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 萨尔图区(萨区,莎区,采油三厂,通信公司) >> 李元广, 男, 34

李元广
华东师大的硕士李元广历经大庆警察四年的邪恶迫害含冤去世
个人情况: 毕业于华东师大的硕士研究生,任职大庆教育学院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庆市东风新村1─11─5─401
个人近况: 2004年3月4日 迫害致死 (2003-03-1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879
家庭成员: 孙子/孙女: 李元广
兄弟姐妹/伯父母: 柳春梅
祖辈亲人: 李元祥(李元广的哥哥,妻子柳春梅)

李元广的遗体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6-13:14年大庆两千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3)
.......
13、大庆法轮功学员李元广,三十四岁,男 ,毕业于华东师大的硕士研究生,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被迫害去世。

(1)依法上访遭毒打、洗脑、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李元广依法去北京上访回来后,即遭到单位及警察的迫害。每天强迫洗脑,还要接受公安机关的审讯,身份证也被派出所非法扣押。

二零零零年四月三日,李元广依法到北京信访局上访,被在那里蹲点的大庆便衣强行搜身并遭殴打,劫持回大庆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并被狱警多次殴打。

二零零零年四月三日李元广又被转至看守所刑事拘留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下午,辖区派出所警长敬爱国和片警夏彦兵等人将李元广从单位绑架到派出所,警长孙万库等八名警察带领开锁大王非法强行打开他家的门进行地毯式搜查,连未开封的大米袋子也不放过。最后恶警搜出几张手抄经文作为所谓的“罪证”将李元广投入萨区拘留所非法关押,至九月七日才释放。由于拘留所人多地潮,他和许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身上都长满了疥疮,浑身奇痒,难以入睡,那种痛苦无以言表。他被释放后,在这种痛苦中又煎熬了六个多月才有所好转。

(2)非法被单位开除、克扣工资 断绝生活来源 非法抄家

李元广被非法拘留期间,在未告知本人的情况下被开除工职,留院查看两年。释放后,李元广被调离原岗位,不允许公出,不允许接触电脑和复印机等。工资也由原来的一千多元降至四百元,当时他的妻子没有工作,孩子仅仅七个月,在大庆这个高消费地区,四百元钱维持不了一家三口的基本生活,这使得他们家境十分艰难。但他依然按时上下班,勤奋工作。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新星派出所所长尚福臣和教导员贺剑秋及大庆教育学院党委书记徐铁民,突然非法搜查李元广的办公室,在未搜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又强行搜查他的住宅。当他质问这样做是在违法时,教导员贺剑秋说:“老实点,整死你法轮功就是个玩儿,你以为警察是啥?警察就是地痞无赖。”

李元广遭致坐铁椅子、弹眼球、“抽烟”、灌药、向鼻腔内滴芥末油、“按摩”、用脚踹、踩手指、扇嘴巴子和恐吓等各种酷刑,直至最后被虐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李元广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并遭到多人毒打,最后他被双手拧在背后戴上手铐,戴上脚镣并铐在联体铁椅子上,由多名警察和保安看管,晚上九点多他被送到萨区看守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为迫使李元广在所谓“询问记录”上签字,便对其动用酷刑,包括坐铁椅子、弹眼球、“抽烟”、灌药、向鼻腔内滴芥末油、“按摩”、用脚踹、踩手指、扇嘴巴子和恐吓等。

为了抵制迫害,李元广开始绝食,从四月二十七日起,看守所每天对其进行野蛮灌食。

五月五日,生命垂危的李元广被戴上脚镣送到市人民医院抢救,医院诊断为心衰、肾衰、急性肾功能不全,同时输液三瓶,输完后他又被拉回看守所。

五月六日,李元广又被拉到市人民医院抢救。看守所怕他死亡而承担责任,便和派出所、公安分局和其单位的人联系,后来对生命垂危的他说:“你可以回家了。”然后所有人都溜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输液。

过了一段时间,派出所、分局和其单位的人来了,派出所和分局的人说了句:“保外就医,随叫随到。”然后就溜之大吉。直到这时单位才通知其家属。家属到后,听临床的人说,李元广来时戴着手铐和脚镣。

由于住院费用高,单位又拒不支付一分费用,家人不得不将李元广接回家。后来单位又伙同医院造伪证说李元广是痊愈出院,妄图对其进一步迫害(其实,他出院时主治医生并没有履行医生的职责──出院证明上没有主治医生或任何医生的签字,这显然不合乎程序)。李元广的妻子刚刚在一单位谋到职位,李元广单位的某干部又唆使那个单位辞退她。李元广的妻子不得不另谋生路以养家糊口。

李元广的一家已被逼得走投无路、无法生存,但大庆邪恶的警察对生命垂危的他依然不想放过,在他休养期间,警察又通知他劳教两年,最后强行勒索二万元钱才改判所外执行。于是李元广被送回老家进行调养。这时,这个负债累累的家庭已举步维艰。由于多次被残酷迫害,李元广的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致使他的身体一直无法恢复。

二零零四年三月初他生命垂危,一家人冒着被迫害的危险回到了大庆的家中,很快警察知道了这一消息,立刻上门来骚扰,遭到李元广母亲的痛斥。老人声泪俱下地说道:“我的儿子让你们害得都不行了,还能上哪去?赶快滚出去!”警察无言以对,灰溜溜地逃走了。

警察走后不到两个小时,李元广便含冤去世。

李元广去世时,骨瘦如柴,体重只有几十斤重。看着墙上他生前英俊、潇洒的照片,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忍不住失声痛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3/14年大庆两千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3)-275034.html

2007-05-10: 上海大法弟子王兵科被邪党非法抓捕
大法弟子王兵科,1976年出生,原华东师范炼功点上大法弟子,1999年7月毕业后就职于上海普陀区宜川中学。1999年7月20日,共产邪教迫害大法以后,王兵科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坚定的走出来证实大法。曾因为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非法拘留过;后来因为发放真相资料,于2001-2003年期间被邪党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受到残酷折磨。

2007年3月14日晚8时左右,王兵科因为发放真相光碟被闸北区派出所非法抓捕,3月15日凌晨一点钟左右,邪党不法人员闯入王兵科夫妻租住的房屋,進行了大约两个小时左右的非法抄家。所抄去的资料成为邪党给王兵科定罪的所谓依据。

作为大法弟子,王兵科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从不与人争名逐利。宜川中学王姓校长积极追随共产邪教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因为王兵科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学校里每学期只给他安排一个班级数学课,这样就使王兵科的经济收入和其他教师相比大打折扣。但是,即便是成绩再差的学生,经过王兵科悉心教导,数学成绩很快就有明显的起色。在学校普通师生心目中,王兵科是个人品很好的教师。

由于长期遭受迫害,再加上被非法劳教的经历招致的世俗之人的诋毁,王兵科一直没有条件谈恋爱结婚。直到2005年,家乡的一位女孩子韩霞不顾世俗的飞短流长,决心嫁给王兵科,王兵科从此才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温馨的家。随着对大法真相的了解,韩霞慢慢的已成为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在王兵科没有被非法抓捕之前,小夫妻俩过着虽然清贫但依然和谐的日子,这种幸福源自得法后明白人生意义的喜悦。王兵科被非法抓捕后,韩霞也因此失业,每个月要交纳800多元的房租。目前,韩霞已经发现自己怀孕,妊娠期反应剧烈,不但得不到丈夫的照顾,反而要面对邪党不法人员的声色俱厉,还得时刻为丈夫的安危担忧。仅仅因为坚持了“真、善、忍”的做人原则,最终落到完全失去经济来源的悲惨境地。

目前,原华东师大炼功点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已确认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李白帆、李元广、吴殿辉、董欣楠,被非法劳教退学的大法弟子至少有姜云、袁舜华、朱奎花、王兵科、张红英、李霞、蔺翠霞、张宇霞、张许枚、刘鹏(两次被非法劳教)、赖晓辉、姜德胜(目前已逃到美国)、陈福(目前仍被关押)等。因为大法弟子华东师大毕业后分散全国各地工作,没有条件完全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0/154464.html

2004-03-29:李元广葬礼 大庆610率数十名便衣骚扰
2004年3月4日,惨遭江氏集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李元广含冤而逝。李的亲友及众大法弟子怀著哀痛的心情前去送行。

可是,大庆6.10恶徒竟率萨区政保大队隋纪文、新星派出所警长张涛等数十名便衣混杂人群之中。当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按惯例播放哀乐时,隋纪文令其立即停放哀乐,让草草结束追悼仪式。

李的家人遵李的遗愿在告别仪式中播放了死者生前喜爱的大法音乐《普度》。为此,隋向大庆教育学院领导(李生前单位领导)施加压力,指问为甚么播放大法音乐,并向其索要音乐磁带,否则就将他带走。

葬礼刚刚结束,大法弟子李贵东欲返家时不知何故被他们非法绑架,随后恶徒又去他家将电脑、手机抄走(现李贵东已被释放,物品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已返还)。

一位硕士学子,祖国的栋梁,生遭迫害,死也不得安息。这就是江氏暴政“依法治国”的真实写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9/71054.html

2004-03-19: 毕业于华东师大的硕士研究生李元广,法轮功学员,在经受了江氏集团长达4年多的疯狂迫害后,于2004年3月4日含冤去世,年仅34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9/70344.html

熟悉李元广的人都知道,李元广的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予的:在他读研究生期间,患了严重的肾病,因为病痛的折磨他无力完成学业,多少次他陷入了生命的谷底。最后是老师和同学帮助了他:听说法轮功挺好,你炼炼试试吧。从此他喜得大法,在炼功后不长时间,他的身体奇迹般地康复了。毕业时,他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硕士学位。

毕业后他本可去美国留学,但他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自愿回家乡支援家乡的建设,他因此而获得了国家颁发的2900元支边奖。他学成归来,受到家乡人民的热烈欢迎,当时大庆市主管教育的副市长魏兴柱亲自接见了他,魏市长对他的归来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最后他被分派到大庆教育学院任职。

因为修炼了大法,所以他事事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他工作勤奋、上進,为人正直、善良,是个人人夸奖的好青年。正当他用自己所学知识报效国家的时候,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镇压,从此,李元广建设家乡的梦想被彻底打碎,在长达4年多的迫害中,他一直是大庆市江氏爪牙的主要迫害对像之一,因他当时是大庆市东风新村辅导站站长。

1999年7月29日,李元广从北京信访局返回后,身份证被派出所没收,每天被强迫在单位学习所谓的“转化材料”,并接受莎区公安分局的“审问”,最后强迫他在当地的媒体上说违心话。

2000 年4月3日,李元广依法到国家信访局为法轮功上访,被在那里蹲点的便衣强行搜身并遭殴打,后被劫持到北京华风宾馆(大庆驻北京“遣返”法轮功学员中心设在此处)。5日被辖区派出所和单位带回后送莎区拘留所拘留15天,期间他因炼功被管教多次殴打。20日他又被转至莎区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非法拘留期间,在未告知本人的情况下即被单位开除党籍、开除工职,留院查看两年。他被释放后,被调离原岗位,不允许公出,不允许接触电脑和复印机,外出必须请假等,他又被变相的剥夺了自由。他的工资也由原来的一千多元降至400元,当时他的爱人没有工作,孩子仅仅七个月,在大庆这个高消费地区,400元钱还维持不了一家三口的基本生活,这使得他们家境十分艰难。但他依然按时上下班,勤奋工作。

然而这种艰难的日子维持没有几天,2000年7月12日下午,辖区派出所警长敬爱国和片警夏彦兵等人将李元广从单位绑架到派出所,警长孙万库等8名警察带领开锁大王非法强行打开他家的门進行地毯式搜查,连未开封的大米袋子也不放过。最后恶警搜出几张手抄经文作为所谓的“罪证”将李元广投入莎区拘留所非法关押,至9月7日才释放。由于拘留所人多地潮,他和许多被管押的大法弟子身上都长满了疥疮,浑身奇痒,难以入睡,那种痛苦无以言表。他被释放后,在这种痛苦中又煎熬了6个多月才有所好转。

2001年4月 24日,新星派出所所长尚福臣和教导员贺剑秋及大庆教育学院党委书记徐铁民,突然非法搜查李元广的办公室,在未搜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又强行搜查他的住宅。当他质问这样做是在违法时,教导员贺剑秋说:“老实点,整死你法轮功就是个玩儿,你以为警察是啥?警察就是地痞无赖。”

而后李元广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并遭到多人毒打,最后他被双手拧在背后带上手铐,砸上脚镣并铐在联体铁椅子上,由多名警察和保安看管,晚上9点多他被送到萨区看守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为迫使李元广在所谓“询问记录”上签字,便对其动用酷刑,包括坐铁椅子、弹眼球、“抽烟”、灌药、向鼻腔内滴芥末油、“按摩”、用脚踹、踩手指、扇嘴巴子和恐吓等,李元广拒不配合,邪恶公安只好作罢。

大庆许多其他的大法弟子都被用过比这更邪恶的酷刑。为了抗议非法迫害,李元广被送進看守所后便开始绝食,从27日起,看守所每天对其進行野蛮灌食。5月5日,生命垂危的他被戴上脚镣送到市人民医院抢救,医院诊断为心衰、肾衰、急性肾功能不全,同时输液三瓶,输完后他又被拉回看守所。6日,他又被拉到同一医院抢救。看守所怕他死亡而承担责任,便和派出所、公安分局和其单位的人联系,后来对生命垂危的他说:“你可以回家了。”然后所有人都溜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输液。过了一段时间,派出所、分局和其单位的人来了,派出所和分局的人说了句:“保外就医,随叫随到。”然后就溜之大吉。直到这时单位才通知其家属。家属到后,听临床的人说,李元广来时戴着手铐和脚镣。

由于住院费用高,单位又拒不支付一分费用,家人不得不将李元广接回家。后来单位又伙同医院造伪证说李元广是痊愈出院,妄图对其進一步迫害(其实,他出院时主治医生并没有履行医生的职责──出院证明上没有主治医生或任何医生的签字,这显然不合乎程序)。李元广的妻子刚刚在一单位谋到职位,李元广单位的某干部又唆使那个单位辞退她。李元广的妻子不得不另谋生路以养家餬口。

李元广的一家已被逼得走投无路、无法生存,但大庆邪恶的警察对生命垂危的他依然不想放过,在他休养期间,公安又通知他劳教两年,最后强行勒索2万元钱才改判所外执行。于是李元广被送回老家進行调养。这时,这个负债纍纍的家庭已举步维艰。

由于多次被残酷迫害,李元广的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致使他的身体一直无法恢复。2004年3月初他生命垂危,一家人冒着被迫害的危险回到了大庆的家中,很快警察知道了这一消息,立刻上门来骚扰。3月4日上午,辖区片警来询问李元广是否能出去(因北京要召开两会,他们怕李元广上访),遭到李元广母亲的痛斥。老人声泪俱下地说道:“我的儿子让你们害得都不行了,还能上哪去?赶快滚出去!”警察无言以对,灰溜溜地逃走了。

警察走后不到两个小时,李元广便含冤去世。

李元广去世时,骨瘦如柴,体重只有几十斤重。看着墙上他生前英俊、潇洒的照片,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忍不住失声痛哭。国家花费那么多财力、物力培养出的优秀人才,在江氏暴政的残酷迫害中被夺走了宝贵的生命。

在江氏集团四年多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有无数像李元广这样的优秀人才被扼杀,我们不难看出,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人权”等口号的掩盖下,不法人员正在干着相反的勾当。

2002-03-08: 李元广,男,32岁,家住新村1─11─5─401。2000年4月在北京国家信访局的门口被大庆驻京办便衣绑架,由新兴派出所和教育学院带回后非法关押在萨区拘留所、看守所达43天。在本人不知晓、妻子无工作,孩子仅七个月时,被教育学院领导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留院察看两年,每月仅发工资400多元,调离原岗位,不准接触计算机,不准出差,离开大庆要请假。2000年7月12日,新星派出所伙同教育学院又把他从单位押走,新星派出所8名警察利用开锁大王开门非法抄家,无任何理由把他非法关押在萨区拘留所长达二个月之久,身上长满了疥,半年多才好每逢节假日、敏感日,单位、派出所天天打电话监视,电话被监听,家人亲戚被骚扰得不得安宁。

大庆 萨尔图区(萨区,莎区,采油三厂,通信公司)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9-01-19: 大庆市中级法院(区号:0459)
院领导
院长 王忠明(指导高新区)
李树民 13836900002(指导林甸)
副院长 顾双彦 13304591151 办 6829008(指导让胡路)
副院长 和文平 18646660801 (指导龙凤)
副院长 王言斌(指导萨尔图)
副院长 *荆元正(纪检) 139367008976829288、宅 6206088(指导红岗)
副院长 徐玉山政治部主任
副院长 赵亮 13359596003

审判委员会委员
张润柏 13804689560
谢洪程 13936939383(执行局局长)
许维生 13059076976
胡金成 13804671601
米沧星

审判委员会
王忠明 陆兴德副院长陈兴德(负责刑一、二庭 督办)15304860003、办6829002
李树民(负责审监庭 )13836900002、办 6829007
顾双彦(负责立案庭)13304591151、办 6829008、宅 6678177
王言斌

庭长
刑一庭 周兴佳 15304692999
刑二庭 杨晶 15304860067
民一庭 姚鹏方 15304860100
民二庭 臧国燕 13555510206

民三庭 *邹吉东 13836951669
行政审判庭庭长 梁晓军
审判监督庭庭长 解恒奎 13946947201

刑一庭
杨晶 6829123 15304860067
赵政宏 6829130 15304860060
张丹(副庭长) 13936809198
陈世余 6829126 15304860059 13604665788
陈浩 6829158 15304860196
郑丽媛 6829270 18603672782
徐曼 6829270
于涛 6829129 13804666697

刘晓华 6829075 15845886558
姜云丰 6829097
刘国喜 6829503 15304860061 130590409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9)

迫害李元广的恶人名单:(区号:0459)
董风林:原大庆市莎区公安分局政保大队长(现调到莎区富强派出所任教导员:单位6692269、宅6186809、手机13845928158)
尚福臣:新星派出所所长(现任会战派出所所长。单位6322826、宅6686800、手机13339591777)
贺剑秋:新星派出所教导员(现任团结派出所所长宅6361576、手机13945958138)
孙万库、敬爱国:新星派出所警长(孙万库现任教导员,宅:6394460、手机:13936706110)
夏彦兵:新星派出所片警
徐铁民:大庆教育学院党委书记(迫害李元广的直接责任人)
刘景新:大庆教育学院院长(已退休)
刘光伟:大庆教育学院党办主任
罪魁祸首:江泽民

营救遗孤

听说被迫害致死的大庆的李元广,其妻无工作,有个孩子抚养很困难。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