不住,站不住,焦躁不安,半个小时都很难忍受,必须走一走才能感觉好受一点,哪怕走一天不停下来都行。我也曾绝食,后被绑在总医院的床上,可是因为头痛的很,绑了两天就难以支承),最终我承受不住,最后写了“五书“,基本不是我本人写的,而是计永福写的,计永福在闵行区任有线电视台台长期间,曾经写过污蔑法轮功的文章,而荣立二等功。计永福写完了,我照抄一遍。监狱领导知道我写不出恶毒的攻击法轮功的东西来,而为了让我写出所谓象样的东西,好向上级交差,就让计永福代写。其实副监狱长李永芳对此也心知肚明,只要能应付上级就可以了。但是在他们看来,你照着写了,也是转化的表现。

其实他们转化我,这是监狱管理局和南汇监狱系统的精心的安排。

2017年11月28日,副监狱长李永芳和狱政科科长来215房间查看。李永芳对每个犯人的情况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她经常看视频,监房里有人说过什么话,她都知道。最后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你好了,我就好了。”说完哈哈大笑。

2018年1月3日侯瑞琴来见我,向我灌输污蔑法轮功的言论。2018年3月7日,在我快出狱之前侯瑞琴又带了一男一女来见我。3月7日晚上,计永福跟我说:“他们又来找你啦?”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他们是监狱管理局610的,你应该给队长写一封感谢信。”很明显这是队长告诉他,要他跟我说得写一封感谢信的。我违心的写了一封,一页多一点。十几天以后,计永福又自己写了一封,叫我照抄一遍,不要让别的犯人知道。其实这是队长感觉我的感谢信写的不深刻,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跟我说,就叫计永福写了一封深刻的,要我照抄一遍,再交给队长。

他们用野蛮和卑鄙的方式强制洗脑、扭曲你的心灵、践踏你的人格,还要你写感谢信感谢他,这就是共产邪党恶警的无耻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16/庞光文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南汇监狱遭受的迫害-397030.html

2018-01-31: 上海法轮功学员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名单更新(部分)
……
上海市南汇监狱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里仁村1238号[繁荣路480号]
邮编:201318
庞光文 至2018年4月1日 南汇监狱六监区 二大队
岳红英徒刑四年 至2018年2月19日
杨金娥 四年 至2019年4月1日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31/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0257.html#18130204932-1

2017-10-02: 被非法关押在上海监狱部分法轮功学员冤刑将满
杨曼晔,冤刑四年至2017年10月8日
陈秀英,冤刑至2017年10月8日
叶菊兰,冤刑至2017年12月8日
管龙妹,冤刑至2017年12月8日
孙 杰,冤刑至2017年10月、11月
叶美云,冤刑两年半至2017年12月12日
蔡妙清,冤刑两年三个月至2017年12月
袁肖兰,冤刑五年至2018年1月18日
栗秀臣,冤刑非法刑期至2018年1月26日
金玲娟,冤刑至2018年2月7日
吕素干,冤刑两年半至2018年3月7日
孙雅萱,冤刑至2018年4月6日
庞光文,冤刑至2018年4月1日(南汇监狱六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1)-354601.html#171020112-51

2017-09-18: 上海法轮功学员庞光文在南汇监狱身体状况堪忧
被非法判刑五年的上海法轮功学员庞光文,近日在南汇监狱又出现吃什么吐什么的症状,还被送去医院。9月11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才特别安排见到了庞光文。家人现在非常担心他的身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8/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3882.html#1791723503-1

2017-01-14:上海市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以下是最新统计的上海市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地址:上海市长阳路147号
邮编:200082

卞江 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刑期不详
罗志军 2014年入狱 二监区,刑期不详
陈玉新 2014年1月4日 被判三年半 十监区
谢珩 至2017年2月19日 五监区
仲秋 至2019年4月1日
张进利 至2017年3月23日 二监区
王中宝 刑期不详
丁新军 刑期不详,2013年已被劫持到监狱
黄超 刑期不详, 2013年已被劫持到监狱
姚远 八年至2019年1月27日,2015年减刑一次
包枢平 三年三个月 至2018年6月8日 十监区
于永生 73岁 四监区 三年 至2017年3月
奚晓成 60岁 四监区 四年 至2018年

上海市女子监狱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张泾路1601号 或者 上海市601-410信箱
邮编:201601

周淑梅 四年 至2017年2月6日,2014年转其他监区
袁肖兰 五年 至2018年1月18日 四监区
蒋林英 五年 至2017年2月8日 一监区
屠明 四年 至2020年4月15日 五监区
以下在上海市女子监狱三监区:
栗秀臣 刑期至2018年1月26日
叶菊兰 至2017年12月8日
陈莉华 刑期不详
孙稚萱 至2018年4月6日
金玲娟 至2018年2月7日
姚玉花 六年 至2018年9月9日
陈秀英 四年 至2017年10月8日
李霓 五年 至2017年8月
郭熠璇 四年半左右 至2017年4月30日
翟巧英 四年半 至2017年2月1日
管龙妹 至2017年12月8日
蒋玉良 刑期不详
朱慧萍 刑期到2017年2月
房素珍 三年三个月 至2017年
李霜 三年半 2018.10.1
叶美云 二年半 2017.12.12
沈溢之 不详 刑期不详
钱建瑛 二年 至2017.5.31
喻阳 三年三个月 至2017年3月、4月
吴静芳 一年八个月 至2017年3月14日
蔡妙清 二年三个月 至2017年12月
孙杰 至2017年10月、11月
吕素干 二年半 至2018年3月7日
吴维怡 五年 至2020年1月31日
杨亚平 六年半
李淑清 两年十个月 至2018年5月15日

上海市未成年管教所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新南路31号
邮编:201601

杨曼晔 四年 至2017年10月8日
曹月玲 四年半 至2019.10.1,

上海市南汇监狱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里仁村1238号[繁荣路480号]
邮编:201318

陈香女 徒刑三年至2017年2月19日
龚乃芳 徒刑三年至2017年2月19日
庞光文 至2018年4月1日 南汇监狱六监区
岳红英 徒刑四年 至2018年
杨金娥 四年 至2019.4.1

上海市监狱总医院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里仁村1236号[繁荣路478号]
邮编:201318
王全娣 六年 至2020年3月20日

已判在上诉期
上海市静安区看守所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余姚路587号
邮编:200041
邱晓敏 四年 至2020年4月27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4/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0856.html

2014-06-27:上海物流公司总经理狱中呕吐近一年
被非法判刑五年的上海法轮功学员庞光文,自2013年9月被劫持入提篮桥监狱后,一直是吃什么吐什么,至今已近一年,令他的家人非常担心。因为提篮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十分残酷,与庞光文同时被绑架、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赵斌,入狱仅46天就被迫害致死。

庞光文是上海市一家物流公司总经理,2012年4月27日晚在三灶镇光明村1080号的公司宿舍,与员工赵斌一起被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三灶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庞光文后被取保候审,2013年7月8日再次被绑架。

2013年7月11日,上海长宁区法院对赵斌、庞光文非法庭审,罔顾律师及当事人的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当庭非法判决赵斌四年、 庞光文五年徒刑。五十八岁的赵斌被劫持入提篮桥监狱仅一个半月,便于2013年10月19日被迫害致死。

庞光文于9月3日被劫持入狱后,9月4日开始呕吐,至今仍是吃啥吐啥。庞光文的妻子去年12月曾透露,庞光文的临床表现是吃啥吐啥,这种状况同样发生在已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马新星、张志云身上,他们之前都曾经被在食物中下毒。2013年9月27日家人找到提篮桥监狱时,当天下午庞光文才被送往监狱总医院救治。庞光文的妻子强烈要求查看医院对庞光文的治疗方案,但却杳无回音。

据悉,庞光文已于2014年2月转入南汇监狱(老病残监狱)六监区,每次会见家人时,狱方都是安排这天只有庞光文一人会见,而且要4个以上警察陪同,都坐在庞光文身边,家人隔着玻璃通电话时,警察还要把耳朵贴到庞光文的耳朵上去听。

2014年4月25日,庞光文的弟弟妹妹从山东到上海南汇监狱看望哥哥,发现庞光文的眼圈发黑,就问6监区大队长怎么这样,警察却说:没有啊,挺好的。

5月28日,家人再次见到庞光文时,才知道庞光文5月15日再次住进监狱总医院。监区大队长还在说:庞光文好多了,不信一会你们见到就知道了。结果家人看到庞光文,整个脸都苍白中透着铁青,体重只有108斤,比4月25日的体重117斤掉了9斤。家人非常担心。

以下是庞光文的妻子的叙述:

庞光文从2013年7月8日至今已经近一年没有正常摄入营养,而且这段时间大多在监狱医院治疗,到底什么病治疗这么久还没见一点好转?对于这个问题,2013年提篮桥监狱和监狱总医院给我的答复是浅表性胃窦炎。就此我咨询过专家,得到的答案是:这种病只会偶尔的呕吐,不会这么长时间并持续性的呕吐。而到了南汇监狱却告诉我是:神经性厌食。在我再三追问下,另一个队长却说:小便也查了,血液也查了,就是找不出什么毛病。不知是被我追问的把实话说出来了,还是信口编造的。但是不管是实话还是信口编造的,细想都很可怕。若是编造谎言,那么他们在隐瞒什么?若真如这个队长所言,那监狱医院又想做什么,把庞光文当作“小白鼠”了吗?这么久还不能确诊为什么还在“治疗”?治疗什么?不对症怎么下药?下的什么药?”

没深入思考也不觉得怎样,因为这么久我也好像有点麻木了,但这一思考,一连串的问号让我不寒而栗。如今距庞光文再次失去自由已接近一年,这一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有时还要为了家人放心,把这种煎熬藏在心里。就这样每况愈下的身体,监狱还说每天在好转,还要要叫我放心。真不知他们在想什么?

对于赵斌的死亡和庞光文的莫名呕吐,监狱的态度给我的感觉是:监狱里根本就不拿人的生命当回事,在他们眼里,“死亡”是正常的,只不过是多一个或少一个“死亡名额”而已。

而且庞光文至今每次见家人依然“享受”着4个警察贴身护驾的特殊待遇,就连见家人都要如此森严的看护,可见平时他会受到什么样的约束。这样的身体状况,再加上如此恐怖生活环境,人能好吗?!

因为庞光文的身体状况常常牵动着我,以至于没有精力照顾五岁的女儿,只好由年近古稀的妈妈帮我带,前段由于妈妈有些事情要回老家处理,就把女儿带回了东北老家。每次通电话女儿都重复着一句话:“妈妈,爸爸救出来了吗?你什么时候来接我?”有次竟然抽泣着说:“妈妈,我真的好想你,都受不了了,你快来把我接走吧。我一点都不幸福!我实在等不到夏天幼儿园放假了。”过了好一会又说:“要不算了吧,等你把爸爸救出来,和爸爸一起来看我吧。”有一次她说:“妈妈我不要你伤心。”我说:“妈妈没有伤心啊。”她说:“那你怎么说话声音那么小?”听着这些话我更难过了,女儿只有5岁啊,小小年纪就为大人的心情难过,她心里又藏着多少秘密,忍受着多少痛苦!这种成熟真的让人心酸……

为了我们的生活不再黑暗,为了我们的孩子不再痛苦,我请求全世界正义人士都能伸出正义之手,营救好人庞光文以及和庞光文同样无辜千千万万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7/上海物流公司总经理狱中呕吐近一年-293996.html

2013-12-15: 上海物流公司经理庞光文被迫害命危 家人呼吁关注
庞光文先生是上海市一物流公司的总经理,与员工赵斌,均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九点半左右,在上海市南汇区三灶镇光明村1080号的公司宿舍被 一伙歹徒绑架,其中两人穿制服,一人称三灶镇片警唐平,另一人称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上海长宁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赵斌、庞光文非法庭审,所谓法庭人员罔顾律师及当事人的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当庭强行非法判决赵斌四年、庞光文五年徒刑。五十八岁的赵斌被劫持入提篮桥监狱仅一个半月(四十六天),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庞光文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庞光文目前所表现的吃什么吐什么,同样发生在已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马新星、张志云身上,他们之前都曾经被在食物中下毒。家人呼吁海内外所有的善良正义人士予以帮助和关切,“让我们家的支柱庞光文安全归来”,“让司法公正成为现实而不仅仅是梦”。

庞光文妻子的公开信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5/上海物流公司经理庞光文被迫害命危-家人呼吁关注-283970.html

2013-11-18: 我们要真相:赵斌被害死 庞光文命危
我们要真相:赵斌被害死 庞光文命危
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给公众的呼吁信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8/我们要真相-赵斌被害死-庞光文命危-282811.html

2013-11-15:物流公司总经理被迫害至生命垂危 家人呼吁关注
十一月十二日上午十一点,庞光文的家属去上海监狱总医院去看望了庞光文。这是家属在七月十一日庞光文被非法判刑后的第一次会见。和他同时被绑架、枉判的赵斌已在十月十九日被提篮桥监狱迫害致死。

庞光文看上去非常消瘦,原来150斤的体重,短短的四个月后不足120斤,人瘦得脱了相。他五岁的女儿都认不出他来,庞光文想拉拉女儿的手,吓得孩子只往妈妈的身后钻。

庞光文目前的情况是吃啥吐啥,吐得非常厉害。当天早上静脉注射时,已找不到静脉的血管,脸呈现蜡黄。普通人只穿毛衣或者西服衬衣,而他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衣。家属摸他的手和胳膊时,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

会见时,家属去了三个大人加一个小孩,而提篮桥监狱去了五个工作人员,分别是主管队长黄斌、许姓队长、监狱教育科倪姓工作人员、黄海红、还有一个高个不知姓名的年轻人。会见仅仅只有短暂的十五分钟。为了制造恐怖氛围,会见进行一半时,狱警们还在会见玻璃后面放一支录音笔。

庞光文先生是上海市一物流公司的总经理,赵斌是他公司的员工。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庞光文、赵斌在上海市南汇区三灶镇光明村1080号的公司宿舍被一伙歹徒绑架,歹徒大多着便衣,只有两人穿制服,一位称三灶镇片警唐平,另一位称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
庞光文被非法关押长宁区看守所期间,被警察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迫害,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解下来,大小便也不卸下,整个人直不起腰。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庞光文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二十四日起被长宁区看守所固定在铁椅子上强迫灌食,由于管子是强行插拔,庞光文呕吐剧烈,鼻腔出血。五月二十七日,庞光文被转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迫害,身体、手脚被固定在床上,每天灌食,插管长期固定到头上,并被服刑犯监管,被强迫注射,导致肌肉萎缩,膝关节没有了条件反射,体重下降近三十斤,八月一日保外就医,长宁国保勒索家人两万块说是取保候审押金。

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法院通知庞光文于七月十一日下午接受非法开庭,七月八日庞光文去长宁区610讲道理,希望他们顺天意而行,不要再作恶,取消开庭,选择美好的未来。可是,与庞光文善良的愿望正相反,他当即被扣 押。七月十一日庞光文被枉判五年、赵斌四年。非法庭审当天庞光文被拖进拖出,整个过程紧闭双眼,一言不发。家属请的北京律师郭海跃在辩护期间两度被法官打断。

庞光文目前所表现的吃什么吐什么,同样发生在已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马新星、张志云身上,他们之前都曾经被在食物中下毒。

鉴于庞光文目前严重的身体状况,强烈呼吁海内外所有的正义力量予以帮助和关切,让庞光文早日走出仅46天就迫害死赵斌的提篮桥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5/物流公司总经理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家人呼吁关注-282690.html

2013-10-31: 赵斌被迫害致死 同时被绑架判刑的庞光文命危
山东籍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斌在上海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入提篮桥监狱仅一个半月(46天),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与赵斌同时被绑架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庞光文也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目前被关在上海市监狱总医院。

庞光文先生是上海市一物流公司的总经理,赵斌是他公司的员工。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庞光文、赵斌在上海市南汇区三灶镇光明村1080号的公司宿舍被一伙歹徒绑架,歹徒大多着便衣,只有两人穿制服,一位称三灶镇片警唐平,另一位称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法律规定警务人员公干需出示证件,可见他们非法。

庞光文被非法关押长宁区看守所期间,因抵制看守所对其戴手铐脚镣而绝食。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被警察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迫害,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解下来,大小便也不卸下,整个人直不起腰。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庞光文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二十四日起被长宁区看守所固定在铁椅子上强迫灌食,由于管子是强行插拔,庞光文呕吐剧烈,鼻腔出血。五月二十七日,庞光文被转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迫害,身体、手脚被固定在床上,每天灌食,插管长期固定到头上,并被服刑犯监管,被强迫注射,导致肌肉萎缩,膝关节没有了条件反射,体重下降近三十斤。

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在国内外正义力量的帮助下,庞光文保外就医,长宁国保勒索家人两万块说是取保候审押金,至今不见踪影。抓人、“无罪推定”下上械具、抢钱,“黑社会”“恐怖份子”的身份确认无疑。

七月五日,法院通知庞光文于七月十一日下午2:30分接受非法开庭,七月八日庞光文去长宁区610(神秘的长宁区愚园路1173号5楼找到501室的610主任魏国宗,由509室的王广才接待)讲道理,希望他们顺天意而行,不要再作恶,取消开庭,选择美好的未来。可是,与庞光文善良的愿望正相反,他当即被扣押。当时庞光文的父亲正查出食道癌,刚刚安排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接受化疗。主动上门善解因缘,多好的百姓!若自己内心有猫腻,敢不敢上门?“执政者”除了压迫、暴力还剩什么?那天庞光文是与妻子、女儿一起去的,足证其善、其坦荡。而所谓的“公务员”对手无寸铁的妇孺大打出手,这样的施政行为、如此素质,民众不可能有“梦”!

赵斌自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起始终被非法关押在长宁看守所,期间公司领导为其请了多位律师均被阻挠,只有一位本地律师因观点不明确得以见到赵斌一次,可能因律师不予作“无罪辩护”而被赵斌拒绝。

七月十一日下午2:30,迫害庞光文、赵斌的所谓“案子”在长宁法院的八号小法庭开庭,当庭宣判庞光文五年、赵斌四年。因庞光文七月八日被扣当天就进行绝食抗议,非法庭审当天被拖进拖出,整个过程紧闭双眼,一言不发。家属请的北京律师郭海跃在辩护期间两度被法官打断。赵斌没有接受法院的指定律师,为自己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赵斌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迫害,十月十九日突然死亡。

入狱前赵斌身体健康,一个正直、善良、平和、正当壮年,在入狱后一个半月的时间里,经受了怎样的迫害外界不知道,但从明慧网披露的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残忍,可见一斑。在上海市610(专职迫害大法弟子的非法机构)的操控下,在“转化”奖金的刺激下,提篮桥监狱的恶警们每天都在干着执法犯法的勾当。

庞光文目前所表现的吃什么吐什么,同样发生在已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马新星、张志云身上,他们之前都曾经被在食物中下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31/赵斌被迫害致死-同时被绑架判刑的庞光文命危-282027.html

2013-10-24: 赵斌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迫害致死
.......
同时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庞光文,一九七七年十月出生于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原是山东大学的优秀学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山东大学无理扣押了毕业证,此次冤狱五年(自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迫害,十月二号庞光文家属接到监狱黄姓队长的电话,告知庞光文由于身体原因再次被送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具体表现是吃啥吐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人权状况,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4/赵斌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迫害致死-281662.html

2013-10-08: 上海市庞光文被非法判刑五年 老父悲伤离世
上海市长宁区国保警察用流氓手段,从去年四月到今年七月,先后两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庞光文,期间勒索其家人两万元人民币作为保证金,保证金至今未还,且互相推诿借机不肯归还保证金,最后对庞光文非法判刑五年。

庞光文一九七七年十月出生于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原是山东大学的优秀学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山东大学无理扣押了毕业证。庞光文被绑架前在上海南汇区三灶镇做生意。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九点半左右,庞光文及其公司员工赵斌在公司被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被劫持到长宁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庞光文在长宁看守所里遭到残酷迫害:五月十四日,被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五月二十二日他绝食抗议迫害;五月二十七日被转到监狱总医院灌食,手脚被一直绑在床上不能活动;每天被鼻饲强灌六碗流食,并被强行注射四、五瓶掺了不明药物的盐水。后经多方营救,庞光文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长宁区法院通知庞光文家属,要庞光文于七月十一日下午二点半到法院接受所谓的“审判”。

七月八日十一点半,庞光文去给长宁区“610”人员讲真相,他们不听,于五点多钟把庞光文劫持隔壁的江苏路派出所,再次把庞光文非法关押到长宁区看守所,直到七月十一日的非法庭审。庞光文被再次绑架后就一直绝食抗议迫害,七月十一日的非法庭审是被人架出来的,七月十九日被转至上海市监狱总医院,遭强行鼻饲灌食,每天被绑在床上,手脚被固定无法动弹。不知何时庞光文进食了,进食后九月三号被送进了提篮桥监狱八监区。

十月二号庞光文家属接到监狱黄姓队长的电话,告知庞光文由于身体原因再次被送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具体表现是吃啥吐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由于庞光文被绑架,其家庭也遭受了巨大的灾难。庞父因生食道癌,在上海化疗,庞光文未被绑架时,老人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医生说:这么及时的发现并治疗,如果控制的好至少3、5年没问题。得知庞光文再次被绑架的消息,老人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在得知儿子被非法判刑五年的消息后,老人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打击,出院不到十天就撒手人寰。庞光文未满五岁的女儿因为爸爸被绑架,家里失去经济来源,辍学在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8/上海市庞光文被非法判刑五年-老父悲伤离世-280903.html

2013-08-24: 绑架、勒索、判刑 上海警察陷害庞光文
抓人、勒索、再抓人,上海市长宁区国保警察用此流氓手段,从去年四月到今年七月,先后两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庞光文,期间勒索他家人两万元人民币,最后对他非法判刑五年。

庞光文被绑架前是上海市一物流公司的总经理。他被绑架后,不到五岁的女儿,突然不见了日日接送自己上幼儿园的爸爸,望着妈妈焦虑的脸,懂事的她,小心的问妈妈:“我的爸爸哪里去了?”

至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庞光文绝食抗议迫害已四十五天,七月十九日他被转至上海市监狱总医院,遭强行灌食,每天被绑在床上,手脚被固定无法动弹。在高达40度的气温下,他每时每刻都有生命危险。
以下是庞光文的妻子仲晓颜揭露庞光文遭迫害、家人承受痛苦的情况,她呼吁外界帮助营救庞光文

我是庞光文的妻子仲晓颜,由于庞光文正在被非法关押中,无法发出正常声音,只能由我代为其请求救援。

庞光文,一九七七年十月出生于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原是山东大学的优秀学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山东大学无理扣押了毕业证。我们结婚后,做物流公司,生意蛮好。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一群人突然闯入我们在南汇的家中绑架庞光文。后证实那些人是三灶村的片警唐平和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的警察。他们大多着便衣,只有两人穿制服,没出示任何证件,并抢走我们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各种电子设备等私人物品,至今没给清单。

由于庞光文被绑架,公司无法正常运营,公司员工也无法上班,公司险些倒闭。当时只有三岁的女儿也上不了幼儿园。由于苦难,女儿早早的懂事,常常看着我心情不好,便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总是在实在难过时,才趴在我的怀里小声问:“我的爸爸哪里去了?”由于我无暇照顾她,只好送回老家跟着身体不是很好的奶奶,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四分五裂。每次电话里听着女儿想妈妈的哭泣声,我的心疼痛万分。

庞光文八十五岁的姥姥,最疼爱这个大外孙,当得知外孙被绑架的消息后,每天以泪洗面,短短三个月,耳朵竟聋得几乎听不见声音了,她见人就叫着庞光文的小名问:海滨回来了吗?海滨怎么样了啊?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自言自语的叨咕:可能真的见不上海滨了……令人闻之心碎。

庞光文被非法关押在长宁区看守所期间,因抵制看守所对其戴手铐脚镣而绝食。后又被转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被固定绑在床上折磨。

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在国内外正义力量的帮助和庞光文自己的努力下,庞光文被保外就医,但长宁国保却勒索家人两万块说是取保候审押金。

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法院通知庞光文于七月十一日下午2:30分去接受非法开庭,七月八日庞光文去610讲真相,希望他们不要作恶,顺天意而行,取消开庭选择美好未来,可是庞光文再次被他们绑架。当时庞光文父亲正查出食道癌刚刚安排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接受化疗。

在外面期间庞光文曾两次被通知到长宁法院取所谓的延期开庭通知,均未配合。也几次去长宁法院讲真相,但他们依然“事件进行中”。

七月十一日下午2:30庞光文、赵斌被在长宁法院的八号小法庭开庭,并被当庭宣判庞光文五年、赵斌四年,因庞光文七月八日当天就绝食抗议,所以非法庭审当天是被拖进来拖出去的,整个过程紧闭双眼,一言不发,家属请的北京律师郭海跃辩护期间曾两次被法官打断。

赵斌没有接受法院的指定律师,自己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今赵斌因家属不管始终被关押在长宁看守所,期间公司领导为其请了多位律师均被阻挠,只有一位本地律师因观点不明确得以见到赵斌一次,可能也是观点不明确而被赵斌拒绝。庞光文、赵斌均已提起上诉,一中院已立案,承办是法官陈星。

向国保要回勒索的所谓取保候审押金时,他们却抵赖说是转到法院了。可是拒不告知转给法院的哪个人,再打电话不接,去找他们不见。

庞光文从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至今(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已经绝食四十五天, 七月十九日时因身体状况已转至上海市监狱总医院。七、八月上海气温近40度高温,庞光文被强迫绑在床上,头上固定着灌食的塑料管,手脚被固定无法动弹。每时每刻都有生命危险。

现在庞光文父亲巨额的住院费、女儿的教育费用,和生意上的周转金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只能停止女儿教育费用,女儿又不得不留在家里。现在女儿又不能去上幼儿园。我一个人又要为庞光文的事奔波,又要打理公司事务,又要照顾女儿,还要担心庞光文的身体及生命。还要照顾庞光文得了癌症现正在医院做化疗的老父亲。

我曾经被邪恶万家劳教所非法关押过三年,也曾一度险些失去生命,回来后很长时间无法正常工作。现在我和女儿每天生活在极度痛苦中。中共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多少像我一样的家庭遭受苦难,我们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4/绑架、勒索、判刑-上海警察陷害庞光文-278595.html

2013-07-21: 上海法院诬判山东法轮功学员庞光文、赵斌
上海长宁区法院于七月十一日下午两点,对法轮功学员庞光文、赵斌非法庭审,所谓法庭人员罔顾律师及当事人的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当庭强行非法判决两人五年及四年徒刑。

七月十一日下午两点,上海长宁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庞光文、赵斌非法庭审。庞光文因为绝食被三个法警抬到法庭。在庭审过程中,庞光文的辩护律师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法官频频点头,认可律师的观点;赵斌没有请律师,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连旁听的常人也感觉非常好。尽管如此,法庭还是当庭非法宣判庞光文五年,赵斌四年。其实整个开庭过程只是走过场,刑期早就内定好了。在邪党的统治下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律可言。

庞光文和赵斌都是山东人,在上海南汇区三灶镇做生意。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九点半左右,两人在公司被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长宁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庞光文在看守所遭到残酷折磨:五月十四日,他被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五月二十二日他绝食抗议,五月二十七日被转到监狱总医院灌食,手脚一直被绑在床上不能自由活动,他每天被灌六碗流食,并被强行注射四、五瓶掺了不明药物的盐水。后经多方营救,庞光文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长宁区法院通知庞光文家属,要庞光文于七月十一日下午二点半到法院接受所谓的“审判”。

七月八日十一点半,庞光文去给长宁区“610”人员讲真相,他们不听,于五点多钟把庞光文劫持隔壁的江苏路派出所,然后又把庞光文非法关押到长宁区看守所,直到七月十一日的非法庭审。

这样不到一年的时间,庞光文又被邪党之徒绑架并诬判五年徒刑。他的老父亲前一阶段刚从山东老家来沪看病,现在正在医院进行化疗;他的女儿不到五岁,不知道为什么看不到爸爸每天接送自己上幼儿园了,天天哭喊着找爸爸;他的妻子由于惊吓和过度悲伤,精神状态一度不是很好,还要强打精神打理养家糊口的生意。在此呼吁国内外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帮这个不幸的家庭,营救庞光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1/上海法院诬判山东法轮功学员庞光文、赵斌-276979.html

2013-07-09: 上海长宁区法院欲开庭陷害庞光文和赵斌
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上海市长宁区法院通知庞光文家属,要求庞光文于七月十一日下午二点半到法院接受所谓的“审判”,家人非常担忧。

三十六岁的庞光文,籍贯山东省东营市,家有四岁的女儿,二零一二年在上海南汇区三灶镇做物流生意。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九点半左右,庞光文和另一潍坊市法轮功学员赵斌在公司里被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和三灶镇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及非法抄家,警察抢劫走庞光文的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庞光文、赵斌被非法关押于长宁区看守所。公司的生意难以正常经营,妻子和女儿几乎流离失所。

在看守所,警长和管教唆使死刑犯殴打庞光文庞光文被打得大声喊叫,而不远处时刻守着监视器屏幕的警察却不作声、置若罔闻。因为庞光文坚持炼功,不按手印,拒穿识别服,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被警察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迫害,以致整个人直不起腰,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解下来,大小便也是自行处理。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庞光文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二十四日被长宁区看守所固定在铁椅子上强迫灌食一次,由于管子是强行插拔,庞光文呕吐剧烈,鼻腔出血。五月二十七日,庞光文被转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迫害,手脚一直被绑在病床上,不能自由活动。期间,庞光文遭到强行灌食迫害及长期绑在床上,导致肌肉萎缩,膝关节没有了条件反射,体重下降近三十斤。

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庞光文被家人取保候审出来,而赵斌仍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庞光文家属被告知七月十一日下午二点半非法开庭,家人闻此消息后焦急万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9/上海长宁区法院欲开庭陷害庞光文和赵斌-276433.html

2013-07-08: 上海市庞光文和赵斌7月11日面临非法开庭
庞光文(“取保候审”)和赵斌(仍被非法关押)被通知下周四(11日)非法开庭审判。

庞光文和赵斌的非法开庭,和池瑶的在同一日,不同地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8/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6400.html

2012-08-05: 法轮功学员庞光文四月在上海被绑架,已于八月一日回家。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5/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61162.html

2012-06-10:上海庞光文绝食抗议17天 被绑病床
在上海做生意的法轮功学员庞光文,于2012年4月27日被警察绑架,被关押于长宁区看守所。5月14日庞光文被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5月22日庞光文开始绝食抗议,5月27日被转到监狱总医院,手脚一直被绑在病床上,不能自由活动。

6月4日上午,律师赶到长宁区检察院找关于庞光文的所谓“案件”的承办法官询问情况,得知“刚刚已批捕”,并且不愿透露承办人姓名。接待的女士显得很紧张,问来这么多人啊! 其实连律师不过才4人。

法轮功学员庞光文自5月14日被长宁区看守所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以致整个人直不起腰,22号开始绝食反抗,24号灌食一次,到5月27日转到周浦的监狱总医院继续迫害。在这里,庞光文每天要被灌8大碗流食,和强行滴注4-5瓶掺了不明药物的盐水。

律师问及里面都兑什么药物,医生回答称是保胃的。庞光文在此期间手脚一直被绑在病床上,不能自由活动。并且不能理发和刮脸,这期间只在6月1日洗过一次澡,整个人弄得很邋遢。

律师问其为何绝食,庞光文回答:为抗议公检法司对我人身自由的剥夺。大家知道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而在中国这个权利却被中共剥夺。法轮功修炼者常常被剥夺自由,甚至剥夺生命。在不公的待遇下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抗议不公。

到6月7日,庞光文已绝食17天,在5月27日之前一直被强制戴着沉重的镣铐。

庞光文原籍山东,在上海南汇区三灶镇做生意,家有3岁的女儿。4月27日晚8点左右,庞光文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赵斌被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抢走了他家中的电脑、打印机、还有其它东西,关押到长宁区清池路看守所。

自从4月27日被绑架以来,庞光文不可能去幼儿园接女儿。因为妻子一直无暇照顾女儿,所以女儿只能跟着体弱的奶奶。公司也因庞光文的被绑架面临倒闭。

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庞光文的自由、健康;支持庞光文一家的合法权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0/上海庞光文绝食抗议17天-被绑病床-258716.html

2012-05-30: 庞光文被上海长宁区看守所戴重镣 家人焦虑
2012年4月27日晚,法轮功学员庞光文被中共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长宁区清池路看守所,到今天已经30天。在看守所里,庞光文被戴上沉重的镣铐。无论家人还是律师都无法拿到被抢的财物清单,而曾经遭恶党三年迫害的庞光文的妻子得知丈夫被抓,心急如焚。

庞光文,山东人,在上海南汇区三灶镇做生意。4月27日晚8点左右,庞光文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赵斌被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抢走了他家中的电脑、打印机、还有其它东西,关押到长宁区清池路看守所。

庞光文在看守所炼功,被恶警上脚环(手脚连在一起的)的酷刑,恶警又强迫庞光文穿号服,庞光文从5月22号开始绝食。

5 月24日 下午,律师探视庞光文时,看到庞光文戴着很重的手和脚连在一起的脚镣和手铐,年轻的律师没见过这场面,询问警察为什么给他戴这么重的刑具?警察说因为他炼功,并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庞光文已绝食八顿饭,恶警对庞光文野蛮灌食。这种野蛮灌食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变相迫害,此前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灌食被迫害致死。律师再三要求警察取下沉重的镣铐,但警察不理。

这期间,家人从山东老家赶来要人, 庞光文的老岳父也大老远从东北飞过来,一起前往要人。警察只一味地问庞光文的妻子怎么没来?财物清单只能给他的妻子。当其岳父质问凭什么抓人,并要求出示其凭借的法律条文时,警察抵赖说我没有这个义务,自己回去找。

律师多次索要财物清单,也得到同样的答复,警察甚至对律师说“你们若能帮忙,找到庞光文的妻子,我会很感谢你们的。”不知他们为什么那么想见到庞光文的妻子?庞光文的妻子怎么就那么重要?

由于绑架当晚的惊吓并曾经遭受恶党3年零3个月迫害的阴影,庞光文的妻子仲晓颜一直处于情绪低落中。虽然她也想念自己的亲人,虽然也知道自己的亲人无罪,但迫于恶党的淫威,也只能每天心急如焚。

庞光文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他的所有的亲人呼吁中共停止迫害好人,还百姓自由信仰的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0/庞光文被上海长宁区看守所戴重镣-家人焦虑-258259.html

2012-05-28: 法轮功学员庞光文在上海市长宁区看守所绝食反迫害
法轮功学员庞光文在长宁区清池路看守所因炼功,受到上脚环(手脚连在一起的)的酷刑。恶警又强迫庞光文穿号服,庞光文从5月22号开始绝食,到5月24日下午律师探视时,已绝食八顿饭,恶警以“保护他的生命”为借口对他野蛮灌食。大家知道灌食是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变相迫害,此前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灌食被迫害致死,而长宁看守所恶警即使在庞光文绝食3天的情况下,即使律师会见,再三要求,也不给取下沉重的镣铐。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8170.html

2012-05-27: 上海长宁区看守所的恶警因法轮功学员庞光文
上海长宁区看守所的恶警因法轮功学员庞光文炼功,用手脚连铐的酷刑迫害他,并强迫庞光文穿号服。庞光文从五月二十二日开始绝食反迫害,看守所对他进行野蛮灌食。律师会见时再三要求取下沉重的镣铐,看守所恶警也不给取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7/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8127.html

2012-05-05: 山东省法轮功学员赵斌、庞光文在上海被绑架
山东省的法轮功学员赵斌、庞光文在上海南汇区三灶镇做生意。4月27日晚8点左右,赵斌、庞光文在发真相资料时,被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长宁看守所。当时有5个人,恶人抢走了电脑、打印机、还有相关的其它东西。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4/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56668.html#125403919-36

2012-04-29: 上海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韩光文、赵斌
四月二十七日夜间,上海南汇区三灶镇(或惠南镇)派出所恶警非法闯民宅,绑架法轮功学员韩光文(音)、赵斌(音)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9/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6428.html#1242913123-1

2009-12-24:胜利油田和东营市法轮功学员家属被中共迫害情况
(明 慧通讯员山东报导)自中共恶党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胜利油田和东营市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迫害,在中共恶党株连迫害下,法轮功学员的家 人也无法幸免,同样遭受着精神和经济上的各种迫害。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4/214912.html

2008-08-07: 东营市大法弟子庞光文家人遭受到严重骚扰
近半个月以来,山东省东营市政府惧怕大法弟子庞光文上北京,对家人骚扰不断。

由于庞光文一直在外地工作,政府工作人员包括村、镇、县和市里的干部及警察就恐吓家人,一定要见上庞光文,否则就在网络上下发通缉令,并扬言要强行封闭商店。现在商店里的电话已经全部被监控,生意和生活遭到严重干扰,家人痛苦不堪。

庞光文的妹妹与朋友通电话只因为时间稍长,她的朋友就被查问是否也炼法轮功。

八月五日,庞光文父母顶不住压力不得不带着两个村干部(村书记:项在城,村会计:项玉辉,还有一人不知)去庞光文工作的城市去找庞光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7/183578.html

2006-05-31: 山东大学学生庞光文再次被迫流离失所
山东大学学生庞光文因坚持信仰被迫离校出走。四年后回到家乡,被恶警送入王村洗脑班。当天晚上,庞光文正念走脱,再次流离失所。

庞光文是山东大学南校区(原山东工业大学)97级土建与水利工程学院学生,29岁,籍贯山东东营市。98年庞光文开始了大法修炼,2001年5月份学校要庞光文批判法轮功,以此作为参加毕业考试的条件,庞光文没有配合,为了避免進一步被迫害,就离校出走了(明慧网在2001年9月13日的大陆综合消息中有过报导)。直到现在其户口和学籍还在学校里。

在外流离近四年后庞光文回了家,和父母在东营西城商业街上做起了生意,对此学校和东营当地派出所没有察觉。一年后,为了解决身份证和学业的问题,庞光文首先和学校取得联系并写信讲了大法的真相。

山东大学610邪恶机构和其学院领导并不放过他,还试图将他转化。东营西城分局(文汇派出所)在对他秘密监视了两个月后,在2006年5月17晚对他施行了非法抓捕。

庞光文抵制迫害不配合警察的训问,在被关押了一天两夜后,19号中午,东营分局和政法委把庞光文送入了淄博市的王村洗脑班(也就是所谓的山东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当天晚上大约12点左右,庞光文跳窗越墙而走,如今又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1/129279.html

2001-09-13: 山东大学南校区(原山东工业大学)部份大法学员受迫害概况
王海庆,教师,博士。去年十一期间進京上访遭非法拘留,此后被遣送历下区洗脑班,回家后又受到严密监视。

张振中(音),管理系97级本科生。去年4月因進京上访而被开除。

夏国栋,99级研究生。去年十月因去天安门护法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

张艳,计算机系98级研究生,情况同上,现不知二人详情。

孔祥林(音),98级学生,去年十月因上京上访而被非法拘留,放出后,因元月12日参加了同修的聚会而被送入洗脑班,遭到毒打。今年春天,得到师父新经文后很坚定,在学校公安处找其“谈话”后失去联系。

郝增旺,动力系97级本科生。去年十月因上京上访而被非法拘留后被送至“洗脑班”,元旦前办了休学手续而回家。今年2月因抵制强制洗脑而被迫离家出走,至今漂泊在外。

庞光文,土建学院97级本科生。2000年4月因進京而被校方非法关押一个月,十月一日又去天安门护法。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送入洗脑班,期间受到非人折磨,但始终坚定修炼。今年5月份,学校不甘心,将其诱骗回校,又逼其诋毁大法,他被迫离校出走,现已流落他乡,有家难回。

2000-12-29: 济南历下区法轮功“转化学习班”的邪恶
据悉,被手铐卡伤手、手无知觉的有纪广丽,被带到医院后输液;庞光文、楚兆鼎等功友写保证后不久后悔,写出了长达十余页的"真相"想交给区领导和这个班上的领导,但庞光文今早再次被带到另一房间,進行严酷体罚。

这里年龄最小的19岁,最大的64岁。庞光文为山东工业大学四年级学生,22岁,来学习班时写有《我们为什么去北京》,反悔期间写有《严正声明》、《再次声明》注销了假保证。楚兆鼎为省科学院能源所退休干部,64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9/6174.html

南汇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1)

2020-01-08:
上海市南汇监狱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繁荣路480号,邮编201318
电话:02168189797
传真:02168189792

2019-07-08: 上海市松江区法轮功学员李福军被绑架
上海第二看守所: 021-28956967
上海轨交总队邢侦:021-52419110转4000

2018-01-31: 上海市南汇监狱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里仁村1238号[繁荣路480号]
邮编:201318

2017-09-18: 上海南汇监狱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里仁村1238号[繁荣路480号]
邮编:201318
电话:02168189797
传真:02168189792
电话:02168189315
传真:02168189897
电话:02168189797*5201
传真:02168189597
戴卫东[党委书记、监狱长]
陈建华[副政委、纪委书记]
吴劲松[狱政管理科科长]
凌正辉[信访接待科科长]
董淑坤[组织宣传科副主任科员]
六监区电话:电话:02168189797*2601-2603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2-05-27:
恶警王珏:办公室电话:021-23039443
长宁公安分局 地址:威宁路201号 电话:62346234 邮编200335
长宁区国保大队 袁桂香 办62906290 转39206 36038 950125 0034
长宁区国保大队 茅杰 办62906290 转39206 36038 950125 0035
长宁区610办公室 君美娟 办52171531 转36038 950125 0036
长宁区610办公室 邬铁华 办52171531 转36038 950125 0037
魏理光,电话62906290转国保处。
上海长宁区看守所地址:长宁区青池路108号 邮编200051
接待电话:021-62394720,021-65397576
夜间电话:021-23030809
监督电话:021-23039403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4-06-27:南汇监狱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繁荣路480号邮编201318
电话:总机:021-68189797
六监区分机号是2601-2603是他们主要领导的。可以按顺序往后排拨到几说是空号了就是了2601-260×
其他的如二监区就是2201-220×
管理科是3301-330×,信访办是1201-120×白主任
监狱长不知分机号可以总机转
主要领导大概都是01-03

监狱总医院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繁荣路478号邮编201318
部门有院长办公室、医务科(科长姓苏)、信访办(简称办公室有一个姓李的女警官)、管理科等
电话:总机:68189955
监狱总医院因为没有途径搞清楚它的分机排列规律所以目前还没有一个分机号码。只有拨0总机转。

2012-05-05: 绑架韩光文、赵斌的办案人是乔姓警察 021-62518868

上海南汇区三灶镇
三灶派出所 咨询电话:7761121 报警电话:7762874
三灶派出所地址是:南汇区南六公路588号,
三灶派出所电话是:021-5803652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