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雅安监狱 >> 牟强, 男, 3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新疆伊犁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1-10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09-11: 四川雅安监狱残忍折磨给牟强造成深深的创伤
2000年10月,大法弟子牟强被非法抓捕后判刑7年,至今人被非法关押在四川雅安监狱。雅安监狱恶警(包括入监队教导员吴云)威逼利诱犯人暴力折磨牟强,强制洗脑。牟强被折磨的思维呆滞、行为迟缓、面容苍老,皱纹深了,白发多了,心灵深处造成了深深的创伤。

一、暴力折磨

2006年5月8日,为了逼迫牟强所谓的“转化”,即强迫他违心的用虚假、诬蔑、恶毒的谎言写所谓的“保证书”、 “悔过书”、“揭批书”,雅安监狱入监队教导员吴云让犯人把牟强带到监舍顶楼一间只有地铺的空号房内(那里没有人会知道、听到、看到)。六名犯人三人一组轮番对牟强实施折磨,另有四名犯人作为预备,随时准备接替对牟强的折磨。三人一组的犯人中,一人抓牟强一支胳膊,把他按住,另一人则在牟强耳边大声念诬蔑法轮功的材料。恶人不准牟强低头、不准闭眼睛、不准动嘴巴、不准发出声音。牟强的挣扎、反抗软弱无力、无济于事,换来的却是犯人的恼羞成怒和更加粗暴的折磨。当然,警察是不会来“碰到”这些情景的。

二、心理上折磨 强逼写“三书”

犯人曾对牟强说:“我们现在的改造任务,就是给你洗脑,要把你收拾到位,让你知道疼了,你就‘老实了’”、“这只是个开始,不行,就延长时间。以后,你晚上就别睡觉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发疯,要么写‘三书’,并保持沉默”、“你就是疯了,也与我们无关,我们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炼疯的”等等。

每天从早上,牟强被迫必须6:30起床到晚上10:00睡觉,除了被守着在马桶上解手和几分钟洗漱、吃饭时间外,牟强得不到片刻休息和喘息的机会。恶人除了身体上、心理上、精神上对牟强折磨,还要摧残他的意志,逼迫他同犯人“对话”。可这种对话本身是建立在对牟强的折磨之上的,根本不存在平等对话,并且犯人是受了指使的,警察可以随时用自己的职务、权力、身份对犯人的“改造表现”、“记分考核”进行要挟,犯人哪敢冒风险呢?更何况,基层警察“县官不如现管” 的一贯做法,最终倒霉的只能是犯人。所以只要当牟强一开口,立刻就会遭到犯人的围攻、戏谑、冷嘲热讽、百般侮辱,使牟强难以形容的痛苦、疲惫、心力交瘁。

个别警察在捞政治资本、挣工作成绩的利欲驱使下,采用欺上瞒下的非人折磨手段达到弄虚作假、走形式、完成任务的目的,终于弄到了又一份假“三书”,牟强无法想象个别警察甚至会处心积虑的在“三书”来源加上一句“以上是我真实意思的表达”。更不可思议的是监区长陈新颖还要叫牟强写一封感谢信给折磨他的犯人,还要逼迫牟强说假“三书”是他自己写的,并逼他当众宣读。牟强已经说不出话了。

牟强在孤独、无助、屈辱、悲愤的折磨中痛不欲生的煎熬着每一天。一人月下来,牟强被折磨的思维僵化、呆滞、行为机械、迟缓;面容苍老,脸色发青,皱纹深了,白发多了。这种折磨对牟强的心灵深处造成了深深的创伤和隐痛,这种创伤和隐痛是持续的,象一场恶梦,一想起就无限痛苦,将伴随他的一生。

每个人来到世间,除了名声,什么也留不下。牟强为了留下在人世间的清白,他绝不承认这种由犯人口述、残忍逼迫下笔录的假“三书”,随后,牟强声明这种假“三书”作废,并要求收回。

三、没收信件 谎言欺骗威胁家人

牟强写给家里的信都被没收了,或退给他,说他们看不懂,甚至家人的来信也被任意没收,不拿给牟强。吴云不仅残忍的折磨牟强,为了捞成绩,还不断编谎话,欺骗和吓唬牟强的家人。牟强不怕恶人的折磨、摧残,可是牟强的家人被谎言欺骗、利用,转来对他施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1/162470.html

2007-05-09: 新疆籍大法弟子牟强在四川雅安监狱遭受的迫害
新疆籍大法弟子牟强,二零零零年在四川成都遭到邪党不法人员绑架毒打,被非法判重刑七年,一直在雅安监狱遭受的残酷迫害,曾遭到狱警8000伏的电棍电击、罚站、殴打、关禁闭、批斗等迫害。监狱方面还欺骗其家人,让家人感谢恶警的所谓“改造”。

雅安监狱,又名“172厂”、“雅安汽车配件总厂”,位于雅安市西门大桥桥头。这里从2001年底开始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该监狱迫害的手段主要有:电击、体罚(罚站)、殴打、批斗、“违规学习”(即长时间罚坐)、超负荷跑操等;恶警安排刑事犯监视,包括上厕所、洗衣服、吃饭、洗碗、甚至睡觉都轮班监视,并作笔录;强迫大法弟子每半个月写一次思想汇报,强迫学习监狱法,强制剃光头,强制穿囚服,即使是家属送来的衣服也要强制印上“雅监”标记才能穿,不准系皮带,裤子只能用一条10多公分长的布带系上;大法弟子写的家信都要通过恶警非法检查。

成都大法弟子牟强,男、三十五岁左右、大学毕业、新疆伊犁人,九八年前后开始修大法。2000年6月左右,被邪党出动大量警力绑架,当天牟被捕后,公安为了让牟强说出资料来源和曾与谁联系,对牟强進行了严刑拷打。直到当晚12点,整个派出所和附近的民楼能听到派出所内传出公安拳打脚踢牟强的声音。邪党公安还非法传唤大法弟子指认牟强牟强被投入派出所置留室时,头部以及许多部位鲜血仍在流淌,整个身体已是遍体鳞伤,嘴也被打歪。

二零零零年十月牟强被非法判七年、非法关押在雅安监狱。牟强因撕毁邪恶攻击大法的标语,不穿囚服,多次被邪恶吴云等关禁闭迫害。牟强以绝食抗议,又遭野蛮灌食。

雅安监狱为了逼迫所谓的“转化”,即强迫违心的用虚假、诬蔑、恶毒的谎言写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雅安监狱入监队教导员吴云2006年5月8日让犯人把牟强带到监舍顶楼一间只有地铺的空号房内(这里没人会知道、听到、看到),六名犯人三人一组轮番对牟强实施折磨(另有四名犯人作为预备,随时准备接替对牟强的折磨),一人抓一支胳膊把牟强按住,另一人则在耳边大声念反法轮功材料。不准牟强低头、不准闭眼睛、不准动嘴巴、不准发出声音,稍有“不配合”,就使劲“收拾”,牟强的挣扎、反抗、无济于事,换来的却是犯人的恼羞成怒和更加粗暴的折磨。监狱干部是不会来“碰到”这些情景的,以为迫害就是他们安排的。每天从早上6:30起床到晚上10:00睡觉,除了被守着在马桶上解手和几分钟洗漱、吃饭时间外,牟强得不到片刻休息和喘息机会。

雅安监狱恶警除了在生理上、心理上、精神上的折磨,还要摧残意志,逼迫牟强同犯人“对话”,可这种对话本身是建立在对牟强的折磨之上的,根本不存在平等对话,并且犯人是受了指使的,干部可以随时用自己的职务、权力、身份对犯人的“改造表现”、“记分考核”進行要挟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所以只要当牟强一开口,立刻就会遭到犯人的围攻戏谑、冷嘲热讽、百般侮辱,使牟强难以形容的痛苦、疲惫、心力交瘁。犯人说“我们现在的改造任务,就是给你“洗脑”,要把你收拾到位,让你知道疼了,你就“老实了”,“这只是个开始,不行就延长时间,以后你晚上就别睡觉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发疯,要么写‘三书’并保持沉默”,“你就是疯了,也与我们无关,我们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炼疯的”…… 牟强在孤独、无助、屈辱、悲愤的折磨中痛不欲生的煎熬着每一天。

一个月下来,牟强被折磨的思维僵化、呆滞、行为机械、迟缓;面容苍老,脸色发青,皱纹深了,白发多了。这种折磨对牟强的心灵深处造成了深深的创伤和隐痛,这种创伤和隐痛是持续的,伤害永远都无法抚平,像一场恶梦,一想起就无限痛苦。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不能也无法相信这种残忍的折磨会发生在今天社会里的监狱内。

个别邪党干部在好大喜功、捞“政治资本”、挣“工作成绩”的利欲驱使下,采用欺上瞒下的非人折磨手段达到弄虚作假、走“形势”、“完成任务”的目的,终于弄到了又一份假“三书”,无法想像个别干部甚至会处心积虑的在“三书”来源加上一句“以上是我真实意思的表达”;更不可思议的是监区长陈新颖还要叫牟强写一封感谢信给折磨牟强的犯人;还要逼迫说假“三书”是牟强自己写的;还要逼迫当众宣读。牟强已经说不出话了。牟强表示不承认这种由犯人口述,残忍逼迫笔录的假“三书”,声明这种假“三书”作废,并要求收回。

下面是大法弟子牟强写给家人的两封信,是由同情他的人员带出监狱的。中共监狱、劳教所为了封锁消息,通常检查、没收私人信件,阻止被关押的人员把里面的实际情况说出去。

(一)

妈妈、哥哥、姐姐、姨妈:你们好!

首先祝你们新年好!

我给你们写了很多信都被没收了,或退给我,说他们看不懂,甚至你们的来信也被任意没收不拿给我,我却无可奈何,你们无法想像我的实际情况,根本不知道我受到的折磨,无论电话还是写信都不能讲真话,否则你们就无法知道我的消息,同时我也会遭到進一步的严加看管和惩罚。吴云是最坏的家伙,他不仅残忍的折磨我,为了捞成绩,还不断编谎话欺骗你们,吓唬你们,你们以后再也别相信他的假话了。妈妈在电话里感谢他,我的心里有多痛苦啊!却不能对你们说。姐姐还要写信来骂我,我的心都碎了。妈妈要坚强、乐观起来,再也不要用眼泪和病体来逼迫我了。身体、健康、生命都是你自己的,为甚么要听邪恶的谎言放弃大法呢?邪恶能给你甚么?只能毁了你们。

在收到信后,不要在来信或电话里提到这件事,否则我的处境就更难了。
你们多保重!

(二)

清醒吧!

我很想你们!爱你们!

过年我给你们打电话,如果你们安全收到信了,就说我的同学祝我新年好,我就明白了。

我不怕恶人对我的折磨、摧残,可是我的家人被谎言欺骗、利用,转来对我施压,煎熬着我,却使我痛苦万分。因为你们是我的亲人,可你们不知道我所承受的和我所经历的是多么骇人的不可想像,而在我回来之前又无法向你们说明,所以你们再不要相信谎言了。

相信我,我是无辜的。我没有违法,是法律被恶人利用了。

哥哥,我给你写的信都被干部没收了。一个月只能打一次电话,以后可能打电话的机会没有了,因为我要揭露他们对我的迫害。别为我担心,形势会越来越好,因为人们都在清醒,了解真相。我知道你很辛苦,我又不能同你多说话,请你多保重,我很想你,请你多去看看妈妈,不管妈妈有甚么错和缺点,她都是我们唯一的妈妈。

相信我,历史会给我公正的。不要再听吴云这个伪君子的假话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9/154370.html

2006-11-04: 揭露成都市温江看守所和雅安监狱的罪恶
我以自己本人的被迫害和看到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恳请国际人权法庭受理此案,将邪恶中共、江泽民一伙的政治流氓集团立即绳之以法,结束这场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开创美好的未来,让法轮大法、真、善、忍,充满、照亮每一个善良的人,使人间善良永存、正义常在。

原告 :蒋怡。家住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

被告:
1、洪伦春。住家现不知。他是温江区城西派出所的所长。
2、黎明。他是城西派出所的一名干警。
3、吴云。他是雅安监狱四监区的教官。

案由:被告的行为侵犯剥夺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和信仰自由、原告在看守所和监狱受到了被告的邪恶迫害。

控告事项:
1、责令被告释放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
2、对原告赔偿非法关押期的经济损失。
3、对原告公开道歉。
4、追究有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事实及理由:

见证温江看守所和雅安监狱的罪恶

自从99年7月20日以来,江××按照个人意志,对法轮功掀起了疯狂的迫害,让我和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失去了信仰自由和公开炼功的权利。我被非法关押在温江看守所和雅安监狱遭受迫害,见证了江氏集团和恶党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

我家住在四川省温江县。自从1998年,看到母亲修炼后的变化,有幸得了法轮大法。经过几年的修炼,我和母亲的身体以及思想上有很大的改变,我的爸爸现在也开始修炼了。自从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就按照师父所讲的“真善忍”来严格要求自己。以前自己的坏脾气和坏习惯也改掉了,而且让我最清楚知道的是人生真正存在的意义是甚么:那就是返本归真,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为别人着想的人,而且还要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觉。

在2001年5月7日晚上,我和两名大法弟子出去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贴标语、挂横幅,要求还法轮大法和师父的清白,被不明真相的群众举报到温江公安局和城西派出所,将我们三个大法弟子绑架。当晚恶警们还带着枪,把我们带回各自的家去非法抄家。他们就像土匪一样,到处乱翻一阵,非法抄走了我家的一本大法书、一张传单、一个坐垫,还有一把多年没用过的防盗刀。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把我们带走送到了拘留所。而且还对我们拳打脚踢,当时我的嘴就被打出血来。

我们受尽了恶警们非人的折磨和毒打,直到半夜三更还在非法审问,让我们几天几乎都没睡觉。在拘留所非法关了两天,5月21日,恶警强行把我、耿远成、周世春、王小华四个大法弟子与刑事犯绑架着遊街示众,后由城西派出所恶警洪伦春、黎明把我们送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他们唆使里面的刑事犯对我们一阵暴打,我被打成内伤,两个大腿也被他们踢黑了,只要一出气心口就痛,一蹲下大腿就痛。他们还强迫我们做苦工刮铜线。吃的是水煮白菜、老圆根萝卜,一点盐味也没有,而且还有沙子在里面。

这样超期关了我和耿远成8个月后,由成都中院非法执行,然后在温江法院非法判刑4年。期间另一个大法弟子周世春被非法关了3个月,强迫写“保证书”,由农校党委出面保了出去。还有4名女法轮功弟子王小华、耿远群、焦天琼、张淑容,其中王小华被非法关了3个月与周世春一起释放,其馀3个非法拘留15天后,被释放,看守所则把我和耿远成送到了雅安监狱,進行新一轮的迫害。

这里从2001年底就开始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到2002年底,已非法关押大法弟子30馀名,还有被不断抓進来的。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最长刑期8年,最短的也是3年。

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残忍、恶毒。主要有电击、体罚(罚站)、殴打、批斗、“违规学习”,而且每个大法弟子还被安排两个刑事犯,24小时不分昼夜的监视,包括上厕所、洗衣服、吃饭、洗碗,甚至睡觉都要轮班监视,并且写记录,强迫大法弟子半个月写一次“思想汇报”,强迫看一些栽赃陷害,反对大法的录像,而且那些恶警还经常找大法弟子“谈心”。说是“谈心”,其实就是要你“转化”,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因为这些恶警拿到三书后,就可以得到6000元甚至更高的奖金。所以这些恶警为了金钱、利益,不顾出卖自己的良心,对大法弟子進行疯狂迫害。

在这人间地狱里,遭受迫害最重的大法弟子有:王际生、郑文质、高先良、骆常勇、牟强等,都不同程度遭到8000伏的电棍电击、罚站、殴打、关禁闭、批斗等迫害。其中高先良在一天半夜里被恶警吴云、苏某用8000伏的电棍电击近200次。当时高先良被两名刑事犯成洪炎、姜志翰一人拉一只手成大字形拉开,吴、苏两恶警用电棍猛电头部,过后又电他的手指,额头上都电起了很大的包,其场景惨不忍睹。恶警电完后又罚站,致使高先良行走都十分艰难。在高先良被迫害的同时,大法弟子骆常勇被恶警单独关押在4楼一个房间里,由6个刑事犯三班倒轮流不间断的迫害,从早上7:30开始罚站,两脚并拢站直,两腿间夹一张纸,不能掉落,一直站到晚上9:30。每天罚站长达10多个小时,两腿、脚站的红肿,穿不上鞋,疼痛难忍,而且还是光着脚站。恶警们仍不放过他,前后被罚站一个多月,如果稍有站不直,就叫刑事犯殴打。其间,副监狱长刘健康和狱改科的科长安志坚多次来观看迫害现场,看“转化”了没有。过后,骆常勇又被转到雅安监狱名山县八监区,继续遭残酷迫害。

其实,这一切都是江泽民和邪恶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而且那铺天盖地恶毒的谣言毒害了无数的世人,使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受到了无辜的迫害,剥夺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权。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4/141738.html

2006-06-06: 四川省雅安监狱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情况
2002年7月19日下午恶警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受迫害最重的有:剑阁大法弟子王际生、遂宁市新桥镇的郑文质、成都市郫县唐元乡的高先良、成都市新都区的吴奉林和骆常勇、成都市龙泉驿区大面中学的王学明、成都市金堂县金龙乡的向金山、成都市彭州市的卢三福、新疆伊犁的牟强、广安市的庹万学等。大家都不同程度地遭到8000伏电棍电击、罚站、殴打、关禁闭、强制野蛮灌食、批斗等迫害。

其中,高先良在一天半时间里被恶警吴云,苏警官(此人后调到成都监狱管理局)用8000伏电棍电击近200次,高先良当时被两个刑事犯成洪炎(雅安市名山县人)和姜志翰(雅安市人)一人拉一只手成“大”字型拉开,吴、苏二恶警用电棍在高的头部猛电,后又按住高的手电他的手指,额头上电起了很大的包,其惨状目不忍睹。恶警电完又让他罚站,致使高先良走路都十分艰难。牟强因撕毁邪恶攻击大法的标语,不穿囚服,被邪恶吴云等多次关禁闭迫害。牟强以绝食抗议,又遭野蛮灌食。郑文质被恶警吴云叫到办公室用8000伏电棍电击。卢三福被陈监区长及两个刑事犯,在几十个犯人和警察面前毒打。王际生也遭到电击、罚站。王学明、向金山、庹万学因拒绝穿囚服、称“罪犯”,被恶警安志坚、吴云等多次长时间关禁闭及其他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6/129719.html

2005-01-10: 强盗的行径,恶鬼的嘴脸——雅安监狱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0/93196.html

大法弟子郑文质、饶贤成、卢三甫、骆常勇、牟强、赵亭武、黄贵权等10多人被恶警强行逼长时间跑步、100馀次下蹲、100馀次向后转,其间刻不容缓。后大法弟子们认为不能配合邪恶,便齐齐站出队列罢练,恶警这才住手。

2001-04-03: 牟强:新疆人,28岁,男。曾经2次進京护法。2000年5月,因为在公园与功友切磋被捕,被公安人员毒打致伤。2000年11月被逮捕,被关押在穷乡僻壤的黑牢里。不与外人接触至今。

2000-06-29: 6月19日,成都浆洗街派出所因有人说新疆籍青年、法轮功学员牟强在发送大法资料,立即出动大量警力抓捕牟强。当天牟被捕后,公安为了让牟强说出资料来源和曾与谁联系,对牟强進行了严刑拷打。直到当晚12点,整个派出所和附近的民楼能听到派出所内传出公安拳打脚踢牟强的声音。公安还非法传唤大法弟子指认牟强牟强被投入派出所置留室时,双眼已被打成熊猫眼,头部以及许多部位鲜血仍在流淌,整个身体已是遍体鳞伤,嘴也被打歪。

面对淫威,牟强表现出作为一个大法真修弟子应有的坚强。
现在,牟强已被公安遣送回新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29/1777.html

雅安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835)

2018-12-03:金堂县法院:地址:金堂县赵镇十里大道一段727号,邮编610400
电话:028-84935611、028-84935262
法官唐何028-68611413
公诉人王永雪028-84996909

金堂县法院:
地址:赵镇十里大道
电话:84935611、028-84935127
院长邱劲波 13982267683办028-84935299、18581872415
副院长苏彤昱 13980012718028-84935113
纪检组长黄涛 13881775306028-68611419
副院长李世强 139 8042 9733
副院长赖万峰 139 8092 2668
司法局副局长赖万一 13808239388

金堂县检察院
地址: 金堂县赵镇十里大道二段195号,邮编610400
电话:028-84932000
代理检察长潘登
副检察长周学勤
副检察长艾加宪
副检察长万涛
纪检组组长曾玉维
政治处主任黄春旭
反贪局局长刘海
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黄太平
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兼公诉科科长谢艳玫

金堂县公安局:
局长潘智 028-84934999宅 028-87700690、13980001515
政委罗兴国 028-84920663宅 028-84935178、1390820980
副局长黄红卫 028-84920639宅028-84936226、13981820616
袁晓明 028-84920636宅028-84929033、13882036333
丁代勇 028-84920668宅 028-84930959、13908080686
周林 028-84026116宅028-84980902、13880060088
潘勇 028-84920669、13881828384
纪委书记邹学军 028-84920616宅028-84921100、13882172001
国保大队队长黄元正 028-84920727宅028-84934623、1360809392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