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义县 >> 崔国华, 女, 5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义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1-0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07: 六次绑架、两次劳教 辽宁崔国华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义县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崔国华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通过邮局快递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致使自己六次被绑架、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零三个月;还被非法勒索现金七千三百五十元。

崔国华女士要求最高检察院依法追究江泽民所犯下的罪行必须承担的法律刑事责任和精神、经济上的赔偿责任。

最高检察院已签收她的控告状。下面是崔国华女士在诉状中陈述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的部分事实和理由:

我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大法使我身心受益,更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真正懂得做人的道理,心胸宽广,不为小事而苦苦追求,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以苦为乐,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正在我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努力做好人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了疯狂的迫害法轮功,每个修炼者都在经受着严重的迫害。被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或非法判刑关押的迫害。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十六年来,我遭到了如下的迫害:

一、被六次绑架、半年非法拘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上,对江氏集团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我以公民合法权益去北京和平上访、反映情况。到了锦州火车站检票口被阻拦,搜走了身份证,被劫持当地前杨乡派出所,一个五十多岁小个的管事,非法关押我一宿。

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前杨乡派出所张书礼和另一个警察闯入我家,问我炼不炼,如果不炼写保证书,不写就带走。我没有配合,被绑架到义县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一个月,镇东派出所还勒索二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月,义县政保大队王占林等三名警察闯入我家,抄家什么也没有抄到,将我绑架到政保大队五楼,王占林说:“你们的同修把你供出来了,关于去北京之事谁带的头,你出个手续就行。”想谋害同修,我说:“不知道!”王占林打我一个嘴巴,又把我胳膊背到后背说要捆起来,我也没有动心。然后把我劫持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八天,镇东派出所还勒索三百五十元现金。

十二月二十五日一早,政保大队大队长张彦复、副队长王占林等三名警察闯入我家中,又一次把我绑架到政保大队五楼,逼供、审讯,要我说出真相材料在哪印的,参加人员、地点。我没有被他们的骗术所迷惑,一直到晚上,把我送进义县刑事拘留所,在那里政保大队还天天来叫我过堂、审讯。今天恐吓我说:“明天把你送走”;后天又说:“给你分钱。”

那一年的农历大年是在拘留所过的。我家里有九十岁的婆婆,丈夫和上初中的女儿,他(她)们为我承受那么多痛苦,精神压力多大?我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一直到正月十五才把我释放,张彦复个人勒索我三千元,政保大队又勒索我二千元,共计五千元钱,无据。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证实大法,我第三次进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喊出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把我绑架到车上,我还再喊,另一名警察打我两个嘴巴,直到前门派出所也没停,所里出来一个高高的、胖胖的,专打人的警察。我不配合,他打了我二十多个嘴巴,拿我头往墙上撞。非法审讯后关进小屋一天。晚上,又把我送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关押一宿。第二天,又把我劫持到北京某看守所(什么名记不住了),我以绝食方式抵制非法关押,第七天当地政保大队长张彦复、前杨乡派出所长张成军等警察把我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第三天把我带到医院检查,没有血压,他们吓坏了,下午才就把我放了。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我在街上发神韵光盘,被义县公安局特警大队警察绑架到锦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被两次非法劳教

第一次非法劳教二年半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县政保大队和前杨乡派出所警察,要送我劳教来闯入我家绑架,当时我离家出走到黑龙江省讷河亲友家,呆了十三个月。此时,正是邪党十六大前夕,大抓捕。因为我不在家,前杨乡派出所警察不论黑天白天、节假日,甚至跳墙骚扰我家老人、丈夫和孩子,老人已经承受不住了。于是义县前杨乡派出所张成军等警察追到黑龙江省讷河,把我先绑架到讷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天两宿,第三天直接把我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拒收后又劫持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天。直到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政保大队、前杨乡派出所警察再次把我持劫到马三家劳教所,他们当时就得奖金一千五百元。

到劳教所把我分到最邪恶的二大队一分队,分队长杨晓峰为了达到分队转化率高,多得奖金,利用邪悟者不择手段的强行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警察说什么她们做什么,为了让我转化,不让睡觉,体罚、打、骂、严管,三顿吃大黑饼子、咸菜。三个人打我一个,六至七个人收拾我一个人,四个人摁着我两边手,两个人打头,一边打一边说你为什么不转化。

从那以后,我被她们打头,打得恶心、头晕、出不来气,后来血压高,吃不下东西,出气费劲。我想我不能这样下去,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要用生命去证实法轮大法好。便在劳动教养院广场开始炼第一套功法,炼了两天。警察又气又怕,给我非法加期三个月。到后来我身体走路都很吃力,晚上睡觉都昏迷不醒。分队长杨晓峰硬往我嘴里灌药,我就是不吃,因为我没有病,我是被她们打成这样的。我的意志没有垮,我要出去,我还要救度世人。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被释放,在劳教所非法迫害共二年半。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二年零九个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开奥运会之前,邪恶疯狂的抓捕法轮功学员,大约十点多钟,义县义州镇派出所七、八个警察闯入我家,我问:“这么晚来干什么?”领头的警察李刚说:“看一看。”然后翻这翻那,把师父法像、香炉劫走,并在屋拍照,之后,强行把我拽进警车,绑架到县看守所。

非法关押六天,于八月六日,第二次给我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黑窝。当时正是所谓“严打”,劳教所里充满了阴森、恐怖,十多个男警察,专给法轮功学员电击、上大吊。进去后,一个男警察先让我背犯人背的三十条,我不背。那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男警察的头叫刘威,用电棍先电我的两腮、下颌骨、后脖梗、脸、手、胳膊。女警察还狠狠的打嘴巴,我的门牙当时就被打掉了三颗,剩下的都活动了,慢慢的相继都掉了,到了二零一零年我才五十三岁,回到家,面部很年轻,可就是一个真牙也没有了,全口假牙,同学、同事看到我都不认识我了。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后来在劳教所搞高强制“转化”,用酷刑给我上大挂。把我绑在两个床摞起来,两层之间,把两个胳膊用手铐固定在床头上,脚捆上,不能直腰在床底下,弯着腰,这叫又一种大挂。然后用电棍电我的胳膊,当时我发正念,求师父,谁电我谁手疼,结果,他们一电我手就疼,于是就不电了。后来他们还电我,我有点休克了,放下了,“啪”一声,我倒在地上,胳膊没有知觉。

接着是超负荷、超时干奴工活。二零一零年一月初,我在车间带头喊:“解体教养院!法轮大法好!”我所在的分队的同修也都跟着喊。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想给你一顿电棍、一顿大嘴巴,今天不打了。我也没有害怕。打那以后,环境好多了。

九月份,我丈夫来看我,没让接见。因我不转化、加上严打。丈夫只好给我邮了300元钱。我一直也没有收到。二零一零年,我二年零九个月的非法劳教迫害期满,回家后,想起查清此事,原来,在2008年10月15日,警官证:2108609号,名叫李镇的取出。

最近我出一趟门,现在铁路上还在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购票时出示身份证,网络有名,发现就监控,我到检票口就被安检翻袋、搜身,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我一位六十岁的老太太又能做些什么违法的事呢?

三、因为我亲人受到的迫害

我的亲人因为我同样承受到了本不该承受的迫害。

1、母亲和婆婆先后被迫害离世

我的母亲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老人家一生操劳,到老患了一身疾病,到冬天就起不来炕,总吃药,也不管多少事,胃病很严重,心脏病,老年病很多,到了难以活下去的时候了,那年她才六十八岁,修炼大法后,她老人家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哪都不疼了,那欢心与喜悦象小孩子一样,她说:我可找到救我的大法了,不识字就听法、炼功,知道修炼心性,但好景不长。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后,乡、村干部都找她,问还炼不炼,让写保证书,她和我哭着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什么药也不管我的病,我炼了一年什么病都好啦?”我告诉她:“都是江泽民下的命令,要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他是小丑,他妒嫉修炼人多,怕手中权力丢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被绑架后她非常害怕,精神受到很大打击,后来又得知法轮功学员被邪党大规模活摘器官的消息,她受不了了,弟弟、弟妹,听信谎言又害怕,就不让她炼了,母亲承受到了极限,但意志没有倒,70-80岁的人什么活都不用别人干,弟妹对她不好,母亲也不和我弟妹一般见识,告诉我她是修炼人,要有高境界的展现。时间长了,我没回来,她心老惦记我,怕我再受到迫害,母亲把心都用在我身上了,二零一二年她身体不那么好了,到二零一三年末母亲去世了,临终前的一段时间她把自己的几本大法书给了我,我送给了别人。等我从劳教所回来伺候她时,她说:“我一夜都没有睡觉,还有警察找你吗?”如果不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如果不是弟弟、弟妹听信谎言、恐吓,如果不是我多次被绑架,我母亲也不会吓成那样的,含冤离世。这是江泽民一大罪恶。

我的婆婆临终前我没有看到,也没有尽到做儿媳的责任与孝道,二零零八年我遭绑架后,她老人家上火,连走路都走不了了,只能自己在炕上能活动,大、小便也不能自理,都是丈夫照料,那年婆婆九十二岁,下不了地,一切吃、喝、拉、睡全落在丈夫身上,丈夫身体又不太好。还有我可怜的女儿,我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她才上初中,丈夫又要挣钱供孩子上学,又要管老小仨口的生活,还得伺候老母亲。孩子需要母亲的照顾,老人需要我的伺候,丈夫需要我分担家务,丈夫说:“简直活不下去了,那个难啊!”丈夫每天要出去挣钱,婆婆自己在家,一天,丈夫下班回家,看到婆婆摔倒在地上,头撞在门上了,撞个大口子,不知摔了多长时间,血都凝上了,缝了六针,婆婆又活了三个月……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婆婆也不能摔成那样,老人悲伤离开人世。

2、女儿受到的伤害

半年的拘禁,五年零三个月的劳教,我的女儿正是成长时期,多么需要一个母亲的照顾、管教,一说起这些我女儿就伤心。丈夫说:“咱孩子本应考上好大学(女儿学习成绩很优秀),你这一进去,对孩子精神打击太大了!”是啊!由于我的被迫害,使女儿得不到母爱,还受同学的歧视,每天都在承受着精神上的打击。好在女儿自强,尽管没能走进理想的大学,毕竟还进了大学,总算给我一点安慰。

我告诉丈夫和女儿,一切都会过去的,江泽民一定会遭到应有的报应,善恶有报是天理,江泽民欠下那么多血债,又有多少修炼人被活摘器官,害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人、亲人、害了多少世人,这恶贯满苍宇的大罪!天法,人间法庭一定会给江鬼一个公正的判决,那就是把江泽民绳之以法,送上历史的审判台,还人间正义,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还给我们修炼的环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7/六次绑架、两次劳教-辽宁崔国华控告江泽民-317217.html

2013-06-6:◇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崔国华、刘梅二零一三年六月一日从锦州看守所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5/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4844.html#1364225828-4

2013-05-18: 辽宁省锦州市义县法轮功学员崔国华、刘梅遭绑架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中午,辽宁省锦州市义县法轮功学员崔国华、刘梅,在传递神韵光盘时,遭义县公安局巡警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8/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4258.html

2010-07-19:辽宁省义县法轮功学员马彦全和崔国华已经从马三家教养院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9/227126.html#1071823330-16

2010-03-14: 沈阳马三家劳教女所的黑暗
(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下面是一位二零零八年二月被绑架到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女所迫害两年的法轮功学员,目睹的中国劳教所里的罪恶。这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历经了重重苦难,身心饱受煎熬。
.....
被尤然打过的法轮功学员有李阁、王金凤、徐小燕、赵仁花、赵淑云、崔国华、常学玲等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4/219766.html

2010-03-06: 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2009年7月20日我们去食堂吃饭,我和几个同修在食堂里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气急败坏,对我们是一顿毒打,然后又给挂起来了,说是让我们记住教训,被迫害的同修有赵树云、王金凤、崔国华、常学玲、王桂平、郎东月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6/219316.html

2009-11-05: 马三家劳教所以上大挂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近期以上大挂酷刑折磨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劳教所还想尽办法榨取钱财。

七月二十日,在马三家女所食堂里,大法弟子朗东月、崔国华、常学玲、王桂平等喊:“法轮大法好”。七月二十二日,管教把她们从车间里单独叫出去上大挂。其中大连的常学玲被迫害的最严重,上了两个小大挂,手不好使,干活使不上劲,大拇指明显萎缩。旅顺的孙巧玲不看医生不吃药被上大挂。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211904.html

2009-06-23: 辽宁省义县法轮功学员左立志等被迫害情况

辽宁省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左立志,被辽宁省锦州市中级法院、义县法院、市县“610”(江泽民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以“莫须有”的罪名,枉判徒刑五年,秘密转移。

左立志的亲人质问义县法院究竟把人送到哪里了?恶法警不敢吱声,不敢告诉家人。前些天,左立志的家人得到确切消息:左立志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于是,亲人前去看望,但邪恶监狱以左立志不放弃信仰为名不让见。其他亲戚托人后说,只让见十分钟。结果左立志母亲得以见上女儿一面。左立志被迫害的身体状况极差、人非常消瘦。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老病残队,目前还有被枉判重刑七年半,现已被非法关押六年多的义县法院法官、法轮功学员孙灵华。

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目前被非法关押的义县法轮功学员有:
男法轮功学员:刘成、许绍刚、许志华
女法轮功学员:田宝丽、范宝荣、崔凤英、崔国华

获悉,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崔国华,只因法轮大法日未带胸卡,被马三家教养院二分队队长尤然迫害,头部撞墙负重伤。

于前几日,义县城内的法轮功学员郭桂香,被马三家教养院放回家。这是郭桂香第四次被非法劳教(她被非法劳教、关押时间,累计长达八年之久),其丈夫、法轮功学员张殿国被迫害的至今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留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3/203277.html

2009-04-25: 亲历奥运前后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

马三家劳教所承接东北“信誉公司”,和某公司军棉衣裤、武警裤的加工任务,超时超量的强迫每天奴役劳动9—10小时,没有休息,没有劳动补偿,每天必须完成任务,大法弟子都年龄偏高, 50多岁仍然被强迫奴役劳动。大法弟子和劳教人员每天都极度劳累,有时完不成任务,或体力不支,难以应付奴役劳动时被打、被罚是常事,二大队大队长王书征、干警尤然,不仅打学员还用手掐大法弟子的胳膊、大腿内侧肌肉,大法弟子王金凤、徐小燕、赵仁花、段军都被打骂过。

下面是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孙韫、李阁、李威(成)、崔国华、杨喜华、王金凤、赵仁花、陈淑梅、高卓、徐小燕、刘淑珍、段军、胡中英、夏淑坤、郞冬月、张素娴、王贵平、王桂芝、赵淑云、夏宁、赵立燕、侯国宁、刘淑芝、张紫云、张连英、张印英、陶玉芹、高静、张素霞、耿国歌、张国珍、朱秀兰、赵淑琴、孙小香、侯芳荣、里利、王海英、沈学菊、张伟迪、刘艳芹、贾亚辉、刘越红、谷凤春;二大队其中无法知道姓名的:约三十人;三大队无法知道姓名的约240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5/199623.html

2009-01-05: 零八年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二零零八年,辽宁义县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县邪党“六一零”、公、检、法等部门,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流离失所等迫害。简要案例如下:

. 岳慧,女,现年四十多岁,是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在家中,被前杨乡派出所所长吴泽堂,指使外勤恶警陈乃莲、宋维祥等人绑架到乡派出所,然后被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这是她第四次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遭受迫害。后来岳慧的丈夫带着亲友坚持不懈的到乡派出所和县据理要人,岳慧才平安回到家中。

.刘成,是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早五点左右,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到锦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然后被劫持到锦州市劳教所迫害,现又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所非法关押迫害至今。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早,刘成的妻子、女儿、妹妹、妹夫七、八位家人去义县国保大队,要求无条件的释放,还遭到恐吓。

.许绍刚,是义县聚粮屯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被乡派出所所长杨州和指导员牛洪等人绑架,随后被劫持到锦州市劳教所,每天都受到劳教所恶警的强行体罚,整天坐板,被迫害得出现前列腺炎,尿不下尿,身体呈极度虚弱无力的病状。教养所让他家给送药等,家里要人,劳教所还拒不放人。现又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所继续加重迫害。

崔国华,女,今年五十二岁,是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和县局李国忠、李刚等恶警翻墙闯入她家中绑架。当时崔国华只穿室内衣服,便被强行带走,崔国华说:我得穿件外衣呀。外衣就在身边,可他们硬是不让,生强硬的说:“不行。”就这样崔国华作为一名妇女,连穿一件外衣的权利也被剥夺了,便被绑架走了。不几天的功夫,恶人竟把人劫持到了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教养所,非法关押迫害至今。

八年来,崔国华七次遭到绑架、七次非法拘留、两次非法劳教的迫害;同时被非法勒索钱财七千三百五十元。

.李世军,是义县城关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被恶警绑架到县看守所,随后被劫持到辽宁锦州市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现已正念走出劳教所。

. 田绍春,男,是义县头道河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他被北票国保、广电局、上园派出所绑架到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北票拘留所,他绝食抵制。六月六日,派出所长孙佳唯和国保将他拉到医院遭野蛮灌食。后带回拘留所。这时他胸部开始疼痛、发高烧、不停的咳嗽、吐血、彻夜不眠、连续五天食、水不進,不能走路。派出所长孙佳唯和国保还将他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所。由于身体各项指标都不行马三家教养院拒收放回。田绍春回家后,已被监控,又听说判了四年,等身体恢复后,再抓送他。他被迫流离失所。

.张殿国、郭桂香夫妻,是义县义州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义县国保大队长姜成、指导员王宁率领全队警察,闯入他们家,强行将他夫妻绑架到义县看守所。第二天早上,张殿国走脱,被迫流离失所,这是他九年来第十次被绑架。而郭桂香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所非法劳教。这是她九年来第四次被非法劳教。

.田宝丽、范宝荣,是义县大榆树堡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在讲真相救度世人时,被义县大榆树堡镇派出所恶警绑架,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所非法劳教迫害至今。

.崔凤英,女,是义县留龙勾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被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现在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所受迫害。

.许志华,是义县聚粮屯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被义县聚粮屯乡派出所所长杨州和指导员牛洪等人绑架,随后被劫持到辽宁锦州市劳教所,目前又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迫害。

.左立志,女,是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十多名恶警包围她家,抄家,并将她先绑架到镇派出所,后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到现在。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八日,义县伪检察院非法对左立志起诉。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义县伪法院对她非法开庭。整个庭审过程,她自诉如何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身心受益、讲真相,律师并为她做了强有力的无罪辩护。法官和检察官竟一言未发只说了“开庭”和“休庭”几个字,而草草收场。

非法开庭后,左立志本应被无罪释放,但仍被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期间,左立志的父母和亲友曾多次去县公安局找领导,都被公安局门卫拒之门外。就在这时,县伪法院因非法开庭自暴其丑休庭后,怕人知道真相,于是再不走任何法律程序,无视法律、执法犯法,不通知家人竟秘密非法对左立志判刑三年,并将此判决的结果暗箱操作报给锦州市中级法院,据说市中法在此判决的基础上,又加了两年刑期,左立志本人知道后不服提起上诉,现正在上诉中。

.张凤珍、郭凤芹,是义县聚粮屯乡八家子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七时左右,二人一起到附近村屯做大法真相,被聚粮屯乡派出所恶警所长杨州和指导员牛洪等人跟踪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勒索其家人每人两万元,才把人放回。

.穆亚珍,女,是义县义州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们到她家恐吓敲诈其家人,让家人交七千元钱,否则抓人,遭到家人的抵制,使邪恶未能得逞,在此之前国保大队四个恶警曾经前去她家,恐吓敲诈过其家人一次,这已经是第二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5/192965.html

2008-11-27: 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义县邪党公安部门追随其江氏集团“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对全县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残酷的迫害。

义县三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义县九道岭镇兽医肖鹏;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左中右;义县城关乡居民史长林。

法轮功学员、义县法院法官孙灵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有八名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他们是: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义县巨粮屯乡法轮功学员许志华、许绍刚;义县大榆树堡镇法轮功学员田宝丽、范宝荣;义县留龙勾乡法轮功学员崔凤英;义县城镇法轮功学员郭桂香、崔国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7/190578.html

2008-09-13: 辽宁崔国华七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辽宁义县公安局恶警李国忠、李刚翻墙闯入法轮功学员崔国华的家,将只穿着内衣的崔国华强行绑架走。崔国华当时要穿件外衣服,恶警强横说“不行”。几天后,崔国华被恶警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教养所。这是崔国华九年来第七次遭绑架,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九月一日,家人往返好几百公里去马三家教养所给崔国华送衣服,马三家恶警不许家人探视,也不许送衣服。家人对着不讲理的马三家恶警,无奈无助,只得疲惫返家。

崔国华,五十一岁,家住辽宁义县前杨乡,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大法使崔国华身心受益,更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真正懂得做人的道理,心胸宽广。崔国华自修炼法轮功后,时时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在家里,她是个贤妻良母,操持家务,侍候九十多岁高龄的老母,抚养上大学的女儿,但她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整天都是乐呵呵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上,因江氏集团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崔国华行使公民合法权利去北京和平请愿,在锦州火车站检票口被阻拦,被非法扣押在前杨乡派出所一宿。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前杨乡派出所恶警张书礼和一警察闯入崔国华家,问她炼不炼,如果不炼写保证书,不写就带走。崔国华没有配合他们,于是被绑架到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家人被镇东派出所勒索二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义县政保大队王占林等三个恶警闯入崔国华家,進屋大搜查,恶警甚么也没找到,仍把崔国华绑架到政保大队五楼,殴打、逼供,后将她非法关押四十八天,家人被镇东派出所勒索三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早,政保大队大恶警队长张彦复、副队长王占林还有一名警察闯入崔国华家中,又一次把她绑架到政保大队五楼,非法审讯、逼供,要崔国华说出真相材料在哪儿印的,说出参加人员、地点,遭到崔国华断然拒绝。崔国华被关入拘留所,政保大队恶警天天非法提堂、审讯。这次崔国华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家人被恶警张彦复个人勒索去三千元,政保大队又勒索去二千元,共计五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崔国华走上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并喊出闷在心里的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那喊声惊天动地,警察把崔国华抓上车,崔国华被抓到前门派出所,一又高又胖的恶警打了她二十多个嘴巴,抓她的头使劲往墙上撞。崔国华被非法关押、审讯,她绝食抵制迫害,第七天被当地恶警张彦复、前杨乡派出所所长张某等带回原住地,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几天后崔国华被迫害的没有了血压,恶警吓坏了,将她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当地邪党恶徒欲非法劳教崔国华,迫使崔国华离家出走,在亲友家呆了十三个月。

在邪党“十六”大期间,恶党大抓捕。崔国华在黑龙江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讷河看守所二宿,第三天义县前杨乡派出所张成军等几个恶警直接把她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不要,恶警又把她拉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天。零三年一月十五日,义县政保、前杨派出所恶警再次把崔国华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恶警由此得赏金一千五百元。

崔国华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二大队一分队,是当时最邪恶分队,恶警队长杨晓峰为了达到高“转化率”以得到名利、奖金,用减期威逼、利诱利犹大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崔国华遭到暴力洗脑,不让睡觉,打、骂、严管,六、七个人摁着打她,四个人摁着两边手,两个人打头,一边打一边说“你为甚么不转化”。崔国华的头被恶徒打的恶心、头晕、出不来气,后来血压高,吃不下东西,出气费劲。于是崔国华在教养院广场开始炼功,第二天恶警又气又怕,非法给她加期三个月。后来崔国华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走路都很吃力,晚上睡觉昏迷不醒。崔国华被劳教所迫害了二年半后,于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释放。

九年来,崔国华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七次遭到绑架、七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的迫害,并被勒索钱财达七千三百五十元,致使她的生活极为拮据,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她家庭、亲友均受到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813.html

2008-08-28: 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义县邪党迫害
自二零零八年六月至八月二十六日,辽宁义县邪党恶徒先后绑架十三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义县城关乡法轮功学员李世军,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义县巨粮屯乡法轮功学员许志华、许绍刚,义县大榆树堡镇法轮功学员田宝丽、范宝荣、左立志,义县头道河乡法轮功学员田少春,义县留龙勾乡法轮功学员崔凤英,义县瓦子峪镇法轮功学员何宝琴,义县城镇法轮功学员张殿国、郭桂香、崔国华

目前,已被劫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的有:田宝丽、范宝荣、郭桂香、崔国华、崔凤英,共五名。

被劫持到辽宁省锦州市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的有:刘成、李世军、许志华、许绍刚四名。左立志被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张殿国走脱,田少春,何宝琴回到家中。同时,义县邪党还不断的入室抢劫、抄家、骚扰法轮功学员,致使数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8/184876.html

2008-08-04: 辽宁义县邪党部门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辽宁义县六一零、公安局、各乡镇派出所在义县公安局、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开会密谋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已知当天晚上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分别是:义县聚粮屯乡的许绍刚、许志华,义县城内的崔国华、义县大榆树堡镇的左力智。数名法轮功学员的家被骚扰。

他们这一邪恶行动,遭到多数法轮功学员本人和所在单位、村的阻止和拒绝。有的拒绝开门、有的阻止抓人,使邪恶迫害未能得逞。

七月三十日、三十一日、八月二日,这些邪党部门的恶警又到多名法轮功学员家、单位频频骚扰,逼迫法轮功学员说:不上北京、不练了或签字,又遭到多数学员的拒绝。

在此我们善意的告诫:追随邪党的义县邪恶部门,请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给自己和家人及其亲友们留条后路,选择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397.html

2008-01-12: 辽宁崔国华八年被多次非法拘留和劳教
下面我把自己受到中共邪党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告知世人,使大家更加了解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让所有善良人知道法轮功学员因为要做好人而受到的残酷迫害,从而使每个善良人,都能认清中共之邪恶,不再受它的谎言欺骗。

我叫崔国华,今年五十一岁,家住辽宁义县,户籍在前杨乡,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大法使我身心受益,更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真正懂得做人的道理,心胸宽广,不为小事而苦苦追求,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以苦为乐,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正在我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努力做好人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了疯狂的迫害法轮功,每个修炼者都在经受着严重的迫害。当时只要说出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或非法判刑关押的迫害。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八年来,我只为坚持自己信仰,六次遭到绑架、六次非法拘留、最后非法劳教的迫害;同时被非法勒索钱财七千三百五十元,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给个人、家庭、亲朋好友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上,因江氏集团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我们以公民合法权益上访,去北京和平请愿,向国家最高领导反映情况。到了锦州火车站检票口我们被阻拦,当时搜走了身份证,被当地接回,非法扣押在前杨乡派出所,当时一个五十多岁小个头的人管事,非法关押一宿,第二天放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前杨乡派出所张书礼和另一个警察闯入我家,问我炼不炼,如果不炼写保证书,不写就带走。当时我丈夫骂我说:“你就说不炼了吧!”我想荒唐,这么好的功法你让说假话,我修的就是真,我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把我绑架到义县看守所,行政拘留一个月,镇东派出所罚款二千元,由亲人办理保出。

二零零零年十月,义县政保大队王占林还有两个恶警闯入我家,進屋大搜查,翻这翻那,甚么也没找到,就把我绑架到政保大队五楼,王占林说:你们的同修(现在邪悟)把你供出来了,关于去北京之事。让我证实商量这件事谁带头,让我出手续谋害同修,我说不知道,因为我家困难,我总做缝纫机活,王占林打我一个嘴巴,又把我胳膊背到后背说要捆起来,我也没有动心,因为我没有做坏事,我的心是坦荡的。就这样把我非法关押四十八天,镇东派出所非法罚款三百五十元,由亲人保出。

相隔二十天,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一早政保大队大队长张彦复、副队长王占林还有一名警察闯入我家中,又一次把我绑架到政保大队五楼,到那后他们逼供、审讯,要我说出真相材料在哪印的,说出参加人员、地点。当时我头脑很清醒、理智,我没有被他们的骗术所迷惑,因为我是个修炼人,我有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无私无我”。一直到晚上,把我送進刑事拘留所,在那里政保大队天天来叫我过堂、审讯,但我的理智告诉我因为我没有犯罪,没有犯法,我就按“真、善、忍”的标准从一个好人做起,我要做我应该做的。那一年的农历大年是在拘留所过的,可想而知,家里有九十岁的婆婆、丈夫和上初中的女儿,他们为我承受那么多痛苦,她(他)们精神压力多大?在拘留所,王占林今天来恐吓我,明天来说把你送走,后天又说给你分钱,说甚么我都没有动心,正月十五那天他们把我释放,这次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张彦复个人勒索去三千元,而政保大队又勒索去二千元,共计五千元钱,由亲友保出。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大法还正在遭受蒙难,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为了证实大法(以前两次去北京都没有达到证实法的目地),我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并喊出闷在心里的话,喊出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那喊声惊天动地,警察把我带上车,上车我还喊,另一个恶警出手打我两个嘴巴,打我我也喊,直到前门派出所,在那里出来一个恶警打手,高高的、胖胖的,那个恶警专打人的。我不配合,他打了我二十多个嘴巴,拿我头往墙上撞,非法关押审讯后关進小屋里,关了一天,晚上又分别送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关押一宿,第二天,又送北京某看守所(具体甚么名记不住了),我没有犯法,在不公正情况下不允许人说话,所以我以绝食方式抵制非法关押,第七天当地把我接回,张彦复、前杨乡派出所张所长还有几人把我带回,张成军又把我送進当地看守所,在义县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三天,第三天把我带到医院检查,没有血压,他们吓坏了,下午把我释放。

过了三天,也就是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要送我劳教,当时我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在亲友家呆了十三个月,正值邪党的十六大,恶党大抓捕。当时在黑龙江我没有再走,因为我不在,这些恶警到节、假日他们跳墙,不论黑天白天骚扰我家老人、丈夫和孩子,老人已经受不了精神压力。我在黑龙江省讷河看守所待了二宿,第三天义县前杨乡派出所张成军几个恶警直接把我送到马三家,那里不要,又把我拉回义县,在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天。到零三年一月十五日再次由政保、前杨派出所把我送马三家劳教所,他们当时得奖金一千五百元。

到劳教所把我送到二大队一分队,当时最邪恶分队,队长杨晓峰为了个人分队达到转化率高,为了名利、奖金,利用邪悟强烈早点回家减期,那些邪悟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说甚么她们做甚么,進去后進行强行洗脑,那里为了让你转化,不让睡觉,体罚、打、骂、严管,三顿吃大黑饼子、咸菜。三个人打一个,六至七个人收拾一个人,四个人摁着两边手,两个人打头,一边打一边说你为甚么不转化。

自从那以后,我头被她们打的恶心、头晕、出不来气,后来血压高,吃不下东西,出气费劲。我想我不能这样下去,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要用生命去证实法轮大法好。在教养院广场我开始炼第一套功法,我炼二天恶警又气又怕,又非法给我加期三个月,到后来我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走路都很吃力,晚上睡觉都昏迷不醒,杨晓峰让我吃药往嘴里灌药,我就是不吃,因为我没有病,我是被她们打的。但是我的意志没有垮,我要出去,我还要救度世人。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被释放,在劳教所非法迫害共二年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170113.html

2006-03-02: 马三家集中营部份酷刑展示一览表(二)(图)
... 2003年12月“攻坚战”即强制转化,义县法轮功学员崔国华(59岁)被锦州犹大李俊英、赵秀丽带7、8个人毒打,它们专打法轮功学员的头、脸,李俊英还邪恶地说:“狠劲打,她脑袋后有只瞎眼狐狸。”崔当时即被打成脑震荡,事后吃啥吐啥,走路时感觉脑中有东西一晃一晃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121901.html

2005-01-02: 伊丽苹不知甚么原因现下身瘫痪,可進来的时候是好好的。辽宁锦州大法弟子崔亚宁(2大队2分队)和义县大法弟子崔国华因不放弃修炼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超期关押,到期不放。

锦州 义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7-12-24:
迫害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法轮功学员刘艳明的责任单位及警察信息补充
辽宁省朝阳市北票市国保大队电话:0421---5855153
国保大队长王立军手机:13842101289
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国军宅电:0421----5061619
手机:13704917881
15566791301
国保副大队长潘洪凯宅电:0421----5892989
手机:13942165760
爱人刘彩芸手机:18642100290
国保副大队长佟德江手机:15040981997
北票公安局长万树清宅电:0421----4861981
手机:13470222277
15566791601
检察院院长穆德全


2017-10-25: 义县区号0416,邮编121100
义县公安局:
电话:0416-7707188
局长吕磊0416-7705777
政委吉庆国13841671110
副局长赵明新13904960777
(主管迫害)
副局长张跃军13940650139
副局长张克13904167531
副局长姬志13840674333
纪检委书记周宝军13464630111

义县国保大队:
电话:0416-7721648
大队长姜成15174080800
指导员王宁13700160114
0416-7710087
周化来15698707606
毕建国 宅0416-7705333

义县政法委:
电话:0416-7722204
书记何绍文13904960737
常务委副书记张力强13904961808
副书记丛建生
0416-2769099
副书记吴耀春15042675555

看守所:0416-

2017-10-15:
参与的部份警察有:
九道岭派出所警察电话:
谷洪利 15641661392
刘长成 13332188718

义县公安局办公室:0416-7707188
义县公安局局长 吕 磊:
办公室:0416--7705777
义县公安局政委 吉庆国:手机号:138416711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