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张晶艳(张静艳), 女, 41

个人情况: 农民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双城市双城镇永治村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10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4-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2-02: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片警骚扰张静艳
2017年9月中旬,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片警、社区人员用欺骗手段给张静艳的丈夫和儿子打电话,打听张静艳的情况,并到张静艳的家敲门骚扰。

11月中旬,又一次打电话 骚扰,俩个警察又到她家敲门近半小时,家人无奈打开门,他们到各屋查看,给张静艳的家人带来了恐慌与不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7387.html


2017-03-23: 双城张晶艳女士曾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家住黑龙江哈尔滨市双城区双城镇永治村的张晶艳女士,一九九五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仅各种病好了,人也心胸开阔,遇事忍让了,她家再也没有了吵骂声,大家庭非常和睦幸福。

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张晶艳因讲真话屡遭中共迫害,以下是她自述的一些经历。

一、法轮功改变了我

一九九五年八、九月份,我在贾老板家打工,老板娘的姐姐、哥哥炼法轮功,姐姐对我说法轮功可好了,我说给我看看书,我看到《转法轮》这本书中教人如何做好人的道理,其中有一句话深深的打动了我,书中说:“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我想如果人人都不尔虞我诈多好,我要做这样的人。我决定炼法轮功。

以前,我是个遇事爱斤斤计较、脾气不好、在利益上看得很重的人。我家人口多,我尤其和公公两天不吵三天吵,经常闹得四邻不安,从不跟公公叫爸爸。炼功后公公再骂我时,我就说:爸别骂了,挺累的歇歇吧。他去世时,丈夫兄弟姐妹六个,我不攀比任何人、无任何怨言,丧事全是我家拿的钱。二妹夫说:二嫂要不炼法轮功,就得打翻天。

修炼法轮功前,我患有心肌炎,胃、肚子经常疼痛难忍,还有妇科病、腰腿痛,手脚冒凉风,我时常觉得人生很苦,怨天尤人。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二十年来没吃过一粒药。

通过修炼大法,我的整个世界观全改变了,我明白了许多人生道理,心胸开阔了,遇事忍让;我家院子里再没有了吵骂声,大家庭非常和睦幸福!

二、四次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哈市非法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七月二十二日我到省政府上访,警察把我们强行拽上大客车,送到哈市体育场,后又送到一所学校,强行让我们看电视播放关于“取缔法轮功的通告”,晚上把我们劫持到双城公安局院内,强行让报姓名和地址,很晚放回家。

面对电视上的造谣诬陷,我对丈夫说:“政府不了解情况,我要依法上访。过去古人说:慈父遭谤子不在,世人都会骂不仁。我在大法中受了益,我要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我依法进京上访,在北京被关押在体育馆遭警察一顿毒打。后被关押在双城驻京办事处,被双城镇镇干部强行押回双城市。610人员逼迫我写所谓“决裂书”。看守所二十多人挤在十几平方米的监室里,大小便在一起,一天两个黑窝窝头,一点带泥的汤。巡警队强行搜抄了我家。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看守所勒索我家六百多元钱。从那以后镇、村干部经常到我家骚扰我,还逼我丈夫写所谓“保证书”。一九九九年十一前,被江氏谎言毒害的村干部强迫我打扫两天卫生。

二零零零中国新年前夕,我再次到北京上访,由双城镇政府干部及村干部朱万福和郭庆璞在北京驻京办接回,身上带的三百多元钱被镇政府干部搜走。他们把我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又被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五十多天,三十多人挤在十几平方米的监室里,大小便在一起,一天两个黑窝窝头,一点带泥的汤;后我又被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在那里早六点开始坐板一直到晚上十点钟,哈尔滨鸭子圈第二看守所刘狱警强迫我手握脚撅着三个多小时,睡觉挤得上气不接下气;后我又被强行关进洗脑班遭到精神迫害,我绝食进行抵制。这期间正赶上过年,原本有病的年迈的公公听说我被关进看守所,雪上加霜一下就病重了,儿女们看护了半个多月。憨厚的丈夫在这巨大的精神压力下神思恍惚把脚摔成粉碎性骨折,家里一个老的躺在炕上生死难料、一个壮年在床上痛苦呻吟,一个在看守所里受着非人的迫害,此情此景亲朋好友无不伤心落泪。尽管这样他们还勒索我家人六千三百元钱却并不放人,后来经过我绝食坚决抵制迫害,才将我放出。镇政府干部刘丽华勒索一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我又进京上访,火车上的乘警让每一位乘客骂大法。我不骂,他们便强行把我扣押在山海关刑侦二队,那里的警察完全不顾人民警察形象,对我拳打脚踢,把我的头打出了大包,嘴里骂着难以启齿、不堪入耳的脏话。山海关刑侦二队勒索五百元钱。后来我又被站前派出所和村干部强行押到双城看守所,身上的一百元钱被金婉智拿走。在这里我被警察打耳光,强行灌浓盐水,并扬言凑材料要把我送劳教,在非法关押八十多天后又被勒索二千八百多元钱才把我放回。

三、不法人员骚扰不断

二零零一年皇历新年前,村里派五个党员每天轮流到我家监视我。村干部说:“这样对你算是轻的,要是文化大革命就得叫民兵把你们象‘黑五类’一样对待。”这还不算,一天非让我到村里,我没去,村支书便领着站前派出所四、五个人开车到我家抓我,我只好躲到亲属家。哪成想,第三天他们又追到亲属家,把亲属家的蔬菜温室都强行搜抄了,就这样我被迫流离在外。可他们并不罢休,天天到我家要人,扬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丈夫那时在外打工,家中只剩下年迈的婆婆和我的幼子在家相依为命。尽管这样他们还不放过,威胁我的家人,妇女主任还怒斥我的家人,把孩子吓得一看见警车就往家跑,没等进屋就喊“是不是又抓我妈来了?”年迈的婆婆着急上火、不堪惊吓导致卧病在床。二零零一年五月份,我正在帮父亲在地里干活,派出所和村干部开车又来抓我,一直到六月份我才敢回家。

二零零二年,我本想能过一个团圆年。可皇历腊月二十八,站前派出所四、五个警察晚上十一点左右,突然强行闯入我家非法抄家抓我,抢走我家新买的VCD,第二天公安局长张国富又领一帮警察,开了三辆车,又闯到我家翻个底朝天,连房户家的东西都被扔一地,另一屋也被强行把玻璃砸碎,门锁撬开,把东西一顿乱翻,二十多组暖气片被冻裂了,这还不算,它们还在我家蹲坑、跟踪。还强行勒索我家一千元钱,家人要收据,不但不给还威胁说要收据就抓人。大年三十晚上九点多、正月初一早上,村干部张某又两次到我家抓我,我再次被迫流离失所。别人家过年团团圆圆、欢天喜地,我却被逼得妻离子散、东躲西藏。

四、一度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哈尔滨市来了好几百防暴警察。全城戒严,就象电视演鬼子进村一样阴森恐怖。在花园小区警察把玻璃打碎强行入室,电脑、打印机等多种物品被抢劫。我被绑架到双城市公安局。多个警察闯入我家中抄家录像,不许家人进出(甚至孩子)。三个四、五十岁的警察围着我打,把我的下巴抬起来,用拳头对着我的喉管使劲打,双手拽着我的头发来回抡,另一警察同时猛踩我的脚、踢我的腿,并用手铐把我双手铐住,来回使劲拧,另一警察也不知打了我多少个嘴巴子,打得脚肿得不敢落地,喉咙肿得不敢咽口水。打完我之后又把我押到刑侦一队,那里灯火通明,只听到乒乓的打人声,我被铐在暖气管子上。它们用小白龙(塑料管)打我的双腿,我的腿被打成了黑紫色,打成的死肉块,半年没下去。我质问他们的处长说:“你们为什么刑讯逼供?”其中一警察叫嚣:“这是好样的,一人拿一小白龙,围着打,只剩一口气就行。”

二十一日,我被非法押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在那里我遭受到精神和肉体的摧残,真觉得生不如死。警察打我的耳光,用木方子打我的后背,把我的双手用手铐铐住后,悬空吊起,离地一米多高。审我的警察说:“是江泽民要对你这样的,我也不愿意,我要对你善,我老婆、孩子谁养?!”监室二十多平方米拥挤四十多人,卫生条件极差。我全身长满疥疮。这期间婆婆知道我又被抓了,整天心神不宁,把手脖子摔折了,眼望窗外呼唤我的名字,怎能不叫人心碎!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我又被押回双城,并被非法判重刑十年,连警察都惊讶的说:“你得干多大的坏事,能判十年哪?!”明理的人哪,你可想一想,我一心按“真、善、忍”做好人,犯了什么法?这简直是颠倒黑白、正邪不分!

我想我修炼真、善、忍没错,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日、八月十四日,我决定用生命抵制这非法关押、判刑,我决定绝食反迫害。三门诊来给我灌食的大夫董德先对我破口大骂,他们强行插管,连续插八、九次都插不进去,手指粗的管子,插进一米多深反复来回抽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们使劲掰我的嘴,捏我的鼻子灌我,女所长朱小波和刘大夫恶狠狠的说:“不是灌死两个了吗?你就是第三个。”朱小波用筷子撬我的嘴,她狠狠的说:“你要不吃,一天灌你两遍,我有的是时间折腾你,王文荣不是被折腾服了吗?”由于他们的野蛮迫害,我抽搐过去了。尽管这样,他们还不管不问,同监室的犯人看我被折磨成这个样子都哭了。所长刘清禹、狱警徐继泽扬言说:“死了白死,能把我们咋样?”指导员孙世友叫嚣:“不吃就灌,灌死拉倒。”狱警黄延春(音)对我大骂不止。

我曾对他们说:“不管你们对我如何,我都无怨无恨,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明白真相,不要再做江氏的替罪羊,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当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他们怕担责任才把我送到医院。警察把我妹妹(未修炼法轮功)抓去做人质非法关押了十个多个小时,把我亲属家电话号码都查了出来,多次到我亲属家威胁恐吓他们,远在他乡的亲属家也遭到牵连。使我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投、居无定所、流离在外。

这十多年来我历经苦难,精神、肉体所受的创伤无以言表。江泽民发起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镇压,我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在其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法轮功学员遭受的人权、精神、身体等迫害的事实,罄竹难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双城张晶艳女士曾被迫害得奄奄一息-344602.html

2016-07-11: 哈尔滨市双城区检察院张振庭多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哈尔滨市双城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张振庭,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那天起,一直助纣为虐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置国家宪法和法律于不顾,多次伙同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等,前后非法批捕五十多名大法弟子,起诉,直至到冤判。至今还有很多大法弟子在狱中蒙受不白冤,不能和亲人团聚;甚至有的大法弟子遭受长期摧残而离世。

张振庭对各派出所递交迫害大法弟子的材料,不论符不符合法律,都是冠以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所谓罪名,或者错用刑法300条的名义来对大法弟子实施非法批捕起诉立案,由于张振庭不遵守法律职业道德,造成了五十名大法弟子遭受不应有的长期被迫害。另外据过去和张振庭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他在处理其它一些案件的时候,对涉案人员进行勒卡索要,利用他职务之便谋取个人私利。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国家最高两院已发出通知:“有案必利,有诉必理。”大法弟子依照宪法和法律对江泽民向国家最高两院提出控诉。这一举动,触动了各地过去曾经替江泽民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具体责任人。双城区政府公安,各派出所,国保,六一零人员,三次大规模的对控告江泽民大法弟子进行骚扰抓捕绑架抄家拘留甚至到判刑,有一百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报复和陷害。二零一五年有六名大法弟子经张振庭批捕之后被非法判刑。

据不完全统计,以下是双城区检察提起公诉,双城区法院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截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日)

姓名 性别 冤判时间 住址 关押地 年限 现况
……
8 孙兆影 女 2002年 北安 哈女监 5 已回家
9 张静艳 女 2002年 城镇 被非法判 10 正念自走脱。
10李 超 男 2002年 城镇友联村 大庆监狱 11 已回家
……
张振庭:电话:13945122872
车牌:黑L6453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1/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1194.html

2005-02-07: 别人家过年团团圆圆 我却被逼得妻离子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7/95023.html

2003-07-26: 自6月29日,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张静艳开始绝食抗议迫害,7月2日恶警找来三门诊的大夫,叫董继先和另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大夫来给张静艳和另一位大法弟子洪武(近50岁)强制灌食,洪武高喊“法轮大法好”,便被歹徒们痛打;轮到张静艳时,三门诊的大夫董继先破口大骂,让劳动号(犯人)强行把张静艳抬出去,硬架着灌食,张静艳说她心脏不好,歹徒们丝毫不顾。

7月4日这两位大法弟子再次被强制灌食迫害,连插三次才插進去,朱小波(女所长)把张静艳架到接见室在铁椅子上又给她插管,连插七、八次还插不進去,朱小波和刘大夫(狱医)破口骂着说“你就是第二个刘杰(2003年2月在同一所里被灌食致死)”,同时朱小波还使劲地戳张静艳的头,还一边叫骂着,“刘杰他们不都死了吗?看我们哪个受处分了?”歹徒们不管大法弟子的死活,掐着鼻子,掐着嘴硬给张静艳灌了一些,还说再不吃一天灌两遍。

7月5、6日,歹徒们见张静艳还是不吃,7月7日指导员孙某大叫着,说“不吃就插管灌,插死拉倒”。这期间,张静艳每晚都抽、咳血,歹徒们也不管。7月7日上午朱小波一伙歹徒又把张静艳架到那个小黑屋(专给大法弟子灌食用)灌食,加了大量的盐,姓潘的劳动犯人找来筷子,硬撬开她的嘴,灌完后把张静艳扣在铁椅子上。朱小波气汹汹的说“下午还给你插管灌食”,到了下午又把张静艳架到那个小黑屋插上管灌食。现在洪武也面临着和张静艳一样的折磨。

2003-04-27: 双城市大法弟子张晶艳被非法判刑十年并多次遭酷刑
大陆大法弟子张晶艳,家住双城市双城镇永治村,女,41岁,农民。

1999年7.22,因一些大法弟子被抓,张晶艳到省政府反映情况被防暴警察强行抓上车送到八区体育场。后又被强行关到一学校,又送至当地公安局。99年7月25日因進京上访反映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北京警察打骂,并押回双城公安局非法关押25天年,非法抄家。

2000年1月,张晶艳進京上访被双城610办公室非法关押3个月,后送到双城镇洗脑班。20多天,洗脑班恶人逼家人拿出6200元钱才将张晶艳放回家。2000年6月,她又進京上访,在车上,邪恶的乘警让乘客骂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创始人,张晶艳因不骂大法被乘警强行扣押在山海关刑警二队。在那里恶警象流氓一样打骂张晶艳。后张晶艳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80多天,恶警勒索家人2800多元钱,才放人。

2001年春节前后,双城站前派出所恶警和城镇及永治村邪恶保安多次到张晶艳家里和亲属家抓人,逼亲属和家人交出张晶艳,扬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给张晶艳家人亲属身心造成极大的痛苦。2002年腊月28晚10点多钟,永治村村长朱万福领着站前派出所的恶警,再次到张家非法抄家抓人。第二天公安局局长张国富亲自带领一帮恶警到她家抓人抄家,强行抄走影碟机一台。对租房的房客家也不放过,东西被扔得满地都是。同时恶警怀疑另一住房里有修炼人,就将房门强行撬开,砸碎玻璃,造成了暖气管冻裂。除夕夜及第二天早上派出所恶警又到家来抓人,张晶艳被逼无奈只得流离失所。

2002年4月19日,在花园小区,哈市警察强行把张晶艳所居房屋玻璃砸碎,闯入室内,把她抓走,押至双城公安局。在那里恶警狠命地抓住张晶艳的头发来回摇晃,另几个恶警把她的双手铐住来回拧劲,踩她的脚,踢腿,打嘴巴。张晶艳的脚和腿都变成了紫青色。然后恶警将张晶艳送至刑侦二队,哈市的恶警又刑讯逼供,把她铐在暖气管子上,用塑料管打她的大腿,致使她的腿6个多月还是死肉块,还是青紫色。每个恶警都凶残地拿一塑料管边打边喊:往死里打,剩一口气就行。4月21日,张晶艳被押至哈市第二看守所,在那里610办公室的恶警用电棍电她,把她的双手铐住,并用绳子吊在暖气管子上。手铐把她的手铐出的伤痕多天才消下去。当询问恶警的名字时,它却说你想把我们上明慧网曝光,它们都不敢说。

张晶艳被非法判刑10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7/49232p.html

2003-01-09: 关于黑龙江双城市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情况的补充与更正
伊福全 6年; 张晶艳(燕) 10年; 马忠(东)良 13年

2002-02-27: 2002年2月9日晚23点左右,双城市双城镇永治村村干部朱万富领着站前派出所5-6个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张晶艳家中,没有任何理由抓捕该大法弟子,同时到处乱翻,更有甚者把其家租的房户家的衣服、被子及一切物品全给翻的到处都是,也没翻出甚么。最后把家中新买的影碟机强行抢走,强迫其家人说出其去向。因某种原因该大法弟子当晚在亲属家住的,才得以幸免。

第二天晚五点多,邪恶之徒张国富(公安局长)一边指使村干部欺骗其家人让张晶艳打一个电话给他们,证明没進京就不再找她了。同时威胁家人否则他们就立即進京找,一切费用全部由家人承担,还到张晶艳娘家去找,同时张国富亲自领一帮恶警又把她家从里到外翻了个遍,结果一无所获,现该大法弟子有家不能归,流落在外。

2002-01-07: 张晶艳,女,38岁。99年7月25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说句真话,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后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被勒索130多元才放人。2000年1月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北京警察抓捕,在驻京办时被一不法官员搜走200元,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双城看守所又押5天,敲诈伙食费650元。被双城镇非法关押在新民街道办事处20多天,被刘玉华勒索1000元,被永治村朱万福强行扣4564元才放回。2000年7月1日进京证实大法,在牡丹江至北京的火车上,乘警强迫每一位乘客骂大法、骂师父,不骂就被强行关押山海关的二刑警队。在那她被三恶警毒打,身上的钱被强行搜走,被双城市站前派出所勒索500元。被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75天,被张国富勒索800元,看守所敲诈800多元,永治村强行扣1200元才放回。在镇乡政府及派出所的逼迫下她被迫离家出走,家中仅剩60多岁婆母和一十几岁的孩子。就这样邪恶之徒还到处抓人,扬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让你家过不好日子。家中老少各个心酸,给家人造成巨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7/22718.html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7: 公正乡派出所电话:53263935
所长安澄宇:15545466697
副所长:王井泉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所长13351204666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
警察曲宏达15124674298(曾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05-06: 周家镇派出所:
所长赵晓良13904661967
户籍员陈玲玲13674503983
警察蔡易臻18145184279、13694629041
包健豪15846630391
于泉涌15545270588
徐文利13654574977
辅警马忠龙15046796435
孙振楠15246684667
占友良13845152004
赵传君18246639177
任义15343219111

2019-04-29: 联兴乡派出所:
电话:45153241568
所长曾庆元13904661965

2019-02-03:
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 45187663190
国保大队 45187663153
大队长 王典明 13351100359 45187663277
卢军 13704806722
钟刚维 45187663151

道里区公安分局
姜勇智 局长 45187663101 13313634111
玄德军办公室主任 4518766334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看守所 45184378077

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 温海滨【四楼监区】15304517790


2019-01-12:盘锦市检察院:
地址: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16号,邮编124010
控申科:0427-2681018尚小杰 负责本案

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东陵路88号,邮编110161 电话:024-31629923、31629924转8064
监狱长:陈笑含、曲光
一监区:监区长赵健 狱警:顾宪雨、唐帅、张柏宁、那荣涛、陈斌、薛兆秋、戚金龙、张廷彪、刘阳、李忠军、周帅、田坤成、李滨、张国凯、林新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