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 甘井子区(甘井区,姚家看守所,周水子机场,辛寨子经济开发区,凌水镇) >> 江桂云(姜桂云), 女, 5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大连马栏子地区
拘留时间: 2005年1月12日
迫害情况: 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1-22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曾被迫害致残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4-24: 曝光马三家劳教所05年至06年的恶人恶行
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恶人恶行,充份体现出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我曾经当着二十多人的面质问过教养院的副所长说:电视中刚讲过“警察打人是犯法的”,我看见你们教养院的警察怎么随便打人啥事也没有,不追查责任,逍遥法外,你们有什么特权吗?是不是有后台支持你们这样干的,他笑着点头默认。有个副大队长说了句实话,“你认为你是谁啊,谁管你们的死活”。他们是直接执行中共恶党的旨意,在对法轮功上是“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警察明目张胆地说打死了算自杀。
下面就是马三家劳动教养院2005年-2006年的部份恶人恶行。

蒋桂云、孟凡秋、盛连英、袁书哲、邱丽、王会男、闫春娇、陈桂兰、龙淑芬、孙淑香等人经常被罚站,杨利威被推出去两手被铐在两床头上往两侧抻,抻死过去。醒来又放污蔑大法录音进行洗脑,孙淑香走慢了一点被李明东一拳打晕,耳膜被打穿孔。又把绝食的学员周华、孟凡秋、盛连英、蒋桂云、王满丽送去东头室内关起来,一天24小时吊铐在床头上,晚上睡觉也不拿掉手铐,被迫害出现各种病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4/222123.html

2007-07-30: 马三家女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在江罗政治流氓集团的直接操纵下,在辽宁省司法厅马三家教养院院长王伟(音),书记张明强和女劳教所恶所长苏境、政委王乃民(现任命副所长)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现任所部政工组长)等人的密谋策划下,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期间对大法弟子进行一场空前的触目惊心的最残暴的血腥迫害。

邪恶的三部曲:

一部曲: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止,他们采取第一步是把坚修大法的弟子和所谓转化的学员分开,一、二大队是未转化的弟子,三大队是所谓转化的学员,并从三大队调来一部份他们认为转化彻底的学员配合警察监管未转化的大法弟。把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封闭在几个室内,用玻璃纸或报纸把门窗封上,不准说话、走动,更不准看,连去厕所都有人跟着,生怕学法炼功。

三月三十一日一分开就派出一群打手,只要不穿囚服就拖出去拳打脚踢,当时陈丘光、李红、曼丽等多人就被刘春杰(讲法律的恶警)郭云秀(讲历史的恶警)打得鼻青眼肿。政委王乃民当面装人,背后是鬼。如在给所谓转化的学员洗脑时说“明慧网造谣说我王乃民如何如何,我的为人大家都知道,我是从来不打人和骂人”,可背地里是经常带着打手打大法弟子。如:零五年四月七日她就从院部调来于文等打手去小号里把王淑平、谢德文、孙淑香铐在一起,再用大皮鞋往谢德文和孙淑香的脸、眼部踢,把谢德文的脸踢的铁青,把孙淑香的右眼差点踢瞎。李明玉、谢成栋副大队长(后来因同情大法弟子被调走),经常把信淑华上大挂,手脚吊起来,用电棍电她,后来又把她送去一所,教唆女犯捅她的阴部,把木棍都打折了。五分队因抗议她们的野蛮、翻号,被李明玉、李伟、张磊罚站一百多天,四分队罚站一个多月的时间。把坚修大法的弟子送进最西头满屋透霜的屋里冻,冻得脚麻木,长时间失去知觉。如马利艳等人站得血压升高,晕倒在地,打点滴。李明玉带李伟等打手多次把坐地小垫收走,冬天要大法弟子坐在瓷砖地上受凉。

四月二十日,在二分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孙淑香被拖出去,崔弘使劲一脚把她肋骨踢骨折,然后把她的嘴用胶带纸封上送进小号里。八月二日,恶警高云天打袁书哲,把陈桂兰的右肺踹伤,吐血水三个多月加咳嗽不断,去医院不检查肺而却检查胃,白白花去一百四十多元钱,他们动不动就打人、拷人,不准睡觉,送小号,加期等迫害大法弟子,吃的是发霉的老鼠屎的窝窝头和咸菜,不给水喝。大法弟子抗议他们的暴行,集体绝食,他们就一个个拖出去或干脆按倒踩着胳膊腿灌食。李明玉骑在李宝洁身上活活把她灌死,死时才三十五岁。家属找律师来所里调查死因,被刘勇等人阻挡,并威胁说“你不想活了,不想吃饭了,不想当律师了吗”。大法弟子被插管灌食,多数人口鼻胃出血,在小号里恶警黄海艳等人把谢德文食管胃插破出了半碗血,夏大法弟子差点被呛死。最后恶狱医管玉洁出了一个毒招,灌完食后往嘴下撑子,撑得颌骨脱臼,口腔多次撑破,血流了一身。

七月九日,勤庆芳因承受不了他们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勒死了。死人后封锁消息,不让大法弟子跟任何人说,有的大法弟子揭露恶警刘春杰打人,恶警李伟说“谁打你们啦,谁看见打人啦”等相抵赖,一次抬李大法弟子去医院,他边走边打,把她牙都打掉了,有的恶警打人边打边说什么“告吧!随便去告”,他们疯狂至极,副所长赵来喜承认有后台支撑打人,打人是他们有预谋的。

二部曲: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至八月二十九日,邪恶利用各种卑劣手段没有达到目的,就又急不可耐地从院部安全保卫科调来一批最残暴男恶警,最多时达四十多人,没日没夜地来对付二十到四十名大法弟子,以马吉山、刘勇为首的恶警丧心病狂地迫害大法弟子,他们的手段是“罚、铐、打”,不让睡觉。他们一进所就反复调室翻号,什么被褥拆开拿走,换破旧被褥,草垫子、暖气后、花盆底下是无处不翻,衣服扒光,只剩一条内裤,再不转化就判刑送大北监狱或枪毙等恐吓。

罚站:三月一日,不坐他们扣钱买的小塑料凳子就罚站,先是拖出去脚尖靠墙站着,一离开墙就从后面一脚踹上去,闫春娇的脚踝被马吉山、张军踹的筋骨肿胀发紫,走路一拐一拐的好长时间不好,从早五点起床一直站到晚上十一、二点。三月二十四日,刘勇等人把二十多名大法弟子罚站一天一宿不让吃饭,不让去厕所,不让睡觉,他让其他男警看着,自己呼呼睡在女室床上,集体罚站近三个月的时间。

铐:随便就把大法弟子铐起来,铐人可是使绝了招数,开始是两手铐在床头上成天成宿站着,不让睡觉。蒋桂云、孟凡秋、胜连英、周华、王曼丽因不穿囚衣,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铐着,有两手一上一下地铐、平仰铐、蹲着铐、背着铐、举着铐、坐飞机地铐、吊着铐、铐在暖气片上、把头压在床底下、胳膊担着铐着把两臂撑着铐在两床间。杨利威被马吉山撑着铐死过起两次,抢救过来再接着铐。袁书哲,杨利威、王会男、龙淑芬、闫春娇被他们铐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袁书哲被铐了两个多月,腰骨负伤很厉害。马吉山边铐边咬牙切齿地说“抓不找你们师父,就拿你们撒气”。孙淑香的胳膊被撑出多处血肿。打:动不动就打人,打人骂人成了家常便饭,邱丽、袁书哲被打倒在地,用脚踹,孙淑香走的慢了点,被李明东一拳打晕拖出去套囚衣。刘勇因徐世云看了他一眼,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拳打在眼部,当时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二十名大法弟子眼睁睁地看见他打人,硬抵赖说眼睛看不清楚是高血压引起的。一次刘勇打陈桂兰头部多拳,把陈淑兰的腿踹青一大块地方,一次他又把龙淑芬一把抓起摔在铁床头上。五月七日,一脚把孙淑香踹倒在走廊,又拖进值班室用大魔爪猛打头部,六月九日,又象抽风一样用脚把信淑华的鼻梁子踹破,又用脚猛踹邱丽、信淑华、陈桂兰、孙淑香腰部、头部。张军一拳把邱丽打倒,后来前胸返出青黄色痕迹。陈立山、靳敏用手猛击王曼丽、杨利威的脸头部,王曼丽被打成重伤,打点滴一周左右。史桂荣等大法弟子因不配合恶警造假,不搬食堂桌子,被恶警李明东打倒在地,鼻孔出血。他们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鹰犬,有时候打人看不出伤,但感觉非常的疼。恶警刘勇说,没打死你们算捡条命。恶警张军说什么:别说你们,文革期间张志新怎么样?因对共产党有看法,被抓起来投进男牢房里轮奸,完后割喉枪毙。一名大法弟子回敬他一句说“你还好意思说呢,你们不感到卑鄙无耻吗?”

三部曲: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至十一月十五日止。八月中旬苏境外出开会回来,为了完成转化率,为了报功,他们又使出浑身解数,把所有的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和送去女一所的所有大法弟子全部拉回来,先是利用邪悟者赵永华、苑淑珍搞哄骗,断章取义歪曲大法逼写所谓的‘转化书’,不写就立马把两手扭着劲地铐起来,把头压在床底下铐起来,一会工夫腰酸背痛,头胀目眩,两胳膊酸痛动不了,汗流了一堆,有的被撑得嗷嗷叫,惨不忍睹,不写一直撑下去,后来发现曲素梅的腿被伤残,走路一甩一甩的,有的大法弟子连饭堂石梯都上不去,信淑华被他们折磨的奄奄一息,不知去向。邪恶工具看到了失败的下场,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再不醒悟,会遭到天报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0/159863.html

2006-05-25: 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部份罪恶场所图示(图)
...2005年,大连法轮功学员姜桂云被绑“死人床”5个月零10天,鞍山法轮功学员滕世云被绑“死人床”一个多月。大连法轮功学员狄丽等均遭到绑“死人床”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5/128773.html

2006-03-30: 历经一年的被迫害,大连大法弟子姜桂云离开马三家
大连大法弟子姜桂云,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近一年,身体非常虚弱,据可靠消息,在家属强烈的要求下,姜桂云在3月20日离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30/123941.html

2006-03-05: “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响彻在马三家上空
2006年1月28日除夕夜,随着电视倒计时到午夜12点时,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全体法轮功学员齐声喊“法轮大法好”,吓的恶警乱作一团,大队长谢成栋气急败坏,把绝食反迫害的学员每人踢一脚。一大队其它监室也有学员挨打。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三分队的沈阳法轮功学员隋华,被恶警殴打、拉出去铐了几天。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二分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要求停止迫害隋华,后来恶警把隋华放回监室。

2006年过年期间的一天,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全体法轮功学员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一路集体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没有办法。

在海内外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和发正念中,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迫害越来越难以维系,“法轮大法好”的正义声音每天都响彻在马三家教养院的上空。2005年3月马三家非法关押着近700名法轮功学员,到2005年末,只剩下300多名。从2005年3月末开始,恶警按所谓的“转化”和“不转化”,把女二所重新分成三个大队,其中一大队非法关押了近150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至2006年2月,只剩40多名,有100多位学员陆续破除了邪恶,回到正法洪流中。

对绝食反迫害、喊“法轮大法好”的学员,恶警用电棍电击、胶带封嘴、体罚、加期等方式迫害,可是马三家教养院里“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从未停止过。恶警看不管用,就一边灌食一边往学员脸上抹玉米糊,说:喊就往脸上抹。学员还喊,恶警后来说:只许喊两声。学员继续喊,恶警就装听不见,说:喊吧,反正我们都习以为常了。

从2006年1月中旬开始,马三家又改变迫害方式,把“坐班”、“四防”人员(都是被迫转化的)全部调回三大队,换成警察直接监视、迫害。由于参与迫害的警察不够,2006年2月23日,又从马三家幼儿园、机关等处调来一些人临时上阵,参与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学员每人只准留洗漱盆和内衣一套,其它行李和衣服全被放進库房,恶警害怕法轮功学员看经文,经常非法搜房、搜身。

2005年12月22日至12月26日,恶警将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二分队213室的三位坚持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盛连英(大连)、孟桂秋(锦州沟帮子)、董敬雅(沈阳),关進无暖气的冰房(202室),此房靠西山墙,拖布放在房间里就结冰。一大队恶警逼迫三位学员吃饭,扬言:谁吃饭就可以从冰房里出去。两天后见没人动摇,恶警就说:你们只要不喊“法轮大法好”,就可以给调房间。结果三位学员还是不理睬恶警的要求。最后恶警李伟(男)气急败坏的猛踢小塑料凳子。因为被恶警利用监视三位学员的“坐班人员”的脚和耳朵都被冻坏,三位学员当天被调到了北面有暖气的房间206室。其中51岁的大连法轮功学员盛连英脚被冻出大泡。

一大队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坚持绝食反迫害,她们是:董敬雅(34岁,沈阳)绝食近十个月,近期被放出;孟桂秋(51岁,锦州沟帮子),已绝食十个月,期间被关小号、殴打;姜桂云(57岁,大连),已绝食十多个月,现被迫害的腿蹲不下去,非常瘦。她曾连续被绑在“死人床”上5个月左右,被特别“护理”,大小便全在床上;盛连英(51岁,大连),被迫害的一条腿肌肉萎缩,被恶警谢成栋等打的鼻青脸肿,已绝食近十个月;刘桂媛(47岁,沈阳),两年非法劳教期满,至今已被超期关押半年,被迫害出厌食症。刘桂媛的丈夫去世十多年,父母双亡,家中只剩一个儿子。因为马三家恶警长期不让刘桂媛见家人,儿子为见妈妈,只得硬往马三家楼里冲,马三家警察不许他進入,还以“拘留”相威胁。以上同修每天被恶警罚站,从早上6点半站到8点半,每天被恶警狱医曹玉杰、陈兵等迫害性灌食三次。曹玉杰是灌食迫害的主力,由于做恶太多,身体每况愈下,经常四肢无力,有时虚脱。

马三家教养院的恶警不但惧怕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发正念和揭露迫害,也十分惧怕学员家属的正义谴责。2005年11月,董敬雅(沈阳)和孟桂秋(锦州沟帮子)的家属先后去马三家要人,恶警队长以“预防禽流感”为名,不出来见家属。家人一再坚持,队长才出来。在警察的一再阻拦下,家属还是找到马三家主管迫害的“领导”,这时一大队大队长也主动跑出来了。面对家属的质问,他们十分伪善,表示“有消息会通知家属”。

法轮功学员孟桂秋95岁的公公非常正义,他大老远从锦州沟帮子来到沈阳马三家,要求见儿媳。恶警说:现在全省都预防禽流感,谁也不让接见,别说她还绝食。孟桂秋的公公非常坚决,终于见到了孟桂秋。老人家拽着孟桂秋对警察说,我儿媳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她在家孝敬老人,对我伺候的比我姑娘都周到,周围都知道她是好人,她要是不能回家我也不回家了,我就要我儿媳妇。恶警大队长李明玉竟劝孟桂秋的丈夫离婚,遭到家人谴责。回到队里后,恶警还无耻的说:让离婚都不离,情深似海呀。

这次家属要人之后,恶警的态度一下变了,不大喊大叫了,也不往学员脸上抹玉米糊了。在持续不断的正义呼声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定能获得自由。沈阳法轮功学员董敬雅绝食近十个月,马三家教养院已于2006年2月27日将她推给家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5/122099.html

2006-03-05:“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响彻在马三家上空
2006年1月28日除夕夜,随着电视倒计时到午夜12点时,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全体法轮功学员齐声喊“法轮大法好”,吓的恶警乱作一团,大队长谢成栋气急败坏,把绝食反迫害的学员每人踢一脚。一大队其它监室也有学员挨打。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三分队的沈阳法轮功学员隋华,被恶警殴打、拉出去铐了几天。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二分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要求停止迫害隋华,后来恶警把隋华放回监室。

2006年过年期间的一天,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全体法轮功学员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一路集体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没有办法。

在海内外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和发正念中,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迫害越来越难以维系,“法轮大法好”的正义声音每天都响彻在马三家教养院的上空。2005年3月马三家非法关押着近700名法轮功学员,到2005年末,只剩下300多名。从2005年3月末开始,恶警按所谓的“转化”和“不转化”,把女二所重新分成三个大队,其中一大队非法关押了近150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至2006年2月,只剩40多名,有100多位学员陆续破除了邪恶,回到正法洪流中。

对绝食反迫害、喊“法轮大法好”的学员,恶警用电棍电击、胶带封嘴、体罚、加期等方式迫害,可是马三家教养院里“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从未停止过。恶警看不管用,就一边灌食一边往学员脸上抹玉米糊,说:喊就往脸上抹。学员还喊,恶警后来说:只许喊两声。学员继续喊,恶警就装听不见,说:喊吧,反正我们都习以为常了。

从2006年1月中旬开始,马三家又改变迫害方式,把“坐班”、“四防”人员(都是被迫转化的)全部调回三大队,换成警察直接监视、迫害。由于参与迫害的警察不够,2006年2月23日,又从马三家幼儿园、机关等处调来一些人临时上阵,参与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学员每人只准留洗漱盆和内衣一套,其它行李和衣服全被放進库房,恶警害怕法轮功学员看经文,经常非法搜房、搜身。

2005年12月22日至12月26日,恶警将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二分队213室的三位坚持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盛连英(大连)、孟桂秋(锦州沟帮子)、董敬雅(沈阳),关進无暖气的冰房(202室),此房靠西山墙,拖布放在房间里就结冰。一大队恶警逼迫三位学员吃饭,扬言:谁吃饭就可以从冰房里出去。两天后见没人动摇,恶警就说:你们只要不喊“法轮大法好”,就可以给调房间。结果三位学员还是不理睬恶警的要求。最后恶警李伟(男)气急败坏的猛踢小塑料凳子。因为被恶警利用监视三位学员的“坐班人员”的脚和耳朵都被冻坏,三位学员当天被调到了北面有暖气的房间206室。其中51岁的大连法轮功学员盛连英脚被冻出大泡。

一大队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坚持绝食反迫害,她们是:董敬雅(34岁,沈阳)绝食近十个月,近期被放出;孟桂秋(51岁,锦州沟帮子),已绝食十个月,期间被关小号、殴打;姜桂云(57岁,大连),已绝食十多个月,现被迫害的腿蹲不下去,非常瘦。她曾连续被绑在“死人床”上5个月左右,被特别“护理”,大小便全在床上;盛连英(51岁,大连),被迫害的一条腿肌肉萎缩,被恶警谢成栋等打的鼻青脸肿,已绝食近十个月;刘桂媛(47岁,沈阳),两年非法劳教期满,至今已被超期关押半年,被迫害出厌食症。刘桂媛的丈夫去世十多年,父母双亡,家中只剩一个儿子。因为马三家恶警长期不让刘桂媛见家人,儿子为见妈妈,只得硬往马三家楼里冲,马三家警察不许他進入,还以“拘留”相威胁。以上同修每天被恶警罚站,从早上6点半站到8点半,每天被恶警狱医曹玉杰、陈兵等迫害性灌食三次。曹玉杰是灌食迫害的主力,由于做恶太多,身体每况愈下,经常四肢无力,有时虚脱。

马三家教养院的恶警不但惧怕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发正念和揭露迫害,也十分惧怕学员家属的正义谴责。2005年11月,董敬雅(沈阳)和孟桂秋(锦州沟帮子)的家属先后去马三家要人,恶警队长以“预防禽流感”为名,不出来见家属。家人一再坚持,队长才出来。在警察的一再阻拦下,家属还是找到马三家主管迫害的“领导”,这时一大队大队长也主动跑出来了。面对家属的质问,他们十分伪善,表示“有消息会通知家属”。

法轮功学员孟桂秋95岁的公公非常正义,他大老远从锦州沟帮子来到沈阳马三家,要求见儿媳。恶警说:现在全省都预防禽流感,谁也不让接见,别说她还绝食。孟桂秋的公公非常坚决,终于见到了孟桂秋。老人家拽着孟桂秋对警察说,我儿媳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她在家孝敬老人,对我伺候的比我姑娘都周到,周围都知道她是好人,她要是不能回家我也不回家了,我就要我儿媳妇。恶警大队长李明玉竟劝孟桂秋的丈夫离婚,遭到家人谴责。回到队里后,恶警还无耻的说:让离婚都不离,情深似海呀。

这次家属要人之后,恶警的态度一下变了,不大喊大叫了,也不往学员脸上抹玉米糊了。在持续不断的正义呼声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定能获得自由。沈阳法轮功学员董敬雅绝食近十个月,马三家教养院已于2006年2月27日将她推给家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5/122099.html

2006-01-05: 马三家女二所一大队迫害法轮功近况

.....还有一位叫姜桂云,56岁,大连人。05年4月初开始绝食,大约在9月份被迫吃过一段时间饭,10月份又开始绝食至今。在2005年4月初刚成立“严管大队”时,曾被警察打,头部撞铁床上,她喊“大法好!”的声音很响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5/118090.html

2005-12-15: 潘静、耿利、姜桂云等在马三家集中营绝食反迫害

我是一个刚刚脱离马三家这个魔窟的法轮功学员。现将那里正在绝食反迫害的学员情况作简单介绍。

马三家劳教所采取各种邪恶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其中之一是到期不放人。他们常常以翻号(搜查经文)为由给大法弟子加期。最多的被加期7个月。三分队大法弟子抗拒翻经文,4人被戴上手铐20多天,无法上床睡觉。恶警罚她们白天晚上在地上站着。

我知道的现在仍有7名大法弟子在绝食,她们是:姜桂云、耿利、潘静、孟桂秋、盛连英、周华、董敬雅,其中董敬雅、盛连英己绝食7个多月,姜桂云、孟桂秋至今已绝食8个多月。

恶警采取的手段是谁不配合就把谁拽倒按在地上,如果要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抹布堵嘴,直至动手打嘴巴,把从不消毒的胶管直接插入鼻子里灌。这种强制性的灌食4-9月份每天一次,从10月份以后每天三次,如有不配合的,就拉出去戴上手铐。孟桂秋被戴上手铐12天,不准上床睡觉;盛连英也曾被戴上手铐连续折磨了4天;董敬雅被连续10天扣在床边不许上床睡觉。如果谁要是喊“法轮大法好”,姓谢的那个大队长就对谁蒙头打。

潘静、耿利、姜桂云被特殊严管,封闭式迫害手段极其残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5/116571.html

2005-11-10: 据悉,金廷东被国安非法抓捕后在威逼、欺诈、利诱下妥协,说出所有与他有过联系的同修及有关资料点的情况,耿丽及吕开利等5名同修被非法抓捕均与金廷东有关。请相关同修注意安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0/114257.html

2005-10-01: 大连大法弟子姜桂云生命垂危

大连大法弟子姜桂云与2005年1月12日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后,因不配合邪恶从2005年4月5日绝食已半年多了,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体重原来120多斤现在不到70斤,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生命垂危。

家属知道后,再三要求放人,教养院不放,还说人放出去就得死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111567.html

2005-09-05: 大连大法弟子姜桂云,在05年1月被沙区马栏子富民路派出所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现在被关在一大队一分队。

姜桂云一直不配合邪恶,现已经绝食近5个月,一百二十斤的体重已降到90斤左右,随时都有生命危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5/109838.html

2005-08-13: 马三家大法弟子反迫害的情况

现在还有几名大法弟子绝食几个月了,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一个没报姓名的大法弟子(被称作无名)绝食已经四个多月了,瘦得皮包骨,还有沟帮子的孟桂秋、大连的姜桂云、圣莲英、鞍山的腾世云、沈阳的董敬亚、张佩英都绝食四个多月了,生命垂危。望所有大法弟子、社会各界人士给予关注。
......
第二天上午大法弟子圣莲英在灌食前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入小号,之后张佩英、董敬亚、姜桂云、孙继平齐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拿来录音机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音。上午她们就发正念。下午警察又拿来录音机播放。一打开,张佩英就高喊“法轮大法好”,随后董敬亚、姜桂云、孙继平都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又拿来一台录音机,开大音量,放在董敬亚、孙继平面前各一台。她们一边喊“法轮大法好”,一边关录音机,孙继平第一次关录音机被警察一脚踢在小臂上,第二次又被踢在小臂上,她第三次伸出手关掉了录音机。董敬亚关掉了另一台录音机。这时警察先把张佩英拖出去,又把孙继平拖出去,边拖边拳脚相加,孙继平边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有罪,法轮大法是正法!”被拖入小仓库,和张佩英一起被用手铐铐在铁架上。董敬亚、姜桂云被铐在床头上。警察又把录音机放在孙继平、张佩英面前放大音量播放。两个人又开始喊“法轮大法好”,有时此起彼落,有时齐声高喊。大约两小时后,听警察说:“算了,送小号去。”它们先把张佩英拖走。这时孙继平头晕、呼吸困难,手至小臂麻木,处在半昏迷中,才没被送小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3/108298.html

2005-08-06: 大法学员绝食抗议遭残忍迫害

为了抵制迫害,在严管的情况下,大法学员绝食抗议。直到我走出马三家时。大法学员仍在绝食抵制迫害。

大法学员绝食抗议时,恶警对大法学员進行世间绝无仅有的灌食迫害:少时五、六个恶警、多时有十二、三个恶警在大法学员头上、脚上、胸、腿上坐、踩、摁,揪头发灌食。

恶警曹玉杰、陈彬用大撑子把大法学员的嘴撑开、灌满终止后,把鼻、嘴堵住、嘴斗合不上,身体弱的人嘴里东西多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当时喘不了气、窒息前生命挣扎的痛苦无法想象。

现已绝食三个多月的大法学员已知的有:盛连英、宫学荣、张佩影、姜桂云、董敬亚、董敬哲、孙继平、滕世云、朱云、张桂霞、秋丽、王曼丽、孟桂秋、杨延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6/107851.html

2005-07-02: 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还有关押着坚定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董敬娅(沈阳),腾世云(鞍山)、王金凤,孙继萍,邱丽,姜桂云,李春凤(葫芦岛杨家杖子),张秀敏(葫芦岛马丈房),龚学荣(大连的),孟桂秋,夏玉兰,朱云(葫芦岛),王红(葫芦岛)等,其中很多人都在绝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105301.html

2005-01-20: 辽宁大连马栏子地区女大法弟子江桂云,50多岁,2005年1月12日发真象材料时被恶人抓捕,被送姚家看守所了。

大连 甘井子区(甘井区,姚家看守所,周水子机场,辛寨子经济开发区,凌水镇)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4-28: 大连姚家看守所:0411--86870718 86870728 86870508
地址:大连市甘井子区姚家街270号,邮编116031
大连姚家拘留所:
电话:0411-86870728、83792725
电话:86886166、86887811、86887816、86887815、86887813、86887812、86870718、86870728、86870857、86870508、86871988、83792725

辽宁省大连市姚家看守所:
地址:大连市甘井子区姚家街270号,邮编116031
总机:41186871181总值班室:41183792702传真0411-86871844
提审室:41188053434
其它:0411-86602766、0411-83792767、86886166、86887811、86887816、86887815、86887813、86887812、86870718、86870728、86870857、86870508、86871988、83792725
所长王洪涛41186871844
监狱长室41186872399
监狱长41186871422
政委室86870181
供销科长室86871681
辽宁省省委、政法委、综治办、维稳办、六一零人员信息
辽宁省省委书记:陈求发
辽宁省政府副省长、秘书长:李金科
秘书:张光辉 办024-2312890013514219696
警卫: 孙骁 办2312896015504008821
秘书: 王鹏 办8690113313604901169
警卫: 邱戈 办8690991518840051177
辽宁省委常委 沈阳市委书记:易炼红
秘书:贺晨帆 办8377917718107313699

辽宁省委常委 大连市委书记:谭作钧
联系人:王新华 办8275867718842415577

辽宁省政法委书记李文章
联系人:顾江阳 办232399151774004001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1)

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2-01: 揭露凌海市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11990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