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 诸城市 >> 李玉昆(李玉坤), 男

李玉昆(李玉坤)
山东省诸城市李玉昆遭受当地邪党官员残酷迫害长达九年后,含冤离世。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诸城市郭家屯镇凉台村人
个人近况: 2008年9月17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2-0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62

胳膊圈处是恶警秦洁用小槐木棍将胳膊肉捣烂后化了脓留下的月牙形伤疤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7-20: 十年迫害 潍坊一百六十一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
……
94、李玉昆,男,六十岁,潍坊诸城市相州镇前凉台村大法弟子。零八年九月十七日半夜二点多,李玉昆遭受当地邪党官员残酷迫害长达九年后,含冤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0/204884.html

2009-03-22: 诸城市大法弟子李玉坤生前遭迫害的部份情况
山东省诸城市大法弟子李玉坤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受到诸城市公安局及相州镇派出所恶警近八年来非人折磨,二零零八年阴历八月初一再次被绑架关押勒索,身心受到了极度摧残,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含冤离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2/197579.html

2008-09-28: 山东诸城大法弟子李玉昆含冤离世(图)
2008 年9月17日(阴历8月18日)半夜2点多,山东诸城市相州镇前凉台村农民大法弟子李玉昆遭受当地邪党官员残酷迫害长达九年后,含冤离世。再过四天(阴历 8月22日),就是他的60岁生日。邪党人员经常在黑夜闯入,土匪般的随意抄家、抢劫、绑架,使得李玉昆的妻子直到现在都是穿着衣服睡觉。

在长达九年的迫害期间,中共邪党所谓的政府工作人员连续不断的骚扰、恐吓,使李玉昆及其家人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秦洁等恶徒绑架关押李玉昆,逼迫家人拿巨款赎人;多次非法抄家、土匪般的抢劫使得这个家庭贫困交加,长时间关押李玉昆使他无法正常的养家糊口。邪党人员经常黑夜去骚扰或是绑架,吓的李玉昆的妻子心理上无法安宁,李玉昆80多岁的老母亲更是惊吓成疾,看着街上来个轿车就害怕,于2004年得了脑血栓,直到现在不能自理,整夜不睡觉,担心着所谓的政府工作人员不知什么时候又会突然闯入院落,搞的鸡犬不宁。
相州镇前凉台村,以前叫郭家屯镇前凉台村,2008年5月前后划归潍坊市峡山区郑公街道办事处。在奥运召开的前几天,2008年8月3日,李玉昆接到其舅舅病危的消息,便与他的两位兄弟一起去青岛看望舅舅,就在高密火车站买票验身份证时,监测仪器中显示他是法轮功学员,就这样李玉昆被困在高密火车站,晚上被绑架到郑公派出所,逼迫他的家人拿五千元钱去赎人。他老伴及儿女凑借了五千元钱,8月5号晚上他儿子和本村的村书记到郑公派出所立下“保证”他不外出,才将他赎回家。从安丘景芝王家庄子派出所调到郑公的张姓所长,逼迫他每天必须用他村书记的固定电话,给派出所打两次电话。

自 99年以来,李玉昆多次遭到邪党官员的残酷迫害,这次迫害再次给李玉昆造成很大的精神负担,精神状态很不正常了,以至于家人大声说话,他都心烦、害怕的厉害;关房门时声音大点他也吓的不行,心烦意乱,并且心里不好受。前几年残酷迫害形成的阴影,加上这次中共以办奥运会为借口的迫害,并且2008年新年前后至今就没安稳过,致使李玉昆承受不住身心的折磨而痛苦的离开了人世。

邪党迫害打压法轮功九年里,李玉昆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遭受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残酷折磨;令人发指的迫害,使他及他的家人精神肉体备受摧残。

1999 年10月份,邪党欲欺骗世界民众,阴谋把法轮功打成“×教”,从而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打压法轮功学员。但作恶者心里自行胆颤心虚,担心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所以又开始了大规模的抓捕。这时,李玉昆家的小麦还没有来得及种上,恶警曹金辉带人把他的家抄了,当晚就把他抓到了派出所。第二天上午曹金辉等三人毒打了他一顿,下午又打了一顿。将近晚上,把他送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间,曹金辉等三人又来了,在拘留所的办公室里,毒打了他一个多小时:曹把他打倒在地,用笤帚把打他的头、脸(当时就把拘留所里的一把用来扫室内的笤帚打碎了),揪头发,头发被揪下很大一堆,并扬言“非得叫你去几层皮,掉几斤肉不可,上北京回来没打你,你赚了便宜,当时没那个指示,现在打死你都没有管的”。

恶党匪警曹金辉把李玉昆眼里打得就象血块一样,整个眼睛被打青了,近20天还没变过来。拘留期满又被非法关押在大队里很长时间,家人送饭,不准回家。平时天天村里查,直到放回家,也经常去查,从此以后他就被迫失去了人身自由。

2000 年黑云压顶,法轮功学员继续遭受邪党的残酷镇压。在这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李玉昆认识到不能这样沉默下去,应该去北京向中央领导人反映法轮功教人道德升华的好功法。他与其他六位法轮功学员骑自行车去北京上访。当时的环境是相当邪恶的,路口查,大桥查,处处查,逼得他们只好骑着自行车走小路,一路上历经艰难,但谁知到达北京后,等待他们的是又是一场毒打迫害。

李玉昆被带到潍坊驻京办事处,郭家屯镇恶徒孙钧武就把他叫到房间里毒打了一顿,全是打头部。黑夜拉回到驻地,到郭家屯时天已经亮了,恶警秦洁等人便使用了各种刑罚,用电棍电击李玉昆的头部;然后逼他趴在地上用带刺的橡胶皮棍从背部一直打到两脚的踝子骨处,整个后背、臀部、两大腿背面和两个腿肚子全被打成了黑色,当时他就被打的满地上滚爬,惨叫声不断。

当时打人打红了眼的恶警秦洁又用穿着大头皮鞋的脚,狠命的猛踢李玉昆的头部、脸、胸膛、锁子骨等处;还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碾他的杆腿子(小腿杆子)。当时正好是伏天,天气非常热,把李玉昆等法轮功学员弄到近40度的太阳地里去曝晒,不给水喝,还逼着往嘴里塞盐,谁若不往自己嘴里塞盐就继续遭毒打,用脚踢、拳打,不管身体的哪个部位,每人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

到了下午,秦洁等人又把李玉昆弄到镇委会议室继续打,秦洁说“非打死你不可”。诸城有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恶棍曹金辉也赶来毒打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曹金辉打够了就把李玉昆弄到太阳地里曝晒。下午又打着问他,是谁叫他去的北京,李玉昆不回答。毒打了一下午,太阳快落的时候,把他送进看守所,就在他刚上了车的时候,恶警秦洁用一根预先早就削好的小槐木棍(半米长,直径约有10CM 粗),直向他胸膛捣来,他看事不好,一转身就捣在了胳膊上,把皮都打绽开了,象月牙一样,到看守所后,这些伤口过了些日子都化脓了,锁子骨两处化脓;腿肚子两处化脓;他的腿被打的不是发青了而是发黑了,有人把话传到他家里说“打断腿了”。

号子里的犯人都问他:“老汉,他们用什么打的你这么厉害?!”几天后他和监室里的人熟悉了,他就和犯人们讲真相,最后有个犯人说“老汉,我看咱这号子里就你是个好人”。他的腿在看守所待了一个月都没有消肿。

2001 年的春天,邪党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李玉昆出门办事,回到家乡刚下车,就被派出所抓去后毒打:恶警秦洁一脚就将他的两颗门牙踢掉,当时也不知道是谁抓起一块抹桌子的抹布给他擦嘴上直往外冒的鲜血,而秦洁似乎还没打够,然后又扬起小方凳子砸他的头,扬言非打死他不可,方凳都砸碎了;再用穿皮鞋的脚跺他的头,不择手段的迫害他。理由是到他家去没找到他,不准他外出。还到亲戚家找,连亲戚都跟着受到惊吓。
酷刑演示图:恶警秦洁一脚就将李玉昆的两颗门牙踢掉,然后又扬起小方凳子砸他的头,方凳被砸碎了;再用穿皮鞋的脚跺他的头。

秦洁这帮乌合之众就这样轮番毒打折磨他一直到第二天傍晚;第二天叫他写“保证书”,他坚决不写,然后傍晚又把他送到诸城市看守所。一个月后李玉昆从看守所回家,还和以前一样,长时间被监视,还经常被骗到村里关押几天,还被派出所骗去看关几天。秦洁还威逼他说:“人家都自杀,你为什么不自杀?你也快自杀吧!”

2007年11月9日上午9-10点,山东诸城市相州派出所所长带着6个警察到李玉昆家,再次洗劫。当时李玉昆没在家,2个恶警留在家里,其余4个出去找,没能找到;11月12日,恶警又去李玉昆家继续行恶。13号峡山赵戈庄镇派出所也去了李玉昆家进行搜查,并恐吓家人,还说:“等李玉昆回家后立即去郑公派出所或者是相州派出所,去郭家屯派出所也行。”

12月4日相州派出所又去李玉昆家打劫,临走时那个所长扬言道:“我就不信他不到家了,就是逢年过节我们也来找,跑不了他。”就这样恶警不断的到李玉昆家进行骚扰,非法抄家,使得家人不得安宁。

2008年割小麦前,相州派出所两次到李玉昆家打劫,并想伺机绑架李玉昆,都因李玉昆没在家使邪恶没得逞。在奥运前,郑公派出所又到李玉昆家打劫恐吓,并给李玉昆戴上手铐逼他在院子里接连照相,一天去了两次。

共产邪党粉饰的“莺歌燕舞”的奥运已经落下帷幕一个多月了。可是监牢中,铁窗下还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承受着痛苦的关押折磨;还有多少家庭在失去亲人中啼哭悲切;多少个幸福的家庭只因为坚定修炼真善忍这人间正道,而被共产邪党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愿善良正义的人们拨开共产邪党“莺歌燕舞”的骗人面纱,站到正义一边,共同谴责、制止共产邪党发起的这场惨无人道的、长达九年的对法轮功学员这个善良群体所实施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8/186736.html

2007-12-31: 山东诸城市法轮功学员李玉昆被迫流离失所,家人被骚扰
2007 年11月9日上午9-10点,山东诸城市相州派出所所长带着6个警察到原郭家屯镇前凉台村法轮功学员李玉昆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及资料,当时李玉昆没在家,有2个恶警留下继续抄家,其余4个出去找,幸亏李玉昆得到消息躲了起来,没能抓到已脱险,但对家人实行恐吓手段,至今有家不能归,流离失所。

11月12日,恶警又去李玉昆家继续行恶。13号峡山赵戈庄镇派出所也去了李玉昆家进行搜查,并问其家属李玉昆在哪,家里还有没有法轮功的资料等,还说:“等李玉昆回家后立即去郑公或者是相州,去郭家屯也行。”就这样什么也没搜到走了。

在12月4日相州派出所又去李玉昆家,什么也没搜到,临走是那个所长扬言道:“我就不信他不到家了,就是逢年过节我们也来找,跑不了他。”就这样恶警不断的到李玉昆家进行骚扰,非法抄家,使得其家人不得安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169363.html

2006-08-21: 发生在山东省诸城市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图)
大约在99年的7月20日,山东诸城市郭家屯镇前凉台村大法弟子李玉昆和同修一听说江泽民要把法轮功打成“×教”,他们很多人就去了潍坊,逐级上访证实法轮功是好功法。接着李玉昆和另一大法学员从潍坊坐火车就去了北京,他们到了北京的当天晚上,中央电视台、广播等媒体播放谎言污蔑法轮功和大法师父。迫害开始了。

第二天中午李玉昆坐火车回来,同去的大法学员上午被抓,回到家后,恶人就把李玉昆抓到村委去了,那时还没有用酷刑毒打,硬逼着写“退出”的保证书,白天黑夜不准回家,家人给送饭吃。全村的大法弟子都被抓去,谁写了“保证”就放谁,强迫把大法书全部交上。其他同修都陆续回家,最后光剩下李玉昆自己了,所以镇党委、派出所就给他施加压力。可把他家人吓坏了,这几年都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有时黑夜围住房子,有时下半夜骚扰,吓得他家属到村委打着滚哭,精神都不正常了。李玉昆当时很坚定,他说“我家属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负责!这么一群人对付我自己”,但是他因学法少,在高压迫害也违心的写了“退出”,从那时他就开始被监视起来了,恶人们还给他编造材料,想找机会把他抓起来。

99年10月份,还没有种上小麦,恶警曹金辉带人把他的家抄了,当晚就把他抓到了派出所。第二天上午曹金辉等三人毒打了他一顿,下午又打了一顿。将近晚上,把他送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间,曹金辉等三人又来了,在拘留所的办公室里,毒打了他一个多小时:曹把他打倒在地,用笤帚把打他的头、脸(当时就把拘留所里的一把用来扫室内的笤帚打碎了),揪头发,头发被揪下很大一堆,并扬言“非得叫你去几层皮,掉几斤肉不可,上北京回来没打你,你赚了便宜,当时没那个指示,现在打死你都没有管的”,恶党匪警曹金辉把他眼里打得就象血块一样,整个眼睛被打青了,待了近20天还没变过来。

拘留期满又被关押在大队里很长时间,家人送饭,不准回家。平时天天村里查,直到放回家,也经常去查,从此以后他就被迫失去了人身自由。

通过和同修交流,他认识到写了“不练了”的保证是不对的,得堂堂正正的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有一天,派出所所长秦洁和政法委书记陈×去查他,把他叫到村委办公室,问这几天有来和他联系的(大法学员)没有,他说:“和我联系的倒没有,我不炼功不行,因不炼功我的身体不行”。二恶人顿时大发雷霆,他在邪恶面前表示自己还炼功,以后恶人们看他看的就更紧了。

就在2000年黑云压顶,迫害最严重的时候,他和同修一起交流,他们都认识到一定要证实法,所以郭金兰、曹沛秀、曹会芬、王桂云、王爱荣和李玉昆,他们六个人骑自行车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时的环境是相当邪恶的,路口查,大桥查,处处查,逼得他们只好骑着自行车走小路,生活和住宿就可想而知了,7月份的天气特别热,但他们还是到了北京。第二天他们就被抓了,被带到潍坊驻京办事处,以孙钧武为首,郭家屯镇去车拉他们,一到那里(潍坊驻京办事处),孙就把他叫到房间里毒打了一顿,全是打头部。

黑夜拉回到驻地,到郭家屯时天已经亮了,秦洁等人便使用了各种刑罚,用电棍电击李玉昆的头部;然后逼他趴在地上用带刺的橡胶皮棍从背部一直打到两脚的踝子骨处,整个后背、臀部、两大腿背面和两个腿肚子全被打成了黑色,当时他就被打的满地上滚爬,惨叫声不断;此时打人打红了眼的恶警秦洁又用穿着大头皮鞋的脚,狠命的猛踢同修李玉昆的头部、脸、胸膛、锁子骨等处;还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碾他的杆腿子(小腿杆子)。当时正好是伏天,天气非常热,把他们弄到近40度的太阳地里去曝晒,不给水喝,还逼着往嘴里按盐,谁若不往自己嘴里按盐就继续遭毒打,用脚踢、拳打,不管身体的哪个部位,每人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

到了下午,秦洁等人又把李玉昆弄到镇委会议室继续打,秦洁说“非打死你不可”。曹金辉是上午来的,中午是曹金辉打的,它打够了就把李玉昆弄到太阳地里曝晒。下午又打着问他,是谁叫他去的北京,他坚决不配合,打了一下午,当时他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太阳快落的时候,把他送進看守所,就在他刚上了车的时候,恶警秦洁用一根预先早就修好的小槐木棍(半米长,直径约有10CM粗),直向他胸膛捣来,他看事不好,一转身就捣在了胳膊上,把皮都打绽开了,就象包公脸上那个月牙一样,到看守所后,这些伤口过了些日子都化脓了,锁子骨两处化脓;腿肚子两处化脓;他的腿被打的不是发青了而是发黑了,有人把话传到他家里说“打断腿了”;号子里的犯人都问他“老汉,它们用什么打的你这么厉害?!”


上图:此处是恶警秦洁用小槐木棍将胳膊肉捣烂后化了脓留下的月牙形伤疤,
至今已过去六年多的时间,伤疤依然清晰可见。

几天后他和监室里的人熟悉了,他就和犯人们讲真相,最后有个犯人说“老汉,我看咱这号子里就你是个好人”。他的腿在看守所待了一个月都没有消肿。


上图:此锁子骨两处是被恶警秦洁用穿着皮鞋的脚踢的,
化脓后留下的疤痕,至今已过去六年多的时间,伤疤依然清晰可见。

后来听说,他从看守所往外走的时候,是秦洁带人去拉的他,刚从里面出来时,秦洁就指着一个人问李玉昆认识这个人不?他说认识;因为这个人是他们村的,和李玉昆还是同学。就因为同修李玉昆主意识清醒还能识别人,恶警秦洁气得跳着高踢了他两脚。回去后又把他关押在村委里,每班两人白天黑夜轮流站岗,白天还被逼迫着干活。秦洁在每天的上午、下午、晚上各去他村里查看一趟,秦洁恶狠狠的说自己这一年的奖金没事了。

那一段时间,诸城法轮功学员上访的全诸城市去了8个,光郭家屯镇就占了6个,所以秦洁非想要整死他不可;那期间李玉昆想出去干点活挣几块钱维持生活都不行。他们六个人不但没有干活挣钱,各自的家人还被秦洁逼迫着每人拿上8千元。李玉昆没有配合邪恶,他家4代人住着三间以前的小屋,他对秦说“你去给我卖屋去吧,把我家属快要吓出神经病来了,直到现在都是穿着衣服睡觉;因为经常黑夜找我,我母亲更是这样,哪有母亲不疼儿的,母亲也受了惊吓,看着街上来个轿车就害怕,现在轿车太多,所以老人吓得越来越厉害。”他的老母亲因那时经常受到惊吓骚扰,于2004年得了脑血栓,直到现在不能自理,不光这个,神经越来越不好,不睡觉。把他母亲(今年81岁)也迫害成这样,这就是共产恶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给其家人带来的直接伤害 。这样的事例在诸城何止是李玉昆一家?在全国更是数不胜数。

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很多,所谓的“敏感日”迫害更甚。

2001 年的春天,也是邪党迫害大法的高峰,李玉昆的儿子在一个工厂跑业务,他以前有一个业务关系,就这样他领儿子到青岛给其接上头,当天回不来,到第二天,李玉昆刚从彭旺桥下车,就被派出所抓去后遭到了毒打:恶警秦洁一脚就将他的两颗门牙踢掉,当时也不知道是谁抓起一块抹桌子的抹布给他擦嘴上直往外冒的鲜血,而秦洁似乎还没打够,然后又扬起小方凳子砸他的头,扬言非打死他不可,方凳都砸碎了;再用穿皮鞋的脚跺他的头,不择手段的迫害他。理由是到他家去没找到他,不准他外出。还到亲戚家找,连亲戚都跟着受到惊吓。

秦洁之流的一帮乌合之众就这样轮番毒打折磨他一直到第二天傍晚;第二天叫他写“保证书”,他坚决不写,然后傍晚又把他送到诸城市看守所。


酷刑演示图:恶警秦洁一脚就将他的两颗门牙踢掉,
然后又扬起小方凳子砸他的头,方凳被砸碎了;再用穿皮鞋的脚跺他的头。

一个月后李玉昆从看守所回家,还和以前一样,长时间被监视,还经常被骗到村里关押几天,还被派出所骗去看关几天。秦洁还威逼他说:“人家都自杀,你为什么不自杀?你也快自杀吧!你自杀了,我们轻松了。”

秦洁和村里头目还给他编造材料,目的是置他于死地,这事是怎么知道的呢?秦洁在打李玉昆的时候自动就说出来了,边打边说;当时它们编造的那些事,不光没有,李玉昆说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它们是怎么想出来的?就这样李玉昆被长时间的监视,失去人身自由。邪党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有时没法用语言表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136041.html

2005-02-01: 李玉昆,男,诸城凉台人,1999年秋被曹金辉带人抄家,将放像机等物品抄走并没收。把李玉昆带到派出所一顿毒打,主要是打脸、头部、胸部,并于当天晚上送進拘留所,拘留十天。在第七天的晚上,曹金辉在郭家屯镇喝完酒回到拘留所,毒打了李玉昆一个多小时,用笤帚把子打头打脸,把眼打的二十多天没消肿,头发撕了一地,发狠要将头发撕净,让李玉昆去几层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94666.html

潍坊 诸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9-04-07:
山东省诸城市舜王派出所所长:苏磊:18753665768、18678085328
诸城市法院:
地址:诸城市兴华路15号,邮编262200
电话:0536-6213162 院长韩旭东 0536-6070274

诸城市检察院 :
地址:诸城市密州东路77号,邮编262200
院长王彦青 0536-6213581

诸城市政法委书记:王志强 0536-6113225
诸城市公安局610主任兼任市委610主任:岳言玺 137936405660536-6328118办 0536-6113220

诸城市公安局:
总机 0536-6062202、6063135
电话 0536-6328051 0536-6328052
局长:单东升 0536-6328001
看守所大队长:赵建溪 13508961678
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首峰 18678085319、18366313766、0536-6328121

鹿建华 0536-6328121宅6328336、13705360501、18678085278
鹿建华妻子刘春杰 13053647270
王军 0536-6328187、13964608756、18678085279宅0536-6328559
毛玉龙0536-6328123、13964689858、18678085513宅0536-6328389
张林0536-6328122、13806366351、18678085176 0536-6328258
刘海波0536-6328125·13964770292、18678075260宅0536-6115886
陈鸿 办 0536-6328129、13705367009、18678808523

2019-02-23:潍坊市坊子公安分局:
地址: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凤中街3号,邮编261206
大队长蒋会海13605367948父蒋树功0536-7626816弟弟蒋会顺1356361886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