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凌河区 >> 石忠岩(石忠言), 男, 45

石忠岩(石忠言)
辽宁省锦州市百货大楼职工石忠岩因進京和平请愿被非法劳教两年,锦州市劳动教养院强迫参加苦役劳动--挖沟,耳膜打穿孔,多次加期不释放,强行灌食死亡
个人情况: 锦州百货大楼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锦州市凌河区安乐里45-119号
个人近况: 2003年4月26日 迫害致死 (2003-05-1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5-1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644(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8-21: 辽宁锦州市凌河公安分局孙治安等恶警恶行
......
案例一:锦州百货大楼职工石忠岩被迫害致死

石忠岩,男,家住锦州市凌河区安乐里45-119号,是锦州市百货大楼职工。因进京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非法劳教两年,2000年7月被绑架到锦州劳教所迫害。在锦州劳教所被迫害期间,被强制参加超负荷奴役劳动,遭到打骂、体罚、野蛮灌食、强制洗脑、酷刑折磨等多种迫害,耳膜被打穿孔。

2002年9月至12月,锦州劳教所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不妥协就进行暴力折磨。使用高压电棍电击、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用床板打嘴巴、强迫长时间固定姿势坐小木板凳、毒打等凶狠手段,再将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隔离关押,由“犹大”围攻。石忠岩曾被铐在老虎凳上7天7夜,恶人不让他睡觉,恶警还不时的用电棍电击他。因石忠岩拒绝放弃信仰、抵制迫害,被劳教所非法加期10个月。2003年4月21日,石忠岩被迫害得生命垂危,23日被送到锦州205医院抢救,26日凌晨1点,石忠岩含冤离世,终年45岁。

石忠岩被迫害致死后,锦州劳教所和锦州凌河公安分局恶警对石忠岩的家属威逼恐吓,禁止搭灵棚,禁止亲朋好友参加葬礼,并在家属不在场的情况下强行将石忠岩的遗体火化。在锦州各公安部门串通一气下,锦州劳教所对迫害死石忠岩一事非但不负法律责任,还要挟家属要想拿回石忠岩的骨灰还得交劳教所两万元,家属愤慨拒交,至今石忠岩的骨灰仍被劳教所非法扣留。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辽宁锦州市凌河公安分局孙治安等恶警恶行-245683.html

2005-11-28:锦州教养院酷刑一览表(三)(图)
锦州教养院对刚进来的学员或不放弃“真、善、忍”的都要实施各种刑罚,叫做“突击转化”。这期间教养院全体二大队干警全部吃住在教养院,不许回家,他们称“封闭式”。一开始他们用假伪善的办法骗,看不行,就原形毕露对学员实施各种酷刑进行迫害。

六年多来,锦州教养院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残忍、阴毒、惨无人道而臭名昭著,大法学员石忠岩(锦州人)就是被长期酷刑折磨虐杀的,义县的肖鹏被迫害成精神失常身亡。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8/115288.html
2004-09-10:被迫害致死者石忠岩(锦州市百货大楼职工,原来身体非常好),我知道的情况:他曾被锁扣在大铁椅子上受酷刑竟达七昼夜,在大铁椅子上绑扣十几天。他的教养期是两年,但教养院对他迫害达近三年,直至死亡。

张海平、金福力在2000年10月12日将十几名不放弃信仰和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集中一起,用多名干警和多名刑事劳教犯,昼夜不停的進行迫害和严管起来。这些法轮功学员没有犯罪,所以不背,不念那些犯罪条例;因此,张海平、金福力就亲自命令警察(队长)刘铁林等还有刑事犯一起动手,用电棍逐个电击,被电击的有严力、刘云涛、左中右、刘永生、石忠岩等。

2004-02-17:李松涛:男,31岁 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二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副大队长。李松涛以对大法弟子的恐吓欺骗、肉体摧残换取了“提升”。法轮功学员肖鹏的被害致死,李松涛是直接凶手。石忠岩的被迫害致死,也与李松涛直接相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7/67659.html

石忠岩,男,45岁,家住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安乐里45-119号,是锦州百货大楼职工。石忠岩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是百货大楼业务骨干,在生活中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好人,心里总是想着别人。

2000年7月27日石忠岩因進京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非法劳教两年,绑架到锦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因他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在狱中受尽折磨,被狱警多次加期不释放,于2003年4月26日凌晨1点在解放军205医院被迫害致死。

石忠岩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4月25日,为了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毅然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

1999年7 月20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進行栽赃陷害之后,他一直不停地为法轮功上访。1999年10月29日,石忠岩又一次進京上访后,被锦州市公安局绑架,关押在锦州市拘留所,11月14日转押在锦州市铁路看守所,56天后,凌河区政法委向其家属勒索2000元钱后,于12月26日将其释放。在这期间,由于他坚定自己的信仰,锦州市百货大楼给其开除公职留店查看一年的处分,然后将其安排到后勤干杂活,每月只给150元的生活费,除了每月的克扣外,拿到他手中的只剩一点点。

2000年6月20日,他又一次進京上访,6月21日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警察野蛮绑架,锦州市凌河区公安分局和凌安派出所当天就抄了他的家,并将石忠岩从北京带回后,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在种种压力和威胁下,石忠岩始终没有妥协,2000年7月27日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往臭名昭着的锦州市劳动教养院继续迫害。

在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他最初被分到新收大队,因为炼功,2000年8月1日被分到五大队强迫参加苦役劳动 ──挖沟(宽1.2米,长5米),劳动时间每天12小时,有时长达20小时,节假日也不让休息,收工后还要受到洗脑迫害。警察高阳和犯人多次殴打和谩骂石忠岩,并将石忠岩一只耳朵的耳膜打穿孔,几乎失去了听力(此警察曾经用烟头把法轮功学员李凯的十个指甲烫焦糊),而且将他的牙打脱落,犯人拿他当跳箱骑。为此他绝食抗议,教养院院长张海平还假装对其家属说他不知道打人的事,告诉家属以后绝不对他动一个指头。可是,这一句所谓的承诺却换来了更加残酷的迫害。

2000 年10月2日,为了抵制迫害,他拒绝出工干活。2000年10月辽宁省司法厅常务副厅长凌秉志带着马三家的“洗脑班”来锦州迫害法轮功学员。10月16 日,锦州教养院院长张海平、政委金福利亲自上阵,将不接受洗脑的法轮功学员全部严管,并亲自命令警察刘铁林对他们進行迫害,金福利说:“我们要推广马三家劳教所的经验,对你们進行强制转化。”石忠岩是其中被迫害的一个。教养院强迫他从早6点到晚10点坐凳(双手扶膝,两腿并拢,身体挺直)不许动,不许说话,而且还要同时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音進行精神折磨,并且派“四防”(帮助警察管理犯人的犯人)24小时轮班看管,一天只允许上三次厕所。在此期间,警察曾经让他7天7夜不许睡觉,只要稍一闭眼,不是用电棍电击就是用床板打嘴巴,还让其坐老虎凳。另外,还剥夺了他每月与妻子的接见权,只允许其他家人接见(其妻也是法轮功学员)。在家人接见时,总是有警察看管,不允许他对外说自己受迫害的事。

2000年11月1日锦州劳动教养院成立洗脑队,石忠岩继续被严管,教养院禁止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与家属接见。2001年2月12日晚上,已妥协被转化的人在会议室放大音量放音乐,震得法轮功学员耳朵嗡嗡响(严管班在会议室附近)。6点钟,警察杨庭伦冲進来,抓着王桂令的衣领往外拖,“四防”(帮助警察管理犯人的犯人)人员蜂拥而上对几名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石忠岩被打倒在地。2月13日下午4:00,教养院院长张海平、政委金福利亲自指挥,几十名警察蜂拥而上,将石忠岩等六名学员强行拆开,两名警察架一个,并戴上手铐。之后,每名法轮功学员由2名警察昼夜轮班看守,吃饭、上厕所(大便)都不给打开手铐,一个来月警察们才撤。“四防”人员(诈骗犯)王殿武多次殴打石忠岩,因其迫害法轮功“有功”被减期半年多提前释放。

在锦州劳动教养院,石忠岩受尽各种折磨,被强制参加超负荷奴役劳动,遭到打骂体罚、酷刑折磨、野蛮灌食、强制洗脑等迫害。2001年4、5月,石忠岩拒绝穿犯人穿的马甲、拒绝坐板凳(体罚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手段),被警察用电棍电击,之后他被送到新收大队严管队。石忠岩绝食绝水抵制迫害20多天,每天被铐在铁椅子上强行插鼻管灌食。

2002年9月以后锦州教养院对坚定的学员强制洗脑,不妥协就進行暴力折磨。警察们采用高压电棍电击、昼夜不让睡觉、用床板打嘴巴、强迫长时间固定姿势坐小木板凳、毒打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之后将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隔离关押,由已妥协被转化的人围攻。警察有时几天几夜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一闭眼就用电棍电,或用床板打嘴巴。

石忠岩在2002年6月21日被迫害两年,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被加期9个月。2003年1月,他不放弃信仰,抵制洗脑,又被非法加期。此后,再也没让家属与其见面,据家属说他那时就已经被迫害得十分虚弱。2003年4月21日本是他被非法加期后也应该释放的日子(已经超期关押十个月整),家属在当天去锦州教养院接人,教养院拒绝放人,而且威胁地说还要看小分,家属让其给一个确定的日期,教养院搪塞说初步定加期20天,继续对石忠岩非法加期并酷刑迫害。

2003 年4月25日早6点半,家属接到教养院电话说石忠岩在锦州市解放军第205医院,处于昏迷状态。家属赶到时,石忠岩已经人事不醒,浑身上下瘦得皮包骨一样,赤条条地躺在病床上,双目大睁,此时,瞳孔已扩散,用呼吸机和起搏器在维持。家属质问:人为什么这个样给送来?咋瘦成这样?警察承认石忠岩在绝食,并给其灌食,同时承认石忠岩是4月24日夜间被送来的。

据目击者说,石忠岩因为不放弃信仰拒绝接受洗脑被迫害瘦得皮包骨,脚趾青紫,一直昏迷不醒,而且穿的是湿透的破棉袄棉裤,里面没有内衣,估计是被警察强行灌食、拖拽所致。目击者说,4月25日上午,解放军第205医院门前大约有6、7辆带有司法标志的警车,两辆带有公安标志的警车,医院院里有10多个警察巡逻,医院内呼吸道病房门口还有5、6个警察巡逻,其中一个叫张加彬,戒备森严。下午,205医院门前停着3辆带有司法标志的警车,10多个警察从205医院对面的饭店出来(其中有冯子斌、张春风、李松涛、韩建军等人),上了两辆警车,一辆车走了,一辆车回到了医院。在急救室外坐着5、6个警察,其中一个叫张加彬。

石忠岩被送到205医院后一直人事不醒,2003年4月 26日凌晨1点40分,石忠岩睁着眼睛含冤而逝。死后在家属的要求下,教养院给石忠岩穿上了衣服,却急匆匆地将遗体抢走,家属跟出来时,早已不见了警察们的踪影。据目击者称,当时外面火葬场的车早就准备好了,警察们连夜将石忠岩遗体送到火葬场,并决定27日将遗体强行火化,后来凌安派出所通知家属28日强行火化,如果家属去殡仪馆必须经过凌安派出所同意,家属不能直接去殡仪馆,锦州教养院负责人警告石忠岩家属:关于石忠岩之死的任何事宜都由锦州凌安派出所负责,这是锦州教养院规定的,言外之意,对石忠岩之死有任何异议公安局就要插手,这是对家属的恐吓。

种种迹象显示石忠岩根本不是患病而死,很可能是被警察灌食导致死亡。4月27日锦州教养院通知家属到凌安派出所商讨石忠岩遗体的火化问题,警察在电话中说,参与此事的部门有国安局、司法局、教养院、街道等,这次却没有了凌安派出所。家属不同意火化,家属带着种种疑问准备请律师准备诉诸法律,将教养院告上法庭,让法律给个公正的判断。在律师接手此案时,非常愤怒地说:教养院分明是草菅人命,一定要告他们。当家属告知死者是法轮功学员时,律师仍正义地说:不管国家对法轮功有什么政策,但是教养院也没有权力将人迫害死,并告诉了家属具体的操作办法:(1)、要来病历(按规定医院封存后给家属);(2)、派出所不是解决问题的单位也不是教养院的下属单位不能去;(3)、要求在律师和家属参与下進行尸检。家属向教养院提出要求尸检,教养院也同意,但是只允许石忠岩的妻子和他未成年的孩子在场,律师不准在场,而且法医也由市公安局出人。当家属去205医院取病志复印件时,医生却说没有教养院通知不给。当家属与教养院协调时,警察告诉家属说不给你们病志是怕你们拿去复印上网,可见警方是多么怕曝光。

4月28日上午,家属去205医院找主治医师要病历,主治医师给锦州教养院打电话后不给,律师出面也没给,教养院副院长李风林说不能给,给你们会上网的。没有病志,下一步手序很难继续進行。下午,锦州市司法局又来了两个人将律师私下找去谈话,之后没多久,律师打电话告诉家属他不能接这个案子了,说是上边有红头文件,同时告诉家属:锦州市你是打不赢了,你们去省里告吧!一个正义的申诉就这样在所谓的 “法律”面前破产了。

4月29日,锦州教养院副院长李风林给家属送来通知,让家属带尸检费(初步费用3000元,整个费用大约5000元)去尸检,但只许石忠岩的妻子和未成年的儿子参加,其他人不能去(在通知中没有注明,是口头要求的),李风林还态度强硬地提出几点要求来威胁家属。石忠岩的妻子认为不合理拒绝参加,也不同意尸检。

4月30日上午10点50分,教养院教育科陈立刚和警察来到石忠岩家通知家属:锦州市公安局决定上午11点对石忠岩的遗体進行火化,让家属在一个通知上签字,家属要看一看内容时,警察没让看,家属也没有签字。在家属不同意火化的情况下,警察决定在4月 30日11点强行将石忠岩的遗体火化,并通知家属带丧葬费可以马上去。火葬场离石忠岩家有10多里路,10分钟根本不可能赶到,其实是阻止家属去火葬场。石忠岩的遗体被强行火化后骨灰也没给家属,怕家属办丧事把警察的犯罪行为宣扬出去。

锦州教养院把石忠岩迫害致死后通知家属说石忠岩因病“正常死亡”,正常死亡为什么不给家属病历?正常死亡为什么不允许律师介入?为什么要强行火化遗体?还阻止家属去火葬场?介入此事的国安局、司法局、教养院、公安局、街道等部门,不仅态度强硬,语言中充满着对家属的威胁、恐吓,而且掩盖杀人的事实真相。

石忠岩被锦州劳教所迫害致死案的更多事实(附责任人名单及有关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8/49296p.html

辽宁锦州大法弟子石忠岩被锦州市劳动教养院残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8/49308p.html

锦州大法弟子石忠岩被迫害致死一案的更多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9/49948p.html

石忠岩被锦州教养院迫害致死一案事实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11/50060p.html

2003-02-27: 目前二大队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四十几名,其中有大法弟子王玉权,曾被多次酷刑摧残后,造成胃出血,经常吐血。朱峰、石中岩都被超期关押半年多了。除酷刑折磨外就是24小时严管,从未间断过。还有大法弟子张宝石,承受的酷刑最重,第一次被恶警用四根高压电棍,四昼夜不准闭眼,张宝石没有屈服,身体和五官都被折磨得变形了,周身都是烧焦的味道。还有一个叫方也的20多岁的大法弟子,恶警给他上刑很重。方也至今还不能正常走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7/45389.html

2003-02-14: 锦州市教养院二大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没有停止过,大法学员严利、石中岩、刘永生等多次毒打,关“小号”,严管、不让睡觉,利用刑事犯对学员進行各种方式的毒打、污辱、谩骂,手段恶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4/44554.html

2002-01-11: 受害人:王桂令,男,45岁,锦州市北山建筑公司工人
闫利,男,35岁,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干部
石忠岩,男,43岁,锦州百货大楼职工
王玉清,男,39岁,锦州市重型机械厂职工
荣刚,男,35岁,锦州市凌河区人
朱峰,男,30岁,锦州市古塔区人,个体老板

凶手:张海平,男,50多岁,锦州市劳动教养院政委,手机;13941655333
杨庭伦,男,46岁,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二大队干警
冯子斌,男,48岁,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二大队教导员
二十余名警察

2001年2月上旬,锦州市劳动教养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王桂令、闫利、石忠岩、王玉清、荣刚、朱峰六名学员集体向二大队领导要求:减少坐凳时间(当时坐凳时间为早6:00-晚9:00,吃饭、上厕所外,不得休息);把粘到窗玻璃上的有色不干胶扯掉(当时窗玻璃被粘上有色不干胶,室内进不来阳光);允许接见家属(2000年10月后就不允许接见)。2月10日晚,他们几人在小声背经文,警察杨庭伦指使犯人菊严、姜志鹏、郝春生、孙维臣四人突然闯进来,污言秽语,大声叫嚣,并把三楼会议室的音响放大音量,把二房门打开,干扰他们。于是他们为抗议干扰大声背经文,这时警察杨庭伦气势汹汹冲进二房,将王桂令后脖领抓住,同时四个犯人一拥而上,将其拖出室外,不知是谁朝王软胁猛击两拳,致使王当时不能说话,呼吸困难,瘫倒在走廊,后又被拖进水房被郝春生拳打脚踢数十下。在暴徒们拖王的时候,其余五名学员下床去制止,犯人堵在门口并把走到门口的石忠岩打倒在地,犯人孙维臣在石忠岩倒地后,还用脚不分头脸地踢石,教导员冯子斌在门口督阵。

2月11日,他们几人把事情经过整理成文字材料,传到其他功友手中让他们了解被迫害的真相,以免以后没有机会告诉他们当时的情况,同时他们也写了一份材料送交院领导,要求惩治打人凶手。因为他们也知道警察不会放过他们。12日下午四点,政委张海平指挥二十多名警察闯入二房(其它房内都有警察坐阵),三、四个警察抓一个,先将他们按倒在地,然后分别给铐上手铐,每人一个隔离间。当时,学员问警察为什么给戴手铐,警察说:“你们违纪了,不遵守规章制度。”当直接问政委张海平时,“警察打人怎么算?打人白打吗?”他未回答,好象打人的事没发生一样,此后,他们每人由两名警察、两个犯人、两名邪悟者看管,并且带着手铐,吃饭、睡觉、上厕所时都不给打开,并分别加期2-5个月不等。

二天后,杨庭伦、张加彬、冯子斌给三房开会时仍振振有词地叫嚣着:“你们是暴乱,就得镇压,绝不能留情。”这种强制监管持续约半个月。而那些毒打大法弟子的犯人却得到减期的奖励。因为政委张海平、主管劳教副院长金福利给犯人开会时都讲过,法轮功说你好,你干得就不好,法轮功说你不好,你干得才好。警匪一家,可见一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1/22965.html

2000-10-13: 锦州近期被劳教大法弟子名单
李焕宝、岳雪峰 6月21日上午在天安门打横幅,回锦后被劳教。曾因在天安门城楼打横幅在北京被判刑。
石忠言、朱峰、郑琴月6月21日上午在天安门打横幅,回锦后被劳教。
绍明刚、高伟含6月21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炼功,回锦后绍明刚被劳教。
王莹伟、陆昆、马永强、陈国君、王冬新、带平、王芳、王青、赵联英6月26日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拘留后送入学习班,现被关押锦州看守所。

吴艳秋、赵杰、吴秀娟、沈xx6月20日晚去北京,在车站被截。现被劳教。
王淑琴6月下旬去北京,拘留后送入学习班参加绝食、罢课,后被劳教。
李楷、王英华、鲁秀敏在家中被抓,送入学习班,参加绝食、罢课,后转入看守所。李楷、鲁秀敏被劳教、王英华现被关押锦州看守所
王玉青4、21在家被带走(因拒绝警察抢老师照片),现被劳教。

现锦州看守所关押几十名大法学员,有的已近三月。这种做法已违反中国法律,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此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3/1048.html

锦州 凌河区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2-11:沈阳第一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3号,邮编110145

2014-04-27: 参与迫害人员电话:
1、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姜龙(主管迫害)13841659777
0416-2361181 办0416-2572155
2、锦州市公安局反×教(中共是邪教)支队邪党支部书记 白宁15698704590
支队长李嵋珊13700068341、156987030710416-2135511
支队警察:秦首智15698703386
单学志15698705200、13604969630
肖江15698705661
3、锦州市古塔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张文静 办0416-2322377
4、锦州市古塔区法院:院长倪凯 办公室电话0416——2872777

办案法官潘莉莉 办0416-28727333、13804160717
5、锦州市看守所所长马明 13840678866
书记刁某 办0416-3708079 370808510。
7. 锦州市政法委书记赵璟 办:0416-2182001 13188153606
8. 锦州市“六一零”主任肖士明 办0416-3194019 150416615550416-3788181

2014-01-02: 参与迫害人员:
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
李嵋珊15698704590
白宁 13700068341 15698703071 座机:0416-2135511
副局长姜龙(主管迫害法轮功)宅电:0416----2361181手机:13841659777
办:0416---2572155
恶警:单学智、秦首智、肖江
锦州市凌河公安分局: 邮编:121000
局长 刘小刚 办0416-2133135锦州市凌河分局局长
副局长 刘守林 刘华
局长室      2124624
政委室      2149474
办公室      2148054
政保科     2120882(恶警孙治安单位)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6)

锦州市劳教所院长张海平:手机,13941655333,0416-4562868(宅)
锦州市劳教所政委金福利:手机,13941606459
锦州市劳教所副院长李风林:手机,13840656988,0416-4162888(宅)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大队长冯子斌:手机,13941642104,0416-4170078(宅)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副大队长李松涛:手机,13604164126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副大队长杨庭伦:电话,0416-2343435(宅)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恶警张加彬:电话,0416-2342945(宅)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恶警张春风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原大队长韩丽华:手机,13050469855
锦州市劳教所教育科长陈立刚:手机,13591251918,0416-3141638(宅)
锦州市劳教所管理科长刘兴江:手机,13804169251,0416-2343055(宅)

锦州市第二看守所: (0416)-4588652
锦州市劳教所(劳动教养院):(0416)-4567330
五大队大队长是刘军
解放军205医院: (0416)-4168880
锦州百货大楼: (0416)-3122394
凌河公安分局: (0416)-2124781
凌安派出所: (0416)-3123324
辽宁省司法厅: (024)-86892116
司法厅常务副厅长凌秉志

锦州市公检部门电话号码表(详细)
http://foflg.net/unproj/china/text.jsp?did=865

本案件有关文件

锦州教养院恶人白金龙、李风林的部份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113590.html
对锦州劳教所张海平、金福利等几十名恶警的起诉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34.html

辽宁锦州大法弟子石忠岩被锦州市劳动教养院残害致死
2003年4月28日【明慧网4月28日讯】辽宁锦州大法弟子石忠岩被锦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于2003年4月26日凌晨1点在解放军205医院死亡。石忠岩,男,45岁,家住辽宁锦州凌河区安乐里,是锦州百货大楼职工。

1999年10月29日石忠岩進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锦州公安局绑架,关押到锦州市拘留所,56天后,凌河区政法委向其家属勒索2000元钱后,12月26日将石释放。

2000年6月20日石忠岩和李焕宝、岳雪峰、朱峰等人進京请愿,6月21日,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公安局绑架。当天,凌河分局和凌安派出所就抄了石忠岩的家,凌河分局和凌安派出所進京带回石忠岩后将他非法关押到锦州市第二看守所。

2000年7月27日石忠岩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劳教所迫害。到锦州劳教所,石忠岩在新收大队炼功被分到五大队强迫参加苦役劳动,每天的劳动量平均是挖宽1.2米,深1.2米的地沟5米,有时更多,劳动时间每天12小时,有时甚至达20小时,星期日、节假日也经常不让休息。当时五大队大队长是刘军。经过一天的劳动,晚上回来恶警们还要给大法弟子洗脑,恶警和犯人还经常对大法弟子進行殴打。恶警高阳多次殴打石忠岩,并将石忠岩一只耳朵的耳膜打穿孔,几乎失去了听力(此恶警曾经用烟头把大法弟子李凯的十个指甲烫焦糊)。2000年10月辽宁省司法厅常务副厅长凌秉志带着马三家的犹大们来锦州迫害大法弟子。

10月16日,锦州劳教所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利亲自上阵,将不接受洗脑的大法弟子全部严管,并亲自命令警察刘铁林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从早6点到晚10点坐凳体罚,双手扶膝,两腿并拢,身体挺直,不许动,不许说话,整天播放诬蔑大法的录音,并规定每天只许上三次厕所。四防24小时轮班看着,石忠岩是其中被迫害的一个。2000年11月1日锦州劳教所成立洗脑队,石忠岩继续被严管,劳教所禁止坚定的大法弟子与家属接见。2001年年初,石忠岩炼功被四防(诈骗犯)王殿武从床上拽到地上殴打。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