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市 >> 王青年(王庆年), 男, 4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0-10: 甘肃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庆年的家人遭警察骚扰
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庆年,自从2016年9月11日被抄家后,一直流离失所。2019年8月20日和2019年9月20日,兰州市七里河区八里窑派出所警察宋德荣、八里窑村书记赵明和几个小伙子liang 次闯入王庆年家人租住屋骚扰,恐吓并要王庆年家人签字。

宋德荣电话13609337744
赵明电话1351940614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0/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94412.html

2016-12-27: 兰州警察欲绑架王庆年 持续骚扰其家人
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庆年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为避免被警察绑架而被迫离家。兰州市局二十六处(国保大队)的警察因找不到王庆年,持续骚扰他的家人。

王庆年,一九七四年生,甘肃省兰州市高级厨师,因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到十多种酷刑折磨,其中他遭受的灌食折磨,令人惨不忍闻。

九月十一日,兰州市局二十六处警察闯到王庆年租住的房间,欲绑架到王庆年,未成,绑架了上门的法轮功学员周月莲。警察在王庆年的租住房内蹲守企图绑架王庆年期间,又对王庆年对门的法轮功学员桑成洲的房间进行非法搜查,抢劫很多私人物品,又在桑成洲的房间安置不明装置,长时间监控,并在房门上贴了封条。

目前王庆年、桑成洲被迫流离失所,周月莲被警察劫持到西固寺儿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多日后,又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拘禁长达两个月。

以下是事件的整个过程: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一早,在兰州市检察院做厨师的王庆年和往常一样,开着宝俊车去兰州市检察院上班。

大概八点三十分左右,王庆年的妻子带着儿子坐到自家的客货车里,准备开车出去,一起去吃早饭。王妻正在启动货车的时候,有一个人直接从驾驶室将王妻从车上往下拽,王妻就用脚踹这个人。此人说:你再踹我就说你袭警。王妻说:你又没有穿警服,我怎么知道你是警察?当时兰州市局二十六处的警察来了好几个人,他们当着王庆年儿子的面,强行将王妻带至家中,给王妻铐上手铐,逼问王庆年的下落。王妻怕警察的野蛮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就让孩子自己拿着钱出去买早饭吃。之后警察押着王妻在王庆年家中蹲坑,试图进行绑架。而在兰州市检察院做厨师的王庆年得知消息后,在中午下班后就一直没有回家,至今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有孩子无法管。

其实九月十一日之前,市局二十六处警察就派出三波人分别在兰州市检察院门口、兰州市七里河八里窑王妻的父母家门口、王庆年在西固租住房门口蹲守、监控王庆年及其家人已经有一星期左右。

警察在兰州市检察院门口蹲守时,看到王庆年给厨师长家中拉过东西,就在九月十一日下午将厨师长直接挟持到其家中寻找王庆年,没有找到。第二天警察又到厨师长家中非法搜查。因两次都未找到王庆年的下落,就断定人一定在市检察院里,就对检察院又是一番搜查,仍没有见到王庆年。市局二十六处对市检察院人员的家肆意搜查、对检察院办公大楼非法搜查,并将王庆年的宝俊车的车钥匙拿走了。

九月十一日上午,警察对王庆年非法抄家时,将王庆年家中的大法师父的照片、电脑、打印机、优盘等东西全部抢劫,还抢走了王庆年家中的几套行车记录仪、几套电子狗、剃须刀、小音箱等东西,这些东西全是新的,没有用过的,这些便衣不仅全部搜走,而且在清单上也没有记录。还将王庆年家中的钥匙全都劫走。包括王庆年妻子手中、和孩子手里的家门钥匙。

有便衣看到王庆年家对门的真相对联后,就敲门强行进屋。屋内的桑成洲听到声音,从窗户跳出,离开。市局二十六处的便衣进屋后,没见到人,就将屋内整个翻了一遍,连床和被褥都没有放过。查找到私人信息,抢走电脑,好几台打印机和约十几箱东西,现金不详。

九月十一日下午,市局二十六处的警察,将王妻带至兰州市公安局五楼,铐在铁椅子上,直到十三日王妻才回到家,长达三十六小时,在离开市局五楼的时候,市局二十六处让王妻写了一份在市局没有超过十二小时的书面证明。同时,办公室一个警察给了王妻二十元钱,让王妻坐车到亲戚家去住一段时间,家中的房门钥匙没有给王妻,这些人在王庆年家中又蹲守了四、五天,才将家中钥匙给了王妻,王妻和儿子才回到家中居住。

王妻在十三日回家后第二天,就去市局二十六处要车,货车是自己用来生计的车,没有车,一家人就无法生活。第一天去,市局二十六处的工作人员说,领导不在,自己做不了主,王妻就回家了。第二天王妻再去要车,早上十点上的楼,下午两点才下楼,后又去要了三次。期间有一次被市局二十六处铐在铁椅上好几个小时,让说出王庆年的下落。每次去都被搜身,所有随身饰品都不让戴,手机等物都被放在一边,才让到办公室问话。

直到十月中旬左右,市局二十六处才将货车和QQ车的钥匙还给王妻,但要王妻写:保证不参与,不和法轮功接触,一旦有人联系就给其汇报的保证后,才给了车钥匙,但是宝俊车的钥匙没有给。

九月十一日之后,王庆年和桑成洲的房间被长期监控。桑成洲的房东来看房子时被二十六处监控到,就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桑成洲的租住屋内拉了电线,装了一个设备,不知是何用途。并对桑成洲的租住屋贴了封条。

十一月二十九日,市局二十六处将王妻从西固家中带走,在市局五楼,将王妻铐在铁椅上,从早上铐到下午。逼问王庆年的下落。而后,就又开始骚扰,到八里窑王妻的母亲家里,西固王庆年的租住房中。一次市局二十六处的人到了八里窑,王妻的母亲不在,来人就将王妻母亲的门踹了两脚后走人。

十二月十四日,警察又将王妻在下午两点上班时叫去市局五楼,到下午五点下班时,这些人用他们的车拉着王妻到西固租住的房中,查看王庆年是否回来了。每一次到家中骚扰,市局二十六处至少三个人。王妻对警察说,你们找我可以,不要找我的家人,老人那么大岁数了,你们去了还踹门,这样不好。

王庆年的儿子今年十一岁,正在上六年级,九月十一日被吓得不知所措,迷了路,在大街上乱走,直到下午四点多才找到舅舅家。市局二十六处警察为了绑架王庆年,根本不顾及孩子的心理承受,当着孩子的面逼问王妻王庆年的下落;为了绑架王庆年将孩子的钥匙劫走不让孩子回家;为了绑架王庆年,说把王妻带走就带走。

市局二十六处警察不停地骚扰王妻,并恐吓王妻:如果不能让王庆年回家,就把王妻带走顶数,说他们说啥就是啥。如果王庆年回家,也不过就关几个月时间。王妻的父亲已经去世,只有母亲和哥嫂在一个院子里居住,为了找寻王庆年,警察多次骚扰老人,使老人自九月十一日之后生活不得安宁。

王庆年的父母亲都已经先后离世,王庆年是家中比较小的弟弟,所以兄弟姐妹对王庆年尤为关心。王庆年的姐夫因担忧、牵挂、压力,一次不慎从楼梯直接栽下来,至今昏迷不醒,已经一个月。王庆年的妻子,又要照顾孩子,还要打理生意,还要去医院陪护姐夫,市局二十六处却骚扰不断,还不停的恐吓。

据悉,市局二十六处警察欲绑架王庆年是因为他九月初在街上贴了一张法轮功真相不干胶。一张真相不干胶,就叫市局二十六处兴师动众几个月,为了非法抓捕信仰“真善忍”的守法公民,可谓不遗余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7/兰州警察欲绑架王庆年-持续骚扰其家人-339425.html

2016-09-18: 兰州警察绑架王庆年未遂 将法轮功学员周月莲抓走
9月11日早上八点多,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一帮便衣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王庆年家中企图绑架王庆年,因王庆年加班不在家,警察将王庆年的妻子绑架到市公安局拘留三十多小时,并抢走王家的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及一些电子存储器件,更为恶劣是警察还将王庆年家中的QQ轿车,王妻维持生计的货运车以及一辆因QQ车故障临时借朋友的轿车(宝骏)共计三辆车强制扣押封存。

兰州市公安局在绑架王庆年未遂后,安排警察在王家蹲坑,结果绑架了上门的六旬法轮功学员周月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7/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5135.html

2016-09-12: 甘肃省兰州市王庆年夫妇、桑成洲被绑架
9月11日上午,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庆年、桑成洲被绑架。

9月11日上午八点半左右,一伙警察闯入王庆年的租住屋,绑架了王庆年的妻子,抄走家中物品。另一伙警察闯入王庆年在八里窑的家中。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2/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4475.html

2015-09-18: 大法带来美好与幸福 迫害中遭到劳教、十余种酷刑
甘肃省兰州市高级厨师王庆年,因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到十多种酷刑折磨,其中他遭受的灌食折磨,令人惨不忍闻。

现年四十一岁的王庆年已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以下是王庆年先生叙述一家人修炼法轮功的美好以及他遭迫害的事实:

大法给我家带来从未有过的幸福

我父亲曾任八里窑村委会邪党支书,受无神论的欺骗,以前根本不相信神佛。早年母亲皈依佛教,父亲强烈反对,多次撕毁母亲的佛教书籍、物品,甚至跑到佛教寺院中,找到正在佛像前上香跪拜的母亲,连打带拉的弄回家。

父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到处治疗,钱花了不少,却无任何效果。年轻时腰部曾受外伤,后背弯曲直不起身来,走路需要拄着拐杖,生活十分痛苦。父亲退休后,身体越来越差,病情越来越重,家人已给父亲做好了棺材。

一九九八年上半年,当时六十多岁父亲抱着祛病健身的强烈愿望,开始修炼法轮功,结果只炼了两、三个月,一身疾病全消,丢掉了手中的拐杖,而且还能挑一担水稳步行走,人也整天乐呵呵的。父亲的变化太快、太神奇了。看到父亲身心的巨大变化,母亲也开始修大法。

我看到大法的神奇,也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从事餐饮业,天天与烟酒打交道,被周围的人称为“酒司令”,在当地打架斗殴小有名气,人们都知道我是个父母管不住的调皮孩子,父亲根本没有想到我会得法修炼。结果我修炼后轻松的戒掉了烟、酒,脾气也变好了。法轮大法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久违的欢乐和从未有过的幸福。

西果园看守所血淋淋的灌食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大法受到江泽民集团的疯狂迫害。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我与母亲站到天安门广场,展开了手中的真相横幅,被广场的警察绑架。后来,七里河分局四名警察将我们劫持回兰州,关押到西果园看守所。

三月份左右,我绝食抗议,提出要求:不劳动、不背监规、自由学法炼功、无条件释放。当天狱警就把我手铐脚镣穿死。三天后,警察开始给我强行灌食。全号室十几名刑事犯将我拉出号室,强行压倒在地,狱医指使几名刑事犯用电工钳子拉开我的嘴,然后用两把牙刷把撬开我的牙齿,将一根白色橡胶管从我的口中插入胃中,看守所王副所长亲自指使刑事犯,将一包食盐全部冲进了豆奶粉中,一下全部灌进我的胃中。几个老犯人私下说,这么多盐这样下去你会被折磨死的。第二次灌食时,他们改成鼻饲的细管子,结果犯人们插的太快,管子从我的嘴里出来了。医务所的狱警指使犯人抓住从嘴中穿出的胶管,在鼻孔和嘴中来回拉锯,而且还邪恶地说:“给我来回拉,看他还绝不绝食!”来回拉了三次,然后抽出来,又重新插了两次才插进去。插进去后,狱医还嫌不过瘾,又重新抽出,再插了一次,这次他们又灌进去一包食盐。一天灌三次,灌了三天。

两次被非法劳教 遭酷刑、洗脑、奴役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中旬,我被从西果园看守所劫持到平安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迫害一年。警察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互相接触说话。白天强制高强度劳动,除草、施肥、种玉米、种草药、摘果子、剪树枝、翻地。

劳教所晚上吃完饭后开始反复点名,其实就是折磨法轮功学员。警察将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背铐吊挂在窗户上和晒衣服的铁丝上,每天将法轮功学员吊铐一排示众。胁迫包夹严密监管法轮功学员。我抗议对金昌法轮功学员王树昆的迫害,警察将我吊铐一夜。后来警察给我灌食迫害,从我鼻子里插一条细管子到胃里,每天往胃里灌好几次,不知灌的是什么东西。
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因张贴大法真相,被七里河公安分局、西果园派出所警察绑架,在西果园看守所十二队被关押三个多月后,我又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劳教所白天逼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劳动,在大田地里种玉米。夏天,在烈日下翻地,酷暑难当,嗓子冒烟,手磨破流脓血,因排队走路急,鞋被踩掉,脚后跟磨出鸡蛋大的泡。吸毒劳教人员翻两分地,强迫法轮功学员翻四分地。完不成任务时,大组长拿着细树条就在光脊梁上抽打,钻心的痛。秋天,强迫法轮功学员摘果子,每人一早上摘四十篮,既不让吃,也不能把果子皮划破,更不能让果子从树上掉下来。完不成任务时,大组长用棍子打,严重的把人倒提腿在地上拖走。

晚上吃完饭后,警察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叫去谈话,逼迫“转化”。不配合的,指使包夹将法轮功学员拉到旱厕所里,有的头对着便池长时间顶在墙上,叫“顶坑”。有的头对着便坑,双臂反背靠在墙上,长时间头朝下,叫“飞坑”。直到十二点过了以后才允许睡觉。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两名包夹监视,一个厕所里,五、六个法轮功学员顶坑,十几名包夹在厕所里陪着,包夹们的怨气都撒到法轮功学员的身上。

二零零三年,刚过完年,劳教所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利用所有休息及空闲时间,逼迫法轮功学员观看诬蔑大法的邪恶录像片。他们把这次的邪恶活动叫做“春雷行动”。期间庞某某气急败坏,将我拉到外边雪地里,用土铐子抱铐在水泥电线杆上,一直冻到半夜十二点多,还将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在室内毒打,有的“熬鹰”,不让睡觉。

有一天晚上十点左右,被专干宋某某叫去谈话,因我没有吭声,宋某某就抽了我一个耳光。为了达到“转化”目的,宋某某将我拉到一间靠厕所的空房子里,用铐子背铐在高低床架的上格上吊站,二十四小时不放下,残酷折磨,并派四名包夹和一名其它大队邪悟的犹大,诱逼我“转化”。吊铐到第五天时,我拒绝吃饭。他们又将我吊铐两天后,才放出黑房子。

过了几天的一个中午,刚收工,大队长庞某某,教导员郭晋峰,中队长郭某某和宋某某一起闯进房子,庞某某宣布:王庆年违犯所规队纪,还绝食抗议,经所里批准关禁闭。又将我关在黑房子里,背铐吊挂在高低床上,每天由四名包夹监视,轮流念污蔑大法的黑书。管理科每天派人轮流抽查,大队长、教导员、专干轮换值班,威逼“转化”,酷刑折磨了十五天。

我从禁闭室出来后,专干宋某某专门抽四个包夹,在院子里,白天让我在烈日下暴晒,由包夹喊口令,单独走正步,他在办公室里监视,不让我休息、不准我与其他人说话。晚上不间断的播放造谣的电视碟片,要求每个人坐端正,腰拔直。后来又以我低头没看电视片为由,将我又关在黑房子里,连续吊铐折磨了十天。

二零零三年夏天,正是最炎热、酷暑难当时节,因我不“转化”,宋某某又找我谈“转化”问题,被我拒绝后,将我再次拉到黑房子里背铐吊挂七天。

为了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平安台劳教所对我实施了以下酷刑折磨:
手铐脚镣、灌食、高强度劳动、吊铐、抽打、顶坑、飞坑、熬鹰、抱铐、背铐、暴晒、吊挂、关禁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8/大法带来美好与幸福-迫害中遭到劳教、十余种酷刑-315852.html

2012-04-22: 兰州七里河区王庆年自述被迫害经历
我叫王庆年,男,今年三十七岁,家住兰州市七里河区八里镇。修炼前,抽烟喝酒,被周围的人称为“酒司令”,从事餐饮业工作,尤其是天天和酒打交道,在当地打架斗殴小有名气,人们都知道是父母管不住的调皮孩子。

父亲王延渊,当时六十多岁,是八里窑村委会支书,曾因患心脏病,腰部年轻时曾受外伤,走路需要拄着拐杖。由于父亲一九九八年上半年喜得大法,炼了两、三个月,全身疾病顿消,身体最大的奇迹是,一下丢掉了手中的拐杖,而且还能挑一担水稳步行走,太神奇了。原本家里人看到退休后的父亲,身体越来越差,家人甚至给父亲已预备好了棺材,随时面对突发事件,可是修炼大法仅仅两、三个月,奇迹发生了。

我是家中七个孩子中的老六,是最顽皮的一个,父亲根本没有指望我会得法修炼。我感到大法太神奇了,我想看看大法的书,父亲很迟疑。这时我的母亲也走入修炼,母亲修炼之前是佛教居士,由于父亲以前是中共邪党村支书,受无神论的影响,那时根本不相信佛教,母亲皈依佛教后,父亲多次强烈干涉,多次撕毁母亲佛教中的书籍和物品,甚至跑到佛教寺院中找到正在给佛像上香的母亲,连打带拉的弄回家。看到父亲身体与心性的巨大变化,母亲得法后,就很快放弃了佛教中的一切。父亲那时的心脏病很严重,到处治疗,钱花了不少,却无任何效果,生活的十分痛苦,加上腰脊椎劳损,病态越来越严重,后背弯曲的直不起来。炼功后,身体完全恢复正常。

一九九八年底当我拿着家中放的《转法轮》看的时候,当时就感觉到抽烟不是滋味,又苦又涩,紧接着,原来能喝一斤多酒的我也喝不成了。

进京上访遭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前,我去上海打工时,学会了炼功动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大法受到江氏流氓集团的疯狂打压,我于年底回到老家。二零零零年,我在家开始抄大法书。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决定进京护法。在这之前,我的父亲已于二零零零年七、八月份和其他三、四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炼功,后被八里镇派出所将父亲等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回兰州后,在七里河区晏家坪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我与母亲站到天安门广场,展开了手中的横幅。那几天,天安门广场天天都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因维护大法被抓,广场便衣、警察到处都是,当时把我们劫持到东城区收容所。到天地分局的时候,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背《洪吟》、《论语》。下午三、四点钟,来了一辆通道公交车,警察把我和许多法轮功学员非法劫持到车上。车行走在路上,很多法轮功学员又从车窗外展开了横幅。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了一个大库房里,我们挂出了法轮图形,临时开了一个庄严的心得交流会。我一天没有吃饭,一点也没感觉到饿,不但不冷,全身都暖洋洋的。五百多人坐了一夜,

第二天,我和母亲被分开,我又被拉到东城区看守所。前五天,我们每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同一房间里,从房间的粉刷木板看,就是临时启用的新房子,大伙其实从收容所开始就没吃饭,到看守所以后正式开始绝食。第五天,房间里突然来了几名警察,让我们在房间里走了几圈,问我们有什么感觉。当时大家都感觉很正常,我这时整整六天没有喝一口水,没有吃一口饭,一点不觉得的困,也不觉得累,全身一直暖洋洋的。第六天,警察开始把我们分开,和刑事犯关在了一起。

狱警让刑事犯劝我吃,我不吃,也不让犯人吃,我一天没吃,果然号室的其他刑事犯也没让吃。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刑事犯求我吃,他们实在饿了,我看到他们可怜痛苦的样子,我决定吃饭,犯人很高兴。吃完饭,开始问我地址,我也告诉了他们。第三天,我被转到兰州驻京办。到哪儿后,我知道母亲已在两天前到了那里。后来,七里河分局四名警察,将我和母亲非法劫持回兰州。到兰州后,八里镇派出所将我和母亲扣押在派出所一天,第二天,我和母亲被非法劫持到西果园看守所,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我被关进西果园十二队,母亲被关进十四队遭受迫害。

在西果园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当时十二队关着三名法轮功学员,金玉强、姚××和我。三月份左右,西果园看守所开始嗑瓜子,我们三人开始绝食抗议,并提出要求:一、不背监规。二、无条件释放。三、自由学法炼功。

当天狱警就把我们三人分别手铐脚镣穿死,把小姚分到九大队去了。三天后,警察开始给我们强行灌输,全号室十几名刑事犯将我拉出号室,强行压倒在地,医务所主管狱医指使几名刑事犯用手钳拉开我的嘴,然后用两把牙刷把撬开我的牙齿,将一根不透明的白色橡胶管从我的鼻孔插入胃中,看守所王副所长亲自指使刑事犯,将一包食盐全部冲进了豆奶粉中,一下全部灌进我的胃中。灌完后,我的肚子立即开始疼,几个好心的犯人帮我脱下手铐,我赶快上了趟厕所,拉下了黑黑的东西。几个老犯人私下说,这样下去你会被折磨死的,可是排完便后,我一下子感觉轻松了。第二次灌食时,他们改成鼻饲的细管子,结果犯人们插的太快,管子从我的口腔里出来了,医务所的狱警又指使犯人抓住从口腔穿出的胶管,双手开始在鼻孔和食管来回拉锯,而且还邪恶地说:“给我来回拉,看他还绝不绝食。”来回拉了三次,然后抽出来,又重新插了两次才插进去,插进去后,狱医还嫌不过瘾,又从新抽出,再插了一次,这次他们又灌进去一包食盐。灌完后,很快我又上了一次厕所,拉完肚子后,一切又正常了。第三天,主管王队长找我私下谈话,答应了我一、三两个条件,从此,我可以自由学法炼功,不用干活了。

在平安台劳教所受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中旬,七里河公安分局、八里镇派出所所长翟青天、警察刘志国等将我非法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迫害长达一年。我被分到平安台二大队三中队,当时在那里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临洮的桑成舟,天水的姚辉、李慧明、郭光利,金昌的李玉祥,平凉的王福龙,兰州的赵旭东(已被迫害致死)、任宗山、苏安洲、何影国,靖远的吴靖儒、冯新雷,甘南卓尼县的李辉(当时还不满17岁)等。那里警察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互相接触说话,没有鞋穿。白天强迫高强度干农活,除草,施肥,种玉米,果园里施肥摘果子。春天剪树枝、翻地、种草药。晚上吃完饭后开始点名,其实就是折磨法轮功学员,警察将不答到的法轮功学员采用背铐吊挂在窗户上,当着众人将法轮功学员吊铐示众,恐吓众人。第二天或当众惩罚包夹吸毒犯,威胁他们要严格监管法轮功学员。我为了抗议对金昌法轮功学员王树昆的迫害,警察将我吊铐一夜,我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我不知不觉的在吊铐中睡着了,一点也没觉得疼。平安台的警察们将我哥哥、姐姐、弟弟欺骗去给我做“转化工作”。

直到二零零二年元月到期后,我并没有回到家中,八里镇派出所恶警又将我劫持到华林山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法轮功学员李文明也在洗脑班被迫害。当时包夹我的有八里镇村书记齐国祥、村长张永刚、干事刘鼎成、牟永强四人。还有副镇长兼派出所副所长魏正天,乡长马某某,乡干事崔治文。当时参与几次大搜捕法轮功学员的八里镇派出所所长,二零零四年后,酒后醉死,教导员后因脑溢血死在办公室。

第二次被绑架到平安台

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因张贴大法真相,被七里河公安分局、西果园派出所恶警绑架,又将我关进西果园看守所十二队。关了三个多月之后,又被第二次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分到一大队一中队遭受迫害。

一大队大队长是庞某某,教导员是郭晋峰,中队长郭某某,分队长薛某某。当时,在一大队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金昌的王树乾,平凉的王世君,山丹的李发全,兰州的李春宏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在那里,白天被迫法轮功学员超强度干农活,春夏季在大田地里种玉米。特别是大夏天,在烈日下翻地,酷暑难当,嗓子冒烟,手被磨破流脓血,脚后跟上因排队走路,鞋被踩掉,磨成鸡蛋大的水泡,还要强迫干重活。恶警指使劳教犯任大组长巡视监工,平时劳教犯人翻两分地,就强迫法轮功学员翻四分地。完不成任务时,大组长拿着细树条就在光脊梁上抽打,钻心的痛。当哥哥、姐姐看望我时,走到跟前都认不出来,心疼的掉眼泪。秋天时,逼迫法轮功学员摘果子,每人一早上摘四十篮,既不让吃,也不能把果子皮划破,更不能让果子从树上掉下来。其中曾因为一个劳教犯人吃了红富士苹果,就把牙齿给打掉。完不成任务时,由大组长用棍子打,严重的把人倒提腿在地上拖走。晚上吃完饭后,恶警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叫去谈话,逼迫转化。不配合者,指使包夹犯人将法轮功学员拉到旱厕所里,有的头对着便池长时间顶在墙上,叫“顶坑”。有的头对着便坑,双臂反背靠在墙上,长时间头朝下,叫“飞坑”。直到十二点过了以后才允许睡觉。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两名包夹监视,一个厕所里,五、六个法轮功学员顶坑,十几名包夹犯人在厕所里陪着,犯人们的怨气都撒到法轮功学员的身上,就这样用卑劣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刚过完年,劳教所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从其它大队调来一位所谓有经验的“专干”宋某某。刚一进来就召集法轮功学员扬言说:“我是专门做转化工作的专干,要求转化率必须达到百分之九十八。”就与大队长庞某某开始利用所有休息及空闲时间逼迫法轮功学员观看污蔑大法的邪恶录像片。他们把这次的邪恶活动叫做“春雷行动”。采取诱逼、欺骗、威胁、伪善等手段,软硬兼施,企图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

有一天,大队长庞某某在大会上宣布,“春雷行动”必须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表态,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大队长过来问我:“我刚才讲的‘春雷行动’是怎么回事,你说一说。”我说:“我理解就象你拿着枪来打我,还要让我说你的枪多么好,是吧?”庞某某气急败坏,将我拉到外边雪地里,用土铐子抱铐在水泥电线杆上,一直冻到半夜十二点多,还将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在室内毒打,有的“熬鹰”,不让睡觉。

有一天晚上十点左右,我刚睡下,就被专干宋某某叫去谈话,宋拿出一本佛教的书念给我听。过后问我:“我刚才念的是什么,佛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并强迫我蹲在他前面回答,我没有吭声,宋某某就抽了我一个耳光。我猛的站了起来,宋某某就急忙叫来值班犯人把我拖走。为了达到转化目的,他们把我列为转化重点进行迫害。宋某某将我拉到一间靠厕所的空房子里,用铐子背铐在高低床架的上格上吊站,二十四小时不放下,残酷折磨,并派四名包夹和一名其它大队邪悟的犹大,诱逼我转化。吊铐到第五天时,我被逼迫之下,拒绝吃饭,他们问我:“你为什么不吃饭?”我说:“你们这么迫害我,我绝食了。”他们又将我吊铐两天后,才放出黑房子。

过了没几天的一个中午,刚收工回来,大队长庞某某,教导员郭晋峰,中队长郭某某和宋某某一起闯进房子,庞某某突然宣布:王庆年违犯所规队纪,还想绝食抗议,大队决定,经所里批准关禁闭。又将我吊铐在黑房子里,高低床上背挂,每天由四名包夹监视,轮流念污蔑大法的黑书。由管理科每天派人轮流抽查,大队长、教导员、专干轮换值班,威逼转化,一直酷刑折磨了十五天。

我从禁闭室出来后,专干宋某某专门抽四个包夹在院子里,白天不让我出工干活,由包夹喊口令,单独走正步,他在办公室里监视,不让我休息,不准我与其他人说话。晚上不间断的播放造谣连续电视碟片,要求每个人坐端正,腰拔直。又以我低头没看电视片为借口,将我又关在黑房子里,连续吊铐折磨了十天。

二零零三年夏天,正是最炎热,酷暑难当期间,因我几次禁闭都没有被转化,宋某某又一次来找我谈转化问题,被我拒绝后,将我再次拉到黑房子里背铐吊挂七天。

我在禁闭室被迫害共达四十天之久,被折磨的从一百六十斤的体重,骤降到只剩七八十斤,自己都能看到自己的眼眶。每天只给两个小馒头,两杯盐水。遭受了一年半的非人折磨后,直到二零零三年八月,非法劳教期满,才被放出臭名昭著的邪恶黑窝——平安台劳教所。

兰州市七里河区八里镇副镇长魏正天专门到平安台接人,企图又将我送往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加持下,最终没达到目的,才将我送回了家。

在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副镇长魏正天带领乡村二十多人非法查抄八里镇三家大法学员,被我的父母拒绝,未能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2/兰州七里河区王庆年自述被迫害经历-255944.html

2002-05-15: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
三队:郭守军(西北师院博士,被非法判刑三年);0201号(男大法弟子,今年2月10日被抓);王允波(兰大97级经管学院本科生,2001年3月22日被绑架,已非法判刑三年)。
四队:张晓东;蒋春斌(今年2月10日被抓);杨学贵。
五队:贺建中(2001年1月初被抓)。
八队:徐建平;罗永德(今年2月10日被抓);李富斌(今年2月10日被抓);一位男大法弟子(今年5月2日被抓)。
九队:杜信;安喜文(2001年3月23日被抓);方曙光(省委党校教师,今年2月10被绑架)。
十队:文世学。
十一队:白三元;董辉德。
十二队:王青年
十四队:杜兰萍(今年3月11日被绑架);林润玉(今年2月10日被绑架);郑梅花(今年2月10日被绑架);吴晓静(四川籍大法弟子,2001年3月22日被绑架);无名女大法弟子(今年5月2日被绑架);吴胜和(今年5月2日被绑架)。
十五队:韩玉萍(2001年3月11日被绑架);李秋香;张静(今年2月10日被绑架);张华(今年2月10日被绑架);张振敏(今年5月2日被绑架);一位女大法弟子与她12岁的女儿(今年5月2日被绑架)。

兰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9-10-16:
一,兰州市安宁区委政法委
姓名 性别 出生 手机号码
牟进年 男 1965/2/ 8 13619366529
芦发敏 男 1970/7/21 13919490037
刘继英 女 1972/6/26 13900010004
金思遐 男 1973/9/29 13893131998
陈涛 男 1975/6/12 13809311095
武志刚 男 1975/8/15 18109422156
廖莎莎 女 1981/7/30 15293166420
陈光虎 男 1981/10/13 13909480497
王斌 男 1981/12/17 13519640504
刘祎 男 1982/2/16 13519645119
杨景瑞 女 1982/9/13 18909467606
李延福 男 1984/7/16 13919265269
宋开元 男 1984/11/1 13088723268
付冠男 女 1985/3 /8 13893640836
李永刚 男 1986/ 5/3 13369499700
柴欢 女 1987/12/16 13893436868

二,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国保大队
石怀忠 男 1964/3/15 13399315846
张子明 男 1968/3 /2 13399315836
鲍华 女 1971/2/25 13399316066
赵晖 男 1971/7/31 13399315912

三,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
(1)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指挥中心
袁新群 男 1962/8/22 13399310569
陈美荣 女 1971/ 9/9 13399315895
陈忠厚 男 1974/9/18 13399315962
范小兰 女 1978/5/20 13919107279
喻婷 女 1985/1/12 13399319851
郝爽 女 1986/8/31 13399319861
王琴 女 1986/9/22 1399310994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