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 大港 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男)恶人恶行录

2013-12-09: 举报天津滨海监狱大规模酷刑犯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举报天津滨海监狱大规模酷刑犯罪-283665.html
2013-04-14:
天津滨海监狱近日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从四月一日开始,天津滨海监狱五监区一、二、三、分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又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逼法轮功学员人人写不炼功保证。法轮功学员周宏伟(音)因不放弃修炼大法,遭重刑迫害,生命垂危。
2012-03-06: 港北监狱部份警察信息

天津滨海监狱监狱长许步荣,警号1208001,车牌号津M•;H0966,办公电话:62071018
天津滨海监狱副监狱长李国宇,警号1208005,天津市河西区黑牛城道尊园8-2-1401.(车牌号津LS1817或津LR) 办公电话:62071078
滨海监狱五大队大队长张士林:警号1208217,河西区三水道三水南里123-601,电话号码:022-28175796办公电话:62071156
其父:张作生
其母:施荣珍
住址: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乡利尚屯村 邮编301712
其舅舅:施荣田、施荣刚
住址: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乡韩指挥营村 邮编:301712
其姐夫:王青永
住址:河北省廊坊市开发区化营村 邮编:065001
其姨夫:黄自武
住址: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乡韩指挥营村 邮编:301712
其亲戚:贾福研
住址: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乡 邮编:301712
滨海监狱八大队大队长刘港:警号1208300,办公电话 :62071065
滨海监狱八大队副大队长何佳奇:警号1208278,办公电话 :62071155
滨海监狱发往市区的四辆班车的车牌号:
津AD279警
津AD289警
津AD290警
津AD506警
2011-11-19: 天津市港北监狱恶警张士林的罪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9/天津市港北监狱恶警张士林的罪恶-249465.html

2011-11-05: 投诉天津市港北监狱不法警察张士林—— 我有责任站出来配合对天津港北监狱(现滨海监狱)酷刑犯罪的调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5/投诉天津市港北监狱不法警察张士林-248772.html

2011-08-01:天津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
天津港北监狱地处天津市大港区学海路,二零一一年五月更名为“滨海监狱”。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这里就成了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狱警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用高压洗脑、高强度奴役劳动、禁止家属接见和“独居”禁闭、地锚、毒打、电刑、坐小板凳等种种恐怖行径,唆使没有道德底线的强奸、吸毒、杀人犯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对外还装点门面,欺骗国际社会和世人,谎称“人性化文明管理”。

大量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在此遭受过酷刑折磨,例如,南开区法轮功学员朱文华被狱警和刑事犯活活打死;静海县法轮功学员任东升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聂宝利、周向阳、卫广华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河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洪志被迫害致半身不遂,法轮功学员王亚杰被包夹犯人沈海富打到耳膜穿孔,宋之山被包夹掐脖子险些出人命等等等等,这只是突破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在海外明慧网上曝光的案例,实为冰山一角。

五月十九日,天津港北监狱更名为“滨海监狱
五月十九日,天津港北监狱更名为“滨海监狱”

下面是天津港北监狱历年所采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和酷刑:

酷刑:“三挺一瞪”坐小板凳

强制坐小板凳是港北监狱通常采用的一种杀人不见血的刑罚,人被长时间强迫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从早晨到夜晚十多个小时或更长时间不能动,双腿并拢,手放在腿上,“三挺”就是头、胸、小腿保持挺直状态, “一瞪”就是指人的双眼要不错眼珠的瞪着前方(或看诬蔑法轮功的宣传片,或听管教训话),时间一长导致人的血液无法正常流通,腰酸背痛,有的人因此腰部受损很大,很长时间直不起来,有的坐到臀部生疮,有的小凳子上有棱,臀部都坐烂了,剧痛难忍。

法轮功学员李广文、张瑞山、马永悦、时宗飞等都受过这种刑罚,67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卢福江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关進港北监狱,八大队严管队强迫他坐小凳子的体罚,还在他两腿中间夹一张纸,不准掉下去,十三天后他被迫害的昏迷过去,被送到医院抢救。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酷刑:“深挖沟”、“灌水”、“独居”、“地锚”

对于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港北监狱通常会采用禁止家属接见,断绝法轮功学员与任何人的联系(恶警、包夹除外),关在小号里,这称之为“深挖沟”。 “灌水”就是指恶警或包夹轮番对法轮功学员强制灌输中共的谎言宣传,不让睡觉等。

港北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号、禁闭室,叫“独居”, “独居”长三米,宽一米,没有窗户,只有门,阴暗潮湿,密不透光。屋顶上挂一灯二十四个小时亮着,地上一侧二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另一侧是水泥地。被迫害者仰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向外张开(屋宽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铐在地环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悬在水泥地上,坠着脚镣,脚镣是锁在地上的。这种迫害也被称为“地锚”,这种姿势看上去很简单,但每天被“锚”二十四小时,时间长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而且这种疼痛是长时间持续的,是电棍无法比的。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希望等人都曾因拒绝转化多次被“地锚”,时间最长的连续几个月,每天还有两、三个包夹在独居内监视折磨人,口吐污言秽语,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强制“灌水”。

酷刑:“吊铐”

天津市河北区个体业主李希望曾因不放弃信仰,在港北监狱被残酷的迫害了整八年,九死一生,受尽了各种酷刑。其中有一种酷刑是“吊铐”,狱警把李希望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柱子上,人匍匐朝地,两脚带最重的脚镣,一脚高一脚低的半空绑在两个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据狱警讲天津港北监狱是日本人建的,从那时起用这种刑法至今,人没有活过五~六天的,给李希望解下来的那天,都没想到他还活着。李希望当时大小便失禁,人还活着,见证了法轮功学员超强的耐力与意志。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一脚高一脚低的吊铐

酷刑:灌食、十指扎针、鼻子上抹氨水

法轮功学员聂宝利被非法关押在港北监狱期间,每天被强制蹲坐十多个小时,为抵制迫害他绝食抗议,结果被关小号。狱警张士林、狱政科长(姓杨)等不法人员每天对他灌食迫害,每次灌食六个犯人按着,灌得上不来气,昏迷过去了,就叫狱医给扎刑针(就是钢丝),往十个手指扎,见仍昏迷不醒,就扎脚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种手段想让他放弃修炼和绝食抗议。唆使犯人刘海军打他、经常用脚踢、四个犯人把他抬起来往地下摔,他的椎骨给摔裂了。狱警张士林和(姓蒙)院长说:“天津市政法委叫我们把你整死。”

酷刑演示:十指扎针
酷刑演示:十指扎针

法轮功学员周向阳、卫广华等都遭受过长期灌食迫害,正常人也是一天三餐,而这种摧残性灌食每天五、六次,监狱不法人员经常把鼻饲管故意反覆抽插,以加重法轮功学员的痛苦。

酷刑演示:摧残性灌食
酷刑演示:摧残性灌食

威逼利诱没有道德底线的刑事犯折磨法轮功学员

港北监狱的狱警迫于外界和国际社会的压力,对外称“人性化文明管理”,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摆出“无奈的好人”的姿态,实则笑里藏奸,背地里威逼、利诱本来就没有甚么道德底线的强奸犯、吸毒犯、杀人、抢劫犯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每当有刑事犯充当“包夹”,先被强制洗脑——观看“天安门自焚”等谎言影片,然后被授意可使用任何手段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包夹”要与法轮功学员形影不离,距离不许超过两米,去厕所也不例外,对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都要详细记录。包夹的表现让狱警满意了可得到奖励或减刑,狱警不满意,会被处罚扣月考核分3-7分,还有其他刑事犯等着收拾你。

犯人沈海富把法轮功学员王亚杰打的耳膜穿孔,犯人翁雷手掐法轮功学员宋之山的脖子差一点出人命,尤其是每个刚被非法关押到港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专门找恶犯昼夜监守,单独关在一个监舍,反覆做所谓“转化”,刑事犯厉声叫骂,恶语相向,不停的读诽谤大法的材料,播放各种诽谤录像,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思想汇报”等等。犯人丛书伟因强奸罪判处七年在港北监狱服刑,由于对法轮功学员近乎疯狂的迫害,获得多次大幅减刑。港北监狱就是这样一个为了迫害好人,不惜把坏人变的更坏的魔窟,这样的刑事犯提早回到社会上,对社会又是一大危害。

超强度奴役劳动

港北监狱一直强制法轮功学员从事各种奴役劳动,奴工劳动种类很多:手工插花、缝制足球、摘钉子等等一系列,每天早晨7点出工,晚6点收工,居住、饮食条件都很差。狱警贪欲膨胀,想尽一切办法逼迫从事劳动的服刑人员多创造效益,为获取更多的钱经常加班2-3小时,有时连续加到夜里2:30。排钉要用一种对人体有害的化学胶,散发着强烈的刺鼻气味,人被熏得头痛脑胀却不能休息片刻,否则“面壁学习”三天,从收工到晚22:30至24时不等,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种精神折磨和变相体罚中艰难度日,苦不堪言。

如果有依法向上级有关部门或通过亲属依法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那将被重点打击。监狱长郭炜曾两次在大会上讲“对这种人要严厉打击,决不手软”。

封锁迫害消息

港北监狱为了封锁迫害消息,对于坚持信仰和受到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采取高压隔离措施,任意剥夺家属接见权、知情权,甚至对家属威胁,出动武警恐吓等。法轮功学员樊建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判刑九年,非法关押在港北监狱,八年来狱警百般刁难其家属,在二零零六年,有七个月不许探视;二零零八年有十个月不许探视;二零零八年三月至今樊建明的妻子一直未能见到他。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的六旬老母半夜二点就从昌黎老家赶到港北监狱看望儿子,狱警不让接见,直到上午十一点监狱大门突然打开了,跑步出来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人手里都举着黑色的盾牌,另一只手有拿警棍的,有拿电棍的。在这些武警的恐吓下,副监狱长李国宇带领五、六个狱警队长走出来,凶狠地对老母亲说:你不愿意走就站远点,不得超过警戒线。

漫画:“不得超过警戒线
漫画:“不得超过警戒线”

法轮功学员任东升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到期时,监狱不放人,借“两会”名义把任东升绑架到洗脑班,对于前来接亲人回家的家属,同样也出动了全副武装、手持警棍的武警。

此外,对于准许家属探视的法轮功学员,接见室里经常有录像机全程跟踪监听、摄像,一旦对话中出现狱警不喜欢的言辞,便立即无理终止接见。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就有一位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母亲被几个恶警连叫带嚷、骂骂咧咧的赶出接见室,当家属指责恶警态度野蛮、刁横时,恶警们竟肆无忌惮的大叫:你有本事就去告我,爱上哪告上哪告!十几分钟后,又有母女二人被恶警赶出接见室,恶警们还是大叫 “有本事就去告”。 当时在场的好多家属都非常气愤,有一位老人走出监狱大门摇头叹息:“有人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今天终于见到了现在的土匪。”另一位家属悄声说“对待外边的家属都这样,里面的人可怎么活呀!还春风化雨呢,谁信?”

九九年以来,天津港北监狱关押了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社会当中的好人和主流民众。仅举几例说明:法轮功学员樊建明,男,五十一岁,天津市武清区东浦洼乡大吴场村人。一九九八年二月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因此他把当兵时发的残疾证还给了政府,按规定这个残疾证每月可领一百多元补助,这对当时的农家百姓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樊建明说:我身体好了,就不能占政府便宜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社会上少见的好人,却因坚持信仰被判刑九年关在港北监狱。

周向阳,男,38岁,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为人诚实稳重,工作勤恳认真,在同事和上司中口碑极好,对于客户给的红包,从来都没要过。这样一位优秀青年,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九年,现仍在港北监狱遭受迫害,已经绝食一百多天了,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法轮功学员时宗飞,男,四十五岁,原中国银行天津分行武清支行某科科长,曾连续十年被评为优秀工作者,却因坚持信仰被判刑八年非法关押在港北监狱;天津市宁河县广播电视局新闻节目主持人李振军被宁河县中共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四年,在港北监狱遭受高压洗脑和奴役折磨……

综上所述,法轮功学员都是社会的主流民众,是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道德高尚的人,而中共却无法容忍这些好人的存在,把他们非法关押在惩治坏人的监狱里遭受暗无天日折磨,把监狱变成了名符其实的人间地狱,甚于“法西斯集中营”。港北监狱也就成了中共不择手段企图把好人“转化”变坏,把坏人变的更坏的魔窟。
2011-04-09: 天津市港北监狱恶人张士林信息补充

张士林:天津市港北监狱五监区 大队长

其父:张作生
其母:施荣珍
家庭住址: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乡利尚屯村
邮编: 301712

其舅舅:施荣田、施荣刚
家庭住址: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乡韩指挥营村
邮编:301712

其姐夫:王青永
家庭住址:河北省廊坊市开发区化营村
邮编:065001

其姨夫:黄自武
家庭住址: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乡韩指挥营村
邮编:301712

其亲戚:贾福研
家庭住址: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乡
邮编:301712


2011-01-20: 天津港北监狱监狱长李国宇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0/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01-20-11)-234971.html

2009-07-13:
天津市港北监狱部份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

天津市港北监狱地处天津市大港区学海路,监狱利用其可以肆意践踏法律为所欲为的心理攻势和语言上的威逼利诱,制造红色恐怖心理,狱警们怂恿、奖励刑事犯监控、迫害大法弟子。

大量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五监区和攻坚队(九大队),因为这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多是被判刑五年以上,所以监狱内部针对较长刑期的法轮功学员,形成了一套残忍的“转化程序”,经历过这些“程序”的学员,每每想起,不寒而栗。攻坚队中的法轮功学员更是被迫害严重,所谓攻坚队,是专门成立来迫害坚定、对别人有影响力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是要给予“特殊待遇”的,这种特殊待遇,即要求所有狱警放弃一切人性善的一面,训练他们恶的一面,并不择手段剥夺这些法轮功学员应享有的一切权利,哪怕是出人命,也绝不手软。而这些被“特殊待遇”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当然也是被封杀的对像,只要稍有 “不听话”,即刻免见,禁止探视,必要时要加大力度打击甚至实行非法关押。禁止接见的时间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十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

2007-05-26: 天津港北监狱五监区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6/155655.html

2006-12-11:
天津市港北监狱张士林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天津市港北监狱五监区是专门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自2005年下半年张士林被任命为该监区监区长以来,为進一步突出自己整治法轮功学员的能力和业绩,张士林及一帮恶警指使几名强奸流氓盗窃犯,对一些所谓“痴迷不化”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新一轮的恶毒残害。

他们把这些大法弟子逐个关禁闭,在与外界相对隔绝,其他弟子不可能知情的条件下,让那些流氓成性的犯人们去帮助政府完成“光荣的政治任务”,具体做法就是对弟子轮番殴打,恶徒们执行“不怕打死,打死算白死,不怕绝食抗议,只要绝食就强行灌食”的毒辣手段,一个人打累了换另一个人接着打,弟子挨打后身体虚弱时让弟子休养两天再继续折磨,直到弟子神智近乎崩溃时写出张士林需要的转化文字为止。值此正法進程的关键时期,希望所有天津和海内外有条件的大法弟子,共同揭露和解体天津市港北监狱的邪恶因素。

张士林,天津武清区人,父母居住在武清区,其本人居住在天津市河西区小海地三水南里,门牌不详。

另有祁书海、宋学森、骆志国、黄鹤、高佩志、李维义、祖黎明、黄毅、吴鹤等,都是该监区专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

再有孙洪刚、秦海滨、丛书伟、孙庆龙、张斌、李万军、沈富海、许军舰、翁雷等犯人充当恶警打手,对大法弟子实施肉体折磨。

2006-03-16: 参与非法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天津港北监狱恶人
丛书伟,港北监狱服刑,因强奸罪判处七年徒刑,由于对大法弟子近乎疯狂的迫害,获得多次重大减刑,现服刑期已近满。其人家住天津市大港区。

另有两人表现也十分邪恶:
孙庆龙 住天津津南区
张 斌 住天津东丽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6/122976.html

2005-08-28:月23日是天津港北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家属接见的日子。9点30分接见的家属纷纷等候在接见室外,焦急的等待与自己的亲人见面。

终于等到了,人们急忙走進了接见室。然而仅三分钟,就有一位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母亲被几个恶警连叫带嚷、骂骂咧咧的赶出接见室,当家属指责恶警态度野蛮、刁横时,恶警们竟肆无忌惮的大叫:你有本事就去告我,爱上哪告上哪告!十几分钟后,又有母女二人被恶警赶出接见室,恶警们还是大叫 “有本事就去告”。一副有恃无恐的流氓相。

被赶出的母女二人中的女孩,哭得眼睛红红的,很是可怜。原来她是一个初三毕业生,正在补课,好不容易跟老师请假和母亲来看望她的父亲,她已有一年多没见到父亲了。可恶警竟毫无人性的把母女二人赶了出来。当时在场的好多人都非常气愤,有一位老人走出监狱大门摇头叹息:“有人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今天终于见到了现在的土匪。”另一位家属悄声说“对待外边的家属都这样,里面的人可怎么活呀!还春风化雨呢,谁信?”

是呀,里面的人可怎么活呀!这也是我们生活在大墙外面的所有善良人所关心的问题。

在此,呼吁国际社会所有善良人们,都来关注中共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对善良人们的迫害。归还所有父母儿女欢乐,归还所有家庭的欢乐,还正义天理于人间!

恶警:张士林、骆队长
还有一个警号是120820的恶警、和一个戴眼镜的恶警
天津港北监狱电话:022--6207115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8/109328.html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