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巴彦县 >> 何苗(禾苗), 女, 3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巴彦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4-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1-20: 黑龙江省巴彦县政法委、公安局疯狂骚扰本县大法弟子
近日巴彦县政法委指使辖区派出所,单位骚扰逼迫巴彦县大法弟子签字,指使教育局迫害本系统大法弟子,让大法弟子签字、按手印、读污蔑大法的上级文件录制视频,威胁在职职工。有的派出所多次打电话骚扰大法弟子及家属,龙泉派出所警察跳围栏进院子找大法弟子。

已知被骚扰的大法弟子有王淑贤 王春荣 王曼丽 李亚杰 刘志鹏 费梦琳 刚结束三年冤狱回来的高福志、唐淑英、明晓光 何苗 董国志 管淑琴 高淑霞 赵玉 张凤鸣 周某某 茵某某 史菊秋 张庆如 彭文新及其父母 朱崇华 朱颜如 肖大雁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0/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15355.html

2007-08-16: 何苗,黑龙江省巴彦人,三十一岁,抵制迫害绝食一百五十多天,因拒穿囚服、戴囚号,被恶警李锁和孙庆用电棍电、绑铁椅子,被恶警打的流脓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6/160945.html

2006-03-11: 2001年7月末,嫩江公安局协助哈尔滨公安局先后将蔡密、何苗、邓伟国和我非法抓捕,关進哈尔滨故乡看守所大约四十天,我被迫绝食两次,第一次三天,我和哈尔滨同修杨玉萍,几天后我们被分开。我自己绝食五天,给我灌食的皮管有小手指粗,用铁钳子撬牙,牙被别怀了,玉米糊加了盐,七八个犯人按住我,边按边打。一次次插,一次次吐,吐出来的玉米糊被血染成红色,每次折磨两三个小时,灌一次食就如同过一次鬼门关,据犯人杨路说我的血压和脉搏都没了,它们才放人。邓伟国被迫害致死,何苗被送万家劳教所。参与迫害的有嫩江公安局、哈尔滨公安局警察马、刘 等人和故乡看守所王所长、犯人李婉、杨路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74.html

2004-09-02: 巴彦县的大法弟子何苗因绝食抗争,被强行送到万家医院刮疥,刮的是疥疮基本消失的好手,直刮到骨头,鲜血淋漓。何苗痛得全身震颤,咬牙强忍。第二天,这只手长满了脓包疥。有些在医院期满快释放的大法弟子,还必须交纳高额的医药费才能获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83189.html

2004-02-22: 2002年8月27日是万家劳教所七大队最恐怖、最黑暗的日子。由万家劳教所各男队抽出24个恶警進入七大队,分配在七大队的六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班,每班4个,其中一个是队长,名义上是帮七大队整顿所规、队纪,实际上是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

9月21日(中秋节)这天晚上七点,禾苗等几名学员抗议强制洗脑,被整到三楼集训队進行残酷迫害。恶警张小初恶言恶语骂学员,骂累了歇一会再骂,直到上楼休息为止。隔了几天张小初拿来一个旧杂志给学员念一篇文章,是一个小女孩卖花养活有病父母事,要求大家捐钱,有的学员拿20元、10元,说把钱邮去,钱没邮给小女孩,却买来VCD影碟机和诬蔑法轮功的光盘。恶警李光耀酒后问大法弟子鲍丽云家在哪住,他说鲍回答不对,就拳打脚踢,然后强迫鲍坐了一天铁椅子。

2003-04-24: 大法弟子何苗、高淑霞在9月21日的夜里被恶警扒去外衣,夜里赤脚铐在铁椅子上,身上被浇上凉水,在万家七大队二楼楼梯过道上打开窗子冻了一夜。

管教于方力对于长期绝食、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何苗、丁彦红恨之入骨,因多次毒打都无法逼学员放弃信仰,就把权力交给毒贩王晓红。王晓红便到处找茬折磨大法弟子,常常破口大骂,大打出手,引来管教作帮凶,好心人见了都流泪,她们却幸灾乐祸。

11月20日,恶人于方力、王晓红等人打完何苗又找来院长宋××,宋××竟让护士给何苗打了安眠药,本来就奄奄一息的她连续几天卧床不起……

2002-12-23: 大法弟子在哈尔滨万家被迫害的近况:
戴锐:一進万家就开始被强迫洗脑。被逼迫坐铁椅数日,恶警一直不准他与其他学员说话,被死死看守;
陈贤君:被逼迫坐两天两夜铁刑椅;
姜丽华:被逼迫坐5天5宿铁刑椅,不让穿棉衣,不让上厕所,让寒风吹;
何苗:被罚坐铁刑椅,被恶警用电棍电脸和脖子;
崔淑香:被毒打后又被电棍电脸;
刘淑清:物理教授,现65岁。被罚坐铁刑椅,被浇水后用电棍电;
程文庭、张淑琴、于国荣非法劳教已到期也不放。

2002-06-21: 对于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如单手立掌发正念,不挂床头卡(写着姓名与“罪名”),不写“悔过”的大法弟子,狱方不许接见亲属,并且用多副电棍手铐继续折磨。被劫持在万家劳教所小号中的大法弟子由于正念的威力,都已经离开小号,小号中现在没有大法弟子,但是恶人正打算将小号打开重新实施迫害。多次被明慧网报导的大法弟子何苗现在身上的疥还很严重,翻身都翻不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21/32142.html

2002-03-25: 1月30日晚,万家劳教所50多名男干警進来对功友们拳打脚踢,拿电棍打,抓头发,强迫光着脚站在走廊,有的被推到外面,在零下30度的雪地里,穿着线衣冻着。5月1日,又施行强行洗脑,不妥协的学员被强行贴嘴(用宽胶布),不让睡觉,因功友们决不配合邪恶,有的被送進小号,大法弟子全体绝食抗议迫害。5月22日,因管教对有学员超期不放,大法弟子被迫绝食,被强制拖出院中,功友们出来阻止,被强制送進男队,被吊绳,从早5点多吊到晚10点多,有功友被罚坐刑椅长达20多天。主要责任人:费红。

春节前后,12队被迫放弃修炼的学员纷纷清醒,向队上或明慧网发表声明,12队采取各种办法把新来未洗脑的学员与被洗脑者及坚定学员隔离,为此分出12个坚定学员到7大队。另12队长疥的大法弟子由于大量发正念,未经任何常人医治办法均好转。

万家医院消息,目前在医院还关押着大法弟子尚玉秋、何苗,她们承受着常人无法想像的痛苦折磨。呼吁社会各界制止万家这种惨无人道的行径,立即释放这两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5/27231.html

2002-03-11: 我在万家劳教所医院已经三个多月了,这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直就没有停止过。近日万家劳教所再一次曝出丑闻,五名大法弟子被逼迫上吊,所幸没有逼出人命。此事使万家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内幕暴露无遗。万家劳教所官员、省公安厅都很惊慌,多次来医院進行录像、来访,我们都坚定正念,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他们尤其怕走漏消息,多次查问家属遗书收没收到,并将大法弟子隔离看管,严密监视。所长史英白多次找我们:“你们又让万家医院传丑闻了。”

其实这哪是小小的万家医院的丑闻呢?这是江泽民给全中国造下的丑闻啊!在提审赵熙如、何苗及其他大法弟子时,她们都很坚定地说,表示将继续维护大法。尽管环境恶劣,大家照样炼功及发正念。虽然我们的经文被搜,与外隔绝,但我们是大法粒子,坚决不向邪恶妥协。

整个万家医院绝食抗议迫害的情况是这样的,三、四名大法弟子始终坚持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同时大家都不配合打针,反对迫害,一旦有迫害严重出现时,就全体起来绝食抗议。到目前为止,还有五名大法弟子在继续绝食,其中何苗(巴彦县)、丁燕红(木兰县)已绝食110多天,另外还有王玉芝、王丽岩、刘丽梅,她们在春节期间继续绝食,现在医院总共有9名大法弟子。

2002-01-30: 万家医院不法管教无故殴打大法弟子
2002年元旦,万家医院18名大法弟子夜里12点发正念、炼功遭管教毒打,元月1日开始绝食抗议。于芳丽疯狂表演了好几天,又骂大法弟子又骂送饭的,因其无意中把绝食的事告诉了利队长,而于芳丽是想瞒着领导等大家挺不过去自己就吃饭了,上边不知道,她好不担责任,却未得逞。更加气急败坏与大夫们又开始了新一轮迫害。割疥打点滴把本来不需要刮的几个大法弟子拉去刮,特别是她们认为的带头绝食70多天的何苗。大夫们把她手上脓包一个个刮开,流出血来,不顾她出血多少,她当时强忍着剧痛一声未吭,一滴泪未掉,而且谈笑风生强力地震慑了邪恶。回来强行打点滴……

绝食第7天犯罪所长石英白来到二病房,大法弟子开始揭露七队及医院的邪恶,于芳丽与吴金秀又想装自己是好管教怕我们揭露邪恶,何苗就当着她们的面揭露了为同修打饭而遭毒打的事,于芳丽指着何苗的鼻子说:“一会儿我还揍你。”史英白走后不久,于芳丽领着好几个管教进到二病房,劈头盖脸又是一顿毒打,而且谁拉打谁。过期未放的刘尚坤见史所长来了也未解决什么问题,何苗又遭毒打,她说着也被打倒在地,万家劳教医院太邪恶了。

目前,何苗、丁艳红、尚玉秋已绝食87天,每天用灌食与点滴维持生命,连血压都不测了。听说人间的总败类江XX又下文件说绝食算自残与公安部门无关。1月17日晚临睡前二病房的同修准备集体发正念,还未坐稳,新调来的管教王平就“铛”的踢了一下门然后就闯进来,把因心脏病新调医院的赵希茹吓得心痛难忍,便对管教所:“你可把我吓死了。”她却说:“吓死了?心虚吧?怕啥呀?……”同修们都说她心脏不好怕动静等等,她才出去,可是胡波管教也来了,王便跟她说:“那个心脏病的说我把她吓住了。”胡波便气势汹汹地进来,“咋的你呀?还吓住了?装啥呀?你好好坐着。”赵希茹说:“我没干啥。”胡波气急败坏地把被子拿下来一看只是散盘,她说:“你说你这是干啥呢?”赵希茹说:“我平时就这么坐着。”“拿下来不许这么坐!”随之打了两耳光,赵希茹说:“哎呀,你还打大法弟子?你不怕曝光吗?”她却说:“曝光?我就不怕曝光,曝光说明我工作了!”更狠地打起来,同修们都过来拉着,管教韩玉璞、王平也过来劝,胡波全然不听同修的规劝,而且谁劝打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0/万家医院不法管教无故殴打大法弟子-24079.html

2002-01-07: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将大法弟子何苗迫害至生命垂危
2002年1月2日从万家劳教所内部消息透露大法女弟子何苗(系黑龙江省巴彦县大法弟子)现在在万家劳教所医院抢救,生命垂危。

2001年7月份大法弟子何苗和大法男弟子邓伟国在哈尔滨市一起被哈市公安局恶警抓捕(致使大法弟子邓伟国从12楼摔下身亡)。大法女弟子何苗被哈尔滨市公安局送往邪恶的万家劳教所進行残酷迫害,受尽种种酷刑的折磨。她坚定自己的信仰,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并要求邪恶之徒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虐杀!邪恶之徒对她進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恶警管教对她严刑拷打,关進潮湿阴冷的小号,狱医和恶警强行粗暴的给她灌食。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她身上长满了疥疮和脓包,身体溃烂,痛苦不堪,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呼吸十分困难,生命垂危。

2001-12-27: 何苗、女、巴彦大法弟子,因绝食抗议迫害而被灌食,在灌食期间被医务人员打得鼻青脸肿。

2001-12-06:大法弟子何苗在万家劳教所被毒打折磨的遭遇
何苗,是黑龙江省巴彦县的大法弟子,10月21日她与十二大队三个班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无罪释放,邪恶便开始疯狂的迫害。

何苗第一次被强制灌食时(10月29日)由于不配合邪恶被恶警霍书平、武队长拖到队长室按到椅子上,拽头发,拳打脚踢,她还是不配合邪恶。一个叫江潮的邪恶狱医劈头盖脸连耳光带拳头打得她眼前直冒金星,直到打麻木了才强行灌食。起身回到班里,她抠嗓子往桶里吐,恶警们从监控器看见了,恶警狱医江潮進班就把她拖出去重灌,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第11天(11月1日)开始第二次灌食,这次是邪恶管教王岩把她拖出去。恶警狱医畅凡,戴一副眼镜,看上去挺斯文,可是打起人来比狱医江潮更甚,由于身体虚弱,又遭毒打,她几乎一天卧床不起,脸又热又肿,只好用凉毛巾冷敷,晚上大夫来量血压后被送到劳教医院开始遭受几乎与灌食次数一样的毒打。

11月2日,她们三个(郝秀芝,56岁。丁彦红,32岁。)与七大队的大法弟子郭明霞(45岁,七大队只她一人绝食),还有长疥极其严重的温一玲(49岁)在一起唠嗑。值班管教于方力在监控里告诉不许聚堆,命令她回自己床上去。她未听,恶警于方力与恶警林英子气势汹汹地闯進来,把她和丁彦红一阵毒打,这是她们第一次领教被邪恶女管教毒打的滋味。11月3日,她们因为发正念而被恶警韩喜善、胡平毒打。以后被灌食时,上面提到的管教与大夫,多次逞凶,但她们毫不屈服,而且越打越自己往出拔管。而且最后一次恶警狱医畅凡打完何苗后,血压就83/50了,开始给她强行用药打点滴,后来劳教所就用不打人的大夫和护士强行灌食了。

11月6日,由于身陷万家的大法弟子98%都长严重的疥疮,要求释放,他们就以谁谁收拾东西,回家或调班为由骗到楼下,然后强行送到医院。由于她们行动不便,几乎一动身就多处流脓淌血。何苗便帮她们打饭,可是这种互相帮助的行为却又招来恶警于方力的毒打,大法弟子丁彦红在何苗挨打时发正念除恶,恶警于方力又去打丁彦红,笤帚都打飞了。

11月9日,恶警相继骗来13个大法弟子,这样一直与管教互相利用的刑事犯王晓红与张宇便让法轮功学员与刑事犯一样值日,绝食的大法弟子、长疥的大法弟子都不答应,她们便发泄私愤,借各种机会向于管教“奏本”,使大法弟子何苗她们都不同程度地遭到毒打与谩骂,而且犯人王晓红也像管教一样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极其嚣张,声称自己是为“江泽民政府”服务的。

有一次何苗刚刚又因灌食被恶警狱医江潮与恶警于方力毒打完,犯人王晓红就说于管教让何苗再回二病房,她坚决拒绝女犯的指示命令。恶警于方力又来打她,恶警林英子与刑事犯把何苗拖到二病房,恶警于方力竟然为了打她把鞋都换了。一阵耳光拳脚后,由于其她大法弟子抗议,恶警就把所有病房门都插上,又把她拖到管教室说与她“单练”,何苗说:“‘练’吧,反正我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你服不服?”“不服,人都是敬服的没有打服的。”恶警于方力一边打一边问服不服,她说:“我不是犯人,别总拿我当犯人管,你们警察打犯人都是违法的,何况打好人了。”恶警于说:“我就打你咋的?我打你就不犯法,就白打,打你没商量,服不服?服不服?”大法弟子何苗说“不服不服!”恶警于说:“好使吗?”何说:“好使,早晚都好使!”恶警于直到有电话找她才罢手。

目前最后一次也是最狠的一次是11月20日她们绝食正好30天,早晨7点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犯人王晓红与于管教边打边把何苗拖到管教室,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拳打脚踢扇耳光,还扬言要用电棍,又拽何苗头发往墙上撞。同修们很难过都没吃早饭,恶警便说:“不吃好,都给她们刮疥,从今以后不给热水了,……”然后恶警与女犯把何苗拽到楼梯口锁暖气管上,然后大夫护士们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拉出去强行刮疥,一声声痛苦的叫喊声,听了叫人撕心裂肺,有几个大法弟子是哭着回来的。事后邪恶的于管教又把邪恶之徒宋院长找来了。这个邪恶之徒像个黑社会流氓头子一样,满嘴污言秽语,不由分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然后强行灌食。何苗更加不配合,好几个人把着强插進去,邪恶院长还打她,她挣脱手把管拽出来,恶警又强行插進去,院长还打,何苗又拽出来,后来暴徒们把何苗双手铐在床上才灌的,邪恶的宋院长还气势汹汹地说:“想绝食回家没门!给她用点药,她需要‘休息’!”后来护士强给她打了两针甚么药,此时她感觉到肉身有奄奄一息的感觉,动不了。恶警把手铐打开把她送回病房,何苗告诉同修他们给她用药了,如果她有事,让其他大法弟子做证。然后她就昏睡了好几天,而暴徒们给何苗打的点滴也由2瓶增至每天5瓶,血压一直是80/50-60左右,大夫来又听心脏、肺,又检查头部有无外伤。她看出他们是害怕的,因为上次就是由于恶警狱医畅凡打她太重才导致血压上不去而用药。在持续的用药一星期血压还升不上来的情况下又遭毒打,可见暴徒们善念全无,只有逞凶而不计后果。

还有劳教医院那些可耻的大夫与护士们。医院里有奶粉,而且她们是有国家拨款的,每两人一天一袋奶都够了,可是大夫与护士们却一袋奶粉4个人用,却要用好几天,这还嫌费,后来干脆灌苞米稀粥,而粥又很难用针管抽,就再兑水,所以每天美其名曰的灌食只有每人每天半斤苞米水而已,如果不是大法的超常,人早完了,奶粉却让她们贪污了。

如今大法弟子已绝食36天,所里队里却无人问津。

续:27日五病房大法弟子发正念被恶警韩喜善、胡波毒打,其中56岁的郝秀芝手都被打坏了,各个病房因炼功、发正念而遭毒打的情况屡见不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6/20966.html

2001-12-06: 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5名女大法弟子绝食抗议50天,生命垂危
随着江罗恐怖集团道道密令,万家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不断升级,手段更加残忍,更加肆无忌惮,使大法弟子生命面临虐杀的危险,十万火急!

现在5名女大法弟子已绝食50天,被恶警转送万家劳教所医院進行粗暴野蛮灌食。这5名大法弟子是:郝秀芝、郭明霞、丁彦红、何苗和尚玉霞。她们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她们拒绝粗暴野蛮的灌食。男恶警、狱医畅凡、江潮,女恶警管教于方力、韩喜善、林英子、胡波对绝食的大法弟子進行拳打脚踢,将她们按在地上拽着头发用拳头猛打她们的脸部,她们的脸被打变形了,嘴里流着鲜血。暴徒们将她们打得浑身麻木失去知觉后再强行灌食。郝秀芝、郭明霞二位大法弟子被暴徒们灌得休克过去,昏迷不醒,生命处于极其危险中。

2001-04-28: 何苗:去年春节前,腊月二十七,她正在商店里忙,派出所叫她去,并说,田晓东、费梦琪都在。结果她去了,谁也不在。听付所长的意思炼就送监狱。后来派出所内部发生了矛盾。吵骂声不堪入耳。何苗趁机跑下楼去,在娘家过的年。初四,由于家属疏通和负责她的各级领导互相推卸责任,派出所范所长又打电话叫她回来上班。2月14日上午付所长与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军来到商店叫他去派出所谈话,她拒绝了。他们又叫来两个警察说要强行把她带走。她当时手里拿着剪子,想用生命维护大法,僵持很久,邪恶没敢动她。后来她离开本地,而所长范庆民还多次打电话或到她家威逼、恐吓、欺骗她的公婆,令其把她交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8/10430.html

哈尔滨 巴彦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11-26: 参与迫害的人员有:
黑龙江省巴彦县政法委书记 李彦国 045157502716 手机 15045444567
李彦国妻子顾彦立 法院上班 13704884200
李彦国小舅子顾彦龙曾在派出所工作,以前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13704882777
李彦国小舅子顾彦峰 公安局工作 13089985999
李彦国连襟 范月薪 公安局工作 13796222999 范月薪妻子顾彦秋 13030008777
主管闻玉权 045157513231 手机 13796230800
巴彦县教育局局长段文庆 13845173777
马腾友 15846042800
纪检书记刘俊峰 15561817000
副局长 高昊 13936619166以前大法弟子找高昊要求恢复职称,高不同意。
副局长 李海洲 13796154299
人事股股长 林子力(主管工资) 13704882699
人事股孙静 干事 13604509188
人事股 潘秀玲 13059006220教师进修学校校长薛继铖 045157516579 13349305677



2020-11-26: 参与迫害的人员有巴彦县政法委书记 李彦国 045157502716 手机 15045444567 李彦国妻子顾彦立 法院上班 13704884200
李彦国小舅子顾彦龙曾在派出所工作,以前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13704882777 李彦国小舅子顾彦峰 公安局工作 13089985999
李彦国连襟 范月薪 公安局工作 13796222999 范月薪妻子顾彦秋 13030008777
主管闻玉权 045157513231 手机 13796230800 闻玉权家属 13603659493
巴彦县教育局局长段文庆 13845173777 段文庆妻子 王玉颖 18804627999
马腾友 15846042800
纪检书记刘俊峰 15561817000
副局长 高昊 13936619166以前大法弟子找高昊要求恢复职称,高不同意。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20-11-20: 参与的单位巴彦县政法委书记 李彦国 045157502716
主管闻玉权 045157513231 13796230800
巴彦县公安局 政委 刘忠 045157522626 手机 13903662071
副局长王满波 13304663666
国保大队李民 13936376828
中心派出所所长王俊 13845173222
教导员 肖显峰 15546014666
兴华派出所 045157522300
副所长汲长军 13199496660
石桥派出所 柴文博 13936124666
教导员唐金富 15124533456
副所长王智礼 18348502789
西郊派出所 丁春勇 13115418777
教导员 13664574456
副所长 盖志安 13136681789
龙泉派出所 所长 雷鸣 13163443566
内勤 张波 15846044487
巴彦县黑山镇职工彭文宇领着警察到父母家签字画押 彭文宇 手机13009848456
巴彦县教育局局长段文庆 13845173777
马腾友 15846042800
第三高级中学校长杨振刚 13936362827 045156073800
职业高中校长吴大伟 13351984555
教师进修学校校长薛继铖 045157516579 13349305677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0/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15355.html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7/107022.html

2002-02-28: 万家劳教所的管教人员对待大法学员,动不动就大打出手,天天把“整死你们”放在嘴上,还公开叫嚣:“我们不怕死人,老三班死了三个咋的了,不是白死了吗?劳教所有的是小棺材!”在1月17日的一次严重打人事件发生后,五名大法学员被逼得生不如死,决定用生命为他人开创生存环境。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