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含哈西) >> 韩少琴(韩少芹), 女, 65

个人情况: 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监狱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市南岗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2-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4-30: 哈尔滨中山路派出所警察不给韩少琴办身份证
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少琴,在被邪党迫害十三年后,终于于4月1日跨出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接下来办理居民身份证时,却被哈尔滨香坊区中山路派出所警察百般刁难,警察还称:现在杀人犯出来到这就办,只有法轮功不行。

韩少琴现年65岁,在哈市已没有直系亲属,只有一兄长现在大连,其兄原本打算接她一同回大连,现因身份证办不下来,只好只身回大连。现韩少琴居无定所且无经济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30/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7324.html

2016-03-09: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少琴十三年冤狱将满
法轮功学员韩少琴,女,现年65岁,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监狱干部,1999年7月20日迫害发生不久,韩少琴即被绑架到哈尔滨市看守所,随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万家劳教所。2001年10月出狱后被迫流离失所。2003年4月2日,韩少琴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判刑13年,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至今。

韩少琴十三年冤狱将于2016年4月1日期满。希望同修加持她正念正行,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9/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25141.html#1638231859-1

2007-05-19: 哈尔滨女子监狱仍关押许多大法弟子 刑期4至13年不等
以下是二零零七年元旦截止的资料。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三监区的大法弟子,分别被非法关押了三四年、五六年、还有一年半时间不等。以下是部份名单:

密山市全洪丽(被判刑十三年),
鸡西大法弟子李炳清(被判刑十二年),
哈尔滨市韩少芹(被判刑十二年,在此关押期间曾受过各种酷刑折磨),
鹤岗市大法弟子杜桂杰(被判刑十二年),
黄丽萍(被判十二年),
郑丽萍(被判十年),
伊春市张桂芹(被判八年),
迎春乡大法弟子刘江丽(被判刑八年),
李庆珍(被判刑八年),
呼兰的董亚珍(被判刑八年),
王艳(被判八年),
牡丹江大法弟子高英、李雪莲(被分别各判七年),
牡丹江大法弟子程凤英(被判刑七年),
大庆市大法弟子朱秀敏(被判刑七年),
大连市大法弟子刘春霞(被判七年),
魏丽梅(被判七年),
齐齐哈尔市辗子山大法弟子朱慧君(被判六年),
哈尔滨大法弟子任丽杰(被判刑五年,丈夫李广厚被判刑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
朱文芳(被判五年),
伊春市浩良河大法弟子袁成芬(被判刑五年半),
吕迎春(被判刑五年),
佳木斯市大法弟子李艳杰(被判刑四年),
李桂花(被判刑四年半),刘军(被判四年),
李萍(被判刑四年),
许仙萍(被判刑四年),
还有北安市李媛媛、金芳、哈尔滨市雷敏、朱凤英,以及叫不出名的其他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9/155171.html

2006-08-14: 哈尔滨女子监狱恶警吕晶华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恶警吕晶华,女,哈市女子监狱集训队大队长,此人从1999年以来一直仇视大法,追随江罗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煽动造谣、诬蔑大法及大法弟子,不但指使犯人看管、打骂、侮辱、残害大法弟子,而且还亲自动手用电棍电大法弟子,给大法弟子注射不明药物等等酷刑。下面仅举几例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迫害双鸭山市大法弟子孙凤杰

双鸭山市大法弟子孙凤杰,女, 2005年11月被吕晶华指使犯人给戴铐子4天4夜。2005年12月20日再次被吕晶华绑吊14天,原因就是不配合。吕晶华给孙凤杰背铐子再用绳子将她吊在床上,使她站不起来,蹲不下。孙凤杰被吊得昏死过去两次,被犯人及时发现解救下来,才保住性命。

2006年2月16日,孙凤杰再次被吕晶华指使犯人给戴上背铐,铐在暖气管子上,体罚数日才罢休。4月中旬吕晶华带领6个恶警气势汹汹的闯進集训队五楼东侧的小教室,强行给不肯“转化”的大法弟子注射不明药物,并指使刑事犯对大法弟子孙凤杰大打出手,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之后将她按在地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直到被打的昏死过去。恶警们竟然若无其事的对看管孙凤杰的犯人说:“让她躺着吧,我们走。”说完扬长而去。

*迫害哈市大法弟子韩少琴

哈市大法弟子韩少琴,2003年4月3日被哈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至哈市内的一个地下室里進行迫害,国保大队的恶警董宏臣等人将韩少琴锁在铁椅子上,双脚抬起放在另一个铁椅子的托盘上,使韩的身体呈“V”字形之后再将15万伏的高压电棍的两极分别搭在韩的双脚上通电,并侮辱谩骂,致使韩少琴昏死多次。

他们再多次用凉水将她泼醒,再电,再用水泼醒。这些流氓恶警看其还不屈服就用电棍电韩少琴两个大腿的根部内侧当时的韩少琴穿的绒裤,在隔着绒裤的情况下双腿都被电出了大水泡,在脱下绒裤时肉皮都被粘了下来,而且恶警还给韩灌芥末油。

由于十五万伏高压的电击,致使韩少琴半年多的时间说话吐字不清,舌头红肿象套了厚厚的东西,不能進食。一年半的时间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由于高压电的电击,致使韩少琴的心脏严重受伤,经常发生心源性的抽搐,身体极度虚弱。在这种残酷的痛苦中,吕晶华这个没有人性的恶魔还不放过她,多次指使刑事犯人给韩少琴戴大背铐,罚站,不让睡觉等等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4/135508.html

2006-07-12: 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2005 年12月20日,在五楼东侧,大法学员集体炼功,黄秀英、李媛媛、马冰娟等被押入禁闭室;孙凤杰被押到四楼隔离区戴背铐铐在床上,站不起来坐不下,晕过两次,8天才给放下来;孙凤华被押到王小莉办公室蹲着脸冲墙,戴肩夹铐2天背铐1天,昏过一次,做人工呼吸才抢救过来,造成现在左眼时常失明;李小桐、韩少芹在监舍背铐2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2/132784.html

2005-07-31: 关禁闭--2001年“万家惨案”
2000年10月,在恶警所长卢振山的指使下,万家劳教所改建了一座旧仓库作为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禁闭室(也称小号)。该禁闭室在7队院内,共有18个监号,每个监号长2米左右,宽1.3米、高3米左右,专门非法关押坚定的大法学员。另有一处禁闭室在男9队,自从万家劳教所非法关押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以后,这个禁闭室就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专用。

被关進禁闭室的大法学员,首先被强制把两手用手铐铐在铁监门上,有的直接被锁在铁刑椅上,这是進小号的“见面礼”。被折磨的时间长短不等。下面以2001年发生的“万家惨案”为例来说明邪恶的“关禁闭”。

恶名远扬的6-20虐杀案就发生在7队的禁闭室。2001年6月18日,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召开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加减期”大会上,20名大法学员在被非法监禁20个月,仍拒绝接受洗脑,被非法加期一年。她们戴着手铐,被40余名佩带电棍的男女恶警抓肩拽臂劫持走入会场,仿若押赴刑场。

会场邪恶程度令人窒息,百余名恶警布满整个会场。罪犯所长卢振山、史英白大肆诽谤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吼叫:‘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强行‘转化’! 还说:“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我们就是要把这场斗争進行到底。”但仍然有许多大法学员们站起来证实大法,正义之声此起彼伏。

6月19日下午,恶警全明浩以所里领导要来小号检查为由要求小号的大法学员都站起来。有人不配合,晚饭时全明浩以全体绝食为由打电话叫来5、6名男恶警,将16名修炼人 拽出小号通通反绑高吊在监门上。

晚上9点多钟,大法学员杨秀丽要求上厕所,恶警不答应,还辱骂、恐吓一番。后来杨秀丽要求放下她,恶警们不听,还拿绳子捆腿,拿胶带封嘴。杨实在憋不住,就地解了小手,恶警把她按在地上,一边骂一边用她的身体擦尿,用拖布往杨秀丽的脸上擦。恶警李民过来用两脚夹住杨秀丽的身体,抓住她的头发往暖气片上撞,说:“我帮你死!”撞完了,又把杨秀丽绑起上吊,并用电棍不停击她的身体,抓住她的头发吼:“你看着我!你们师父姓李,我也姓李,我就是专门收拾他的弟子的!”然后,把气味难闻的胶带团成一团塞進杨秀丽的嘴里,再用胶带缠了几圈把她的嘴封上。

晚上10点,邪恶的所长史英白来到小号看着仍被高吊的大法学员后,对恶警说:“好,就这么干!”管理科的恶警科长刘伦对小号的大法学员吼叫:“谁不老实就收拾谁!让男刑事犯收拾你们!”

女恶警吴宝云在走廊边走边说:“国家给你们定性,都老实点!”大法学员朱纯荣祥和地告诉她:“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部门、任何一级组织给法轮功定性,那是江泽民在法国对费加罗报记者不负责任的乱说!”恶警吴宝云气急败坏地找来一只大拖鞋,指着朱纯荣吼道:“我让你闭嘴!”朱纯荣说:“我告诉你的是真象!”恶警吴宝云不由分说,轮起拖鞋照朱纯荣的脸打了几十下!把朱纯荣打得鼻口流血,脸打变了形,恶警吴打累了,又用胶带把朱纯荣的嘴缠了数圈封上不让说话。

午夜后,迫害开始升级,恶警原来说只要吃饭就可放下来,可现在又变口说要遵守所规队纪才能放下来(因所规队纪里有不诵经、不炼功的规定)。在小号迫害期间,朱纯荣找恶警队长武金英谈话遭恶劣言词拒绝,从18日中午至19日上午近20小时悬吊期间,卢振山指使狱警3、4次不但给她们不断高吊,口中污言秽语。

当时被吊在小号的大法学员共有15人:朱纯荣,张桂荣,赵雅云,李秀琴,潘宣华,张玉华,孙杰,郝云珠,杨秀丽,高淑彦,王芳,陈雅莉,左秀云,韩少琴,徐丽华。大法学员被吊的同时,恶警李民用电棍电击多人,导致被电击者浑身青紫。一整夜过去了,不屈服的大法学员在身体的极限中承受着。

19日上午9时左右,大排的6个班被所有当班恶警们强迫大法学员在早已打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名,拒绝者全部被拖拽到小号用绳索吊起,近200名大法学员面临着邪恶的绑吊迫害。

19日晚21时,还有3名大法学员在绑吊迫害中,连续29小时,陈雅丽已近极限,出现了头晕、恶心、瘦小的她大口的喘息着。男恶警李民看到陈雅丽的痛苦状态,竟说:我帮帮你,恶警一手伸進陈雅丽的肋下,然后提起肋骨,一手在陈的身体上乱抓,既痛又痒,一会李民的手在摸陈的乳房,陈雅丽制止恶警,恶警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陈又重复一遍:男女授受不亲。李民不听又去摸另一乳房。

这时朱纯荣,张桂荣分别几次制止恶警李民的流氓行为,李民又过来用同样的方法抠、提她俩的肋骨。19日21时30分,陈雅丽快要窒息了,她带着备受侮辱和极度苦痛的心情回到了老三班,一進门就瘫倒在监门口。

6月20日凌晨,朱纯荣、张桂荣已被连续绑吊整整32小时,生命垂危……

此次“万家劳教所蓄意制造的6-20虐杀惨案”中,黑龙江省密山市张玉兰、黑龙江省鸡西市粮食局退休职工李秀琴、黑龙江省双城市乐群乡赵雅云3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统计前后有近300人被关禁闭室遭受各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412.html

2005-07-23: 其实,被迫害的又何止我一个人呢?刘丽梅被灌芥末水时,呛到肺部咳嗽不止,看守所把她送到医院,于2003年8月12日死亡;对老人也不放过,六十多岁的王秀悦被用棉被、棉衣捂住头差点闷过去,血压高达260;韩少琴被电得两极接在手上、电插头直接插在电源上,连续十余天电击,最长一次长达五个半小时使心脏严重衰竭,至今身体经常抽搐,不能自控;还有邵颖等大法弟子,也遭受过同样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3/106816.html

2004-03-25: 法轮功学员韩少琴,被邪恶迫害流离失所,在资料点被南岗分局恶警绑架。她什么都不讲,恶警用暴力残酷折磨,150瓦电铁椅坐了8天8夜,大小便失禁,全身发抖,神志不清,走动不便。就这样还把韩某判刑。

2003-05-09: 哈尔滨市4月初,一资料点被恶警破坏,韩少琴和其它3名同修(一男二女)被绑架。此事损失严重.

2002-11-28: 一次,万家劳教所的恶魔史英白动用了一、二百名男女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揪头发,往脸上打拳、吐痰,从楼上往楼下拖。法轮功学员杨慧玲等12人被男警察从二层铺上拽下来,光着脚被摔到走廊连踢带打,抓着她们的头发往墙上撞。有的牙被打掉了、脸被撞青了、多人被双手在背后反扣、脚跟离地吊起来,等被放下来时手被勒的长时间没有感觉。他们甚至将女学员衣服扒光,用硬物击打女学员下体,有的女学员被打得下阴红肿,几天不能走路。学员曹迎春到万家一年多,一直不让家人接见。一次因为炼功,把她从二层床上大头朝下拽下来,骶骨严重摔伤,两寸厚的竹板打断,直到她昏死过去,在此后三、四个月的时间,曹迎春只能长期卧床,生活难以自理,人瘦成一把骨头,无人过问。法轮功学员韩少琴被反绑双手吊在暖气管子上一上午,放下来时头昏目眩,右臂已失去知觉。

2002-06-22: “6.20”惨案中有3名法轮功学员失去了生命,她们是:李秀琴、张玉兰、赵雅云。有八名大法弟子奄奄一息,在昏迷中被送往医院,她们是:潘宣华、许丽华、郝云珠、张玉华、杨秀丽、王芳、高淑彦。有四人神智清醒,被分别送去四个男队隔离,她们是:韩少琴、左秀云、孙杰、陈亚丽。惨案发生后,万家惊恐万分,生怕走漏消息,败露罪行,对劳教所实行严密封锁。管教人员的手机、传呼全部收缴上交。为了防止事态扩大,七大队大队长武金英亲自拿着在“小号”酷刑下逼签的那些“保证书”,找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当众撕毁。当他们得知22日上级部门要来检查时,万家害怕酷刑折磨的恶行暴露,他们不顾躺在病床上的8人刚刚恢复知觉,神志尚未完全清醒的实际情况,强行给她们注射精神类药物,使她们又昏睡了24小时,在检查人员走后,才让她们清醒。6月26日在这些人身体失衡,四肢僵硬,记忆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再次被关進“小号”。当时邵影在医大二院抢救,刚刚脱离危险,万家去带人时,医务人员正在给邵影输液。当时值班的医务人员对管教说:“邵影身体很虚弱,现在给她注射的药物很贵,她身体也非常需要,希望用完药再带人走。”万家恶警不答应,当即拔下针头带回万家,和我们11人一同投入“小号”。当时天气闷热,气温在30多度,小号里闷热异常,潘宣华在“小号”内昏迷无人知道,直到晚上方便时才被我们发现。如果不是同修的关心,几乎再出人命。为了抗议万家对我们的继续迫害,张贵荣、韩少琴、林咏梅、陈亚丽再次绝食,万家借强制灌食之机,再次疯狂迫害,一次性食管反复使用,常常是从这个人鼻中拽出,就插下一个。玉米面粥加生水,有时故意加许多盐,妄图以干渴迫使我们進食進水。每天两次强制插管灌食。我们的嗓子、食管都插肿了、破了,有时多次插管才能插進去。嗓子、食道经常被插破出血。还经常遭到恶医的殴打。有一次我们看到韩少琴被恶医宋少会打倒在地,后被拖進处置室,直到晚上4点多钟时,才被抬回小号。一次张桂荣被恶医宋少会一拳打在脸上,牙齿咯破左腮,一寸多长的口子淌了很多血,脸肿了半个多月。那次张桂荣绝食抗议55天,其余3人绝食抗议39天,直到后来万家答应了我们所提的条件,我们4人才恢复進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22/32197.html

2001-12-27: 商玉秋,女、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今年39岁。被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为伸张正义、要求无罪释放,她于2001年10月20日开始绝食至11月29日被送到万家劳教医院。

在长达40多天的绝食期间,商玉秋多次被强行灌食。那些穿着警服的医务人员每次都把商玉秋从床上拽到地下,又拖到管教室,在管教室拳打脚踢地施行暴力灌食,实施“法西斯式人道主义”。

这种习以为常的行为在万家劳教所中是司空见惯的,如:韩少琴,女,哈市法轮功学员,因绝食抗议迫害,被穿警服的医务人员打得起不了床,只能让别人喂饭進食。

2001-11-11: 大法弟子在万家劳教所小号证实大法、窒息邪恶
3、讲:我们的人身权利几乎被剥夺殆尽,就连我们坐着、躺着也要受限制。一次同修韩少琴盘着腿坐着,一些管教冲她又喊又叫又拽。还有个同修有一次盘腿躺着,干警郭秋丽穿鞋进屋踢她,碰到她隐蔽处,使她心灵受到了侮辱和伤害。她告诉了同修,讲给了管教,迫使干警们不敢再象以前那么放肆了。有一次大法弟子高淑彦正襟危坐,竟也受到多个干警的询问和训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1/19423.html

2001-07-07: 法弟子韩少琴,今年50岁,去年10月25日被突然关進小号,以此逼迫写保证书,被拒绝,一次王队长上班后找她谈话,叫她写保证,被她拒绝后恼羞成怒,找来叛变的孔繁芬和当班管教,一起把她反绑双手吊在暖气管子上,直到开中午饭时才把她放下来,这时她头昏目眩,右臂已失去知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7/13024.html

2001-07-07:今年4月全体大法弟子大绝食,反对超期关押(有许多同修被超期关押,有的现已超期关押10个月)要求无罪释放,要求还大法清白。大队先是伪善相劝,接着大打出手,在一次灌食中,韩少琴被前卫林丽踢的双腿大片青肿,后来无法下楼,只好由别人背着下楼,绝食第十天被强制送進医院,继续迫害,强制打针灌食,仍坚持继续绝食,绝食达33天。

2001-05-25: 哈尔滨部份大法学员被迫害情况
哈尔滨医大医院的院长和书记一同進京为法轮功上访。
黑龙江省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一名护士长一家五口一同進京为法轮功上访。
哈尔滨一母子三次進京证实大法,儿子被劳教两年。
哈尔滨一家三口共同進京证实大法。
哈尔滨恶警迫害大法学员,指使犯人殴打大法学员,不让学员上厕所。

近期被劳教大法弟子名单:

韩少琴 女 59岁 警察 劳教2年
白玉林 男 40岁左右 司机 劳教1年
察贵良 男 26岁 会计 劳教2年
王冠芝 女 57岁 工人 劳教1年
付桂兰 女 52岁 夫妻二人均被劳教
王秀月 女 62 护士长 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5/11439.html

2001-05-04: 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绝食长达26天 生命垂危
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自2000年3月29日以来相继绝食,她们当中绝食最长的已达26天。原本健康的身体现只剩下一副瘦骨架。只有一双炯炯的眼睛能辨认出是一个活人。然而警察们视人命如草芥,至今不放人。最近又往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家打电话问曾患过何种病,居心叵测,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您那正义之手制止警察犯罪的進一步发生。
其中,法轮功学员韩少芹已绝食10天,生命垂危,现在在医院抢救。哈尔滨第三监狱还有十几人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4/10642.html

2001-03-02: 10月,劳教所为了追求转化率,捞取政治资本,对我们这些坚修大法的学员加重了折磨。10月20日有六名大法弟子被吊起,逼写保证书。10月23日,又成立尖刀班,把我们七名大法弟子集中起来,准备大打出手,被集中的七人有:吴激扬,韩少琴,张玉华,高淑艳,白丽霞,孙金奎。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8569.html

哈尔滨 南岗区(含哈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05-28: 哈尔滨市电话区号0451、大庆电话区号0459)

1、省公安厅机关国保总队
地址:哈尔滨南岗区中山路145号 邮编:150008
现任省公安厅机关国保总队队长:曲卫建 13384600133

以下应该是多年前的信息,请海内外正义人士补充完善当前信息。
孙志民13359516999 马洪涛18946139366 刘文亮13796080436 陈庚13303602778
赵奇辉13359701489 解远国13359705216 杨志勇13039980999 郑晓光15545488811 (曾任国保总队政委、副总队长)
王辉18946052112 朱 荣 13304609900 李 泉 13359869666 郑雅茜 13136760022
杨殿华13845074766 杨 魁13904802077 孙 瑞13946082872 李 莉 13134512231
曹 军13895765777 孙振鹏 18645090267 王玉泽18345174617 仲昭强 13313671717
柴晓冬13804518045 付 康 18646556660 王铁汉13903668858 孙彦利 15545143236
张新宇13945669432 李桂萍 13384600220 谭元松13351008666 纪怀兵13359842666
刘 云 13903656835孙 伟 13030081158 胡 冰 18604502049刘广武 15663708665
刘伟国 13945136855 席艳妮 15804638117 胡建民 13359995707
姜井河 13804536342 李长海 13313609466 牟春甫 13613651559

2、省公安厅机关反×教总队(中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地址:哈尔滨南岗区中山路145号 邮编:150008
现任总队长:薛世谦13904512211

以下信息应该是多年前的,请海内外正义人士补充完善当前信息。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亲历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非人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8/18209.html
逾600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并遭受非人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9/1772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