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大港区 >> 孙提(孙缇,孙媞), 女, 55

个人情况: 原天津石化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大港区胜利街前光里18栋1单元1楼3门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其母亲于2008年初在病痛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悲惨离世,其父亲早在2002年孙缇被非法判刑后不久就离世。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2-02
家庭成员: 儿女: 徐子傲(徐子奡,徐子皋)
兄弟姐妹/伯父母: 孙提(孙缇,孙媞) 孙乔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19: 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天津孙媞控告江泽民

天津市大港区妇女孙媞因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绑架,遭受了非人折磨,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被强制洗脑迫害。孙缇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其他相关责任。

原天津“610”官员郝凤军曾目睹孙媞与女儿遭受的迫害,尤其是孙缇遭天津公安酷刑折磨后的惨状常常出现在他的梦里,令他彻夜难眠。郝凤军说,这件事是他思想上的一大转折,促使他后来出走澳洲、脱离中共邪党。

现年五十五岁的孙媞孙缇)女士在控告状中说,“在这十几年的被迫害中,弟弟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单位辞退,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女儿也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派出所多次骚扰,十五岁时被迫辍学,后来又遭受被非法关押,被暴力殴打,被送劳教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我的父母在极大的精神压力和情感痛苦中相继去世。”

根据中国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非法拘禁罪,诬陷罪,非法搜查罪,滥用职权罪,刑讯逼供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等罪。

下面是孙媞女士(原天津石化公司职工)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

我一九九五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身体很弱,曾患有心肌炎,经常拉肚子,心律不齐,几乎天天喝中药,偶然一个机会使我接触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他让我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是多么的重要,看完书后我决定修炼法轮功,并且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好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过去的病全消失了,从瘦弱的一个人成为了身心健康的人,相继我九岁的女儿和弟弟以及母亲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全家人都在快乐幸福健康中度过。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依个人意志在毫无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的情况下,捏造罪名嫁祸法轮功,利用手中的权力控制操纵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栽赃陷害,对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大规模残酷迫害,自己及全家同样遭受了巨大的苦难。

迫害开始后,派出所片警到我家强迫我交出法轮功的书籍和师父法像,并让我在对法轮功非法限制的规定上签字,我拒绝了。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拒绝他们的所有要求,从此单位(原天津石化公司涤纶厂)不允许我再正常上班,单独把我放在一个屋子里,让我看许多诬蔑法轮功的报纸,原天津石化公司涤纶厂化验室的党支部书记和团支部书记轮流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后来厂党委书记和公司党委书记分别又找我,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因为我没有答应,就把我转到厂保卫科,由保卫科的两个人每天上下午给我播放当时焦点访谈诬蔑法轮功的录像。那时候由于每天轮番不停的施压,我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地步,后来他们看到我没有丝毫的改变,有一天厂里来人对我说下午你再不改变,我们就要开职工代表大会辞退你。于是,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厂劳资科的人打电话让我去,到那后让我在一个辞退表格上签字,从此以后我失去了工作,没有了任何生活来源。

由于失去了经济来源,加之派出所和街道的人三天两头到家骚扰,使我和家人不得安宁,我决定到北京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功的真相,修炼法轮功后我们身心受益的真相。进京后,看到的和得到的消息都是到处抓捕和殴打前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根本不给我们上访的权利和机会,我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信仰“真善忍”的人们。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在家中无故被带到派出所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释放后没有几天又被非法关进拘留所,警察没有给我任何合法理由(同时,他们对我家进行了非法抄家,把我的法轮功书籍和师父法像,炼功带,录像带,录音带,炼功用的垫子都抄走了。)在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后,我绝食要求释放,出来后一个街道工作人员说:过几天我们问你还炼不炼,如果还炼我们还抓你。我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得离家出走,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在从一个法轮功学员住所出来时被跟踪,在天津市南开区的街道上又一次被非法抓捕并送至和平区分局,后又被送到天津市大港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在那里,警察不让我睡觉,每天坐在审讯室里非法审问我。

几天后,从天津市来了两个便衣继续对我进行非法审问,在这过程中,两个便衣不断问我都接触过哪些法轮功学员,做过什么,并对我进行殴打,用拳头猛烈击打我的脸部和胸部,威胁我说还有一种方式对待我,就是打算把我带到楼道尽头的偏僻审讯室(为防止酷刑折磨时会有叫喊声传出被别人听到),让我跪下,在我腿上放一根棍子,他们在两边踩。后来因为其中一个人出去没找到棍子才放弃。并说有一种方法死了也查不出原因,就是弄到浴室里洗热水澡,弄出来后马上用凉水浇(因那时已经十一月份天很冷了)。

我在大港看守所被非法审问了一个多星期,一天早上警察把我弄到一辆车里,但我不知道是去哪里,中途他们用毛巾蒙上我的眼睛,又把我头罩住。后来车停下来,我的两个胳膊被人架着下了车,等把罩在我头上的东西和蒙住我眼睛的毛巾摘下来后,发现我已经到了一间屋子(屋内只有一张带铁栅栏的床,一把铁椅子和一个小写字台)。在这里由几个便衣负责轮番不断不分白天黑夜的对我进行非法审问。不允许我睡觉和闭眼,让我坐在铁椅子上,把手铐在铁椅子两侧,问我和哪些法轮功人员接触,干了什么,去了哪里。因为我不想配合他们的绑架,他们就用所谓的“苏秦背剑”的方式铐着我(一只胳膊从肩膀上面拉到背后,另一胳膊从下面拉到背后,用铐子把两个手腕拷住)。他们说:你说吧,不然铐时间长了你就残废了。他们反复这样铐着我,有时由于时间太长,铐子被拉的太紧而嵌到腕子深处打不开。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苏秦背剑)

他们用各种方法折磨我,用冰冷的水一碗接一碗的从衣领处往里灌,我从上到下都被冰冷的水湿透了。由于长时间酷刑折磨,不让睡觉,我自己感觉分辨意识已经很弱了,我也不知道这样经过了多长时间。后来一个人进来说:你还不说,你等着。他就出去了,不久回来后手里拎着一个螺纹的钢棍,用钢棍抽打我的双肩和背部,那种痛彻心肺的感受终身难忘。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快不行了,他们就把我放到了屋里的那张床上。不久后他们把我送进了天津南开区看守所就走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棒打

南开区看守所的警察把我带进号里,号长让我脱衣服检查,当我把衣服脱下后她们吓坏了,看到我的背部都是黑紫色,号长把一个女警察叫来了,把我带到了办公室。然后把负责接收的男警察找来,那个女警察让我撩起后背的衣服给他看,那个警察吓得半天没说话。这两个警察怕出事担责任,就给送我来的人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这次打我的人),另一个人让我写:这一切是我自己造成的,自己负责。我听了很生气就对他说:你们把我打成这样,还让我说是自己造成的,让我负责?我不写。你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把你的证件拿出来我看看。之后他拿出一个证件用手举着挡住了其他部分隔着中间的桌子让我看名字。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左右把我转至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二年让我去开庭,我才知道与我一起被非法抓捕的共十五个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年底因我要求无条件释放,不接受每天的点名,警察为了给我施压,不让号里的人睡觉从白天坐板到深夜。我为了抗议这种非法迫害,开始了绝食。我被负责这个号的女警察带到她的办公室,她疯了似的抽打我的脸,用手拽我的头发。之后就是灌食、戴背铐,就这样无论白天,夜间睡觉和大小便都被铐着不能打开。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之后转到天津市女子监狱。在监狱里我被逼写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同时我也见证了监狱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各种邪恶手段。

综上所述,江泽民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第二百四十三条(诬陷罪)、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第二百四十七条(刑讯逼供罪)、第二百五十一条(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9/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天津孙媞控告江泽民-330226.html

2015-08-05: ◇天津法轮功学员孙媞已于7月30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5/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3480.html

2015-07-24: 天津市大港区胜利派出所警察以核实一封信带走孙媞 非法拘留

7月22日上午十点,天津市大港区大法弟子孙媞被大港胜利派出所警察张慧及两个男警察带走,说是核实相关情况,孙媞的女儿在十点半左右赶到派出所,片警张慧及其他警察说人在派出所,还在核实情况,让她等待,到中午12点为止,她还没有见到妈妈。

已近7个小时后,他们失去与孙媞的联系,家属到大港区胜利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说人在派出所,但是现在正在由大港区国保支队询问,不让见人,走的是口头传唤程序,传唤理由是往高法寄了一封信,上级要求找本人调查。

7月23日凌晨1点,家属刚刚从派出所回来,期间一直不让接见。7月22日发生的情形是:

7月22日晚9点半左右,派出所下达刑事拘留通知书,大港胜利派出所警察原话:“刑拘3天,也许延期一周。”家属问:“一周后呢。”答:“看检察院情况,大港区检察院,我们把资料都报到检察院。”家属等到凌晨十二点半左右,警察要带孙媞体检(送拘留前程序),才让等在外面的家属见到人。交谈约5分钟后被带走。现已确定是由于高法返回来的控告书到市局,市局要求当地派出所以了解核实情况为由,将人带到派出所,并非法拘留。

大港区胜利派出所电话:25991462
天津大法弟子孙媞因起诉江泽民被胜利派出所带去调查

您好,我是孙媞的女儿徐子奡,我母亲在六月八日向高法和高检邮寄了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书,今天七月二十二日,上午10点左右,天津市大港区胜利派出所警察来到家中带走我妈妈,望关注。我现在继续去派出所等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4/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2983.html

2008-09-16: 天津法轮功学员家属在迫害中离世
天津市孙缇因炼法轮功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其母亲于2008年初在病痛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离世,直到现在,才传出消息。孙缇的父母多年来一直生活在对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极度恐惧和悲伤中,其父亲在2002年孙缇被非法判刑后不久离世。

原天津“610”(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官员郝凤军曾目睹孙缇与女儿遭受的迫害,尤其是孙缇遭天津公安酷刑折磨后的惨状常常出现在他的梦里,令他彻夜难眠。郝凤军说,这件事是他思想上的一大转折,促使他后来出走澳洲、脱离中共邪党。

郝凤军在描述孙缇2002年2月遭受的酷刑时说,“我赶到单位开车和另外一名女民警前往天津市南开分局看守所,当我们二人到达南开分局看守所(天津市南开区二纬路)后看见法轮功学员孙缇坐在提讯室的凳子上,眼睛被打的成了一条缝,当时审讯她的警察是国保局610办公室二队的队长穆瑞利,当时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根带有血迹的螺纹钢棍(直径1.5公分),审讯桌上摆有一个高压电棍。”“她转过身去撩开上衣,我被惊呆了,她的后背几乎没有皮肤颜色了,全是黑紫色的并且有两道长约20公分的裂口,鲜血在慢慢的往外渗。”

郝凤军说,“一个警察用一条半米长的铁棒打她。当我看到这一幕时,我知道我自己没法做这份工作。”

原天津石化公司职工孙缇,40多岁,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的母亲、女儿、弟弟和弟妹也都修炼法轮功,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其乐融融,和睦幸福。然而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孙缇一家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家破人亡。

由于坚修大法,孙缇姐弟俩于迫害开始仅一个多月,就被天津石化公司无理开除。而后,孙缇两次在家中无故被抓,她家两次被抄,于2000年中旬被迫流离失所。女儿徐子傲因2001年5月躲避学校及街道为她一人办的所谓学习班而流离失所。孙缇的弟弟孙乔也于2000年被非法劳教。

2001年11月 21日晚,孙缇与女儿在天津市行走途中被便衣绑架,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公安局,直接责任人为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在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的授意下,孙缇遭受了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判刑十年。据郝凤军说,2001年10月3日天津市公安局网络侦查处发现,有法轮功学员绕过网络屏蔽登录境外“明慧网”,他们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国保局“610办公室”的警察,国保局“610办公室”一队(法轮功现案队)负责侦破此案,代号“103”专案,被公安部列为部级督办案件。2002年年初,“103”案件开始抓人,在一天内抓捕了79位法轮功学员。

郝凤军在自述文章中说,在和孙缇接触的这段时间里,我几乎天天都要听到她询问自己孩子的下落,也告诉我们法轮功对做好人的理解。当时我的心都碎了,我知道他们都是好人。我更关心的是她的孩子。一个16岁的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又不能到亲戚家(因为徐子傲的所有亲戚全部被监控起来了),她在外面吃什么、睡在哪呢?我后悔没能阻止。我内心焦躁不安,泪水夺眶而出。

后来,孙缇的女儿还是遭到邪党人员的绑架,被劫持到板桥女子劳教所洗脑迫害,后又转到少管所关押。

因为孙缇流离失所时被列为“通缉人员”,警察常常去孙缇家查看情况,骚扰她的家人,给家人制造恐惧。郝风军在国际社会曝光610对她们母女的迫害,使邪党人员非常恐慌,并加紧了对孙缇家人的监控,致使孙缇的父母多年来一直生活在极度的恐惧和悲伤中,老父亲在孙缇被非法判刑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孙缇的弟弟常年一人飘泊在外,撇下老母亲(王娘)一人孤苦伶仃。由于顾忌邪党的监控,老人不能和身边的法轮功学员接触,直至她于2008年初,患喉癌,在病痛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悲惨的离世。

孙缇曾在邪党的野蛮洗脑下误入歧途,并做过错事。这本是就是邪党的罪证,邪党所谓的“转化”就是把遵循真善忍的好人“转化”成助邪党作恶的坏人。

孙缇一家的遭遇,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又一滔天罪行。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16/185864.html

2002-04-29: 天津大法弟子孙提屡遭迫害生死不明
大法弟子孙提于2001年11月21日在天津被和平派出所警察绑架,送至大港看守所,在审讯期间警察曾连续几天不让睡觉,后天津市公安局来人,因孙提不配合邪恶,被市局的人用脚踢小腹,手用力砍打脖子,并上背铐,使她一只手的手指几天之内都无知觉。警察威胁说:你在这不说,带到市局有的是刑具等着。还说甚么:为了抓你,我们采用了最先進的监控设备,并在你的住处周围布下了五百人。孙提每次早上被提审都到半夜才让回来,虽然这样,她仍坚持炼功学法,并向周围人讲清真相,当时便有一人提出要学炼。后来市局的人放出风来说要带到市局去,孙提便写下遗书,证明自己决不会自杀,如出现危险一定是邪恶之徒的迫害造成的(下附遗书)

此后孙提被送到南开分局,具知情人讲,在南开分局时,孙提曾一度绝食抗议,并遭灌食和背铐折磨。但仍向提审的人洪法,市局的警察由开始的态度蛮横到后来的态度好转,证明了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每一个接触到她的人,都认为她很温和、善良。

接着孙提又被送到天津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无任何结论和消息。据大港区610的刘弘琦讲,孙提被判了十年,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但至今并未通知家属,希望知情人士能够提供线索。

遗书:

傲(其女儿小名):

市局的人要把我带走,说要用刑,如果我在此期间出现任何危险(包括死亡),一定是他们造成的,我决不会自杀,一定要将他们的邪恶行为曝光。

大法弟子:孙提 2001年12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9/29261.html

2001-12-03: 徐子傲,15岁,家住天津市大港区胜利街前光里18栋1单元1楼3门。今年五一为抵制当地派出所及街道为她一人办的洗脑班从家中流离失所。于2001年11月8日在天安门城楼下被抓,在平谷县被非法关押绝食近5天于11月13日被释放,明慧网曾有相关报道。

其母亲孙提因修炼多次被大港区警察骚扰,抄家,两次在家被抓,两進两出拘留所。明知天津正将她非法通缉,仍坚持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徐子傲与母亲孙提于11月21日晚,在天津大马路上被便衣警察认出遭到绑架。至12月2日已被非法关押11天,不知这些天中小女孩与母亲将要承受怎样的折磨。同时她们租住的房子中的电脑被查抄,房子竟被没收。

在被抓前母女俩曾预感危险将至,但她们没有退却,一往无前讲清真象,坚定在法上相信师父的安排。孙提与徐子傲被抓前都表示,如被抓要象以前被非法关押时一样,绝食抗议。

目前孙提及女儿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公安局,直接责任人为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

2001-11-24: 天津大港区大法弟子孙提,女,约39岁,两次在家中无故被抓,她家两次被抄,于2000年中旬被迫流离失所。女儿徐子傲因2001年5月躲避学校及街道为她一人办的洗脑班而流离失所。

孙提的弟弟孙乔于2001年8-9月份被恶警抓后被关押,至今恶警仍没有通知他的家人。因为孙提流离失所而被列为“通缉人员”,警察调查了孙提的全部亲人(至少十几口),要求孙提的全部亲人都保证见到孙提立刻报案,大港区的警察还常常去孙提家查看情况,给家人制造恐惧。

孙提的女儿徐子傲才上初中,罪恶的学校及邪恶的街道就要给她办洗脑班,十几岁的孩子因此回不了家。天津大港区的警察还带着她的一个好朋友去天安门广场蹲坑,想要抓她。

11月21日晚孙提与女儿在天津市行走途中被便衣绑架,此事由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负责,而被非法通缉的大法弟子被抓通常被非法关押在市局。

大港区联系资料(区号: )

2019-08-11:
板厂派出所:
片警李树军15900218181
2019-03-09: 南开区兴南派出所:
办案警察:
林杰15022549830警号300341
吴文斌,警号300262
王伟,警号300252

南开看守所:
电话:022-27601413

2018-01-31: 崔案件主管副所长任某13072251006 警号:470-132
办案警察寇长宝13672036663
办案警察刘书凯13821627360

2017-11-24: 天津大港胜利派出所:
电话:02225991462
监督电话:02225984834
所长于洪明
教导员刘呈皓
副所长张国民
副所长程汝海
王珺
警察
齐宝德022-25981462
李维玉022-63385258、13072273016
张强13352053543
刘松林13752480339
王宗宇13011392605
王利强13920589840
杨磊13672164156
孙信02225991462
高雪13820526958
王庆生13820445472
刘锡鹏13920808708
张超兴1382175559
王宗宇13821570813
前光里:张慧15222336126警号340747
胜利里:张洪春13652198040、25991462警号340161
荣华里:杨磊13672164156警号340558
前程里与五方里:齐宝德13602186600警号340356
七邻里:孙信15922137138警号340396
六合里:王宗宇13821570813警号348671
双安里:王庆生13820445472警号340328
三春里:王伟琳13821528618警号340234
四化里:王斌13821422577警号34059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4/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7061.html

2017-11-30: 相关责任人及电话: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天津市公安局总机:(0086)022──27319000转610办公室(天津市610办公室)
022──27319000转政保处女负责人姓杨,此人很狡猾。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