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 密山市(牡丹江农垦) >> 于凤英, 女, 39

个人情况: 黑龙江省密山市二粮库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密山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2-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1-24: 黑龙江密山市“法制学校”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黑龙江密山市“法制学校”的罪恶-252188.html

2011-07-23: 妻子被绑架月余 盲人丈夫与重病婆婆失去照顾
黑龙江省密山市善良妇女、法轮功学员于凤英,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政法委等指使社区人员绑架已经一个多月,失明的丈夫和重病的婆婆失去照顾。据悉,于凤英至今已绝食二十多天。
2011年6月24日晚6点前,在密山市政法委副书记王奎秀,“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任于晓峰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刚等人指使下,中心社区综合治理办公室和红卫社区李小玲,伙同政法委“610”公安局国保大队等6人,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手续的情况下,私闯民宅,以谈话为名,将法轮功学员于凤英欺骗带走,并非法羁押至今。家里丢下刚刚做完大手术的婆婆和双目失明的丈夫,无人照料。

无奈,失明的丈夫搀着重病的婆婆,到政法委“610”办公室和中心社区去要人,他们回答说:“家里这种情况,我们事先不知道,我们马上调查,上报后放人”。至今已一个多月过去了,家里人每天都焦急的去询问结果,而他们却一直说:“再等一等,正在办”。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一个众人皆称赞的孝顺、能干的好媳妇,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秘密带走了,这个家瘫痪了。整日里婆婆翘首盼望儿媳的归来,失明的丈夫更是心急如焚。

左邻右舍凡是知道这种情况的也都困惑的摇头叹息:这日子还怎么过呀?人家不就炼个法轮功吗?又没有参与什么违法犯罪活动,对自己的身体对家庭又都有好处,到哪儿都做一个好人,怎么就不允许呀?做人讲真诚,讲善良,讲忍让,有什么错啊?这个世道究竟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健康、安稳的度日啊?法律何在?天理良心何在?

中共不法官员们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是执法犯法,是不敢公开的,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才趁着夜色降临时,偷偷摸摸地下手。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到头终有报。愿善良的人们都能伸出援助之手,制止中共人员这种卑劣行为的继续和蔓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3/妻子被绑架月余-盲人丈夫与重病婆婆失去照顾-244320.html

2011-07-06: 黑龙江密山市于凤英被绑架 家人要人无望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密山市善良妇女、法轮功学员于凤英被“六一零”、政法委等指使的中心社区综合治理办公室和红卫社区李小玲等六人绑架,至今下落不明。失明的丈夫和重病的婆婆去到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办公室和中心社区要人,至今无结果,家人生活陷瘫痪。

六月二十四日晚六点前,在密山市政法委副书记王奎秀、“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晓峰、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刚等人指使下,中心社区综合治理办公室和红卫社区李小玲,伙同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等六人,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手续的情况下,私闯民宅。以谈话为名,将于凤英欺骗带走,并非法羁押至今,家里丢下刚刚做完大手术的婆婆和双目失明的丈夫,无人照料,生活陷入瘫痪。

无奈,失明的丈夫搀着重病的婆婆,到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和中心社区去要人。他们回答说:“家里这种情况,我们事先不知道,我们马上调查,上报后放人。”

可是,至今已数天过去了,于凤英仍下落不明。家里人每天都去询问结果,而他们却一直推托说:“再等一等,正在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6/黑龙江密山市于凤英被绑架-家人要人无望-243500.html




2011-06-29: 黑龙江密山市于凤英被劫持 家人困苦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密山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不法人员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于凤英于凤英至今未归,也不知其被关押的地点,家里有双目失明的丈夫和刚刚做完手术的年迈的婆婆,无人照管。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晚五点五十分左右,密山市六一零人员伙同市政法委的人,在街道居委会主任的带领下,突然闯进了于凤英家,其中一人拿出“证件”说:我们是“六一零”的,来找你了解点情况,跟我们走一趟。于凤英认为自己没有做任何违法之事,就跟去一趟很正常。可是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家,不知被“六一零” 和政法委的人绑架到哪里去了。

于凤英的丈夫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年迈的婆婆体弱多病,一个月前婆婆做胆摘除,刀口感染,至今未愈,还有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家里里里外外全靠于凤英一个人维持,如今中共邪党人员绑架了于凤英,给这本就风雨飘摇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9/黑龙江密山市于凤英被劫持-家人困苦-243156.html


2008-04-05: 黑龙江密山市于凤英被国保大队高世同等绑架

2008年3月31日下午1点许,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员高世同,同伙郝吉翔等6-7人,开了三辆车,闯进法轮功学员于凤英家,说是国保大队长王耀光“请”于凤英去国保大队“谈话”。当问到谈什么时,他们说:“还是你们被二人班派出所警察李国臣撞伤一事,需要对证一下”等等。然后,这些人把屋里非法翻查了一遍后,强行把于凤英拽上警车,拉往公安局看守所。

说起高世同(男,38岁,原密山市裴德镇青年村人),早在1996年,高世同就职于裴德中学时,就看过《中国法轮功》一书,在以后的几年里,学法炼功,身心受益显著,其父母及亲属看到高世同受益后,于98年相继炼起了法轮功。其父患有多年的牛皮癣病,四处求医问药不见好转,自从炼了法轮功,这些疑难病症一扫而光,想不到的奇迹,可谓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出于妒嫉,开始迫害法轮功,这时的高世同已经调到了密山公安局巡警队,在漫天的谎言欺骗声中,为了名利,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和良知,靠行贿某领导五千元,调入了密山国保大队,做升官发财的美梦,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对邻里、亲属的迫害。

2006年8月,高世同参与对亲属樊明胜(高世同姐夫的侄女婿)的迫害,很卖力。法轮功学员仍因其以前学过法轮功,一再给其讲真相,劝其不要再参与这场无辜的迫害,充当恶党的替罪羊,但其执迷不悟,一再作恶。

2006年8月11日,樊明胜、于凤英去二人班办事,在回来的路上,被二人班警察李国臣撞伤后,李国臣为推卸责任,制造假现场,说这二人是因为撒传单而被撞进路边深沟里。至今在公安局的庇护下,高世同不但参与对樊明胜和于凤英的迫害,其父高某因与樊岳父住前后院,也参与了对樊明胜的迫害,时常张望樊明胜岳父家,并不时打听樊明胜是否来过,下落如何,举报等等犯罪活动。

2007年8月的一天,樊明胜去岳父家,被高世同妻子姜福荣和其父亲看见,当樊明胜从岳父家鱼池出来回家的路上,正好与刚刚在岳父家非法搜查完、奔岳父家鱼池而来的裴德镇派出所警察相遇,因警察不认识樊明胜,樊才免遭迫害。结果,高世同父子害人的阴谋破灭了。

高世同的姐夫宋某,一直敌视大法,不但常恶言诽谤大法,就连岳父母来他家串门,他也不让看书,不让炼功。高世同的姐姐要学法炼功,也遭到丈夫的强烈反对,他们的恶行连累了无辜的孩子,高世同姐姐十三岁的女儿,脚部长了恶性肿瘤,医治无效,无法上学。高世同的亲属多次给这二人讲真相,至今仍不见好转。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5/175816.html

2007-08-04: 密山市被绑架大法弟子于凤英正在绝食抵制迫害
2007年7月26日被密山市公安局绑架的大法弟子于凤英正在绝食抵制迫害,她现在身体很虚弱。已绝食七天,但公安局仍拒绝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4/160176.html

2007-07-28: 密山市国保大队恶警高鹏飞绑架大法弟子于凤英
2007年7月26日上午10点左右,黑龙江省密山市国保大队高鹏飞带领5、6个警察闯进于凤英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非法抓捕于凤英,当遭到于凤英儿子的极力阻拦时,有一警察强行动手拽于的儿子,当把于的儿子从二楼拽下来时其中一警察把一楼屋门大玻璃撞碎。高鹏飞把其儿子抓到了公安局,要拘留七天,理由是所谓的妨碍公务。但由于孩子小(18岁)加上他们的所为是非法的,所以最后还是放了。但于凤英目前情况不明,请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8/159731.html

2007-04-22:黑龙江密山市警察故意开车撞人后企图掩盖罪责
2006年8月11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二人班乡派出所警察李国臣,开车故意撞伤外出办事的大法弟子樊明胜、于凤英事件发生后,在当地引起广大民众的普遍关注。事隔8个月后,最近我们又听到了这方面的新消息。

让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不法警察李国臣故意撞人事件。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大法弟子樊明胜和于凤英骑摩托车外出办事,回来天色已晚,从后面上来一辆小汽车故意把摩托车挤向路边,连续挤撞四次,最终把摩托车挤到了公路边的深沟里。于凤英右上臂粉碎性骨折,樊明胜昏死过去,右胳膊粉碎性骨折,肋骨折了四根,腰部严重受损,脚踝骨粉碎性骨折。 故意撞人者就是李国臣。他打电话叫来了一帮人,不知从哪弄来一些大法资料放在摩托车旁边,制造了一个二人是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的假现场,进行拍照,企图制造进一步迫害。

在此之后的八个月中,不法警察一直在造假和隐瞒真相。密山国保大队的高世同,多次向人打听樊明胜的伤好了没有?现在住在哪里,同时高的父亲(和樊的岳父同住一村)看到樊岳父家的人,便伸长脖子看看有没有樊。

近日,樊明胜的父亲请的代理人律师问公安局要被非法扣押的摩托车、手机,公安局不给,说是“作案工具没收”,人家说:“那你既然说是没收,那你们就给开个没收证吧。”结果没收证没给开,说是再等几天。

2007年4月10日上午,密山国保大队王军等四人冒充市物价局的工作人员,在黑台镇派出所魏某人的引导下,来到樊家,说是物价局的,要给撞坏的摩托车作价理赔,要他家把买车发票拿来。因樊明胜不在家,父亲未提供。王军说等樊明胜回来后把买车的发票送到黑台派出所魏某人处。警察撞坏人了,不但抢劫被害者的手机和摩托车,人家要车他向人家要发票。并且把发票送到毫无相干的黑台派出所。这真是无理取闹。

恶警紧接着又问樊明胜上那去了?岳父家电话号码是多少等等,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哪里知道共产恶党的欺诈手法如此卑鄙,就把亲家的电话号告诉了他。这王军回头就给樊明胜的岳父挂了个电话,这回它不说是物价局的了,说是公安局的,好象这公安局的很厉害似的。是的,官匪的名声人人皆知,然而他们的阴谋还是不能得逞,人又不在家。

与此同时,国保大队的高世同,也带了几个人到了另一位受害者于凤英的家,把于凤英带到公安局去了,说是要了解一下情况。如果是了解情况有必要去四、五个人到她家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2/153243.html

2007-03-25:黑龙江密山大法弟子于凤英遭迫害事实
黑龙江密山大法弟子于凤英曾被当地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囚于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各种酷刑折磨。以下是于凤英在二零零四年前遭邪恶迫害事实。

于凤英,女,约39岁,是黑龙江省密山市二粮库职工,1996年修炼法轮功。2000年11月,政保科恶警孟庆启、杜永山等人强行把其丈夫绑架到公安局,威胁她丈夫说出其他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并要挟如果三天之内不说出就把他们抓起来。夫妻二人被迫流离失所了。

2002年4月25日,于凤英去密山针织厂楼看望同修,被那里蹲坑的恶警绑架到密山公安局政保科办公室,副科长杜永山用拳头往她脸,头、眼睛、太阳穴上猛打,拽住她头发往卷柜上使劲撞,又把她按在沙发上,用脏拖布头往眼睛上杵,用拖布杆往身上猛劲抽,一边打一边叫嚣“你丈夫眼睛瞎了,今天把你也打瞎”。拖布杆被恶警杜永山打成三截,孟庆启怕人看见,赶紧把拖布杆拿走,装出一副没打人的样子。

于凤英质问随后赶到公安局的副政委刘琴“警察为什么打人”?刘琴让孟庆启把于凤英架到刑警队继续刑讯逼供,逼于凤英承认她就是它们要抓的那个叫“小荣子”的人。其中一恶警把扫帚打飞了,又脱下她的鞋,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踩着于凤英的脚碾,脚面,脚趾被碾成黑紫色。又把她的胳膊拧到背后举起来,由二个警察使劲往上拽,因为一只手铐在铁椅子上,恶警就按着她的头,把她弄成弯着腰,弓着腿的姿势,一直托她胳膊的刑警累的不行了才放下来。它们打累了,再开始侮辱她,折磨她。直到它们抓到“小荣子”(即已被迫害致死的杨晓玲)才停下手。后恶警把于凤英押进了一看守所。

2002年5月25日左右,政保科长孟庆启、副科长杜永山、李刚、小玉等人给于凤英上大背铐,又戴上头盔,用针管往鼻子里灌芥末油,人被折磨得快要休克了,就给灌药,然后继续上大背铐折磨,从早晨8点多钟直到晚上6点多钟才被送回看守所。

2002年10月14日,于凤英等大法弟子绝食,被看守所恶警多次灌食。2003年6月,于凤英等大法弟子在号子里发正念时,看守所所长马宝生和副所长韩玉民带了几名男犯人进号骚扰,马宝生又让男犯人用工具强行撬开于凤英的嘴,用手捏住她的鼻子给她灌了两矿泉水瓶兑了很多盐的玉米面水,并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左手和右脚交叉铐着,铐子紧卡在肉里。直到四天后才打开镣子,此时脚脖子已血肉模糊了。

2003年7月2日,于凤英被密山法庭非法判刑三年,被关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2003年7月24日,于凤英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所谓集训队因不背报告词、不报告,被恶警大队长吕晶华、恶警牛翠松等人拉到楼下一空屋里,铐上手铐,恶警将于凤英踹倒在地,用脚踏在她背上打骂、侮辱。

2003年9月16日,于凤英被非法关入八监区,八监区恶警区长是郑杰、李桂荣。于凤英拒绝参加所谓劳动改造,17日恶警就将她同八监区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强行拉出去拉练。恶警王亮因于凤英不回答它的问题,就抓住她头发使劲往墙上撞,狠劲打嘴巴,还强迫于凤英面对着墙“开飞机”。下雨天恶警逼大法弟子们走正步两个多小时。

2004年8月,于凤英为不报名、不报数、绝食27天,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尹姓干事、黄姓干事领着犯人赵艳华等给她上背铐(大背剑),每天灌食三次,于凤英的鼻子被插出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5/151498.html

2007-02-04:黑龙江省密山市国保大队图谋陷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弟子樊明胜和于凤英骑摩托车外出办事,回来天色已晚。当走到密山市二人班乡政府所在地时(事后才知道的),从后面上来一辆小汽车,没有任何标志,故意把摩托车挤向路边。连续挤撞四次,最终把摩托车挤到了公路边的深沟里。此时的小汽车前轮已经离开水泥路面,距离水泥路边缘半米左右,由于多次挤撞摩托车,小汽车把路边的草压倒了二十多米长左右。摩托车被摔坏,于凤英右上臂粉碎性骨折,樊明胜昏死过去,右胳膊粉碎性骨折,肋骨折了四根,腰部严重受损,脚踝骨粉碎性骨折(密山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有X光片子)。

这时从小车上下来一个穿警服的人,打电话叫来了一帮人,不知从哪弄来一些大法资料放在摩托车旁边,制造了一个二人是发法轮大法资料的假现场,进行拍照,企图制造进一步迫害。然而,当时二人身上并没有大法资料。恶警然后说:“有两人骑摩托车撒传单,被我们挤进沟里抓住了。”后来不知啥原因又叫来了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把伤势严重的樊明胜和于凤英送进了密山市人民医院,但把摔坏的摩托车和二人的手机抢走。

事情发生后,二人班乡泒出所长王铁民完全否认是自己所里的民警撞坏了人,谎说是自己摔坏的,是过路百姓报的警,泒出所去救的人。家人问既然是自己摔的,那警察抢去伤者的手机和摩托车是什么行为,他却不回答。当家人第二次去二人班了解情况时,王铁民干脆躲着不见,叫一姓赵的民警堵着所长办公室的门不让进,说是所长不在。问这位民警,他说什么都不知道,把一切事都推到了国保大队李刚身上,说李刚高世同什么都知道。

事情发生的当天,高鹏飞、高世同、李刚来到医院向伤者作询问笔录时,当伤者谈到二人班乡泒出所警察如何造假的详细情况时,高世同为掩盖真相不作笔录,当伤者问为何不作笔录时,高却说:“记那些没有用,我们只记录对我们有用的。”李刚则说:“一切等调查完再说。”当伤者因无钱医治而出院时,医生告诉伤者家属:“公安局李刚有命令,要出院需经它同意。”并让家人看了李刚留下的纸条(挂在墙上),当即家属按其留下的手机号给李刚挂电话,告诉他要出院。李刚回答:“我不知道。”家属告诉他:“你不知道我告诉你我儿子要出院了。”李刚说:“你告诉我也不知道。”事后家属问李刚事情调查的怎样,李刚说“正在调查”。两个月后家人无奈只好上告到鸡西公安局纪检科,鸡西公安局有关领导多次催促密山公安局控申科办理此事,张忠仁副科长就是拖着不办。当家人向其要扣押单时,他们不说没有,说明天上午十点左右来拿。这其间,李刚还叫第三泒出所民警不断的去伤者于风英家骚扰,同时送去一份监视住宅的“通知书”当家属拿到扣押单时大吃一惊;上面写着四百多份传单,而且还写着本人拒绝签字,家人无奈,只好请律师代理控告二人班乡泒出所民警李国臣故意开车撞人制造假现场和密山国保大队无理扣押摩托车、手机和诬陷公民的罪行。

十一月十二日上午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高世同等人突然闯进伤者于风英家非法抄家,说她家是资料点,乱翻一气。结果只翻到几千张酱油、米醋的宣传单,国保大队在抄于风英家的同时还非法查抄了已被他们判刑的邢德福家和姚宏达家。

在这里我们不妨再回顾一下事情发生的当天,二人班警察在伤者家属问及当天哪个民警接到百姓报警时,所长王铁民却说:“值班民警出差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而且当有民警说“要上网报功”时,王铁民却训斥他们说:“报个X,人家要是不追究就算便宜你了。”今天他们公开承认是他们撞的,但是传单从无到有是怎么来的,却答不出来。因为派出所都归边防支队管辖,当问及鸡西边防支队有关人员时,他们拿出一摞子材料,说是她俩撒的法轮功传单,现有密山国保大队开证明材料,共收缴传单四千五百多份(密山国保大队开的扣押单上写的是四百九十二份传单)。

当律师再回密山问国保大队的教导员高鹏飞时,高说:“我们把材料都上报给鸡西了,他(她)俩撒的传单有好几万份,这是一个大案,上边很重视。”等家属再给高鹏飞打电话追问此事时,高却说咱们不谈这事,问李刚则谈,“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就知道了”。那意思就是这事拉的时间越长,撒的传单份数越多,四个月的时间由四百九十二份现在增加到了“好几万份”,如果这件事情不及早解决,那几百万份,几千万份可能都会产生的。

警察开车撞坏了人,不但不给治疗,还抢受害人的摩托车和向家人呼救要报警的手机;为了掩盖犯罪事实,破坏现场;人家不服要告他,他就派人监视人家的住宅。“这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由此可以看出共产恶党的邪恶。就是普通百姓进京上访,不也叫恶党抓回密山押进党校的地下室里去吗!就在这些非法关押的人民无处伸冤的今天,共产恶党还在吹嘘自己的什么“伟大、光荣、正确”。经过无数次政治运动的血腥镇压。中国人民可以说是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受尽了摧残和迫害。就这样的党有谁还愿意跟着走呢?

《九评共产党》给迷中的人指出了光明的大道,希望受到恶党统治多年,特别是在历次运动屡遭迫害的人们,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正告那些还在为恶党卖命的人,不要再当替罪羊了。不要只顾眼前,不看长远,劝善良的人,赶快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走向幸福的明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4/148228.html

2006-08-19: 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弟子樊明胜和于凤英被警察故意撞成重伤
2006年8月11日,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弟子樊明胜和于凤英骑摩托车外出办事,回来天色已晚。当走到密山市二人班乡政府所在地时(事后才知道的),从后面上来一辆小汽车,没有任何标志,故意把摩托车挤向路边。连续挤撞四次,最终把摩托车挤到了公路边的深沟里。此时的小汽车前轮已经离开水泥路面,距离水泥路边缘半米左右,由于多次挤撞摩托车,小汽车把路边的草压倒了20多米长左右。摩托车被摔坏,于凤英右上臂粉碎性骨折,樊明胜昏死过去,右胳膊粉碎性骨折,肋骨折了4根,腰部严重受损,脚踝骨粉碎性骨折(密山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有X光片子)。

这时从小车上下来一个穿警服的人,打电话叫来了一帮人,不知从哪弄来一些大法资料放在摩托车旁边,制造了一个二人是发法轮大法资料的假现场,进行拍照,企图制造进一步迫害。然而,当时二人身上并没有大法资料。恶警然后说:“有两人骑摩托车撒传单,被我们挤进沟里抓住了。”后来不知啥原因又叫来了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把伤势严重的樊明胜和于凤英送进了密山市人民医院,但把摔坏的摩托车和二人的手机抢走。现在家属多次找造事的二人班乡派出所,派出所所长说什么也不出面,只叫民警说什么事都交给国保大队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家属找国保大队高世同、李刚等人,他们说那天有人在二人班乡发法轮大法资料,要把这事调查清楚后再说,企图制造进一步迫害。

望见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协助打电话、讲真相,制止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9/135931.html

2006-05-10: 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事实
2004年3 月10日,大法弟子不穿囚服抗议非法押入小号。恶警张春华从车间带回监舍20多犯人,犯人宋丽波(服务监区)、赵艳华、刘丽(出监)、朱玉红(出监)带头扒光大法弟子的上衣、胸罩,哈哈大笑。马淑华也被扒的上身一丝不挂。张春华抓住吕玉芳的头发拽到水房用绳子绑上,又打秦淑珍耳光,不知道打了多少个,一直在冷地上坐2个多月。被扒光上衣的还有杜玉玲、倪淑芝、周春芝、高秀芳、马淑华、李彩英、吴美艳、安玲、谢秀英、于凤英、徐友芹、王建萍、秦淑珍、赵淑玲、吕玉君、王秀月、李秀茹、王艳萍。张春华、桂娜娜带犯人宋立波、赵艳华等一帮犯人回来给大法弟子上大吊。王建平被铐双层木梯最高处,乳房被抽坏,4个多月流脓血不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0/127315.html

2005-02-18: 于凤英,黑龙江省密山市人,因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4月25日在密山市针织厂家属楼被蹲坑的恶警非法绑架,先后在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看守所和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到恶警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

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弟子于凤英被迫害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8/95702.html

2004-11-25: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现在共关押460名法轮功学员,有230多人坚定信仰,没有被所谓的“转化”。八监区法轮功学员大部份在监舍学习,不出工,车间只有5、6个人,但都不参加劳役。其它监区也有在监舍学习不出工的,即使出工也不参加劳役。
八月份,大法弟子为不报名不点数绝食27天,然后尹姓干事、黄姓干事领着犯人赵艳华等给大法弟子上背铐(大背剑),其中吴美艳、徐有芹直立性休克,每天灌食三次,很多人鼻子被插出血,杜玉玲鼻子被插大量出血。她们是吕玉君、赵树玲、王建平、李秀茹、周春芝、安玲、吴美艳、李彩英、马树华、杜玉玲、王秀月、倪淑芝、谢秀英、于凤英、徐有芹、汪艳萍、秦淑珍。八监区区长郑杰、李桂荣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3-03-13: 黑龙江省密山市和鸡西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案例
......
于风英,女,36岁。于2002年4月25日取真相材料时被抓,被警察戴头盔、背铐子、电击、打芥末油、毒打至昏迷后,用手铐翘开牙进行灌速效救心丸等,至今心脏也不好,恶警曾用拳连击头部100多拳,脸部已经看不清模样,用木棍打得遍体鳞伤,连续摧残2天2夜,被判刑3年,现关押密山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13/46362.html

2003-01-06: 密山市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大法弟子20多名,分两个看守所关押,已达一年之久。特别在南边看守所,条件非常恶劣,没有水、没有厕所,连喝水都非常紧张,大小便全在监号内,不让说话,不允许家属接见、送东西,偶尔有些家属托人接见也相距很远、不让说话,所送去的东西也被没收,发现说话和炼功的就折磨你,白天不给开窗户,屋内空气让人喘不过气来。晚上打开窗户冻着你,如有一次大法弟子吴永祥向看守所一个姓丁的所长讲真相,结果被戴上了8斤重的大镣子。大法弟子杨海林看到后说不应这么非法折磨大法弟子,也被戴上脚镣并和吴永祥两个人扣在一起,长达七天,无论吃饭上厕所或睡觉都戴着。

在十六大期间全体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绝食抗议,由于长期绝食,有些大法弟子被送進了医院,并被长期戴上手镣和脚镣。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看守所所长马保生指使男犯人给女大法弟子解裤子大小便,并说甚么护理人都这样,其中被折磨最严重的是女大法弟子于凤英和杨海玲,恶警逼她俩讲出其他大法弟子,给她俩灌芥末油、辣椒水、用针扎,用铁椅子多次把杨海玲打倒在地,逼迫其说出其他大法弟子,都被于凤英和杨海玲严词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6/42272.html

鸡西 密山市(牡丹江农垦)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8-05-16: 盛荣边防派出所;(一派)邮编158300 区号0467
所长;杨景锋 52666115224072
手机13763646188 15145796913

2018-04-26: 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密山检察院检察员董明
密山法院刑庭审判长张莹,审判员栾鹏、房颖,书记员邵枫
鸡西市中级法院刑庭庭长马立平,审判员:李荣杰、刘洋,杨宗远。电话0467-288184828819532881849

2018-03-27: 黑台镇司法所:
所长冯有亮15946660004
杨传波13946802576
赵志宇18746772772

密山市国保大队长李金林13945802222
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 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副大队长:贾德军,办52860125211555 13836557555
中队长李刚13946806333宅0467-5229088

2017-07-02: 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贾德军;办52860125211555 13836557555
中队长 李 刚:宅 0467-5229088、13946806333

2017-05-30: 绑架黑龙江省密山市张成花责任信息更正
密山市国保大队长李金林0467-5210737宅5225316、13945802222

2017-05-12: 密山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耀光0467-52107370467-5206600、13945822917
副大队长玉海颖0467-5220366宅0467-5232555、13836516222
副大队长贾德军52860125211555、1383655755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