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平度市 >> 孙艳波, 女, 4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青岛平度城关街道办事处后巷子村
个人近况: 2011年11月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2-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107
家庭成员: 儿女: 孙艳波
夫妻/父母: 刘淑芳 孙金兰
女婿: 姜明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29: 妻子被折磨致残 女儿被迫害致死
山东省平度市七旬老翁孙金兰控告元凶江泽民

山东省平度市年近八十的孙金兰老人,与妻子、女儿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一家三口多病的身体都得到康复,生活从未有过的美好。不料,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运动,导致孙金兰老人的妻子被迫害致残,女儿孙艳波更是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当时七十七岁的孙金兰老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孙金兰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一家人遭迫害的事实:

我们夫妻俩因身体不好才于一九九六年九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妻子刘淑芳长年哮喘、咳嗽、 腰痛、神经痛,长年吃药打针不能干活。炼法轮功后一月痊愈,一身轻,身体恢复正常。孙金兰在建筑公司工作。一九七一年,在工地盖房,下地基搬石头时伤了腰,浑身疼痛,长年病休、打针吃药,各种方法治疗也不见效,炼法轮功后一个半月,身体便恢复健康。

女儿孙艳波在修炼法轮功以前,身体有多种疾病:心脏病、高血压、胆囊炎、甲亢、糖尿病等,每天承受着病痛的折磨,活得又苦又累。一九九七年,孙艳波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心做好人的同时,很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感到生活是那么的美好。

我们是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我们的亲身经历证实了法轮功不是迷信,李洪志师父是一位道德高尚的圣人,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

大法弘传,上亿人身心受益,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之心及对修炼人数众多的恐惧,于一九九九年七月滥用手中的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疯狂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这场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用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江泽民对这场迫害的发生、推行和延续,有着不可逃脱的罪责。

我们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进京上访,向政府讲明大法好的真相,给法轮功一个正确的位置,给我们一个宽松的炼功环境。回来后村里对我们非法抄家八次。我们夫妻及女儿孙艳波遭受多种迫害,孙艳波被迫害离世。我们所遭受的具体迫害如下:

一、夫妇俩遭迫害情况

我老伴刘淑芳去北京上访两次。从北京回来被绑架关押并被勒索一万四千元钱。她多次被非法关押,精神和身体受到了极大的痛苦,身体已近植物人,已经五、六年了,她的吃、喝、拉、撒、打食翻身、擦身全由我这个近八十岁的人来照顾她。她自己现在的痛苦不会言表。

我去北京上访一次。从北京回来后被绑架关押在单位。进京上访回来后,我被非法关押在平度红旗路派出所,石维兵安排两打手一晚上就把我打昏死两次(注:石维兵当时是平度公安局政保科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头目),天天酷刑折磨我,逼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八、九天后又将我绑架到平度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双手被铐在后边,再从身后把铐住的两手转到前边来,痛苦万分。直到出狱,我的手臂还伸不平。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半个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我又被绑架到青岛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青岛劳教所,不“转化”就不让睡觉,受尽了折磨,常常每天劳动到深夜,干不完活就不让睡觉。工资也不给我发了。老伴在家没有经济来源,就到垃圾堆里捡东西吃。

二、女儿孙艳波遭迫害情况

我们的女儿孙艳波,家住平度市城关办事处后巷子村,有一双可爱的子女,九九年迫害开始,她去了北京两次,向国家领导人反映修炼法轮功后亲身受益的真实情况,后被非法关进平度市拘留所。因信仰真、善、忍,遭多次非法拘留,与丈夫一起共被勒索现金两万一千元。曾被毒打致昏、被打毒针、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第一次被拘留 公安、村支书齐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九日,孙艳波去北京反映法轮功好的事实真相,被平度警察绑架回本地。到了平度后,警察不由分说先把她拘留了十五天,然后又将她非法关押到平度东阁养老院。

孙艳波等四名同村的法轮功学员被领回后巷子村后,后巷子村书记尚升贤不顾她们四人身体虚弱,竟罚她们四人在大队院内从下午四点多钟一直站到晚上八、九点钟。当她们进屋后,后巷子村书记尚升贤恶毒地将暖气关掉,故意冻她们。

非法关押了孙艳波两三天后,尚升贤又扣去孙艳波五百元钱(从年底的补助款里扣去的),才放她回家。

从二零零一年开始,孙艳波家人应享受到的粮油等一切补助都遭到尚升贤不同数量的扣发:她的公婆被扣发一年;孙艳波丈夫被扣发两年零四个月;两个孩子被扣发一年零六个月;孙艳波被扣发十年零三个月。

被强迫洗脑并被勒索巨款

孙艳波回家后才半个多月,邪党人员听说她要到北京去打横幅,吓坏了,将她再次绑架后又拘留了十五天,期满后又把她绑架到平度党校洗脑。当时孙艳波丈夫去北京为法轮功依法上访,也被恶人从北京绑架到了党校洗脑,她们夫妻俩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孙艳波被勒索了一万一千元,她丈夫被勒索了一万元,恶人才放她们夫妻俩回家。

被逼流离失所 老人孩子受重创

从洗脑班回家后,孙艳波就再也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公安局和派出所的警察轮番上门骚扰,孙艳波夫妻俩没办法,只好流离失所。当时孙艳波的公公、婆婆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两个孩子大的才十四岁,小的只有五岁,老人、孩子正是需要他们照顾的时候,但孙艳波夫妻俩却无法照顾他们。婆婆由于想自己的儿子,整天拄着拐棍儿在街上走来走去,希望能见到孙艳波和儿子。沉重的打击,使孙艳波婆婆的身体很快就垮掉、过世了。而孙艳波十多岁的女儿因没钱上学,也只好辍学,挣钱养家。多亏有了解情况的大法学员,晚上冒着危险从门缝塞进钱去。才能艰难的维持生活。

公安的车天天停在孙艳波家门口,监视着孙艳波家人的一举一动,试图再次绑架孙艳波夫妻俩,使他们有家难回。

遭香店派出所折磨,被平度中医院打毒针

二零零一年五月,在去同修家时,孙艳波被在那里蹲坑的警察绑架到平度市香店派出所。被铐在铁椅子上。两、三天后,孙艳波的手神奇地从手铐中脱出来了,她赶紧向大门口跑去,不幸被警察再次绑架回香店派出所。回到派出所后,警察不停地打她耳光,直到把她打昏过去,才住手。然后又将她绑架到平度中医院迫害。

在平度中医院,警察把她单独关押在一个病房里,手脚都铐在床头上,不让她大小便。她实在憋不住了,真想就尿在床上,但又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这样做。警察对另一位医生使眼色,让他给孙艳波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从此以后,孙艳波的左手就抬不起来了,梳头也只能用右手,痛了很长时间。参与迫害的人员每天还从孙艳波的右手中指抽一管血,说是化验。就这样被迫害了三、四天后,孙艳波的身体极度虚弱,他们怕承担责任,只好把她送回家。孙艳波的丈夫被非法劳教两年。回到家不久,公安又去孙艳波家骚扰,她被逼无奈,只好再次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才回家。

持续的绑架、拘留 孙艳波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孙艳波因在大田集上跟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大田派出所绑架关押,当晚九点后,把她挟持到平度拘留所。九天后,因孙艳波身体极度衰弱,警察怕承担责任,就让孙艳波小弟把她背回了家。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孙艳波在兰家窑村讲真相时,被绑架到同和派出所,当时身体出现了极度虚弱的症状,警察怕承担责任,非法关押了她十一个小时后,于晚上九点多钟将她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孙艳波在平度市李园地段的一条河边讲真相时,被绑架到李园派出所。后来孙艳波的生命突然出现危险状态,李园派出所怕承担责任,就在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将她送回家。

在长期被骚扰、恐吓中使孙艳波身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9/妻子被折磨致残-女儿被迫害致死-350327.html

2013-11-24: 山东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十四年遭迫害部份案例
.......
孙艳波,女,家住平度市城关办事处后巷子村,有一双可爱的子女,九九年迫害开始,她毅然决然的两次去了北京,她要把修炼后的真实情况向国家领导人反应,后被关进平度市拘留所,因信仰“真、善、忍”,遭二次非法拘留,共勒索现金二万零六百元。也被迫流离失所一段时间。从二零零一年开始,将应发的每年每人应发的粮、油、钱全部扣发。二零零八年,讲真相被大田派出所绑架,后关押在平度市拘留所六天,六天时间就被迫害的不能走,是她弟弟把她背出来的。后又在零九年春天讲真相被构陷绑架,在长期被骚扰、恐吓中使他身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一年年底离世,年仅48岁。

刘淑芳,女,现年71岁,孙金兰的妻子,家住平度市城关办事处后巷子村,得法前疾病缠身,气管炎、肺气肿、偏头痛、坐骨神经痛,炼功后几个月基本痊愈,九九年720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她于九九年十二月到北京信访局上访,多次被非法拘留,六次被抄家,二次被恶警罚款一万四千元。每次恶警抄家临走时,好拿的拿,好捎的捎,就象土匪一样。丈夫孙金兰被关押、女儿孙艳波、及女婿那几年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她的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长时间的骚扰、迫害,她的身体每况愈下,现在已不能自理还需丈夫照顾,女儿去世家人都没告诉她。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4/山东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十四年遭迫害部份案例-283036.html

2011-09-20: 山东平度孙艳波自述遭到的迫害

孙艳波,女,山东青岛平度城关街道办事处后巷子村法轮功学员。她原有多种疾病,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事事处处为别人著想,在道德升华的同时,身体也很快得到康复。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政权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修心做好人的孙艳波数次遭绑架、拘留,多次被逼流离失所,以下是孙艳波自述多年来遭到的迫害。

我叫孙艳波,平度城关街道办事处后巷子村人。我在修炼法轮功以前,身体有多种疾病:心脏病、高血压、胆囊炎、甲亢、糖尿病等,每天痛苦地承受著病痛的折磨,活得又苦又累。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心做好人的同时,也很快就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感到生活是那么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发动了铺天盖地的污衊与镇压。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这么正的师父遭污衊,作为大法的受益者,我要去北京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

第一次被拘留 公安、村支书齐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九日,我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到北京后下了火车我就往天安门走,还没等走到天安门就被警察拦住,劫持到了车站派出所,然后被平度警察绑架回本地。到了平度后,警察不由分说先把我拘留了十五天,然后又将我非法关押到平度东阁养老院。当时还有我村的法轮功学员孙淑杰、刘霞、贾淑花也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四天后,我们四人开始绝食抗议迫害,绝食到第五天的时候,邪党的工作人员害怕了,急忙让各村委把人领回去。

我们四人被领回后巷子村后,并没有放我们回家。后巷子村书记尚升贤不顾我们四人身体虚弱,竟罚我们四人在大队院内从下午四点多钟一直站到晚上八、九点钟。当时孙淑杰被她失去理智的妈妈打破了头,鲜血还一直在流。当我们進屋后,尚升贤恶毒地将暖气关掉,故意冻我们。

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他又叫我们四人出去站著,我们都没理他。尚升贤气急败坏地先叫几个人把孙淑杰拖到另一房间去,然后他揪住我的头发就往外扯,刘霞和贾淑花见状,急忙一边一个挽住我的胳膊,虽然我的头发被扯掉了很多,但尚升贤的阴谋没有得逞。被非法关押了两三天后,尚升贤又扣去我五百元钱(从年底的补助款里扣去的),才放我回了家。

从二零零一年开始,我家人应享受到的粮油等一切补助都遭到尚升贤不同数量的扣发:两位老人被扣发一年;我丈夫被扣发两年零四个月;两个孩子被扣发一年零六个月;我被扣发十年零三个月。

第二次被拘留 洗脑加勒索钜款

我回家后才半个多月,恶人听说我要到北京去打横幅,吓坏了,将我再次绑架后又拘留了十五天,期满后又把我绑架到党校洗脑。

当时我丈夫去北京为法轮功依法上访,也被恶人从北京绑架到了党校洗脑,我们夫妻俩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我被勒索了一万一千元,我丈夫被勒索了一万元,恶人才放我们夫妻俩回了家。

被逼流离失所 老人孩子受重创

从洗脑班回家后,我们就再也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公安局和派出所的警察轮番上门骚扰,我们夫妻俩没办法,只好流离失所。当时我公公、婆婆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两个孩子大的才十四岁,小的只有五岁,老人、孩子正是需要我们照顾的时候,但我们却无法在他们身边照顾他们。婆婆由于想自己的儿子,整天拄著根棍儿在街上走来走去,希望能见到我丈夫。沉重的打击,使我婆婆的身体很快就垮掉、过世了。而我十多岁的女儿因没钱上学,也只好辍学,挣钱养家。

公安的车天天停在我家门口,监视著我家人的一举一动,试图再次绑架我们夫妻,使我夫妻俩有家难回。

香店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因不知同修已被绑架,在去同修家时,我被在那里蹲坑的警察绑架到香店派出所。恶警把我铐在铁椅子上,使我失去了人身自由。两三天后,我觉得我不应该在那里了,我要回家。这时,我的手神奇地从手铐中脱出来了,我赶紧向大门口跑去。还没等跑出多远,就听到后边有人说:“人跑了。”我回头一看,好多人追了出来,我急忙躲到了路边的麦田里。他们估计我走不远,就在路边的麦田里一遍又一遍地寻找,最后我被他们发现,俩警察架著我的胳膊,把我拖回去了。

回到派出所后,他们不停地打我耳光,直到把我打昏过去,他们才住手。然后又把我送到平度中医院迫害。

他们把我单独关押在一个病房里,手脚都铐在床头上,不让我大小便。我实在憋不住了,真想就尿在床上,但我又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这样做。恰好过来一位医生,我就告诉医生他们不让我小便,医生马上说:“你们出去,让她小便。”警察对另一位医生使著眼色,让他给我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从此以后,我的左手就抬不起来了,梳头也只能用右手,痛了很长时间。他们每天还从我的右手中指抽一管血,说是化验。就这样被迫害了三、四天后,我的身体极度虚弱,他们怕承担责任,只好把我送回家。我丈夫被非法劳教两年。

回到家不久,公安又去我家骚扰,我被逼无奈,只好再次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才回家。

第三次被拘留

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我因在大田集上跟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大田派出所绑架关押,当晚九点后,把我挟持到平度拘留所。九天后,因我身体极度衰弱,他们怕承担责任,就让我小弟把我背回了家。

二零一零年两次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我在兰家窑村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我被绑架到同和派出所,当时身体出现了极度虚弱的症状,他们怕承担责任,关押了我十一个小时后,于晚上九点多钟将我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我和法轮功学员王春叶在李园地段的一条河边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我俩被绑架到李园派出所。后来我的生命突然出现危险状态,李园派出所怕承担责任,就在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将我送回家。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平度城关街道办事处后巷子村委员尚升贤领著几个恶警,在我家中无人、门没上锁的情况下,私闯我家骚扰,被邻居发现,他们转了一圈后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0/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9月20日发表)-246802.html

2010-06-10: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孙艳波、王春叶被绑架
6月8日上午九点半左右,法轮功学员孙艳波、王春叶在李园地段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据说被关在李园派出所。知情的人说孙艳波因身体情况,被当天放回家。具体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0/225175.html

2009-01-11: 对山东平度大法弟子孙艳波被绑架的补充

大法弟子孙艳波于2009年1月5日在大田集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大田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平度拘留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193238.html

2001-10-09: 山东省平度市不法官员和警察自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两年来,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罄竹难书。自今春4月以来,平度不法之徒和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纵容下更加无法无天,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逐步升级,就在短短的4个月内,当地大法弟子就有60馀人次被绑架,遭受着非法劳教、拘留、抢劫、被活活打死、亲友株连、强行洗脑、流离失所等的迫害。真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无所不用其极。
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名单如下:
2、姜明跃、孙艳波、刘霞、蒲大成、赵洪敏。2001年5月17日平度公安恶警强行闯入大法弟子刘霞的家,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及任何法律程序,将大法弟子刘霞和他爱人还有流离失所在外的赵洪敏一起抓走(赵洪敏5月初在家中无故被城关派出所恶警带走,3天后发正念逃出。)并留部份恶警守候至天黑,不知内情的原平度辅导站站长姜明跃和爱人孙艳波前去时,不幸双双遭毒手。暴徒还收走了多本大法的书籍、讲法录音带、真相录音带、炼功带、讲法录像带、光盘、便携式电脑、激光打印机、印刷设备及所有印刷的真相资料等,还抢走了所有他们家中备用的和随身携带的钱及家中的贵重物品。希各界广大善良的人们关注他们的人身安全。

2001-08-26:山东平度恶警绑架大法弟子并大肆抢掠
于2001年5月17日平度恶警强行闯入大法弟子刘霞的家,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及任何法律程序,将正在印刷大法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刘霞和他爱人,还有流离失所在外的赵洪敏,一起抓走。并留部份恶警守候至天黑,不知内情的大法辅导站站长姜明跃和爱人孙艳波前去时,不幸双双遭毒手。暴徒还收走了多本大法的书籍、讲法录音带、真相录音带、炼功带、讲法录像带、光盘、便携式电脑、激光打印机、印刷设备及所有印刷的真相资料等,还抢走了所有他们家中备用的和随身携带的钱及家中的贵重物品。希望各界广大善良的人们关注他们的人身安全,使他们免遭邪恶的迫害。

青岛 平度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02-02: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警察刘忠宝15065328833
警察王优武13853295116

2019-01-24: 山东高密大牟家镇派出所:05362882057 所长刘地彬 13864691696
山东平度市崔家集派出所:05328238101 1所长代波 13708955970 指导员孙明春 13361271699
高密市六一零办:05362123683 主任李月彬宅 05362318778、13608953738
高密市公安局:
局长鹿钦义 0536259360605362318688
国保大队 05362593670、05362593671
大队长王传普 1396360673805362331223
副大队长孙立忠 13853611038
教导员于钦荣 13506460987
“六一零”大队 05362593672、05362593673
综合科科长钟晓娟 13964678066
国保中队长毛晓虎 13791610966
邪教(中共是邪教)中队长夏坤 1386468611005362300909
邪教(中共是邪教)中队指导员项圣杰 13953666609
国保臧兴传宅05362340081
打手刘杰 15866870870 家庭住址:山东平度千汇花园北面临街楼东单元201户(1楼是门市房)邮编:266700
国玉成,平度六一零副主任,15615887178

2018-11-20: 李园派出所:
地址:山东省平度市红旗路与华星路交汇口
电话:0532-266700
所长代波66587376、13708955970
所长张君祥66587376、13906480680

2018-10-15: 度城关派出所:
电话:0532-87361724
所长李建伟0532-66587368宅88383179、1856167178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09-01-11:
平度公安局 办公室0532-87363187(赵洪武)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