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2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甘肃 >> 兰州 城关区 甘肃省第一监狱(大沙坪监狱,兰州监狱,兰州市阀门厂,男) >> 王友江(王有江), 男, 48

王友江(王有江)
原兰州军区少校军官王有江在兰州监狱惨遭十年酷刑迫害,九死一生
个人情况: 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
迫害情况: 十年冤狱,出狱时生活难以自理;又遭绑架。非法判刑六年
个人近况: 2017年7月1日 迫害致死 (2017-08-1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2-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1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7-25: 中共邪恶的黑窝:兰州监狱
兰州监狱是集中关押法轮功男学员的甘肃省监狱。兰州监狱有十五个监区,一到十一监区大多数都关押有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

兰州监狱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二道门将监狱分成了工区和生活区两部份。生活区五栋楼像关动物一样关押着约3000多犯人,一个楼层约150人,卫生间只有六个水龙头,厕所有六个蹲坑,每天早上起床上厕所都要排队,洗漱间拥挤不堪。每天收工后这一层楼便是犯人的全部活动区域,只能走走步,还不允许体育锻练。

被关押的犯人早6点起床,45分钟的时间要完成叠军被、洗漱、吃早饭、打扫室内卫生。7点前出工,时间紧张得必须一路小跑。出工前要唱红歌,在二道门要高喊“××党好,××主义好”才被允许出工。中午12点收工,下午1点出工,如果不加班的话,晚上6点半收工,每天超强劳动10多个小时。但加班还是普遍现象,一般加班最晚至9点。中国监狱的规定是5+1+1劳动制,即5天劳动,1天为学习日不出工,星期天为休息日。但兰州监狱将学习日当成犯人的休息日,让犯人在大厅坐整齐看电视,而星期天照样出工。遇国家法定节假日也随意缩短或取消犯人的休息时间。

兰州监狱要求所有的犯人都必须参加劳动,包括身体严重残疾的、年老多病的一律都要干活。劳动工种有重工(如原六监区)、服装加工(如五、十一监区)、数据线(如七监区),服装加工有很多出口产品,如五监区生产加工江苏淮阴一家企业出口日本的短裤、出口德国 Kiel的New Yorker Fashion Logistics GmbH & KG的工装裤、英国 Royal Mail的马甲。

而犯人的报酬非常低,一个熟练工超强超时劳动,一个月也只能拿50元左右,而这种长时间超强劳动造成许多犯人腰椎、颈椎、痔疮的疾患。犯人身体出了问题缺医少药。犯人都说监狱的医生是兽医,根本不听犯人自己对病症的诉说,随意开一些莫名其妙完全不对症的常见药。为了减刑,犯人只能带着病痛继续劳动。即使这样的超强劳动,犯人所受到的对待却很不人道。严重污染的车间没有任何劳动保护措施,甚至没有口罩。

在五监区,犯人早上干活到9点半才能喝上一杯水,上一次厕所;下午到3点半才能喝上水,上厕所。暂时没有活儿也得坐在自己位置上,不能随意走动。犯人没有任何人格尊严,说话要蹲在警察面前说话,报告时要大声说:报告警官,罪犯××前来报到,请指示!然后蹲在警察面前。给警察写申请都要这样开头:罪犯××申请……如果不给警察蹲下或申请中不写罪犯的字样,就会受到训斥责骂,或不予办理申请。

在兰州监狱,很多犯人都亲眼目睹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惨状。五监区犯人经常说到被迫害致死的兰州军区少校军官王有江生前被包夹打掉牙齿的情形,很多犯人看不下去,愤怒地说:同样都穿着囚服,这些包夹有什么权力打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7/25/中共邪恶的黑窝-兰州监狱-446597.html

2018-07-03: 兰州少校军官王有江生前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3/兰州少校军官王有江生前遭受的迫害-370481.html

2017-08-20: 王有江遗体在去世当天火化 兰州监狱在掩盖什么?
兰州监狱为掩盖真相,在王有江去世的当天就匆匆火化了他的遗体,没有让其年迈的父母见最后一面。八月十一日,监狱方面告诉王有江父母,称王有江已经在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去世,遗体当天火化。

年近八旬的老人苦苦熬了十五年,如今却白发人送黑发人!

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八年的迫害中,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十年,被迫害出“强直性脊柱炎”,出狱后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二零一二年六月在友人家串门时再遭抓捕,又被判刑六年,并在兰州监狱遭狱警虐待、殴打、电棍电击、高强度劳动等折磨。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早上九点多,兰州监狱给王有江的父亲打来电话,告知王有江突然颅内大出血,送监狱医院后情形严重又转到兰医二院。当即,年近八旬的老父亲乘车赶往兰州,到了医院却被阻止与儿子见面,第五监区的几个人守在医院,不让任何人见面,他父亲因身体不适当天就返回家中。

随后,监区的人员让家人转告父母,制止所有的亲朋好友和关注此事的热心朋友来访,不让他们将此事曝光在明慧网上。

几天后,狱方打来一次电话,说给王有江治疗没有钱,让他们给钱,并说不打钱就停药,他父亲说,“你们凭什么问我们要钱?我儿子身体健康,头脑清晰,堂堂正正的一个好人让你们迫害成这样子,你们不抢救,还问我们要钱,哪有这个道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此后,他们再没有得到王有江的任何消息。

匆匆火化,他们究竟想掩盖什么?

王有江的父亲在二零一七年初去监狱见过一次,看到他瘦弱不堪,身体还没有好转。王有江惦记身患脑溢血而偏瘫两年的母亲,嘱咐父亲年纪大了不要来看望了。

一转眼已经半年没有见面,年迈的父母心急如焚,一直到八月十一日,等来的却是王有江已于七月一日离世的消息!

王有江突然离世是属于非正常死亡,而且对于他离世的消息,兰州监狱理应通知先父母,料理后事的相关事宜的手续与签字应该与父母沟通,征求老人的意见才能办理,但是甘肃省兰州监狱五监区仅仅让王有江的儿子(二十四岁,在铁路部门工作)在火化单子上签了字。当时被五监区叫去兰大二院的是王有江的姐姐和王有江的儿子。王有江的前妻买了火化时穿的衣服、在兰州华林山公墓买了墓地(火化费和买骨灰盒是五监区出的钱)。王有江去世当天就匆匆将遗体火化。

王有江的儿子曾说,爸爸一直在监狱里,他就没好好见过爸爸,他跟爸爸一点感情都没有。爸爸去世了,他也不敢说给爷爷。全家人都瞒着两位老人,因为王有江母亲偏瘫,父亲心脏不好,老人一个多月后才知道。

从二零零一年王有江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以来,整整十五年的冤狱都是他的父亲在奔波,没有交给任何人去办理,为什么最后一刻不让老人见到?

王有江最后在狱中经历了什么,和临终前的状况,父母完全不知情,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知情权,兰州监狱执法犯法,他们究竟想掩盖什么?十八年来,他们一意孤行疯狂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掩盖的是迫害的真相,同时还在掩盖内心极度的恐惧。

两次冤狱,十五春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发起迫害法轮大法的运动,王有江数次进京为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为此,他曾先后被非法关押于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兰州市大砂坪监狱等处。

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王有江又一次进京上访,被所在部队以违反政治纪律为由秘密关押两个多月,遭到部队“专案组”邪恶的迫害,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逼迫王有江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王有江再次为法轮功上访,途中被拦截在宁夏中卫火车站候车室一整天,当夜被送进兰州市桃树坪收容所,又遭一星期的非法关押。

鉴于单位领导备受上级邪恶头目的责备,他提出转业。但在转业的相关手续还未完全办妥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一年元月六日,王有江被兰州市公安局一处警察抓捕,同时抄走了数台复印机、电脑、大量耗材和资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未经公开审理,在榆中市秘密开庭,非法判王有江十年重刑。期间,王有江受尽各种精神与身体的双重迫害,如拳打脚踢,侮辱谩骂,电棍电击,高强度劳动,关小号 ,长期被戴着手铐脚镣蹲着,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等等,导致他得了世界疑难病症“强直性脊柱炎”。

王有江和他的前妻是大学同学,也是一名军官,她通过王有江的修炼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正义,十分支持他。但王有江被冤判了十年,在痛苦的煎熬和巨大的打击下,她被迫选择了离婚,年幼的儿子判给了前妻,并已改换姓氏,王有江曾经令人羡慕的幸福美满家庭,却被共产邪党迫害得妻离子散。

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王有江结束冤狱回到家中,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

二零一二年六月底,王有江在访友过程中被兰州市国保大队的陈志凯等二十多人非法抓捕,他的父母在他失踪两个月之后才得到消息。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王有江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六年,在各种高压迫害下,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王有江在兰州监狱中突发脑溢血,医院曾下病危通知,一个月后才通知外地的父母。脑出血导致他左侧身体偏瘫,坐在轮椅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只能依靠狱友的照料,承受着非人的痛苦折磨。

就在王有江被迫害致死的前两个月,他的哥哥(未修炼法轮功)也旧病复发突然去世,短短两个月两位至亲骤然相继离世,其中悲痛无以言表。

老人刚强的说:我的有江是最优秀的,在那么邪恶的环境下,那么残酷的迫害中,他能坚定自己的信仰,一直坚持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改变,他只是做了一个好人应该做的一切,他被迫害离世,不只是兰州人知道他,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都在关注这件事,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共对法轮功修炼人干了什么!无论他们这些追随者做了多少坏事,总有一天他们都要偿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0/王有江遗体在去世当天火化-兰州监狱在掩盖什么--352751.html

2017-08-13: 兰州少校军官王有江被迫害致死
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十年,被迫害出“强直性脊柱炎”;出狱后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二零一二年六月在友人家串门时再遭抓捕,又被判刑六年,并在兰州监狱遭狱警虐待、殴打、电棍电击、高强度劳动等折磨,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被迫害致死,卒年四十八岁。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多王有江的父亲接到电话。电话称王有江颅内大出血,已被送到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抢救,让家属尽快去医院。

王有江一九六九年出生。他是张家口通信学院本科毕业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军区通信总站工作,后调到兰州军区二十七分部。一九九八年大年三十,王有江有缘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身心受益。他以大法法理真、善、忍为衡量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为人正直刚毅、善良无私,工作上踏实能干,技术精湛,受到同事及领导的一致好评。王有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所体现出来的优秀的品质和卓越才能,令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很叹服。

十年冤狱、被迫害致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发起迫害法轮大法的运动,王有江心怀善念,数次进京为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为此,他曾先后被非法关押于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兰州市大砂坪监狱等处。

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王有江又一次进京上访,被所在部队以违反政治纪律为由秘密关押两个多月,遭到部队“专案组”邪恶的迫害,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逼迫王有江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王有江再次为法轮功上访,途中被拦截在宁夏中卫火车站候车室一整天,当夜被送进兰州市桃树坪收容所,又遭一星期的非法关押。

鉴于单位领导备受上级邪恶头目的责备,他提出转业。但在转业的相关手续还未完全办妥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一年元月六日,王有江被兰州市公安局一处警察抓捕,同时抄走了数台复印机、电脑、大量耗材和资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未经公开审理,在榆中市秘密开庭,非法判王有江十年重刑。

王有江被捕后,二零零一年元月十日被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四队四号。期间遭恶警拳打脚踢,被迫长时间做奴工,不许睡觉,关小号,惨遭酷刑迫害,历尽魔难。当他转入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时已无法站立。二零零一年十月,他被送到大砂砰劳改医院。

王有江被劫持到兰州监狱。狱警利用各种手段企图“转化”王有江。有狱警说:“讲道理咱们讲不过法轮功,对待法轮功就是要用棍棒和械具,手段越狠越管用。”在这种极其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摧残下,到了二零零四年五月,他在看守所遭迫害受损伤的身体突然出现严重病变:脊椎重度变形弯曲,造成身体萎缩,下肢血液不流畅,冰冷、膝关节无力,坐下站不起来,站起后,手若不抓依托物,就会立刻栽倒,腿脚也不听使唤,每挪一步痛如刀绞,其实已经不能行走。只能躺在床上,可是无论怎样躺着,都时刻承受着抽筋剔骨般的疼痛。

到了零四年底,他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双手开始麻木,伴随手无力,甚至连吃饭的筷子,喝水的杯子都拿不住了。颈椎僵直,头也无法自如转动,医生诊断的是“强直性脊柱炎”,这是一种目前医学界尚无法医治的疑难顽症,此病十患九瘫,终身无治,称为不死的癌症。原本风华正茂的王有江,在长期遭受无辜的酷刑迫害下,已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即使在这样残酷的迫害下,王有江仍平静而严肃的正告恶徒:“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们为了私利出卖良心,助恶为虐,必然害人害己,善恶有报是天理。邪党恶警是在借你们之手迫害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如果你们不听劝告,我的命你们随时可以拿去,但修大法的这颗心谁也动摇不了。”几个负责的刑事犯紧张的向恶警作了汇报。从此恶警把他禁闭在小号室里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监狱又以“奥运”为借口迫害狱中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两次被关进小号,一次十五天,并且半年不让家属接见。因长期绝食与各种刑罚折磨,王有江的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到兰州监狱医院,但稍一好转就又被关回监狱。王有江的父亲在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来探视儿子,却又一次被拒绝。五监区教导员肖斌说:“刑事犯可以,法轮功不行,王有江更不行,因为他不“转化”(即放弃信仰)。”

短暂的“自由”

如影随形的迫害伴随了王有江整整十年,直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才结束了噩梦般的冤狱经历。年已七旬的老父亲十年来往返兰州永登之间奔波探监,在苦难和压力下数次住进医院。

王有江和他的前妻是大学同学,他的前妻也是一名军官,她通过王有江的修炼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正义,十分支持他。但王有江被冤判了十年,在痛苦的煎熬和巨大的打击下,她被迫选择了离婚。王有江曾经令人羡慕的幸福美满家庭,却被共产邪党迫害得妻离子散。

王有江从十年的非人折磨中闯了过来,出狱回到永登,终于和父母家人团聚了。由于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王有江出狱后仍然行走缓慢,颈部僵硬背部弯曲,很长时间手握物品颤抖不止,身体虚弱。通过不断的修炼法轮功,王有江的身体神奇的逐步恢复。

然而中共恶徒并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在他出狱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当地(永登县)邪党政法委、“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国保、派出所、司法所及社区等恶人不断的上门骚扰、恐吓威胁、软硬兼施,继续逼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致使他无法正常生活。特别是他年迈的父母,屡次遭到干扰和惊吓,精神高度紧张,每一次把那些人打发走后都身心疲惫,坐下来全身有一种虚脱感,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

拜访朋友、再遭六年冤判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兰州市中共政法委、“610”伙同兰州监狱邪教科等数人闯入王有江家中骚扰,以他还没有“转化”为由,企图伺机再次对他实施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王有江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来到兰州。六月二十八日他到法轮功学员陈洁的住处拜访。下午四点,兰州市城关区分局国保大队的陈志凯突然带领二十多人来到陈洁的出租房前,砸碎玻璃,强行打开门一拥而进,冲上来将王有江两个胳膊拧住猛地将他往地下摁,压的王有江一瞬间出不来气。陈淑娴、陈洁姐妹对警察说:“这是一个残疾人!你们这样对他,出了问题你们负责任吗?”这些人才稍微松了一下。

王有江给他们讲事实真相,现场指挥的人是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长任某,手指着王有江恶狠狠的说:“不允许你说话!”将他的两个胳膊扭在身后并抽了裤带将他捆绑紧,然后用胶带将胳膊再缠捆结实。并用同样的方法捆绑陈洁姐妹俩。之后恶警开始非法搜查,把屋里翻的一片狼藉,抢走了包括两千多元现金,五万多元的存折、电话卡及电脑、打印机等众多物品。随后就将他们三人劫持到兰州市城关分局国保大队非法审讯。

年迈的父母四处打听他的消息,八月十六日才接到通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知法犯法,以所谓“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批准抓捕了王有江,将他劫持到兰州市文化宫华林山第二看守所第二监区迫害。

王有江在控告书中揭露道: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违法强闯民宅,违法抄家,并刑讯逼供。从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到七月二日晚七时多,王有江一直被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捆在“老虎凳”上折磨。在历时四天三夜刑讯逼供中,审讯的人四人一组,两三个小时换一次。警察还用“熬鹰”酷刑, 不让他睡觉、休息,并用强光灯照射、热烤王有江的脸部和双眼,导致从未有过高血压病史的他从此血压居高不下,被送大沙坪新桥医院(即甘肃省兰州市大砂坪劳改监狱医院)住院七十五天。

二零一二年十月底,王有江接到兰州市城关区法院的起诉书,中共欲非法开庭。他从看守所带出消息,希望关心他的亲朋好友为他聘请律师,家人委托北京律师为王有江做无罪辩护,当律师要接见当事人时,看守所以各种理由拒绝律师接见。同时遭到兰州市城关区公检法机构设难阻止,以荒谬不实的理由百般拒绝律师介入此案。

十一月二十四日是个双休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庭审王有江、陈洁、葛青春、卢月玲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庭审草草了结。当家人质问为什么不通知被告人家属而秘密开庭时,法官刘冬郁抵赖道:“刑事案件不通知,其它的我不知道。”“你们愿找谁找谁,想到哪里告就到哪里告。”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王有江又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六年。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及其办案人员口口声声说是他们按法律程序办案的,却不接当事人律师的委托书;家人对看守所内情况及案件进展一无所知,也不被允许探视,一年半的时间里,家人数次奔波往返于法律机关和城关区法院,国保大队、公安局、城关区法院、检察院,不断的打电话询问案情,但屡遭他们的阻挠与欺骗、刁难。

在兰州监狱惨遭虐待和暴打,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王有江又被关押到兰州监狱五监区。狱警为了迫使王有江所谓的“转化”加大力度的迫害,时常殴打、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站、一站就是一星期,晚上强逼写东西,关小号。

王有江受到的迫害包括:
1. 恶警群殴,拳打脚踢,电警棍烫,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
2. 白天强制出工干活,劳动强度是其他犯人的数倍。
3. 晚上不允许睡觉,强制背监规、写思想汇报。
4. 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没有菜,一天只有一杯水。
5. 不允许上厕所。不允许购买日用品,半年不让亲人接见。
6. 不让洗澡、洗衣服。
7. 包夹犯人24小时寸步不离,严密监视,不允许和他人有任何接触,如有不从,即招来辱骂暴打。

王有江的身体与精神的承受能力几乎达到极限,不能咀嚼食物,大小便失禁。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王有江在兰州监狱高压迫害下脑出血,被送到兰州监狱医院抢救,当时没有没有通知家属,直到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后,兰州监狱八月二日才匆忙通知家属。家属拿到了一张有兰州监狱第五监区张姓队长签字的病危通知书。这个队长欺骗家属说:你们在这个纸上签个字,就可以去看王有江了。家属签完字后,这个队长拿着纸走了,也没有让家属见王有江

王有江被迫害的左半边身体偏瘫,脖子僵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人坐在轮椅上很消瘦。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早九点多,王有江的父亲接到电话,称王有江颅内大出血,人已送到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抢救,让家属尽快去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3/兰州少校军官王有江被迫害致死-352433.html

2017-08-11: 甘肃兰州市王有江在兰大二院被迫害离世
被非法关押中的兰州大法弟子王有江于2017年7月1日上午在兰州大学第二医院因抢救无效离世。6月24日,王有江颅内大出血,被警察从兰州监狱送到兰大二院抢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1/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2372.html

2017-06-25: 兰州王有江迫害致生命垂危,正在医院抢救
六月二十四日早九点多,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王有江的父亲接到电话,称王有江颅内大出血,人已送到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抢救,让家属尽快去医院。

具体情况待补充。

兰州王有江,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兰州监狱。

王有江被兰州监狱残酷迫害的信息见: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前少校军官在兰州监狱惨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前少校军官王有江在兰州监狱惨遭虐待和暴打》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 甘肃省兰州前少校军官王有江被兰州监狱迫害昏迷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一) - 王有江在甘肃省兰州监狱被打脑出血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 贺建忠、王有江遭兰州监狱迫害致生命危急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王有江被兰州监狱迫害脑出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5/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0168.html#1762501225-61

2015-09-19: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王有江被兰州监狱迫害脑出血
兰州法轮功学员王有江在七月二号被兰州监狱在高压迫害下脑出血。当时送到兰州监狱医院抢救,当时没有没有通知家属,直到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后,兰州监狱才匆忙通知家属。家属拿到了一张有兰州监狱第五监区张姓队长签字的病危通知书。这个队长欺骗家属说:你们在这个纸上签个字,就可以去看王有江了。家属签完字后,这个队长拿着纸走了,也没有让家属见王有江。现在王有江的左半边身体偏瘫,脖子僵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人坐在轮椅上很消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8/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15895.html#15917234414-4

2015-08-23: 王有江在甘肃省兰州监狱被打脑出血
2015年8月22日得知,前少校军官王有江在兰州监狱惨遭暴打虐待,目前在监狱被打的脑出血,现在监狱医院,他年迈老父亲探望时未见到,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4536.html#15822221912-1

2015-07-04: 前少校军官王有江在兰州监狱惨遭虐待和暴打
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兰州市前少校军官法轮功学员王有江被国保警察绑架,遭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关押到兰州监狱。为了迫使他放弃信仰法轮大法,狱警对他虐待、殴打、电棍电击、高强度劳动等各种酷刑。

王有江,男,四十多岁,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中共法院未经公开审理,由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在榆中秘密非法判王有江十年徒刑,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第五监区。二零一二年六月底,王有江再次被绑架,二零一三年九月被兰州市城关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又被关押进兰州监狱第五监区。

兰州监狱五监区,是属于被打散之后从新组合成一个新的监区,被人称为“魔鬼监区”,一个监区有两个小号,一个小号八个人,小号有个小窗口,有人从外面往里看来监控。

兰州监狱警察为了迫使王有江所谓的“转化”加大力度的迫害,他时常被殴打、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站、一站就是一星期,晚上强逼写东西,关小号。他的身体与精神的承受能力几乎达到极限,不能咀嚼食物,大小便失禁。王有江受到的迫害有:

1. 恶警群殴,拳打脚踢,电警棍烫,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
2. 白天强制出工干活,劳动强度是其他犯人的数倍。
3. 晚上不允许睡觉,强制背监规、写思想汇报。
4. 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没有菜,一天只有一杯水。
5. 不允许上厕所。不允许购买日用品,半年不让亲人接见。
6. 不让洗澡、洗衣服。
7. 包夹犯人24小时寸步不离,严密监视,不允许和他人有任何接触,如有不从,即招来辱骂暴打。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王有江违心写下了所谓的“四书”,他痛悔万分,现在他托付亲人为他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废。”王有江决心继续修炼,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到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4/前少校军官王有江在兰州监狱惨遭虐待和暴打-311881.html

2015-02-04: 前少校军官在兰州监狱惨遭迫害
甘肃兰州法轮功学员、前少校军官王有江,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被兰州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构陷,后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兰州监狱。兰州监狱狱警为了迫使王有江放弃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对他进行殴打、体罚,王有江的身体与精神受到极大伤害,现已大小便失禁,牙齿整体松动。

被剥夺探视权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王有江的家人去探监,监区副教导员朱佳亮说王有江没有“转化”不让见。家人质问王有江破坏了哪条法律了?!朱佳亮说:这不是我的事。家人告诉他:执行上级错误的命令也是违法,任何一个人包括国家领导人和任何集体都没有立法权,江泽民以权代法暗地里成立了一个凌驾于宪法之上的“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人,人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你也一样,做个正确的选择。任何刑事犯都没有阻挡家属会见,他就是修炼法轮大法做个好人,有这么可怕吗?我一定要见。朱佳亮理屈词穷:“我说了不算,我要是让你见了,我就没有饭吃了。我要上班,你耽误了我好长时间。”家人只好带着失望的心情离开了。

家人四月份又去,朱佳亮还是不让见面,并说家人在闹事,家人愤然道:“你上次说了很快能见,怎么不讲真话,出尔反尔,我怀疑不让见面是不是你们打他了?还是被关禁闭了?我们迟早会知道的!”朱佳亮说去找法院。

无奈的情况下,家人只好去找监狱管理局,副科长说拿上户口本来办接见证,一听说是法轮功,他立即说“不转化不能见面”,这时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听见后说“给公安局打电话把她抓起来”。家人说我们是来反映情况的,抓我们干什么!我们犯了哪一条法律?家人多次找监狱管理局,终于见到局长,他也是一样的说法,说我们只认判决书,你找法院,与监狱管理局没有关系,说着把家人领到对面办公室说这是袁科长,让他给你解决,此人立即给监狱打了个电话,告诉家人你去了就让见面了,尽管一听就是推脱之词,但家人抱着一线希望还是去了,仍然是被拒之门外。

后来家人又见到监狱管理局长时,他说王有江什么时候思想转变了什么时候让见。后来家人多次去找都被拒绝。

狱中惨遭酷刑

兰州监狱里一个监区有两个小号,一个小号八个人,小号有个小窗口,有人监控,从外面往里看。兰州监狱警察为了迫使王有江所谓的“转化”加大力度的迫害,他时常被殴打、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站、一站就是一星期,晚上强逼写东西,关小号。他的身体与精神的承受能力几乎达到极限,据了解,王有江全部牙齿松动,大小便失禁。

二零一四年十月份兰州监狱允许王有江的父母去探望,但他被迫害的这一切他父亲均不知情,与父亲见面时,王有江身边都有人,电话都是监听的,只能随便聊聊,任何敏感话题不能涉及。

不止是王有江,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是一样,承受着残酷刑罚和各种隐形的迫害,没有得到及时曝光。

相关迫害责任人:

甘肃省兰州监狱:
地址:兰州市佛慈大街298号
信箱:兰州市大沙坪28号,邮编730046
电话:8364911-2015

监狱长楚志勇
副监狱长张全民
政委刘元珍
管理科长段宝峰

一监区:中队长魏周东、分队长朱佳亮、教导员牛炫耀
三监区:王明松、队长刘有仁

四监区:
监区长苏东海(警号:6203488)
教导员杨晓斌(警号:6203562)
分队长马志礼(警号:6203115)
参与迫害的服刑人员(包夹)蔡国强 马可勒木 李宁 徐立山 王小虎

第五监区:
区长何钦
王国臣
副教导员朱佳亮

六监区大队长:牟建峰
七监区:沙里(教导员)、任宏俊(副教导)
八监区教导员:叶毅 监区长:赵之勇 分监区长:段小露
九监区:张海军(教导员)
十监区:监区长:李文 教导员:支山、戴学义
十一监区:监区长: 何百鑫,
三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三分箱
五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五分箱
七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七分箱
八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八分箱
十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十分箱
十一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十一分箱

甘肃省“610办公室”: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518号,邮编730000
值班电话:0931-2158970传真0931-2158970
甘肃省政法委书记泽巴足 0931-8416011转
甘肃省610主任马湘贤0931-8288273 13909318007
甘肃省610副主任姬平0931-2158972 13119311704
一处处长唐生0931-2158976 13893110180
二处处长郭志军0931-2158978 13609380300
甘肃省综治办副主任 13609380003 办0931-8288649
甘肃省维稳办副主任 13993106516 办0931-8819055
甘肃省维稳办 13993106516
甘肃省法学会秘书长 13609386825
副巡视员 13609380295 13919051927
办公室主任 13893139391
执法督导处处长樊秀鹤18893139186 办0931-8288289
干部处处长惠强13609392020 办0931-8288285
机关党委书记仲然13609311111 办0931-8288297
综治办一处处长焦旭红13609388230 办0931-8288268
综治办二处处长杨学鹏13399310081 办0931-8288740
综治办三处处长 18693102569 办0931-8288714
维稳办一处处长 13609386660 办0931-8818192
维稳办二处处长 13919819618 办0931-8819755
研究室副主任 13919381984 办0931-8819753
办公室副主任 13309318899 办0931-8288300
其它相关人员电话:
13909375119 13609350092 13993182537 13609396021 13609386519 13893242599
13008713069 13609396021 13919839989 13919801332 13919003468 13993103303
甘肃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222号,邮政编码:730030
值班电话:0931-8881081传真:0931-8825056
局长0931-8736526 13919858899
政委梁仪坚0931-8735366 13609368660
副局长刘琰0931-8735688 13993166922
监狱企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副局长魏兴刚0931-8735568 13993166923
副局长郭建中0931-8735806 13893326286
副局长梁秋明0931-8735698 13919806866
纪委书记杨万成0931-8735986 13893632808(原兰州监狱监狱长,策划迫害)
副局长姜润基0931-8831128 1360938171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4/前少校军官在兰州监狱惨遭迫害-304025.html

2014-11-16: 少校入冤狱两年 老父探视只得三分钟(图)
兰州法轮功学员王有江的老父亲,自儿子被绑架后,已有两年零三个月未见过儿子一面,直至今年九月才获准去兰州监狱探监。然而父子俩的见面通话时间仅有三分钟。

王有江原是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曾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年,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第五监区。二零一二年六月底,王有江再次被绑架,二零一三年九月被兰州市城关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又被关押进兰州监狱第五监区。

王有江这次被绑架,他的父母一直不被允许与儿子见面。直到二零一四年九月,王有江从狱中打来电话,告诉父亲可以见面了,并一再叮嘱给亲朋好友代问好。十月中旬,他的老父亲到兰州,与王有江的一位朋友一起去兰州监狱探望,但是狱警只允许王有江父亲见面,不让他的朋友进去,在不断的与狱警交涉后,友人仍然被拒之门外。狱警告之,探视者要将身份证号输入电脑,以证明亲属关系才能见面。

王有江在与父亲通话时,狱警在他身边不时的走动。三分钟的时间,他的父亲没机会多说什么,一询问到敏感话题时,王有江暗暗摆手,示意不要说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6/少校入冤狱两年--老父探视只得三分钟(图)-300361.html

2014-09-22: 兰州市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文书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八日,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葛青春、芦月玲被兰州市城关法院非法判刑3-6年。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事判决书(2012)城刑初字第1277号,城关法院:审判长:金济勇  审判员:刘文  代理审判员:刘冬郁 书记员:张瑞茹

甘肃省兰州市中级法院刑事裁定书(2013)兰刑一终字第89号,中级法院:审判长:岳龙
审判员:张伟民  代理审判员:李文涛 书记员:战涛

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城检刑诉(2012)1203号,代理检察员:李小东 郑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2/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8028.html

2014-07-06: 陈洁被禁兰州女子监狱 手不能端碗
......
芦月玲、王友江、葛青春被迫害近况

法轮功学员芦月玲也被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王友江、葛青春被非法关在兰州监狱。

王友江的家人一次次到监狱要求探视,要求接见王有江,监狱以“不转化”为名拒绝家人的要求,家人找到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郭某反映情况,郭某把家人领到管理处袁某处,袁某回答,监狱有监狱的规矩,不让见就是不让见,后来袁某叫来了一个值班人员就将王友江的家人连骂带吓的撵走了。

二零一四年六月八日,王友江的家人找到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又找郭某反映情况,郭某竟称:不“转化”就是不让见,我支持监狱严整(王友江)。后来,王有江年迈的父母从老家赶到兰州监狱要求接见儿子,兰州监狱以“不转化”为名不许老人见儿子。两位老人只好到甘肃监狱管理局找局长郭某反映情况,监狱管理局人员称郭某不在,搪塞老人。老人很伤心地回老家去了。

法轮功学员葛青春在监狱里因不穿囚服,被警察指使六、七个犯人暴打,在那里度日如年。

法轮功学员芦月玲家人到兰州监狱接见她,监狱以“不转化”为名拒绝家人的要求。现在她的近况如何还不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6/陈洁被禁兰州女子监狱--手不能端碗-294354.html

2014-06-22: 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粗暴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家人
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友江、陈洁、葛青春、芦月玲在2013年9月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后,王友江、葛青春被劫持到兰州监狱,陈洁、芦月玲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

王友江和陈洁的家人一次次到监狱要求探视,都被监狱阻挡。

2014年6月8日,王友江的家人找到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郭某,郭某竟称:不“转化”就是不让见,我支持监狱严整(王友江)。

6月11日,王友江年老的父母从老家赶到兰州,到兰州监狱要求见儿子王友江,仍遭狱方拒绝。两位老人又到甘肃监狱管理局找局长郭某,监狱管理局人员称郭某不在,搪塞老人。老人只好无奈地离开兰州。

2014年6月20日星期五早上九点多,陈洁的母亲与姐姐到监狱管理局,向局长反映陈洁被监狱迫害的情况,并要求见陈洁。

前几天陈洁家人见到陈洁时发现她的脸和两臂都变形了,家人问她什么她都不说,只是哭个不停,最后只说她被关在二高,家人也不懂二高是什么?看到这情况,家人非常担心她被迫害的很严重,就不断找监管局郭局长反映情况。有关人员一再称局长不在来搪塞家人。

今天家人好容易见到了郭局长,局长不但不解决问题,却叫来了一个年轻人,不但不让家人见陈洁,还野蛮的将她八十八岁的老母亲拖到门外并报了警。警察到了后要她们的证件,家属拒绝给,警察就从登记簿上抄走了她们的身份证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2/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粗暴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家人-293806.html

2014-06-15:王友江拒“转化”遭监狱迫害 监管局长竟称支持严整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友江2013年9月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后,被劫持到兰州监狱。王友江的家人一次次到监狱要求探视,都被监狱阻挡。2014年6月8日,王友江的家人找到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郭某,郭某竟称:不“转化”就是不让见,我支持监狱严整(王友江)。

6月11日,王友江年老的父母从老家赶到兰州,到兰州监狱要求见儿子王友江,仍遭狱方拒绝。老人又到甘肃监狱管理局找局长郭某,监狱管理局人员称郭某不在,搪塞老人。老人只好无奈地离开兰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5/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89697.html

2014-04-05: 寻找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法轮功学员王有江
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中旬来到兰州市,大约六月二十八日后,便无音讯,亲属通过多方找寻、联系,杳无音信,至今已失踪一个多月。因没有可靠消息都非常著急,他的安全很令人担忧。请王有江本人或者知道王有江下落的人及时反馈补充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8/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1290.html#128803143-26

2014-03-23: 兰州王有江、陈洁再次被非法判刑关押
目前,兰州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芦月玲仍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遭受迫害。

王有江曾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出狱。二零一三年九月再次被非法判刑六年。

陈洁曾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三年九月又被非法判刑五年。

王有江王友江),一九六九年出生,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之后,王有江曾数次被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兰州市大砂坪监狱。

王有江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被非法判十年,在兰州监狱惨遭酷刑折磨,直至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才结束十年冤狱,出狱时生活难以自理。随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还不断遭受老家永登县的中共政法委、“610”恶人上门骚扰、恐吓,致使他无法在正常情况下工作、生活。

王有江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在兰州又遭绑架。家人八月十六日接到通知,得知他已被非法关到兰州第二看守所,兰州市城关检察院以所谓“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批准抓捕。

陈洁,女,白银市会宁人,大学文化,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陈洁被银川市国安警察跟踪绑架,在遭到非人的酷刑后,十二月银川市国保大队恶警将她送到会宁县公安局,被会宁国安非法拘留。二零零三年陈洁被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非法冤判三年,惨遭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在兰州又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双休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庭审王有江、陈洁、永登县中川镇法轮功学员葛青春和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卢月玲。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城关区法院在没通知家属、律师的情况下,非法判决王有江六年、陈洁五年、葛青春四年、卢月玲三年。

现在法轮功学员王友江仍被非法拘禁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陈洁和芦月玲被非法拘禁在兰州第一看守所。陈洁因长时间的奴役和精神迫害,身体出现病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3/兰州王有江、陈洁再次被非法判刑关押-289058.html

2014-03-18: 陈洁被兰州女子第一看守所奴役折磨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未经开庭,就对法轮功学员陈洁、王有江、葛青春、卢月玲非法宣判,其中陈洁被非法判刑五年、王有江六年、葛青春四年、卢月玲三年。

陈洁、王有江、卢月玲先后上诉,但兰州市中级法院罔顾法律程序,维持非法原判。

今年四十四岁的陈洁,甘肃会宁县四方乡,大学文化程度。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等人强行砸窗破门,非法闯入陈洁出租屋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陈洁、王有江、陈淑贤,抢劫了电脑、手机以及私人财物。

陈洁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被强制干奴工活——做假发,从早上六点多干到晚上八九点,必须每天完成一个头的任务,始终坐着干活,长期超负荷的劳作使她现在颈椎疼,后背疼,眼睛疼,同时有胆囊炎,并出现严重的贫血症状。为了抵制邪恶无度的迫害,陈洁在二零一三年十月罢工,牢头竟然无故打了另一个小姑娘,目的是以此来要挟恐吓陈洁。

据悉,陈洁现在已被折磨得昏、晕、胆囊痛、两腿关节疼痛难忍、腰部痛,人已瘦得皮包骨了。然而即是这样,一号号长陈红还指使三号号子的吸毒犯白雪长期监视、喊骂陈洁,每天陈洁从早上六点编轿车坐垫,一直干到晚上九、十点钟,还要遭吸毒犯们的折磨。

遭绑架、非法判刑经过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多,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带二十多人,砸碎陈洁在兰州市出租房门窗玻璃强行入室绑架了陈洁,同时还绑架了来看望她的姐姐陈淑娴和来访友的王有江。由陈志凯指挥,将整个房子从里到外,从床上到床下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多部手机、电脑、打印机,私人财物中除被褥、衣服、锅碗没有拿,其它物品全部抢走,租房门上的钥匙也被抢走。这群恶人既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明、又没有搜查证,所抢物品也没有留下清单。国保大队陈志凯说,不写清单。陈志凯当时对手下人等说,将屋里往整齐里收拾一下,不要太乱,注意形象。

随后,陈志凯将陈洁、陈淑娴、王有江三人绑架到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对他们進行突审。陈志凯将陈洁用铐老虎凳、轮流站等方式逼供二天二夜,六月三十日晚上将陈洁、陈淑贤非法关押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将访友的王有江非法关押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

陈洁在看守所被强迫干活,每天磨锡纸,还要完成任务,晚上还要值两小时的夜班。锡纸磨完了就又干其它的活,现在又扎头发(就是做假发)。

陈淑娴因所谓的证据不足于八月二十四日获释。她先到租房去看东西,房东说:你们走后,国保大队将租房抄了三次,其中,有一个姓周的局长带队来抄的。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城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了陈洁等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双休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庭审了陈洁等法轮功学员。此案由城关区法院刑庭魏公信和刘冬郁主审。魏公信、刘冬郁等人以各种荒谬不实的理由阻止了律师介入此案。

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城关区法院的办案人员和城关区国保大队的人员到看守所见陈洁,拿着一份清单,上面写着所抄租房中物品,说都是法轮功物品,要陈洁签字。中共的这些所谓的法官们将家中财物、现金和日用物品都作为打压法轮功人员的证据了,流氓行径可见一斑。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城关区法院非法冤判陈洁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18/陈洁被兰州女子第一看守所奴役折磨-288856.html

2014-01-11: 兰州王有江等法轮功学员被兰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未经开庭,就对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葛青春、卢月玲非法宣判,其中王有江被非法判刑六年、葛青春四年、陈洁五年、卢月玲三年。

王有江、陈洁、卢月玲已先后于九月底将上诉书递交兰州市中级法院,要求依法撤销城关区法院的违法判决,重新判决宣告上诉人无罪。

但兰州市中级法院罔顾法律程序,不开庭书面审理,继续维持非法原判,并就此决定让法官刘东郁用电话口头通知法轮功学员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0/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5502.html

2013-11-11: 王有江、陈洁、葛青春、卢月玲已上诉至兰州市中级法院
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葛青春、卢月玲,九月二十四日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王有江被非法判刑六年,王有江、陈洁、葛青春、卢月玲均对此非法判决不服,已上诉到兰州市中级法院。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法轮功学员王有江的家人及辩护律师到兰州中级法院立案庭了解到王有江的上诉案已到中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1/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2507.html

2013-10-29: 王有江的案件已上诉至中院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有江的家人及辩护律师到兰州中级法院立案庭询问王有江的上诉是否到了中院,是否已经分配到具体责任法官。

立案庭的董姓女职员说“上诉已经到了,但还未具体分配到某一法官手中。”该人员接受了律师的相关手续,夹于案卷当中,并让家人星期一(二十八日)再来询问具体责任法官。

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葛青春、卢月玲,九月二十四日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王有江被非法判刑六年,王有江、陈洁、卢月玲已先后上诉书到兰州市中级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9/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1925.html

2013-10-20: 中共法庭现形记(四)
靠拦截律师办案的法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0/中共法庭现形记(四)-281496.html

2013-10-20: 从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枉法看中共践踏法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0/从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枉法看中共践踏法律-281486.html

2013-10-05: 兰州王有江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上诉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未经开庭,就对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葛青春、卢月玲非法宣判,其中王有江被非法判刑六年、葛青春四年、陈洁三年、卢月玲三年。

王有江、陈洁、卢月玲已先后于九月底将上诉书递交兰州市中级法院,要求依法撤销城关区法院的违法判决,重新判决宣告上诉人无罪。

其中王有江在控告书中揭露,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违法强闯民宅,违法抄家,并采刑讯逼供的方式索取所谓证据,从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到七月二日晚七时多,王有江一直被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捆在“老虎凳”上折磨。在历时四天三夜刑讯逼供中,警察还用“熬鹰”酷刑, 不让王有江睡觉、休息,并用强光灯照射、热烤王有江的双眼,导致从未有过高血压病史的王有江从此血压居高不下。另外,城关区法院刑庭人员魏公信、刘冬郁等,欺骗、阻挠辩护律师出庭为王有江做无罪辩护,并一再拒绝告诉王有江的家人开庭时间,致使王有江的家人无法参加旁听,非法剥夺王有江的合法权益。王有江要求兰州市中级法院及有关监察机关对立案侦查处理,追究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暴力取证、城关法院徇私枉法的行为。

王有江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至七月四日,先后被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警察陈志凯等绑架、抄家,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期间城关法院几次偷偷开庭,并百般阻挠律师介入。

目前,法轮功学员陈洁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被强制干奴工活——做假发,从早上六点多干到晚上八九点,必须每天完成一个头的任务,始终坐着干活,长期超负荷的劳作使她现在颈椎疼,后背疼,眼睛疼,同时有胆囊炎,并出现严重的贫血症状。为了抵制邪恶无度的迫害,陈洁近期开始罢工,牢头竟然无故打了另一个小姑娘,目的是以此来要挟恐吓陈洁。另外,队长曾逼陈洁作有罪辩护,陈洁坚决拒绝并让法官给律师打电话,她说要给姐姐(陈淑娴)打,法院根本没有给家里人打电话,家人二十五日打电话询问,城关区法院的刘冬郁谎说是二十四日宣判的。

王有江,一九六九年三月二十三日出生于甘肃省永登县。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曾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冤判十年,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又被非法冤判六年,现非法关押于兰州市西果园看守所。

陈洁,一九七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出生于甘肃省会宁县。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被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冤判三年。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又被非法冤判五年。现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葛青春,一九六八年十月十九日出生于甘肃省永登县。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冤判四年,现非法关押于兰州市西果园看守所。

芦月玲,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出生于甘肃省兰州市,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冤判三年。现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5/兰州王有江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上诉-280799.html

2013-09-28: 兰州市王有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葛青春、卢月玲,九月二十四日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冤判,未经开庭就非法判刑王有江六年、陈洁五年、葛青春四年、卢月玲三年。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带领二十多人非法闯入陈洁在兰州出租房,砸窗撬门,绑架了王有江、陈洁和陈淑娴。突审后,将陈洁和陈淑娴劫持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将王有江劫持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陈淑娴于八月二十四日释放。

王有江是原兰州市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后,在二零零零年元月進京上访后,被数次非法关押迫害。于二零零一年元月六日被兰州市公安局一处绑架。 后遭十年冤狱惨遭酷刑迫害。

陈洁白银市会宁人,大学文化,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陈洁姐陈淑娴在银川讲真相时遭银川市恶警绑架,陈洁在银川市看守所给姐姐送衣服,在返回时被银川市国安警察跟踪绑架,在遭到非人的酷刑后,十二月银川市国保大队恶警将她送到会宁县公安局,被会宁国安非法拘留。二零零三年向世人讲真相,被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非法冤判三年,惨遭酷刑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双休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庭审王有江、陈洁、永登县中川镇法轮功学员葛青春和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卢月玲。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城关区法院,在没通知家属、律师的情况下,已非法判决王有江六年、陈洁五年、葛青春四年、卢月玲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8/兰州市王有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280431.html

2013-03-24: 畏惧罪恶曝光 兰州城关区法院偷偷庭审王有江
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与葛青春、卢月玲、陈洁、陈淑娴等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二年六月底先后遭到兰州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双休日)被秘密开庭迫害,陈淑娴因证据不足于八月二十四日释放。目前陈洁、卢月玲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王有江、葛青春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遭刑讯逼供。

兰州市国安大队办案人员采用逼供的方式把这几位法轮大法学员绑在老虎凳上刑讯逼供,几天几夜不让睡觉,采用车轮战的方式逼供,并用强光灯照射脸部,王有江由于恶警的残酷折磨,致使他的血压高压220,低压130,被迫住院75天,至今未好。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星期六)早上七点,城关区法院突然到看守所将这四位大法学员拉到法院庭审,当天法院周围法院戒备森严,如临大敌,法院布满了便衣及警察,有二百多名警察戒严。進入法庭要经过严格的审查,庭上旁听席早已坐满了法庭事先安排上的内部人员。庭审很快就结束了,法官不给这四位大法学员说话的机会,一开始,公诉人就给他们扣上了“×教”的罪名(编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然后,公诉人和法官一直追问是否参与了这次喷涂行动,只许回答是与不是。法官一再打断法轮大法学员为自己辩护发言,庭审按他们的预先安排草草了结。

从形式上看是在法院开庭审理,实际上是中共法庭在践踏法律,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国刑律。城关区法院目无国法,肆意妄为,百般阻止律师介入此案,法官口口声声说是他们按法律程序办案的,却不接当事人律师的委托书,他们为甚么要极力阻止律师介入此案呢?他们为啥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与双休日偷偷地开庭呢,其实,他们已经被沦为失去良知善念的专门迫害善良的工具了。《刑诉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辩护律师自法院受理案件之日起,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所指控的犯罪事实的材料,可以同在押的被告人会见和通信。兰州市城关区法官偷偷开庭,这很显然是在违反法律、践踏法律。

在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大法学员中:王有江在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在二零零零年元月進京上访后,被数次非法关押迫害,于二零零一年元月六日被兰州市公安局一处绑架,遭十年冤狱惨遭酷刑迫害。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又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兰州文化宫华林山第二看守所第二监区,兰州市城关检察院以所谓“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批准抓捕,图谋再次非法判刑。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第十三监区。

陈洁,白银市会宁人,大学文化,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陈洁姐陈淑娴在银川讲真相时遭银川市恶警绑架,陈洁在银川市看守所给姐姐送衣服,在返回时被银川市国安警察跟踪绑架并于16日中午被恶警非法抄家,抢劫走了光碟、不干胶等真相资料,存折一张(约四万八千八百元),手机及所有证件。之后便非法突审,市公安局政委张勇、恶警张安忠、馀光龄、靳春花把她吊在四根铁管子支起来的刑具上,用钢丝鞭子抽打,打的血流到鞋里面装满后又流到鞋外边,淌了一地。恶警馀光龄迫害她三天三夜,不允许她吃饭喝水,还说:“不说出资料来源,无休止的吊下去。”邪恶10人一班轮流迫害她,恶警邢春花破口大骂,对她拳打脚踢。邪恶张安忠说:“你姐姐金刚不动,我看你有多硬?”之后恶警又把她送往洗脑班继续迫害。12月恶警将她送到会宁县公安局,被会宁国安非法拘留。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陈洁遭兰州市国安绑架,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送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其间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家人看望时不许接见。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家属给王有江和陈洁聘请的北京律师,于早晨抵达兰州市,可是受到当地公检法机构的不法人员的无理刁难,以各种荒谬不实的理由不许律师介入此案,拒绝律师接见陈洁与王有江。家人数次奔波往返于法律机关和城关区法院,找到刑庭庭长魏公信和刘冬郁等办案人员,却屡遭他们的阻挠与欺骗。十一月二十四日(双休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庭审王有江、陈洁、永登县中川镇法轮功学员葛青春和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卢月玲。

修炼法轮功与对真、善、忍的信仰无罪,王有江等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行使宪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明文规定的“言论、出版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结社、遊行、示威自由。家人聘请律师为当事人作辩护,是为了维护亲人的合法权利,履行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与义务。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及其办案人员口口声声说他们是按法律程序办案的,却明目张胆的公然践踏法律,阻拦律师介入此案,不敢正大光明开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庭审。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的不法行径令人愤慨,无奈之下家人将事实真相整理出来,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以情况反映上诉至兰州市中级法院,负责接案人是纪检监察刘晓明和内勤崔良明,但至今没有回答家属的要求。

王有江、葛青春现在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陈洁、卢月玲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城关区国保恶警对他们進行刑讯逼供,“暴力取证”,使他们备受酷刑折磨,因酷刑折磨导致王有江血压高达220°。 由于家属到看守所看望王有江、葛青春等,看守所不许见人,他们的具体情况就只有这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4/畏惧罪恶曝光-兰州城关区法院偷偷庭审王有江等-271291.html

2013-03-05: 历十年劫难 少校军官王有江又遭庭审陷害
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遭非法判刑,在兰州监狱惨遭酷刑迫害,九死一生,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出狱时生活难以自理,却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底又被兰州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双休日)被秘密开庭迫害,目前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遭刑讯逼供。

王有江控诉说,“办案单位采用逼供的方式对我们刑讯逼供,我被绑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采用车轮战的方式逼供,并用强光灯照射我的脸部,三天后才给我读拘留证,致使我的血压高压220,低压130,被迫住院75天,现仍未好。”

王有江说:“2012年11月24日(星期六)早上七点,城关区法院突然到看守所将我与甘肃省永登县中川镇法轮功学员葛青春拉到法院庭审,当我们到法院大门口时,发现法院戒备森严,周围布满了便衣警察,進入法庭要经过严格的审查,我发现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几名警察也把守在大门口,庭上旁听席早已坐满了人,法庭事先安排上的内部人员,我仔细看了一下,没有发现我的家人和熟悉的面孔。庭审很快,基本上不给我们过多的说话机会,一开始,公诉人就给我们扣上了『×教’的罪名(编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然后,公诉人和法官一直追问我们是否参与了这次喷涂行动,法官一再打断我们为自己辩护发言,庭审按他们的预先安排草草了结。据法警当天说庭审时有二百多警察戒备。”

王有江王友江),1969年出生,张家口通信学院本科学历,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军区通信总站工作,后转到兰州军区二十七分部工作,技术过硬,工作踏实能干,受到同事及领导的一致好评。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中共江氏流氓集团造谣、诬蔑法轮功后,王有江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毅然進京上访,被所在部队以违反政治纪律为由非法秘密关押两个多月,遭到部队“专案组”邪恶的迫害。鉴于单位领导备受上级邪恶头目的责备,因此他提出转业。但在转业的相关手续还未完全办妥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一年元月六日被兰州市公安局一处绑架。

王有江遭非法判刑十年,在兰州监狱惨遭酷刑迫害。十年间无辜遭受的非人折磨,使一个英俊的少校军官变成了生活难以自理的人。在回老家永登县一年多的时间里,不断遭受当地中共政法委、“610”恶人上门骚扰,恐吓威胁、软硬兼施,继续逼迫他放弃对法轮佛法的修炼。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兰州市中共政法委610伙同兰州监狱邪教科等数人闯入王有江家中骚扰,致使他无法在正常情况下工作、生活。中共迫害王有江蓄谋已久,此时已经暗地里颁布了抓捕他的文件,以他还没有“转化”为由,企图伺机再次对他实施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中旬,王有江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来到兰州,准备找一份工作,六月二十九日到法轮功学员陈洁的住处拜访,不料六月三十日又遭绑架。此时家中却一无所知,年迈的父母深知中共的邪恶本质,时时担心他的安危,四处打听他的消息,八月十六日突然接到通知,得知他已被非法关押到兰州文化宫华林山第二看守所第二监区,兰州市城关检察院以所谓“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批准抓捕,图谋再次非法判刑。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中共迫害民众、对民众洗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是中共邪教组织在破坏法律实施,假借法律陷害好人。

十月底,王有江接到兰州市城关区法院的起诉书,中共欲非法开庭。王有江呼吁大家关注此事,并在两次辗转带出的消息中,希望关心他的亲朋好友为他聘请律师,家人了解到案件已经進入法院阶段,就委托北京律师为王有江和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洁做无罪辩护,陈洁与王有江是同时被绑架的,被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第十三监区。

十一月十三日晨律师抵达兰州市,可是受到当地公检法机构的不法人员的无理刁难,以各种荒谬不实的理由不许律师介入此案,拒绝律师接见陈洁与王有江。家人数次奔波往返于法律机关和城关区法院,找到刑庭庭长魏公信和刘冬郁等办案人员,却屡遭他们的阻挠与欺骗。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双休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庭审王有江、陈洁和永登县中川镇法轮功学员葛青春。

修炼法轮功与对真、善、忍的信仰无罪,王有江等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明文规定的“言论、出版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结社、遊行、示威自由。家人聘请律师为当事人作辩护,是为了维护亲人的合法权利,履行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与义务。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及其办案人员口口声声说他们是按法律程序办案的,却明目张胆的公然践踏法律,阻拦律师介入此案,不敢正大光明开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庭审,兰州市城关区法院的不法行径令人愤慨,无奈之下家人将事实真相整理出来,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上诉至兰州市中级法院,负责接案人是纪检监察刘晓明。

王有江现在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区,城关区法院对王有江進行刑讯逼供,“暴力取证”,使他备受酷刑折磨,导致血压高达22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5/历十年劫难-少校军官王有江又遭庭审陷害-270644.html

2013-01-01: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践踏法律迫害王有江
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底被兰州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分别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和兰州市九洲第一劳教所十三队中迫害,至今已被非法关押整整半年了。

二零一二年十月底,王有江接到起诉书,兰州市城关区邪恶法院欲非法开庭审理,家人委托北京正义律师为王有江做无罪辩护,竟遭到兰州市城关区法院设难阻止,不许律师介入做无罪辩护。

十一月二十四日星期六(双休日),城关区法院在不通知律师、家属的情况下,对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非法庭审。据悉,城关区法院妄图定期宣判,欲加重迫害。

家人对看守所内情况及案件進展一无所知,也不被允许探视,只好多次奔走于国保大队、公安局、城关区法院、检察院,家人不断的打电话询问案件,但多次被刘冬郁搪塞,办案人互相推诿,躲避唯恐不及。

王有江王友江),1969年出生,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遭非法判刑十年,在兰州监狱惨遭酷刑迫害,出狱时生活难以自理。随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还不断遭受老家永登县当地的中共政法委、“610”恶人上门骚扰、恐吓,致使他无法在正常情况下工作、生活。于是,王有江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中旬到兰州,准备找一份工作,六月二十九日到法轮功学员陈洁的住处拜访,随后遭到二十多个便衣警察绑架。

近日获悉,進一步迫害兰州法轮功学员韩仲翠的所谓“案件”已到达法院阶段,中共不法人员妄图非法开庭,加重迫害。

法轮功学员韩仲翠在兰州市火车东站街道办事处工作,多年来一直被中共邪党所迫害,以致家庭破裂,生活艰难,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二零一二年八月初突然失踪,直到十月份韩仲翠的亲戚多方打听,几经周折才得知消息:韩仲翠被非法抄家,已经被绑架到兰州市九洲第一劳教所十三队進行迫害,至今已被非法关押了五个多月。

九洲劳教所不准亲戚看望,只准送点东西。韩仲翠没有生活能力的小儿子已无家可归。

参与迫害的直接责任人: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庭长魏公信,所谓“办案人员”刘冬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兰州市城关区法院践踏法律迫害王有江等-267274.html

2012-12-20: 甘肃省城关区法官惧怕民众知道真相,对开庭日子信口雌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报导了: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在不通知律师、家属的情况下,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对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非法庭审。实际上是在十一月二十四日非法庭审的。

其经过是: 十二月四日,王有江家属到城关区法院去问甚么时间开庭,庭长魏公信不接电话,又见不上人。最后找到办案人员刘冬郁,问她甚么时候开庭,刘说不知道,在家属再三追问下,才告知于上上周星期五(十一月二十三日)开过庭了。问她为甚么不告诉家属和律师?为甚么不让律师介入?刘冬郁狡辩开庭是王有江不通知家人并且不请律师。她说:“刑事案件不通知,其它的我不知道。”家属质问道:王有江在看守所里怎么打电话告诉家里人?他让家人为他请律师,你们作为法官,应该捍卫国家法律、匡扶正义,替天行道,为民做主,你们掌握公平了吗?为民做主了吗?你们这样做是违法行为,我对你们的这种做法是不服的。她说,你想找谁就找谁去,想到哪里告就到哪里去告去!就将电话挂断了。

通过了解,城关区法院是在十一月二十四日非法庭审的,并非城关区法院法官刘冬郁信口雌黄撒谎的十一月二十三日开庭的。

中共兰州市城关区法庭偷偷摸摸、遮遮掩掩信口雌黄开庭日子,就是怕暴露其残害修炼法轮大法的好人的恶行,城关区法庭法官的恶行充份暴露了中共法庭的法官流氓本性。

邪恶明知他们做的是见不得阳光的事,十分惧怕法轮功学员近距离发正念,十分惧怕民众知道法轮功真相,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便偷偷于十一月二十四日星期六(双休日)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0/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6770.html

2012-12-07: 兰州王有江、陈洁遭非法庭审 法院不许请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7/兰州王有江、陈洁遭非法庭审-法院不许请律师-266292.html

2012-11-25: 甘肃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无理刁难律师
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法轮功学员王有江在二零一二年六月底被兰州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中迫害。十月底,王有江接到兰州市城关区法院的起诉书,中共欲非法开庭。家人了解到案件已经進入法院阶段,就委托北京的两位律师为王有江做无罪辩护。可是律师受到当地公检法的无理刁难。

律师于十一月十三日晨抵达兰州市,王有江家属签署委托协议后,律师去兰州市第二看守所见王有江,但第二看守所以“律师没有起诉书”为由不予接见。律师据理力争,给第二看守所警察讲述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中没有此规定时,兰州市第二看守所警察却以“兰州市就是这样规定的,不信,你看我们本地律师,都拿着起诉书来见的”为由,拒绝律师接见。

律师无法,只得去城关区法院领取起诉书。但到了城关区法院见到当事法官时,也同样遭到律师设难阻止,以本人没有委托请律师为由,推辞不给起诉书。但是王有江在看守所带出的条子却让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律师无奈之下,只得于当日返回北京。

十五日、十六日王友江的家人两天去城关区法院,找刑庭庭长魏公信,他推辞不见家属,说他不管此事。十六日回避不见家属,家属在法院门口等,魏公信出来后说不知道此事,急忙上车走了。

十一月二十二日,律师再次来兰,并到城关区法院,找到刑庭庭长魏公信,递交了一切法律文书,要求取到王有江的起诉书,但魏公信却耍起流氓,还不接所有法律文书。无奈之下,律师只得找到纪检科投诉了魏公信。

当第二次找到他时,他说:我只能去问问当事人(王有江),看他请不请律师。且还是没有接下律师的法律文书。同时,家属给办案人员刘冬郁打电话,同样以当事人没有委托请律师为由,冷冷一句“等电话!”将电话挂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5/甘肃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无理刁难律师-265870.html

2012-11-17: 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友江面临被邪党非法庭审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友江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底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华林山看守所。最近获悉,邪党法院欲对他進行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0/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5330.html

2012-11-15: 甘肃法轮功学员王有江被非法起诉,聘请的正义律师工作遭阻
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二零一二年六月底被兰州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中迫害。十月底,王有江接到起诉书,兰州市城关区邪恶法院欲非法开庭审理,家人了解到案件已经到了法院阶段,就委托北京的两位律师为王有江做无罪辩护。北京律师于十一月十三日晨抵达兰州市,竟遭到兰州市城关区法院设难阻止,不许律师介入做无罪辩护。北京律师已于当日返回北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5/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5486.html

2012-11-10: 甘肃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被非法批捕
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淑娴、陈洁姐妹及甘肃省永登县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在兰州遭绑架,一直被非法关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陈淑娴日前已出狱回家。王有江、陈洁则被当地警察非法批捕。
以下是三人遭绑架及被迫害经历。

拜访朋友遭绑架

王有江,男,1969年出生,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曾遭邪党非法判刑十年,出狱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不断遭受老家永登县当地的中共政法委、“610”恶人上门骚扰、恐吓,致使他无法在正常情况下工作、生活。于是,王有江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中旬到兰州,准备找一份工作。

六月二十九日,王有江到法轮功学员陈洁的住处拜访。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洁在兰州市北滨河中路徐家湾320号二楼租房居住。当日下午四点,陈洁发现租房外来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在楼下偷看,她出来一看那两人就跑了。过了一会儿,这两人又来了,说是要租房,马姓房东的姐夫就带他们上楼,这两人将陈洁的租房看了看就走了。

十多分钟后,这两人带来二十多个便衣警察,房东马某用钥匙打开大门,将这些人领上楼,他们喊话要屋里人开门,见没有人开门,警察就将房门玻璃砸碎,打开门,然后一拥而進,冲上来将王有江两个胳膊拧住将他往地下摁,压的王有江出不来气了,陈淑娴、陈洁姐妹对警察说:“这是一个残疾人!你们这样对他,出了问题你们负责任吗?”这些人才稍微松了一下。

王有江给他们讲真相,现场指挥的一个人手指着王有江恶狠狠的说:“不允许你说话”。他们将王有江的两个胳膊扭在身后并抽了他的裤带将他捆绑了,然后用胶带将胳膊再缠捆结实。同时警察摁住陈淑娴、陈洁,用同样的方法捆绑姐妹俩。

恶警开始非法搜查,把屋里翻的一片狼藉,恶警开始非法搜查,把屋里翻的一片狼藉,把包括两千多元现金,五万多元、电话卡及电脑、打印机等众多物品抢走。随后就将他们三人劫持到兰州市城关分局国保大队非法审讯。

第二天下午五点钟,警察将三人拉到监狱医院体检身体,晚上将陈洁、陈淑娴劫持到九州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陈洁关在十三大队,陈淑娴关在十四大队,将王有江劫持到兰州文化宫华林山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警察再次到陈洁租屋处非法抄家,又拿走一些日常用品。

经调查,实施这次绑架的是兰州市城关区副局长周某,在绑架抄家现场指挥是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长任某。

三人均遭老虎凳酷刑

这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后,城关区国保大队将他们都上老虎凳迫害。连续突审到第二天下午五点钟,后关押到看守所。审讯的人四人一组,两三个小时换一次。

参与非法审讯陈淑娴的有:国保大队长任某、贾兆孝、张斌和一女的。

王有江在审讯期间被迫害严重,导致血压升高等病症,被送大沙坪新桥医院(甘肃省兰州市大砂坪劳改监狱医院)住院治疗,现在又被关回到兰州文化宫华林山第二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零七月三十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对王有江、陈洁進行批捕,图谋非法判刑。

陈淑娴在看守所遭奴役迫害

陈淑娴先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十四大队在过度室里,她不背监规,管教就指使在押人员监狱号长李彤(因贪污被判刑五年)、王子玉、李金华折磨她。王子玉破口大骂,李彤将累活、脏活、洗厕所等活都叫她干,洗厕所、要用牙刷刷,擦地不许用拖把擦,要用拖布擦。一切活儿都必须小跑步,活儿干完后,又训操等。

二十多天后,陈淑娴又被转到六号监室,逼做奴工,活儿是磨锡纸,每天要磨一千多张纸,得十几个小时才能磨完,磨不够就不许休息,还要处罚。磨锡纸非常辛苦,屁股坐凳子都坐烂了。早晨四点多钟起床,中午十一点吃饭,就做活儿,下午五点吃饭,接着干活,干完活才休息。有的干到晚上九、十点钟才能完成狱警规定的定额。

看守所里伙食是早晨一杓玉米面粥,窝头,窝头有时又酸又硬。中午萝卜包菜汤和窝头,汤里几乎没有油。晚上面条泡萝卜包菜汤,面条只有几根。

陈淑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遭受了五十多天的奴役,直到八月二十四日才被以所谓“证据不足”释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0/甘肃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洁被非法批捕-265323.html

2012-08-19: 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有江被关在大沙坪康泰医院
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陈淑娴、陈洁、小钟及一位不知姓名共五人,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底在兰州市桃树坪出租房被恶警绑架,卢月玲于七月四日在上班路上被绑架。

王有江由于出现高血压症状,现被非法关押在大沙坪康泰医院(甘肃省兰州市大砂坪劳改监狱医院),其他几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1739.html

2012-08-18: 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有江等被绑架
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有江和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洁,陈淑贤六月三十日下午五点多在兰州陈洁租屋内被绑架,现王有江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康泰医院(甘肃省兰州市大砂坪劳改医院)。陈洁、陈淑贤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8/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1684.html

2012-08-18: 少校军官遭冤狱十年 再陷囹圄
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遭受十年冤狱后,回老家一年多的时间里,不断遭受当地(永登县)中共政法委、“610”恶人上门骚扰、恐吓,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在兰州又遭绑架。家人八月十六日接到通知,得知他已被非法关到兰州第二看守所,兰州市城关检察院以所谓“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批准(非法)抓捕,图谋再次非法判刑。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之后,王有江曾数次被绑架,先后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兰州市大砂坪监狱,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被枉判十年,在兰州监狱惨遭酷刑迫害,直至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才结束十年冤狱。

王有江,四十三岁,原籍甘肃省永登县,张家口通信学院本科学历,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军区通信总站工作,后转到兰州军区二十七分部工作,技术过硬,工作踏实能干,受到同事及领导的一致好评。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

在中共江氏流氓集团造谣、诬蔑法轮功后,王有江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毅然進京上访,被所在部队以违反政治纪律为由非法秘密关押二个多月,关押期间遭到部队“专案组”邪恶的迫害,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法逼迫王有江放弃信仰“真、善、忍”。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再次上访,途中被劫持拦截在宁夏中卫火车站候车室一天,后转入兰州市桃树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星期。

王有江修炼法轮大法的问题上,单位领导备受上级邪恶头目的责备,因此他主动提出转业。但在转业的相关手续还未完全办妥的情况下,又被恶人诬告,于二零零一年元月六日被兰州市公安局一处绑架。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日,王有江被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四队四号,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中共法院未经公开审理,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在榆中秘密非法冤判王有江十年重刑,期间遭恶警拳打脚踢,被迫长时间做奴工,不许睡觉,关小号,受尽非人折磨,七月间当他转入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时已无法站立,十月被送到大砂砰劳改医院。因长期绝食与各种刑罚折磨,他的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到兰州监狱医院,但稍一好转就又被关回监狱。

二零零四年的五月,王有江被迫害得脊椎重度变形弯曲,致使身体萎缩,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下肢血液不流畅,颈椎僵直,全身无力,头不能自如转动,时刻承受着抽筋剔骨般的疼痛。原本风华正茂的王有江,在长期酷刑迫害下,此时他已骨瘦如柴,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八月,监狱又以奥运为藉口迫害狱中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两次被关進小号,一次十五天,并且半年不让家属接见。

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王有江闯过重重魔难,终于结束了炼狱般的苦难历程回到家中。然而,十年间无辜遭受的非人折磨,使一个英俊的少校军官变成了生活难以自理的人。

通过不断的继续修炼法轮功,王有江的身体已在快速的恢复之中,然而中共恶徒并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不断遭受当地(永登县)邪党政法委、“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国保、派出所、司法所及社区恶人上门骚扰、恐吓,致使他无法在正常情况下生活,其家人特别是年迈父母(七十五岁)屡次遭到干扰和惊吓,精神高度紧张,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甘肃省兰州市邪党政法委610伙同兰州监狱邪教科等数人闯入王有江家中骚扰,邪恶中共迫害王有江蓄谋已久,已经暗地里颁布了抓捕他的文件,企图再次对他实施迫害。七月三十日王有江在兰州又遭邪恶绑架,现非法关押于兰州第二看守所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8/少校军官遭冤狱十年-再陷囹圄-261699.html

2012-08-17: 寻找甘肃省永登县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会宁县陈淑娴、陈洁
甘肃省永登县法轮功学员王有江、甘肃省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淑娴、陈洁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底,在兰州市(大约六月二十八日后)失踪,亲属通过多方找寻、联系,杳无音信,至今已失踪一个半月。因没有任何可靠消息都非常着急,他们的安全很令人担忧。请有知道他们下落的人及时反馈补充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7/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1648.html

2012-08-11: 甘肃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友江、陈淑贤失踪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友江、陈淑贤于六月底至今与家人、朋友失去联系。希望更多人给予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1/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1446.html

2012-04-28: 甘肃兰州市邪党政法委610等骚扰法轮功学员任淑珍、王有江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甘肃省兰州市邪党政法委610伙同兰州监狱邪教科、甘肃省女子监狱邪教科、永登县邪党政法委610一伙七八人打着关心出狱法轮功学员生活为名的藉口,上门骚扰永登县法轮功学员任淑珍(省女子监狱冤狱迫害三年)、王有江(兰州监狱冤狱迫害十年)及家人。实则是邪党省、市两级政法委610(地方血债派)想亲自了解、掌握邪党敏感日“4?25”期间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威胁法轮功学员要向邪党转化。这是邪党江氏流氓集团、血债派末日来临前的恐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7/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6303.html

2012-03-12: 少校军官冤狱十年 回家一年仍无户口
原兰州军区通信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在遭受十年冤狱后,回家虽一年多,其家人却不断遭受当地(永登县)邪党政法委、“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国保、派出所、司法所及社区恶人上门骚扰、恐吓。特别是其年迈父母(七十五岁)的正常生活遭严重干扰。

三月八日,县政法委一年轻邪党人员,带着县国保一甘姓恶警、镇派出所姓赵的恶警、镇司法所杨姓人员,打着“帮助王有江解决户口和身份证问题”的幌子,骗其家人开门。進屋后,甘姓恶警便像贼一样四处张望,满屋寻找;政法委恶人直接威胁说,王有江家门口贴的那副对联不符合(邪)党的政策规定,影响很不好,现在必须赶快撕下来,否则王有江的户口、身份证不好办。

王有江家人问到自家的对联不符合那条政策规定?对联产生了哪些不好影响?影响了谁?恶人却支支吾吾答不上来。王有江家人让他们指出对联中如有任何不妥之处,马上拿下去。恶人更是张口结舌,说不出来。当王有江的家人指出张贴甚么样的对联完全是公民的自由,任何人无权干涉。作为政府执法人员,这样的无理要求完全是违法的,希望他们慎重考虑,切不可知法犯法。但恶人们不听劝阻,强行撕下了门上的对联。当恶警去撕“佛光普照”的横批时,王有江问他,“你害怕佛法吗?你知道谁害怕佛法?魔鬼,只有魔鬼才最害怕佛法!”恶警低头不语。

当来往的群众目睹了恶人们荒唐、可笑的行径后,纷纷谴责他们的违法行为。他们只好赶快灰溜溜的溜走了。

王有江,张家口通信学院本科毕业,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王友江曾数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又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期间遭恶警拳打脚踢,被迫长时间做奴工,不许睡觉,受尽非人折磨,当他转入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时已无法站立。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在榆中秘密非法判王有江十年徒刑,先后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兰州市大砂坪监狱,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冤狱期满。

王有江从二零一一年四月开始办理户口、身份证,至今快一年。县公安局户政科警察王玉娟以所谓“研究”、“汇报”等等说辞不断推脱。王玉娟一开始就说:我们现有的法轮功都赶不走呢,怎么还能再要呢?语气和眼神中表露出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极端仇视。

看着这些被邪党谎言灌输而毒害的警察,在无知中作恶却自以为是,为了眼前蝇头小利而助恶为虐,拒绝真相,实在是可怜、可悲。现实生活中任长霞、王立军这样的反面事例还不能让他们清醒,等待他们的只有随着邪党一起毁灭。

下载: 永登县政府、县委、人大、政协人员名录(32KB)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2/少校军官冤狱十年-回家一年仍无户口-254120.htm

2009-06-13: 兰州监狱对大法弟子奴工及洗脑迫害
王有江,三十八岁,兰州市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非法判十年徒刑;被迫害的腰都僵硬,走路靠拄单拐行走,步履蹒跚,身体极虚弱,备受精神摧残。二零零八年五月,看经文被恶警周明杰发现,吞進嘴里,不说来源,被关一个多月禁闭室迫害,后正念闯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3/202656.html

2009-01-25: 少校军官遭八年冤狱体弱 家人要求放人
原甘肃省兰州市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因坚持信仰和言论的权利,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监狱,至今已八年,期间备受折磨,目前身体极度虚弱。家人要求立即释放王有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5/194125.html

2008-12-27: 关注被非法判刑十年的原兰州军区少校王友江
甘肃兰州市大法弟子王友江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后,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监狱内。二零零六年,家人办保外就医时费尽了周折,兰州方面才同意,而永登县公安局却不接收,表示即使出来也不让回家,并扬言:“他怎么出来我们怎么送進去”,十分嚣张。

大法弟子王友江,男,38岁,兰州市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中修炼。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王友江毅然進京上访,曾数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王友江再次上访,途中被劫持宁夏中卫火车站候车室一天,后转入兰州市桃树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星期。

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由于被恶人举报,王友江又遭绑架,真相资料点被破坏。十几万元的财物被恶警夺走,所有费用均为他的复转军人安置费。王友江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期间遭恶警拳打脚踢,被迫长时间做奴工,不许睡觉,受尽非人折磨,致使他转入寺儿沟看守所时已无法站立。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榆中邪党法院未经公开审理,秘密非法判王友江十年徒刑。因长期绝食与各种刑罚折磨,王友江的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到大砂坪监狱医院,但稍一好转就又被关回监狱。

原本风华正茂的王友江,在长期迫害下,现两鬓已有白发,他常为天灭中共之际自己不能救度迷中的世人而急,对此他说:“我心里急呀。”令人内心一震。我们的好同修,迫害中还在想着救度迷中的世人。

从二零零一年初至今,已过去了近八年,大法弟子王友江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监狱五监区。2008年8月,监狱又以奥运为藉口迫害狱中大法弟子,王友江两次被关進小号,一次十五天,并且半年不让家属接见。王友江的哥哥有肾病,其父母年事已高,怀着探望狱中亲人的迫切心情从永登到兰州,却被无情拒绝探望。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7/192351.html

2008-12-20: 兰州市永登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原少校军官王友江被非法判刑十年

大法弟子王友江被非法判刑十年、从二零零一年至今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监狱内。二零零六年家人办保外就医时费尽了周折兰州方面才同意,而永登县公安局不接收,表示即使出来也不让回家,并扬言他怎么出来我们怎么送進去。

王友江,男,38岁,兰州市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中修炼。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后,王友江依法進京上访,曾数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再次上访,途中被劫持宁夏中卫火车站候车室一天,后转入兰州市桃树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星期。

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又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遭到恶警拳打脚踢,被迫长时间劳动并且不让睡觉,受尽非人折磨,致使他转入寺儿沟看守所时已无法站立。 同年七月三日,未经公开审理,在榆中被秘密非法判刑十年,因长期绝食与各种刑罚使他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往大砂坪(康泰)监狱医院,稍一好转便送回监狱。因长期遭受迫害,风华正茂的他两鬓已有丝丝白发,他的一句“我心里急呀”令人内心一震,说者不曾动容,听者泪如泉涌,自己身在牢中不觉苦、却为不能得救的迷中世人而急。这样的好人却在自己家乡又一次遭受不公,道义何在,良知何存!

从二零零一年初至今,已过去了近八年,大法弟子王友江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监狱五监区。2008年8月中共以办奥运为藉口又一次進行迫害,其家人去探望时竟然遭到拒绝接见,一姓肖的所谓教导员告知,因为“王友江说他是披着人皮的狼”后就被关進小号两次(一次十五天),并且半年不让家属接见。王友江的哥哥因肾病做了换肾大手术,其父母年事已高,从永登到兰州怀着迫切的心情探望监狱中的亲人却被无情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0/191905.html

2008-10-10: 甘肃省兰州大法弟子王友江被非法判刑十年
甘肃省兰州大法弟子王友江现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监狱五监区,于2000年被诬判十年。

2008年8月中共以办奥运为藉口進行迫害,其家属去探望时竟然拒绝接见,一姓肖的教导员告知因为王友江说他是披着人皮的狼后,就被关進小号两次,(一次十五天)并且半年不让家属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0/187402.html

2007-12-10: 兰州监狱仍在对法轮功学员迫害
兰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参与迫害的有邪科科长;赵勇,何伯雄,恶警;肖斌,刘江,段宝生,等。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金吉林,雒秀芬,蒋春斌,杨学贵,王友江,王永波,苏安州,魏俊仁,蒋明慧,劭彦波,李明义,何建忠,魏安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0/168158.html

2007-05-17: 被非法判刑十年的原少校军官王友江近况
甘肃兰州市大法弟子王友江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监狱内,因长期遭受迫害,风华正茂的他两鬓已有丝丝白发,他的一句“我心里急呀”令人内心一震,说者不曾动容,听者泪如泉涌。

王友江,男,38岁,甘肃兰州市大法弟子,兰州市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中修炼。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后,王友江毅然進京上访,曾数次被非法关押。王友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再次上访,途中被劫持宁夏中卫火车站候车室一天,后转入兰州市桃树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星期。

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王友江由于被恶人举报而遭绑架,资料点被破坏,直接损失达十几万元,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恶警的拳打脚踢与被迫长时间劳动并且不让睡觉等受尽非人折磨,致使他转入寺儿沟看守所时已无法站立。

同年七月三日,未经公开审理,在榆中王友江被秘密非法判刑十年,因长期绝食与各种刑罚使他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往大砂坪监狱医院,稍一好转便送回监狱。

二零零六年家人办保外就医时费尽周折兰州方面已同意,而永登公安局不接收,表示即使出来也不让回家,并扬言“他怎么出来我们怎么送進去”,邪恶气势十分嚣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7/155054.html

2006-01-10: 从2005年11月1日,甘肃省兰州市监狱开始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四个犯人轮流看管,不让睡觉,一天一个馒头,一小杯水,進行精神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关禁闭、戴上脚镣、手铐;有的大法弟子被吊在高空中折磨。还有的大法弟子到今天为止已面临生命危险。

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大法弟子有:孙赵海被关禁闭一个月(

2005-11月7日--12月8日),出来后,又再次被迫害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四个犯人看管,不让睡觉。魏兴柱被关禁闭28天,张广立被关禁闭,李文明被关禁闭一个月。安基衡和王演文现在还在遭受邪恶的疯狂迫害。

据消息,有北京警察到兰州监狱强迫大法弟子写“五书”,由8个包夹来迫害一个大法弟子。不写“五书”就不让睡觉,大法弟子不写“五书”就让管教警察下岗。

兰州监狱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所在地和监区:
一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何文卓(兰州) 陆宝良(平凉) 高吉银(武威)赵庭儿 (兰州)
二监区非法关押的有:魏兴柱(白银) 芦占山(武威) 孙赵海(黑龙江) 周军奇(张掖)
三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田锁海(庆阳) 李文明(兰州) 安基衡(兰州)
四监区非法关押的有:张润(天水) 段维军(庆阳) 常炬兵(白银)
五监区非法关押的有:魏安月(金昌) 李志兵(兰州) 王友江(兰州)
六监区非法关押的有:杨应黑(兰州) 薛留彦(安徽) 何健中(兰州)
七监区非法关押的有:文仕学(兰州西固)章大全(武威) 李宝胜(会宁)王演文(平凉)
八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何影国(兰州) 黑会玉(天水) 赵长瑞(武威)朗改中 (兰州)
九监区非法关押的有:席浩学(庆阳) 余有文(四川)张广立(白银)
十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王永希(天水) 曹玺(平凉) 魏俊仁(平凉)
十一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程荣(天水)邵彦波(会宁) 苏万洲(兰州)
老残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于進方(兰州)
入监中队非法关押的有:王允波(辽宁) 张露禅 蒋明辉(兰州) 郭学泽(兰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0/118377.html

2005-07-15: 这几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的男大法弟子约有一百多人,一大部份分散到其它监狱,兰州监狱目前约有30名左右的男大法弟子在遭受漫长的迫害。女大法弟子全部在女子监狱关押。下面是在此受迫害的男大法弟子的一部份情况。

有名有姓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事例:
李文明:30岁左右,20年刑,现在在三监区被严重迫害,据说在绝食抗议。
王友江:30多岁,10年刑,目前被迫害的腰都僵硬,走路靠拄单拐行走,步伐蹒跚,身体极虚弱,备受精神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5/106224.html

2005-03-30: 甘肃省大法弟子王有江现被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大砂坪监狱。
2002-01-02: 王有江,男,32岁,转业少校军官,已被非法开庭等待判刑。因参与印刷大法资料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受尽折磨身体严重受损伤,失去劳动力,因长期绝食抗议,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22480.html

2001-12-23: 甘肃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12月20日有一万姓大法弟子绝食12天后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甘肃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目前有六名大法弟子。于進芳于11月11日被绑架,为了抗议邪恶的迫害,于進芳绝食已有月馀,在绝食期间邪恶给其插胃管时插破了胃,现医生已认为不能插管了,生命垂危;王有江,少校军官,为抗议邪恶的迫害及非法关押,绝食两月有馀,生命垂危。

2001-12-22: 王有江(明慧网曾报导过),男,32岁,少校军官,张家口通信学院本科毕业,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军区通信总站工作,后转到兰州军区二十七分部工作,技术过硬,工作踏实能干,受到同事及领导的一致好评。

王有江修炼法轮大法的问题上,单位领导倍受上级邪恶头目的责备,因此他主动提出转业,但在转业的相关手续还未完全办妥的情况下于2001年元月6日被兰州市公安局一处绑架。最早是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4队4号,7月间又转到西固区寺儿沟看守所,10月间被送到大砂砰劳改医院。

王有江的所谓“案件”现由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受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2/21839.html

2001-01-22: 春节前兰州公安疯狂抓捕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有江,男,32岁。原是兰州军区联勤部少校军官,因修炼法轮功被迫于2000年底转业。于元月10日左右白天在大街上被抓。据说:公安怀疑他与大法资料有关,并欲强加给他"法轮功二套班子"的罪名,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现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4队4号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7049.html

兰州 城关区 甘肃省第一监狱(大沙坪监狱,兰州监狱,兰州市阀门厂,男)联系资料(区号: )

2022-09-20: 兰州监狱:
地址:兰州市佛慈大街298号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邮编:730046
电话:0931-8364911-2015
监狱长   张永维 15193056688
副监狱长 吕勇   13993152236
伏国义、王宏、李培录 15293123888
高振东 13919033899
李德学 13919889490
副监狱长 洪武杰、姜红基 13919812969
党宗赟、彭晓斌
张全民 13919248606
政委     罗维鑫 13919794710
纪委书记 司朝阳 13919999358
张祯君
政治处主任     牛江晖
生活卫生科科长 苏东海 13893657691

七监区:
监区长 魏周东
教导员 陈和平 13893399040,出生日1979年1月17日
副教导员 郭栋 13919873326,出生日1985年4月11日
分队长 李光清 13909460952,出生日1986年9月6日
分队长 师永宁 13893467389,出生日1981年1月16日
副教导员 李凌
指导员 韩湘凌

2022-06-06:
毛雄 公安局长 0936-5999039(新任)
王永声 政委 13909366870
周 成 副政委 13993606623
韩 荣 纪委书记 13519066788
陈文荣 副局长 13993616928
梁文安 副局长 13909366815
黄鼎铭 国保队长 13993606775
王爱国 政委 13919736577
李 云 县政法委书记(新任)
维稳办 09362725324
防范办 09362724224
综治办 09362725324
山丹检察院 09362723692
院长 冯志军(新任)
赵磊 副院长 13993603063
刘多民副院长
陈文俊 纪检组长 18909366706
芦福林 第三检察室主任 13929364188
石文纲 第二检察室主任 1850936618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2013-03-05: 迫害相关责任人:
刑庭庭长:魏公信 8522809-8814
刘冬郁 8522815-8805
魏乾   8522978
张瑞茹 8522815
李耀剑
李繁明 8524864
翟玲玲 8524294
丁晓明
黎永红 8522978

纪检检察:韩宗荣 0931-8522818
韩斌 0931-8522931
贾兆孝
张斌
兰州市中级法院纪检监察 负责接案人 刘晓明 8563322 1007

许维友 8563157 1009

谢瑛 8563317

中院内勤 崔良明 8563153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2848号 邮编:730020
彭斌 8522031 8722
副庭长:金济勇
审判长:刘保森
院长:龚昌明
副院长:高超 赵战斌 郑晓奇 韩冰 肖蒙 杨万军 魏至明
纪检组长:郑新民
机关党委:韩国培
办公室主任:王沛
政工科:邱冰红
民二庭长:李刚
民三庭长:苏红
立案庭庭长:张梅贤

2013-01-01: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2848号 邮编:730020
院长:龚昌明
副院长:高超 赵战斌 郑晓奇 韩冰 肖蒙 杨万军 魏至明
纪检组长:郑新民
机关党委:韩国培
办公室主任:王沛
政工科:邱冰红
民二庭长:李刚
民三庭长:苏红
立案庭庭长:张梅贤
刑庭庭长:魏公信 0931-8522809
副庭长:金济勇
审判长:刘保森(主事)

所谓办案人员: 刘冬郁、张瑞茹0931-8522815、李耀剑 李繁明0931-8524864、刘保森、翟玲玲09318524294、丁晓明、黎永红8522978
纪检检察:韩宗荣0931-8522818、韩斌0931-8522931

兰州市公安局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武都路482号
电话长途区号:0931
总机:8718114
纪委:8718136
督察部:8718220
经济犯罪侦查支队:8718337
爆炸物品审批室:8718425
特行科印章审批室:8718411
治安科:8718402
治安行动大队:871783
户政管理处:8718457
户口接待室:8718463
户口审批室:8718464
身份证接待室:8718476
刑事警察支队:8718500
城关刑警大队:8464778
出入境管理处:8718606
禁毒支队:8717500
监所管理处:2213659
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8718680
巡警城关一大队:8717750
巡警安宁大队:7754110
巡警城关二大队:8717764
巡警防暴二大队:8717799
巡警防暴一大队:8717784
巡警西固大队:7319940
巡警雁滩大队:8717773
巡警治安大队:8717810
交通警察支队:8821311
法制处:8718717
强制戒毒所:5361455
保安服务总公司:8461745
机动车辆监测站:7324107

兰州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滨河中路8号
电话长途区号:0931
局长:2615338
总机:2615381
总值班室:2616464
刑侦大队值班室:2618798
治安大队:2613482
治安大队值班室:2603447
出租车管理队:2615457
法制科:2657411
东站治安派出所:8734261
西关什字治安派出所:8454352
小西湖治安派出所:2611125
西固治安派出所:7310013
东岗检查站:8697864
大砂坪派出所:8360783
柴家河检查站:2750697
岸门检查站:7352596

兰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441号
总机:8821311
东岗交警大队;8822608
城关交警大队:8464879
七里河交警大队:2334358
西固交警大队:7311736
安宁交警大队:7666952
榆中交警大队:522604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