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遂宁 蓬溪县 >> 谭学礼, 男, 51

谭学礼
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大法弟子谭学礼被迫害致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蓬溪县群利镇中合公社11大队6队
个人近况: 2006年6月19日 迫害致死 (2006-07-0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1-1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85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
16、谭学礼,男,51岁,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法轮功学员。2005年7月24日晚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惨遭肉体折磨,九天后他的发声器官被警察破坏,从此无法再说话。谭学礼后被非法判刑4年,2006年6月13日被劫持往重庆市永川监狱,6月19日仅六天就被迫害致死,遗体前身背后全是紫红块伤痕。谭学礼的遗体于6月20日下午5点被强行火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07-06-02: 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56095.html

2006-11-14: 重庆永川监狱继续隐瞒大法弟子谭学礼的死因
四川遂宁市蓬溪县群利镇五十一岁的农村法轮大法弟子谭学礼,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六天后(六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遗体于次日(二十日)被强行火化。今年暑假期间,谭学礼的儿子从学校赶回家中后,听家人讲诉父亲的死亡与火化经过后,怀着悲痛的心情,到永川监狱查询父亲的死因和经过情况。

永川监狱说是因病猝死,并拿出法医鉴定书。谭学礼儿子看只有几行字,并且没有任何公章。儿子反问警察:这就是验尸报告吗?我也在网上查过猝死是怎么样的,我也都知道。况且我父亲死后全身是伤,我母亲是农村妇女,不懂法律,就强迫威逼我母亲在火葬通知书上签字,并立即火化我父亲的遗体。这证明我父亲是被人打死的而不是病死的。

谭学礼儿子要求警察提供当时是关在哪个监舍、有哪些人,死亡的那天是哪个警察值班。他说:作为儿子,我要追查凶犯,并追究与之相关的一切法律责任,为父申冤。谭学礼儿子提出要复印一份验尸报告,把复印件拿走。

警察恼怒的答道:“你没有权力查,也没有权力复印,我今天让你看这些,也是看你是谭学礼的子女才让你看,我可以马上驱逐你出去。这件事也不是我们单独处理的,是和永川检察院共同处理的。”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晚九时,蓬溪县群利镇派出所所长王开胜带重庆合川国安队四、五个恶警闯入谭家,非法绑架谭学礼谭学礼的妻子说,“抓人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它们恶狠狠地威胁我不许动,说一动就打死。当时我很害怕,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式。”三天后,七月二十八日中午,王开胜又伙同重庆合川、蓬溪国安队共七、八人再次到谭家抄家。

不法人员二零零六年六月五日才告诉谭的妻子谭学礼被关在合川看守所,当时谭学礼已被非法判刑四年,说不出话来。后来谭的妻子收到谭学礼写给她的一个字条,上面只有一句话:“我从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号就不能说话了。”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谭学礼被送永川监狱继续遭迫害。六月十九日晚两点左右,永川监狱打电话说谭学礼死了,叫家里人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赶到,不然就处理了。遗体只穿了一件红色背心,整个胸部红一块,紫一块,两大腿也是红一块,紫一块的,整个背上也是紫红块。当再翻到正面时,谭的鼻子和口里流出了血水。

(注: 开始永川监狱告诉谭妻谭死在六监区,但谭被火化后,谭妻收到谭转到永川监狱给家写的信,信上写到他在永川监狱七监区,在永川一二七信息工程学院对面。后打电话核对,和谭儿子面谈的王监狱长是七监区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4/142426.html

2006-07-10: 谭学礼遗体被强行火化灭迹 家人无处伸冤
遭当地恶警非法绑架10个多月的51岁四川农村法轮大法弟子谭学礼,2006年6月13日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六天后(6月19日)被迫害致死。谭妻张女士接到通知后赶到永川监狱,在永川火葬场见丈夫遍体鳞伤。谭学礼遗体20日被强行火化。家人难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伸冤无门。

四川遂宁市蓬溪县大法弟子谭学礼,于2006年6月19日左右被迫害致死

*炼功遭绑架 恶警发民难财

51岁的大法弟子谭学礼是四川遂宁市蓬溪县群利镇中合公社11大队6队的农民。据他的妻子张女士说,谭学礼19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以后明显的变化就是说话和善了,炼功仅几个月,严重的贫血病不治而愈。

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当地中共恶警不断加大迫害力度,到处绑架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弟子,发民难财。

2000年5月13日,谭学礼与六、七十个大法弟子在潼南滨江公园集体炼功,要求释放蓬溪县被非法关押在潼南看守所、戒毒所、拘留所的70多名大法弟子。潼南国安大队恶警张良一伙绑架了在场炼功的所有大法弟子。

谭学礼在遂宁蓬溪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0天。蓬溪国安队强迫张女士交了2000多元钱才放人,但开的收据只有1200元。

谭学礼被关押期间正是庄稼收种的农忙季节,当地有好心人实在不忍心看着谭学礼家的庄稼无人收种,便主动帮助收回粮食,结果遭到当地恶警勒索,每人被罚款1000元。当地农民一年的平均收入不到1000元,许多大法弟子家属为了亲人少受迫害,而不得不负债累累。

*恶警夜间行凶绑架 非法抄家

从此以后,蓬溪县群利镇派出所所长王开胜等经常到谭家非法抄家。

2005 年7月25日晚9点,王开胜带重庆合川国安队四、五个恶警闯入谭家,非法绑架谭学礼谭学礼的妻子张女士说,“抓人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它们恶狠狠地威胁我不许动,一动就打死,当时我很害怕,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式。”

三天后,7月28日中午,王开胜又伙同重庆合川、蓬溪国安队共7、8人再次到谭家抄家,收走一台台式电脑。它们一直没有告诉张女士谭学礼被关在哪里,直到2006年6月5日张女士才接到通知到重庆合川看守所见人,谭学礼已被非法判刑4年。

*遭非法关押九天 发声器官被毁

6月5日,谭学礼被非法关押了10个多月后,他的妻子张女士在重庆合川看守所第一次见到他。张女士说,她只能隔着玻璃和她的先生通电话,但谭学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女士哭着问谭学礼,警察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谭把电话放下向妻子打手势,他伸出一只手的食指,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在这只手的食指上横着划了一下。见妻子还不明白,谭学礼隔着玻璃把嘴张开,又把不知何时被打掉了的四、五颗牙拿到手上,隔着玻璃给妻子看,张女士再仔细看谭学礼张开的嘴,发现左边下面的牙不见了。后来张女士收到谭学礼写给她的一个字条,上面只有一句话:“我从2005年8月2号就不能说话了。”

张女士说,被抓走九天他就被打得说不出话来。她推断,谭学礼可能被用了重刑,使他无法再说话。

张女士在电话中问恶警,谭学礼为什么说不出话来,对方却说,“是他自己不说话。”

*被永川监狱六天迫害致死

谭学礼于2006年6月13日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

6月19日凌晨两点左右,张女士在家接到永川监狱的电话说谭学礼死了,叫家人必须在24小时赶到,不然就处理了。谭妻听到这一消息,难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当场痛哭不已。

第二天一早张女士找了几个亲戚包车匆匆赶到永川监狱,问警察人是怎么死的。警察说是心脏病病死的,没有病历,也没有医院证明。谭学礼的遗体已被送到永川火葬场。

*家人伸冤无门

为了见到遗体,张女士和同去的亲戚只好答应监狱恶警提出不拍照的条件。谭学礼冰冻的遗体身上只穿了一件红色背心,他的整个胸部、两大腿、后背到处红一块、紫一块,鼻子和嘴里流出血水。

张女士见丈夫遍体鳞伤,说“这不是病死的,我要请律师”。恶警称请律师可以,只能他们去请,一切费用由张女士负担。

谭学礼夫妇的女儿在外打工,儿子还在外地上大学。张女士要求等女儿、儿子回来再处理。可是在恶警的威逼下,谭学礼的遗体于6月20日下午5点被强行火化。

谭学礼的女儿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一天晕倒两次。20天过去了,谭学礼的女儿谭女士仍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她说,最后一次见到爸爸是两年前,这几年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她说,“我爸爸只是一个农民,决对没有干任何危害社会、危害国家的事,他只是炼炼功锻炼身体,为什么遭到这样的对待。”

当记者拨通遂宁市蓬溪县公安局副局长杨招喜、国安大队负责人梁茂春等人的电话,寻问谭学礼等当地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时,它们都马上慌忙挂断电话。

自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以来,据明慧网2006年7月8日为止的消息,在死亡案例高发省份之一的四川省,已有174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其中27人来自遂宁市。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0/132614.html

2006-07-07: 谭学礼遗体满身伤痕、发声器官被毁
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大法弟子谭学礼,2005年7月24日晚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惨遭肉体折磨,九天后他的发声器官被恶警破坏,从此无法再说话。谭学礼后被非法判刑,2006年6月13日被劫持往重庆市永川监狱,仅六天就被迫害致死,遗体前身背后全是紫红块伤痕。

大法弟子谭学礼,男,51岁,中学,务农,家住四川遂宁市蓬溪县群利镇中合公社11大队6队。谭学礼以前有严重贫血症,经常头晕,只要周围很吵闹,他都会晕倒在地,而且有各种禁忌,太阳大了不能出门、不能着急、几乎不能干活。1997年腊月,谭学礼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仅几个月,他的一身病症全都不治而愈。

2000 年5月,潼南邪恶之徒加大力度迫害大法弟子,潼南看守所、戒毒所、拘留所三处共关押了70多名大法弟子。2000年5月13日,谭学礼与六、七十大法弟子在潼南滨江公园集体炼功,要求释放蓬溪县被非法关押的70多名大法弟子。这一天,潼南国安大队恶警张良一伙绑架了在场炼功的所有大法弟子。

谭学礼先被非法关押在潼南几天,后被转到遂宁蓬溪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天。蓬溪国安队强行他妻子交了2000元钱才放人,但开的收据只有1200元。从那以后,凡是所谓的敏感日,蓬溪县群利镇派出所恶警所长王开胜都会去谭家抄家或骚扰。

2005年7月25日晚上9点,恶警王开胜带重庆合川国安队四、五个恶警绑架谭学礼并非法抄家。据周围群众所见,当时谭房子的坡背后公路上有三辆警车,几十个警察把谭房子围住。三天后的7月28日中午,王开胜又伙同重庆合川、蓬溪国安队共7、8人再次到谭家抄家,收走一台台式电脑,连他家的厕所的粪坑都用棍子去搅动。

谭学礼被绑架后,一直遭受合川国安队与合川看守所恶警的酷刑折磨,但家人却一直不知道他被非法关在什么地方。直到一天(具体时间待查),恶警通知谭妻去见人,直接告诉谭妻,谭学礼已被非法判刑4年。当时谭妻只能隔着玻璃和谭通电话,但谭学礼却一句话也不能说出来。谭妻问看守所警察是怎么回事,一恶警答说,2005年9月3日谭生病,医治无效,就说不出话来了。

谭妻哭着与谭学礼说话,并问警察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谭学礼隔着玻璃把嘴张开,用大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圈。谭妻问是什么意思。谭把电话放下,伸出一只手的食指,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在这只手的食指上横着划了一下。见谭妻仍不明白,谭又放下电话,在玻璃上画一个圈,用手指从圈中间划下来,他又把不知何时被打掉了的四、五颗牙拿到手上,隔着玻璃给妻子看,谭妻再仔细看谭学礼张开的嘴,发现左边下面的牙不见了。后来谭写了一封信回家,里面只有一句话:他从2005年8月2号就不能说话了。这证明恶警有可能把谭的声带割断了,使他无法再说话。

谭学礼于2006年6月13日被劫持往重庆市永川监狱。6月19日夜里两点左右,永川监狱打来电话说谭学礼死了,叫家人必须在24小时赶到,不然就处理了。谭妻听到这一消息当场痛哭不已,想想女儿在外打工,儿子还在学校(大学三年级),不知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谭妻找了几个亲戚包车赶到永川监狱,问警察人才来几天是怎么死的。监狱警察答是病死的,说6月19日谭晕倒在地,拉到重庆人民二医院就死了。亲人问:“送来时要检查身体的,有病你们怎么要收?”监狱警察答:“当时李科长检查没病。人到底是怎么死的,什么时间死的都无法知道。”监狱警察并称没有病历,也没有医院证明。

谭妻要求见人,恶警又说人已拉到永川火葬场,并提出条件,要见人可以,但不许拍照,只准妻子、儿女见面,亲戚不能见。后在亲戚的再三要求下,警察才让一起去的几个亲戚见遗体。为了见到遗体,亲属只好答应不拍照。

亲属见到已被冰冻了的谭学礼遗体,遗体身上只穿了一件红色背心,亲属捞开背心一看,整个胸部红一块、紫一块,两大腿也是红一块、紫一块的,把遗体翻到背面,只见整个背上也是紫红块,当再翻到遗体正面时,谭的鼻子和口里流出了血水。谭妻见丈夫遗体全身是伤,就说“这不是病死的,我要请律师”。恶警称请律师可以,只能他们去请,不允许谭妻请。谭妻说要等到女儿、儿子回来再说。恶警说从19日算起,只给三天时间,三天过了,儿女不回来也要强行火化。在恶警的威逼下,谭学礼的遗体于6月20日下午5点被强行火化。

现在谭妻整天泪流满面。谭学礼的女儿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一天就晕倒两次。谭学礼的儿子还在上大学三年级,一年要学杂费1万多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364.html

2006-07-03: 谭学礼被重庆永川监狱六天迫害致死
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大法弟子谭学礼,2005年7月24日晚被当地恶党人员绑架,2006年6月13日被劫持往重庆市永川监狱,于19日被迫害致死,全身是伤。具体情况待查。

谭学礼(男),家住蓬溪县群利镇中和公社11大队6队,曾因治病耗尽了几乎所有家产,结果未治好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他身心健康,病痛全无。但在2000年5月庄稼收种大忙关键时期,被当地恶党人员劫持、非法关押,使其庄稼无人收种。有好心人实在于心不忍,使主动帮助谭学礼收回粮食,结果遭到当地邪恶执法人员勒索,每人1000元的罚款。

大法弟子谭学礼于2005年7月24日晚被当地恶徒绑架;被非法判刑后,于2006年6月13日被劫持往重庆市永川监狱,仅六天后于6月19日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32044.html

2005-07-30: 遂宁蓬溪县大法弟子谭学礼(男)于7月24日晚被当地恶徒绑架;蓬溪县群利镇大法弟子莫雍彬于相近时间也被当地恶徒绑架。莫雍彬的哥哥莫××(名字待查)7月25日晚被当地派出所抓去,2夜1天后才放回;7月28日中午12点,又去了2个警车到他家,据说莫××又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296.html

2005-01-07: 谭学礼曾因治病耗尽了几乎所有家产,结果未治好。修炼了法轮功,使他身心健康,病痛全无。但在2000年5月庄稼收种大忙关键时期,恶人将他非法关押,使其庄稼无人收种。有好心人实在于心不忍,使主动帮助谭学礼收回粮食,结果遭到当地邪恶执法人员勒索,每人1000元的罚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7/92909.html

遂宁 蓬溪县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20-08-22: 蓬溪县 承办检察官岳婷138825090208255395701。传真8255395683
蓬溪县公安局办案人是玉泉派出所副所长廖坤8255435406

2020-08-20: 蓬溪县公安局指挥中心82553955708255395896,5435616,53955408255435333
国保大队大队长李波13982563399、副大队长张光辉13982511336,教导员冷雪松15244911111
国保办公室82554251158255395547
国保成员廖辉13795757471
蓬溪县公安局局长郭晖13909063922,办公室8255395541
政委刘茂森1388251313382553955438255423686
副局长胡中华
副局长何光明13320636566
局党委副书记梁茂春:13508212086

2020-08-19: 蓬溪县检察院:
检察长邱远东138082659698255395929,
传真8255395683
检察一部主任佘斌州825539536815282559753
政治部主任杨波8255395943
副检察长王光涛(管检察一部)8255395383,13882566863

2020-07-02: 遂宁市看守所8252812170
遂宁市国保大队8252510059,82525100568252510053
安居区国保大队8258663513
现任队长肖腾龙13982516040副队长何浩远(音)19961077997,办公室8258663321
原来的国保队长何江 13909063333,现在是安居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2019-04-21:
金桥派出所电话:08255414110
所长蒋葆华电话:13982506143
2018-06-21: 青羊区法院法官:王润明 电话:02886633058 手机:13183820022
青羊区检察院公诉人:刘建立 电话:028-8624313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25)

参与处理谭学礼遗体的部份部门和人员:
重庆市新胜地区人民检察院刑执监督科科长:郑波
永川监狱狱政科科长:李会明 永川监狱狱政科电话:023-49890529
永川监狱教育科科长:张龙剑
永川监狱医院副院长:杨福元
七监区王监狱长警号:5016617(七监区值班室电话:023-49839938)
永川监狱电话:023-49890513
永川新胜区院:永川检察院(永川市文曲路79号)电话:023-49862000 邮编:402160

相关电话(区号023):

谭家:
13568733916
女儿13711528639
女婿13711528638
大姐家44226044
外甥1303233222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