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河北区 >> 李希望(李希旺), 男, 49

李希望(李希旺)
李希望
个人情况: 原工作单位天津市自行车二厂检验员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天津市河北区海门路怒江里四十三门五零五室
个人近况: 2011年7月29日 迫害致死 (2011-08-0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2-1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36(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丽彦(陈丽艳) 李希望(李希旺)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希良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7-31: 我幸运的醒来了 而弟弟却没有
李希良给天津市政法、司法部门的公开信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我经历了十一年的冤狱回到家中(监狱看我身体虚弱,和家属商量“保外就医”),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我回家后才得到了一个消息──我弟弟李希望从看守所到港北监狱仅仅十天时间就失去了生命,我还是要问问:他是怎么死的?

据我妹妹(李希望的二姐)讲,在希望临近去港北监狱之前接见时,那时希望的身体状况很好。可是在到港北监狱仅十天时间就被活活的折磨死了。医院的死亡证明的死亡原因一栏仅仅写着──“猝死”!我听说也有一位被打死的邢台法轮功学员,那个死亡证明的死因一栏,写着──“呼吸心跳骤停”。我咨询了医生,他说“这不叫死亡原因,是在掩盖死亡原因,含糊其辞,玩文字游戏”。大概哪个人死亡,都可以这样填写死亡原因吧?!这些医院几乎成了包庇犯罪的帮凶。

或许我今天能在这里发问,只是一个幸运吧。二零零五年十月,我曾在港北监狱五监区一分监区因为制止播放诽谤大法的欺骗性宣传广播,被关进禁闭室,在加戴手铐脚镣的情况下,被张世林等指使的六、七个包夹犯人毒打。被打几个小时中,我昏死过去两次,后被他们用药灌醒。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发生在港北监狱的太多暴行迫害中的一幕。我今天不讲出来,八年过去了,有谁能知道这些被掩埋的港北监狱的罪行呢?是不是我的弟弟李希望就是遭受了类似甚至更残酷的暴行伤害?是不是我们的区别只在于──我幸运的醒过来了,而他却没有醒来?!

我听说监狱给李希望施加了一种叫“地锚”的酷刑,是用铁板制成的管桶,将希望的两条腿至臀部象桩子一样直立固定在地上,两腿不能弯曲,再用手铐将人的两只手铐在地上,希望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点都动不了,被恶警“锚”了十多小时(而这种酷刑对人的折磨的极限是两小时)。到半夜零点,他才被发现已经死亡。

我听说港北监狱在把李希望迫害死之后,为掩盖罪行,假造死亡时间,还上演了一幕抢救尸体的丑剧。

我在港北监狱时,就知道,弟弟被转到港北监狱后,天津市六一零来了一个人,放下一句话“这个人,给我往死里整!”可以看到,港北监狱也是很忠实、听话的执行了“往死里整”的命令。正因为这六一零官员的一句话,才有了三十五万元安抚性质的赔偿金中,有民政部给的十万,监狱管理局给的十六万,而监狱只掏了不足三分之一的九万,这样的“分担罪责,共同赔偿”的决定。

我了解到关于港北监狱的罪行,有一个举报信,后来举报信里涉及的十多位当事受害人,有近十位各自签名或写出证言,共同作证,关于港北监狱的“地锚”、殴打等酷刑犯罪行径是真实存在的。然而天津政法系统负责人竟没有对大量证人和大量证据线索,实施应有的调查。还有一封举报信,举报了李希望是被地锚酷刑折磨致死的真相。后来又有聂宝利、樊建明,写出投诉检举信《我有责任站出来配合对港北监狱酷刑犯罪的调查》,站出来证明港北监狱的罪行。

之后刚刚出狱不久的李希望妻子,也就是我的弟妹,不忍看周向阳再被残害,悲愤地写下《不要让失去丈夫的悲剧在另一个家庭重演》的申诉信,再次提出了李希望之死的事实。

时至今日,对于港北监狱存在大量酷刑犯罪的举报和举证,仍然没有责任部门真正调查,相关的犯罪嫌疑人张世林、宋学森等人并没有被依法惩处。这是不是司法部门负责人在渎职,在包庇?

朱文华是在港北监狱被活活打死的,可叹没有亲人为他申冤。现在我作为李希望的亲哥哥,在此我要求港北监狱公开致我弟弟死亡的过程录像,我的这封信,也再次证明张世林所犯的罪行。我要求相关部门调查港北监狱致死我弟弟的犯罪嫌疑人张世林、宋学森、黄鹤等恶警对我弟弟李希望犯下的故意伤害致死罪行,还我弟弟在天之灵一个公道,让世间良善少一份冤屈!

李希望之兄:李希良

二零一三年七月

事件背景:

天津市河北区个体业主、法轮功学员李希望,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与妻子陈丽彦一起被中共恶警绑架,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天津港北监狱,仅十天就被“地锚”酷刑折磨致死。

李希望因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判刑八年,因不放弃信仰,在天津港北监狱(现改为滨海监狱)被残酷折磨了整整八年,九死一生,受尽了各种酷刑,耳朵被打的失聪。恶警曾经把他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柱子上,人趴在地上,两脚戴最重的脚镣,一脚高一脚低的半空绑在两个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给他解下来的那天,他大小便早已失禁。此事震惊天津港北监狱,恶警们没想到他还活着,一般人受此酷刑没有活过五、六天的。

而二零一一年这次再次被关入港北监狱,李希望没有从非人的“地锚”酷刑中幸存,离开了他的妻子和儿子。李希望的生前好友们一直要求追究迫害李希望的不法人员的刑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31/我幸运的醒来了-而弟弟却没有-277474.html

2013-04-27: 天津滨海监狱酷刑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李希望被用“地锚”残忍的迫害致死 真相被掩盖

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与妻子陈丽艳一起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半年多后,李希望被中共法庭秘密审判,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劫持到港北监狱(现改名滨海监狱),仅十天后,也就是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在港北监狱被残忍的“地锚”酷刑折磨致死。
“地锚”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据悉是被原副监狱长段继存、八大队大队长刘港“引进”港北监狱的非人酷刑):是用铁板制成的管桶,将被迫害人的两条腿至臀部象桩子一样直立固定在地上,两腿不能弯曲,再用手铐将人的两只手铐在地上,被迫害人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点都动不了。一般人能承受这种酷刑的极限是两小时,而李希望竟被恶警“锚”了十多小时,直到半夜零点,他才被发现已经死亡。
李希望被港北监狱用地锚迫害死后,被送到监狱小医院假装抢救。小医院犯人护理邹文军刚看到李希望尸体时(当时的李希望脸青紫,圆瞪双眼),被惊吓过度,狱警找监狱里“能算卦,会跳大神的”出主意,托人找红布,里面包朱砂,让别人缝制小布包,系在腰上,两、三个月才拿下来。

李希望被迫害致死以后,监狱方非常紧张,生怕恶行败露,极力隐瞒真相欺骗家人说李希望死于“心力衰竭”。认识李希望的人都知道,李希望是个身体非常强壮的汉子,从未得过心脏病,怎会到了监狱十天就心力衰竭死亡了呢?

七月二十九日中午,李希望的亲属到了港北监狱看遗体时,发现遗体的脖子、手腕有勒伤。家属问狱方死因,要求看狱方监控录像(监狱禁闭室每间屋里都有24小时监控录像),狱方说已经送监狱局被封存起来了。之后狱方给家属看的录像却是假装抢救的录像,而且非常模糊。

从七月二十九日到八月四日,监狱上下都在忙着“摆平”李希望事件,直到李希望的遗体被匆匆火化,监狱才松了一口气。李希望的妻子陈丽艳当时不同意火化李希望,想等她回家后再处理李希望的后事。监狱恶人却背着她把李希望给火化了。监狱方面没有给她任何解释,在私下和李希望的姐姐协商,给三十五万充当抚恤金,以后不许陈丽艳再找监狱。据负责处理事件的狱警声称,已“摆平”整个事件。

李希望是在港北监狱八大队“禁闭室”被地锚酷刑迫害死的,监狱管“禁闭室”的中队长王刚,在事后不久被调离八大队,当天值班警察黄鹤不久被迫辞职。 指使犯人把李希望迫害死的时任五监区监区长张仕林后来被调到监狱前楼“服刑人员指导中心”。

人命关天,三十五万元就可以“摆平”整个事件,就可以掩盖港北监狱(现改名滨海监狱)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7/天津滨海监狱酷刑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272558.html

2013-02-21:港北监狱“地锚”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1/港北监狱“地锚”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270266.html

2012-06-22: 天津市李希望被滨海监狱迫害致死后续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希望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在滨海监狱被残忍的“地锚”酷刑折磨致死。据知情人士透露,李希望被迫害致死案发不久,作案的杀人犯,滨海监狱八监区当事中队长及小队长即被开除工作,八监区其余人员多被调换,监狱主管监狱长李国宇五监区大队长张士林均被调离原工作岗位,八监区“地锚”酷刑取消。监狱方面目的明显,缩小知情范围,掩盖罪恶,这也是共产邪党的一贯做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2/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259237.html#126220018-1

2012-03-8: 李希望被天津监狱害死 家人忧其兄生命
(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希望,被天津监狱迫害致死;其兄李希良,被监狱关押迫害已经十一年,现生活已不能自理。家人已多次去要李希良,监狱就是不放人,说他们有规定,不到人不行了他们不会放人。家人很担心,怕希良也象希望一样被监狱虐待死。

李希望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与妻子一起,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半年多后,再次被非法判刑,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劫持到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仅十天,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被残忍的“地锚”酷刑折磨致死。

李希望、李希良二零零一年被中共当局绑架,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十二年。李希望遭冤狱八年,二零零九年五月回家时生命垂危;李希良一直被劫持在监狱,非法刑期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才满。

李希望,男,四十九岁,一九六三年七月十四日出生,家住天津市河北区海门路怒江里四十三门五零五室。原工作单位天津市自行车二厂检验员,一九八二年下岗后干个体经营,一九九五年夫妻双双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此期间夫妻经营的个体项目一直都很顺利,他们用师父的大法来要求自己,诚善待人,童叟无欺,生意特别红火。

李希良在监狱被迫害的情况,待进一步调查。关于李希望在监狱被迫害的情况,明慧网有许多报道,下面是关于李希望两次在天津监狱遭非人折磨的情况补充。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李希望遭天津市河东区常州道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时恶警非法抢走李希望家大法书籍若干,师父法像和手机一部。并把李希望关押在河东分局看守所九个多月后,非法判刑八年,又被劫持到天津监狱。

在天津监狱,李希望受到非人的折磨。因为希望坚持对大法的正信,绝不放弃修炼,遭到恶警杨波的迫害,把李希望关独居,戴手铐脚镣。见李希望还不转化就把希望的手反铐上,还给李希望挂上地锚。地锚就是把人的两条腿劈开,把两只手铐在一只脚踝下的地环上;另一只脚也被地环铐住。当时杨波说,天津市最大的玩闹也没有挺过两天的,看你们法轮功能坚持多久,还说其他大法弟子坐几天小板凳就被迫违心的说不炼了(小板凳是一种刑具,宽一寸,高一寸,长三至四寸,人坐上去正卡在两个屁股尖上)。恶警用地锚在李希望身上持续三十九天,最后人晕倒了,用凉水浇,用银针扎也不醒,才抬回监室,人一直处于瘫痪状态。杨波还说:这回残疾了,看他还怎么炼法轮功?而且还不让家人去探望,因为他们当时怕家人看到后会起诉他们。李希望身体刚刚恢复好一点时,第二轮迫害又来了,借口是因为李希望没有转化,以提讯为理由,每天从一楼拖到四楼,再从四楼拖回一楼,并戴上四十八斤重的手铐脚镣。当时李希望的手脚腕上已血肉模糊,鲜血淋漓,恶警杨波狠毒的说:他不转化,在镣子上再站上一个人。又一次把李希望折磨的死去活来。

在这八年里,李希望不知受了多少这样的酷刑,他就是在这种暗无天日,残酷的迫害中走过来的。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他已被折磨得面色惨白,身体虚弱,被他的家人接回家中。

回家才短短的一年半,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希望和他的妻子陈丽艳又一次遭到天津市国保大队、六一零、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河北区江都路派出所、河北区月牙河派出所联手绑架,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进行秘密“审理开庭”,非法判处八年刑期,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号分别把李希望劫持到天津港北(现改为滨海)监狱。陈丽艳被劫持到天津板桥女子劳教队,非法劳教一年。

到港北监狱十天,也就是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凌晨五点左右,大营门派出所通知李希望家属说:李希望于七月二十九日凌晨两点去世。当时家里只有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李希望的儿子。后来李希望的姐姐到监狱要求看录像,监狱说:监狱太破了没有录像,后又说录像被法院给封存了。李希望的家人不同意,提出必须要看录像,监狱只出示了抢救李希望的那段录像,而且模糊不清。当时李希望是在一个胶皮槽子做的一个小屋,一米多宽四周是胶皮围起来的,没有窗户,没有通风口,只有一个门,小屋内只有李希望一人,手脚都被手铐脚镣铐着。直到李希望咽下最后一口气,监狱方面才把李希望身上的手铐脚镣卸下。从李希望难受到最后不再动,大概有一小时左右,没有任何抢救措施。到狱警发现时,用希望姐姐的一句话说:已经没有回天之力了。而这个录像明显是被剪接过的。

李希望家中还有八十五岁高龄的老母亲,尚不知自己的儿子已不在世。十五岁的孩子已不能上学。妻子陈丽艳刚从劳教队回来,时刻被人盯梢、监听电话。只要与陈联系过三次电话的就要被当地警察找去谈话威胁,再联系后果你们自己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8/李希望被天津监狱害死-家人忧其兄生命-253958.html

2012-02-19: 不要让失去丈夫的悲剧在另一个家庭重演
—— 我不能接受背负血债的港北监狱凶手再次恶意对待垂危的周向阳
我无法相信那就是我的丈夫,他二百多斤的体重也就剩一百二十斤左右,皮包骨头,头上和脑门上都是脓包,双目圆睁,张着嘴,看得出来死前不知受了什么折磨,很痛苦……

朱文华被港北监狱害死,没有人控告;李希望刚到港北监狱十天被地锚(见后注)酷刑致死,半年多了家属目前还没有控告,他们以为用钱已经摆平了。于是周向阳面临着危险的时候,心跳只有40下……

港北监狱熟视无睹,甚至居心险恶……

用金钱和压力的诱迫来消声是这个所谓“和谐社会”的悲哀。

失去丈夫的痛苦我自己知道,我怎么能眼看着惨案在另一个妻子身上重演……

李希望

李希望

我叫陈丽艳,是去年七月二十九日被港北监狱地锚酷刑迫害致死的李希望的遗孀,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从天津板桥女子劳教队回家。早在八月二十几日港北监狱去女子劳教队找我,说天津市监狱管理局给十六万元、港北监狱给九万元“补助”,十月份民政部门又给了十万做为“抚恤金”。就这样在死因没得到追究,犯罪嫌疑人张仕林没有得到查处的情况下,港北监狱要把此事了结,告诉我以后不要再找他们了。

我想不管怎样吧,我先平静的呆一段吧。但是当我听说周向阳在港北监狱面临同样险恶的时候,我不得不说几句话了……

死亡赔偿是否被利用来包庇和纵容犯罪?

在我回家之前,为了封口,各个单位通过各种方式对我多次威胁和利诱,不管是劳教所、监狱还是司法部门,他们目的一致,就是不让我为丈夫的冤死去控告监狱的罪行。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为了掩盖一个监狱杀人罪恶,政府机构上下通气,来实施诱迫,压制申诉呢?这不搞反了吗!

给钱作为赔偿是应该的(当然就赔偿而言,远远不够,生命是无价的,而失去亲人的痛苦又怎能用金钱抹平?)如果被利用来当作让我保持沉默的手段,继续放纵监狱及罪人逍遥法外,甚至继续去伤害他人,使我甘心接受丈夫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大冤情,那面对死未瞑目的丈夫,面对惨案很可能再次发生在其他无辜的人身上,我的沉默何异于对犯罪的默许呢!何异于与那些犯罪者,掩盖犯罪者同流合污呢?

而今,当周向阳生命危急,另一个妻子可能面临着像我一样的无法挽回的痛苦经历,我不仅是为了我冤死的丈夫,即便是为了另外一个妻子、为了他人免遭港北监狱酷刑迫害,我都将站出来尽我的责任对丑恶的意志说“不”。

以为用金钱的诱惑,用压力的胁迫,就能使受害人屈从于他们的非法意志,这是这个社会的黑暗,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港北监狱的嚣张和对周向阳生命垂危的熟视无睹

多年来大量民众已经从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数百场的无罪辩护中,明白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非法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所谓刑法三百条,是错用法律,然而在非法的冤狱关押中,这些无辜的好人却还遭受着酷刑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甚至不了了之,天理难容啊!

天津港北监狱其实是已经欠下血债的。朱文华在二零一零年被活活打死,也是死不瞑目,双眼圆睁。在场的恶警用各种办法都没有合上他的双眼。但因为没有家人控告,死的无声无息;去年我的丈夫李希望被迫害致死,只是他的朋友们匿名写下举报信揭露虐杀黑幕,而当朋友劝李希望的姐姐控告索赔时,姐姐说,“你能保证我们家人安全吗”,就这样在来自政府部门恶势力的淫威下,李希望被害死后,然而仍然无声无息。

当我听到周向阳的的危急消息,我无法心安,可能就是我们作为冤案死者的家属仍没有控告,才纵容了港北监狱的酷刑犯罪,使得他们认为用钱可以把人心收买,用钱就可以把冤案摆平,以至于副监狱长李国宇在使用诱骗手段匆匆火化了我丈夫李希望尸体后,说“可算摆平了,李希望的家属还挺通情达理的。”(我不禁替我们全家感到耻辱)所以,负有血债的港北监狱他们才敢这样仍然无视生命,眼看着心跳只有四十次的周向阳,年轻的生命濒临危险,熟视无睹,甚至公然采取居心险恶的对待,拒不释放。我无法坐视有人像我丈夫,无辜的被害死,何况他是我丈夫的朋友,更何况他是一个信仰真善忍,被家乡人公认的好儿郎。让我怀钱自安,对生命危急熟视无睹,我做不到,如果周向阳再出现问题,我将立即起诉港北监狱李国宇。

李国宇

李希望被虐杀的种种迹象和政府工作人员对我们家属的诱迫

李希望被害死后,监狱方面来人告知仍在劳教所的我。我问他们我丈夫的死因,他们只说猝死,我问他们是什么原因猝死?他们也回答不上来,只是说“现在只是来通知你一声,你要想知道详情,只有你自己请法医鉴定以后才能知道。”我问他们有抢救措施吗?他们说给输液了。当时我问他,你都不知道哪里有病你输的什么液?他们也没回答我就走了,临走时说我人在押不便处理李希望的后事,让我想好了,找个委托人。说你只有一次机会见李希望最后一面,你是现在见还是火化时见?我告诉他,人不能火化,因为李希望的死因不明,他一个堂堂二百多斤的汉子到你们港北监狱才不到十天就被你们迫害致死,我一定要查出元凶是谁,一定要把他绳之以法。

他们一直强调,我们没有迫害他,是他自己绝食死的。我要求看李希望入监十天中的录像。他们说,他们的监狱很破,要拆迁了,里面根本就没有录像。我告诉他,你们拿我当三岁的孩子?哪个监狱没有录像?我在零一年就被邪恶迫害,判刑五年,到零六年才回家。监狱的内幕我都知道,我当时告诉他们,如果你们拿不出录像,李希望就是被你们打死的!到七月三十日早上十点多,他们带我去天津新生医院太平间,看李希望的尸体。他们把李希望抬出来时,我无法相信那就是我的丈夫,他大概也就一百二十斤左右,皮包骨头,头上和脑门上都是脓包,双目圆睁,张着嘴,表情很痛苦。看的出来死前不知受了什么折磨,很痛苦。我问他们希望头上的脓包是怎么回事,他们瞪着眼睛说是天气太热出的痱子。

从他们口里得知李希望坚持抗议绑架和对他的枉法判决,一直坚持绝食,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一到港北就被关入“独居”(港北监狱经常使用的单独关押实施地锚酷刑的地方),开始受折磨了。当时我看到他们给李希望穿的新的号服,背心和内裤,还有新鞋。我问他们为什么人死了还给他穿号服?他们说没办法,活着时他就不穿号服,我们把他衣服扒下,全剪了,死了也要给他穿上号服,这是我们的规定。我当时看到,颈下有一条红印,我问他们是怎么回事。他们说是天热造成的,我怀疑希望是被他们掐死的。然后是两个胳膊上有一排铐子印,已经都是贴皮了。问他们是怎么回事,他们说,他炼功,我们就得强行给他带戒具。两个脚上都是镣子印,已经勒到肉里很深了,我看的内心紧缩。我看到希望浑身上下非常脏,就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说关独居造成的,独居使用胶皮槽子构成的,而且不透气。一天二十四小时就在槽子里滚。

我说,你们能够强行给他带戒具,为什么不能给他灌食呢?当时李国宇告诉我说,李希望三天前还吃过饭,是自己吃的。我问他希望吃的什么,他说喝了一口稀饭。我说那希望也就不是绝食导致死亡的!是被你们用戒具加上独居迫害死的。他们为了掩盖这一切,在三伏天,给李希望穿上长裤长褂,把李希望带戒具的伤痕掩盖起来,结果还是被我查到了。

我问他为什么胳膊上有一排铐子印,他说没办法,他炼功,我们只能给他带砸铐。(砸铐是一种很没人道的戒具,因为普通手铐中间有铁环链,两只手还可以来回动。砸铐是把两只胳膊束缚在一起,一点也不能动。)当时我提出要他们把我无罪释放,回家处理丈夫后事。李国宇答应说可以帮我办,但有条件,让我配合上电视和报纸声明,李希望不是他们害死的,是自然死亡。我告诉他们办不到!不会因为想早回家几个月,去出卖我的丈夫,出卖自己的良知。而这也正是能证明李希望是他们迫害死的,不然他们为什么要此地无银三百两呢?

在7月31日,港北监狱又来了几个人,还带着我的俩个大姑姐,说什么,你在劳教期间没有人身自由,希望的事委托他俩个姐姐办理。我当时写了委托书,后来才知道这又是一个圈套,为的是马上火化尸体,焚尸灭证。因希望的俩个姐姐都不修炼,港北监狱用希望的哥哥来威胁他的姐姐(李希良也在港北监狱,2001年被绑架,刑期12年)当时他们说李希望的尸体要在一周内火化。我坚决不同意,说人已经死了,既然我现在回不去,就把希望的尸体存在太平间里,等我回去后再办理后事。存放尸体钱由我自己支付。港北监狱说什么也不同意。说什么必须在一周内火化。说白了他们就是怕有大法弟子介入。发现他们怎么把李希望给迫害死的。所以才不敢把希望的尸体存放太久。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就匆匆火化了。日子是8月4日。火化后才告诉我。之前李国宇答应我说火化时在让我见一面,还可以把希望去世前24小时录像给我看。这些等火化后全部作废了,可想而知这些话都是骗我写委托书用的。拿到委托书,他们就可以背着我去火化李希望了。他们还说李希望走的很壮观,前面警车开道,后面警车护送。整个火化场都戒严了。说的多好听,场面很壮观,其实是他们以政府的力量上下协同,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来掩盖罪行的行动规模很壮观。他们还说给李希望买最好的衣服,最好的骨灰盒。监狱又给花了5年存放骨灰的钱。做这些他们就是心虚,怕希望不放过他们,找自己的心里安慰。火化回来后李国宇说:“可算摆平了,李希望的家属还挺通情达理的。”我只感到无话可说。

我当时说请律师帮我处理相关事宜,希望的姐姐不同意,后来才知道希望的姐姐一直受到威胁。她们怕把希良再怎么样。已经没了一个弟弟,不能再没一个。一共就俩个弟弟,家中还有84岁的老母亲,至今还不知道儿子已被监狱迫害至死,所以姐姐们已身心疲惫。没有力气再与他们理论。主要是怕李希良再出事。姐姐以前也是单位领导,太了解共产党内部的事情了。所以不让我再找他们了。说文化大革命又怎么样、说整死个人不就整死了。你一个草民,保存实力好好回家过日子吧。家里还有84岁的老人和14岁的孩子,你都扔给我我怎么办?

在回来前的一个月里有四五拨人找我谈话,每一拨人说的都不一样,从他们的话里我更能证明李希望是被迫害致死的,其中有一次他们自称是司法部门的,上来就跟我说“你也要回家了,李希望这不也死了吗?挺好的,回去后你跟孩子好好过日子,再也没人找你们了。但是你记住,李希望生前的朋友找你可千万别理他们,他们不会给你出好主意的,如果他们让你上访,申诉什么的,你可别干,到时吃亏的可是你。”等等,一些威胁的话。还有一拨是劳教局的,说:“李希望也太疯狂了,什么事他都敢做……”举出几件他们认为是李希望做过的事,然后说:“这些你能不知道吗?所以才把你劳教的,这你可不能怨别人,要怨也得怨李希望,这些也是导致李希望死亡的原因。”我听到这些话,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他们是怎么被党训练出来的,才能有这样的心态和逻辑……我当时只是在听,每一拨人说的都不一样。每一拨人都露出他们的马脚,这更能证明李希望是被他们迫害致死。

我感慨于——中共对调查的阻挠、对犯罪的包庇、对申诉的打压,和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坚持控告的义举

了解了去年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控告港北监狱的过程,我一方面是对这些法轮功学员的钦佩,一方面是对监狱、监管局及司法机构的对控告、举报的反映——拒不调查证据线索,纵容监狱阻止律师核实案情等等包庇纵容犯罪的倾向,感到义愤,这是渎职,枉法。

他们通过唐山、秦皇岛的公安或街道对双方家属传话威胁,施加压力,他们通过北京向正义律师也施加压力,阻止依法控告,他们面对举报信,后来聂宝利的投诉证词,和后来被近十位受害人签名作证的举证材料,仍然置若罔闻,玩忽职守,都把自己摆在了恶势力一边包庇犯罪,表明着他们根本就不会跟公民去讲什么法律。

这种非法意志的种种表现,想想与对我们这些受害人的家属的诱迫手段有什么不同呢?

在回家的几个月里,我很累,一个是先料理希望留下的工厂,多陪陪双方老人和孩子。更主要的是,每一次冤狱的煎熬都是对我们身心巨大的伤害,当我想到我应该为丈夫申冤,回报夫妻之恩,我内心感到一种无力和疲惫。后来我慢慢了解到了周向阳家属控告港北监狱同样的地锚酷刑,感到由衷的钦佩,当我看到李珊珊的公开信《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九年冤狱》后,了解到她坚持为丈夫申冤,第二次被港北监狱陷害被劳教两年,还有周向阳和李珊珊家乡共有近三千为民众为救助法轮功学员而联名申诉,我被这样一位妻子能不畏威胁直至冤狱陷害,坚持替夫申诉的正义精神所鼓舞, 同时也被那些民众从谎言中醒来后的正义壮举所感动,我感到我并不孤单。

失去丈夫的痛苦我自己知道,我不愿意另一个妻子像我一样再遭受同样的苦难痛楚,我决不能够眼看着另外一个妻子面临同样的遭遇而保持沉默。我想李希望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允许我这样。我还没有开始控告李国宇,这封公开信就作为一份意见书吧,在另一个无辜的生命面临被害死的险恶时,我要表达一下我的意愿。有消息说,周向阳心跳只有四十下,已不能灌食,好像也没有输液,他们说是等到人不行了再说。

不要让好人成为罪恶者陷害的对象,不要让人类成为邪恶逞凶的乐园!愿善良的意志和正气得到伸张!愿神的慈悲感动良知尚存者的心肠!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

后注:“独居”是长三米,宽一米,高约四五米,只有门没有窗户,密不透光,屋顶上一灯二十四小时亮着的禁闭室。屋里一侧两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另一边是水泥地。人就平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屋宽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被反铐在地锚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是悬空的,下面是水泥地,坠着脚镣,这叫“地锚”(铆固在水泥地上的铁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9/不要让失去丈夫的悲剧在另一个家庭重演-253280.html

2011-08-12:李希望生前遭滨海监狱“地锚”酷刑
据调查核实,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希望是于七月二十九日在滨海监狱被残忍的“地锚”酷刑折磨致死。

“地锚”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据悉是被原副监狱长段继存、八大队大队长刘港“引进”入滨海监狱。这种非人的酷刑,是用铁板制成的管桶,将被迫害人的两条腿至臀部象桩子一样直立固定在地上,两腿不能弯曲,再用手铐将人的两只手铐在地上,被迫害人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点都动不了。这种酷刑对人的折磨的极限是两小时,而李希望竟被恶警“锚”了十多小时,直到半夜零点,他才被发现已经死亡。

李希望是天津市河北区个体业主,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与妻子陈丽彦一起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半年多后,李希望被中共法庭秘密审判,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劫持到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仅十天就被迫害致死。

李希望被迫害致死以后,监狱方非常紧张,生怕恶行败露,极力隐瞒真相,七月二十九日早上,两个警察到李希望家,声称李希望在当天凌晨“因急病抢救无效死亡”。他们给家属出示的死亡证明是监狱方医院开的,说是死于心力衰竭。认识李希望的人都知道,李希望是个身体非常强壮的汉子,从未得过心脏病,怎会到了监狱十天就心力衰竭死亡了呢?

七月二十九日中午,李希望的亲属到了港北监狱看了遗体,发现遗体的脖子、手腕有勒伤。家属向狱方了解死因,要看狱方录像,狱方说已经在监狱局被封起来了。过后给狱方家属看的录像却是所谓抢救录像,而且非常模糊。

目前,李希望的老母亲还不知道儿子已经死亡的消息。在家属和狱方交涉时,狱方称他们会想办法早点把陈丽彦放出来,并哄骗老人家在一张“提前释放陈丽彦”的纸上签了字(有人猜想老人家实际是在死亡证明上签的字)。

据悉,从七月二十九日到八月四日,监狱上下都在忙着“摆平”李希望事件,直到李希望的遗体被匆匆火化,监狱才松了一口气。据负责处理事件的狱警声称,已“摆平”整个事件,只给了家属几万块钱就了事了。

滨海监狱(当时的港北监狱)一年前就曾犯下的另一桩罪行: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因法轮功学员朱文华不肯放弃信仰“真、善、忍”,几个吸毒犯在值班队长授意下,对朱文华进行残酷殴打,数小时后朱文华生命垂危,监狱将遍体鳞伤的朱文华送监狱外大港医院,却没能抢救过来,朱文华被活活打死。港北监狱为了隐瞒真相,宁可违背监狱不准让犯人死在监狱里的规定,将朱文华送出治疗的记录改为死在监狱里,叫外人无从查到真相。

仅一年的功夫,滨海监狱就迫害死了两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真是罪恶滔天。

追查迫害致死李希望的滨海监狱责任人:

当值八监区大队长何嘉奇
具体实施迫害的狱警、包夹:待查。
滨海监狱监狱长许步荣

副监狱长李国宇住址:天津市河西区黑牛城道尊园8-2-1401.(在港北监狱李国宇还有个外甥李维义,很邪恶)

五大队大队长张士林:河西区三水道三水南里123-601,电话号码:022-28175796严管队

八大队大队长刘港,刘港与原副监狱长段继存引进“地猫”酷刑。

原港北监狱监狱长、现监狱局副局长郭炜,电话:022-23946522、13820842561,住址:天津市河西区微山路四季馨园12-1-401,郭炜推行“地锚”的使用。

原港北监狱副监狱长段继存,电话13752459658,住址:河北区革新道汇光里4-18-40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2/245275.html

2011-08-10: 继朱文华被迫害致死后,李希望又被天津港北监狱(现改名为天津滨海监狱)酷刑迫害致死。据悉,李希望被秘密非法开庭判决,并于2011年7月18日非法关押于港北监狱。然而仅短短十天时间,监狱即告知家属:李希望于7月29日凌晨死亡。监狱为掩盖罪行,威逼利诱其不明真相的家属(姐姐、姐夫等人)已于2011年8月4日将李希望的遗体火化。

目前李希望的妻子仍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家中只剩八十多岁老母和一未成年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0/todaynews.html

2011-08-05:天津个体业主李希望被迫害致死
天津市河北区个体业主李希望与妻子陈丽彦,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半年多后,李希望被劫持到港北监狱(现更名为滨海监狱),近日被迫害致死。

据悉,七月二十九日早上,家里来了两个警察,声称李希望在当天凌晨“因急病抢救无效死亡”。其妻子陈丽彦被非法劳教一年,现被关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

七月二十九日中午,李希望亲属到了港北监狱,看了遗体,了解死因。家属找狱方要录像,狱方说已经在监狱局被封起来了。转天,家属看到了录像却不清楚。据悉,这几天家属正在和狱方交涉,狱方称他们想办法早点把陈丽彦放出来。

天津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希望是一位个体业主,他心胸宽广、诚恳、忠厚,乐于助人、心地善良,交友广泛。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多年的迫害中,李希望因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判刑八年,由于不放弃信仰,在天津港北监狱被残酷的迫害了整整八年,九死一生,受尽了各种酷刑。恶警曾经把李希望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柱子上,人趴在地上,两脚戴最重的脚镣,一脚高一脚低的半空绑在两个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据称天津港北监狱是日本人建的,从那时起用这种刑法至今,人没有活过五、六天的,给李希望解下来的那天,都没想到他还活着。他还曾经被独自一人关押在仅一平方米左右的禁闭室一年多,四面都是墙壁,仅留一个送饭的小铁门,吃喝拉睡都在里边。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半左右,李希望夫妇在海门路的住宅门口被国安和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至河西看守所,从李希望住处和工厂抢劫到计算机一台,打印机一台,李希望夫妇身上大约带有的五千元钱和三部手机,面包车一辆。同时还在河西区三义大厦十五层入室抢劫李希望儿子(十五岁)现金五百多元;在河北区民权门李希望的工厂,抢走手机,电脑、打印机,工厂的胶带若干箱等。

李希望的哥哥也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十年,至今仍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现在李希望的家由于没有经济来源,生活十分困难,孩子上学无人管教,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无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5/244968.html

2011-06-21: 天津李希望、陈丽彦夫妇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和陈丽彦夫妇,坚修法轮功,被天津市河西区派出所甄晓清带领下的警察于2010年12月21日上午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
据有关人士透露,陈丽彦被非法关押在女号,李希望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多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1/242711.html

2011-04-30: 天津个体业主李希望仍被关押在看守所
天津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希望是一位个体业主,他为人仗义、豪爽、诚恳、忠厚,他具有乐于助人、心地善良,是个心胸宽广、交友广泛、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半左右,李希望、陈丽彦夫妇在海门路怒江里小区住宅门口被国安和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至河西看守所,李希望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已经四个多月了。

恶警从李希望住处和工厂抢劫了计算机一台、打印机一台,李希望夫妇身上大约带有的五千元钱和三部手机,面包车一辆;同时还在河西区三义大厦15层入室抢劫李希望儿子(15岁)现金五百多元。在河北区民权门李希望的工厂,抢走手机二部,电脑三台、打印机两台,MP5三个,同时掠夺大法书籍几本,工厂的胶带若干箱。

几乎在当天的同一时间,还有天津市的其他同修被绑架,有的地区甚至被绑架几十人。有的虽然及时走脱,但如今也是流离失所,生活艰辛,同时还有深圳的同修被绑架。

这次天津市恶警绑架李希望及其他人,是通过非法监听李希望平时与其他人的联系电话,有的人只是与他生意上的来往也被关押和审讯。

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多年的迫害中,李希望曾经被非法判刑八年,由于不放弃信仰,在天津港北监狱被残酷迫害了整整八年,九死一生,受尽了各种酷刑。恶警曾经把李希望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柱子上,人匍匐朝地,两脚带最重的脚镣,一脚高一脚低的半空绑在两个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

据恶警讲天津港北监狱是日本人建的,从那时起用这种刑法至今,人没有活过五~六天的,给李希望解下来的那天,都没想到他还活着,即使修大法的人比一般的人超常,也顶多能活十多天,李希望当时屎尿拉了一裤子,气味令人窒息。此事震惊天津港北监狱,让全狱中的人都见证了修炼大法的神奇。李希望还曾经被独自一人关押在仅一平方米左右的禁闭室一年多,四面都是墙壁,仅留一个送饭的小铁门,吃喝拉睡都在里边。

李希望的哥哥也因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被判刑十年,至今仍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受尽迫害。

我们要求天津市有关部门立即释放李希望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并恢复名誉、补偿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30/天津个体业主李希望仍被关押在看守所-239874.html

2011-03-19: 天津工厂业主李希望夫妇被劫持近四月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天津市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希望、陈丽彦夫妇在自己的住宅门口被国安和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家中、工厂和个人财产、现金等被警察掠走。当天还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目前,李希望仍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已经近四个月了。
李希望、陈丽彦夫妇家住在海门路怒江里小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曾有一个姓戴的女警察,谎称收房费,到李希望家窥探。第二天,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约十点,国安和大营门派出所警察将李希望夫妇堵在门口,李希望夫妇身上大约带有五千元钱和三部手机均被来的恶警抢走,同时,他们的一辆面包车、一台计算机、一台打印机也被抢。

与此同时,警察在河西区三义大厦十五层,入室抢劫李希望儿子现金五百多元。在河北区民权门李希望的工厂抢走手机、电脑、打印机等,同时掠夺大法书籍和护身符。李希望的工厂的胶带被抢走若干箱,导致工厂停工,造成重大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

李希望的岳母卖苞米的一千九百多元钱也被这群恶警抢走。这突如其来的抢劫、绑架,使家中只剩下李希望年幼的儿子无人照顾。老人在惊吓和对女儿、女婿下落的焦虑中,双目视物不清。

几乎在当天的同一时间,天津市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的地区甚至被绑架几十人,有的虽然及时走脱,但如今也是流离失所,生活艰辛,同时还有深圳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当天,李希望被非法关押到河西看守所。

李希望曾经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八年,由于不放弃信仰,在天津港北监狱被残酷迫害了八年,九死一生,受尽了各种酷刑。恶警曾经把他双手用手铐铐在柱子上,人匍匐朝地,两脚带最重的脚镣,一脚高一脚低的半空绑在两个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

据恶警讲,天津港北监狱是日本人建的,从那时起用这种刑罚至今,人没有活过五~六天的。给李希望解下来的那天,都没想到他还活着,即使修大法的人比一般的人超常,也顶多能活十多天。李希望当时屎尿拉了一裤子,气味令人窒息。此事震惊天津港北监狱,让全狱中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修炼大法的神奇。李希望还曾经被单独关押在仅一平方米左右的禁闭室一年多,四面都是墙壁,仅留一个送饭的小铁门,吃喝拉睡都在里边。

这次天津市株连绑架李希望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仅仅根据与李希望有联系的电话,不管是法轮功学员,还是不修炼的人,一律被绑架,有的被绑架只是根据一些人的猜测、道听途说,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進行的,既不核实也不调查取证,就长期羁押和送洗脑班、劳教所迫害,有的人只是生意上的来往,也被非法关押和审讯。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9/天津工厂业主李希望夫妇被劫持近四月-237796.html

2011-01-10: 天津法轮功学员李希望、陈丽艳被绑架情况补充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21日,法轮功学员李希望、陈丽艳在天津市河北区海门路怒江里小区 43号楼住宅门口被国安和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的恶警绑架,李希望七十多岁的岳母被闯進的恶警撕打,恶警还将其岳母卖玉米的1990元钱抢走,同时抢走手机一部,计算机一台,打印机一台,并强行驱赶正在装修房屋的工人,致使屋内一片狼藉。

同时,恶警在河西区三义大厦15层入室抢劫李希望儿子现金500多元,在河北区民权门李希望的工厂抢走手机2部、电脑三台、打印机两台、MP5三个,同时抢走法轮功书籍几本和护身符5袋。李希望夫妇身上大约带有有5000元钱和3部手机被一同抢劫,被抢走的还有面包车一辆、工厂的胶带若干箱,导致工厂停工,造成经济损失。

李希望被绑架的前一天,有一个姓戴的42岁女人冒充收房费的打探消息,而后又去了两次。抢走李希望岳母钱的就是此人,相貌特徵:身高160cm 左右,偏叟,下颌上有一黑痦子,上唇有轻微的黑色的唇毛,面颊较窄,面色偏暗,穿一黑色皮衣,其人打电话时暴露自己有一个十岁孩子在学。

李希望、陈丽艳现被绑架至河西看守所,地址:天津市河西区洞庭路与浯水道交口往西240米处,看守所电话:28385518 ( 与陈塘热电厂南侧相邻)。

另外,河东区红星路和成林道交口大通花园小区吴姨被多名恶警上门骚扰。同一天恶警绑架另一对法轮功学员夫妇,入室抢劫7200多元现金和医疗器械打磨机一台及若干医用材料。计算机一台被抢。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0/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4709.html#111922164-1

2011-01-04: 天津法轮功学员李希望、陈丽艳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李希望、陈丽艳在天津市河北区海门路怒江里小区43号楼住宅门口被国安和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的恶警绑架,李希望七十多岁的岳母被闯進的恶警撕打,恶警还将其岳母卖玉米的1990元钱抢走,同时抢走手机一部,计算机一台,打印机一台,并强行驱赶正在装修房屋的工人,致使屋内一片狼藉。

同时,恶警在河西区三义大厦15层入室抢劫李希望儿子现金500多元,在河北区民权门李希望的工厂抢走手机2部,电脑三台打印机两台,MP5 3个,同时掠夺大法书籍几本和护身符5袋。李希望夫妇身上大约带有有5000元钱和3部手机被一同抢劫,面包车一辆。工厂的胶带若干箱。导致工厂停工。造成重大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

李希望被绑架的前一天,有一个姓戴的42岁女人冒充收房费的打探消息,而后又去了两次。抢走李希望岳母钱的就是此人,相貌特徵:身高160cm左右,偏瘦,下颌上有一黑痦子,上唇有轻微的黑色的唇毛,面颊较窄,面色偏暗,穿一黑色皮衣,其人打电话时暴露自己有一个十岁孩子在学。

李希望、陈丽艳现被绑架至河西看守所,地址:天津市河西区洞庭路与浯水道交口往西240米处,看守所电话:28385518 (与陈塘热电厂南侧相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4/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4520.html

2011-01-03: 天津市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希望、陈丽彦遭大营门派出所绑架

12月21日大营门派出所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希望、陈丽彦。参与人员有:

所长:甄小清;副所长:沈陆(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教导员:韩永民;还有一个姓韩的副所长;参与绑架李希望、陈丽彦的恶警有:张玉旺、王丹、韩喜等。

其中有一个姓戴的女恶警,在绑架的前一天(12月20日)以收房费为名進行实施绑架前的准备。该恶警39多岁,身高1.6米左右,体型略瘦脸略黑,下巴有一个黑痦子,非法抄家时强抢70多岁老妇人(李希望的岳母)身上卖苞米的1900多元钱,以及其两个外孙女(一个13岁,一个14岁)身上的500多元钱,并抢走了私人电脑。

老人因这突如其来的抢劫、绑架行为的惊吓和对女儿、女婿下落的焦虑致使双目视物不清。家中没人照顾,又没有了生活费很是困难。

当日晚上就把李希望、陈丽彦转到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4460.html

2010-12-25: 天津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12月21日上午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夫妇二人被河北区墙子派出所绑架。

12月21日下午河东区向阳楼派出所在大通花园吴姨家蹲坑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当时去吴姨家一老太太被他们绑架走,晚上七点多回家。

12月21日上午,家住河北区正义道的法轮功学员陈庆在单位被绑架,晚上被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5/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4052.html

2010-12-23: 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夫妇等被迫害
12月20日上午,家住河北区的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夫妇二人被绑架,下午家住向阳楼大通花园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吴姨被向阳楼派出所恶警堵到家中,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3/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3992.html

2010-12-22: 天津市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希望、陈丽彦被绑架
2010年12月21日上午10点多,天津市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希望、陈丽彦被不明真相的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2/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3977.html

2008-08-02: 天津监狱长期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恶警樊雅胜在强迫转化周长河时,用打火机烧周长河的下巴,胡子和肉被烧的焦糊。

恶警指使监控(专门被指使迫害大法弟子的刑事犯)于永红制作刑具小板凳:两指宽,一寸高。每天早6点坐到晚10点,在长期酷刑折磨下,大法弟子高风存、刘振刚、曹宝玉、王加声、刘海滨、丁广成、宋之山等屁股坐烂流血。

再不转化就铐上20多斤手铐脚镣,蹲小号。让罪犯监控拖着大法学员走,生铁把肉磨的鲜血淋淋,如李希望、李源勇、徐小龙、张金钟、韩铁强。恶警陆文元指使强制徐小龙在走道里趟镣,双脚血肉模糊。恶警刘云岭多次酷刑折磨李源勇、肖喜乐并对他们残忍灌食。

监控罪犯洪源受恶警指使叫大法弟子背批判大法的文章,从早6点到晚10点,背不下来不许睡觉,如高风存、李源勇,华连友等多人血压上升、精神上受到极大摧残。朱广华学员腿有毛病,后又被监控迫害的小腿骨折。

近期恶警杨波文迫害大法弟子卫广华,趟铁镣子使卫广华胯骨受伤不能行走。杨波是一分区队长,自称转化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干,迫害蔡立荣,长期关小号,使老蔡在酷刑折磨下精神恍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247.html

2003-12-31: 李希旺被非法关押在天津监狱

2001-11-09: 天津市河北区大法弟子李希望、陈丽艳夫妻二人坚修大法,并努力向世人讲清真像的工作,把自己的全部积蓄都投入到正法当中。由于叛徒的出卖,警察闯入了他们家。

大法弟子李希望被河东公安分局骗至分局非法关押至今,不许家人接见。妻子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四岁多的孩子无人看管。家中电脑、音箱、电子门镜及手机等价值一万多的物品被常州道派出所的恶警尽数搜刮。抄家后一恶警竟厚颜无耻地说:“这家没甚么可拿的了。”至此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邪恶之徒拆散了。但邪恶仍不罢休,经常在该大法弟子家周围蹲点、巡视,并多次去该大法弟子的亲属家中骚扰。

今年8月份,江都路派出所的恶警在未通知其家属的情况下,擅自将该大法弟子住房的防盗门撬开,不知面对一个空房他们还想干甚么?此种行为与土匪何异?难道警察就可以私闯民宅,就可以胡作非为吗?!在此期间,河东分局还在被抄走的手机问题上出尔反尔,起先说,允许亲属去将手机取回,当亲属去领时,办事的警察又以多种藉口拖延不给,告诉下次再来,亲属共去了三、四趟,也没拿到手机,分局最后说:手机是作案工具,不能给。

2001-11-09: 天津市江都路派出所:警察乎?强盗乎?
天津市河北区大法弟子李希望、陈丽艳夫妻二人坚修大法,并努力向世人讲清真象的工作,把自己的全部积蓄都投入到正法当中。由于叛徒的出卖,警察闯入了他们家。

大法弟子李希望被河东公安分局骗至分局非法关押至今,不许家人接见。妻子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四岁多的孩子无人看管。家中电脑、音箱、电子门镜及手机等价值一万多的物品被常州道派出所的恶警尽数搜刮。抄家后一恶警竟厚颜无耻地说:“这家没什么可拿的了。”至此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邪恶之徒拆散了。但邪恶仍不罢休,经常在该大法弟子家周围蹲点、巡视,并多次去该大法弟子的亲属家中骚扰。

今年8月份,江都路派出所的恶警在未通知其家属的情况下,擅自将该大法弟子住房的防盗门撬开,不知面对一个空房他们还想干什么?此种行为与土匪何异?难道警察就可以私闯民宅,就可以胡作非为吗?!在此期间,河东分局还在被抄走的手机问题上出尔反尔,起先说,允许亲属去将手机取回,当亲属去领时,办事的警察又以多种借口拖延不给,告诉下次再来,亲属共去了三、四趟,也没拿到手机,分局最后说:手机是作案工具,不能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9/2001年11月9日大陆综合消息-19367.html

河北区联系资料(区号: )

2017-07-27:天津法轮功学员于庆平被绑架,迫害者信息补充

天津市公安河北分局铁东路派出所
天津市河北区宜白路华宜里26号
邮编:300402
电话:02226718235 02226300198
所长 张东 15922088966

2017-07-02:
庭长乔双宏022-26243842
2017-01-08:
铁东路派出所
河北区宜白路华宜里26号
邮编:300402
电话:02226718235 02226300198
所长 张15922088966

2017-01-07:铁东路派出所所长张15922088966

2016-02-01: 红顺里派出所:28351806

2015-12-05: 派出所电话:022-81356732

2014-12-09:
河北区看守所电话263098912630989226309893
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
电话:26011811、26011856
法院地址:天津市河北区黄纬路17号
邮政编码:300141
诉讼服务电话:12368
联系电话:022-26243688

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
院长 郝树龙
周宏副院长
徐建岭副院长
孙士健副院长
宋哲副院长
办公电话:26243690
E-mail:hbfyzzc@163.com
办公地址:河北区黄纬路17号
邮编:300141

2015-07-18: 河北区看守所 地址 天津市北辰区新宜白大道普济河道立交桥下 邮编300400
所长 郭向东,教导员 杨宝琴,副所长 杨健、吴风起,警察 刘睿

河东区公安局 地址 河东区六纬路18号 邮编300171
局长 李建军 市公安局原国保局,现天津市河东分局局长,住址 河北区金钟河大街芳景明居7-4-201, 邮编 300150,电话 13622072698
政委 田寿涛,
政委 王毅 住址 河北区狮子林大街嘉海花园5-405,邮编 300010
副局长殷万隆、王金兰、
副局长李国栋 住址 河东区红星路来安里34-5-402,邮编 30016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