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市 >> 郭居峰, 男, 36

郭居峰
郭居峰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2-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18:逃离中国七年 电器工程师望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
原大连法轮功学员郭居峰,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期间,曾多次被绑架、关押,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期间遭受折磨。郭居峰于二零零八年逃离中国到德国,现在是一位电气工程师。

现年四十一岁的郭居峰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恢复法轮大法的名誉。

以下是郭居峰先生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叫郭居峰,现居德国,是德国跨国公司的一名电器工程师。一九九五年五月,当时我二十二岁,在东北重型机械学院上大学(现在叫燕山大学)二年级,当时学校有同学学法轮功,我就看了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之后我参加了九天的法轮功学习班,通过看大法师父讲法的录像学习,觉得法轮功讲的真、善、忍很好,功法也简单易学,就开始学习,每天早上和同学在操场的空地上炼功,当时学校最多的时候有五十多人学法轮功。

学法轮功后,我发现自己比较会调整和控制自己的情绪,这非常重要,因为和人接触,不可能都很顺心,能够在矛盾中退一步,理性的看到自己的问题,就是提高人素质最重要的关键。比如我在自己急躁的时候,我通过炼功放松自己,炼功后心情非常平静,看问题比较理性,而且能够替他人着想,减少了和他人引起矛盾的可能性。

学法轮功让我学会了尊重生命,生活比较节俭。一次,在大学里,一个老乡来看我,看到我在床上缝袜子,他很惊讶,按照我的家庭背景,能够这样简朴很不容易。学法轮功后,我从不和别人攀比,去掉了好面子的不好习惯。我也不会瞧不起其他同学,因为我衡量好坏的标准是真、善、忍,而不是成绩的好坏和家庭的贫富。

在生活中遇到苦难中我也学会了积极看问题,炼功后我做事情从原来的虎头蛇尾变成了有始有终。二零零八年,我从中国逃到德国后,生活开始非常不稳定,面对陌生的海外生活一时间不知所措,但是通过炼功,我的心安静下来,我从零基础开始学习德语,积极寻找工作,面临多次的拒绝后依然持之以恒,锲而不舍,最后终于在一家德国跨国公司找到了电器工程师的职位,德国劳动局还特意撰写文章,将我的故事报道出来,以激励其他求职者。

法轮功被迫害已经十六年了,在此我递交控告状,我的心声和十六年前警察问我的一样,那就是,要求还法轮功清白,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清白,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

一、两年中被非法关押十七处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一年六月期间,我总共被在十七个不同的地点非法拘禁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大连法轮功义务辅导员被绑架,我听说后赶到市政府旁的信访办上访,被警察绑架、关押到晚上九点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到大连火车站购票去北京的时候被车站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关押至少八个小时。

一九九九年,我被大连机床集团发动机分厂厂长关在单位两天不让回家,后我趁机逃了出来。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上访,在北京租房住的地方,由于房东告密,被绑架当地派出所,后被大连公安劫持到北京建新宾馆非法关押三天,再被大连长兴街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大连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天。在我去北京的上访的时候,大连市沙河口区长兴街派出所警察非法侵入我在大连机床厂的宿舍,抄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坐,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后被大连警察押回、关押到大连戒毒所两周。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我被双鸭山市立新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双鸭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我被大连南石道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大约七天左右。十月二十二日,南石道街警察非法侵入我在大连机床厂的宿舍,并到我单位,把我办公的地方翻了个底朝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九日,新年刚过,我在家中被大连南石道街派出所、双鸭山市立新派出所等警察闯入家绑架。在路上,喝得醉醺醺的警察对我说:“你知道我抓你为什么吗?就是为了立功。”我被劫持到哈尔滨尚志派出所,被铐在暖气管子上,当晚又被劫持到哈尔滨看守所关押一晚,后被劫持到大连看守所刑事拘留两个月。

之后我在没有律师辩护和法官审判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先后被劫持到了三个劳教所,度过了四百多天:二零零一年五月到八月被劫持到大连劳教所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八月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铁岭市的关山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到六月五日,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葫芦岛劳教所。

二、所遭受的肉体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晚上,我在大连西岗区南石道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警察追赶,从一个十米高的陡坡上掉下去,摔昏在地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铐南石道街派出所的老虎凳上,浑身是伤,额头出血,手掌也肿起来了。右腿膝盖撕裂的疼痛,肿胀的很严重,后来去医院检查,确诊为髌骨骨折,打了石膏固定。在这种情况下,警察对我刑讯逼供,警察陈金(音)扇耳光,并命令保安晚上看着不许我睡觉,我一打瞌睡,保安就用喷壶往我脸上喷冷水,当时是冬天,很冷,我被剥夺睡眠,每天晚上身上都被喷的很湿,他们至少三天晚上没有让我睡觉。

大连戒毒所被强制关小号和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四月,在大连戒毒所被非法关押两周,当时戒毒所没有吸毒人员,全部关押法轮功学员。我由于拒绝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被强迫关押在三楼的小号里面,整个楼层都是被间隔的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地环,我双手被手铐铐在一起,然后手铐铐在地上的铁环上,我站不起来,整个楼就我一个人,惩罚持续了一天,没有给饭吃。在那之后由于我绝食,被野蛮灌食,我被警察仰面按在床上,双手被铐在床上,双腿被警察按着,医生用开口器将我的嘴打开,然后从鼻子野蛮灌食。
五个小时的电棍折磨和精神侮辱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我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被强迫照相,按手印,之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半,三月底我被劫持到大连劳教所,我被脱光所有衣服检查,并被强迫验血。在大连劳教所新收,我被强迫打扫警察的办公室。二零零一年五月份,我和其他共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劫持到男教学楼。在那里的教室里面,我们都被强迫跪在地上,双手水平举起来,动一点就电棍折磨, 我被用电棍折磨了五个小时,我的脖子都被电糊了。当时主持这个迫害的有大连司法局副局长郝宝昆、大连教养院院长郝文帅、警察乔威和王军。我被电棍迫害后,他们把我的双手铐在身后,他们就拿来一面镜子放在我的面前,强迫我看镜子里蓬头垢面的我,然后在一旁哈哈大笑。这些警察不仅滥用酷刑,而且还在精神上想方设法的折磨法轮功学员。
被逼坐小凳 逼听诬蔑录音

我被酷刑之后,被劫持到严管班,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十五个小时,强迫去劳教所电影院听诬蔑法轮功的报告。警察还强迫其它班级已经被强制放弃法轮功的学员,每天集体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每天至少三次,我们在隔壁听的一清二楚,这也是一种精神虐待。在严管班还有一个录音机,每天十几个小时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音,谁要是不听,就要遭到酷刑。

被强制戴手铐一百天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被劫持到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在到那里的两周后,我由于声援其他法轮功学员而被强制戴手铐一百天,我被劫持到三台子石场,两个犯人轮番每天和我铐在一起,他们和我铐在一起一天可以减一天刑期。我被二十四小时和犯人铐在一起,包括吃饭、洗脸、睡觉和上厕所。主持这场迫害的是院长高雷、警察田国军和王书记,以及刘队长等人。记得在石场,有一天晚上睡觉,那天警察喝醉了酒,就拿着电棍突然半夜闯入犯人住的房间,拿着电棍发狂的朝正在睡觉的犯人电,犯人被惊醒,发出凄惨的叫声,非常恐怖。

两次被关押小号,共一个半月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我在三台子石场炼功被劫持到关山子教养院的总部的小号,小号一点五米宽,二米长的小屋子,它是牢狱中的牢狱。靠门的地方有个下水道,就是厕所,早晚两顿饭,每顿一个窝头,而且都是过了开饭时间才拿来,又凉又硬。口渴了我就只能喝下水道的水。警察将我的双手背铐后,然后铐在墙上的铁环上,夜晚困的时候,我只能侧向一方,压着胳膊睡一会,胳膊麻木了,醒过来,我就用牙咬住垫在头低下当作枕头的鞋,一点一点把鞋移到另一侧,然后再侧身躺一会。当时是一月份,也是冬天,外面正下着大雪,看小号的警察还打开小号的门,企图冻我,风夹着雪吹进小号里,寒风刺骨。我在小号被关押了一个月被转移到一大队非法继续关押,二零零二年新年刚过,由于我拒绝走操,又被非法关押在小号半个月。

被强迫做奴工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被强制劳动,形奴役的活有搬地板块、收秋菜、加工二极管,以及在石场干苦力。一九九九年十月在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期间,我被强迫到看守所外面劳动,有一次是到一个工厂搬运地板块,还有一次被强迫到一个菜地收割秋菜。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被大连劳教所强迫加工二极管,每天早餐后就是一天十五个小时的工作,我们每个人身边一天的工作量是两个大箱子,共八十公斤的二极管。每天要重复上万遍一样的动作就是,左手从箱子里抓一 把二极管撒在桌子的胶皮上,右手拿着一个硬胶皮在桌子上搓,直到把弯曲的二极管搓直,放到身体右面的箱子里。除了准时吃饭和六小时的睡眠是为了我们可以继续工作外,我们都在工作,我们一分钱都得不到。如果不能及时完成任务或者拒绝劳动,牢头就会责骂,警察就会对我们酷刑折磨,那种酷刑折磨是歇斯底里的。举个例子,一次一 个叫王军的警察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他按动电棍按钮的拇指都按出了水泡。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在辽宁省的关山子教养院,被强制到三台子石场工作,当时我由于声援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戴手铐一百天,我被二十四小时和另一个犯人铐在一起,我戴着手铐还被强制铲石子,手一天就磨出了四个大泡。当时的劳动环境非常恶劣,居住的房间十米长的过道两侧分别是上下两层的通铺,铺头伸出的木杆上七零八落的挂着沾满灰尘 的包裹,地上到处是污水、果皮和废纸,空气污浊,苍蝇成群。记得第一天到那里的时候,我戴着手铐准备吃饭,就听有人喊: “放炮了!”话音未落,一声炮响震耳欲聋,接着我头上的房板也轰的一下,原来是远处放炮迸出的石头从五十米以外飞到我们头顶上方的房顶,一块泥巴在震动中 垂直的落到我装满菜汤的饭钵中。我们出外面干活,不管天气怎样都会出去,记得有一次秋天,天气转凉,我只有一件马夹和破的裤衩,非常冷。有一次一天中天气一会阴,一会晴,结果从牢房出来进去三次。

被强制灌啤酒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我和法轮功学员曹玉强被非法劫持到辽宁省葫芦岛教养院。从五月十三日我开始绝食抵制迫害,三天后,他们开始准备迫害我,参与的警察有刘佳文,副大队长崔晓东、刘海厚,狱医王大柱。我被劫持到一个屋子里面,屋子的窗户被窗帘挡着,四个犯人把我按到铁床上,一个医生强制掰开我的嘴然后在里面放了一个木头一样的东西,再强制把一个塑料管从我的鼻子插到胃中,但他们灌入我胃中的不是食物,而是啤酒。
灌食是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另一种手段,由于我不能喝酒,胃反应非常大,不断的呕吐,灌食的管子卡在呼吸道和食道之间,每一次胃痉挛导致的呕吐都是一种无以言表的痛苦,后来我的整个喉咙全肿起来了,从下巴到胃上面的一条线,每一次吞咽都非常疼痛。我的双手分别被铐在铁床两边的角铁上。他们除了将我双手铐在床两边的角铁上,还用床单把我的两只脚缠了几圈,分别将床单两头紧紧的系在床尾两端,他们又用另一条床单放在我的胸前,然后床单两端穿过我已经被铐在床上的胳膊分别系在了床头两端,我一动也不能动,死死的被固定在了床上,被床单绑在床上的日子一共有九天之久。后来他们用一个大的注射器给我打流食,有时流食会喷出来,粘到头上,由于我的头发很长时间没有洗,时间长了非常痒。他们整个迫害我的过程是十分隐蔽的,用窗帘挡住窗户,害怕别人发现。

在我绝食二十四天之后,身体极其虚弱,教养院害怕我死在里面,才把我释放。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我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家,但是被葫芦岛劳教所勒索所谓罚款二千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8/逃离中国七年-电器工程师望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315849.html

2009-07-26: 十年迫害后相聚在自由世界(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6/205306.html

2008-07-23: 悼念我熟悉的同修们(图)
整理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因为我要告诉人们一个很沉重的话题,法轮大法在中国受到的迫害,这场迫害已经持续了9年,它毁掉了无数人的生命以及他们幸福的家庭。

我1995 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大学所在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我的家乡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我的工作地点辽宁省大连市,非法关押中我认识了众多坚定的大法弟子,我更加觉得这部大法的伟大,他让生命在危难中无比的坚强,用无比的正信建立起永远的丰碑,我则在震撼和感动中走过了人生一次次的劫难。

我是一介书生,从小没吃多少苦,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的时候,我开始体会另外一种人生,在北京的街头拾起别人扔下的盒饭,在室外多次露宿。我被非法关押过四次,最后一次被辗转了三个教养院,最后一次被绑架是在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之后,中共邪党在整个中国疯狂的肆虐,辽宁省大连市南石道街恶警陈金居然从大连跑到黑龙江省抓捕我。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他曾经在酒后告诉我:“你知道我抓你为了什么吗?为了立功。”多么赤裸裸的一句心里话!
在大连教养院我第一次经历了电刑,当电棍放到我脖子上的时候,伴随着哒哒声响,我的全身痉挛,我闭上双眼拼命的挣扎着,突然间我闻到空气中皮肤烧焦的气味。后来我被严管4个月,再后来就和20名大法弟子被送到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在那里我因为声援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戴手铐100天,因为拒绝迫害,被两次关在小号里。后来我又被送到了辽宁省葫芦岛教养院,在那里我和大法弟子曹玉强一起绝食,最后获得自由,上面这张图片就是我绝食24天后被释放一小时之后的照的。这场迫害导致我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以至于我被释放后躺在回家的卧铺上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双手被铐在铁床上。

我庆幸我还活着,来到了自由的世界,拥有了言论自由的权利,我有嘴可以说,有笔可以写,还可以为那些逝去的同修代言。我知道中国大陆还有更多的迫害被封锁着,当所有的受害者有一天能够象我一样可以自由表达的时候,海面下95%的冰山将会浮出水面,那将带给人两个结论,一个是在道德沦丧的年代,那么多法轮大法修炼者为了维护真理坚持着,甚至付出了生命,他们是那么的坚韧,未来的人类永远都会传说大法弟子如何用生命维护真理的故事。另一个结论是在这种疯狂的迫害中人们更加直观的感受到了共产邪党的血腥罪恶。

自从99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之后,在不同的处境,不同的心态,不同的阶段知道了同修去世的消息,每一次听到这种消息后,那种冲击真的让人很难过,难过为什么那么好的人被迫害致死?为什么坚持真理这么难?要知道那是你熟悉的朋友啊!那和你从文字去了解这场迫害是截然不同的,它会让你更加直接的感到迫害就在身边。经历了这场迫害你才知道什么叫惨无人道,什么叫做令人发指。

我所了解的这些被迫害致死的同修,许多我们在99年之前就认识,有的是我家乡的同修,或者是我工作地区的同修,还有一些是我被非法劳教的过程中认识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本应该活在这个世上的,却无一例外的被迫害致死,我要说的是这只是我知道迫害致死案例的一部份,我挑了有照片的整理了一下,目地是希望善良的人能够通过我的描述,了解到邪党对法轮功学员做了些什么?

希望看过我文章的人们想一下,当一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的许多同修也被迫害致死,那么中国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是什么样子?邪党这些年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一种什么状况?法轮功学员又是在什么样的压力下坚持着讲真相?而我一个受迫害的当事人,为去世同修的代言人,在这个本不属于自己的国家里获得言论自由后揭露迫害又是一种什么心情?愿我的这篇文章还能够告慰那些去世的法轮功学员的在天之灵,愿他们永远安息。

2008-04-18: 德国慕尼黑中领馆前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
......
今年一月九日刚从中国大陆来德的法轮功学员郭居峰,在发言中提到,从去年十二月十九日到今年一月十五日,他的家乡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包括董明芬、王海阳、王耀君、刘燕等人。他还讲到自己曾经在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了四百五十天,那里的管教曾用电棍电了他五个小时。郭回忆到:“他们用电棍电我的脖子时,我闭上双眼咬牙挺着,在持续的电流下浑身颤抖痉挛,突然闻到皮肤的烧焦气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8/176765.html

2002-05-18: 一、大连市教养院的转移计划
2001年8月9日上午8时,大连市教养院门前,20位被背铐的大法弟子被从小号、严管、专管、新收、各大队带出,由2个劳教犯人押1名大法弟子,20余名队长着装待命,旁边停着一大客车,另外25名劳教犯人也被背铐,与大法弟子分成两边站好。60余人坐入客车,前轿车开道,后小货车(装行李)压后,驶出大连。

这20位大法弟子的名字是:冯刚、孔庆春、王志勇、刘洪友、王悦、刘长海、徐俊、滕仁民、陈咏、郭居峰、曹玉强、孙致远、曲飞、王创、尹宝君、徐刚、良庆胜、王尚杰、张成君、刘仁秋。平均年龄30余岁,其中有大学生、银行职员、政府干部、商人、大学教师、医生等。

汽车上高速,过沈阳,直奔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关山子教养院,在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是与马三家一样血腥恐怖的省劳教所。...

4、2002年1月11日,大法弟子郭居峰因炼功被送入“小号”,被背铐14天后转为单铐(单铐即将手铐一端铐手上,一端铐在墙上的铁环上)。一天二顿饭,一顿一个窝头,两个劳教犯人24小时轮流看护,早7点,晚7点换岗。大法弟子“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这期间,恶警将他妈妈、姐姐从黑龙江找来,企图利用亲情,换取他的“遵守院规,不炼功”的保证,都被他回绝了。在“小号”一个月后,被送入一大队(劳教犯人大队)。2月19日,恶警变脸,以走操作为迫害手段,郭居峰不走,又被送入“小号”。此时小号里另一大法弟子尹宝君已在里面20多天了。关山子开先河,大年三十也押人。

6、2002年2月19日放风时由于恶警队长叫大法弟子曹玉强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他不配合后遭毒打,田队长对其锁喉,4个恶警将其打倒在他,脚踩头,他一下从地上站起,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用目光直视田队长。恶人胆怯了,将其送回,后大法弟子接连找恶警队长,邪恶低头了,并保证再不会有类似事情发生。

“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偿还。多行不义必自毙,那些不惜给大法造谣诬陷,为了名利,为了向其主子邀功而行恶的罪恶之徒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另外,大法弟子郭居峰、曹玉强在2002年3月已被转入辽宁省葫芦岛市教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18/30411.html

2002-03-26: 到2001年8月份,大连教养院又将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秘密送到辽宁昌图地区关山子教养院,進行更加残暴的迫害。其中有郭居峰、刘洪友、王志勇、王闯、瞿飞、陈勇(已被迫害致死)等。其中郭居峰一身正气,不配合邪恶,与队长谈话是他以法理服人,而遭院方妒忌,院方全不顾其腿还未康复,就对其進行迫害,手段残忍至极。(郭居峰曾在散发真相传单救度世人时被恶警追捕,被逼从高处跳下,致腿残疾。后在家休养时(黑龙江),大连西岗分局某警察利欲熏心,专门开车从大连到黑龙江将郭居峰抓走,并扬言:“就指着你请赏哪!”)

而现在,大连教养院仍关押很多大法弟子,不许炼功,不许家属接见,接见时要以骂老师为条件,毫无人权可言。里面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是重疥疮症状,有的都烂到了骨头,还有得其他症状的,也较重,但教养院不但不理不睬,反而加重迫害。
http://globalrescue.hopto.org/unproj/big5/editch.jsp?qid=39217

2001-09-01: 被非法关押在四班的大法弟子于8月13日开始绝食,抗议非人的虐待,共约16人。

严管班现非法关押13人,白天室内由队长、四防人员看管。早6点至晚8点干活(搓二极管),每日有工作计划,平均每天130公斤。

8月上旬,约12~19名大法学员因坚强不屈,不服从队长安排被发往关山教养院迫害。


有位大法学员叫于作家,不配合邪恶,从教养院放假回家后,离家出走现流离失所,结果教养院搞株连,把其妻周美华抓進教养院,撇下一个4岁的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照顾。

被非法关在男队严管班的大法弟子有:董亚东、宫国伟、吴远军、刘继连、 王林、李集成、刘桂春、刘世福、张晓东、张锡明、张军、林刚。
已知被发往关山的大法弟子有:刘昌海、徐骏、刘洪友、郎庆晟、孙志远、徐刚、郭居峰、王志勇、王闯、张成君、王尚杰、藤人民。

2001-05-22: 被大连市教养院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大法学员近况
现正被严管的男大法学员名单如下:
(董亚东、吴远军、龚国伟、柳继连、柳忠尧、刘忠林、张晓东、林刚、张喜明、李吉威、王志勇、张军、刘贵春、王林、郭巨峰)冯刚、刘庆明、田军、韩非、吕开利、刘洪友、徐刚、黄鸿启、陈家福、李茂勋、王悦

说明:1、括号中的人,在男子大队严管班,其馀的人在各大队。
2、冯刚在五大队小号,刘庆明可能也在此。刘洪友长期在五大队新收班,不往下分。
3、另外,5、10日有一名刚从新收分下来的大法学员,过关后送入严管班,姓名不详。
4、男队约150多人,分成5个所谓的“转化班”,1个严管班。女队据说有250多人,前一段时间王海英等11名女学员被送往马三家,走时连鞋袜一起扒下。
5、据说姚家看守所现在非法关押有80多名学员。
6、现在男队对新入院的大法弟子转化方式如下:从新收下来后,到男子大队,每个人过一遍电棍(1-12根),过关的送入严管,其馀的送入转化班。
7、另有:薛殿世、王木海、王林昌、尹立斌、瞿飞等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转化班中,但他们拒绝转化,拒绝写所谓的“五书”。
8、5、10日从新收来一批20人。

队长及其司法局领导常讲他们做的坏事被揭露的苦恼,在大法学员面前气急败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2/11340.html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9-28: 大连市甘井子区司法局
地址: 大连市甘井子区东纬路10号
邮政编码: 116033
电话: 88159656
田久红,局长
丛德俊,副局长
吴佳,副局长
申淑娥,副局长
杨杰,副局长

内设机构名称  联系电话
办公室  0411-88159656
普法与依法治理科  0411-88159652
行政复议应诉科  0411-88159665
社区矫正科  0411-88159655
公共法律服务管理科(区法律援助中心)  0411-88159651
行政执法协调监督科  0411-88159653
甘井子司法所  86688169  甘井子区甘欣街23号甘井子街道办事处

2019-07-17: 辽宁省大连市公安局
杨耀威 局长 【丹东市公安局 局长杨耀威】 18304159999
陈杰 副局长 15502637777 13804088168
尹安全 邪党委副书记 13332280517
宋千国 邪党委副书记 13904285359
宋伟光 副局长 13804166000
张福久 副局长 13332229538
马丹亮 政治部主任 13700119988

2019-06-02: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华山路 232 号
电话:024-86402363、024-86404354
大队长赵洪涛 13904024113
大队长傅德权13840325205

2019-06-01: 大连市中山分局桃源街派出所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白云街36号 邮编:116000
警民联系电话:0411--82681093
承办人:邹德军 警号:203677
周庆凤
18341107278 (不确定是谁的 写在卷宗首页的)
杨子锋 警号:215514 18698700670
提审(笔录):沙涵 警号:X35134
赵文洋 警号:217618 15541198218
王晶 电话:0411—88052075 传真:0411—8274519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