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3-0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南 >> 长沙市 >> 汪岳临,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开福区沿江大道332号雅泰花园(长沙市储运公司宿舍)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20-12-16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文静(笑笑)
夫妻/父母: 汪岳临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14:青春在被打压中流逝 湖南长沙市文静控告江泽民
在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下令成立了法外机构 “610办公室”,并于七月二十日开始全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湖南省长沙市文静女士和家人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一次;她被刑事拘留一次、工作被非法剥夺;母亲汪岳临被刑事拘留二次、非法劳教一次一年零六个月、非法拘禁在洗脑班一次约半年。

近期,文静女士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文静女士说:“一九九九年七月我未满二十四岁,至今过去了十六年,我已到中年。人一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在被打压中流逝。自被告江泽民将法轮功污蔑为×教,这十六年来,我没有一天、一时,能象以前的我那样无忧无虑,开心快乐;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我被戴门板镣四十多天;由于被迫失去工作,我只得四处打工,经济状况被处于社会底层;我母亲被关入洗脑班强制‘转化’、在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被迫做奴工,身心备受摧残;我父亲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作出背离家庭的选择却又不忍与母亲离婚,最终患下重病悲惨离世。”

根据中国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利用中共邪教组织)。

下面是文静女士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一、被告江泽民涉嫌诽谤罪的事实

在我生长的这个院子里,我们这四口之家,曾经每天欢声笑语,令人羡慕。认识的人都说我母亲是位贤妻良母。在工作之余,她总在家忙里忙外。比起性格开朗、好客、爱开玩笑的父亲,母亲显得苍老憔悴。一九九七年,母亲从一位邻居那听说了法轮功,并在照顾表弟高考结束后,开始到附近的炼功点学炼。很快,我发现母亲变的年轻多了。她照样是每天一早出门,炼完功顺便买了菜回家,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一天的生活按部就班,不同的是,她很轻松,精神也很好,身心舒畅。母亲学了《转法轮》之后,对我说:“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要是我早点看到这本书,就不会和你奶奶闹矛盾了。”我心里真的很高兴。

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我看到了电视、报纸对法轮功的反面宣传,认为那些都和我了解的、事实上的法轮功毫无关系。我和母亲当时都是湖南省商业储运公司的职工,单位领导就问我:你母亲炼法轮功如何,我如实说“好”,却无端遭到领导指责。我不能理解:我说的是事实,为什么就不让说“好”?

二零零一年一月过年前,我的母亲与邻居徐敬娴阿姨两位法轮功修炼者,先后被各自单位保卫人员及公安,从家里绑架、非法关入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当时,警察称这是“政府行为”。 二月十二日,母亲被从看守所直接送至文静政府武装部(当时的区“610”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长沙市开福区公安局新河派出所民警、当时的竹山园社区户籍李文武问我母亲:“你看到电视里北京自焚事件吗?”母亲回答说:“我不会做那样的事!”李脸色一变:“你看、你看,你反政府。”说完转背离去。这个洗脑班办了几个月的时间,从区里到市里,以“天安门自焚”强迫被关在里面的学员“转化”。

我不清楚,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之前,全中国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象我母亲和徐阿姨这样被“政府行为”强行关押,但工作单位将我派为母亲的陪护人员后,在开福区“610”洗脑班、和长沙市“610”洗脑班,我见到了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在过年之前被抓的。这事实表明:“政府行为”剥夺修炼法轮功的这些实践者的人身自由,不准他们说炼功受益的实话,不准质疑“自焚事件”,并强行要他们“转化”。

以“自焚事件”诬蔑法轮功为×教,说明被告江泽民胁迫全国人民否定法轮功和所有炼功民众,没有事实依据他就制造“自焚事件”,这就向人们传递着一个可怕的、强权打压的信息。被告的这一罪行对我和家人的伤害,极为深重、持久。

歧视、指责、嘲讽,使父亲在亲友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辛苦了大半辈子,他的家庭和子女却顷刻间在这个社会里失去了立足之地。父亲感到一无所有,前途渺茫,看不到希望,记得有个深夜,母亲不在家,父亲背着我们独自端着酒杯,抑制不住地悲伤啜泣。之后,我们发现父亲有了“第三者”。父亲背离了家,打算重新组织家庭。二零零二年八月母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出于同情,父亲始终不忍提出离婚。他曾对我说:如果离婚,你妈妈就太可怜了。就这样,在这个表面完整的家里,父亲近十年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他的不正当行为表现得越来越明朗,深深的伤害着妹妹、我和母亲,同时也损害了他的健康。二零一零年一月份,父亲突患重病,二月十日大年初一在长沙湘雅附属第二医院诊断为肺癌晚期。巨大的疼痛使他每日不能吃、不能睡,痛哭呼喊已过世的奶奶。经历了整整三个月的病痛折磨,父亲于五月十日悲惨离世。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看妹妹和我的那种万般不舍的眼神,定格在记忆中,令人难过。

父亲的不幸,根源于被告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诬蔑和打压。而在十六年的迫害中,我和家人所承受的,所被损害的、被破坏的,又何止于此?回想过去的一幕一幕,痛彻心扉。然而,这场迫害针对的是全中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这对我们整个社会的破坏,无疑是灾难性的。

被告诽谤法轮功造成的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和产生的一切后果,恳请最高检察院彻底查清,依法追究罪犯的刑事责任,结束这旷日持久的迫害运动,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尽早澄清谎言,公开道歉,恢复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名誉,并赔偿受害人精神和经济损失。

二、被告江泽民涉嫌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诬告陷害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徇私枉法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伪造证据罪等的事实

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早,我刚出院门,看到从炼功点回来的母亲,她说了句:“不让我们炼功了,我要去上访。”就流下泪来。那一天,母亲晚上很晚才回家。母亲说,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大车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分别在一个个房间里单独被询问和登记,不让她说自己炼功好,只问她姓名住址等情况。母亲不知道的是,她就此上了“黑名单”。这之后,社区主任喻虹霞、户籍李文武、储运公司保卫人员等,不断上门,要求母亲交出法轮功书籍、写不炼功保证、写不上访的保证。这些人的行为给我和妹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父亲勉强应付着不速之客,以求安宁,还曾在他们胁迫下签了字。

2、二零零零年六月,为了一句公道话,母亲顶着各种压力到北京上访。湖南省商业储运公司领导因此将我强行调离总公司财务部出纳岗位,回家待岗,实质上是变相剥夺了我的工作。母亲在北京被非法关押了十多天,绝食多日后被放出,她坐火车一路上只吃了个小西瓜,回到了家。我看到母亲人都已脱相。可是,随后单位有人就上门盘问,大概是第二天,母亲就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单位派人到北京找我母亲(截访)所发生的一切费用,数千元,被强行从母亲工资中扣除。

3、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晚十一点多钟,我们母女仨人准备熄灯休息时,楼梯间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家的房门,被户籍警察李文武、社区主任喻虹霞、和新河办事处主任敲开。他们说不准母亲外出。恰好,父亲从岳阳打来了电话,他是去看望病危的奶奶,想让母亲去照顾老人,就打电话回家。父亲在电话里与李文武谈了许久,李文武不准我母亲出长沙城,亦不准她去岳阳。父亲十分担心他们带走母亲,答应他们的非法要求,并说明天他就赶回长沙。

第二天,十五日中午,母亲系着围裙、戴着袖套做家务,单位保卫科派汽车、摩托车,在李文武的带领下,闯入我家,不由分说,将我母亲强行带走。父亲回家得知母亲已被绑架,气愤不已。当时,没有人告诉我们,母亲被带去哪里,为什么要抓人,要关到什么时候。事后,我向认识的同事打听才知道,母亲被他们直接送入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当时叫:四科)非法关押。过程中,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单位保卫科人员不是执法者,却将母亲关入了看守所。对于这次抓人,李文武说是“政府行为”。唯一的手续是,看守所的“释放证”,上面写着“扰乱社会治安”。当时,我真是感到申诉无门,请问系着围裙、戴着袖套正在做家务的母亲,怎么就扰乱了社会治安?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二日,母亲被绑架的第二十八天,我们得到通知,说母亲被单位送到了开福区学习班(洗脑),在开福区政府武装部。开福区“610”要求单位派人作为陪人,单位就派了我、一位同事、和另一位同事的家属。

这个“学习班”的小楼安装了铁护栏、护窗,楼梯口还有时刻关着的铁门。警察来来往往地值班看守。主管的办公室叫“610办公室”,常驻人员有开福区政法委何书记、开福区司法局局长刘诗题、开福区公安局副局长刘静(女)等。每位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单独关在一间房内,陪人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不准炼功,也不准散盘着腿坐,强迫学员“上课”、写保证、写认识,不用说被管制的法轮功学员,陪人的思想、行为都没有自由,气氛紧张压抑。母亲在这里被拘禁了四十四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开福区“610”洗脑班结束。上午,政法委何书记召集陪护人员开会,他说,有天晚上,他发现盛利华(六十岁的娭毑)在炼功,他就采取了比较激烈的方式制止,踢了她,他说,她炼功,就可以打她……他的话让我想起,早些天的一个晚上,我们不少人都看到了盛娭毑小腿处被何踢掉了一块皮,暗红的伤处周围发青。这天我们都被转到了长沙市望城县招待所,这里是长沙市“610”洗脑班。

在望城,陪护人员被要求每个星期开会汇报,每天下午学员分班讨论,要学员写认识。有一次,司法局局长刘诗题对陪护说:“你以为他们(指被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真的是朋友?他们是敌人。”他的话,让我非常担心母亲的安危。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我奶奶病逝,我回家奔丧,这个所谓“陪护工作”才终于结束。母亲被非法拘禁到二零零一年六份,才被放回。母亲说,大约在五月初,刘诗题曾企图将她关入精神病院。

4、二零零二年八月中旬,开福区“610”、公安国保的刘静、主江、派出所警察李文武等一伙人上门非法查抄,将母亲抓走,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母亲被迫长时间做奴工,被强制“转化”,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从劳教所回家时,母亲又黑又瘦。视力非常模糊,走路都看不清。这十多年,母亲衰老了很多,已出现左脸抽搐、左手左腿不灵活,每走一步都需右边带动,姿势不平衡、不协调等多种病状。劳教所对我母亲精神和心灵上的伤害,随着时间已在身体上反映出来。可是在里面的遭遇,母亲从未向亲人诉说。

5、母亲被绑架后,我被迫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期间,开福区“610”、公安国保对我在长沙、岳阳两地的亲戚,或上门、或电话骚扰,亲戚们因而遭受恐吓、威胁,父亲曾被主江带到开福区公安局逼供一整晚。后来我还听说,我一位表哥因我而受牵连,未能正常升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4/青春在被打压中流逝-湖南长沙市文静控告江泽民-314105.html

长沙市联系资料(区号: 731)

2021-02-25: 西湖派出所 0731-88809041

2021-02-06: 长沙市
集里派出所人员名单:
鲁彦谦 13607498585
周昌寿 13974983279
罗斌 15874821999
罗汉文 13975837655
刘亮奇 13548556618
唐莉 13755082488
王银芝 13548552728
蒋智 15243656869
熊军 18774899688
邱劲松 13687397456
刘正宇 15200848229
刘军 15874134343
周湖 18874762228
刘志敏 13975899983
黄斌 13548627999
陈延发 13574894706
袁勇 13874968998
徐博 15200893373

2021-01-16: 长沙岳麓区恶警杨志清手机号码:13875835778
驻区社区居委会书记敖秀军:13077331285
社区居委会安全员梁立:13873199481

2020-12-23: 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检察长,马贤兴,手机号 13808468601

2020-12-27: 刘姓警察电话0731-82323210

2020-12-24: 胡海军:15874026868 书记主任(负责该案的检察官)
李晓晖:15074831571 书记员
刘良正:13808435525 副主任
陈佩:15348319128 警察
周梦平:15802651830 警察
熊赞:13607495972 书记员
蔡晓晨:13975876319 警察
陈云:15802680932 书记员
刘声幸:15874953322 书记员

浏阳市检察院地址:浏阳市白沙路25号

2020-11-09: 湖南长沙市参与迫害相关单位及责任人的补充信息
许显辉,湖南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15773160777 0731-84590178
袁友方,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二级警监,15773161616  0731-8459021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