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省第二监狱(吉林监狱, 冯家屯监狱,俗称吉林二监,男) >> 郝迎强(郝云强), 男, 49

郝迎强(郝云强)
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郝迎强
个人情况: 原延吉市粮食储备库 保卫科长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吉林延吉市
迫害情况: 百般酷刑后被判刑8年,生命垂危
个人近况: 2006年6月8日 迫害致死 (2006-06-1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2-0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864(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杨明芳 郝迎强(郝云强)

郝迎强被迫害的肝腹水晚期全身照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8-04: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二)
......
3.法轮功学员郝迎强被吉林监狱折磨得严重脱相,肚子肿大,腰骨头裸露,颧骨断裂,肺部积水……生命垂危被假释后不久在痛苦中离世。

郝迎强,四十九岁,汉族,延吉市人,原吉林省延吉市粮食储备库保卫科科长。在吉林监狱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最惨烈的摧残而痛苦离世。

郝迎强先后经历了延吉劳教所、龙井市看守所和延吉市看守所的残酷迫害后,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份,被延吉市法院以莫须有罪名秘密枉判八年重刑,转到吉林监狱继续迫害。

在吉林监狱,狱警孟海军指使刑事犯王洪敏(延吉人)、郭洪刚(吉林市人)等人对郝迎强进行长期的非人性的折磨。郝迎强二十四小时处于这些罪犯的监控之中,每天都遭受他们的打骂和肉体摧残。一次郝迎强去厕所没跟他们打招呼,犯人王洪敏、王龙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死命的击打郝迎强的头部、腰部和两肋,郝迎强左脸的一块骨头被王洪敏打折,腰部造成严重伤害,烂了一个大坑。在吉林监狱长期的残酷迫害下,到二零零三年四月时,郝迎强已经被折磨得严重脱相,原来体重八十公斤、身体强健的郝迎强被折磨成一个体重不足四十公斤的虚弱的“小老头”;肚子象怀了四胞胎的妇女一样。经两家医院诊断为肝硬化腹水晚期,活不过三个月。为推卸责任,吉林监狱才同意郝迎强保外就医。

二零零五年二月份,郝迎强把自己在龙井市、延吉市和吉林监狱所受迫害的事实经过在明慧网上曝光,气急败坏的延边州“六一零”主任吴景林串通延吉市国保大队、延吉市“六一零”、吉林监狱等部门的恶警,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左右,趁郝迎强去长春市见长期被关押在黑嘴子监狱的妻子杨明芳之机,再一次把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的郝迎强强行绑架到吉林监狱。

二零零六年四月份,郝迎强在狱中再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吉林监狱准备给他办第二次假释,肖彬亲自跑到吉林监狱不让放人,说当地不接收,延吉市”六一零”办公室不接收。当地的三个派出所迫于肖彬的施压不敢签字接收。就这样拖到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郝迎强生命垂危时,狱方怕郝迎强死在监狱担责任,才不顾当地接不接收,第二次释放郝迎强

郝迎强被接出监狱后,家人发现他腰部淋巴溃烂的洞里有一块腰骨头裸露在外边,左脸部颧骨断裂,肺部积水,呼吸困难,手指盖发青、瘀血,有明显的砸压痕迹,右耳无听力,大便带血,肝部打坏,肝功能丧失,肚子胀大,全身浮肿,每天躺在床上不能翻身,痛苦至极。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郝迎强在痛苦的惨叫声中凄惨的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九岁。

郝迎强左脸骨于二零零二年被犯人王洪敏打成骨折,直到他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凄惨离世,四年的时间里,他断裂的颧骨都未得到吉林监狱的医治,更是无人问津,视生命如草芥。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二)-277646.html

2007-03-24: 吉林省延边地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部份情况
2006年6月8日去世的延吉市大法弟子郝迎强,也是多次遭到邪党的各公检法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中去世的法轮功学员。(详细的内容看明慧网2006年7月13日,“郝迎强生前控诉:地上墙上到处溅满了我的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4/151454.html

2006-07-13: 郝迎强生前控诉:地上墙上到处溅满了我的血(图)
“当我离开刑讯逼供的场地时,我看到我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水泥地面,地上、墙上、桌上、凳上到处都溅满了我的血迹,而我全身的伤早已被粘稠的血和衣服固定成为一体……”──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郝迎强

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郝迎强(2006年6月8日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延吉市大法弟子郝迎强因不愿意放弃对“真、善、忍”的修炼,多次遭邪恶之徒绑架、敲诈勒索,多次被恶人、恶警毒打的昏死过去,并被秘密非法判刑8年。在吉林监狱恶警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下,郝迎强肝硬化晚期腹水、腰部淋巴溃烂、肺部积水、全身浮肿、肚子涨大、左脸部颧骨断裂、右耳失聪、并且生命垂危。

2006年6月8日,郝迎强在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他那81岁的老母亲对此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痛不欲生,以头撞地,哭喊着要找恶人肖彬等和吉林监狱要儿子,问他们:“为什么要把我儿子置于死地?!”令在场的所有人都痛心的流下泪水。

我们强烈呼吁所有的正义之士和有良知的人们,大家共同起来抵制这场持续了七年之久的对“真、善、忍”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在这长期迫害中,有多少象郝迎强一样的修炼者被惨无人道的迫害夺去生命。我们是一群对政治无诉求的修炼人,我们也有父母妻儿、兄弟姐妹、知心朋友,我们更加珍惜生命。然而面对铁窗和酷刑,我们还是义无反顾走出家门,为的是澄清被中共造谣媒体歪曲的事实,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世人。

乌云终难蔽日,“真、善、忍”的光辉必将洒遍神州大地,善良的人们啊,请用你的正义和良知去呵护善良,让我们共同拥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以下是大法弟子郝迎强生前自述他被610恶徒、公安局恶警、吉林监狱恶警残酷迫害的经过。

(一)延边公安系统对我的迫害
我叫郝迎强,今年49岁,汉族,原吉林省延吉市粮食储备库保卫科科长。1996年8月间,看到中央电视台和地方电视台播出的关于“宣传、赞扬法轮功是好功法”的节目后使我感到了震惊,在当今物欲横流、尔虞我诈的社会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的好功法”,怀着一颗“向善”的心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修炼不久,我的身心全都得到了净化,心脏病、胆囊炎、胃病全部不翼而飞;更重要的是我的人生观改变了,知道自己怎么样去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了,凡事都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但仅仅因为我想有个做“好人”的渴望与信仰“真、善、忍”的权利,多年来我饱尝了中共集权专政下的蹂躏。1999年7月20日,当初曾“宣传、赞扬法轮功是好功法”的中央电视台和全国所有媒体都一边倒的追随中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揭批、诬陷法轮功运动,血腥迫害开始了。

因为我不愿意放弃对“真、善、忍”的修炼,被工作单位强行开除了公职,多次遭到非法绑架、敲诈勒索。在残酷迫害中,我多次被恶人、恶警毒打的昏死过去,并以莫须有的罪名秘密非法判刑8年。在吉林监狱里那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迫害下,使我导致肝硬化晚期腹水、腰部淋巴溃烂、肺部积水、全身浮肿、肚子涨大、左脸部颧骨断裂、右耳失聪、并且生命垂危。

邪恶的流氓政权对我实施的人身迫害是从2001年开始的。2001年1月9日中午,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肖彬(现升为副大队长)、科员金永一、崔××开着一辆黑色轿车到我的单位。进了我的办公室二话不说就把我绑架到延吉市公安局八楼的政保科。在政保科的一间小屋子里恶警金××和黄文哲早已等候多时,金××变了腔的疯狂的叫喊着对我施暴;黄××也用最肮脏的下流话辱骂我。在这间小屋里,我平生第一次受到了酷刑毒打,也平生第一次尝到了在中国“想做一个好人”的代价。后来我被恶警们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后判了一年劳动教养。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年迈的老母承受不住这从天而降的沉重打击,天天以泪洗面,最后终于病倒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而我的亲人们也非常担心我的安危,天天找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始终没有结果。最后延边州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州市公安局政保、法制科及其它有关部门敲诈勒索了我家人两万多元钱,才以暂不投入劳教所的条件放了我。

作为一名法轮功受益者,我明白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我们绝对没有做任何不利国家、不利人民的事情。相反,有多少曾经做过坏事的犯人,因修炼了法轮功而变成了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带着一颗向政府与民众讲清事实的心,我一直用各种方式揭露着迫害的真相。

2001 年9月2日,我在延边地区龙井市八道镇讲大法真相时,被恶人举报。当天下午6点,我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到龙井市八道镇派出所。强盗般的恶警强行掠夺走了我身上的400多元钱,手表等,随身物品全被他们抢光了,最后我只剩下穿在身上的衣服。我抗议自己所受遭遇,反而遭到5、6个恶警们的酷刑迫害,他们用各种刑具毒打、折磨我。我在毒刑拷打中咬紧牙关,五脏六腑全都似爆炸般剧痛,尤其腰部的疼痛已至极限,意识在一点点的消失,但我心中却有坚定的一念,那就是我绝不会被你们这些小丑们打死!

不知毒打了多长时间,我全身早已因毒打剧痛而无法动弹,仅有的一丝恍惚的意识让我知道我还活着,我挣扎着,强力的睁开双眼,这时一个恶警又一次用拖布把狠狠的猛击我的头部,这样我当场就被打的昏死过去了。

等我再一次清醒过来时天都要亮了,我问身后恶警几点,他说早晨四点多了。这时我才发现我躺在警车上,双手被手铐扣着,头上、脸上一直往下淌血,身上的衣服早已被粘稠的血泡得不见了原色,湿湿粘粘的贴在皮肤上,脸肿得很高,呈紫黑色,伤口向外翻着,嘴里不断的吐着血。在恶警押送下,我被送到龙井市公安局。

9月3日,延边州公安局610头目吴景林(州公安局××处处长)带着几个恶警气势汹汹的赶来了。他用恶毒的眼光横扫了一下被酷刑摧残的我,问:“老实交待不?”我保持沉默。于是又把我转到了龙井市看守所,对我进行了更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

在看守所吴景林一进来就对我自报家门说:“我是州610主任,专打法轮功的。”面对那张挑衅的面孔,我忍着全身剧痛和一直从嘴里向外喷的鲜血,本能的陈述着我在八道派出所被恶警们抢劫财物和遭酷刑迫害的事实。没等我讲完,他却向我挥挥手说:“活该!抢你们的东西不犯事,打死你也不犯事、算自杀,江总书记有密令,上哪儿告也白搭。”接着他还让我交待所谓的犯罪事实。当听我说我什么罪都没犯时,恼羞成怒的吴景林一声号令一下闯进来五个恶警,有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的陈润龙、孟××(个子不高,肥胖)、和龙井市公安局政保科的人、还有龙井市看守所的人。他们进来后一把拎起我那受尽酷刑后早已无法支撑的身体,将我的双臂使劲儿拽向身后,扳成和身体成90度直角的极限后,用绳子把我双臂捆绑后吊起来。我的身体已被迫害得体无完肤,经这一吊起,全身的伤口在瞬间全部崩裂,伴随着剧痛“唰”一下传导到我头部,那种痛苦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的精神几乎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我艰难的呻吟着。恶人吴景林边欣赏着我痛苦的表情,边羞辱我,让我跪在他面前认罪。我坚决不从,他就指使恶警们更凶狠的毒打我。陈润龙、孟××抄起地上的凳子腿疯狂的毒打我的头部、胸部、背部、腰部等…,全身的伤口再一次破裂,鲜血不断的从伤口喷涌而出。打着、打着凳子腿的棱角尖正好打到我的骨骼(关节)部位,我感到了致命的疼痛,不到十分钟,我便被这五个恶警迫害的又一次失去了知觉。强烈的求生的渴望,使我从鬼门关又走了回来。苏醒后,我发现自己倒在龙井市看守所那阴森森的黑屋里,四肢及全身的所有关节都不敢动了。

然而,那些丧心病狂的魔鬼们并没有就此罢手,在接下来的四天四夜里我遭受了一个正常人难以想象的残酷迫害:我坐过老虎凳、被开过飞机、被高压电棍电、被众恶人围殴……。早已残破的身体在一次次的迫害中,一次次昏死过去,再一次次被恶警们用冷水泼醒,继续被刑讯逼供。十几个恶警两、三人一组,这一组打累了,下一组再继续。恶警们早已打“红”了眼,已不分什么刑具,看见什么就拿什么打,而且迫害过程中也不允许我上厕所、吃饭、喝水、睡觉、甚至都没有过“歇气”的瞬间,就这样持续了四天四夜的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后,我又被转到了延吉市看守所。

当我离开刑讯逼供的场地时,我看到我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水泥地面,地上、墙上、桌上、凳上到处都溅满了我的血迹,而我全身的伤早已被粘稠的血和衣服固定成为一体。到了看守所因为我衣服不断的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我不想影响同室的其他刑事犯,我强忍着剧痛爬到水池边洗衣服,整整三大盆清水瞬间变成了浓稠的血水,血腥味充满了整个监舍,用了很长时间才洗净。

经过了八个月的非法关押后,于2002年5月13日,延吉市法院对我进行了秘密开庭。那天的所谓“审判”,我敢说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天大的笑话,名曰开庭,其实也只有几个公检法的人,按他们的话讲“都是自己人”,合起来也不足15人。审判长是李哲,审判员有费云龙、李青石,书记员许佳晶,公诉人刘吉昌。秘密审判的过程很简单、也很快,开头说了一些所谓的、莫须有的罪名。说完后,审判长李哲问我:“你认罪吗?”我回答:我没罪。他又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我答:“炼!”就这样我被非法判刑了八年。李哲从座位上走下来虚伪的说:“只要你认罪,说句不炼,就可以当庭放你的。”

我苦涩的笑了,心里真替这个“集权专政”的司法机构感到悲哀。这叫什么法庭?什么法律?什么法官?难道一个杀人犯在法庭上向法官痛哭流涕的认罪、保证再不犯罪,法庭就可以放弃对他的法律制裁吗?

(二)吉林监狱对我的残酷迫害
我被非法关押进监狱后,漫长而有序的非人折磨降临了。一个叫孟海军的恶管教,极其邪恶的指使一群刑事犯对我进行长期的残酷迫害。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处在被这些罪犯的监控之中,经常遭受他们的打骂和肉体摧残。直接迫害我的犯人有王洪敏、王龙河、郭树铁、郭洪刚。几乎每天我都会被他们毒打,毒打已经成了我的“家常便饭”。一次我去厕所没跟他们请示,王洪敏、王龙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凶器死命的毒打我的头部、腰部和两肋,致使我的左脸的一块骨头被王洪敏打折了,而且腰部也造成了致命伤,后来腰伤感染、溃烂出了一个大坑,成了永久的标记。王洪敏等人也不知打了我多长时间,直到将我打昏死过去。过后我向孟海军投诉此事,他只是没表情的笑笑,但第二天我却遭到了更残酷的迫害,真是实实在在的“警匪一家”。

在吉林监狱恶管教孟海军唆使犯人王洪敏、王龙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凶器死命的毒打郝迎强的头部、腰部和两肋,造成了致命伤,后来腰伤感染、溃烂出一个大坑。
郝迎强被迫害致肝腹水,在背部插入管子往外抽水。

在吉林监狱那种长期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下,到2003年4月间,我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严重脱像,原来体重80公斤,身体强健的我被迫害成了一个体重不足40 公斤的虚弱的“小老头”,肚子却大的象怀了四胞胎的孕妇一样。经过两家医院诊断为肝硬化腹水晚期,活不过三个月。只有到这时,江氏流氓集团的走卒们因怕担责任,才将我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强行推给了我的家人。

刚从吉林监狱出来时,我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连医生都说我活不过三个月,但是法轮大法再一次让我获得了新生,我不但活了下来,而且身体基本恢复正常。但长期的酷刑迫害使我身体多处致残,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没有一分钱的生活来源,吃饭成了生存的第一大问题。然而,造成我一切痛苦的罪魁祸首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的恶警们仍不放过我,经常到我家骚扰、非法抄家、威胁、监视,这段期间被他们抢走的物品有:录音机、录音带、大法书籍、连朋友送的精美蒙古工艺刀都被恶警们拿走。

2005年2月1日,我把自己在延吉市、龙井市和吉林监狱所遭受的血腥迫害的揭露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后,气急败坏的州国保大队长吴景林(兼州公安局××处处长)和延吉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肖彬等人对我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他们勾结吉林监狱以我在“保外就医”期间不及时到当地派出所“签到”、“脱管”为名,在全国互联网上通缉我。2005年3月上旬,我去吉林省女子监狱探视妻子(大法弟子)时,在长春火车站再一次被恶警强行绑架到吉林监狱,关进小号进行迫害。

我被关押几个月后,一直想把我再次送入监狱的恶警肖彬给吉林监狱打报告、无中生有的说:“郝迎强现在在延吉闹翻了天,又干了几起案子。”吉林监狱执法处的张衡(音)惊讶的说:“这绝不可能,郝迎强在吉林监狱已经几个月了,难道说郝迎强有分身术?!”

在监狱里那种没人性的迫害,使我刚刚见好的身体很快又出现恶化。2005年9月,我被吉林监狱再一次迫害致生命垂危,狱方准备给我办假释,但延吉市国保大队肖彬亲自跑到吉林监狱不让放人,说当地派出所和延吉市610全都拒收。就这样因为肖彬的一再阻拦这次假释没办成。

2005 年12月20日,我在吉林监狱绝食抗议28天后,监狱才通知我家人说我病重。家人来探视时,我是被两个人架出来与家人见面的。在吉林监狱里,我是被迫害最严重的其中一个,上洗手间都得用人背或拖着去。当时监狱诊断我最多能活两个月,但因为肖彬一再向狱方施压和阻挠,一直拖到我生命垂危时,狱方怕我死在监狱担责任,才不顾当地反对于2006年4月30日第二次释放了我。当我的家属拿着“接收回执”单到派出所签字时,当地的三个派出所因迫于肖彬的淫威而不敢签字接收。

这就是我的故事,我只因为想做一个好人,而遭受了这惨无人道的迫害。在这个又脏、又乱、对好人充满杀机的混沌社会里,我被中共恶党们迫害的一无所有,唯一仅得的是全身那累累伤痕,也许有人会说:“为什么那么傻呢?就说不炼了先出来再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善良的人们啊,不是那样啊,那是道德下滑后人的观念,古人常以“仁、义、礼、智、信”来衡量一个人并作为自己做人的准则。而当一个生命真正的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和意义时,任何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了他那颗返本归真的心。也许还有人说:“为什么那么自私呢?为了你的家人、孩子认个罪出来吧。”善良的人们,我们也想有个温暖的家、妻贤子孝,所以我们渴望能做一个好人,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变成更好的人,何罪之有呢?而这个邪恶的中共专政却将这样一群好人残酷迫害,我们被非法绑架、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为什么还要把所谓的罪责推到我们身上?中共恶党和江氏流氓集团相互勾结,虐杀了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这是已知的),但随着全球瞩目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事件的曝光,那数千名已知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可谓只是冰山的一角,更大的、更邪恶的“群体灭绝”事件正在中华大地肆虐横行。你敢说这其中就没有你的相识吗?你难道还能无动于衷吗?难道不应该尽快制止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吗?我们渴望自由、需要亲情、渴望安定的生存环境、更知道一个生命的意义。

今天,我要呐喊!我要控诉!是中共恶党及其追随者们把我逼上了人生的绝路。我要向所有善良的人们讲述我的遭遇。同时也正告那些曾经参与迫害、摧残过我的恶人、恶警,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你和家人,赶快放下屠刀,诚心忏悔,退出中共的邪恶组织,弃暗投明,大法将慈悲于你,给自己一个机会吧!如一意孤行,不听善言,那将被打入无生之门永无出头之日。

善良的人们,黑暗终将过去,随着千万中国民众的退党大潮,中国人民终将迎来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而神也会清算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人,要想让家人保平安,就马上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抹去兽印,才能有新的未来。天灭中共、法正人间就在眼前,我真诚的希望你们早日觉醒,认清中共邪恶本质,放弃对它的幻想,脱离中共的相关组织,选择美好的未来。
(大法弟子郝迎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3/132900.html

2006-06-16: 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郝迎强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郝迎强在惨遭当地610、公安局、监狱恶警的持续迫害后,带着一身的伤痛,于2006年6月8日悲惨去世。

坚持信仰 屡遭迫害

郝迎强,男,49岁,汉族,原吉林省延吉市粮食储备库保卫科科长。1999年7.20,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延吉市恶警也开始了对郝迎强的持续迫害。

2001 年1月9日中午,郝迎强被延吉市公安局当时政保科的肖彬、金永一、崔某某绑架。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为由被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后判了一年劳教。家人非常担心郝迎强的安危天天找有关部门人员反映情况,但没有结果。最后家人被延边州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州市公安局政保、法治科及其它部门敲诈勒索了两万多元后才释放了郝迎强

2001年,郝迎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开除,生活来源被截断后以捡破烂为生。

2001年9月2日,郝迎强在吉林省龙井市八道镇讲真相时被举报,被绑架到龙井市朝阳川镇派出所。恶警在郝迎强身上抢走了400多元钱、一块手表,除了郝迎强穿着的衣服外所有的随身物品全部被抢光,还遭到了五六个流氓恶警的各种刑具的酷刑和毒打。

在龙井市看守所关押期间,延边州610主任邰景林亲自带领州公安局的陈×龙、孟××等几个恶警到龙井市看守所对郝迎强進行野蛮的迫害。邰景林的一声号令下,州公安局的陈×龙、孟××和龙井市公安局政保科的人,还有龙井市看守所的几个恶人,使劲拽起无法支撑身体并口里一直吐血的郝迎强,把他的双臂使劲拽向身后,与身板成90度角的状态下,用绳子吊起来,不顾一切地拼命毒打郝迎强的头部、胸部、背部、腰部,用凳子腿的四面棱角的地方狠打郝迎强的骨骼部位,郝迎强全身的伤口全部破裂,满身都是鲜血。郝迎强被强行绑在老虎凳上, “坐飞机”,被电棍电击,十几个恶警两、三个人一组,好几组轮班对郝迎强上刑,这班恶警打累了就出去休息,换另一班上来对郝迎强刑讯逼供。恶警不分什么刑具,看见什么就拿什么打,加上拳打脚踢,这期间恶警不让郝迎强睡觉、喝水、吃饭、上厕所,经历四天四夜连续的残酷迫害后,郝迎强被转到延吉市看守所。

非法判刑八年 恶徒折磨致命危

郝迎强在延吉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后,2002年5月份,延吉市伪法院审判长李哲、审判员费云龙、李青石、书记员许佳晶、公诉人刘吉昌等人以莫须有罪名匆匆忙忙秘密判郝迎强八年重刑转到吉林监狱。

郝迎强被转关到吉林监狱后,狱警孟海军指使刑事犯王洪敏(延吉人)、郭洪刚(吉林市人)等人对郝迎强進行长期的非人性的折磨。郝迎强24小时处于这些罪犯的监控之中,每天都遭受它们的打骂和肉体摧残。一次郝迎强去厕所没跟它们打招呼,犯人王洪敏、王龙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凶器死命的击打郝迎强的头部、腰部和两肋,郝迎强的左脸的一块骨头被王洪敏打折,腰部造成严重伤害烂了一个大坑。

在吉林监狱长期的残酷迫害下,到2003年4月时,郝迎强已经被折磨得严重脱象,原来体重80公斤、身体强健的郝迎强被折磨成一个体重不足40公斤的虚弱的“小老头”;肚子象怀了四胞胎的妇女一样。经两家医院诊断为肝硬化腹水晚期,活不过三个月。只有到这时,江氏流氓集团的走卒才把郝迎强保外就医。

从吉林监狱出来时奄奄一息的郝迎强早已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没有一分钱的生活来源,吃饭成了生存的第一大问题。但延吉市公安局的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的人仍不放过郝迎强,经常到郝迎强家骚扰、非法抄家、威胁、监视,抢走了郝迎强的录音机、录音带,还有几本大法书籍,就连朋友送的精美的蒙古工艺刀也被恶警盗走。

2005年2月份,郝迎强把自己在龙井市、延吉市和吉林监狱所受迫害的事实经过在明慧网上曝光,气急败坏的延边州610主任邰景林串通延吉市国保大队、延吉市610、吉林监狱等部门的恶警,于2005年3月10日左右,趁郝迎强去长春市见长期被关押在黑嘴子监狱的妻子杨明芳的机会,再一次把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的郝迎强强行绑架到吉林监狱。

恶警肖彬一再阻挡释放郝迎强

几个月后,一直想把郝迎强再次关入监狱的国保恶警肖彬,给吉林监狱打报告无中生有的说:“郝迎强现在在延吉闹翻了天,又干了几起案子”。连吉林监狱都说:“郝迎强在监狱已几个月了,这不可能。”

2005年9月份,郝迎强在狱中再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吉林监狱准备办第二次假释,肖彬亲自跑到吉林监狱不让放人,说当地不接收,延吉市610办公室不接收。当地的三个派出所迫于肖彬的施压下不敢签字接收,后来假释没办成。

2005年12月20日,郝迎强在吉林监狱抗议绝食28天,监狱通知家人病重,郝迎强被两人架着,在接见室与家人见了面。

郝迎强在吉林监狱是被迫害最重的其中一个,上洗手间都用人背或拖着去。吉林监狱诊断出郝迎强最多能活2个月。然而延吉市国保大队副队长肖彬一再给吉林监狱方面施压不让放人,就这样拖到2006年4月30日郝迎强生命垂危时,狱方怕郝迎强死在监狱担责任,才不顾当地接不接收,第二次释放郝迎强

八旬老母为儿送终 此情何堪

郝迎强被接出监狱后,家人发现他腰部淋巴溃烂的洞里有一块腰骨头裸露在外边,左脸部颧骨断裂,肺部积水呼吸困难,手指盖发青、淤血,有明显的砸压痕迹,右耳无听力,大便带血,肝部打坏,肝功能丧失,肚子涨大,全身浮肿,每天躺在床上不能翻身,痛苦至极。2006年6月8日,郝迎强在痛苦的惨叫声中离开了人世。

郝迎强81岁的老母亲经历此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痛不欲生,用头撞地,哭喊着要找恶人肖彬和吉林监狱要儿子,问它们“为什么要把我儿置于死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6/130558.html

2006-04-02: 郝迎强一年前再次被绑架進吉林监狱后音讯全无
吉林省延吉市郝迎强,2005年3月10日左右,去黑嘴子监狱看望(监狱称“接见”)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非法关押的妻子杨明芳,回家途中在长春市火车站被绑架,再次被关押進吉林监狱。目前音讯全无。郝迎强上次在吉林监狱被折磨的生命垂危,医院诊断后称活不过三个月。

郝迎强,原吉林省延吉市国家粮食储备库职员,今年49岁。1999年7.20开始,延吉市警察们开始经常跟踪、盯梢、电话监控、半夜砸门等等骚扰郝迎强和妻子杨明芳。2001年1月9日中午,郝迎强被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的肖彬、金永一、崔××绑架。因表示坚修大法而被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后判了一年劳教。家人非常担心郝迎强的安危,天天找有关部门人员反映情况,但没有结果。最后家人被延边州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州市公安局政保、法治科及其它部门敲诈勒索了两万多元后,才换回了郝迎强

2001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夫妻两人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生活来源被截断后两人以捡破烂为生。

2001年9月2日,郝迎强在吉林省龙井市八道镇讲真相时被举报,被恶警绑架到龙井市八道镇派出所。恶警抢走了郝迎强身上400多元钱、一只手表,除了郝迎强穿着的衣服外,所有的随身物品全部被抢光。郝迎强跟恶警抗争,反而遭到了这帮流氓恶警(大约有五、六个人)用各种刑具和毒打。这帮流氓恶警轮流上来打,一个人拿拖布把打,其余的人拳打脚踢。那时郝迎强感觉他的五脏六腑好象全都要爆炸似的,腰部像被折断的痛苦使他无法忍受,在剧痛中只坚定一念,就是“我绝不会被你们这些小丑们打死”。

在这帮流氓恶警轮班的毒打下,郝迎强已经全身剧痛根本无法动弹,而后他被打得只有一丝恍惚的意识。当郝迎强挣扎着想睁开双眼时,一个恶警又一次用拖布把狠狠地猛击他的头部,这样郝迎强当场就昏死过去,人事不省。等郝迎强慢慢苏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手铐扣着,头上、脸上一直流着血,衣服被粘稠的血泡湿了,脸肿得很高,呈紫黑色,伤口向外翻着,口里也不断的流着血。

随即恶警把郝迎强押送到龙井市公安局警备室里。延边州公安局610头目吴景林带着几个恶警来用恶毒的眼光横扫了一下郝迎强被摧残的惨状,问郝迎强说:“老实交待不?”郝迎强保持沉默。于是郝迎强又被非法转到龙井市看守所。

吴景林带来州公安局的几个恶警到龙井市看守所对郝迎强進行新一轮迫害。恶警中有陈×龙、孟××(个子不高,肥胖)等人。吴景林一進来了就对郝迎强自报家门说:“我是州610主任,专打法轮功的。”

郝迎强当时浑身疼痛得难以忍受,嘴里一直流着血。他告诉吴景林他在八道被抢、被打昏死的过程,吴却向郝迎强摆摆手说:“活该,抢你们的东西不犯事,打死你也不犯事,算自杀,总书记有密令,上哪告也白搭。”接着它让郝迎强交待“犯罪事实”,郝迎强说:我什么罪都没犯。

气急败坏的吴景林一声号令下,州公安局的陈×龙、孟××、龙井市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及龙井市看守所的五个恶警立即闯進来,拽起无法支撑身体的郝迎强的双臂使劲向他的身后提,使两臂与身体成90度角的状态下,再用绳子吊起来。

原本在八道镇被打得已经伤痕累累、十分虚弱的他被吊起时,全身是伤的郝迎强疼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吴景林看到郝迎强痛苦的模样就羞辱郝迎强,让郝迎强跪在它的面前认罪。郝迎强不服从,他就指使恶警再毒打,陈×龙、孟××拿起地上的凳子腿不顾一切的暴打郝迎强的头部、胸部、背部、腰部,象疯狗般。

郝迎强全身的伤口全部破裂,鲜血不断地从伤口流出来,特别是恶警故意用凳子腿的棱角打郝迎强的骨骼部位时,那时的疼痛几乎让郝迎强窒息。前一天被打昏死过一次的郝迎强不到十分钟就被打的失去了知觉。苏醒后郝迎强的双臂、双腿和浑身的各个关节都不敢动了,郝迎强在龙井市看守所那阴森森的黑屋里呆了很长时间。

之后就是残酷迫害:老虎凳,“开飞机”,被电棍电,郝迎强一次次昏死过去,恶警就用冷水一次次泼醒他,再继续刑讯逼供。十几个恶警两、三个人一组,轮班对他上刑,恶警打累了,就出去喝啤酒、休息,由另一组养足了精神的恶警接着上来刑讯逼供。恶警不分什么刑具,看见什么就拿什么打,加上拳打脚踢。期间,恶警不让郝迎强睡觉、吃饭、喝水、上厕所、休息,就是毒打。这样继续了四天四夜!后来,在此看守所里关押的犯人对郝迎强说,听到他被刑讯逼供时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真是毛骨悚然。

恶警达到了他们的目地后,才停止了对郝迎强的刑讯逼供,把他投到了龙井市看守所。当郝迎强离开刑讯逼供的场地时,他的血染红了一大片水泥地,血飞溅在地上、墙上,他全身的伤被粘稠的紫红色血染透的衣服粘贴、凝固成一体,不断地散发着血腥味,他没有换洗的衣服,他不想影响旁边的犯人,于是忍受着剧痛爬着去洗衣服,整整三大盆水变成了血水,而且洗衣服时的血腥味充满了整个监室,洗了很长时间才洗净。在龙井市看守所关押近半个月后郝迎强被转到延吉市看守所。

在延吉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后,2002年5月13日,延吉市伪法院把郝迎强从看守所提出来,说是“开庭”。“开庭”时,只有几个公检法的人,按它们的话说“都是自己人”,合起来也不足15人。“审判长”是李哲,“审判员”是费云龙、李青石,书记员许佳晶,公诉人刘吉昌。秘密审判很简单,也很快,反正都是莫须有的罪名,最后李哲问郝迎强,你认罪吗?郝迎强回答说:我没罪。又问还炼不炼法轮功?郝迎强回答:炼。结果郝迎强被判了八年。李哲从他的那个所谓“审判长”的座位上下来虚伪地对郝迎强说:“只要你认罪,说句不炼,就可当庭放人的。”郝迎强苦涩地笑了说:“我真是替这个国家的司法感到悲哀。这叫什么法庭?什么法律?假如一个真正的罪犯在法庭上向法官痛哭流涕认罪了,保证不再犯罪,法庭就可让他不受法律的严惩?”

郝迎强被延吉市恶警押送到吉林监狱后,漫长而有序的非人折磨又来到他身上。一个叫孟海军的管教,极其邪恶的指使一群刑事犯对郝迎强進行长期的非人性的迫害。郝迎强24小时处于这些罪犯的监控之中,还经常遭受它们的打骂和肉体摧残。直接迫害郝迎强的犯人有王洪敏(延吉人)、郭洪刚(吉林市人)。郝迎强几乎每天都被他们毒打。一次郝迎强去厕所没跟它们打招呼,王洪敏、王龙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凶器死命的打郝迎强的头部、腰部和两胁,郝迎强的左脸的一块骨头被王洪敏打折了还没完没了的暴打,直到把郝迎强打到昏死过去。郝迎强的腰部受到严重伤害,后来腰部竟烂了一个大坑至今还未好,一直疼痛难忍。事后郝迎强向孟海军说了那帮犯人的罪行,孟对郝迎强只是冷笑一下,第二天郝迎强又遭到了莫名其妙的毒打。这里实实在在的是“警匪一家”。

在牢狱的长期关押中,郝迎强失去了一切自由,长期处于吃不饱的状态,每天只能喝上极少的水,吃的食物中没有一点营养。到2003年4月,郝迎强被折磨得脱象了:原来体重80公斤、身体强健的郝迎强被折磨成一个体重不足40公斤的虚弱的“小老头”;可肚子象怀了四胞胎的妇女一样,生命垂危。经两家医院诊断为肝硬化晚期腹水,活不过三个月。只有到这时,江氏流氓集团的走卒们才把郝迎强放回家。

从监狱出来,郝迎强早已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没有一分钱的生活来源,吃饭成了生存的第一大问题。但延吉市公安局的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的人仍不放过郝迎强,经常到郝迎强家骚扰、非法抄家、威胁、监视,抢走了郝迎强的录音机、录音带,还有几本大法书籍,就连朋友送的精美的蒙古工艺刀也被恶警盗走。

2005年2月,郝迎强把自己在龙井市、延吉市和吉林监狱所遭受迫害的过程在明慧网上曝光,气急败坏的吴景林等610和延吉市国保大队、吉林监狱等部门的恶警串通,在2005年3月10日左右,当郝迎强去长春市接见长期被关押在黑嘴子监狱的妻子杨明芳回家的途中在长春市火车站被绑架后关押到吉林监狱。目前音讯全无。

郝迎强身患严重的肝腹水病,是重病人。一年来我们没有得到他的任何消息,这使我们非常担心他的生命安全。

我们呼吁所有的正义人士和尚有良知的人们,大家共同起来制止这场進行了7年的非人的残酷迫害。在这长期的迫害中,有多少大法弟子象郝迎强一样受到惨无人道的折磨,然而,中国社会中那么多人对身边发生的这种邪恶罪行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当一个社会沦丧到没有了良知,丧失了道德时,我们每一个人都将是这场罪恶的受害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124250.html

2006-03-18: 吉林监狱实施“从上至下百分之百的转化”
现在共产邪党要進行所谓的“从上至下百分之百的转化”,其邪恶指令在吉林监狱已经开始实施,功友谭秋成现已被它们押進严管迫害。现在教育科恶警正在对冯功才、杨百林等進行迫害。

功友郝迎强、凌玉太、杨光、林士雄、张宏伟、孙长军、蔡相军、林鸿飞等都身体状况很差,邪恶之徒对他们有的要挟有条件的保外,有的根本就不给考虑保外医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8/123153.html

2005-04-12: 曾遭酷刑逼供 延吉市大法弟子郝迎强又被绑架
原吉林省延吉市国家粮食储备库职员郝迎强,今年48岁,于2005年3月10日左右,去长春市接见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监狱的妻子杨明芳,途中在长春市火车站被绑架,现被关押在吉林监狱的小号里。

郝迎强于2001年9月2日,在吉林省龙井市八道镇发真象材料时被举报,绑架到龙井市八道镇派出所。恶警抢走了他身上所有的钱财后残酷的毒打。其间,郝迎强被打昏了好几次,流了很多血。

2001年9月3日,被转到龙井市看守所后遭受到了更惨无人道刑讯逼供,在四天四夜的毒打与残酷迫害中郝迎强坐过老虎凳,“开飞机”(酷刑),被电棍电,原本强健的身体被折磨得非常虚弱,郝迎强一次又一次昏死过去。十几个恶警两、三个人一组,分了好几个小组轮班上刑,等恶警打累了,就出去喝啤酒、休息,由另一个养足了精力的小组接着上来继续刑讯逼供。其间不让他睡觉、吃饭、喝水、上厕所、休息,就是毒打,最后郝迎强被打得全身动不了,打坏了很多要害部位,流了很多血,溅得满墙都是血。经过百般酷刑后,郝迎强被关押在龙井市看守所里,近半个月后转到延吉市看守所里。

2002年5月13日,延吉市法院非法开庭,给郝迎强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判了郝迎强8年的重刑,被转到吉林监狱。吉林监狱长期的肉体摧残与精神摧毁,致使郝迎强到2003年4月被折磨得脱相了,原来体重80公斤、身体强健的他被折磨成一个体重不足40公斤的虚弱的“小老头”,肚子象怀了四胞胎的妇女一样,生命垂危。经两家医院诊断为肝硬化晚期腹水,活不过三个月。吉林监狱怕担当责任,释放了郝迎强

郝迎强被迫害得一无所有,失去了劳动能力。但延吉市恶人、恶警依然不放过。延吉市公安局的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的人经常到郝迎强家里骚扰、非法抄家、威胁、监视。

回家后郝迎强经过学法炼功,身体慢慢的恢复起来,但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恢复健康。然而这一次再被绑架,直接送到吉林监狱的小号。现在不知郝迎强的身体状况和详情,也不知郝迎强被哪个地区的恶警绑架的。

2005-04-06: 吉林延吉市大法弟子郝迎强,于三月中旬去长春女子监狱探视妻子(大法弟子杨明芳)时失踪,今日传出消息说其已被长春市恶警绑架,详情不明。

2005-02-01: 延吉市被判刑的部分大法弟子有:孙希5年,上诉加2年,共7年;原延吉市空军部队战勤部参谋长辛延俊7年;原延吉市白山大厦职员金德俊9年;原延吉市粮食储备库保卫科长郝迎强8年;杨明芳4年;宋永华(已迫害致死)10年;张培齐 ;原延吉市自来水公司职员郭培俊7年;原延地市河南医院大夫朴洪权12年;林世雄13年;李虎哲3年;朴英子3年半;董绍华(秘密判刑,不知几年);金莲玉4年;李秀莲9年;宋风琴4年半;还有赵艳玲、赵新梅;韩风敏、李今子、李桂英、刘淑云等等。

2002-12-29: 2001年至2002年以来,吉林省延吉市多位大法弟子被秘密非法重判。
2001年9月份大法弟子李秀莲被非法判9年、孙希判5年,因不服上诉又加2年。2002年7月份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当局秘密非法重判一位姓金的大法弟子9年、郝云强8年、郭培俊7年、辛元俊7年,并剥夺政治权利3年,李秀莲被送长春黑嘴子监狱,其余几人送吉林监狱迫害至今,没有任何消息,也不许家属接见。

其中郭培俊和郝云强于2001年9月2日做真相时被抓,同时被抓的还有朴洪权,听同修讲郭培俊3人9月2日被抓后,被关押在吉林省龙井市看守所内,9月2日当晚看守所内的恶警一宿没睡,酷刑折磨郭培俊等3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9/41859.html

吉林省第二监狱(吉林监狱, 冯家屯监狱,俗称吉林二监,男)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2-07-16: 吉林监狱地址:吉林市军民路100号
邮编132012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
一、吉林市电话区号:0432
吉林监狱监狱长:李士进;64881551转3001往下(转到3007都是吉林监狱主要负责人)
吉林监狱改造监狱长耿明才 是对法轮功学员转化与改造的主要负责人
,八监区就是此人去年调来一手建立64881551转3007
68012396(办),监狱长谭富华 68012395(办)
二、吉林监狱监现任各大队队长与改造队长:
一监区到十监区办公电话:68012301-68012310 十一监区(老残区)68012312
66083119 66083111(改造队长孙志刚、队长刘德荣)
一监区队长:张彦辉; 二监区队长:崔凤彪;改造队长 王建孔
三监区队长:郭东彪;改造队长 陈洪博 五监区队长:孙立新;改造队长 代俊
六监区队长:张彦辉 七监区队长:赵荆;改造队长 张建华
八监区(教育大队,洗脑班)队长:王元春(改造队长) 66686667(宅)
15568470102 教育大队已知狱警名字:徐勇,栗富贵,寇文彬,王军杰, 庞红军
九监区队长:朱宏; 十监区队长林小东、 改造队长张猛;
十一监区队长:刘德荣 改造队长 孙志刚66083119 (办) 66083111(办)
狱政科电话;0432----68012397 科长 王志清
驻监检察院电话:0432----6468155
吉林监狱总机0432—64881551

下面是新增加的电话号:
吉林市传真:0432---64881559赵信超办公电话64881551转3008
李铁晈办公电话64881551转3040
教育科长:赵荆
驻监检察院:0432—4881515
文秘科:0432—4881559
监控室干事:郑欣:手机号13704324846
狱政科科长:王志清68012397办、 刑罚科长:王志杰
教育科干事:王元春、庞洪军、狱政科:刘显章、看守队:赵密、张贵林、七监区管教:岳桐;李永生(此人非常邪恶)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参与迫害郝迎强致死的部份单位和部份人员:

吉林监狱、吉林监狱副监狱长、延边州610、延吉市610、延吉市公安局、延吉市朝阳派出所、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肖彬, 龙井市公安局、龙井市朝阳川派出所

参与迫害郝迎强的部份人员(区号0433):
延边州610办
主任刘伟 小灵通2992610
副主任刘文忠 2517615 宅2505900 手13904485385

邰景林(吴景林)延边州公安局610主任(州公安局××处处长)、州公安局国保支队大队长办2565275,2510092 宅2655998 手2970555、13069238777
任志起 2506311 宅2556280 手13894389168
金昌权 2517615 宅2621570 手13904434878

朴南洙 原延吉市610主任  2518644 宅2779805 手13844338311
胡晓燕 原延吉市610 副主任  2517901、2995656

延吉市公安局
副局长李东洙 2516400 宅2525232 手13804487858、2770005

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许晓峰 2623155 手13039085155、13904438836
副队长肖  斌 2565275 宅2529030 手2999030
副大队长玄勇善 2565275 宅2851081 手13904480013
教导员宋鹤山 2725453 手13944385455、13009085012、2985455
中队长宋立海 2999369; 中队长时德志 2511442 宅2985233

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科员:
陈润龙,崔××,金××,孟××(个子不高,肥胖),
黄文哲  宅2991266 手13089307735
金永一 2565275 宅2998512
朴贵男 2855299 手13089310199
李大吉 2995560; 朱永才 2993489
张文洙 2565275 宅2253034 手13944388986

许敦颐 龙井市市610专职书记 办3223757 宅3221356
许正浩 龙井市市610副书记 办3223757 宅3253446
赵鸿雷 龙井市市公安局副局长 办3226713、3226714 宅3220647
姜英劳 龙井市市公安局政保科长 办3223843 宅3225834
金哲洙 龙井市看守所所长 办3283029

延吉市法院
审判长李哲; 书记员许佳晶,公诉人刘吉昌
审判员:费云龙,李青石

吉林监狱
总机0432-4881551

以下是监狱分机号
监狱长李  强 3001; 副监狱长王玉范 3002
副政委刘长江 3003; 副监狱长王成武 3004
副监狱长刘伟 3005; 监狱管教孟海军
吉林监狱犯人王洪敏、王龙河、郭树铁、郭洪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4-05: 零七年三月,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179.html

2007-02-01: 莫为“蝇头小利”出卖良知,殃及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7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