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郭明霞, 女, 45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2-05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劳教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9-12: 双城市汪秀艳两次被非法劳教
哈尔滨的刘俊波被打折了肋骨,双城朝阳乡的郭明霞拒绝灌食,被她们注射不明药物,在她没有知觉、不省人事的情况下给她灌食,这是违背医疗常识,在这种情况下是绝不能给人灌食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2/208188.html

2001-12-31: 郭明霞是这样被抓的:双城公安人员到她家,说是找她谈话,一会儿送她回来,她就跟着去了,可是公安人员却把她送进双城看守所,她被骗走的时候还穿着拖鞋。在双城看守所,她绝食,并要求见双城公安局长,她的要求被拒绝,暴徒还把她送进万家劳教所。

10月24日,她因绝食被送进医院。她告诉院长:自己绝食是为了维护大法;为了无条件释放所有的大法学员,减少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宋院长又叫她吃饭,她拒绝了,宋院长立刻凶相毕露,过来就打她两个嘴巴。就这样一群男医生和院长用力托她,强行打针。11月7日那天她坚决不配合邪恶迫害,制止强行灌食,恶医们就抓住她的头发一把一把地拽,头发落地一堆。经过50多天的灌食折磨,现在她已经吐血10多天了。可是惨无人道的恶医们还抓住她的头发强行灌食。体重已由原来的70多公斤下降到30多公斤。一次她因虚弱身体抽动,恶警于方丽指着她骂:你死了吧,快死。外面有口小棺材等着你。死了活该,自找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1/22330.html

2001-12-06: 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5名女大法弟子绝食抗议50天,生命垂危
随着江罗恐怖集团道道密令,万家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不断升级,手段更加残忍,更加肆无忌惮,使大法弟子生命面临虐杀的危险,十万火急!

现在5名女大法弟子已绝食50天,被恶警转送万家劳教所医院进行粗暴野蛮灌食。这5名大法弟子是:郝秀芝、郭明霞、丁彦红、何苗和尚玉霞。她们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她们拒绝粗暴野蛮的灌食。男恶警、狱医畅凡、江潮,女恶警管教于方力、韩喜善、林英子、胡波对绝食的大法弟子进行拳打脚踢,将她们按在地上拽着头发用拳头猛打她们的脸部,她们的脸被打变形了,嘴里流着鲜血。暴徒们将她们打得浑身麻木失去知觉后再强行灌食。郝秀芝、郭明霞二位大法弟子被暴徒们灌得休克过去,昏迷不醒,生命处于极其危险中。请紧急救援!!

2001-12-06:何苗,是黑龙江省巴彦县的大法弟子,10月21日她与十二大队三个班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无罪释放,邪恶便开始疯狂的迫害。

何苗第一次被强制灌食时(10月29日)由于不配合邪恶被恶警霍书平、武队长拖到队长室按到椅子上,拽头发,拳打脚踢,她还是不配合邪恶。一个叫江潮的邪恶狱医劈头盖脸连耳光带拳头打得她眼前直冒金星,直到打麻木了才强行灌食。起身回到班里,她抠嗓子往桶里吐,恶警们从监控器看见了,恶警狱医江潮进班就把她拖出去重灌,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第11天(11月1日)开始第二次灌食,这次是邪恶管教王岩把她拖出去。恶警狱医畅凡,戴一副眼镜,看上去挺斯文,可是打起人来比狱医江潮更甚,由于身体虚弱,又遭毒打,她几乎一天卧床不起,脸又热又肿,只好用凉毛巾冷敷,晚上大夫来量血压后被送到劳教医院开始遭受几乎与灌食次数一样的毒打。

11月2日,她们三个(郝秀芝,56岁。丁彦红,32岁。)与七大队的大法弟子郭明霞(45岁,七大队只她一人绝食),还有长疥极其严重的温一玲(49岁)在一起唠嗑。值班管教于方力在监控里告诉不许聚堆,命令她回自己床上去。她未听,恶警于方力与恶警林英子气势汹汹地闯进来,把她和丁彦红一阵毒打,这是她们第一次领教被邪恶女管教毒打的滋味。11月3日,她们因为发正念而被恶警韩喜善、胡平毒打。以后被灌食时,上面提到的管教与大夫,多次逞凶,但她们毫不屈服,而且越打越自己往出拔管。而且最后一次恶警狱医畅凡打完何苗后,血压就83/50了,开始给她强行用药打点滴,后来劳教所就用不打人的大夫和护士强行灌食了。

11月6日,由于身陷万家的大法弟子98%都长严重的疥疮,要求释放,他们就以谁谁收拾东西,回家或调班为由骗到楼下,然后强行送到医院。由于她们行动不便,几乎一动身就多处流脓淌血。何苗便帮她们打饭,可是这种互相帮助的行为却又招来恶警于方力的毒打,大法弟子丁彦红在何苗挨打时发正念除恶,恶警于方力又去打丁彦红,笤帚都打飞了。

11月9日,恶警相继骗来13个大法弟子,这样一直与管教互相利用的刑事犯王晓红与张宇便让法轮功学员与刑事犯一样值日,绝食的大法弟子、长疥的大法弟子都不答应,她们便发泄私愤,借各种机会向于管教“奏本”,使大法弟子何苗她们都不同程度地遭到毒打与谩骂,而且犯人王晓红也像管教一样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极其嚣张,声称自己是为“江泽民政府”服务的。

有一次何苗刚刚又因灌食被恶警狱医江潮与恶警于方力毒打完,犯人王晓红就说于管教让何苗再回二病房,她坚决拒绝女犯的指示命令。恶警于方力又来打她,恶警林英子与刑事犯把何苗拖到二病房,恶警于方力竟然为了打她把鞋都换了。一阵耳光拳脚后,由于其她大法弟子抗议,恶警就把所有病房门都插上,又把她拖到管教室说与她“单练”,何苗说:“‘练’吧,反正我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你服不服?”“不服,人都是敬服的没有打服的。”恶警于方力一边打一边问服不服,她说:“我不是犯人,别总拿我当犯人管,你们警察打犯人都是违法的,何况打好人了。”恶警于说:“我就打你咋的?我打你就不犯法,就白打,打你没商量,服不服?服不服?”大法弟子何苗说“不服不服!”恶警于说:“好使吗?”何说:“好使,早晚都好使!”恶警于直到有电话找她才罢手。

目前最后一次也是最狠的一次是11月20日她们绝食正好30天,早晨7点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犯人王晓红与于管教边打边把何苗拖到管教室,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拳打脚踢扇耳光,还扬言要用电棍,又拽何苗头发往墙上撞。同修们很难过都没吃早饭,恶警便说:“不吃好,都给她们刮疥,从今以后不给热水了,……”然后恶警与女犯把何苗拽到楼梯口锁暖气管上,然后大夫护士们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拉出去强行刮疥,一声声痛苦的叫喊声,听了叫人撕心裂肺,有几个大法弟子是哭着回来的。事后邪恶的于管教又把邪恶之徒宋院长找来了。这个邪恶之徒像个黑社会流氓头子一样,满嘴污言秽语,不由分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然后强行灌食。何苗更加不配合,好几个人把着强插进去,邪恶院长还打她,她挣脱手把管拽出来,恶警又强行插进去,院长还打,何苗又拽出来,后来暴徒们把何苗双手铐在床上才灌的,邪恶的宋院长还气势汹汹地说:“想绝食回家没门!给她用点药,她需要‘休息’!”后来护士强给她打了两针什么药,此时她感觉到肉身有奄奄一息的感觉,动不了。恶警把手铐打开把她送回病房,何苗告诉同修他们给她用药了,如果她有事,让其他大法弟子做证。然后她就昏睡了好几天,而暴徒们给何苗打的点滴也由2瓶增至每天5瓶,血压一直是80/50-60左右,大夫来又听心脏、肺,又检查头部有无外伤。她看出他们是害怕的,因为上次就是由于恶警狱医畅凡打她太重才导致血压上不去而用药。在持续的用药一星期血压还升不上来的情况下又遭毒打,可见暴徒们善念全无,只有逞凶而不计后果。

还有劳教医院那些可耻的大夫与护士们。医院里有奶粉,而且她们是有国家拨款的,每两人一天一袋奶都够了,可是大夫与护士们却一袋奶粉4个人用,却要用好几天,这还嫌费,后来千脆灌苞米稀粥,而粥又很难用针管抽,就再兑水,所以每天美其名曰的灌食只有每人每天半斤苞米水而已,如果不是大法的超常,人早完了,奶粉却让她们贪污了。

如今大法弟子已绝食36天,所里队里却无人问津。

续:27日五病房大法弟子发正念被恶警韩喜善、胡波毒打,其中56岁的郝秀芝手都被打坏了,各个病房因炼功、发正念而遭毒打的情况屡见不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6/20966.html

2001-11-14: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毒打和勒索的部分事实(续)
刘秀芝,女,30岁。2001年腊月二十六,她和同修肖雅丽、赵冬梅被周家分局的恶警骗到车上说找她们谈话,他们问她们炼不炼了,她们都说炼,就把她们以莫须有的罪名送进双城市第二看守所。2000年12月12日,双城市610办公室向她婆家郭永田勒索1000元。在看守所里,她和同修徐淑华(胖)、黄艳珍、徐淑华(瘦)、郭明霞在铺上炼功,这时不法官员崔所长(正所长)带着两三名劳动号子,还有当天值班的恶人韩管教等人用脚踢她们,嘴里还骂着脏话,当时在黄艳珍十来天没吃饭了(她是六十来岁的老人)郭明霞三四天没吃饭的情况下,这些邪恶之徒气急败坏的到她们的铺上抓住她们的头发往墙上撞,事后黄艳珍梳头发时梳掉一大绺头发。被非法关押在9号间的同修也因炼功,下雪天被逼迫坐在水泥地上,有些遭到毒打。为了抵制邪恶,40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看守所动用了武警,期间强迫进食两次。用的针管根本不是医生给病人用的针管,看守所的邪恶之徒给她们用的是给动物用的粗针管,或从鼻子、或从嗓子插入,每灌一个人就灌进去一袋盐,加点可怜的豆浆。有一名姓杜的邪恶管教发狂地说:“你们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就不祸害你们了,玩吧看谁玩过谁。”还有一个外号王豁牙的邪恶管教看到她们大吐特吐时,他邪恶地说:今天真高兴,真痛快。2001年4月3日,双城市610办公室向她娘家蒋桂霞勒索2000元,这就是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邪魔们的丑恶嘴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4/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被非法关押、毒打和勒索的部分事实(续)-19645.html

2001-06-21:在万家劳教所绝食的百余名大法弟子遭受野蛮迫害

在法轮大法与尊师蒙受不白之冤时,大法弟子依法进京上访,却被非法强行劳教;更有甚者,在万家劳教所现有多人被超期非法关押;无故被关进禁闭室,睡着潮湿的地板。当时我们有10余人身上都有最怕潮湿的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百余人绝食,要求无罪释放。

现将在绝食期间部份受到野蛮迫害的大法弟子的情况纪实如下:

高淑彦:4月2日在禁闭室,第二天她开始绝食,共绝食28天。4月6日被强行灌食时,四、五个人把她按在椅子上插管,使鼻嘴出血。有一次在她插管发出极其痛苦的声音时,管理科刘伦科长用流氓语言“好爽啊”来取笑她。史英白所长站在门口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4月16日被强行送进医院,又被强行打针。郝院长说: “不吃饭就这么整你。”她亲眼看到,护士把胃管用长疥人的洗脚盆涮一涮,就给另一个人用。他们用的是未消毒和淘汰胶皮管的胃管。

左秀云:强行送入医院,皮下水肿,其中有5人全身出现药疹,奇痒无比。她共绝食31天。
郝云珠:在医院里有一次因拒绝灌食,被犯人强行拖走,在处置室,宋狠狠地打了她。她共绝食20天。
邵影:她绝食后,瘦得脱了相,被灌食时没有反抗,也被宋连踢带打。她共绝食26天。
潘宣华:共绝食25天,灌食5次。
李秀芹:60岁了,灌食后腹泻不止,长达半个月,绝食25天,连续插管16次。
郭明霞:绝食10次。遭刑事犯毒打,至今未恢复正常。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09-22: 黑龙江双城区韩甸镇派出所所长杨锐
黑龙江双城区韩甸镇政法书记孙波,男,40多岁。
镇三把手许涛,女,50来岁,电话15045127605
韩甸村书记兼警察职务的王大波
红城村村长刘小平,到7、8个村屯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

2020-09-15: 尔滨市双城区韩甸镇
韩甸派出所电话:0451-53290110
所长:杨锐
韩甸村书记兼派出所警察王晓波 电话:15845120048 13603622538 13614504448
韩甸镇政府干部 许涛 电话:15045127605

2020-09-12: 韩甸镇妇女主任许涛 ,村书记监派出所警察王大波电话 13614504448

2020-08-08: 哈尔滨市双城区东官镇政府人员
刘玉刚手机号:13694626776

2020-05-27: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警察 李长久 电话:18249056940

2020-04-20: 双城区万隆乡奋斗村支部书记杨艳伟13009725559
双城区万隆乡政府综治办肖辉13199554541 13604500424
双城区万隆乡派出所所长周峻宏13636519555

2020-01-22: 水泉乡派出所所长徐彦军 电话:15046134466

2020-01-16: 双城区万隆乡政府综治办肖辉电话:13604500424 13199554541
双城区万隆乡奋斗村书记杨艳伟电话:13009725559

2019-12-09: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单城镇派出所所长许宏图电话13351602290 13936110028

2019-08-07: 公正乡派出所电话:53263935
所长安澄宇:15545466697
副所长:王井泉

2019-05-11: 双城区司法局:矫正科科长于建民13329401142
单城派出所:所长许宏图 13936110028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