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市 >> 王引科, 男

个人情况: 德顺有限公司经理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石家庄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7-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引科 牛敏洁(牛敏杰,牛敏婕,牛敏捷)
兄弟姐妹/伯父母: 牛敏刚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11: 石家庄市公安局桥东分局专门成立了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专案组”,有九名成员,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凶犯。他们个个心狠手辣,野蛮专横。大法弟子王引科、赵卫民、牛敏杰、马会斌及其妻子等都是被他们绑架的。他们也知道自己做的事见不得人,所以不敢在正规场所行凶,就在宾馆或饭店包房,内设刑具,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恶徒们说,在他们手里死几个人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他们有恃无恐,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7/40579.html

2016-10-04: 多次被迫害命危 石家庄市牛敏洁控告江泽民
石家庄市五十四岁的牛敏洁女士二零零二年九月被绑架,一度遭酷刑折磨致残,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五年底保外就医;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再次被绑架、折磨、命危。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牛敏洁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元凶江泽民。

牛敏洁女士在修炼法轮功前有严重的脑供血不足症状,经常头晕得天旋地转,不辨方向,一九九六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所有症状全部消失,原本急躁易怒的性格变得平和、宽厚。

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对数以千万计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后,牛敏洁女士与丈夫王引科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

因坚持修炼,二零零一年十月三日,丈夫王引科名下的广东省中德贝斯实业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河北省纹理防伪技术有限公司被非法查封,牛敏洁的弟弟牛敏刚被绑架,自己和丈夫王引科一起被迫流离失所。

被迫害致残

二零零二年八月,王引科流离失所期间被石家庄公安国保大队绑架,当年九月二十五日,牛敏洁和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桥西区永安街一处老式民房中,被桥西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绑架,之后被关押在一处地下室内。石家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王晓峰打了牛敏洁耳光。

之后石家庄市国保大队邓方、王晓峰和保定市徐水县公安局副局长阎永增一起连夜把牛敏洁转移押至徐水县公安局。

一到徐水县公安局,以阎永增为首的几名男警察立即残酷刑讯逼供。他们把牛敏洁紧紧锁铐在铁椅子上,在阎永增指挥下,几个男警察(其中一个名叫柏森)没头没脸的暴打;后来用一座手摇式发电机缠住牛敏洁手指、脚趾,然后使劲手摇,让电流通过牛敏洁身体;他们把牛敏洁的双脚搭放到另一把椅子上,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树枝用力抽打她的双脚,直到双脚变成了紫色,完全肿胀起来;柏森拿一把宾馆里常见的一次性小梳子,用梳子齿在牛敏洁已经肿胀的脚趾尖上不停的扎,给牛敏洁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他们还用烟头烧烫牛敏洁的脚趾甲。这伙丧心病狂的警察还用一根看不清材质的金属棒(手指粗细)在牛敏洁的小腿迎面骨上用力碾压,来回碾压(小腿当时是架在另一把椅子上)。牛敏洁由于剧痛难忍,撕心裂肺的喊叫,他们用毛巾把牛敏洁的嘴紧紧勒住,以致后来松开时,牛敏洁的嘴里满是大泡。

第二日,牛敏洁被送进徐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进所,就被强制奴役,每天组装小火柴盒,超强度的劳役使得每天双手手指酸痛难忍,后来牛敏洁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绝食抗议奴工劳役,被一姓李的管教用一柄胶皮棒殴打,从室内打到了室外。

之后看守所违规使用械具,给牛敏洁使用了一种名为“钩子”的刑具(两手被铐在一起,两脚被铐在一起,手脚之间还被一段一尺多长的铁链子连起来,脖子上被挂上了一个大铁圈、大铁锁),这时人就站不起来了,基本生活都无法自理。一位同室的人被钩铐了一天半即出现心绞痛症状,后给解除“钩子”,而牛敏洁被铐了一个星期才解开。期间牛敏洁一直绝食抗议,而看守所却无动于衷。一周后,当牛敏洁从刑具上被解下来时,双腿已经失去力量和运动能力,从此致残,再也不能站起来了。

被枉判八年

二零零三年被徐水县法院非法开庭,错用“刑法三百条”枉判八年徒刑,于二零零三年十月被转移至满城监狱关押。

由于在看守所期间被迫害致残,进入监狱后,牛敏洁生活不能自理,还被强制洗脑接受所谓“转化”,之后牛敏洁的身体每况愈下,高血压(当时实测高压二百七十五,低压一百三十五),心脏也出现严重问题,保定医院检查残疾的双腿时,结论是双下肢小腿到膝盖神经坏死(后来保外就医出狱时,监狱方却推说检查结果找不到了)。

牛敏洁于二零零五年年底被保外就医。回家后牛敏洁恢复了学法炼功,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牛敏洁就能站立起来了,在半年左右时间里,未经任何其它医疗手段,仅仅坚持每天学法炼功,牛敏洁就恢复了正常行走的能力。

再次被绑架、折磨、命危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下午,石家庄市裕华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军领一伙警察闯入牛敏洁家中将其绑架,劫持到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旁边的一处培训基地,然后被正定县公安局副局长高国和该县国保大队刘姓教导员指挥锁在铁椅子上逼供,由于当时牛敏洁出现严重的高血压危急反应(高达二百七十),随时有生命危险。高国勒索了牛敏洁家人一万八千元钱后(所谓取保保证金,却未开任何收据),让家人接回了家。

高国处心积虑的图谋侵吞一万八千元钱。当时高国一直监听牛敏洁和丈夫王引科的电话,得知他们夫妇因生意问题十月份准备去一趟北京,故意在他们去北京出发之前(十月十五日),把牛敏洁的个人信息搞了所谓“上网通缉”。牛敏洁夫妇却并不知晓。十月十七日,当他们还和从前一样的来到北京入住宾馆时,牛敏洁被赶来的展览馆路派出所警察带走,送北京市看守所时,由于血压高达二百六十,又把牛敏洁带回派出所关押,并通知河北这边,高国一周后才派人将牛敏洁接回。并以此为借口拒绝退还取保证金一万八千元。

后来高国等还把牛敏洁的材料递交到正定县检察院,图谋构陷冤狱,后来由于医生讲述的牛敏洁的病情被制成光盘,送到法院,法院裁定“中止审理”。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凌晨五点,石家庄市东苑派出所的副所长赵天佳、片警高立涛与裕华公安分局刘某等一伙警察闯入家中,不听家属的解说,不顾牛敏洁重度高血压,随时有危险的状况,强行将牛敏洁带到了东苑派出所。在派出所,牛敏洁出现严重的病症反应,满脸通红,血压飙升,派出所赶紧通知120急救,在医生证实情况较危急,随时有危险,这才让家人接回了家。但此后东苑派出所又有几次上门骚扰。

家人遭受的迫害

牛敏洁的丈夫王引科,一九九六年三月份,为强身健体和修养心性,开始修炼法轮功,并收到良好效果。原患有严重的额窦炎、顽固性嗓子溃烂、发烧等症状,很快痊愈。原工作单位是河北化工学校,职务是体育教师,后来下海经商,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商人。

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石家庄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大队长陈雷带着三个警察,在跃进路派出所给王引科打电话,叫他去一趟问点事,结果一去就被非法扣押,后来绑架到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禁一个月才让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日,王引科名下的广东省中德贝斯实业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河北省纹理防伪技术有限公司被非法查封,同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流离失所的王引科寄居在石风路上的省四建宿舍,石家庄市“六一零”唆使桥西公安分局、红旗大街派出所的警察,于深夜一点左右,偷偷打开他租住房屋的门锁,强行将王引科和井陉县政协委员白玉枝以及石家庄市财政局职员何东带走。王引科被带到裕华区欧韵宾馆,锁在特别制作的铁椅子上十六天,而且不让眨眼,一直不让睡觉,致使王引科精神恍惚,腿、脚至腰严重浮肿。一个月后被送至新乐看守所。王引科于二零零三年三月被石家庄桥西公安局抓捕。被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

牛敏洁的母亲聂菊梅,一九四零年五月五日生人,从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熬中药喝,身体差的总觉得自己活不过五十。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半年的时间全身的病:胆囊炎,血压高、常年发低烧等十几种常见病全好了,无病一身轻,因此在年底还获得了单位奖金——一年内未花一分医药费的二千元奖励。牛敏洁夫妻俩正是看到母亲的巨大变化得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聂菊梅承受了巨大压力,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女婿、儿子多次被抓,被非法判刑,承受不了如此的压力,身体状况一下子跌至低谷,最后放弃修炼。放弃修炼后身体出现了严重病症,二零零八年查出患乳腺癌,后扩散成骨癌,二零一一年六月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4/多次被迫害命危-石家庄市牛敏洁控告江泽民-335457.html

2006-05-16: 牛敏刚本有一个温馨、祥和的家。自己在铁路系统有稳定的工作,衣食无忧;妻子体贴柔顺,儿子咿呀学语,其乐融融;父母二老住在卓达小区书香园,开朗健康;姐姐牛敏洁和姐夫王引科自办实体,事业有成。全家人和睦、健康、心灵充实、无忧无虑。

敏刚被抓并被判12年重刑,对于我们家人象晴空霹雳一样,由此给我们这个家庭造成了深重的灾难。

长期的杳无音讯,我们内心承受的极度焦灼不用多说;敏刚自己所经受的痛苦这里能够写出来的也不过是大树之一枝叶;两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整日担惊受怕,彻夜无眠。开始苦于无消息,但又怕听到坏消息,知道儿子被酷刑折磨,腰被打坏,整日以泪洗面。敏刚的妻子曹咏梅没有正式工作,失去了丈夫,失去了依靠,还要照顾年仅3岁的孩子,孩子想爸爸了,哭着要爸爸,这时母子俩就一起哭。为了生活,曹咏梅被迫托付亲人协助照顾幼子,自己出来打工,艰辛度日。如今孩子已经7岁了,残缺的家庭使得孩子性情孤僻,整日郁郁寡欢。

父母两位老人有一点微薄的退休金,原本不难维系恬淡清和、宁静简约的生活,也能按时供应买房子的按揭贷款。敏刚出事后,二老不得不每月挤出小孙子的生活费,女儿牛敏洁亦被指为“主使”,同时被迫离家出走,因此又得照顾外孙,加上开办公司的早先银行贷款到期,二老被迫卖掉新房,另觅简陋住所,四处举债,竟有一年多时间不敢动肉食,真是度日如年。姐夫王引科和姐姐牛敏洁的遭遇更是凄惨,先是被指为 “幕后主使”,被逼离家,颠沛流离。之后二人分别于02年8月30日和9月25日被抓进牢笼,开始了漫长的拘押。同样值得说明的是牛敏洁夫妇被抓后的遭遇。

牛敏洁是牛敏刚的姐姐,45岁,曾任河北省模特大赛的教练,心地善良、性情豪爽大方、人长得也很漂亮,丈夫王引科,为人敦厚善良,仗义豁达,有着运动员般的体魄。夫妻自办公司,效益颇为可观,自家有多处房产及多部汽车,夫妻情深家庭和美,是人人羡慕的家庭。2002年10月,因知悉弟弟牛敏刚被抓,之后警察如临大敌,抄家、搜查公司,连同其公司雇佣的一般员工也给抓走,夫妻俩不得不流离失所。

2002年8月30日,王引科在其住所被抓,之后被转到裕华公安分局关押,其间被裕华公安分局锁在特别制作的铁椅子上12昼夜,不让睡觉不让眨眼,百般折磨,致使其精神恍惚,腿、脚至腰严重浮肿,一个月后被送至新乐县看守所关押一年多(裕华公安分局时任副局长李军)。

2002年9月25日,牛敏洁被永安街派出所抓捕,当天下午秘密送到桥西动物园附近某部队招待所,傍晚左右,市公安局政保大队的王晓峰和邓方协同徐水警察将敏洁押送到保定地区徐水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当晚以阎永增、柏森为首的多名警员对锁在铁椅子上的牛敏洁实施了疯狂的折磨摧残,毒打、压脚背、用手摇电话长时间电击,敏洁遍体鳞伤,双脚肿起,几度休克。就这样一直折磨到凌晨4点多,后转送徐水县看守所。

在徐水县看守所期间同样遭到了目无法纪良知泯灭的不法警员的残酷的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它们用橡胶棒把牛敏洁等几人从监室内打到监室外,又将她的双手双腿同时铐在一起使其不能站立(是一种俗称钩子的刑具,使人长时间保持非常痛苦的姿势),长达一周之久,致使双腿肌肉萎缩,失去知觉,牛敏洁双腿至今不能行走,已成残疾,起居须别人照料。03年9月,当地610授意徐水县法院不顾缺乏法律依据和牛敏洁身体极度虚弱的事实,非法判以重刑8年,于当年10月15日被转送太行监狱2监区4中队。徐水县看守所和公安局为掩盖其恶行,生怕太行监狱见敏洁不符合接收条件不予接受,阎永增亲自押送,硬是把奄奄一息的敏洁送进了大牢。由于敏洁身体极度虚弱,在太行监狱期间多次出现全身抽搐、不省人事,几次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而且下肢完全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血压竟高达240。为此家人要求为她办理保外就医,却仅仅因是法轮功修炼者,被多方阻挠,条件苛刻,就是不愿放人。直到06年元旦前夕,苦挨了3年多的敏洁才被接回了家,此时已是生命垂危,双腿残疾,家人都快认不出来了。

不仅如此,牛敏洁的公公已经瘫痪在床十多年,婆婆由于思念儿子儿媳,加上长期担惊受怕,也在儿子王引科回来后不久突发脑溢血,现在虽经抢救脱险,仍然行动不便,不能说话,生活不能自理。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关系着社会的稳定,也反映着社会的健康程度。谁能回答这样一个原本和谐幸福的家庭为何要承受如此巨难,如今的艰难处境又是谁的责任?今天的社会这样的家庭又有多少?

我们多方知悉,狱中的牛敏刚身体健康状况极度虚弱,机能和多器官出现病症,长时间禁止探望使我们无法放心,因为我们知道同样是四监狱曾对已瘫痪近一年的杨晓杰的家人说:“没事,它能吃能睡,身体好着哪!”然而杨晓杰保外就医回家时,瘦的皮包骨,呼吸急促,虚弱的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只活了20多天便含恨离世。我们的家人牛敏洁带着一身的伤病回家,已是残疾在身,不复当年风采照人、能歌善舞的健康形象,我们不能再失去一个健康的牛敏刚。据知情人透露,河北省“610”有一个秘密文件,对法轮功修炼者,不须依照现行法律,“除生命垂危者,一律不准保外就医”。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等“生命垂危”了,再“保外就医”还有用吗?那不等于眼睁睁的看着亲人等死吗!?

我们在此要求相关部门领导,本着真正维护法律(而不是权力),真正维护公理(而不是托词),真正维护正义良知(而不是昧心),按照一个可行的、快速的、高效的程序,为牛敏刚安排身体彻底检查,及时治疗,尽快批准保外就医,让家人接回彻底治疗。我们会继续呼吁上书,直至此事得到真正的关注和合理的解决!

上访人:牛敏刚父亲:牛庆丰

此信转呈河北省各相关部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6/127947.html

王引科,石家庄大法弟子,德顺有限公司经理。因坚持修炼,2001年10月3日公司被非法查封,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8月30日被石家庄蹲坑恶警秘密绑架,现关押在石家庄新乐看守所,期间12天不让睡觉,16天坐铁椅子,受尽了一系列酷刑折磨。其妻子大法弟子牛敏洁也于2002年9月25日被秘密绑架,关押在保定徐水看守所,遭受了一系列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两腿不能站立。王引科于2003年3月被石家庄桥西公安局转捕。

2003-12-10: 2002年8月31日,石家庄市“610”唆使桥西公安分局、红旗大街派出所的恶警,在石风路的省四建宿舍,于深夜1:00左右,偷偷打开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租住房屋的门锁,强行将井陉县政协委员白玉枝、德顺有限公司经理王引科、石家庄市财政局职员何东带走。当时大法弟子白玉枝拒绝报姓名,遭到了恶警的严刑毒打,后被叛徒认出。红旗大街派出所把她打得不成人形,最后在她绝食抗议2个多月时,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庭(属于石家庄610直接操控,本地所有被非法立案的大法弟子都由这里审理)将其非法判刑4年,现被非法关押于石家庄二监狱。王引科被锁在特别制作的铁椅子上16天,而且不让眨眼,12天不让睡觉,致使王精神恍惚,腿、脚至腰严重浮肿。一个月后被送至新乐看守所。王引科于2003年3月被石家庄桥西公安局转捕。所谓的“案子”已到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据悉已被非法判刑。何东被抓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一看守所,于2003年9月被桥西区法院非法判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0/62175.html

2003-08-22: 2002年8月31日,石家庄市大法学员王引科在住处被公安政保唆使的振头派出所不法恶警,在深夜1:00左右用窃贼劫舍的方法,偷偷打开了屋门上的锁,强行将他及其他大法弟子带走,并进行严刑毒打。目前王引科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地区新乐县看守所,早已被非法转捕。所谓的“案子”已到石家庄市桥西法院,近日可能要开庭。

2003-02-24:石家庄大法弟子牛敏杰,在其弟牛敏刚2001年10月3日被抓捕后不久(详情见2002年1月18日明慧网“石家庄不法警察绑架、折磨大法弟子的暴行”),即被河北省“610”恐怖组织内定为在石家庄的所谓“组织者”,并列入公安部在河北省重点抓捕的“黑名单”,视为重案要案予以重金悬赏。被列入这个“黑名单”的还有牛敏杰的丈夫王引科(已被非法抓捕)和目前尚不便公开姓名的另外3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4/45184.html

2002-12-02: 2002年8月30日,振头派出所恶警不敢在光天化日下暴露丑行,偷偷摸摸在半夜1点,利用“万能钥匙”开门闯入,绑架了流离失所的大法学员白玉枝(原井陉县政协委员)、何东(原石家庄市财政局职员)、王引科(原河北省化工学校体育教师,停薪留职后开办石家庄德顺贸易公司)。

其中白玉枝绝食绝水抗议,桥东公安分局某刑警队竟对她严刑拷打,期间导致白玉枝一度心脏异常。为推卸责任,在劳教所拒绝接收的情况下,将她强硬关进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过了一阵又秘密转移至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王引科在石家庄市公安局政保支队被逼坐了12天铁椅子,目前被秘密关押在河北省新乐县看守所。何东也遭到拷打,目前被非法关押于本市。

值得一提的是,王引科被河北省610恐怖组织无端怀疑为法轮功提供经济来源,以及怀疑是法轮功在石家庄的所谓“组织者”。2001年9月28日610恐怖组织伙同市长藏盛业带领荷枪实弹的武警,在石家庄开达小区对漂泊在外的大法弟子实施抓捕,然后企图对王引科和其妻子牛敏杰以及其他被视为“重点怀疑对象”的一系列大法弟子进行抓捕,致使王引科及妻子流离失所,有家难归。与此同时,610对被列入围的所有大法弟子开始非法通缉,并通知了海关及航空部门。610一伙在王出走的第二天借“为法轮功提供经济来源”为由,毫无根据地将王的公司查封,公司的一切经济活动必须通过公安裕华分局的认可后方可执行,即便是一分钱的开支或去向也要向分局汇报,王的公司被毫无道理的劫持,就连王的债务人也受到恐吓:欠王的钱必须还给裕华分局。公安局可谓是独裁者“在经济上搞垮”的政策的忠实执行者。更有甚者,恶徒们借机敲诈王公司的钱财,上万元拿走竟然不履行和出据任何手续。

石家庄市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9-08-31: 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公安局:
局长白毅82180166、13633111212
城关派出所所长封立军138032132888

鹿泉区司法局:
局长高明芳85138008、13932198586
副局长梁金会85138188、13831116679
鹿泉区政法委:郄立江82016529、13503215086
鹿泉区检察院院长 安少峰82105888、13903218567
鹿泉区法院院长 纪兰生83893600、18531157666

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石家庄郊区赵陵铺赵三街,邮编050000电话:0311-8778202432;办公室:87755202
所长刘黎平
政委杨素金87755202
副所长:李占发、邢志昌、杨文肖、张景桂、王志彬
副书记王书亭87755213、13931171888、13781581859
一科:指导员杨建军、副科长孟翼新
二科:科长刘文辉、指导员姜明聚、副科长高新
三科:科长张海燕、指导员马建设 接收警察:高新民
石家庄市检察院住二看检察官:
主任 王宝军87755379
申检察官87755379

2019-07-28:
责任单位
1、石家庄桥西区中山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桥西区永安街51号(自强路和南小街交叉口顺南小街南行20米左右再朝西走大概50米左右路北)
责任人李征兵15830969603、0311-88892109
所长李备军87896623, 教导员李晖87896623 警察:任援军、王峰霞、屈连营、李树强、史亮、王彦伟、于春生、卞松范、郝明信、梁乃丹、赵素敏

2、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
地址:石家庄市红旗大街233号,邮编050090(现河北省教育考试院南邻)
侦监科(批捕科):科长孙英、副科长焦燕0311-66603051
电话:0311-66603128、0311-87032000
办公室:66603002
值班室:66603123

于恺 公诉科长兼未检科科长 66603078、1331513208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