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5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南 >> 长沙市 >> 文静(笑笑),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长沙市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5-02
案例分类: 起诉案例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1-08:长沙市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情况
长沙市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被绑架、非法关押。曹志方和杨芳夫妇当晚被非法抄家后,曹志方被非法关押到长沙第二看守所,杨芳、喻珲、文静被非法关在长沙第四看守所。

目前迫害陈阳、曹志敏的案子由望麓园派出所所长负责;迫害喻珲的案子由天心区青园派出所所长直接负责。迫害文静的案子由开福区公安分局新河派出所王队长直接管,王队长电话:18073183995 警察15111066901。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晚,长沙市铁路职工住宅院内的法轮功学员李志刚家有九名法轮功学员在学法,十点半学完法后一开门,在外面等候的二十多个警察蜂拥入室,除一人着警服外其余的都着便衣。法轮功学员曹志敏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并称你们这是非法的,这些人只说是浏阳公安的。曹志敏、陈阳夫妇喊“法轮大法好”,立即被恶警打倒在地,双手反铐套上黑罩。

紧接着法轮功学员曹志方、杨芳夫妇、喻珲、龙琅琼、文静等七人被劫持走。李志刚被铐在了客厅木沙发上,李志刚的母亲被铐在房内。警察地毯式的抄家抢劫,非法抄走了人民币及大量私人物品,电脑、优盘、大法书等,并要带走李志刚和他的母亲。这时李志刚不修炼的妹妹、妹夫从外面进来,问要将人带到那里去?回答说暂时送芙蓉区公安分局,下一步就不知道了。本来李志刚的母亲也要带走,最少去待一天。因其年事已高,本人坚决不去,才没被带走。

李志刚的外甥俊俊也被绑架关押。当晚警察乘其父母不在来到了他家。只因俊俊讲用电脑翻了一下墙,他们就将俊俊铐起带走。第二天通知俊俊的父母,说是监视居住,要求来签字。俊俊的父亲签完字后,并没有放人而是将俊俊送往浏阳看守所关押。

二零二零年二十七日晚十点多钟,法轮功学员龚祥辉、陆丛英夫妇从婆婆家回来刚进家门,就被十几名警察闯进门非法抄家。随后将龚祥辉关押到长沙第四看守所。陆丛英被非法关押到了长沙第一看守所。

十月二十七日晚,法轮功学员章芙蓉、粟东辉被非法抄家后关押到长沙第四看守所。张灵革被关押到浏阳看守所。

十月二十七日晚,还有法轮功学员袁静被非法抄家绑架,具体情况不详。法轮功学员刘艳平系电视厂退休职工,被非法抄走了三车东西,随即被绑架关押到长沙第四看守所。八十六岁的李中华老人一人在家,当晚也被抄家,人没被带走。

十月二十八日,长沙市法轮功学员朱翠华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第四看守所。

此次绑架迫害行动是湖南省和长沙市国安、国保、公安早在一年前就开始了秘密侦探、大数据监控,上报公安部立案,确定了具体抓捕人的名单。所以几乎是同一时间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这都是早有预谋的,虽然抄家时打着浏阳公安的牌子,但并不是浏阳公安主要负责。

二十一年面对无理疯狂打压,法轮功学员顶着巨难,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坚持不懈的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世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目的为的是唤醒世人良知,识破谎言,分清善恶,不会随着中共解体成了殉葬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8/长沙市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情况-414777.html

2020-11-05: 国防科大高材生李志刚被劫持一周,下落不明
湖南省国保大队、长沙市国保大队和各区公安分局十月二十七日晚十点半在法轮功学员李志刚家中绑架了陈阳、曹志敏、曹志及其妻小杨、喻晖、龙琅琼、文静笑笑)、李志刚,并到每个人家里都抄家;当晚李志刚大妹妹的儿子卢俊光在家里中上大学网课,大概11点左右警察冒充物业从家中劫持走,直接送到公安分局,共计九人。

当晚,李志刚被反扣双手,然后抄家,把大法书、师父法像、电脑等等资料全部带走,李志刚母亲将近80岁的老人,还被要求离开住所到酒店监控关押,由于年龄过大,本人也强烈要求留在家里才作罢。

这一周来,李志刚被关在哪里消息全无,天气冷了,送点衣物防寒都要几经周折,还要通过街道办再转到派出所再辗转,母亲康健兰老人心急如焚,吃不好睡不好,挂念儿子的安危和外甥的情况。至今让人想不明白,当晚李志刚的外甥一个刚刚要毕业的大学生,涉世未深,都没有在现场,当晚被不法人员专门到他家里把人劫持走。

当晚闯入家中的警察,也未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任何手续,非法抄家,非法劫持把人带走。

希望全世界更多人关注李志刚的下落,伸出援助之手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5/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14658.html#20114232958-1

2015-08-14:青春在被打压中流逝 湖南长沙市文静控告江泽民
在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下令成立了法外机构 “610办公室”,并于七月二十日开始全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湖南省长沙市文静女士和家人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一次;她被刑事拘留一次、工作被非法剥夺;母亲汪岳临被刑事拘留二次、非法劳教一次一年零六个月、非法拘禁在洗脑班一次约半年。

近期,文静女士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文静女士说:“一九九九年七月我未满二十四岁,至今过去了十六年,我已到中年。人一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在被打压中流逝。自被告江泽民将法轮功污蔑为×教,这十六年来,我没有一天、一时,能象以前的我那样无忧无虑,开心快乐;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我被戴门板镣四十多天;由于被迫失去工作,我只得四处打工,经济状况被处于社会底层;我母亲被关入洗脑班强制‘转化’、在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被迫做奴工,身心备受摧残;我父亲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作出背离家庭的选择却又不忍与母亲离婚,最终患下重病悲惨离世。”

根据中国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利用中共邪教组织)。

下面是文静女士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一、被告江泽民涉嫌诽谤罪的事实

在我生长的这个院子里,我们这四口之家,曾经每天欢声笑语,令人羡慕。认识的人都说我母亲是位贤妻良母。在工作之余,她总在家忙里忙外。比起性格开朗、好客、爱开玩笑的父亲,母亲显得苍老憔悴。一九九七年,母亲从一位邻居那听说了法轮功,并在照顾表弟高考结束后,开始到附近的炼功点学炼。很快,我发现母亲变的年轻多了。她照样是每天一早出门,炼完功顺便买了菜回家,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一天的生活按部就班,不同的是,她很轻松,精神也很好,身心舒畅。母亲学了《转法轮》之后,对我说:“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要是我早点看到这本书,就不会和你奶奶闹矛盾了。”我心里真的很高兴。

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我看到了电视、报纸对法轮功的反面宣传,认为那些都和我了解的、事实上的法轮功毫无关系。我和母亲当时都是湖南省商业储运公司的职工,单位领导就问我:你母亲炼法轮功如何,我如实说“好”,却无端遭到领导指责。我不能理解:我说的是事实,为什么就不让说“好”?

二零零一年一月过年前,我的母亲与邻居徐敬娴阿姨两位法轮功修炼者,先后被各自单位保卫人员及公安,从家里绑架、非法关入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当时,警察称这是“政府行为”。 二月十二日,母亲被从看守所直接送至长沙市开福区政府武装部(当时的区“610”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长沙市开福区公安局新河派出所民警、当时的竹山园社区户籍李文武问我母亲:“你看到电视里北京自焚事件吗?”母亲回答说:“我不会做那样的事!”李脸色一变:“你看、你看,你反政府。”说完转背离去。这个洗脑班办了几个月的时间,从区里到市里,以“天安门自焚”强迫被关在里面的学员“转化”。

我不清楚,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之前,全中国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象我母亲和徐阿姨这样被“政府行为”强行关押,但工作单位将我派为母亲的陪护人员后,在开福区“610”洗脑班、和长沙市“610”洗脑班,我见到了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在过年之前被抓的。这事实表明:“政府行为”剥夺修炼法轮功的这些实践者的人身自由,不准他们说炼功受益的实话,不准质疑“自焚事件”,并强行要他们“转化”。

以“自焚事件”诬蔑法轮功为×教,说明被告江泽民胁迫全国人民否定法轮功和所有炼功民众,没有事实依据他就制造“自焚事件”,这就向人们传递着一个可怕的、强权打压的信息。被告的这一罪行对我和家人的伤害,极为深重、持久。

歧视、指责、嘲讽,使父亲在亲友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辛苦了大半辈子,他的家庭和子女却顷刻间在这个社会里失去了立足之地。父亲感到一无所有,前途渺茫,看不到希望,记得有个深夜,母亲不在家,父亲背着我们独自端着酒杯,抑制不住地悲伤啜泣。之后,我们发现父亲有了“第三者”。父亲背离了家,打算重新组织家庭。二零零二年八月母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出于同情,父亲始终不忍提出离婚。他曾对我说:如果离婚,你妈妈就太可怜了。就这样,在这个表面完整的家里,父亲近十年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他的不正当行为表现得越来越明朗,深深的伤害着妹妹、我和母亲,同时也损害了他的健康。二零一零年一月份,父亲突患重病,二月十日大年初一在长沙湘雅附属第二医院诊断为肺癌晚期。巨大的疼痛使他每日不能吃、不能睡,痛哭呼喊已过世的奶奶。经历了整整三个月的病痛折磨,父亲于五月十日悲惨离世。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看妹妹和我的那种万般不舍的眼神,定格在记忆中,令人难过。

父亲的不幸,根源于被告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诬蔑和打压。而在十六年的迫害中,我和家人所承受的,所被损害的、被破坏的,又何止于此?回想过去的一幕一幕,痛彻心扉。然而,这场迫害针对的是全中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这对我们整个社会的破坏,无疑是灾难性的。

被告诽谤法轮功造成的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和产生的一切后果,恳请最高检察院彻底查清,依法追究罪犯的刑事责任,结束这旷日持久的迫害运动,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尽早澄清谎言,公开道歉,恢复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名誉,并赔偿受害人精神和经济损失。

二、被告江泽民涉嫌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诬告陷害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徇私枉法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伪造证据罪等的事实

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早,我刚出院门,看到从炼功点回来的母亲,她说了句:“不让我们炼功了,我要去上访。”就流下泪来。那一天,母亲晚上很晚才回家。母亲说,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大车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分别在一个个房间里单独被询问和登记,不让她说自己炼功好,只问她姓名住址等情况。母亲不知道的是,她就此上了“黑名单”。这之后,社区主任喻虹霞、户籍李文武、储运公司保卫人员等,不断上门,要求母亲交出法轮功书籍、写不炼功保证、写不上访的保证。这些人的行为给我和妹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父亲勉强应付着不速之客,以求安宁,还曾在他们胁迫下签了字。

2、二零零零年六月,为了一句公道话,母亲顶着各种压力到北京上访。湖南省商业储运公司领导因此将我强行调离总公司财务部出纳岗位,回家待岗,实质上是变相剥夺了我的工作。母亲在北京被非法关押了十多天,绝食多日后被放出,她坐火车一路上只吃了个小西瓜,回到了家。我看到母亲人都已脱相。可是,随后单位有人就上门盘问,大概是第二天,母亲就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单位派人到北京找我母亲(截访)所发生的一切费用,数千元,被强行从母亲工资中扣除。

3、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晚十一点多钟,我们母女仨人准备熄灯休息时,楼梯间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家的房门,被户籍警察李文武、社区主任喻虹霞、和新河办事处主任敲开。他们说不准母亲外出。恰好,父亲从岳阳打来了电话,他是去看望病危的奶奶,想让母亲去照顾老人,就打电话回家。父亲在电话里与李文武谈了许久,李文武不准我母亲出长沙城,亦不准她去岳阳。父亲十分担心他们带走母亲,答应他们的非法要求,并说明天他就赶回长沙。

第二天,十五日中午,母亲系着围裙、戴着袖套做家务,单位保卫科派汽车、摩托车,在李文武的带领下,闯入我家,不由分说,将我母亲强行带走。父亲回家得知母亲已被绑架,气愤不已。当时,没有人告诉我们,母亲被带去哪里,为什么要抓人,要关到什么时候。事后,我向认识的同事打听才知道,母亲被他们直接送入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当时叫:四科)非法关押。过程中,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单位保卫科人员不是执法者,却将母亲关入了看守所。对于这次抓人,李文武说是“政府行为”。唯一的手续是,看守所的“释放证”,上面写着“扰乱社会治安”。当时,我真是感到申诉无门,请问系着围裙、戴着袖套正在做家务的母亲,怎么就扰乱了社会治安?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二日,母亲被绑架的第二十八天,我们得到通知,说母亲被单位送到了开福区学习班(洗脑),在开福区政府武装部。开福区“610”要求单位派人作为陪人,单位就派了我、一位同事、和另一位同事的家属。

这个“学习班”的小楼安装了铁护栏、护窗,楼梯口还有时刻关着的铁门。警察来来往往地值班看守。主管的办公室叫“610办公室”,常驻人员有开福区政法委何书记、开福区司法局局长刘诗题、开福区公安局副局长刘静(女)等。每位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单独关在一间房内,陪人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不准炼功,也不准散盘着腿坐,强迫学员“上课”、写保证、写认识,不用说被管制的法轮功学员,陪人的思想、行为都没有自由,气氛紧张压抑。母亲在这里被拘禁了四十四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开福区“610”洗脑班结束。上午,政法委何书记召集陪护人员开会,他说,有天晚上,他发现盛利华(六十岁的娭毑)在炼功,他就采取了比较激烈的方式制止,踢了她,他说,她炼功,就可以打她……他的话让我想起,早些天的一个晚上,我们不少人都看到了盛娭毑小腿处被何踢掉了一块皮,暗红的伤处周围发青。这天我们都被转到了长沙市望城县招待所,这里是长沙市“610”洗脑班。

在望城,陪护人员被要求每个星期开会汇报,每天下午学员分班讨论,要学员写认识。有一次,司法局局长刘诗题对陪护说:“你以为他们(指被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真的是朋友?他们是敌人。”他的话,让我非常担心母亲的安危。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我奶奶病逝,我回家奔丧,这个所谓“陪护工作”才终于结束。母亲被非法拘禁到二零零一年六份,才被放回。母亲说,大约在五月初,刘诗题曾企图将她关入精神病院。

4、二零零二年八月中旬,开福区“610”、公安国保的刘静、主江、派出所警察李文武等一伙人上门非法查抄,将母亲抓走,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母亲被迫长时间做奴工,被强制“转化”,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从劳教所回家时,母亲又黑又瘦。视力非常模糊,走路都看不清。这十多年,母亲衰老了很多,已出现左脸抽搐、左手左腿不灵活,每走一步都需右边带动,姿势不平衡、不协调等多种病状。劳教所对我母亲精神和心灵上的伤害,随着时间已在身体上反映出来。可是在里面的遭遇,母亲从未向亲人诉说。

5、母亲被绑架后,我被迫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期间,开福区“610”、公安国保对我在长沙、岳阳两地的亲戚,或上门、或电话骚扰,亲戚们因而遭受恐吓、威胁,父亲曾被主江带到开福区公安局逼供一整晚。后来我还听说,我一位表哥因我而受牵连,未能正常升职。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者恶告,遭长沙市岳麓区桐梓坡派出所绑架。开福区公安、新河派出所人员在确认我身份后,将我劫持到新河派出所非法审讯,过程中,一公安人员突然跳起、从我身后用掌猛力击打我的后颈,只一下打的我几乎摔倒。在新河派出所,主江用手铐铐我,威胁我;还找来犹大试图“洗脑”,最后,刘静问了我姓名住址后,诱骗我在空白笔录纸上签字。之后,我被送入长沙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因我认为自己没有犯法,拒绝奴工(将“电脑报”一份一份分装打包),我和法轮功学员邹芳被施门板镣折磨。看守所所长对我们咆哮:“这是专制!”然后从邹芳脸上抓下眼镜往地上一掼,眼镜就被摔坏了。看守所女干警肖猛找来了刑具和人,将我们上铐,抬走隔离关押。我们分别被手铐和脚镣固定在门板上,身体只能长时间保持一两个姿势,几乎不能活动。邹芳个子高,被折磨得腰部疼痛难忍,整晚整晚不能入睡。她被非法劳教离开看守所时,才被从门板镣上放下,当时,她双脚失去了知觉,几乎无法站立。我被戴门板镣四十多天,门板中间部位有个大洞,有位哑巴妇女给我们喂饭、端盆打水。期时,不能正常洗漱,手被手铐卡得青肿,还有老鼠钻入被子里,伴随着一声惊呼,从我身上穿梭而过。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我被释放后,才得知,开福区“610”公安主江、刘静以“保证金”为借口,向我父亲勒索了数千元。释放证上的罪名为“组织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我和母亲被以“组织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或“扰乱社会治安”等罪名劳教和拘留,即是被告江泽民操纵非法组织“610”及执法人员蓄意错用《刑法》三百条等法律条款的结果。其拘留、劳教决定,没有任何法律和事实依据,这表明,恰恰是相关执法人员在执法犯法、破坏《宪法》、《刑法》、《行政处罚法》等相关法律条文的实施。而且,劳教制度本身就违反了我国《宪法》、《刑法》等。

原告认为,依法维权,正是维护国家法律,也是一份责任。因此提出上述控告,依法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提起公诉,绳之以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4/青春在被打压中流逝-湖南长沙市文静控告江泽民-314105.html

2003-05-02: 湖南省郴州市一资料点于2002年11月16日被破坏后,所有做资料的同修被分别非法关押在郴州市看守所、桂阳县看守所、资兴市看守所。抓他们的是以郴州市白湖区派出所为首等几个派出所及居委会出面的。白湖区派出所的恶警非常邪恶,对他们严刑拷打。邪恶之徒已把他们的材料递向检察院。

长沙市联系资料(区号: 731)

2020-11-09: 湖南长沙市参与迫害相关单位及责任人的补充信息
许显辉,湖南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15773160777 0731-84590178
袁友方,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二级警监,15773161616  0731-84590218
谭和平,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纪委书记,三级警监,13907310920 0731-84597266
吴巨培,15973129617 0731-84597957

2020-11-08: 湖南省公安厅:总机:0731-845906008459001084590999
监督电话:0731-84738047
许显辉(湖南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
袁友方(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二级警监)
谭和平 (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纪委书记,三级警监)
吴巨培(党委委员、副厅长) 0731-84597957

长沙市国保
刘志刚 13508470707
王湘秦 18900769058
张岩 18900768115
陈鑫 18817158686
王松林 13607313188
蒋花平 15874232322
李奇志 13807497088
刘卫平 18817158768
毛灿 18900769042
唐峪 18900768020
周立强 13974918076
韩定安 13907486600
田钊 18900768133
文静 18900769135
陈伟刚 13907495241
赵丁山 13974900888
吴国亮 18900768626
齐灿 18900769048
周斌 15874295407

湖南省国保总队领导:
许德勇 0731-84597288 13907481860
余泽洪 0731-84590516 13907313500
杨丙炎 0731-84590917 13308407700
贾雄 0731-84590661 13907313500
王永红 1300731263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