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静安区 >> 裴珊珍, 女, 74

个人情况: 原向群中学(市西中学) 退休教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上海市静安区南阳路183弄2号1508室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2-28
家庭成员: 儿女: 施异
夫妻/父母: 裴珊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16: 上海市静安区法轮功学员裴珊珍遭构陷的案卷,日前已经被静安区检察院移送静安区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6/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0110.html

2019-02-04: 上海市静安区法轮功学员裴珊珍遭非法批捕
2月1日,上海市静安区法轮功学员裴珊珍被黄浦分局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4/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2036.html#1923232514-1

2019-01-01: 上海古稀老太裴珊珍又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上海市静安区现已周岁七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裴珊珍由于散发真相材料,被黄浦区公安分局人员抓捕,随后家中被查抄,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黄浦区看守所(华益路333号)。

裴珊珍生于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家住上海市静安区,原向群中学(现并入市西中学)退休教师。裴珊珍老人为人师表,桃李满天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曾经多种疾病缠身,求医成效甚微。一九九五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才三个月左右,她的病情有了好转,一年以后,多种病痛神奇的消失了,自此没有花过国家一分钱医药费。

裴珊珍女士是个真诚、善良的老人。二零零一年三月因借了一盘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带给有缘人,遭到非法抄家和抓捕,被四个高大男警从家里绑架至静安看守所,被恶警铐在铁栅栏上用毛巾勒住她的嘴,几次险些背过气去。裴珊珍绝食请愿,被野蛮灌食,灌食者掐伤她的两颊,擦伤鼻腔和喉管,使她吐血不止,身体严重虚弱和脱形,后被劫往上海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二零零五年三月,裴珊珍女士在小区投真相卡片时,被在后跟踪的人绑架,同年六月二十三日,被上海市静安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居委会人员在“610”的授意下搞所谓的“承诺卡”欺骗民众。为了使自己的邻居们不要受骗上当,裴珊珍以信的方式向邻居们介绍大法的真相,被绑架和非法抄家。之后,家属便失去了裴珊珍的消息。直到同年十二月六日,家属通过网站平台向上海信访、市长信箱和国家信访网站投递了信访事项,投诉司法程序不透明,严重侵害家属百姓知情权,这样家属才得知裴珊珍老人早在八月份就已经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傍晚,裴珊珍家属才收到了静安法院寄发的一审判决书,判决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早上七点三十左右,裴珊珍女士走出了上海女子监狱,消瘦,面色苍白,在平地上走路都晃晃悠悠需要搀扶。临释放的时候,狱警威胁裴珊珍老人不许去控告江泽民,恐吓她控告江泽民是要被抓起来的。

裴珊珍女士遭受共计十多年的牢狱生活,如今又被非法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上海古稀老太裴珊珍又被非法抓捕-379859.html

2017-01-16: 上海退休女教师遭四年半冤狱折磨
上海静安区原向群中学(现并入市西中学)退休女教师裴珊珍,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五年在国家的宣传和单位的组织下学炼了法轮功,经多年以身践行,受益匪浅,尽享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身心健康是最大的幸福和财富,人人向往。特别是适逢当前看病难、看病贵、养老难的现状,能自行安度晚年,同时又能分担国家困难,减少家人麻烦,利国又利民。本着这颗心,裴珊珍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但中共江氏一伙出于私欲操纵“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使裴珊珍多次遭到抓捕、判刑,遭四年半冤狱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6/上海退休女教师遭四年半冤狱折磨-340942.html

2016-12-21: 上海退休教师走出冤狱 被威胁不许控告江泽民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星期二)早上七点三十左右,上海七十二岁的退休女教师裴珊珍女士走出了上海女子监狱。裴珊珍比之前家属能接见时还消瘦很多,面色也很苍白,在平地上走路都晃晃悠悠需要搀扶。

临释放的时候,狱警威胁裴珊珍老人不许去控告江泽民,恐吓她控告江泽民是要被抓起来的。

当日早上连早饭都没给裴珊珍吃,监狱就匆匆将裴珊珍放了出来。家属收到释放证和一千多元现金。四年半来,家属交的一千多元钱,裴珊珍几乎一点都没有用,后来才知道由于待遇等级低,裴珊珍根本也不能买什么。当日去接裴珊珍的有街道和居委会的人员和裴珊珍的小儿子。

四年半的冤狱,裴珊珍遭受长期的精神恐吓威胁和身体上折磨,反应明显迟钝了很多,有些话要讲二、三遍她才能明白什么意思;腿脚和体力也很虚弱,最明显的是腿脚无力,在平地上走路都不稳,上下台阶都需要搀扶,和进监狱前完全就是两个人。这次入冤狱前,裴珊珍每天都外出,骑自行车骑行大半天才回家。现在的样子连自己走路都不稳当了,让家属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裴珊珍女士,一九四四年出生于上海,家住上海市静安区南阳路,原向群中学(现并入市西中学)退休教师。裴珊珍老人为人师表,桃李满天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曾经多种疾病缠身,求医成效甚微。一九九五年,有幸在报上看到介绍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上乘功法,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裴珊珍女士开始修炼法轮功,才三个月左右,她的病情有了好转,一年以后,多种病痛神奇的消失了,自此没有花过国家一分钱医药费。

裴珊珍女士是个真诚、善良的老人。二零零一年三月因借了一盘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带给有缘人,遭到非法抄家和抓捕,被四个高大男警从家里绑架至静安看守所,被恶警铐在铁栅栏上用毛巾勒住她的嘴,几次险些背过气去。裴珊珍绝食请愿,被野蛮灌食,灌食者掐伤她的两颊,擦伤鼻腔和喉管,使她吐血不止,身体严重虚弱和脱形,后被劫往上海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二零零五年三月,裴珊珍女士在小区投真相卡片时,被在后跟踪的恶人绑架,同年六月二十三日,被上海市静安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居委会人员在“610”的授意下,搞所谓的“承诺卡”欺骗民众,为了使自己的邻居们不要受骗上当,裴珊珍以信的方式向邻居们介绍大法的真相,被绑架和非法抄家。之后,家属便失去了裴珊珍的消息。

直到同年十二月六日,家属通过网站平台向上海信访、市长信箱和国家信访网站投递了信访事项,投诉司法程序不透明,严重侵害家属百姓知情权,这样家属才得知裴珊珍老人早在八月份就已经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傍晚,裴珊珍家属才收到了静安法院寄发的一审判决书,判决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直到二零一四年四月,裴珊珍的二个儿子依照监狱方的电话通知,去会见母亲。当天,裴珊珍说,一审判决时,检察官庭上根本未出示任何实证(人证、物证),就认定裴珊珍散发所谓的××资料。裴珊珍要求家属能出席一审旁听,也被否定。一审后,裴珊珍主动上诉,二审未开展任何庭审过程,就直接给出结果维持原判。

裴珊珍老人被非法关押到上海女子监狱后,一直处于狱方严管迫害的对象。监狱方利用平时生活起居中的各个方面,向裴珊珍施压,要求她“认罪”,裴珊珍不屈服,认定自己没有犯罪,自己的信仰也绝不是什么×教,反驳对方“我的信仰哪里邪了?你说得出来什么地方邪吗?”对方无语。

裴珊珍在狱中再三声明,包括在出狱前的小结中都声明在最残酷的迫害和诱骗下所写的“三书”都不是自己真实的意愿,并声明全部作废;坚持真善忍不放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1/上海退休教师走出冤狱-被威胁不许控告江泽民-339186.html

2016-11-06: 上海市女子监狱的暴力“转化”(2)
控诉上海市监狱局指使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
4、对柏根娣、裴珊珍的凶残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月,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对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雪片般发往中共最高检、最高法。江氏团伙为打击报复,指挥监狱也加紧了对狱中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监狱局直接指令下,从迫害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开始,迫害中研究用什么恶毒、残忍招数能摧垮坚定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而向邪恶妥协。恶警们发现坚定清醒的法轮功学员,用关禁闭、上约束带、死亡已经起不了作用,动不了法轮功学员的正信,分分秒秒的长时间煎熬才是最难跨越的。

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柏根娣、七十多岁的裴珊珍被作为重点,关入行刑间进行每天十七个小时的灭绝人性的强制“转化”迫害。仇敏颖说:“不转化休想出小间(行刑间)!”并安排监区培植的专职打人凶手程燕、陶菊霞、浦玉红等六个包夹坏人迫害裴珊珍一位老人。(注:狱警把行刑间称为“小间”,对外称谈话室。)

据包夹犯说,柏根娣、裴珊珍是监狱局点名攻坚对象。程燕后来告诉董玉英,裴珊珍因双腿只能撇向后弯曲着坐,不到十天膝盖韧带就不行了,一个多月妥协后出行刑间时,已经伤残,膝盖、脚踝都肿大变形,不能行走;屁股坐烂,坐疮紧贴在裤子上,眼睛严重模糊,两手、后胫疼痛肿胀。而柏根娣的具体情况却不清楚,她在当时的第三监区,只知道她是一直被关在禁闭室,每天喊真相口号的。可是,十一月初邪恶迫害严重时,就再也没听到柏根娣喊真相口号了。

据说这种歹毒的暴力迫害是北京前进监狱、马三家劳教所、许金龙、仇敏颖的共同“杰作”。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李翠萍、施蕾来“验收”,假意问所谓“认罪书”是否是自愿写的。李翠萍向董玉英保证说:“你放心,不要紧张,决不会强制转化你。”并通知仇敏颖可以把董玉英放出禁闭间了。十二月三十日,刘碧云把董玉英放出禁闭间,回大监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6/上海市女子监狱的暴力“转化”(2)-337265.html

2016-07-31: 上海市法轮功学员裴珊珍家属监狱会见遭干扰

6月份,上海女子监狱再次禁止裴珊珍儿子会见,仅让其80多岁的丈夫会见。之后,裴珊珍家属将上海女子监狱近一年多种种不合理与非法的行为再次写投诉信,分别投递到信访、监狱管理局、中纪委。截止7月30日,只有中纪委有回执电话和相关回复。

7月下旬,居委会和社区民警到访,说是在街道办的委派下前来了解投诉相关事宜;裴珊珍家属将投诉信相关内容如实向来访的居委会相关人员和社区民警反应;临走时,相关人员嘱咐裴珊珍家属要注意自我保护,裴珊珍家属表示感谢。

7月28日,裴珊珍家属本月第四次电话至上海女子监狱三大队询问本月会见时间,相关负责的陈姓女狱警表示:“你不是去投诉了么?那你就继续等呀”非常明显地在针对性的暗示,裴珊珍家属认为这明显就是打击报复故意非法剥夺会见权利。

接着,裴珊珍家属电话至监狱狱政部门讨要说法,狱政部门先后二个女狱警接电话,话语明显推诿,后者夏姓狱警更是推说要了解情况才能回复,并说了解情况没有明确时间限定,你爱来问就问,不一定有答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确定的答复;并说给不给会见他们监狱自己有内部相关规定不向外公开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31/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2181.html#16730232811-30

2016-07-02: 上海市法轮功学员裴珊珍家属监狱会见遭干扰、骚扰

6月20日,上海市法轮功学员裴珊珍的家属收到上海市女子监狱关于21日下午1点会见的通知,而且与以往区别很大:1)会见单上完全不像裴珊珍的笔记(不是裴珊珍的书写或裴珊珍在非“正常”情况下书写);2)允许会见家属人名字与其他地址信息的笔迹完全不一致(明显是非裴珊珍本人意愿填写);3)没有裴珊珍亲笔的家书(会见后证实亲笔家书被监狱方无故扣了,也不对当事人和家属做任何说明)。

21日中午12:45裴珊珍丈夫施金泉(小儿子施勇陪同)到达上海女子监狱大门口,出示会见单要求按会见单13:00准时会见,13:15五大队狱警才出现在大门口要求裴珊珍丈夫必须签署所谓的“会见告知书”,不签不让会见,裴珊珍家属当场表示此手续违法,指出没有任何书面法律规定家属会见必须签署任何文件才能会见,家属完全没有义务签署任何文件,监狱方强制逼迫家属签署任何文件都是在知法犯法,所有这些违法行为终将有一天被法律所审判。但值狱警仍然坚持不签不给会见;家属在会见告知书上注明了上述相关内容后签字递交并再次表示这是违法的。

之后,又在大门口等了近45分钟才开启会见通道,监狱方不让小儿子搀扶其年迈父亲进通道,安排武警衣着人员接过,只允许裴珊珍的丈夫会见。

会见期间当值狱警多次打断会见对话,任何鼓励赞许裴珊珍要坚持正信正念的话都被当值人员打断和喊停。

会见时间未到,当值狱警就驱赶裴珊珍回监区,驱赶裴珊珍丈夫离开,裴珊珍丈夫斥责当值人员“你们穿了这身‘狼皮’,就不会办人事了,尽做些无人道、无良知的事,老天会有报应的,恶有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二零一六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0752.html#1663023145-32

2016-06-27: 上海市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
去年年底,上海市女子监狱五监区专门成立了所谓“攻坚组”,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为期四个月。参与人员包括队长和包夹犯,攻坚组成员有:刘碧云、朱佳、孙中、茅颖等。法轮功学员被关入全封闭的高压房,外面包上隔音材料,整天除睡觉外,都用高音喇叭全天播放谎言污蔑法轮功,逼迫法轮功学员听,三个包夹犯监控一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稍有晃动,就冲上去打、掐、捏。

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裴珊珍,非法刑期四年半(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7/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0609.html#1662702141-21

2016-04-03: 上海大法弟子裴珊珍受迫害补充

在3月28日,接到监狱方电话通知的情况下(监狱方继续“严管的方式”安排会见,家属没有收到会见单和裴珊珍的相关亲手书信)裴珊珍小儿子施勇,去上海女子监狱,探视了裴珊珍

裴珊珍比2月份施勇去会见的时候,更消瘦了,面色也非常明显的苍白。整个会见20分钟中,依旧受到当场监视的狱警多次插话,打断母子的交谈。在会见结束后,当场监视的狱警还是指责裴珊珍小儿子在会见时有“隐语”和“暗语”,当时曾威胁要掐断会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6103.html

2016-02-27: 上海七旬退休教师遭冤狱三年半 家属见面难

上海七十二岁的裴珊珍女士,因信仰真、善、忍,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被上海静安区“610”操纵公检法非法判刑四年半,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五日,裴珊珍女士的二儿子经历三个月的禁见后,终于又见到了母亲。
裴珊珍出现在儿子面前,面色略显苍白,神态略显呆滞;在街道办和居委会人员在一旁的监视下,母亲没有说话,儿子只是明显感到母亲精神上受到压力和迫害;三年半的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又已七十二岁高龄的母亲,只为做好人,讲真话,却被残酷的非法关押在中共的高墙内,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已经总计非法关押十年。

裴珊珍女士,一九四四年出生于上海,家住上海市静安区南阳路,原向群中学(现并入市西中学)退休教师,裴珊珍老人为人师表,桃李满天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曾经多种疾病缠身,求医成效甚微,苦不堪言,九五年,有幸在报上看到介绍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上乘功法,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裴珊珍女士开始修炼法轮功,才三个月左右,她的病情有了好转,一年以后,多种病痛神奇的消失了,自此没有花过国家一分钱医药费,她亲身体验了无病一身轻,健康生活的快乐。

裴珊珍女士是个真诚、善良的老人,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居委会人员在“610”的授意下,搞所谓的“承诺卡”欺骗民众,为了使自己的邻居们不要受骗上当,裴珊珍以信的方式向邻居们介绍大法的真相,被绑架和非法抄家。之后,家属便失去了裴珊珍的消息。

直到十二月六日,家属通过网站平台向上海信访、韩正信箱和国家信访网站投递了信访事项,投诉司法程序不透明,严重侵害家属百姓知情权,这样家属才得知裴珊珍老人早在八月份就已经被非法判刑。十二月十四日傍晚,裴珊珍家属才收到了静安法院寄发的一审判决书,判决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裴珊珍在监狱被迫害的事实被掩盖 家人见面、交流难

由于监狱方严密监控裴珊珍的家属的探视,裴珊珍老人在狱中被迫害详情无法知晓,只是在有限的亲人探视中,察言观色,略知裴珊珍女士表面的变化。

1. 二零一三年,裴珊珍明显消瘦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左右,裴珊珍的丈夫和二个儿子依据接见通知书的要求前去上海女子监狱探视裴珊珍

在家属进入接见房间前,狱警拿出一张纸,告知必须遵守上面的规定并签字,禁止会面过程中谈论法轮功或“真善忍”及其相关内容。结果,家属并未直接见到裴珊珍,而是电话接见。一个接见房间中,有若干个接见窗口和座位,仅有裴珊珍和其家属,旁边是狱警监视着。

裴珊珍明显消瘦,精神状态不佳。裴珊珍和亲人交流得知,之前家属寄去的两份书信中,仅一份书信她本人收到了,另一份小儿子寄发的书信被狱警扣了。当时,被允许接见的仅仅是其丈夫和二个儿子,如果其他家属想见必须裴珊珍提出后,由监狱方面审批通过后才可以。

裴珊珍被非法关押到上海女子监狱以来,一直处于狱方严管迫害的对象。

2.二零一四年三月,裴珊珍被洗脑迫害

裴珊珍的丈夫和两个儿子到上海女子监狱探视裴珊珍,接近结束时,小儿子对母亲讲“修炼人有修炼人的标准”时,话筒里突然传来监听人员的声音,打断了母子的对话,随后电话提示时间到,会见结束。

家属怀疑裴珊珍在监狱受到强迫式洗脑迫害,因为裴珊珍的信件和会见都不能自由的表达,从来不曾提狱中到底生活如何,狱中生活相关事宜被列为禁止话题。

3.二零一四年四月,裴珊珍曝光非法庭审

二零一四年四月,裴珊珍的二个儿子依照监狱方的电话通知,去会见母亲。当天,裴珊珍讲,自从入狱来,监狱方一直威逼其要认罪,裴珊珍从未承认,并说到一审判决时,检察官庭上根本未出示任何实证(人证,物证),就认定裴珊珍散发所谓的××资料。裴珊珍要求家属能出席一审旁听,也被否定。

一审后,裴珊珍主动上诉,二审未开展任何庭审过程,就直接给出结果维持原判。

监狱方利用平时生活起居中的各个方面,向裴珊珍施压,要求其“认罪”,裴珊珍不屈服,认定自己没有犯罪,也绝不是什么×教,反驳对方“我的信仰哪里邪了?你说得出来什么地方邪吗?”对方无语。

由于监狱方在生活起居各方面的压迫,裴珊珍人明显消瘦,整个人与入狱前比,也气色大不如前,行动反应也略显迟缓。

4.二零一五年,三次探视被禁止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月和二千零一十六的一月,裴珊珍的二儿子施勇和家人被所谓的“探视言论有违规定”原因,三个月被禁止探视。

5.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五日,狱方无理阻挠和监视

二月二十五日,裴珊珍的二儿子施勇进监探视前,监狱方要求签署相关监狱规定告知书,开始施勇拒绝签署,并表示没有哪条书面法律规定过探视者需要签署任何文件才能探视的;监狱方女警叫嚣到:“我现在说的就是规定,你不签,就不能进。”后经街道与居委陪同人员圆场,施勇在告知书上注明“凡是符合相关法律书面规定的,愿意遵守且有效”后才签字。

整个探视过程,在监狱方五、六个人员近身的监视下进行,还经常被打断与插话。

狱警表示下个月按收到接见单来会见,并说此次会见已经加了五分钟了,从十五分钟会见加到了二十分钟会见了。

施勇向众人表示,这样通过阻止探视的亲情,来威逼裴珊珍作某些表态是恶劣和丑陋的,这样做就算得到了某些所谓的“表态”,也绝对不可能是发自内心的。

在过去十六年中,裴珊珍被非法关押十年

1. 非法劳教关押两年

二零零一年三月,裴珊珍女士因借了一盘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带给有缘人,遭到非法抄家和抓捕,在无任何合法手续下,四个高大男警将她从家里强行绑架至静安看守所。裴珊珍在看守所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坚持炼功,被恶警铐在铁栅栏上,用毛巾勒住她的嘴,几次险些背过气去。

裴珊珍面对非法抓捕和践踏人权的情况下采取绝食请愿,恶警和打手们对她进行强行灌食,掐伤她的两颊,擦伤鼻腔和喉管,使她吐血不止,身体严重虚弱和脱形。后在她本人没有接到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被强行劫往上海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2. 冤狱四年

二零零五年三月,裴珊珍女士在小区投真相卡片时,被在后跟踪的恶人绑架,同年六月二十三日,被上海市静安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当时,宣判后,裴珊珍就提出了不服的理由,审判长芮志民大声叫:“我们就听党中央的,我们就听党中央的……”这哪象法庭,哪有法律的尊严?堂而皇之的将党凌驾于法律之上,中国的法律就这样被亵渎了。

3. 第五次被绑架 冤狱四年半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一时,裴珊珍女士以写信的方式向邻居们介绍大法的真相,是第五次被绑架,已陷冤狱三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7/上海七旬退休教师遭冤狱三年半-家属见面难-324680.html

2015-12-23: 上海女监剥夺法轮功学员裴珊珍亲属探视权

2015年11月,上海市女子监狱剥夺了法轮功学员裴珊珍二个儿子的探视权,仅让裴珊珍年过80岁的丈夫去接见,并在接见过程中以“退休金待遇”“提前释放”等威逼裴珊珍承认“犯法”;当时现场有居委会、街道、帮教办、狱方人员。

2015年12月,家属收到的接见单上又是只有裴珊珍丈夫名字,家属致电监狱狱政部门讨要说法,狱政科的夏某说:“我也不能回答你剥夺你会见资格有没法理依据这个问题。”

2015年12月21日,裴珊珍家属在联系监狱五大队和狱政部门都不能得到明确答复的情况下,向上海市司法局信访办投诉上海市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3/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20882.html

2015-11-25: 上海法轮功学员裴珊珍家人遭骚扰

上海法轮功学员裴珊珍自2012年6月被抓捕后被非法判刑4年半,现关押在上海青浦女子监狱,期间一直受到监狱方的胁迫要求其所谓的“悔改”,裴珊珍都不屈服一直处于最低等的接见待遇E级(每个月只能接见家属15分钟)。监狱方还多次玩弄手段:1)接见通知单无故多次没有寄给家属;2)在多次无故未收到接见通知后,家属主动每月初打电话给监狱方要求知晓当月合理合法的接见日期,监狱方屡次设法在电话中故意蒙骗装傻导致多次家属错过接见时间而不能合法的享有应有的接见权利。

裴珊珍的二儿子接见时多次提到法轮功字眼时被监狱方打断接见的电话通话;二儿子接见通话中提到勿要助纣为虐像周永康那样得到报应,勿要以某些领导的个人指示办事,提倡以法治国的当前一切听命所谓领导行事的违法行为都会得到之后的报应的。之后11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的政保科的二位男性人员上门警告裴珊珍二儿子施勇不要在接见中“乱说话”;这二个人害怕被拍照和录音,多次要求施勇不要动手机;并威胁施勇不要在外有什么行动或是在网上有什么言论,外面到处都是摄像探头,网上也都是监控的。施勇说:你们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像样的“证据”再来吧。之后二人灰溜溜的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5/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9620.html#151124234254-72

2015-03-20: 上海法轮功学员裴珊珍被非法关押 接见儿子受干扰

2015年3月19日上午,裴珊珍二个儿子去上海泗泾女子监狱看母亲。在会见对话中,当提到2015神韵晚会“灭蟾妖”节目和凤凰网上3月14日视频节目《王洁夫:周永康落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时,会见电话中多次传来“请注意会见用语……”等声音的干扰,二儿子立即在会话中,表示事实为什么不能说?有些国内网站上公开的内容为什么这里不能说?要这样来干扰?监狱方无视这些诘问,在之后的会见通话中,始终穿插着电话按键声和监狱方人员讨论声等声音的干扰,故意违法干扰正常的接见通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0/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6464.html

2015-02-23: 裴珊珍家人再次没接到接见通知书 上海女子监狱推脱责任

裴珊珍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裴珊珍家属又没有收到2月份的接见通知书。家属电话至监狱方第五大队,监狱方人员推脱说他们已经发出通知了,家属收不到,不是他们责任。家属质问监狱人员,通知家属接见是监狱方的义务,怎么能这样推卸责任;而且不仅仅是一次,已经多次遇到未收到接见通知书了。监狱方人员推脱说他们发出通知书时都是有备案的,发出就是完成他们的任务了,家属收不到也不是他们的责任。监狱方人员也承认每次发出的通知书都有好几位家属反映没收到。但是也不主动想法改善这个问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23/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5476.html#15222225433-1

2014-05-17: 上海大法弟子裴珊珍受迫害(续)

5月16日,上海女子监狱家属接见日,裴珊珍的俩个儿子去看望母亲,在会见中,二儿子提到了5月13日是法轮大法日以及网上看到的一些情况后,接见电话突然就被切断了。在场狱警驱赶裴珊珍回狱间。裴珊珍俩个儿子找到当值戴眼镜的女狱警(警号3109187)要讨说法。此狱警称不允许讲法轮功;二儿子要求他们拿出会见不能提法轮功的相关书面法律和规定,此狱警支支吾吾就是拿不出相关依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7/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2279.html

静安区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9-07-16: 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分部(原上海市闸北区法院)
地址:上海市共和新路3009号,邮编200072
电话:02136034666、02136046660
承办法官钱丽娜021-26120078

黄浦区检察院:
电话:23520000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建国中路22号,邮编200025
承办公诉人薛刚02123520160
检察长贺卫
副检察长王利民
纪检组长李晓东

黄浦分局:
地址:上海市金陵东路174号,邮编200023
总机:02163280123
电话:02153025110
承办国保:林晨、沈伟若

打浦桥派出所:
地址:斜土路315号,邮编200023
户籍窗口联系电话:021-23035353
治安窗口联系电话:021-63018716
领导电话:15900580405
承办警察:李斌 周青 沈斌 电话:02123036362

黄浦区看守所: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江镇华益路333号,邮编201210
电话:02133922632
电话:02163280123*34160
传真:02163280123*34158

南京西路街道:
地址:延安中路929号,邮编200040
电话:02162472222
地址:大沽路123号,邮编200003
电话:02163272867
戈金发、康安龙、邵立13564385317 (西南派出所户籍警)

2019-03-17: 上海法轮功学员沈芳在家遭邪党人员监视 相关人员信息补充:
赵 奇副秘书长
应 勇 市长
龚道安 副市长
上海市政府 地址:上海人民大道200号
邮政编码:200003 联系电话 021-23111111

李余涛 上海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
谷继明 上海市综治办副主任
上海市综治办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宝山路107号
邮编:200071

上海市纪委 上海市监察委员会办公地址:上海宛平路7号
邮编:200030
联系电话:021-64336979(总机)
021-12388纪委监察委的电话 上海市纪委书记廖国勋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2-06-27: 参与迫害人员:
六一零恶警殷国鹏 周峰
小区警察石夏风1381881891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7/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9435.html


静安区法院地址:康定路1097号。
电话:021-62718212。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4-04-24: 裴珊珍坚持信仰 在上海女子监狱遭迫害
裴珊珍二个儿子依照监狱方的电话通知,去会见母亲。

当天,裴珊珍讲,自从入狱来,监狱方一直威逼其要认罪,裴珊珍从未承认,并说到一审判决时,检察官庭上根本未出示任何实证(人证,物证),就认定当事人散发所谓的××资料。当事人要求家属能出席一审旁听,也被否定,推说当事人是成年人了,他们没有义务去通知?

一审后,当事人主动上诉,二审未开展任何庭审过程,就直接给出结果维持原判,当事人质问后,给予的回答是这个是“政治问题”。庭上说一套甚么“非法抗法”的甚么甚么,庭下的回答又是政治问题了;那就是法律根本就是幌子,当权高层的授意才是根本。

监狱方利用平时生活起居中的各个方面,向裴珊珍施压要求其认罪,裴珊珍不屈服,认定自己没有犯罪,也绝不是甚么邪教,反驳对方我的信仰哪里邪了?你说得出来甚么地方邪吗?对方无语。

由于监狱方在生活起居各方面的压迫,裴珊珍人明显消瘦,整个人与入狱前比,也气色大不如前,行动反应也略显迟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4/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90464.html

2014-04-19: 上海法轮功学员裴珊珍遭迫害近况
裴珊珍从监狱中写给家人的信基本每月固定一次。但家人已有两次以上未收到当月信件。监狱方四月十七日打电话给裴珊珍家属,称收到大量其他家属反应没收到接见信,故特地来通知你们本月四月二十二日接见,并说对裴珊珍的“看管”有新安排,二十二日会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9/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0243.html

2014-03-23: 上海法轮功学员裴珊珍受迫害情况补充
裴珊珍的丈夫和两个儿子近日到上海女子监狱探视裴珊珍,接近结束时,小儿子对母亲讲“修炼人有修炼人的标准”时,话筒里突然传来监听人员的声音打断了母子的对话,她在话筒里叫嚷着“与改造没有关系的事不要说”。随后电话提示时间到,会见结束。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