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1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珠海市 >> 陈劲, 女

陈劲
陈劲在大卫麦塔斯访马演讲期间讲述她在中国被迫害的经历
个人情况: 珠海香洲二小 美术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珠海香洲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2-25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陈劲 陈励
交叉列在: 广东 > 韶关监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10-14: 麦塔斯在马演讲 法轮功学员作证支持
(大纪元记者李茹岚吉隆坡报道)加拿大独立调查团成员大卫迈塔斯10月10日在马来西亚演讲,法轮功学员陈劲在记者会和公开论坛上作证,讲述她自己被迫害、被验血的经过。一名曾跟她一起被非法关押过的学员“被送到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可能永远都出不来”。以下为她的供词全文:

我叫陈劲,来自中国广东省,现在已经成为联合国保护的难民。我因为信仰法轮功和宣传法轮功真相,曾被中共当局判刑3年零6个月。

中共镇压法轮功7年以来,我经历了很多事,有些事情可以作为一种佐证,来证实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存在。我95年11月学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功的健身效果非常好,而且教导人心向善,迅速的提高了人们的道德水平,这样吸引了很多心灵向往美好的中国民衆,我就是其中之一。那时已经很多人修炼法轮功了,99年7月中共当局镇压法轮功,据官方统计说是两百五十万人修炼法轮功,其实炼法轮功的人数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镇压开始后,民间许多老百姓多说:是因为炼法轮功的人数超过了共産党员的人数,中共才镇压的。而当时的中共的党员人数是6千多万人,所以炼法轮功的人数远远超过官方统计的数字。

99 年7月20日后,炼功受益的群衆纷纷上北京向当局请愿,99年到2002年,这几年每天都有大量的群衆到北京天安门、北京信访办请愿,但这些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抓住,一批一批的送往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99年12月末,我作为法轮功学员也去了天安门,当时的天安门布满了便衣警察和穿警服的警察。我被强行的拉上一辆可坐十几个人的警车。不一会儿警车就坐满了请愿的法轮功学员。

我们被拉到天安门附近的一个派出所,在派出所的大铁笼子里,就已经关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而且还不断的有法轮功学员被送进来。警察一批一批的问话,主要是问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大多数法轮功学员不说出自己的名字,因为法轮功学员认为如果说出真实身份会被劳教或被判刑,说出身份的法轮功学员被一批批的送到北京各处的驻京办事处。我就被送往广东省驻北京办事处。而没有说出身份的学员,我就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了。我当天在派出所看到不愿透露身份的法轮功学员就有100多人。后来我看网上的消息,在大陆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失踪,他们到哪里去了呢?中共当局一定给不了我们满意的答案。

2001年4月17日,我因为宣传法轮功真相,被国安人员和警察抓住,在派出所里7天7夜不让我睡觉,当我很愤怒的表示要通过法律程序控告警察严刑逼供时,他们阴险的对我说:“你可能都没命出去了,你控告谁?”我当时觉得他们只不过是在恐吓我,直到惊闻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的事件曝光后,回想那些警察的话,才知道他们幷非恐吓我,而是另有阴谋。

我在拘留所期间,就遇到一名没有透露身份的法轮功学员,可能是永远都出不来了。

2001 年9月的一天,我当时被关押在珠海市看守所的第37仓。当时的看守所有3个女仓都是连起来的。当时环境很平静,这一天突然的不平静了,35仓传来了警察的叫駡声,接着是囚犯打人的声音,闹哄哄的。通过我的耳朵听,知道来了一名没有透露身份的法轮功学员(后来警察和犯人都叫他“无名”),还知道她绝食反迫害,我所在的监仓还有其他2名法轮功学员,一名叫张清云,一名叫王志军,我们3人一商量,便大喊:“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叫喊过后第2天就开始平静了,过了2、3个月,我所在的监仓来了一名叫阿红的犯人。我们熟了之后,阿红就告诉我们关于“无名”的一些事情,她说:“自从你们叫喊后,警察怕这位“无名”影响到李春艶(李春艶是清华大学的学生,同样关在35仓),把“无名”调到14仓去了,她很顽固的要绝食,警察让她‘坐飞机(一种酷刑)’,我和几个人被派去看着她,“无名”不绝食后,为了方便警察管理,多设了一个34仓(原来没有的),“无名”就在34仓。” 阿红当时就只透露我这些。

2002 年春节,因为我曾是美术教师,警察派我到每个女仓贴过春节的图案。就这样我来到了34仓,起初幷不知道哪位是“无名”,在我要贴图案的时候,一名30多岁,长得很秀气的妇女给我抬来一张凳子,其实这一举动很平常,但是马上有几名犯人把她推到一边,而且牢头(这个监仓犯人的头)警告我:不能和她说话。我马上意识到这位就是“无名”,我就多看了她几眼,她的形象就印在我的脑海里了。2002年6月左右,我听其他犯人说“无名”被送出去了。我当时以为她被放出去了。

2002年11月,我被送往广东省韶关监狱,因为我不承认自己是罪犯,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仓”,出来后,被分到监狱的14中队,阿红正好也被分到了这个中队。监狱的洗澡间是个大冲凉房,可容100多人洗澡,冲凉时环境很混乱,因为我和阿红以前的交情很好,阿红总是趁乱找机会和我聊天,我也趁机向她询问了“无名”的情况。因为我知道阿红家里很有钱,她家里经常行贿拘留所管理女监仓的女警察吴*芬,阿红还尊称她为吴姨。阿红经常被“吴姨”叫出去聊天,关系非同一般,警察会经常有意无意的透露一些消息给阿红。我问阿红“无名”是不是被放回家了,阿红说:“‘无名’没有透露姓名,无法判她劳教或判她刑,她确实是被送出去了,没在拘留所,吴姨”确定“无名”没有被放回家,而是被送到一个特别的地方去了。”阿红还感慨的说:“你挺幸运的,坐满刑期就出去了,吴姨告诉我,“无名”被送去的那个地方可能永远都出不来了。”我当时以为这个特别的地方是当地的洗脑班,也不在意。

2004 年10月我出狱,因思想没转化不能回家,被珠海市610办公室直接送到当地洗脑班,在洗脑班,我没看到“无名”。12月25日,也就是圣诞节,我因身体非常虚弱,被家人保回家。回家不久,“无名”的母亲经别人介绍,拿着“无名”的照片找到我,我一眼就看出那就是“无名”。“无名”的母亲向我述说:“我女儿叫袁征,刚从马三家劳教所出来不久就来珠海看我。2001年9月份的一天出门一趟,就再也没回来了。”我告诉她,“无名”就是2001年9月份进的看守所,幷把啊红对我说的话告诉她,幷叫她赶快向610要人。后来我又和袁征的母亲见了几次面,她母亲希望和我一起去找610,因为当时我正准备逃离中国,怕节外生枝,没有答应她。我出国后,继续打听袁征的下落,特别是活体摘除器官的恶行曝光后,我不断的和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联系,袁征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更加担心她的生命安全,也许她的器官就被盗取了。

下面再讲一下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经历。前面说过我2002年11月30日,我从珠海市第2看守所被押送到广东省韶关监狱,我记得当时的押送车内有十几个人,其中9个是法轮功学员,其他的是犯人。而9个法轮功学员中,有5个来自第1看守所。清华大学的学生有李艶芳、蒋玉霞、马艶和李春艶,一个中科院研究生刘梅,还有张清云、周静和我,还有一位不记得名字了。当我们被押送到监狱医院时,被强行体检。体检的项目有胸透和验血,我们问警察为什么体检时,警察回答我们这是例行检查。我记得当时体检的只有我们法轮功学员,其他的犯人好像在车上。2003年4月,我被调往广东省女子监狱受迫害。其间也做过胸透和验血的检查,幷不是刚进监狱时。

以下是我妹妹的情况。我妹妹叫陈励,是广东省汕头大学艺术学院4年级学生。99年镇压开始后,2次去天安门上访请愿,第2次被判刑1年6个月。2000年初,她被送往广东省韶关监狱迫害。出狱后又2次被强迫抓到广东省三水妇女教养所,陈励在这3次坐牢期间,受尽了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所以我妹妹更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这次我逃离中国,中共当局知道后,也很害怕我妹妹出逃,在追寻我的过程中,把流离失所的陈励也抓住了。

据我家人说,陈励被送往广东省三水法制学习班,其实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我家人多次要求见陈励,中共当局不允许任何人见她,差不多半年过去了,陈励至今生死不明。我妹妹身体非常健康,会不会成为中共活体摘除器官的对象呢?我非常担心她的生
命安全。
http://epochtimes.com/gb/6/10/15/n1487747.htm

2005-07-21: 据悉:珠海民富酒店的洗脑班已撤消。林永旭、赵娟娟、陈劲等已正念闯出,韩智敏据说被送回了家乡杭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1/106647.html

2005-06-11: 原珠海市二小美术教师陈劲,2004年10月从女子监狱刑满四释放,因为没写“四书”,释放后不能回家,转到珠海洗脑班,两个月后,因在监狱中长期备受身心迫害,身体孱弱,被家属保回家。

据了解,陈劲在没炼法轮功前,得顽症乙肝,经长年医治,不见好,反而越来越重,每月花费国家医药上千元,病休几个月后,到公园锻炼,遇法轮功,说也神奇,炼功不久,身体完全康复,重新回到教学岗位。工作兢兢业业,不辞辛苦。后来结婚生子,过着健康人的幸福生活。可是自从99年7.22后,她就陷入生活窘迫之中,2000年6月她休完产假后,学校无理剥夺了她的教学权利,动用起了“文革”迫害群众的伎俩,安排她打扫学校学生的厕所,就在这个月教办主任蔡丽珠、学校校长吕秋莲找到陈劲、李垭田(也是法轮功学员),强迫她们在写不炼法轮功保证书和写辞职书上作选择,陈劲在被迫的情况下写了辞职书,从此没有了工作,一直生活在颠沛流离的动荡生活中。2000年12月被迫离家出走。2001年4月到2004年10月,在牢狱度过了三年半的光阴。特别在广东省女子监狱,警察为了“转化”陈劲,动用了许多非人道的残暴手段,关禁闭仓、长期不让洗澡、长期缺少睡眠,甚至唆使犯人殴打陈劲,极尽摧残手段,使她长期处于恐怖之中,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出狱后,身体孱弱不堪,给家庭增添了不少负担。

据释陈劲目前还没有恢复工作,生活还处于动荡之中。这场迫害应该结束了……

多少无辜的老百姓在中共的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中饱受苦难、艰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1/103816.html

2005-02-28: 1999年7月下旬,珠海市公安局根据江泽民的打压命令,胁迫市内所有单位归口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强制洗脑,开办所谓的学习班。珠海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梁子乐、副站长李韶影、刘峻元先后被单位开办的“学习班”关押起来,并施加压力,要他们公开面对电视媒体表态。《珠海经济特区报》记者在公安部门的授意下,还恶意采访了梁子乐、原副站长何漪兰、学员陈创新等,对学员的话肆意歪曲、删节、割裂,极尽断章取义、诬陷栽赃之能事。企图借用宣传媒体和这些负责人的口,动摇大法修炼者的正信。

办班期间,公安开始了疯狂的抄家行动。以强制、威胁和暴力的手段,要学员开门抄家。大法学员韩智敏对抄家坚决抵制,公安恶警就指挥街道办、居委会的非法之徒强行将韩智敏抬到家门口,并非法撬开韩智敏的居所,将室内的大法资料洗劫一空。珠海市站长梁子乐,副站长李韶影、廖伟雄、刘峻元,新老学员何漪兰、张明、孙畅、陈劲、龙观德、韩智敏、隋涛、廖洪文、韦德元、吕平义、陈创新、颜禧洪、刘海波、黎秀英、邸艳华、王志军、戚小军等,几乎所有榜上有名的大法学员,均遭到洗劫。

珠海市大法学员周静、陈劲,按照大法的要求,积极主动向民众传播真象,令珠海市的邪恶惶惶不可终日。2001年年初,周静和陈劲被邪恶绑架。周静被非法判刑9年;陈劲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

2004年10月,陈劲的非法刑期届满,珠海市610竟然公然践踏法律,直接将陈劲从监狱绑架走,继续非法关押在臭名昭着的民富酒店,实施连续不断的迫害。陈劲家中女儿年幼,亟需母亲呵护;丈夫工作忙碌,需要妻子的关照。这些,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从来不予以考虑,只想着如何逞凶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8/96004.html

2005-02-25: 珠海香洲二小美术教师陈劲,因乙肝折磨开始炼法轮功。在修炼前,她生活难以自理,连从二小走到湖湾市场买菜都吃力,请一位阿姨给她买菜做饭,三天两头请假。炼法轮功后身体极好。因受益极大,1999年7月20日,陈劲虽然怀孕挺着大肚子,还到广东省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中共广东不法官员不仅不接受上访,而且出动军队驱散上访人群。陈劲打算上北京上访,在韶关被非法截下,遣回珠海。后被非法关押于山海楼、教育大厦等。再后来在中山大学旁边的海洋花园被监视居住,被二小东风派出所的警察陈彬等经常上门骚扰,给她及小孩、家公、家婆极大的精神伤害。

2000年初,陈劲休完产假回学校,香洲二小校长吕秋莲安排她在学校搞学生宿舍的卫生等,随着镇压法轮功的升级,2000年10月被迫辞职,后来被迫离开家,在外面以做美术家教维持生计。虽然极度想念不满一岁的女儿,但不能回家,因为她妹、她的同事被非法劳教、劳改的情况让她害怕。

2001年5、6月,陈劲被非法逮捕,被刑讯逼供,被非法判处三年半的劳改。在监狱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她丈夫无可奈何,告诫狱警:“在这里你们不能给她乱用药,你们得保证她的健康。”在监狱体检到有严重的宫颈炎,应该保外就医,可是监狱就是不放人。更离谱的是2004年11月18日,劳改期满,应该释放时,她丈夫去接人,却不让接;却让珠海邪恶的610领导王广山等把陈劲绑架到了在合罗山对面的民富酒店继续关押,还声称:“让她调养一下再回家。”在她丈夫的周旋下,610于2004年12月放她回家了。

珠海市联系资料(区号: 756)

2018-04-29: 海珠区看守所: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南洲路655号
电话:020-84175647、84175682、84176963
驻看守所检察室:84175573

2015-09-26:以下是一些有关邪恶部门人员的电话,座机区号:0756(属于珠海地区)。
1、陈旗,手机:13926907988 办公室(综治办):2686710、13926907988
0756-2525913 珠海市“六一零”主任
2、李开祖,珠海市政法委副书记,珠海市“六一零”头目,办2519620,宅2230307
3、吴燕德,珠海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洗脑班负责人之一,电话:13702729799
韩俊峰,珠海市“六一零”科长,民富酒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棍,电话8608927、13809239027、13016332844
4、阮力江,科长,民富酒店负责人之一,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办公电话:2255616 家庭电话:2276510 手机:13612211268
5、李海旷,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之徒,电话:6633201
6、袁平,珠海市公安局宣传科,民富酒店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棍。电话:8642114(办)
7、赖海光,珠海市公安局政保处处长
8、宋云祥,珠海市公安局政保处
9、朱健文,珠海市公安局政保处,电话:13702321430
10、谢鹏飞,珠海市公安局政保处
11、叶振平,洗脑班负责人之一、“六一零”科长
12、梁根鹏,电话:13902538653
13、朱荣珍,女,专门负责洗脑
14、黄某,珠海市政法委副书记
15、陈某,珠海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科长,电话:2116901(办)。
16、尹文风民富酒店“六一零”小头目
17、张存强,洗脑班负责人。

二、珠海市香洲区公安“六一零”人员:
1、陈旗 珠海市政法委综治办主任:2686710、13926907988
(原是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委组织部组织股股长,2012年上半年调入珠海市610办公室担任主任,其上任以来,在珠海对法轮功学员绑架事件大幅上升,高达十几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