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04-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道外区 长林子劳教所 >> 那振贤(那阵贤)

那振贤(那阵贤)
黑龙江省双城市农民那振贤被长林子劳教所酷刑 迫害致死, 劳教所恶警封锁消息,并在死亡医学证明书和居民死亡殡葬证上冒充家属签字,妄图销毁罪证 其子呼吁律师帮助
男, 5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
个人近况: 2005年9月16日 迫害致死 (2004-12-2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2-2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765(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2017-04-05: 黑龙江八位善良人被迫害冤死 至今遗体难盖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前党魁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已近十八年,法轮功学员一直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反迫害,向广大世人讲清迫害的真相。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黑龙江省最少已有五百二十八人被迫害致死,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真相一直对家属隐瞒,家属冤情难诉,至今遗体难盖棺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已增至八人,最长时间已经超过十二年。

这些受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高一喜、范丽萍、李洪奎、李凤霞、秦月明、卢玉平、黄富军、那振贤

一、高一喜

高一喜,男,四十五岁,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高一喜夫妇被多名警察撬门入室非法抄家、绑架。高一喜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天的时间,就被弄公安医院“治疗”,一夜之间,就被宣布“心脏病猝死”。在家属不同意解剖的情况下,他们声称“解剖”了。高一喜的死亡事件存在诸多疑点。

二、范丽萍

范丽萍,时年五十一岁,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原工作单位:黑龙江省民航局运输处值机室员工(后因信仰法轮大法,被无理开除)。

范丽萍与丈夫同是法轮功修炼者。因遭迫害,带着九岁的女儿长期流离失所在外。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范丽萍与丈夫在长春同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第二天被迫害致死,遗体仍然存放在长春市公安。

三、李洪奎

李洪奎,男,时年六十一岁。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修炼法轮功,原工作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邮政局工程师。

李洪奎因坚守良知信仰,先后两次被非法判刑,时间长达十年半。李洪奎被迫害致死时,离七年非法刑期只有二十四天,却被省610“约谈”,没几天就脑出血致死。

二零一六年,大庆监狱欲焚毁遗体灭口掩盖罪行,将李洪奎遗体让一刑事犯家属拉走,到火葬场后,被那家属发现拉错了遗体,又把李洪奎遗体送回监狱。

四、李凤霞

李凤霞,女,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第六中学教师。为被非法抓捕的胞弟李凤飞聘请律师做无罪辩护,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被鄂伦春旗阿里河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在看守所迫害致死,时年五十四岁。李凤霞被迫害致死后不久,她一直照顾弟弟的十几岁智障的儿子也患病夭折。

五、秦月明

秦月明,男,时年四十七岁,生前住伊春市金山屯区,个体业者。一九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不放弃信仰,曾二次非法劳教,判刑长达十二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被野蛮灌食致死。

六、卢玉平

卢玉平,男,一九五八年出生,大专学历,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 工作单位: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地税局文职,卢玉平两次被非法判刑十七年。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疑被泰来监狱药物迫害致死。

七、黄富军

黄富军,男,一九六三年生,军人出身,副连级转业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种子公司工作。曾参加过一九八七年大兴安岭大火救灾工作,立下战功。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拘禁,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疑被药物迫害致死,时年四十四岁。

八、那振贤

那振贤,男,生前住哈尔滨市双城区,农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到二零零四年四次遭绑架;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在非法劳教期间,被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时年五十八岁。

结语

这一个个难以入土为安的善良百姓,是我们看到这场迫害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自二零零二年至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党魁江泽民被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在美国、德国、加拿大、阿根廷、瑞典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控告。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大陆掀起了大规模的控告江泽民的浪潮,至今已有超过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递交了诉状。

江泽民之流触犯了多宗国际重罪,一定会被绳之以法的,人间绝不是恶魔逞凶的乐园,那些至今仍然参与迫害,不思悔改的操刀者应该清醒了,将功补过才是智者的选择!

每位国人都应该对人权迫害说不,自己生命的未来得自己负责。相信您一定能尽早的选择和铺垫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5/黑龙江八位善良人被迫害冤死-至今遗体难盖棺-345195.html


2013-02-19: 黑龙江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害死 至今遗体难盖棺
...一、被害人:那振贤,男,生前住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农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前疾病缠身,无法参加体力劳动,并有抽烟、喝酒、赌博的嗜好;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获得了健康,去掉了所有不良嗜好,待人接物也特别的和善,村里人都说他像变了个人一样。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到二零零四年四次遭绑架;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那振贤在非法劳教期间,家属被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告知人已死亡,时年五十八岁。

案例叙述: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双城市“610”在双城实行大搜捕,指使希勤乡中共邪党委书记:潘春库、乡政法书记王连军、乡农经站站长姚文占、乡邪党团支书关传波、那铁风,派出所所长:孙金星,治业村书记那振宽,治安员李学志等人,将那振贤又一次非法抓捕,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在这期间,乡派出所所长孙金星、张晓印藉机多次向那振贤及其家属索要钱财,最终没有得逞。同年三月中旬将那振贤非法劳教二年,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继续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长林子劳教所主要负责人、教育科、管理科及各大队抽调的警察拎著电棍,身佩武装带强制学习。首先由教育科长王煜欧、管教牛铁军以整顿四大队改造秩序为名,强制学习所谓的“劳教守则”,强行将那振贤等十二人先后拖入事先准备好的房间恫吓与毒打。当时被打的最重的昏迷几十天,成为植物人。那振贤被打程度由于消息封锁,不详。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下午两点,长林子劳教所通知家人说那振贤病重,家属来到劳教所才知道亲人被迫害致死。那振贤的遗体已明显的被处理过,但是嘴角的右边依然有明显的血迹,身体右腋下靠前胸侧处有巴掌大的紫黑伤痕,两腿有异常,鼻梁骨肿胀变形,左眼睛有外伤充血。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王凯及副队长张胜国不允许家属对遗体拍照,而且疯狂的抢家属的相机,并给110打电话要非法拘留所有家属。长林子劳教所恶警极力封锁消息,并在死亡医学证明书和居民死亡殡葬证上冒充家属签字,妄图销毁罪证,逃脱罪责。

六年来,家人坚持上诉,历经中共的哈尔滨市司法局行政覆议、哈尔滨市道外区法院一审、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二审、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再审,四次起诉,三次被无理驳回,至今冤案仍未昭雪!那振贤的遗体留存时间已达七年零五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9/黑龙江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害死-至今遗体难盖棺-270183.html

2012-03-14: 假心脏病之名 多少罪恶被掩盖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心脏病,经常出现在那些被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死因监定栏中,被当局作为一种普遍的掩盖迫害真相的藉口被随意使用,这使多少谋杀的罪恶被“合法”的转化为“正常病死”事件,使多少无辜被害死的好人沉冤难雪!这也成了中共用谎言掩盖其暴政的一个部份。

明慧网报导出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例中,在搜索“心脏病,被迫害致死”这样的词组后,仅从二零一零年到现在的两年时间里,就发现有二十四个是藉口心脏病突发致死的迫害案例。下面的案例,只是在搜索了明慧网一小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七个。

....

三、沉冤未雪 遗体作证

那振贤,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未修炼前,疾病一身,风湿病、关节炎、老寒腿,夏天都得穿棉裤,浑身无力,不能干活。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疾病不治而愈,有名的大烟袋戒掉了,酒也不喝了,小牌也不看了,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待人接物也特别的和善。村里人都说他像变了个人一样。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双城市“六一零”在双城实行大搜捕,那振贤又一次被非法抓捕,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同年三月中旬,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继续迫害。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下午二点,那振贤家属突然接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病危”通知,家属立即赶去,但人已死亡。家属发现那振贤遗体被明显处理过的迹象,但嘴角右边仍有明显的吐血所致的血迹,鼻梁骨肿胀变形,左眼睛有外伤充血,右肩头有一处外伤所致的瘀紫直径为三厘米,眉角上方有一处外伤所致的裂口,右侧肝区,左侧第六肋下有多处三厘米左右,圆形呈叠状的紫黑色瘀紫圆环伤痕,两腿有异样。死者生前衣物全部被更换,换成白线衣和白线裤。

在停放遗体的“哈尔滨东华苑”,家属掀开死者的衣服,不顾警察阻拦,将迫害致伤部份迅速拍照。哈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大队长王凯及另外两个管教疯狂地抢家属相机,不许拍照,并给110打电话,要非法扣留所有家属。王凯及副队长强胜国对家属威胁说:“你们对那振贤尸体照相是违法的,我们已经向你们双城公安局报案调查此事,抓你们。对此,那振贤家属强烈质疑,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甚么?要掩盖甚么?为甚么不允许对家属遗体拍照?为甚么要打110报警?对自己亲人的遗体拍照也犯法吗?

对于那振贤的不白之死,家属向长林子劳教所要说法,劳教所说是心脏病突发猝死。也就是正常死亡,那振贤的家属不服,从此为了伸张正义,那振贤的家人走上了一条长达六年的艰辛的上访之路。六年了,那振贤遗体一直存放在哈尔滨市东华苑,杀人的事实,人证、物证都有,却被邪党公检法视而不见,强行掩盖,冤魂至今仍不能昭雪。
....
以上曝光的这些点点滴滴的案例就足以令人震撼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以上所能揭露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无论中共怎么掩饰,用心脏病还是用别的藉口,甚至是杀人灭口的手段,但都无法阻止真相在世界的广传。如今,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们都已经在国际法庭被起诉,正义的力量正在对邪恶形成围剿之势,国内随着法轮功学员持之以恒的讲真相,越来越多的人们的良知被唤醒,反迫害的浪潮越来越强大,退党大潮汹涌澎湃势不可挡,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中共邪恶正在被全面解体。

以上这些所有令人发指的迫害罪行,无论被揭露的还是被掩盖的,一桩一桩的,无所遗漏的,都将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被正义的法庭所一一追诉,那些犯下反人类罪行的恶警与高官们,除了及时回头、停止迫害,并积极收集迫害证据,站出来公开揭露迫害内幕,除将功赎罪以外,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再保护你们,这是我们对未来的庄严承诺,善恶必有报,人间的正义一定要完全实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4/假心脏病之名-多少罪恶被掩盖-254208.html


2011-11-3: 沉冤六载 何时昭雪(图)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那振贤,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农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被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终年五十八岁。

六年来,家人坚持上诉,历经中共的哈尔滨市司法局行政复议、哈尔滨市道外区法院一审、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二审、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再审,四次起诉,三次被无理驳回,至今冤案仍未昭雪!那振贤的遗体一直存放在哈尔滨市东华苑。

一、幸运得法

那振贤是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未修炼前,疾病一身,风湿病、关节炎、老寒腿,夏天都得穿棉裤,浑身无力,不能干活。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疾病不治而愈,有名的大烟袋戒掉了,酒也不喝了,小牌也不看了,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待人接物也特别的和善。村里人都说他像变了个人一样。

二、生前频频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无端迫害,那振贤也未能幸免于难,他曾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 强制洗脑,罚款数千元,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一九九九年七月被希勤乡乡政府强行洗脑二十二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被希勤乡派出所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了一天一夜,一只手铐到暖气管上,另一只手还得给他们烧锅炉,希勤派出所勒索家属一千五百元钱后,将那振贤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当地发现法轮功的传单,希勤乡派出所就把那振贤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扣了四、五个小时。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希勤派出所刘永泽、关传波伙同治业村书记那振宽等人,把那振贤等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到乡政府,非法洗脑二十三天,理由是“中共开两会,必须抓你们。”二十三天后,乡政府每人勒索千元不等才放人;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那振贤去韩甸镇悼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周志昌逝世一周年,被韩甸镇政府派出所恶警几十人非法抓捕,关押双城看守所两个月,双城公安局勒索家属七百元钱后才放人。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双城市“六一零”在双城实行大搜捕,指使希勤乡邪党委书记:潘春库、乡政法书记王连军、乡农经站站长姚文占、乡邪党团支书关传波、那铁风,派出所所长:孙金星,治业村书记那振宽,治安员李学志等人,将那振贤又一次非法抓捕,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在这期间,乡派出所所长孙金星、张晓印藉机多次向那振贤及其家属索要钱财,最终没有得逞。在同年三月中旬将那振贤非法劳教二年,非法投入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继续迫害。

三、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下午二点,那振贤家属突然接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病危的通知,让家属去。接到通知,家属立即赶去,人已死亡, 遗体伤痕纍纍。在停放遗体的“哈尔滨东华苑”家属掀开死者的衣服,不顾警察阻拦,将迫害致伤部份迅速拍照。哈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员(大队长)王凯及另外两个管教疯狂地抢家属相机,不许拍照,并给110打电话,要非法扣留所有家属。王凯及副队长强胜国对家属威胁说:“你们对那振贤尸体照相是违法的,我们已经向你们双城公安局报案调查此事,抓你们。

四、家属质疑

遗体被处理过

家属发现那振贤遗体被明显处理过的迹象。虽说经过处理,但嘴角右边有明显的吐血所致的血迹,鼻梁骨肿胀变形,左眼睛有外伤充血,右肩头有一处外伤所致的瘀紫直径为三厘米,眉角上方有一处外伤所致的裂口,右侧肝区,左侧第六肋下有多处三厘米左右,圆形呈叠状的紫黑色瘀紫圆环伤痕,两腿有异样。病人生前衣物全部被更换,换成白线衣和白线裤。 (如图)

李剑峰是谁

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和死亡殡葬证(附图)上填写的日期都是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在家属签名处签的“李剑峰”,那振贤家属表示,并不知道这个“李剑峰”是谁。从这些文件上不难看出,所有笔迹均为那个冒充家属的“李剑峰”所写,那振贤家属说,并没有一个家属在场签字。

那么在那振贤的死亡证、殡葬证的家属签名栏上,出现的这个奇怪的名字“李剑峰”,这个人是谁呢?那振贤真正的家人没有一个认得此人,他为甚么冒充家属急着签署死亡证明呢?难道在告诉人们那振贤的死并非寻常!

日期的蹊跷

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死亡殡葬证,两证填写的日期都是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而且医学证明书是先盖章,后填的内容,后签的字。

不同部门出具文件的书写笔迹全出自一人之手

在所有的文件上的填写笔迹,全部出自那个叫李剑峰之手,与他签名的笔迹完全相符。

综上所述,在家人无一人在场的情况下,这个拥有多重身份的李剑峰使整个事件疑点重重。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王凯及另外两管教,不允许家属对遗体拍照,而且疯狂的抢家属的相机,并给110打电话要非法扣留所有家属。对此,那振贤家属强烈质疑,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甚么?要掩盖甚么?为甚么不允许对家属遗体拍照?为甚么要打110报警?对自己亲人的遗体拍照也犯法吗?

那振贤身上为甚么有伤?这伤是怎么回事?这伤明显看出是硬伤,在那振贤死前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办案人说十五日晚送至医院检查治疗,没有任何问题,便返回劳教所,为甚么十六日早那振贤就突然死亡了?既然没有问题,甚么原因引起上医院检查?为甚么十六日早七点多,人就死了?这前后矛盾,说明了甚么?怎么解释?

4、既然肯上医院检查,必然是认为有甚么毛病,那为甚么不事先通知家属,让家人见到活着的那振贤

5、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王凯等人针对家属提出的各种疑问,不敢做正面回答,闪烁其词,催促家属去见尸体,在谈话中王凯提出:那振贤不是他们抓的,这句话不难看出他有意逃避问题、推卸责任。抓和死有关系吗?难道抓来就必须死吗?

五、死因调查

为了解那振贤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真实原因,家属们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到了在长林子劳教所关押过,被释放的劳教人员,调查结论是:那振贤在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那天下午一点到二点左右,被普教懂文彬、谷丰叫出车间,说是为那振贤检查身体,治疗身体,而后再也没有回车间,当时是那振贤自己走出车间的。

大约在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晚上十一点钟左右,那振贤由五个普教抬回宿舍,当时那振贤的表情非常凄惨,整个身体已不能动,说不出话来,表达方式只能是点头与摇头,面目表情非常痛苦。后来由长林子劳教所负责人通知那振贤家属,也就是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早晨七点多,那振贤已死亡。

六、沉冤未雪

对于那振贤的不白之死,家属向长林子劳教所要说法,劳教所说是心脏病突发猝死。也就是正常死亡,那振贤的家属不服,从此为了伸张正义,那振贤的家人走上了一条长达六年的艰辛的上访之路。四处奔走,状告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草菅人命,要求追究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刑事责任,申请赔偿人民币368477.66元。

作为长林子劳教所的上级主管单位,哈尔滨市司法局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二零零五年那振贤的家人向哈尔滨市司法局递交了《复议申请书》的法律文书,并向其反映长林子劳教所将那振贤迫害致死,而且掩盖事实真相、企图逃避责任。家属要求监狱司法局调查事实真相,给家属一个明确的说法。可是直到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四日哈尔滨市司法局作出了一份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对长林子劳教所的行政行为予以维持。驳回了那振贤家属的请求。同时驳回了赔偿的请求。

那振贤的家人在二零零六年的六月二十七日将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起诉到哈尔滨市道外区法院,可是道外区法院拒绝受理此案,说不接受法轮功的案子。到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哈尔滨市道外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那振贤家属的诉讼请求,维持司法局的行政复议。 同时驳回了赔偿的请求。

那振贤的家属马上走起诉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哈市中级法院以证据不足、再行调查取证为由,一拖再拖。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审理了此案,终审判决仍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零零八年三月那振贤的家属对于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的二审不服提取了再审申请,至今三年多了,仍在审理中,无结果。

那振贤遗体一直存放在哈尔滨市东华苑。六年了,杀人的事实,人证、物证都有,却被邪党公检法视而不见,强行掩盖,冤魂至今仍不能昭雪。家人有冤无处申,有状无处告。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相关人员用正义和良知来主断此案,同时也用理智选择自己的未来命运。同时,也呼吁全世界正义人士持续关注此案,共同制止这发生在人类文明时代的罪恶行径。让更多的正义得以伸张,让邪恶没有生存的土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3/沉冤六载-何时昭雪(图)-248661.html

2010-12-30: 黑龙江双城市希勤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导)下面是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一、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一) 那振贤被劳教迫害致死

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法轮功学员那振贤,2005年9月16日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那振贤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从99年7月20日中共打压大法后,他曾三次被不法人员抓捕,强制洗脑,罚款数千元。在双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数月,期间遭受多种酷刑折磨。

2004 年2月27日晚,那振贤被希勤乡政府书记潘春库、政法书记王连军、派出所所长孙金星为首的恶徒绑架,非法关進双城第二看守所。关押期间,孙金星及其帮凶张晓印等曾多次向那振贤及其家人索要钱财,没有得逞,在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他非法关進长林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2005年9月16日,家人突然接到那振贤病危通知,可家人看的竟是伤痕纍纍的遗体。更不可思议的是长林子劳教所有个叫李剑峰的人冒充家属,背着那振贤的亲生子女及所有亲朋,在死亡医学证明和居民死亡殡葬证上签字,企图焚尸灭迹,销毁罪证。尸体至今仍在哈尔滨冻化院存放,到此为止两次开庭,没给家属正确处理结果。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0/黑龙江双城市希勤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234267.html

2009-04-06: 警察赛土匪
2009 年3月31日下午,黑龙江双城市同心乡大法弟子洪武、吴永庆在希勤乡希贤村讲真相时遇到五、六个当地无赖喝醉酒滋事,野蛮拽住他们二人要他们给酒钱,遭拒后,叫何海的无赖打电话恶意举报给村支书霍凤金。霍凤金不分善恶,又向希勤乡派出所所长侯广祎打电话,将大法弟子洪武、吴永庆绑架到乡派出所,各勒索一万元后放回。

3月31日下午,希勤乡希贤村,五、六个当地无赖喝醉酒滋事,拦住大法弟子洪武、吴永庆,说:“你们炼法轮功,是好人,那么给我们兄弟几个喝酒钱,二十块钱就行。”当时这种无理要求遭到洪武、吴永庆二人拒绝。其中一名叫何海的无赖打电话给村支书霍凤金说,抓住炼法轮功的了。霍凤金说:“抓住一个炼法轮功的奖伍佰元,给我打。”

这五、六个无赖对洪武、吴永庆二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随后霍凤金又向希勤乡派出所所长侯广祎打电话。下午两点左右,派出所李灿辉及另两个警察开车来到,不由分说将洪武、吴永庆铐住。洪武当时高喊“法轮大法好”,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李灿辉等用电棍电击洪武,随后强行将二人推入车内绑架到乡派出所。

所长侯广祎向两名大法弟子家属各要三万元钱,说交了钱就放人,还恐吓家属,不交钱,就把人送到双城公安局。家属担心家人安危,但实在无力交出三万元钱,一再哀求的情况下,各交出一万元,才领回两人,交钱时,恶警不给家属开任何票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71.html

2007-02-06: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主要领导、教育科、管理及各大队抽调的警察杀气腾腾的齐集四大队,有的手里还拎着电棍,身佩武装带。首先由教育科长王煜欧以整顿四大队改造秩序为名讲话,然后由管教牛铁军领着学习所谓的劳教守则,突然以某某人读的声音太小为由,由刑事犯陆续强行将大法弟子姚士国、常永福、那振贤、何庆辉等十二人先后拖入事先准备好的房间,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恫吓与毒打。有的被打的鼻青脸肿,有的被打的胳膊腿不好使的,还有的被打的直不起腰来,其中何庆辉被打成后脑骨折、脑浆流出,致使迫害成植物人。那振贤于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6/148412.html

2006-05-22: 亲人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家属状告无门还遭恐吓
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大法学员那振贤,2005年9月16日被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几个月以来,家属多次提起诉讼,哈尔滨道外区法院拒绝受理此案,中级法院以证据不足、再行调查取证为由拖至今日。

那振贤遗体一直存放在哈尔滨市东华苑,身体多处伤痕,历历在目。可是就是这样的人证物证家属却投诉无门,没有任何地方受理此案。这就是恶党控制下中国大陆的现状。

那振贤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由于坚持修炼,多次被双城市不法人员抓捕、关押、勒索。2004年2月27日晚再次被绑架,于次日凌晨四点被送往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到了多种酷刑和非人折磨。2005年9月16日下午2点,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通知家人说那振贤病重,家属马上来到劳教所,到那一看,那振贤已死亡。

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和死亡殡葬证上填写的日期都是2005年9 月16日,在家属签名处签的“李剑峰”。那振贤家属表示不知道这个冒充家属的“李剑峰”是谁?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指导员王凯、副队长强胜国还对家属威胁的说:“你们对那振贤尸体照相是违法的。我们已经向你们双城市公安局报案调查此事抓你们。”

恳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给与帮助,将行恶者早日绳之以法。以慰死难者英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2/128454.html

2005-10-05: 那振贤家属受长林子劳教所恶警威胁
那振贤被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十几天了。在这十几天里,家属们到处奔波,四处投诉,但是状告无门。在那振贤尸体伤痕纍纍、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劳教所不法人员不但不承认那振贤是被迫害致死的,而且五大队指导员王凯、副队长强胜国还对家属施加压力,并威胁的说:“你们对那振贤尸体照相是违法的。我们已经向你们双城市公安局报案调查此事抓你们。”

那振贤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由于坚持修炼,多次被双城市不法人员抓捕、关押、勒索。2004年2月27日晚再次被绑架,于次日凌晨四点被送往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到了多种酷刑和非人折磨。2005年9月16日,那振贤家属突然接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关于大法弟子那振贤病危的通知,家属们很快意识到这消息不是真实的,很可能是迫害致死。家属们及时赶到劳教所,果真不出所料,那振贤已经被迫害致死。当到了停放遗体的“哈尔滨东华苑”,家属们在警察百般阻拦的情况,撕开了死者的衣服,将迫害致伤部份迅速拍照,并将照片公开,明慧网于9月24日刊登。

那振贤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和死亡殡葬证上填写的日期都是2005年9月16日,在家属签名处签的“李剑峰”。那振贤家属表示并不知道这个“李剑峰”是谁?从这些文件上不难看出,所有笔迹均为那个冒充家属的“李剑峰”所写。

从1999年7月20日江××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双城市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已达20多人,一些死者家属屈服于政治压力以及害怕遭受更多的迫害,保持沉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5/111794.html

2005-09-24: 那振贤被迫害致死后 恶警掩盖罪责
2005年9月17日下午2点钟,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那振贤的家属们前去看望遗体,发现那振贤的遗体已明显的被处理过,但是嘴角的右边依然有明显的血迹,身体右腋下靠前胸侧处有巴掌大小的紫黑伤痕,靠身体前胸的腰上方也有掌大小的明显伤痕,两腿有异常,鼻梁骨肿胀变形,左眼睛有外伤充血。

那振贤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由于坚持修炼,多次被双城市不法人员抓捕、关押、勒索。2004年2月27日晚再次被绑架,于次日凌晨四点被送往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到了多种酷刑和非人折磨。9月16日下午2点,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通知家人说那振贤病重,让家属去。家属马上来到劳教所,到那一看,那振贤已死亡。

一、死亡证、殡葬证包括家属签名是同一人填写

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和死亡殡葬证上的填写日期都是2005年9月16日,在家属签名处签的“李剑峰”,那振贤家属表示,并不知道这个“李剑峰”是谁?从这些文件上不难看出,所有笔迹均为那个冒充家属的“李剑峰”所写,而且医学证明书是先盖章,后填写内容、后签字。那振贤家属说,并没有家属一个在场签字。

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的医院为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医生签字为哈市二院:陶莹,因家属们对那振贤的死亡有疑问,所以家属们保留追究市二院及签名医生的法律责任。

二、家属去观看那振贤遗体的几点质疑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王凯及另外两管教,不允许家属对遗体拍照,而且疯狂的抢家属的相机,并给110打电话要非法扣留所有家属。对此,那振贤家属十分不解,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甚么?要掩盖甚么?为甚么不允许对家属遗体拍照?为甚么要打110报警?对自己亲人的遗体拍照也犯法吗?

在家属没有见到那振贤遗体前,长林子劳教所为甚么要对尸体進行医学处理?即使是这样,家属也清晰的见到那振贤尸体上有多处明显的外伤。

在办案人陈述那振贤出现病态,進行治疗及死亡的过程中,那振贤家属对此有以下疑问:

1、办案人说15日晚送至医院检查治疗,没有任何问题,便返回劳教所,为甚么16日早9点那振贤就突然死亡了?

2、从15日晚有异常,至16日死亡,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为甚么不早通知家属,直至死亡以后才通知家属?为甚么不让家属见到活着的那振贤

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王凯等人针对家属提出的各种疑问,不敢做正面回答,闪烁其词,催促家属去见尸体,也不承认那振贤是他们抓的。仅从这一句话中就看出,他们在推卸责任,逃避问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4/111122.html

2005-09-23: 双城市那振贤被迫害致死 其子呼吁律师帮助
我父亲那振贤,男,58岁,是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农民。原来一身病,不能干活,还有抽烟、喝酒、赌博的嗜好。自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真、善、忍” 要求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戒掉了烟、酒和赌博,变成无病一身轻,以苦为乐、一心向善的好人,全家人都沉浸在幸福快乐的生活之中。

从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到江氏集团的迫害后,我父亲曾多次被双城市不法人员抓捕、罚款数千元,关押在洗脑班、看守所。2004年2月27日晚,我父亲再次被绑架,于次日凌晨四点被送往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派出所曾多次向我父亲及家人勒索钱财,因没有得到钱财,在无任何证据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我父亲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在劳教所关押期间,我父亲遭到了多种酷刑和非人折磨,2005年9月16日我们突然接到通知,到那看到的是满身伤痕的遗体:嘴角右侧流血,左眼有外伤,鼻梁变形,右腋下靠胸侧和左侧小腹上部有手掌大小的伤痕。

长林子劳教所恶警极力封锁消息,并在死亡医学证明书和居民死亡殡葬证上冒充家属签字,妄图销毁罪证,逃脱罪责。苍天有眼,岂能放过行凶犯罪之人,天理不容!

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民,现家境贫困、无钱请律师,又不懂法律,但我相信世界上一定有不为名利的正义律师能帮助打我父亲伸冤的官司,因此我真诚的向国内、国外全面求助正义律师,谁能帮助我们全家打赢这场官司,我们全家将永世铭记您的恩德,并倾其全部家当以涌泉相报,致谢!

请看到此信有意与我联系的律师给我回以下的电话。
电话:0451—53217772
地址: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
那传丰(那振贤之子)手机:13351711202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3/111037.html

2005-09-18: 2005年9月16日下午2点,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通知家人说那振贤病重,让家属去。家属马上来到劳教所,到那一看,那振贤已经被迫害致死。

那振贤,男 ,58岁,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农民。开始修炼法轮。曾经是有名的大烟袋,酒瓶子不离手,而且一身病,不能干活;自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那振贤不但烟酒都戒了,而且一身的病都没了,也能干活了,而且与乡亲们相处的比以前更好了。

从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迫害后,那振贤曾多次被不法人员抓捕、罚款数千元,在洗脑班、双城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数月。99 年11月4日遭到派出所非法抄家,搜出大法资料,随后与三位功友一起被带到派出所铐在暖气管,长达20多小时,被所长闫俊索要1500元。2001年5月16日,被双城恶警强行拘留70天,被610、管教所勒索700元。

2004年2月27日晚,那振贤再次被以潘春库、孙金星为首的乡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于第二日凌晨四点非法送往双城市公安局,关押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派出所所长孙金星及其帮凶张晓印曾多次向那振贤本人及其家人勒索钱财,因恶徒没有得到钱财,在无任何证据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那振贤非法判劳教两年,关押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继续迫害。

2004年10月11日,长林子劳教所主要负责人、教育科、管理及各大队抽调的警察杀气腾腾的齐集四大队,有的手里还拎着电棍,身佩武装带。首先由教育科长王煜欧以整顿四大队改造秩序为名讲话,然后由管教牛铁军强制大法弟子学习所谓的“劳教守则”,然后突然以某某人读的声音太小为由,由刑事犯陆续强行将大法弟子姚士国、寇方启、那振贤等十二人先后拖入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在恶警的授意下对他们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恫吓与毒打。当时被打的最重的何庆辉昏迷状态几十天,成为植物人。事件发生后,恶警们极力封锁消息,并造假逃脱罪责。

关于那振贤是如何被迫害致死的,有待调查。请知情人提供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47.html

2005-01-12: 那振贤,男,58岁,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农民,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在1996年以前,那振贤是有名的大烟袋,酒瓶子不离手,而且一身病,不能干活。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那振贤不但烟酒都戒了,而且一身的病都没了,也能干活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与乡亲们相处的比以前更好了。

就在今年2004年2月27 日晚,那振贤再次被以潘春库、孙金星为首的乡政府、派出所的恶徒非法绑架,于第二日凌晨四点送往双城市公安局,并被关押進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派出所所长孙金星及其帮凶张晓印曾多次向那振贤本人及其家人勒索钱财,因恶徒没有得到钱财,在无任何证据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那振贤非法判劳教两年。目前,那振贤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93325.html

2004-12-26: 2004年10月11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发生了一幕打压大法弟子的丑剧,现将真像公布于天下。

11日早晨一上班,所里主要领导、教育科、管理及各大队抽调的警察杀气腾腾的齐集四大队,有的手里还拎着电棍,身佩武装带。首先由教育科长王煜欧以整顿四大队改造秩序为名讲话,然后由管教牛铁军领着大法弟子学习所谓的劳教守则,然后突然以某某人读的声音太小为由,由刑事犯陆续强行将大法弟子姚士国、孙英、寇方启、高继柱、常永福、那振贤、李守田、李春林、刘宝滨、何庆辉、安秀伦、王世伟等十二人先后拖入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在恶警的授意下对他们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恫吓与毒打,被打的较重的有姚士国、寇方启、高继柱、常永福、安秀伦、孙英、王世伟、何庆辉等八人。这八人有的被打的鼻青脸肿,有的被打的胳膊腿不好使的,还有的被打的直不起腰来。其中被打的最重的是何庆辉,处于昏迷状态几十天,至今仍在某康复医院治疗,其治疗费已达十几万元了。由于消息封锁,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清楚。

2004-03-10: 2004年2月13日晚上双城市610歹徒又抓走乐群乡光辉村5名大法弟子。
2004年2月27日的大搜捕又非法绑架了20多名大法弟子,其中有双城市希勤乡的大法弟子寇方启、那阵贤、张红侠、王云山,金城乡的梁树文、付志影、张丰田、孙秀芹,韩甸镇6人姓名不详,单城1人,朝阳乡和前進乡4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0/69589.html

2004-03-05: 由于双城市真像传单、标语、条幅到处都是,邪恶之徒在2004年2月12日非法抓捕了十多名大法弟子。在2月27日在双城市進行了大搜捕又非法绑架了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其中有双城市希勤乡的大法弟子寇方启、那阵贤、张红侠、王云山,金城乡的梁树文、付志影、张丰田、孙秀芹(丈夫在哈三间关押叫伊福全),韩甸镇六人姓名不详,单城一人,朝阳乡和前進乡抓捕4人。

2002-01-15: 那振贤,男,56岁,希勤乡治村人。99年11月4日派出所非法抄家,搜出大法资料,随后把我和三位功友带到派出所铐在暖气管,长达20多小时,索要1500元,勒索人所长闫俊,现在此人已遭报应,他参与轮奸妇女被绳之以法。2001年5月16日,被双城恶警强行拘留70天,索要700元,勒索单位610、管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5/23223.html

哈尔滨 道外区 长林子劳教所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6-01-04: 曝光哈尔滨市道外区大有坊街派出所信息:
通信地址:哈尔滨市道外区大有坊街76号
电话:0451-82420041

所长:周龙 。 电话:18846913456
教导员:于立珩。电话:13936511077 副所长:刘学军。电话:13936137737 分管国保、户政 副所长:刘晓东。电话:13946184155 分管刑事、治安 副所长:吴子文。电话:13945196866 分管消防

派出所警察:
姚文利,电话:15246785798
史森,电话:13946083222
张泗岩, 电话:13845080088
孙海滨,电话:13796828351
王加涛,电话:13946091900
王恒意,电话:15945178589
王向东,电话:15945177902
贾晖宏,电话:13304819567
赵志波,电话:13644600306
吴昊,电话:13664517635
李政红,电话:13845088988
周剑锋,电话:15945177361
蒋宏,电话:15545187070
王春昕,电话:18346017667
石硖,电话:15104608620
2011-07-25: 参与迫害直接责任者

国保大队 战志刚:53524126   13936551668
常堡派出所  赵 强:55813016   13936222111
五常行政拘留所53540899

市政法委
高雪峰:53537773   13115503999
于志才:53522926   13504817578
金跃辉:53522471   13845141055
杨久林:53522471   13945631321
代丽娟:53522926   13936070559

市公安局
崔 义:53522126   13694500001
李海峰:53535235   13936378999
冯志民:53538998   13804621518
瞿卫中:53522596   1360366668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电话:0451—53217772
地址: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
那传丰(那振贤之子)手机:133517112021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第一所长:史英白
监所科:任明宝 手机:13936162187
五大队电话:0451─82037105,王凯、指导员,赵爽、大队长。
副队长:张胜国、李剑松
管教员:窦玉新、郭万机、卢学民、孙庆宇、刘××、暴X
四大队电话:0451-82307104,郝威、四大队长,管教:敖平、丁延丰等人。
管理科:吴科长(人称眼镜吴)
哈尔滨市劳教局电话:0451-82724371
哈尔滨市劳教局管理处电话:0451-8270361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1-11: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的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146606.html

2005-10-27: 劝善之心化飞鸿──给原前進乡胜利村刘堂、孙国安等村干部的一封信
..上个月,希勤乡治业村的大法弟子那振贤(58岁)被他们迫害致死,身体多处有伤痕。接着他们便是造假逃脱罪责,谎称自然死亡,延期几个月后就一了百了。对真正的责任人、施暴的凶手却不闻不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7/11320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6-04-12, 11:4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