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延庆区(延庆县) >> 郭振阁, 男,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延庆县千家店乡排字岭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1-3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2-25: 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90.html

2006-12-08: 郭振阁被团河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北京市延庆县千家店乡排字岭村大法学员郭振阁,依法向中央反映自己修炼以及大法受迫害情况,二零零五年元月三十日被国保以“私藏法轮功书籍”的罪名非法判两年劳教。

由于郭振阁在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三大队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转化,恶警及其指使的恶人对他从未停止过各种形式的迫害,被三大队恶警李伟、高建国等关在车间仓库里折磨,恶警指使犯人打郭振阁(打人的犯人是王爱民、祝天林),被恶警熬夜一宿一宿不让睡觉,不让吃饱饭。由犯人严密包夹,每天只能一动不动的坐在小凳子上,不让出房间。送给的稀饭不见米粒,主食则不够正常量的一半,常年见不到菜,郭振阁已瘦得脱了形。

由于恶党劳教所长期精神与肉体的摧残和迫害,致使郭振阁精神失常。即使这样,团河劳教所恶警还扬言要给郭振阁加期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8/144202.html

2006-05-09: 团河劳教所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种种手段

从2005年8月以后,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又加紧了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郭振阁被折磨得近精神失常,大法弟子高昌泽、张青山、王季平遭围攻、毒打。恶警为了达到“转化”大法弟子的目的,甚至在大法弟子的饭中下药。下面只是团河劳教所迫害善良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一)“包夹”

恶警们最通常的做法就是指使普教(由于盗窃、吸毒等被劳教的)迫害“包夹”。在三大队,以恶警尹洪松最为歹毒。恶警们指使普教“包夹”坚定的大法弟子,有时一个普教包夹一个大法弟子,有时两人包夹一人,更有时四人包夹一人,使大法弟子一天24小时都在严密的监视之中,没有任何人身自由,还动不动就要遭受打骂,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二)毒打

恶警以减期、买食品、定菜等来诱惑普教,同时还加上威胁、恐吓这些普教,去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高昌泽(60岁,怀柔农民)、张青山(40来岁)、王季平(30多岁)因为坚定修炼,受到普教的围攻、辱骂、毒打。

恶警尹洪松把大法弟子邢宝祥摔倒在地,却造谣说是邢宝祥自己高血压摔倒的。恶警李伟还殴打邢宝祥。

(三)饥饿、不让上厕所

对于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恶警经常不给他们足够的食物,只给一个馒头、一点菜汤,经常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关在储藏室,恶警不让上厕所,他被迫将小便便在地上。坚定的大法弟子在上厕所时,路上经常有普教揪住衣领,被按着胳膊走路。

(四)熬夜

恶警经常对大法弟子熬夜,有时整夜不让睡觉。有时即使让睡觉,还要每隔一段时间捅一下,不让睡好。在冬天,睡觉时,却把门窗打开。

大法弟子郭振阁(50来岁,北京郊区农民)就因为被恶警高建国、李伟长期熬夜,折磨的现在已经有些精神失常。

(五)在饭里下药和野蛮灌食

大法弟子高昌泽在受到迫害时经常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竟然指使普教用擦地的布堵高昌泽的嘴;恶警李伟还偷偷的在高昌泽的饭里下药。

有的大法弟子以绝食抗议,恶警还要大法弟子自己付灌食的钱。还要强迫大法弟子为它们干重体力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9/127226.html

2005-09-18: 北京团河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学员新一轮的迫害

2005年6月,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人迫害。

由于多人声明坚定修炼,三大队恶警开始对一部份大法学员关禁闭,他们是屈宝良、齐广然、李健、郭振阁、赵臣、高炬、刘晓峰、邢宝强等。在禁闭期间,炎热的夏天,被热得汗流浃背。恶警每天只许大法学员喝一杯水,饭也不让吃饱,每个弟子由两个犯人严密包夹,每天只能一动不动的坐在小凳子上,有的大法学员屁股坐烂,就被罚站,站得腿都肿了,极其严酷的体罚。具体情况如下:

郭振阁,四十多岁,北京郊区人,曾被恶警熬夜一宿不能睡觉,2005年5月,被三大队恶警李伟、高建国关在车间仓库里折磨。恶警指使犯人打郭振阁,打人的犯人是王爱民、祝天林,现在郭振阁精神已经被迫害得有一点不正常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56.html

2005-03-05: 善良的父老乡亲们:

在延庆县东山长寿岭的山村里,有一个善良的村民郭振阁,因为写了一封上访信,今年1月30日被警察绑架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了两年劳教。

郭振阁是按照规定的上访办法给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写了一封上访信,并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利,在2004年11月5日向千家店政府递交了这封上访信,要求上传。

在信中,郭振阁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深深感受到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无论身体、精神都得到了很大改善,道德水准不断提升,懂得了道德高尚的人应该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应该为别人着想。这么好的功法与国与民都是百利而无一害。在信中,郭振阁还从法律的角度指出对法轮功的迫害的非法性,指出江××按照个人意志,成立凌驾于法律之上的“610办公室”非法组织,以及导演“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电视、报纸的宣传都不是真的,是给法轮大法造谣和诬陷,同时也剥夺了人民的知情权,把一个国家的人民拖向罪恶的深渊,人们都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而真正的罪人──江××集团,违背宪法颠倒是非,却逍遥法外。

就在郭振阁递交上访信回家不到半小时,公安恶警及政府610恶人就跟来把郭振阁抓走了,并非法抄了家。当时郭的岳父正在他家养病,被这突如其来的“强盗”给吓坏了,病情不断加重,后来恶人还不断骚扰,导致其岳父于1月29日去世。

千家店镇党委书记陈合安,作为当地百姓的父母官,本应保护人们合法权益不受伤害,做好上传下达,反映人们呼声的职责。而陈合安却助纣为虐,硬是把一个遵纪守法、为国家为人民利益上书的好公民绑架走。郭振阁被延庆看守所非法关押六天,最后经绝食抗议,暂时被释放。郭振阁回到家后继续争取自己的权利,同时给陈合安写信指出执法犯法给他及家人造成的损失。恶人陈合安怀恨在心,多次向区政府要求抓郭振阁

2005年1月30日,在郭振阁的岳父去世第二天,恶人陈合安带人把郭振阁绑架,非法判劳教两年,其罪名是“私藏法轮功书籍”。善良的百姓们,这个理由也能让人入狱两年,这不是又回到了文革十年吗?这难道还不是法西斯似的独裁专政吗?难道千千万万的善良的大法弟子就只有被诬陷而不许为自己辩白吗?

郭振阁的遭遇再次证明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完全非法的。法轮大法从九二年洪传至今,学炼法轮功的人上亿不止,多少人修炼了法轮功后,不但有了健康的身体,还提高了道德水平。目前,全世界有60多个国家的民众都在修炼法轮大法,唯有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为首的中共在中国诬蔑、迫害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5/96685.html

2005-03-05: 北京市延庆县千家店乡排字岭村大法弟子郭振阁,因向中央反映自己修炼以及大法受迫害情况,被关押在延庆看守所6天,2005年1月30日又以“私藏法轮功书籍”的罪名被非法判两年劳教。

2005-01-30: 2004年11月15日上午10点,我按照宪法规定的程序去请求镇党委书记代收并上传我给中央几位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门卫说镇党委书记不在,把信交给了镇政府上访接待站,接待站的人表示一定能把信交给镇委书记。我送完信回家约20多分钟,他们就来人把我强行带到派出所,后又进行抄家。这就是镇党委书记严重的知法、执法、敢犯法的过程。

在派出所,我问片警,所长,政委:我犯了什么法?我是按宪法条例写的信,按宪法上访的程序在上传。你们非法扣押我是执法犯法。他们明知理亏都低头不语。一个片警先开口说了句:你不知道法轮功已定为×教了?我说我在1999年7.20给江××的信中指出了它错误决定的后果。4、5年前你这么说是因为你不了解法轮功,可五年后的今天你再这么说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我们是在用生命,血和泪在告诉你们真象,等待你们的了解和认识。江××取缔法轮功是非法的,是壮着胆子和权欲所为的。制造假新闻,什么自焚、自杀、杀人,用所有的媒体宣传机器一边倒的诬陷法轮功,煽动不明真象的人们仇恨法轮功;不许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许上访、不许信访,不敢公开开庭、不许律师辩护,封锁消息等等。并且剥夺了人们的知情权。江××破坏宪法和法律,迫害这么多好人,必定会受到应有的审判。你们追随江××迫害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同样要遭报应。我是堂堂正正行使公民权利。这个警察听后再也不说什么了。这时我向他们介绍法轮功,介绍法轮大法给世界、给人类带来的美好,还一一回答他们的问题。一个警察说:我还是头一次这么详细的听人讲法轮功。

这时所长拿着后补的传唤通知书、拘留证让我签字。我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我没违法,是你们在执法犯法,我不签字,并给他们念宪法第五条,他们默默的听着,最后说道:“你既没犯法也没违法,就是你告得太大了。没办法,我给你解释不了,等会儿县里来人专门给你解释。”过了许久县公安局的人来了,一个姓白的问我:你就是郭振阁?我拿着宪法问他我犯了哪条法?他不回答我就走了,天快黑了才回来。我要求见镇委书记,他就混在人群中一言不发,我也不认识。僵持许久,当时屋里屋外有县公安局的、派出所所长、政委、镇委书记和综合办的人。县公安局警察拿着抄家清单和搜查证让我签字,我说:你们这完全是违法行为。我把抄家通知书撕了。我仍问谁是书记,其实他就在我身边,低着头,红着脸,无奈的说了句:老郭别说了,没办法了。我质问他:我没犯法你们为什么这样做?你们必须把非法扣押的东西还给我,我背上这些东西逐级向上反映,在法制的今天就不信没人管。他无言以对。还是那个县公安局的说了句:明天给你安排吧。于是他们把我骗到了看守所,进去就变成了刑拘。我6次向3个主管手续的人声明:谁非法关押我要负责任的。并且强烈要求见县委书记。

第二天我开始绝食,第三天管教让我去按手印并威胁我说:再不吃就灌食。我平心静气的跟他讲:我没犯法,你若对我施暴一切后果你要负全责,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你也不能因为我而责罚同屋的任何人,这一点你写在笔录中。他看我很严肃也不说什么了。

第一次提审,我提出:一,要见县委书记;二,我按宪法反映情况无罪;三,你们要对接收我和刑拘我的后果负全部责任,并把非法抄走的物品全部归还我。一脸横肉的恶警说法轮功已经定为什么教了。我说连江××现在都不敢说了,它就会造假,欺上瞒下,没的编了就弄活人到天安门去烧。要员出国访问先学会撒谎脸不红、心不跳,丢尽了国格人格。他不让我说了,并想记就记。我声明不再回答他的问题并拒绝签字。第二次提审他们基本上按我说的记了,我坚决要求他把没记的补上,他说我干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上这样的事。

我绝食的第四天他们说带我见书记,把我骗到医院检查身体,结果心脏有杂音,两肺叶尖黑有阴影。他们吓坏了,晚上看守所所长来问我有何要求。我说:一,见县委书记;二,按程序上传我的信;三,把非法抄走的物品还我。他说前两条能应,抄走物品在公安局,我办不到,并说转天放我回家,得做个保释。我说我没犯法做什么保释,我是个农民,家中生活困难,更不会给你们什么。第三天,他们以“在侦查罪,有病不宜关押,不交保释金”的保释将我放出。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延庆区(延庆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5-19:
北京大兴区西红门派出所所长:
刘坡 13811413068
张东 13331109449
另一个派出所领导
谷岩 13911021793
2019-03-31:
“办案”警察:任警察:18518851829 北京大兴公安局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西大街35号
邮编:102600
大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电话:010-69232919
大兴区分局国保队长:杨连江 电话:18811197176
大兴区国保大队队长杨万秋,电话北京:13501200853
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宋庄,黄村西大街;
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邮编:102600;
大兴看守所电话:(010)61212006
010-61212876
看守所所长:赵学礼 010-69243071
看守所政委:牛凤海 010-61214540
大兴看守所预审警察:马飞 13601282606
预审科电话:010 61217239;010 61212006;010 61212876转预审大队长
大兴区公安局刑警队(在大兴看守所院内)电话:010-61213844

北京大兴区“610”头目马春元 13716002418
大兴区610办公室科长:吴传海 13439255202
大兴区公安局信访办 张学猛 69243435
大兴区警务督察:69294388
北京市警务督察 65113485
北京市公安局举报电话:65246271
区政府办值班电话:010-89212345
总机电话 (010)61298500转:区委书记:李长友 区长:谈绪祥大兴政法委书记 王有国、张德福、金卫东
大兴区公安局总机 010-69243071转如下办公室
刘禹锡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局长
刘亚东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
季超宏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
马 峰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
钱 进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
高 军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