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 井陉县 >> 范庆军, 男, 46

个人情况: 原就职于石家庄市河北制药厂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井陉县秀林镇南张村人
迫害情况: 非法冤判七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1-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23: 遭烙刑、盐水浸泡 石家庄市范庆军控告江泽民
六月二十六日河北省石家庄井陉县范庆军向最高检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四十六岁的范庆军原就职于石家庄市河北制药厂(后更名为石药集团中润制药),一九九四年他修炼法轮功后,身心愉悦,长期不愈的关节疾病一扫而光。在工作中不计个人得失,吃苦肯干,被提升为带班班长后,连续几年被评为先进。并无私的将业务技能传授给新老职工,使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可就是这样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整天乐呵呵,从不大声说话的憨厚青年却遭到江氏集团长期的残酷迫害。

以下是范庆军自述修炼法轮功受益事实:

一九九四年夏天,当时我在石家庄市原河北制药厂工作,听同事说法轮功如何如何好,可以使人心向善,身体健康。于是,我开始炼法轮功了。

修炼后,我为人处事尽量按大法要求的“真、善、忍”去做。我在石家庄上班时,工作中不计个人得失,吃苦肯干,不久便被提升为带班班长,后来几乎每年都被评为先进。得到了同事的认可,受到了领导的器重。

上班期间,自己租房住。几年来,别人的房租涨了几涨,而我的房租几乎未涨,按房东的说法,我这个人比较仁义。

现在我做小生意,师父要求我们做到“公平交易,把心摆正”(《转法轮》〈第四讲 〉)。遇到多找给我钱的,无论多少都一律退回。有一次一个客户多给了我三百元,当时我很坦然的就退给了她。

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有严重的腿关节炎。上厕所只能半蹲着,刚一入冬就得戴上护膝。修炼后全好了,无病一身轻。工作上尽职尽责,没有私心,自己的技术经验、技能也毫无保留的和本班新、老员工共享,这样工作效率提高了,看到同事们拿到了丰厚的奖金我真替他们高兴啊!

以下是范庆军自述遭江泽民集团迫害事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遭烙刑、盐水浸泡-石家庄市范庆军控告江泽民-314542.html

2010-10-02: 石家庄范庆军控告冀东监狱恶警贺晓强
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范庆军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邪党非法判刑七年,关押于冀东监狱一支队。七年牢狱折磨,使原本身体健康的范庆军现在一身是病。日前,范庆军向河北省检察院提出控告恶警贺晓强。以下是控告书主要内容。
我叫范庆军,石家庄市井陉县秀林镇南张村人,男,汉族,40岁,因信仰法轮大法于2002年9月23日被非法劫持于徐水县看守所,2003年10月16日陷冤狱于冀东监狱一支队,被非法判刑七年。

现将我在监狱期间受到当时的九中队指导员贺晓强出于卑鄙的个人目的,为捞取政治资本,尽快加官晋级而利用监管之便,多次纵容、唆使其他犯人对我进行殴打、体罚、虐待,严重侵犯我的人身权利、故意伤害我的健康权、非法剥夺我的休息权的恶劣情节、卑鄙手段

我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无罪,我拒绝转化、拒绝做奴工。二零零四年四月份,恶警贺晓强就指使当时的包夹戴贵友、李印强和组长张东强将我强行摁进结晶盐池里坐着,一泡就是一天,不让上岸。四月的卤水还是很凉的,因此我落下了关节炎的毛病,经常腰、腿疼。而他们三人都穿着靴子。并且收工后,不让我洗澡,穿着又潮又硬的卤水衣服将我单独关在九中队一间私设的反省室内、除两包夹外不准与他人接触、说话、进行虐待。

天气热了以后,在二零零四年六月份,贺晓强唆使包夹戴贵友、汪国才将我仰面摁在盐道上躺着,脸朝直射的太阳曝晒着。不让戴帽子,也是一晒就是一天。致使我的视力急剧下降。我要是不从的话,两包夹说他们就会挨收拾。约一星期之后,贺晓强看我还不干活,就丧心病狂的指使那两个包夹、六个点数的再加上组长张东强共九人,将我的上衣剥光强行野蛮的摁在经太阳曝晒了一天的粘塑粘用的废旧铁滚筒上大施烙刑,严重摧残了我的身心健康。

同年六月底,贺晓强又唆使包夹戴贵友、陈玉珊及吸毒犯、打手张秀生在二组的5~6磅机房前对我进行迫害,戴贵友、陈玉珊背拧着我的两个胳膊,张秀生则大打出手,扇了我约三十来个耳光,同时用拳猛擂、用膝猛顶、猛撞我的大腿五十来下。此时此刻的贺晓强就坐在离我不到百米的五至六磅机房旁边的椅子上叼着烟卷、翘着二郎腿看热闹。因为周围还有二组十几个干活的犯人时不时的向我们这里张望,居心叵测的贺晓强为掩人耳目,装腔作势的喊了两声张秀生的名字,张秀生马上心领神会,于是三人扭押着我连拉带拽,将我弄到了二组大机房后,继续暴打。这种惨无人道的暴行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下午收工后,贺晓强等恶徒又连续四天三夜不让我睡觉,逼我坐在厕所旁边的一个专门为特制的长二十厘米、宽五厘米、高十厘米的木板上进行坐板体罚。一连几天,我的双眼肿痛,连解大便都蹲不下,眼睛充血,听力下降、耳鸣。

晚上的两名包夹是王艳新、杜国军被逼不停地同我说话,不许我睡觉,严重损害了我的身心健康。其实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贺晓强都是让我半夜一点半才睡,即使这么晚,他也让值夜班的包夹西艳辉、组长张东强时不时的扒拉我一下,说我说梦话,或装着给我盖被把我弄醒了。从此我落下了失眠症、神经衰弱症、精神恍惚、头痛等。

人身体上的痛苦还可承受,而精神上的蹂躏、摧残与折磨却苦不堪言。经过上述的打击,使我这几年一直是心有余悸晚上经常噩梦连连,常被梦魇惊醒,而醒来后也就无法安然入睡了。严重失眠、神经衰弱、记忆力下降、头痛、耳鸣、视力减退,再加上腰、腿痛,关节炎,坐了七年牢,弄了一身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230438.html

2010-06-24:范庆军在冀东监狱遭受的更多迫害
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范庆军因信仰法轮大法,于二零零二年九月被中共邪党恶警绑架、非法关进徐水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邪党非法判刑七年,系冤狱于冀东监狱一支队。七年牢狱折磨,使原本身体健康的范庆军现在一身是病。

黑房间 黑头套

范庆军系井陉县秀林镇南张村人,原就职于石家庄市河北制药厂,是在徐水县看守所绝食九天的情况下被送往冀东监狱一支队迫害的。据狱警讲,他是被抬着进去的,被直接关进严管队,即:关小号或关禁闭,关小号前先搜身,给他戴上一个又黑又脏的棉头套,啥也看不见了,然后几个普犯一起上,把他摁在地上,连踢带打的搜身,最危险的是头套里缝隙很小,趴在地上很快就把口、鼻捂严了,非常容易窒息。进号时,一普犯挡在门口让他喊“报告”,范庆军不喊不进,又被扇了十几个耳光。

强制进号后,几个普犯想把他摁在一《监规》牌匾前跪着大声念《监规》,这是对被关小号人员的一套邪恶程序。范庆军不跪、不念又被一顿毒打后推进小号。小号长一米八左右,宽五、六十公分,高不到两米。里面没有灯,周围墙上严实实的包了海绵或泡沫板。早晚只给两个小窝头和一条咸菜。

范庆军坚持对大法的正信,狱方采取车轮战术,白天放污蔑大法的光盘,每晚派两名干警对其转化至半夜,只让睡四个小时,稍一打盹,包夹就往其眼中抹清凉油。整个关小号期间,不让洗脸、刷牙,上厕所也要戴着手铐和头套。范庆军第一次被关一个多月,第二次不到一个月。

野蛮灌食

范庆军为抵制迫害,继续绝食抗议,狱方开始灌食,且美其名曰:“人道主义救援”。一般讲灌食分为两种:一种是用细管插进鼻孔通到胃里,人的痛苦比较轻;另一种用粗管插进口里直接灌,人较痛苦,也易窒息。

那些灌食的都是一群犯医(犯人当医生)大部份根本不懂医术,通过送礼、找关系调到分院的,只是简单的培训了两个月,更无医德可言。灌食时,三名犯医,四名包夹,把范庆军按在一张靠背椅子上坐下,靠背后绑一根横木,把他的两个胳膊伸开绑在横木上,两条腿叉开绑在椅子两前腿上,一人在椅背后使劲把住头仰起不让动并且把他的上衣脱光,(北方的十一月份已穿棉衣),弄到室外用撬口器撬开他的嘴开始插管因范庆军长时间没有进食,干呕得很厉害,管插不进去气急败坏的犯医使劲撬他的牙齿,好几颗牙齿都被撬松动了,还掉了许多碎牙块,而此时此刻那名分院带队的干警杨院长一直躲在屋里面都不露,任凭几个犯人折腾。

惨遭盐池寒水浸泡、强行暴晒、暴打

二零零四年四月份,范庆军被强制出奴工,范庆军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大法无罪,拒绝被奴役干活,恶警及“包夹”犯人强行将范庆军按在结晶盐池里泡着,不让上岸,而三犯人都穿着靴子,四月的卤水很凉,一泡就是一天,导致范庆军落下关节炎,经常腰、腿痛。并且在收工后,不让范庆军洗澡,将范庆军单独关在一间私设的反省室内,除两“包夹”外,不准与他人接触、说话,进行虐待。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天气炎热,恶警又唆使“包夹”将范庆军仰面摁在盐道上躺着,脸朝直射的太阳曝晒着,不让戴帽子,也是一晒就是一天,致使范庆军的视力急剧下降。约一星期后,恶警看范庆军仍拒绝做奴工,就丧心病狂的指使九个“包夹”犯人,将范庆军的上衣剥光,摁在经太阳曝晒了一天的苫塑苫上,用废旧铁滚筒大施烙刑,残酷折磨范庆军

二零零四年六月底,恶警又唆使“包夹”及专门打手、吸毒犯折磨范庆军。俩人反拧着范庆军的两个胳膊,打手们对范庆军大打出手,扇了三十来个耳光,并用肘、用拳猛擂范庆军的两条大腿五十多下,这种惨无人道的暴打足足持续了近一小时。

当日下午收工后,恶警又指使恶犯连续四天三夜不让范庆军睡觉,逼范庆军坐在厕所旁边的一个长二十厘米、宽十厘米、高十厘米的木板上坐板体罚。一连“坐板”几天,范庆军的双腿肿痛,连解大便都蹲不下,眼睛充血,听力下降,耳鸣。晚上的两名“包夹”还不停的同范庆军说话,不许范庆军打盹。其实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恶警都是逼范庆军每天半夜一点半才睡,并让值夜班“包夹”时不时的扒拉范庆军一下,把范庆军弄醒。

冀东监狱的恶警、恶犯,对范庆军长期精神上的蹂躏及肉体上的摧残、折磨,导致范庆军落下严重失眠、神经衰弱、记忆力下降、头痛、耳鸣、视力减退、腰腿痛、关节炎。

以上只是范庆军被残酷迫害之点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4/225899.html

2009-06-21: 七年冤狱 范庆军遭冀东监狱残酷迫害
石家庄大法弟子范庆军,男,四十岁,井陉县秀林镇南张村人,原就职于石家庄市河北制药厂。范庆军因信仰法轮大法,于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邪党恶警绑架、非法关进徐水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邪党非法冤判七年,关押于冀东监狱一支队。七年来,范庆军在冀东监狱中遭受到残酷迫害。尤其恶警贺晓强,多次纵容、唆使犯人对范庆军进行殴打、体罚、虐待,不让他正常睡觉,故意伤害范庆军的健康,手段卑鄙之极。日前范庆军已对恶警贺晓强提出控告。
以下是冀东监狱恶警、恶犯对范庆军进行迫害的典型例证。

*惨遭盐池寒水浸泡一天

二零零四年四月份,范庆军被强制出奴工,范庆军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大法无罪,拒绝被奴役干活,九中队恶警指导员贺晓强就指使当时的“包夹”犯人戴贵友、李印强、张东强强行将范庆军按在结晶盐池里泡着,不让上岸,而三犯人都穿着靴子,四月的卤水很凉,一泡就是一天,导致范庆军落下关节炎,经常腰、腿痛。并且在收工后,不让范庆军洗澡,将范庆军单独关在九中队一间私设的反省室内,除两“包夹”外,不准与他人接触、说话,进行虐待。

*被强行暴晒一天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天气炎热,恶警贺晓强又唆使“包夹”戴贵友、汪国才将范庆军仰面摁在盐道上躺着,脸朝直射的太阳曝晒着,不让戴帽子,也是一晒就是一天,致使范庆军的视力急剧下降。约一星期后,贺晓强看范庆军仍拒绝做奴工,就丧心病狂的指使“包夹”戴贵友、李印强、张东强等九个犯人,将范庆军的上衣剥光,摁在经太阳曝晒了一天的塑料苫子上,用废旧的铁滚筒大施烙刑,残酷折磨范庆军

*遭三恶徒暴打近一小时

二零零四年六月底,恶警贺晓强又唆使“包夹”戴贵友、陈玉珊及专门打手、吸毒犯张秀生折磨范庆军。在二组五、六磅机房前,戴贵友、陈玉珊俩人反拧着范庆军的两个胳膊,让张秀生施暴,张秀生对范庆军大打出手,扇了三十来个耳光,并用肘用拳猛擂范庆军的两条大腿五十多下,而恶警贺晓强就坐在离范庆军不到百米的三、四磅机房的椅子上,跷着二郎腿,叼着烟卷,阴毒的督“战”。因为周围还有二组十几个干活的犯人时不时的向这边观望,居心叵测的贺晓强为掩人耳目,装腔作势的喊了两声张秀生的名字,张秀生马上心领神会,于是三人连拉带拽的将范庆军弄到二组大机房后,继续暴打,这种惨无人道的暴行足足持续了近一小时。

*长期不许睡觉

当日下午收工后,恶警贺晓强又指使恶犯连续四天三夜不让范庆军睡觉,逼范庆军坐在厕所旁边的一个长二十厘米、宽十厘米、高十厘米的木板上坐板体罚。一连“坐板”几天,范庆军的双腿肿痛,连解大便都蹲不下,眼睛充血,听力下降,耳鸣。晚上的两名“包夹”是王艳新、杜国军还不停的同范庆军说话,不许范庆军打盹。其实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恶警贺晓强都是逼范庆军每天半夜一点半才睡,并让值夜班“包夹”西艳辉、组长张东强时不时的扒拉范庆军一下,把范庆军弄醒。

冀东监狱的恶警、恶犯,对范庆军长期精神上的蹂躏及肉体上的摧残、折磨,导致范庆军落下严重失眠、神经衰弱、记忆力下降、头痛、耳鸣、视力减退、腰腿痛、关节炎,七年牢狱折磨,使原本身体健康的范庆军现在一身是病。

邪党对范庆军的非法刑期截止日是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据悉,范庆军已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向河北省中级法院对恶警贺晓强提出控告,要求追究恶警贺晓强的法律责任,赔偿他在过去及将来的医疗费用、精神损失。

范庆军的控告书已交到冀东监狱。按相关法规,狱方应在七日之内给予答复。据悉,直到二月底冀东监狱教育科科长张福良才跟范庆军进行了一次毫无诚意的谈话,想把此事压下,并表示此事不会有什么结果。但范庆军毫不妥协,表示出狱后将继续提出控告。

冀东监狱:

一支队教育科科长:张福良
狱政科科长:马长证
一支队支队长:李铁林

参与迫害的犯人住址:
李印强,河北省滦县雷庄镇董庄子村
戴贵友,河北省滦南县程庄镇潘家戴庄村
王艳新,天津市汉沽区金谷里34─201
杨志义,秦皇岛市抚宁县留守营镇河西村
陈玉珊,唐山市古冶区划南范各庄77栋31楼10号
王金国,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隔河头乡城山沟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1/203138.html

2007-07-10: 声援河北大法弟子李锋
河北省保定地区安国市大法学员李锋,因电视插播讲真相被恶党非法判重刑15年,现被关押在石家庄市第四监狱遭受折磨,使他的身体状况日益恶化。2005年底,开始出现冠心病、高血压等症状,情况危急。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以其“不转化”为由不予受理。

李锋于2002年10月4日被绑架,此前据传省里已下达密令,死的也要。他在石佛乡派出所曾遭到恶警毒打,后被转到安国市公安局刑讯逼供5昼夜。恶警李东甫曾强迫李锋吃下类似奶糖的不明药物,之后李锋在剧烈痛苦中失去听力、视力、思维能力。之后又在徐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年之久。

2003年 10月,邪党不法人员对17位大法学员非法判刑,其中有大法学员李锋(安国)、张立群(深州)、韩卫新(安新)、李爱阁(雄县)、张艳青(高碑店)、马增军(雄县)、王向辉(蠡县)、谢树桓(深州)、谢秀改(安平)、陈淑芬(博野)、谢占芬(任丘)、付淑玲(易县)、牛敏婕(石市)、赵卫民(石市)、范庆军(石市)、郭祥宇(邢台)、张富明(深州)等。大法学员对非法判刑不服,并绝食抗议。

之后,李锋等四名学员被劫持到石家庄北郊监狱进行所谓“攻坚转化”。长期惨无人道的折磨使李锋精神失常。2005年底出现心慌气短、全身无力,并多次昏迷,最长达12小时。医生诊断为严重的冠心病、高血压等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

家人得知后,曾多次到监狱要人,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未予办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0/158559.html

2002-06-30: 2001年4.25前夕,井陉县约有10多名大法学员进京证实法,随后各镇便对在家学员进行施压,强迫其写保证,不写保证的全被非法关押在各镇内。其中,微水镇男女不分,把学员关在一个屋里,只给他们一只马桶,吃喝拉撒全在里面,臭气冲天。秀林镇则把学员关在一阴暗潮湿的地窑中,许多学员开始拉肚子。而那些进京证实法后被接回的和在家中搜出大法资料的学员全被关进派出所内酷刑折磨。其中微水镇派出所恶警马占元用一寸粗的铁管子对罗庄村的大法弟子吴占明猛打,并随手抄起屋里的椅子没头没脸地对其狂砸,把椅子都打散架了。吴占明被打得几天便血不止。秀林镇派出所恶警王国强用拳猛击女学员乳房,脚穿皮鞋猛跺大法弟子范庆军的腿。而威州镇的恶人因魏瑞林家没钱,抄家时竟将她家的两大瓮麦子都挖走了。

2002-06-30: 河北省井陉县政府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为了抵制没完没了的迫害,许根春与任燕珍于2002年在大年初一开始绝食抗议,半月后,在她们生命垂危之际,610恐怖组织怕出人命才决定在镇、村等的层层担保下将其暂时放回,驻班公安说等她们身体恢复后若不转化还要弄去迫害。范庆军也于2002年3月24日夜在慈悲师尊的加持下正念闯出牢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30/河北省井陉县政府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32592.html

石家庄 井陉县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8-07-28:秀林镇派出所:
所长郝军喜 13930458926
分管片警武学辉 13931977615

秀林镇副镇长:许翠萍 13231168889
秀林镇综合办:高英喜

2018-07-18:河北省井陉县警察近期上门骚扰行径
从2018年5月初到6月底,河北省井陉县多数乡镇派出所警察又开始陆续敲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并对九九年迫害后记录在册的不练的许多学员也进行骚扰和录像。知道确切消息的包括城关,秀林镇 ,矿区,都有遭骚扰。其中秀林派出所在5月8日就开始在吴家庄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6月29日和30日秀林镇派出所的两名协警国平和三喜在分管片警武学辉指使下到南张村骚扰了8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四名不在家,协警又在30号晚8~9点对另4名法轮功学员骚扰并录像。这次两协警要求学员填一张标题为“敲门行动”的表格,说是给除名,但大部分学员不配合,不允许他们录像。有的赶他们走;有的给他们讲真相,指出这是违法的,对他们不好,他们的态度也没以前恶了。

另外在这段期间,井陉县610还安排了一个“农村公益电影放映队”在各村中巡回拨放一部所谓“拒绝×教”的电影,栽赃大法,毒害世人。

5月初,610还安排工作人员在威州镇的集上发放有关“拒绝×教”的所谓普发传单。

相关单位与责任人;
井陉县610主任:毕波:办公室:031182021940 手机:13832336488
井陉县政法委书记:刘风林:办公室:031182031316 手机:13933852088
井陉县公安局局长:冀会明:13903394886
国保大队大队长:吕俊科:13933084928
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喜庭:办公室:031182099719 手机:13931976635
秀林镇副镇长:许翠萍:13231168889
秀林镇防范办:高英喜
秀林镇派出所所长:郝军喜:13930458926
吴建林:13582037334 袁二保:13582007094 郝新刚:13832103455 海军:13803368844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09-06-21: 冀东监狱:

一支队教育科科长:张福良
狱政科科长:马长证
一支队支队长:李铁林

参与迫害的犯人住址:
李印强,河北省滦县雷庄镇董庄子村
戴贵友,河北省滦南县程庄镇潘家戴庄村
王艳新,天津市汉沽区金谷里34─201
杨志义,秦皇岛市抚宁县留守营镇河西村
陈玉珊,唐山市古冶区划南范各庄77栋31楼10号
王金国,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隔河头乡城山沟村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