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安徽 >> 合肥市 >> 朱维英(朱为英), 女, 65

个人情况: 原合肥市梅山饭店副总经理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安徽省合肥市
有关恶人: 安徽合肥“610”恐怖组织,恶警管教科刘某某,吸毒犯朱华、陈新红
个人近况: 2017年7月 迫害致死 (2017-10-1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2-2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13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19: 安徽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安徽省女子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二零一五年由宿州第三监狱搬迁到了合肥市郊区。宿州第三监狱自二零零零年被安徽省劳改系统确定为“转化法轮功基地”以来,所有被非法判刑的男女法轮功学员一墙之隔都被关押在此强制洗脑迫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A”级管理(最严厉的管理级别),“未转化”和“转化不彻底”的学员互相之间处于绝对隔离状态,迫害真相封锁严密。

下面是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安徽省女子监狱遭遇迫害的真相。

......(三)饭店副总经理朱维英遭八年冤狱,双目失明,含冤离世

朱维英,六十多岁,原安徽省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女中精英,因坚修法轮功,屡遭迫害。她在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监狱,被强行“转化”、野蛮灌食、绑老虎凳、电棍电击、鞋底抽耳光、恶徒从厕所捡来用过的卫生巾、卫生纸塞入嘴内等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合肥市庐阳区公安局、检察院及法院暗箱操作、秘密庭审、秘密判刑,朱维英被非法判重刑八年,投入安徽省女子监狱迫害,遭电棍电击、打毒针、药物迫害。

二零一三年,朱维英的儿子到监狱探监时发现,母亲因拒绝“转化”,已经被监狱恶警迫害出严重病症:“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这是朱维英儿子看到的母亲的悲惨状况,当时他母亲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相见的。监狱头目还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她不“转化”不行。二零一五年十月,朱维英被迫害得双目失明、颈椎被踩伤致瘫,生活不能自理,监狱不给治疗,也不肯放人。

二零一七年六月底,朱维英冤狱期满出狱,奄奄一息,目光呆滞,经常哭喊,有时神志不清,却仍遭监控,出狱不到半个月的朱维英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9/安徽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83909.html

2018-03-27: 善良教师季杰屡遭迫害

......安徽省女子监狱,狱警想让在押人员多干活,只给二十分钟吃饭时间,造成年龄大的在押人员普遍吃不饱,营养不良。

法轮功学员朱维英女士,六十多岁,原是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维英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被秘密庭审、判刑八年。二零一五年十月份,朱维英女士在安徽女子监狱被迫害得双目失明、颈椎被踩伤,导致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安徽女子监狱不给治疗,也不肯放人。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朱维英出狱时,身体已经被迫害的极差,目光呆滞,经常哭喊,有时神志不清,二零一七年七月中旬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7/浙江瑞安市善良教师季杰屡遭迫害-363382.html

2017-10-23: 原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朱维英生前遭受的残忍迫害

朱维英女士原是安徽合肥市梅山饭店副总经理,工作期间多次被评为安徽省先进劳动模范,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遭冤狱八年,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冤狱期满时,身体已经被迫害得极差,目光呆滞,经常哭喊,有时神志不清,出狱后才半个月就含冤去世,终年六十五岁。

朱维英女士是合肥被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之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朱维英女士多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因此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多次被关押洗脑班折磨。由于她抵制邪恶转化,一九九九年底至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合肥市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根据她生前本人述说,她遭受邪恶(医生)大钢针穿入双侧太阳穴,并多次遭到电击;她还被捆绑在柱子上,邪恶(医生)让精神病人排着队轮流用鞋底打她头,往她脸上吐痰,吐在朱维英脸上的痰从头上、脸上往下流;还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一直把她迫害到大脑失去记忆、目光滞呆,不认识人、失去知觉、才放她回家。那种痛苦不是人能承受的了的,万分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3/原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朱维英生前遭受的残忍迫害-355806.html

2017-10-16: 原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被中共药物迫害离世

原安徽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朱维英,因信仰法轮大法,遭冤狱八年,二零一六年出狱后,被迫害得身体状况很差,目光呆滞,有时神志不清,近日含冤离世。

六十多岁的朱维英女士曾是安徽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十六年来,朱维英被非法关押过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监狱,遭过强行“转化”迫害、野蛮灌食、绑老虎凳、电棍电击、鞋底抽耳光、被恶徒从厕所捡来用过的卫生巾、卫生纸塞入嘴内等非人迫害。部分详情请见《饭店副总在安徽女监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瘫痪》。

早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在没有精神病史的情况下,朱维英被中共强行送入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以精神病的名义迫害。

在精神病院,恶医开出朱维英不住院的条件:就是放弃修炼法轮功。主治医生每天强制她吃药,不准她炼功,要求她承认法轮功是×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如不承认就加大药量。这些药都是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破坏作用很大,对朱维英伤害很大。

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维英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郑德明同时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朱维英被中共法院秘密庭审、判刑八年。

二零一三年,朱维英的儿子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探望母亲时,发现母亲因拒绝“转化”,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已经被监狱警察迫害出严重病症:“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这是朱维英儿子看望母亲时看到的悲惨状况,当时他母亲朱维英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相见的。监狱头目还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不“转化”不行。

据悉,在安徽宿州的女子监狱,朱维英又被打毒针、药物迫害,二零一五年十月份,朱维英女士被迫害得双目失明、颈椎被踩伤,导致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安徽女子监狱不给治疗,也不肯放人。

二零一六年,朱维英出狱后,身体已经被迫害的极差,目光呆滞,经常哭喊,有时神志不清。

近日,朱维英不堪迫害造成的伤害,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6/原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被中共药物迫害离世-355519.html

2015-11-24: 饭店副总在安徽女监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瘫痪

朱维英,女,六十多岁,原是安徽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是一位女性精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十六年来,朱维英被非法关押过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监狱,遭过强行“转化”迫害、野蛮灌食、绑老虎凳、电棍电击、鞋底抽耳光、被恶徒从厕所捡来用过的卫生巾、卫生纸塞入嘴内等非人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月份,朱维英女士在安徽女子监狱被迫害得双目失明、颈椎被踩伤,导致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安徽女子监狱不给治疗,也不肯放人。

一、被关精神病院 不断的遭药物摧残

中共利用药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相当普遍,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在没有精神病史的情况下,朱维英被中共强行送入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以精神病的名义进行迫害。

在精神病院,恶人开出朱维英不住院的条件:就是放弃修炼法轮功。主治医生每天强制她吃药,不准她炼功,要求她承认法轮功是×教,如不承认就加大药量。这些药都是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破坏作用很大。

两个多月,朱维英被强制大量服药后,出现嘴唇发抖、站立不稳、全身浮肿、脸色蜡黄、精神呆滞、行动缓慢和大脑反应迟钝的状态。这期间,一旦朱维英拒绝服药,恶医生就强行给她用电针或打针,打完后躺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所有这些,医院从来没有出示过任何诊断证明。

药物摧残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诸多暴行中的一种,虽然它不是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使用邪恶手段的全部,可是它却反映了这场迫害运动的恶毒和残忍。

二、流离失所 屡遭绑架、抄家

二零零零年,朱维英两次去北京上访,被两次非法关押安徽合肥看守所,并两次被非法关押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零一年,朱维英因上访被劫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其丈夫遭合肥“六一零”威胁,因害怕遭株连迫害与朱维英离婚。

二零零二年五月,朱维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延期三个月。她从劳教所出来后,一些六一零不法人员不断上门骚扰,朱维英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八日下午五点,合肥国保大队王璐、林强和稻香村街道姓苗的主任带着一帮打手十几人,带着一米多长的铁棍,突然把朱维英家围住。恶人强行用铁棍把她家的三道铁门全部撬开,强行把朱维英从三楼拖到一楼,朱维英的上衣、裤子被拖烂,拽烂,脚趾头被拖青紫,恶人还企图掩盖,不让院子里的老百姓看,就这样朱维英被强行绑架到安大洗脑班。

之后,恶人又从她家中抄走大法书籍、MP3和VCD各一个,以及录音机一台。在洗脑班里,朱维英根本不配合警察的安排和命令。在绝食十三天期间里,恶人每天强行灌食插鼻管一次到两次。一帮犹大和恶人对她又打又骂,威胁说:“不‘转化’送劳教,劳教三年、打死你也没人知道,就象打死一条狗一样。”

最后,在朱维英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恶人不得不把她送进医院。在医院里,朱维英机智闯出魔窟,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深夜三点半钟,朱维英与另一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正在炼功,忽然听到楼顶上有人用电锯在锯楼上房屋的钢门钢窗(因她们租住的房屋是顶层,上面是复式楼),他们从窗户往下一看,下面围满了许多恶党不法人员,还有警车和消防车。这些人非法闯入房间,将朱维英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戴上背铐,把她们住的房屋翻的一片狼藉,所有的钱物洗劫一空,把他们绑架到合肥市新宇宾馆洗脑班进行残酷的迫害。

三、经历老虎凳、灌食等酷刑

合肥市公安局长亲自坐镇指挥,唆使警察对朱维英不停地打耳光,嘴里还说着:“我再叫你跑!”紧接着就强制她坐了四天三夜的老虎凳酷刑,致使朱维英两腿从脚一直肿到大腿根部,就这样警察还不停地打她耳光,每天两次野蛮灌食。当把朱维英从老虎凳放下来时,她的两腿根本无法动弹。

在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后,恶党人员七月六日将朱维英送往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继续残酷迫害。七月九日,朱维英被迫害成急性阑尾炎,当晚送往武警医院强行手术。手术后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就又送往女子劳教所关入禁闭室,三天才把她放回宿舍(这期间她一直没有进食)。

在合肥女子劳教所,朱维英不配合警察的任何要求,警察就叫劳教犯每天把她从房间抬到车间。她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每天如此。最后警察怕她再喊,就用透明胶带把她嘴封住,然后再抬。恶人在对朱维英进行野蛮灌食,故意用勺子往嘴里使劲捣,把她的口腔都捣伤了,鲜血直流。

在女劳教所被迫害了三十六天,恶党不法人员们还不罢休,又将朱维英送往肥西县看守所进行了四十一天的残酷迫害。每天把她抬到医院进行野蛮灌食,皮管从鼻腔插到胃里,也不让拔出。好好的一个人,最后被迫害成双目失明,两腿无法站立,整个人脱了相。

朱维英在被残忍迫害了九十六天后,终于走出了魔窟,再次流离失所。在先前的迫害中,她的一个痴呆儿子无人照顾,警察竟然把她儿子也一起抓到洗脑班。儿子受如此惊吓和虐待,不久就过世了。

四、秘密判刑 在监狱被迫害的眼睛失明无法行走

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维英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郑德明同时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朱维英被中共法院秘密庭审、判刑,庐阳区公安分局、检察院及法院在这个案件审理过程中蓄意不给其家人任何消息。

二零一三年,朱维英的儿子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探监时发现,母亲因拒绝“转化”,已经被监狱警察迫害出严重病症:“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这是朱维英儿子看望母亲时看到的悲惨状况,当时他母亲朱维英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相见的。监狱头目还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不“转化”不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4/饭店副总在安徽女监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瘫痪-319557.html

2015-10-27: 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朱维英、朱瑞英、朱为英近况

朱维英,女,63岁,家住安徽合肥金寨路与绩溪路交口,安徽合肥梅山饭店经理。2000年,朱维英两次去北京上访,被两次非法关押安徽合肥看守所,并两次被非法关押精神病院迫害。

2001年,朱维英因上访被劫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其丈夫遭合肥“610”威胁,因害怕被迫与朱维英离婚。

2008年,朱维英被迫流离失所。约在2011年,朱维英的租房住所被多辆警车包围,警察用电锯锯开防盗门窗,用铁锤砸窗闯入房间,将朱维英绑架,同时将屋内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等物品洗劫一空。朱维英后被非法判刑八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安徽女子监狱。

朱维英多年来被非法关押过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监狱,遭过强行“转化”迫害、野蛮灌食、绑老虎凳、电棍电击、鞋底抽耳光、被恶徒用厕所用过的卫生巾、卫生纸塞入嘴内等非人迫害。现朱维英被迫害的双目失明、头抬不起来(颈椎被踩伤)、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安徽女子监狱不给治疗。

朱瑞英,女,69岁,家住安徽合肥市体委宿舍,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2008年因制作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洗脑班,家中的弱智儿子也一同被抓去洗脑班,因受惊吓不久死亡。朱瑞英从洗脑班出来一年后,因讲真相遭绑架,被非法判三年,半年后保外就医。2013年,她去外地发正念、讲真相又遭绑架,被复判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安徽女子监狱。

朱为英,女,家住安徽合肥北门三角线轮胎翻新常宿舍,因起诉江泽民被辖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几小时后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7/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8224.html

2015-08-29: 安徽合肥朱为英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8月25日早上9点左右,合肥胜利路派出所所长带人闯入嘉山路36号(轮胎厂翻新厂宿舍)朱为英家,绑架了正在学法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朱为英、汪兆英、及一名范姓男法轮功学员(2011年得法的),他们问是不是诉江了,回答说诉了。又问谁写的,回答是不告诉你们。三名法轮功学员当时被带到胜利路派出所,晚上10点多钟,朱为英(70多岁)被放回,江兆英老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也不放她回家。他们说要送去拘留十几天。派出所所长:祖金平、副所长 王兵、610主任不敢说姓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9/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4867.html

2015-08-28: 安徽合肥朱维英、江兆英等三人被绑架 朱维英回家

8月25日上午,安徽合肥朱维英、江兆英等三人在朱维英家,突然有人闯入,把三人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主要是问诉江的事。

参与迫害的有瑶海区610的人,一名姓付的所长,可能是胜利路派出所。

朱维英当晚被放回,另两人被非法拘留12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8/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4799.html

2013-05-04: 遭中共药物、酷刑摧残 朱维英女士不能行走

二零一三年四月,朱维英的儿子到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探监时发现,他的母亲已经被中共摧残的“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监狱头目还叫嚣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不“转化”不行。
原安徽梅山饭店副总经理朱维英朱为英)是一位女性精英,家住合肥市,坚持修炼法轮功。十四年来,中共对她的迫害从未停止过,她曾经多次被当局关在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所、看守所、监狱遭到药物和酷刑摧残。

一、被关精神病院 不断的遭药物摧残

中共利用药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相当普遍,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朱维英没有精神病史,却被中共强行送入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以精神病的名义进行迫害。

在精神病院,恶人开出朱维英不住院的条件:就是放弃修炼法轮功。主治医生每天强制她吃药,不准她炼功,要求其承认法轮功是×教,如不承认就加大药量。这些药都是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破坏作用很大。

两个多月,朱维英被强制大量服药后,出现嘴唇发抖、站立不稳、全身浮肿、脸色蜡黄、精神呆滞、行动缓慢和大脑反应迟钝的状态。这期间,一旦朱维英拒绝服药,恶医生就强行给她用电针或打针,打完后躺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所有这些,医院从来没有出示过任何诊断证明。

药物摧残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诸多暴行中的一种,虽然它不是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使用邪恶手段的全部,可是它却反映了这场迫害运动的恶毒和残忍。

二、流离失所 屡遭绑架、抄家

二零零二年五月,朱维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延期三个月。她从劳教所出来后,一些六一零不法人员不断上门骚扰,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再次遭绑架,恶警使尽招数对她进行残酷迫害,她又一次正念闯出。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八日下午五点,合肥国保大队王璐、林强和稻香村街道姓苗的主任带着一帮打手十几人,带着一米多长的铁棍,突然把朱维英家围住。他们用铁棍把朱家的铁门,共三道门全部撬开、撬坏,强行把朱维英从三楼拖到离楼很远的地方。上衣、裤子拖烂,拽烂,脚趾头被拖青紫,恶人还企图掩盖,不让院子里的老百姓看,就这样朱维英被强行绑架到安大洗脑班。

在这之后,恶人又从她家中抄走大法书籍、MP3和VCD各一个,以及录音机一台。在洗脑班里,朱维英根本不配合恶警的安排和命令。在绝食十三天期间里,恶人每天强行灌食插鼻管一次到两次。一帮犹大和恶人对她又打又骂,威胁说:“不‘转化’送劳教,劳教三年、打死你也没人知道,就象打死一条狗一样”。

最后,在朱维英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恶人不得不把她送进医院。在医院里,朱维英正念闯出魔窟,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深夜三点半钟,朱维英与另一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正在炼功,忽然听到楼顶上有人用电锯在锯楼上房屋的钢门钢窗(因她们租住的房屋是顶层,上面是复式楼),他们从自己的窗户往下一看,哇!下面围满了许多恶党不法人员,还有警车和消防车。

这些不法人员非法闯入房间,将朱维英和另一位大法弟子戴上背铐,把她们住的房屋翻的一片狼藉,所有的钱物洗劫一空,把他们带到合肥市新宇宾馆洗脑班进行残酷的迫害。

三、经历老虎凳、灌食等酷刑

合肥市公安局长亲自坐镇指挥,唆使恶警对朱维英不停地打耳光,嘴里还说着:“我再叫你跑,害得我们差点下班。”紧接着就强制她坐了四天三夜的老虎凳酷刑,致使朱维英两腿从脚一直肿到大腿根部,就这样恶警还不停地打她耳光,每天两次野蛮灌食。当把朱维英从老虎凳放下来时,她的两腿根本无法动弹。

在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后,恶党人员七月六日将朱维英送往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继续残酷迫害。七月九日,朱维英被迫害成急性阑尾炎,当晚送往武警医院强行手术。手术后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就又送往女子劳教所关入禁闭室三天才把她放回宿舍(这期间她一直没有进食)。

在合肥女子劳教所,朱维英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恶警就叫劳教犯每天把她从房间抬到车间。她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每天如此。最后恶警怕她再喊,就用透明胶带把她嘴封住,然后再抬。恶人在对朱维英进行野蛮灌食,故意用勺子往嘴里使劲直捣,把她的口腔捣伤了,鲜血直流。

在女劳教所被迫害了三十六天,恶党不法人员们还不罢休,又将朱维英送往肥西县看守所进行了四十一天的残酷迫害。每天把她抬到医院进行野蛮灌食,皮管从鼻腔插到胃里,也不让拔出。好好的一个人,最后被迫害成双目失明,两腿无法站立,整个人脱了相。

朱维英在被残忍迫害了九十六天后,终于走出了魔窟,再次流离失所。在先前的迫害中,她的一个痴呆儿子无人照顾,恶警竟然把她儿子也一起抓到洗脑班。儿子受如此惊吓和虐待,不久就过世了。

四、秘密判刑 在监狱被迫害的眼睛失明无法行走

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维英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郑德明同时被恶警绑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朱维英被中共法院秘密庭审、判刑,庐阳区公安分局、检察院及法院在这个案件审理过程中蓄意不给其家人任何消息。

二零一三年,朱维英的儿子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探监时发现,母亲因拒绝“转化”,已经被监狱恶警迫害出严重病症:“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这是朱维英儿子看望母亲时看到的悲惨状况,当时他母亲朱维英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相见的。监狱头目还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不“转化”不行。

朱维英详细遭迫害的情况及参与迫害责任人待查。在合肥,朱维英和吴晓华教授所经历过的迫害都是相当惨烈的,她们都是女性中的精英,都是因为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中共迫害十几年,从看守所到精神病院,从劳教所到监狱,当局对她们的摧残无休无止,药物摧残、酷刑凌辱。十四年来,她们所经历、所承受的苦难是语言无法表达的。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她们只是个普通的修炼之人,是慈悲与人为善的。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传播真相,唤醒人的良知,包括那些现在还在迫害他们的人。

十四年来,合肥的中共邪党使用了种种邪恶至极的流氓手段,使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蒙冤受苦,同时也使那里的广大民众深受其谎言的毒害。中共通过欺骗和利益绑架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与它为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从而使自己陷入了与佛法为敌的危险境地。事实上,中共自窃国以来一直在迫害中国人,利用其邪党文化腐蚀着中国人的道德,把中华民族推向危险的深渊。

法轮大法的洪传以及法轮功学员这十四年的反迫害历史,足以证明法轮功群体是中国社会道德回升的中流砥柱,他们的讲真相、促“三退”给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带来了未来的美好希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4/遭中共药物、酷刑摧残-朱维英女士不能行走-272848.html

2013-04-12:三位女性精英 狱中遭非人摧残
“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这是朱维英的儿子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探监时,看到的母亲的悲惨状况,当时他母亲朱维英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相见的。监狱头目还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不“转化”不行。

朱维英原是合肥梅山饭店经理,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在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遭到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合肥中级法院一级法官黎梅,她们都是因拒绝“转化”,被迫害出严重病症,监狱至今不让她们保外就医。

“转化”,是中共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个“术语”。中共将法轮功学员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里,百般折磨,唯一目的,就是“转化”。按他们的说法,杀人放火不管,就是不能信“真善忍”。

饭店经理朱维英被迫害致失明 不能行走

朱维英,女,六十岁左右,原合肥梅山饭店经理。因坚修法轮大法,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五月,她被非法劳教两年,并被非法延期三个月。她从劳教所出来后,因不法人员不断上门骚扰,她被迫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间,她曾几次被绑架,都走脱。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深夜三点半钟,朱维英在的租住屋被大批警察、警车、消防车包围,警察用电锯锯楼上房屋的钢门、钢窗,最后闯入屋中绑架朱维英和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带到合肥市庐阳区新宇宾馆洗脑班进行残酷的迫害。恶警对朱维英不停打耳光,将她绑在老虎凳上,摧残四天三夜,每天两次野蛮灌食。当把她从老虎凳放下来时,朱维英的两腿根本无法动弹。十五天后,她被劫持到安徽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朱维英不配合劳教所的任何要求,被恶警野蛮灌食,口腔被捣烂,鲜血直流,最后被迫害成双目失明,两腿无法站立,整个人脱了像。她被残忍迫害了九十六天后走出魔窟。再次流离失所在外。朱维英被绑架后,她的一个痴呆儿子无人照顾,恶警竟然把她儿子也一起抓到洗脑班。她儿子受如此惊吓和虐待,不久就过世了。

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维英与法轮功学员郑德明同时被绑架。合肥庐阳区法院很快对朱维英秘密非法判刑。庐阳区公安局、检察院及法院都故意不给其家人任何消息。

朱维英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后,因拒绝所谓“转化”,已被迫害的再度失明,无法行走。

朱维英遭迫害详情及参与迫害责任人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2/三位女性精英-狱中遭非人摧残-271973.html

2011-10-24: 法轮功学员吴晓华、朱维英等在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受迫害

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从刚出狱的知情人透露,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朱维英,现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吴晓华,现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黎梅被迫害不给洗澡,每天罚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4/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8249.html#111023231737-
2008-11-09: 合肥市朱维英奥运期间被绑架遭受的迫害
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朱维英,今年五十六岁,系合肥梅山饭店经理。因坚修法轮大法,在2002年5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延期三个月。她从劳教所出来后,一些610不法人员不断上门骚扰,被迫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曾被几次非法绑架,都走脱。2008年6月21日再次遭绑架,恶警使尽招数对她進行残酷迫害,又一次正念闯出。现将她被这次迫害的情况公布于众。

2008年6月21日深夜三点半钟,朱维英与另一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正在炼功,忽然听到楼顶上有人用电锯在锯楼上房屋的钢门钢窗(因她们租住的房屋是顶层,上面是复式楼),他们从自己的窗户往下一看,哇!下面围满了许多恶党不法人员,还有警车和消防车。

这些不法人员非法闯入房间,将朱维英和另一位大法弟子戴上背铐,把她们住的房屋翻的一片狼藉,所有的钱物洗劫一空,把他们带到合肥市新宇宾馆洗脑班進行残酷的迫害。

公安局长亲自坐镇,这些恶警对朱维英不停地打耳光,嘴里还说着:“我再叫你跑,害得我们差点下班。”紧接着就强制她坐老虎凳,摧残她坐了四天三夜,致使两腿从脚一直肿到大腿根部。就这样还不停地打她耳光,每天两次野蛮灌食。

当把她从老虎凳放下来时,朱维英的两腿根本无法动弹。在洗脑班迫害15天后,恶党人员7月6日将她送往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继续残酷迫害。7月9日,朱维英被迫害成急性阑尾炎,当晚送往武警医院强行手术。手术后伤口还未完痊愈合就又送往女子劳教所关入禁闭室三天才把她放回宿舍(这期间她一直没有進食)。

朱维英不配合劳教所的任何要求,恶警就叫劳教犯每天把她从房间抬到车间。她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每天如此。最后恶警怕她再喊,就用透明胶带把她嘴封住,然后再抬。就这样还对她進行野蛮灌食,用杓子往嘴里直捣,口腔被捣烂,鲜血直流。

在女教所迫害了三十六天,恶党不法人员们还不罢休,又将朱维英送往肥西县看守所進行了四十一天的残酷迫害。每天把她抬到医院進行野蛮灌食,皮管从鼻腔插到胃里,也不让拔出。好好的一个人,最后被迫害成双目失明,两腿无法站立,整个人脱了像。

朱维英在被残忍迫害了九十六天后,终于走出了魔窟,现仍流离失所在外。祝愿她早日康复,同时也呼吁全世界正义人士给予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9/189441.html

2008-10-04: 合肥被绑架大法弟子朱维英、芦珊珊等人近况
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朱维英今年六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肥西看守所,她绝食90多天,身体已非常虚弱,近日释放。

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芦珊珊今年六月被绑架,明慧已有报导,近日得知被非法送入精神病院,遭受残酷迫害。

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小孙今年六月被绑架,明慧已有报导,被非法关押在肥东看守所已三个多月了,现不知情况如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4/187082.html

2008-07-17: 肥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2008年6月20日星期五晚上,安徽省合肥市邪党出动大批恶警,非法抓捕了多名大法弟子。

王秀英(女,60多岁)、章秋红(女,60多岁)在租房住处被恶警撬门入室再遭绑架,被非法抄走大法书籍、现金等物品。章秋红现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已送医院。

朱维英(女,50多岁)、纪淑芬(女,50多岁)、小孙(女,50多岁)在另一租房住处被恶警撬门入室再遭绑架,被非法抄走大法书籍、打印机、电脑、刻录机、现金等物品。

裴玲(女,40多岁)在租房处再遭绑架,被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复印机、现金等物品,同时裴玲与儿子(其子智障,需要人照顾)的另一住处被抄,非法抄走打印机、电脑、大法书籍等物品。

李国珍(女,50多岁)被绑架后下落不明。

此次多名大法弟子遭迫害,因邪恶长期跟踪,采用租房监视,车辆跟踪监视并录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7/182171.html

2008-06-29: 合肥邪恶之徒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的补充消息
6月20日以来,合肥各区派出所恶警、社区居委会接上级邪恶的通知大肆抓捕大法弟子。到目前为止,知悉有近三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被分地区非法关押在不同的地方办洗脑班。目前得知,在新宇宾馆,隆岗花园大酒店二楼(关押的许多大法弟子大都是瑶海区的)。

合肥以前的犹大张灵芝、姓卢的等人已前去隆岗花园大酒店迫害大法弟子,并对有近距离去发正念的大法弟子实行跟踪,所以大家要理智注意安全。

目前得知被非法抓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林林,小纪,王尚华(合钢),许晓青,老陆,芦山山(合肥工业大学),仇修芬(合肥工业大学),裴玲,张玉莲,法丙兰,笮志华,黄玉萍,季淑贞,王秀英,小孙,朱维英,章秋红(音),朱瑞英,丁紫清(音),李松,胡世颖,赵美玲,姜琴、黄莉萍、黎梅,二名做耗材生意的大法弟子,姓名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9/181114.html

2008-06-27: 合肥多名法轮功学员上周被非法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7/181036.html

2006-01-17: 合肥大法弟子朱维英被洗脑班迫害命危,流离失所
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朱维英被国保大队恶人用铁棍把家门撬开,绑架到安大洗脑班迫害。朱维英绝食13天后闯出魔窟,被迫流离失所在外,现在有家不能归。

2005年11月18日下午5点,合肥国保大队王璐、林强和稻香村街道姓苗的主任带着一帮打手十几人,带着一米多长的铁棍,突然把大法弟子朱维英家围住。恶人用铁棍把朱维英家的铁门,共三道门全部撬开、撬坏,强行把朱维英从三楼拖到离楼很远的地方。上衣、裤子拖烂,拽烂,脚趾头被拖青紫,恶人还企图掩盖,不给院子里的老百姓看。

朱维英被强行绑架到安大洗脑班。之后,恶人从家中抄走大法书籍、MP3和VCD各一个,以及录音机一台。在洗脑班里,大法弟子朱维英不配合邪恶的安排和命令。在绝食13天期间里,恶人每天强行灌食插鼻管一次到两次。一帮犹大和恶人又打又骂,流氓、无耻,并说:“不『转化’送劳教,劳教3年、坐牢,打死你也没人知道,就像打死一条狗一样”。朱维英拒不配合邪恶,否定恶人的行为,义正辞严,驳斥恶人、犹大的恶毒言词。她的正义吓得那些犹大最后不敢接近她。

最后,在朱维英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恶人不得不把她送進医院。在医院里,在师父的加持下,朱维英正念闯出魔窟。现在有家不能归,流离失所在外。

洗脑班是个邪恶的黑窝,人间地狱。那些到大法弟子家抓人的恶人、恶警还骗大法弟子的家人说:“这次不像以前抓到劳教所或者是关起来,这次是住五星级宾馆。”试问:住五星级宾馆有绑架去的吗?有这样的“好事”为甚么不把他自己家的人送去“享受”呢?

有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学员被折磨的受不了了,违心的写了“转化”,有的是哭着出来的。犹大们花天酒地,吃喝玩乐,还往家里带菜,每天发给30元钱,干着丧尽天良的坏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7/118849.html

2005-02-27:合肥大法弟子朱维英因不“转化”被关禁闭时,24小时罚站,在恶警管教科刘某某的唆使下,吸毒犯朱华、陈新红日夜监视她,只要看其稍一合眼,便打她耳光。一次,朱华等恶人用宽胶带将朱维英的嘴封贴,强行按其手要其写“转化书”,朱维英不拿笔,朱华用笔在朱维英的手上戳了一个洞,就这样折磨了5天5夜后,又将其关入了二大队(转化大队)的小房间,每天规定的劳动量超过犯人的一倍,当朱维英的血压高至180时,每天才允许睡2个多小时,吸毒犯朱华离开时说:“你不要怪我,是他们叫我这样做的。”朱维英在遭受了这样长期非人的折磨后,处于极度疲劳下,浑身无力,以至于一天早晨倒开水时,颤抖的手拿不住水瓶,开水洒出,将手烫了一个大泡。

2002-08-09: 安徽合肥“610”恐怖组织和公安一处疯狂绑架大法弟子進洗脑班
自从2002年6月以来,合肥公安一处恶警疯狂绑架大法弟子。现在初步统计有20多位大法弟子被绑架。他们大多是被恶警半夜强行破门而入绑架的,也有是做真相时被抓的,更有甚者是被恶警带着消防员和防暴警察撬门而入绑架的。

以下是部份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名单:王德贤、刘小妹、金铃、刘留、郑华、郑德明、彭海英、朱维英、吴为民、李兰、姜琴、吴吉文、钱少芬、徐坎、丁子清、丁兆新、李钧、周和平、潘映映、郭景兰、刘世玲、庆云、孙禅、郗铁军。

2001-05-18: 大法弟子朱维英(现年49岁),52年出生,初中文化,梅山饭店副总经理。97年7月得法。丈夫张家良,合肥市委保卫处处长;儿子张军,25岁,在工商所开车;女儿张莉,23岁,合肥市委话务员。

朱维英是99年11月16日進京上访的。

回来后,她家里三个人对她没有人性地整治,把她送進精神病院。第二次送去是2001年3月初。那时她在家里炼功,她的儿子、丈夫、二姐及二姐夫把她送去精神病院。她的丈夫毒打她,用脚踩她脖子,说要把她踩死,并说再要坚持炼功就叫她死在医院里,不接她出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8/11220.html

2001-03-21: 1、 受害人情况:
姓名:朱为英
性别:女
年龄:四十九岁
文化程度:不详
职业:安徽梅山饭店副总经理
家庭出身:干部
健康状况:健康
有无精神病史:无
2、 被迫入院的经过:
入院时间:1999年12月
地点: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
主使人:家人或单位
受害人的立场:坚持修炼,不同意入院
有无签字同意:无
住院文件签字人:不详
不住院的条件:放弃修炼法轮功

3、 入院后的情况:
主治医生:名字不详,女,四十多岁
诊断过程:不详
医院诊断结果:不详
治疗方案:主要是吃药,主治医生每天不准其炼功,要求其承认法轮功是X教,如不承认就加大药量
是否向受害人通报诊断结果:不详
有无向受害人说明使用何种药物:不详
用于治疗甚么症状:不详
是否说明药物有何副作用:否
用何剂量:每次吃一小把
如拒绝服药将受到何种处罚:强行给学员打电针或打针,打完后躺在地上甚么都不知道了
被强迫服用的药名:不明
服后出现的反应和症状:经过大量服药后,该学员嘴唇发抖,站立不稳,全身浮肿,
全身浮肿,脸色腊黄,精神呆滞,行动缓慢,大脑反应迟钝。

4、 出院情况:
住院天数:60多天
出院时有何诊断证明:无
如何治疗随访:无
出院后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1/9204.html

合肥市联系资料(区号: 551)

2019-07-14:
现已知迫害单位、迫害责任人:

瑶海国保大队科长:桑劲松 0551-66262869
大通路派出所:0551-64483154
2019-05-26: 合肥市蜀山区法院地址:合肥市蜀山区井岗路1100号 红皖家园对面

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具体经办人崔某0551-63503457

2019-06-25: 合肥市双岗派出所:具体经办人范昌青18815652235,警号004380

2019-05-19: 井岗派出所地址:合肥市蜀山区山湖路1号,0551-653806756538085262693615,所长李春生
蜀山区检察院地址:合肥市井岗路1100号,李卫华63503473

2019-05-19: 合肥市高新区法院:
地址:合肥高新区燕子河路与文曲路交口西北角
电话/传真:65352452
查案电话:12368
院长丁寒梅65352486、13856068303、18956019178
副院长宋长城65352488、13075537870
副院长贾庆霞65352497
副院长黄文新65352477、13955129887
纪检组长解作荣65352490、13855109851
政治处主任艾云65352449、18956019138
办公室主任张友国65352455、13856924106
立案庭:65352425
庭长陈太敏65352437、18955148520
刑事庭:
庭长李德家65996509、15956559216(据了解李德家就是2012年对丁书梅非法判刑5年的法官)
刘德鸿65352461、13865996002
郭小宁65352461
王新艳65352461、13866174975
刘玉莹65352461、13855182161
执行庭:
唐峻庭长65352489
李群法官65352485
尹刚法官65352492
肖华法官65352483
王俊法官65352483
明珠法庭:
地址:合肥市佛掌路与青翠路交口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51)

朱维英家的电话号码是:0551-3630632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5-08-28: 下面附和肥市瑶海区公安电话:姓名 职务 办公室 手机 传真
区委政法委、综治办 办公室 64497818 64497818
卫立顺 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64497858 13956002138
王业坤 副书记、司法局局长 64495148 13856001818
钟先伦 副书记、610办主任 64496991 13605693990
詹业山 副书记、信访局局长 64493322 13956012175
吴含笑 副书记、维稳办主任 64497866 13805694164
韩成华 610办副主任 64496650 13956964687
刘清华 610办副主任 64496650 13955180925
610办 64411807
主任张某 64416487、13955116533
成都 综治办副主任 64495970 13966783445
李丰收 维稳办副主任、执法监督科科长 64497609 13955115295
王媛媛 办公室主任 64497818 13855135800

公安瑶海分局 值班电话 62693110 64219413
分局领导
武长江 局长 62693101 13909696372
钟磬 政委 62693102 13956023779
詹用伦 副局长 62693105 13505601600
周蓝海 副局长 62693116 13905510473
李新明 副局长 62695529 13909697916
陈恩毅 副局长、纪律书记 62693107 13956005060
政工监察室
王武琪 副主任 62693126 15955137097
指挥室
沈典模 主任 62693108 13965035160
许立建 教导员 62693118 13955116575
后勤科
衣劲松 科长 62693146 13956017121
吴晓庆 教导员 62695519 13905651129
法制大队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