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19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市 >> 瞿飞(翟飞,曲飞), 男, 2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
有关恶人: 景殿科,宋恒月,王军,乔威,彭达华,参与殴打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孔军、刘国善、曲海波、杨日杰、谭吉民、许辉、梁长胜、林佰仟、由福贵等
迫害情况: 殴打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大量白酒,长期将吕开利铐在床上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7-29:大连教养院二零零一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2)
.......
被关在三班的一个法轮功学员搀扶着已年迈的法轮功学员董亚东(当时已七十一岁的大连化物所老教授)站了起来,一个教养院或是司法局干部模样的恶警冲过去打了老人五、六个耳光,叫嚣道“你这么大岁数你怎么回事,你站起来干什么,你还挺硬的。”差点把老人打倒在地。法轮功学员曲斌、瞿飞等人上前制止:“不准打人!”恶警小王军怒吼“瞿飞,你喊的!”恶警恶犯们把瞿飞一下子摁倒在三班地上,扒光衣服,五六根电棍就上去了,一顿电击毒打之后,把他拖到走廊里。曲斌同时站出来,说道“凭什么打人!”,恶警也把曲斌摁倒在地,恶犯孙倩和恶警景殿科在三班所谓教室里开始电击曲斌,电了很长时间,也拖到走廊里。随后恶警恶犯强令其他学员坐在椅子上不准动,景殿科、孙健和恶犯又再次把瞿飞拖到走廊的地上,开始电击,电了很长时间。随后,恶人们又将刚才搀扶董亚东的学员拉到走廊里好一顿电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9/大连教养院二零零一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2)-260733.html

2005-12-16: 高智晟为法轮功三致中国当局公开信
......。
“我叫魏纯(隐去真名),今年35岁,住大连,1998年我开始炼法轮功,由于法轮大法让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人,所以在修炼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的心里和身体上都有很大的改善,能够宽容地对待别人,同时提升自己的道德。1999年7月,开始镇压法轮功,政府对法轮功的诬蔑和造谣全面展开,我不能无视这种对人类最基本道德的践踏,2000年3月份我到北京上访,想替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我上火车的时候,警察拦住了我,让我骂一句李洪志先生的话,我拒绝了,于是我被扣下了,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只要是去北京,无论是火车还是汽车,都必须骂一句李先生或法轮大法的话,否则不准予上车。我被带到了大连戒毒所,拘留了7天后,被释放,回到单位,单位停止了我的工作,让我上午在厂区打扫卫生,下午思过,最后改变信仰,写揭批法轮功的资料,我拒绝了,一个月后我被迫辞职。 2000年4月份我又找到一份工作,2001年3月15日,大连公安一处的陈欣等到单位强行把我带走,5天5夜不让睡觉,我的手被反铐,把烟点着强行插进我的鼻孔,同时把我的嘴里也塞满烟。有一次一个警察走进来,拿一根铁棍,击我头部,后来我被送进大连看守所,判劳动教养两年。5月18日,我被送进大连教养院5大队。6月4日我和刘永来、曲飞、黄文忠被带到4楼,逼我们骂李老师,骂法轮功,骂法轮大法,如果不骂,就对我们进行电刑,如果骂就下去写“三书” (揭批书、反省书、保证书),首先把我和刘永来面对面坐着全身衣服扒光。我的左手和他的右手铐在一起,我的右手,和他的左手铐在一起,两个人的身后各有六根电棍,分别从头上、后背、大腿、阴部、两肋、脖子进行电击,我俩咬紧牙,不停的扭动身体,躲避电击,以至手铐越来越紧,最后勒进肉里,碰到骨头,钻心的疼,流了很多血。这种电击大约持续1个小时,又把我们分开,把刘永来双手反铐住,匍匐在草甸子上,再来两把椅子压在身上,上面坐两个犯人,周围六个犯人提着刚充完电的电棍在后背、臀部、脖子、腿肚子、脚心、阴部进行反复电击,甚至把阴部扯出来单独电击。我则被绑在一个椅子上,这个椅子两个椅子腿被绑上两根电棍,然后把我的腿绑上,椅子靠背绑上三根电棍,然后用绳子把我紧紧绑在靠背上,头上一个犯人提着一根电棍,6根电棍一起放电,我当时全身痉挛,生不如死,绝望的惨叫声充斥整个楼,二楼、三楼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据说他们当时听到我的惨叫时都哭了。这样大约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我和刘永来调换位置,他去坐电椅,我来到了草甸子上,这种六根电棍同时放电,又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我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但是就是死我也不愿背叛我的信仰,违背良心骂师父和大法,于是我开始用头撞击地面,以求撞昏,我什么都不知道,每一次的同时放电都犹万箭同时穿心。我觉得自己死过多回,没电又换来新的电棍、电击强度越来越强,我开始变的恐惧,最后我屈服了,一会刘永来也承受不住,屈服了。带领犯人对我们实行电击得警察是:乔伟、朱凤山、景殿科等,犯人我都不记得了,后来得知:黄文忠当时被电击,满脸是血,曲飞脸被板鞋打得脸肿得像个馒头。下来后,我们写了保证书。回到班里之后,从此每天都要写三句话,内容是骂李老师,骂大法,骂法轮功,写满一张纸。同时每天还要喊三句话,这对于我来说,无异于扼杀灵魂,它给我带来的痛苦远胜于肉体的摧残。如果反抗和拒绝,就会被带到四楼进行电击,时间长度不等,直到屈服。后来3班一位姓李的法轮功学员不堪忍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选择了上吊自杀,被救下。那时侯的每一天我都不想活,太屈辱,但我不愿再承受一次电击,我怕自己承受不住,可我不能在这做着罪恶的事情,有一次我和刘永来交流:如果有学员敢于献出生命,他们就不敢这样迫害我们了。他说,为了大家他想先走一步。有一次到户外打扫卫生,刘永来从楼后的台阶走上了三楼,从三楼头朝下跳下,当场死亡。不久很多法轮功学员写了声明,声明在强制迫害下所写、所说的一切违背良知、违背事实的话作废,并且坚定的维护信仰和真理。于是他们就把这些写了声明的学员聚到一个班,强制劳动,早五点起床,干到晚上十一点,同时他们9个学员送到关山教养院,进行新一轮迫害。我意识到不能再配合他们的迫害,于是我开始不穿囚服,不走步,不唱歌。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马上我们班全部绝食抗议迫害。后来我们被分开,我被分到3大队,在3大队我继续绝食,当一个检察长和我谈话时,问我为什么要绝食,我说: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没有人敢接受我的诉讼,到处都是江泽民的法官、法院,没有人敢替我们说话,我只能用我的生命进行抗议,抗议对我本人的迫害,抗议江泽民和政府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我有儿子,当将来我儿子问我时:在那场最严厉的对正义迫害中,你做了什么,我不想告诉他:我屈服了。我想做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生命。在我绝食的第十五天,他们怕我死在教养院,10月24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了我。”
......。
http://www.dajiyuan.com/gb/5/12/13/n1151842.htm

2001年3月12日,大连教养院成立专门迫害男法轮功学员的8大队。3月19日,恶警根据“上级”恶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逼迫放弃信仰,血腥迫害开始了。恶警王军、姓朱的等领着四个犯人(用减刑利诱犯人)象疯了一样进到三班把大法弟子曲滨、曲飞、常城衣服扒光,用胶皮棍一顿乱打,高压电棍猛电,好几个电棍同时电一人(脚心、腿弯、腋窝、脸两颊、嘴、生殖器)残忍至极。恶警从大法弟子张军身上搜出手写的《洪吟》,就把他铐在暖气片上用电棍电,逼说不炼、写保证、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张军宁死不屈。

2004-10-12: 2003年11月28日,队长罗晓晨将大法学员巩发玖强行严管。罗晓晨平时对大法学员专横、苛刻,欺诈无信,扬言其有权将大法学员每次加期五天,并送严管,多人受其害。

大法学员瞿飞已被严管两月,双手铐住,两脚吊立。这时(在原四楼)又将他大十字型吊起,日夜不让睡觉,不许活动,不许休息,双腿双脚又肿又粗,目不忍睹。就在三月份,瞿飞便经历过一次,被几个四防人员打得直至昏死过去,心脏停止跳动。恶人找了块门板,抬到春柳医院抢救了数日。过后,大队却让瞿飞签字,向他父亲要钱作抢救和医疗费用(瞿飞26-27岁,父亲是军长)。此时,瞿飞再一次处于生死交关之际。

在新楼,在二层几个隔离封闭的小屋里,很多大法学员被一批一批的架到那里,两个四防人员轮番守一名大法学员,十字型铐在两床中间,不准睡觉,打手拳脚相加,有的吊起来,腿脚肿得可怕;有的满脸是血,有的被鼻灌白酒。行凶的主使者是姜重九、郭鹏、罗晓晨。随后还有一帮四防人员做帮凶、打手,而且院长郝文帅亲自参与。当然他们不敢对外透露,这些迫害都是偷偷的干,密而不宣。他们就是这样对外欺骗着外面的民众,对内以最残忍的手段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学员。读者们,您和您的朋友可知道这些实情和大法真象?你们可曾认识与这里有关的人?

2004-09-23: 在2003年10月27日,大法学员林维珠、赵传海、瞿飞三人给大队写信。大致内容是: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学员被抓是非法的,要求恢复大法名誉,释放所有被关押大法学员,拒绝劳动,要求公开炼功。之后邪恶之徒把三人送去严管,整天躺在没有床板和被褥,只有几根铁条的床上,两手铐在床两侧, 两脚悬空吊铐在床头。这种状况, 三人中持续最短的也在半个月左右。后来改为白天吊铐在两床之间坐在马札子上,晚上只让睡四个小时。长期不让洗脸、换衣服、刮胡子、理发,脸上的灰很厚,头发、胡子老长像“野人”一样。

在八大队大法学员被迫害得昏过去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如:大法学员孙时珍2003年农历初十,元宵节,也是“十字架”状吊铐不让睡觉,最后昏迷了,四防按人中穴直至清醒过来继续迫害。大法学员瞿飞2003年2月末3月初同样是“十字架”状吊铐不让睡觉,多名四防拳脚相加,昏迷过去心脏停止跳动。他们用门板抬到中心医院抢救,住院多日,费用让其自己承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3/84823.html

2003-12-25: 大连大法弟子瞿飞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八大队,曾遭受酷刑迫害,明慧网已有报导,他现被关押在小号已有2个多月.

2003年11月16日,大连教养院一中队大法弟子翟飞、赵传海还有一名同修想提出公开炼功,被刘忠科(大队长)一伙送進严管,并放风说:“以后只要违反纪律,全送严管,不转化,不放回来,到转化为止,并加期三个月。”

2003-11-04: 瞿飞,男,于今年3月刚被绑架到教养院时,恶警郭鹏、宋恒月唆使打手刘丰良、梁长胜等人迫害瞿飞。他们用布鞋抽打脸和头部,脸被打肿了。几天以后,接到指令的几个劳教人员对瞿飞進行了又一次迫害。其中劳教人员松树武用鞋底子不停地抽打瞿飞的嘴,而劳教人员杨立新从床垫子上抽了一根草棍,往瞿飞耳朵里插,插進去足有4~5厘米,致耳膜破裂。他们疯狂地欧打瞿飞,叫嚣:“你死了得了,教养院死几个又能怎样。”当晚瞿飞脸、嘴全肿了,浑身没有一点好地方。但恶警郭鹏仍不肯善罢甘休,又命打手、劳教班长刘丰良伙同梁长胜等人用木板打瞿飞,将瞿飞裤子扒掉,换大木板打臀部。

2003-08-22: 大法弟子瞿飞于今年三月刚被绑架到教养院时被迫害的过程:

刚开始与替队长做所谓“转化”工作的人员交谈,期间一名叫时广大的人用布鞋抽打瞿飞脸和头部,脸被打肿了。过几天恶人杨立新、韩法玉、松树武对瞿飞進行了又一次迫害。其中松树武用鞋底子不停地抽打瞿飞的嘴,打累了就歇会儿,而杨立新从床垫子上抽了一根草棍,往瞿飞耳朵里插,插進去足有4~5厘米,接着松树武也拿了一根草棍捅瞿飞耳朵,杨立新又用拳头打瞿飞的大腿关节处,松树武也跟着打,并说:“你死了得了,教养院死几个又能怎样。”当晚瞿飞脸、嘴全肿了,话说不了,饭吃不了。接着大队长郭鹏又安排四防班长刘丰良处理,刘伙同四防良长胜用木板打瞿飞,又换大木板打瞿飞臀部(裤子脱了),最后瞿飞还是坚持不说假话,不违心写三书,就被送進班里。

2002年12月27日上午10:30分,大连教养院八大队大队长、恶警景殿科残酷殴打迫害绝食法轮功学员李忠科,用筷子在李的嘴里乱捅,鲜血洒得地上、窗台上到处都是,并对其進行最恶毒的人格侮辱。2002年10月末以同样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吕开利。在绝食期间曾被一下灌了两矿泉水瓶白酒,导致吕开利在床上一动不动昏迷了一天一夜。李忠科也被灌的呕吐了几盆秽物。吕开利由于常年被铐在床或小凳上,已导致肌肉萎缩,腿非常纤细。他们受尽惨无人道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45574p.html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3/2/13/44485p.html

2002-03-26: 到2001年8月份,大连教养院又将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秘密送到辽宁昌图地区关山子教养院,進行更加残暴的迫害。其中有郭居峰、刘洪友、王志勇、王闯、瞿飞、陈勇(已被迫害致死)等。其中郭居峰一身正气,不配合邪恶,与队长谈话是他以法理服人,而遭院方妒忌,院方全不顾其腿还未康复,就对其進行迫害,手段残忍至极。(郭居峰曾在散发真相传单救度世人时被恶警追捕,被逼从高处跳下,致腿残疾。后在家休养时(黑龙江),大连西岗分局某警察利欲熏心,专门开车从大连到黑龙江将郭居峰抓走,并扬言:“就指着你请赏哪!”)

而现在,大连教养院仍关押很多大法弟子,不许炼功,不许家属接见,接见时要以骂老师为条件,毫无人权可言。里面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是重疥疮症状,有的都烂到了骨头,还有得其他症状的,也较重,但教养院不但不理不睬,反而加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6/27263.html

2002-03-06: 近日辗转获悉正在辽宁省昌图关山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他们是:
王尚杰,滕人民,刘洪友,徐骏,瞿飞,任宝君,王哲浩,孔庆春,徐刚,王悦,刘昌海,刘仁秋,王志勇,孙志远,冯刚,朗庆春,厉学锦。

关山劳教所在对大法弟子進行疯狂迫害的同时,还挖空心思严密封锁消息。就连春节期间家属奔波数百公里前去探视都不允许。

2001-11-19:大连教养院发往关山教养院的部分弟子名单:王志勇,刘昌海,刘仁秋,瞿飞,吕开利等。关山教养院素以高强度重体力奴役迫害而臭名昭着,生活条件十分恶劣。大连教养院把他们难以逼迫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送到”关山,用意险恶。据辗转消息透露,大法弟子们被严格隔离起来,同一走廊隔壁宿舍发生的事情相互间都难以知道。大法弟子们要求合法的炼功时间被拒绝,现正在绝食抗议。大法弟子王志勇被恶警暗中指使的劳教人员毒打,现不知近况如何。

2001-05-22: 薛殿世、王木海、王林昌、尹立斌、瞿飞等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转化班中,但他们拒绝转化,拒绝写所谓的“五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2/11340.html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3-10: 大连中级法院负责人详情:
审判长:殷传茂:0411-83775615、13795183227
殷传茂助理徐琪0411-83775987
审判员:王 雍
审判员:孟 晶
书记员:耿 艳
法院院长办公室:0411-83775001
申诉热线咨询号:12368

大连西岗法院负责人详情:
审判长:林文涛:0411-82793217、13842830013
陪审员:崔海燕
陪审员:任 伟
书记员:于巍巍

大连西岗区检察院公诉人:张亚亚:0411-82116509
检察长:吴喆、奚家升
副检察长:杨大军、王明双、赵蕊

举报的世人(犯罪证人):赵某某

2019-03-11:迫害辽宁省大连市周鸿旭上诉案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大连市中级法院法院:
电话:0411-83775987
院长:0411-83775001

2019-01-19:大连市沙河口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331号,邮编116021
责任检察官常亮 0411-83891112
检察长路林勋 0411-89891133
郭丽华 0411-84587999
林乐大 13940916916
副检察长余明勇 0411-84388777
苏斌 0411-84388222
公诉人汪辉 0411-83891055

大连市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
电话:0411-39969610、39969613、39969621、88969615
参与抄家的5个警察:
副所长何涛 0411-39969630,警号209573
刘万超 0411-39969606,警号W08042
迟作雷 0411-39969618,警号212450
张成语 0411-39969610,警号217424
那东胜 0411-39969606,警号215267

2018-12-30: 参与迫害主要责任人:

大连市高新园区派出所— 84790464
举报人—高新园区大山村副书记 满海柱 159441186219 大连市高新园区检察院 邹大明(男):刑事检察部员额检察官0411-82207539 办案人—大连市高新园区公安局 王鑫 张延军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大连教养院恶警野蛮摧残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3/4448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