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通化市 >> 辛淑华, 女

个人情况: 通化市第三人民医院护士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通化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2-1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5-12: 吉林省通化市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早六点多,吉林省公安厅人员到通化指使延吉等地公安参与,通化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东昌区国保大队、协警大队、老站、团结、东昌、光明、龙泉、江东等派出所具体实施,蹲坑绑架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据称,参与绑架警察二十三日一夜未睡。

现已知当日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老站派出所绑架了周秀莲、杨阳母女,侯庆华、彭桂云夫妇、闫淑芳共五名学员。团结派出所绑架了杜国林,杨本林,王凤霞共三名学员。新站派出所绑架了孙立龙,光明派出所绑架了张学英,东昌派出所还绑架一位四十岁左右、大眼睛、偏瘦的不知名女学员。同日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蒋凯。

绑架学员后,警察又非法抄家,本次绑架中,警察抢走大法书籍若干、打印机、电脑十数台、电话十几部、真相资料若干。

二十五日,在派出所非法关押超过二十四小时之后,相继释放的学员有:彭桂云、杨本林、杜国林、王凤霞。侯庆华因体检不合格,也于二十五日回家。二十六日,张学英被转至图们非法关押。闫淑芳、周秀莲、杨阳、孙立龙、蒋凯五位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通化市看守所。东昌女学员下落不明。东北现在停止供应暖气,看守所内非常阴冷,有的学员家属去看守所存衣物,看守所方面除袜子、裤头外,不许存其它衣物,给出的理由是:法轮功(学员)不许存衣服!

二十四日之后,警察仍在不断查找、骚扰法轮功学员。二十八、九日,警察又欲非法抓捕辛淑华、赵琳,现二人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2/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28257.html#16511221539-1

2015-07-16: 吉林省通化市警察查询控告人情况

近日,吉林省通化市老站派出所的警察找到6月中旬寄信给最高检、最高法的法轮功学员辛淑华,拿着个复印件,说他们前段时间去北京开会了,是最高检返回给他们的,给辛淑华看了按手印的签名部分,问她是不是她自己写的。辛淑华说是。

警察让她签字,她没多想就签了。还让她按手印,她觉得不对劲,就没按。事后和同修交流起来,我们有很多疑问,在此提醒其他同修:

第一,警察拿的是复印件,请同修一定要仔细辨认一下,是否是自己寄出的原件复印的。

第二,我们按手印的部分除签名外,还有页码处,请同修仔细留意,看页码处是否有自己的手印,另外也提醒后寄信的同修,这个手续要完善,以后页码处一定也要留下手印,以防控告信正文被篡改。

第三,如果是最高检或最高法转给地方的复印件,那么应该有最高检的盖章和复印件上的说明:此复印件复印自最高检察院(或最高法院)某某科,时间,经手人,盖章。这个是正常办公复印的流程。如果没有,请学员最好要求拍照,留个控告底子。或者直接拨打010-12309,向最高检察院提出查证。(查询你自己的控告信结果,是否立案,为什么警察会有复印件,是最高检转给他们的吗?他们的行为是否违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6/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2499.html#1571601050-1

2015-03-31: 吉林通化市医疗统计师辛淑华遭受的迫害

我叫辛淑华,是吉林省通化市第三人民医院(原铁路医院)的一名护士。因身患严重的肺结核,体弱无力,从事不了护士工作,改为做医疗统计工作,一九九六年晋升为统计师。修炼法轮功前,因患肺结核,经常发烧、咳血、排菌(痰内有大量结核杆菌)、双肺多处空洞,用抗痨药三个月即耐药。一米六六的身高,体重只有一百零二斤,身体每况愈下,多次想轻生,只因当时孩子小,坚持活了下来。

一九九八年八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肺结核病的症状消失,直至今日再没用过药。从此,我的人生充满了阳光。然而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受到打压后,我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被抓、被劳教。

一、被本单位迫害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被打压,我因进京上访,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回单位后被领导(当时的书记是闫继武,院长是王华力(已在二零零二年车祸身亡))给警告处分、降职(统计师降为统计员)、降薪,调离工作岗位。当时院长王华力在门诊大厅骂师父、骂大法,并恶狠狠的说:“大辛子得死到监狱里”。

与此同时,单位同事,领导和铁路分局领导经常找我谈话,逼我放弃修炼。并把我调到单位最脏、最累的护理病房(设在医院里的敬老院)工作,每天为卧床病人翻身、喂饭、擦屎、擦尿。在这艰苦的环境中,我始终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耐心为患者服务,受到患者家属的好评。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单位不让我上班,无奈我去护理病房当临时护工,单位只给我开四百元工资。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我被安排去了“发热门诊”设的观察病房,在那里刷厕所、消毒、洗隔离衣等,干着繁重的工作,也只开几百元工资。

二零零四年被安排到了医院的洗衣房工作,只开一千元工资。

二零零五年又回到护理病房工作,工资仍是统计员待遇。当时的院长是孙洪山,我找他恢复职务时,他拍着桌子说:“这是遗留问题”。书记闫继武说:“我给你恢复职务不等于给法轮功平反了吗?”

由于微薄的收入,我和正在上学的女儿过着艰难的生活。冬天我俩吃的蔬菜是土豆,夏天也是买最便宜的菜。

我还有几个月就退休了,现任院长兼书记王亚光让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才能给我恢复职务和工资。我在工作中没有出现任何差错和事故,给我降职是违法的,这是实施经济上的打压。

二、被东昌区公安分局绑架迫害经过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日,我在鸭园镇一同修家被东昌区公安分局、老站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随身带的四千元钱被东昌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梁萍、沈树恒拿走,并未出示任何收据。当时被关进老站派出所的黑屋子里,一只手被铐在墙上,只能站着,一直到次日下午四点多。

我又被送进东昌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的铁笼子里二十四小时,在里面只能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当时我正赶上来月经,警察不允许我上厕所,裤子都湿透了。在被连续关押四十多个小时中,他们没有给我任何食物,只有一位好心的警察给了我一杯水。之后他们把我送进了通化市看守所。

在通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吃的是发了霉的玉米面窝窝头。每天缠牙签(插果盘用的)四、五千支。冬天用冰冷的水洗完澡后,全身冻的发抖,半个多小时才能缓过来。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四个月后,被东昌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沈树恒等人送进了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

三、在劳教所被迫害经过

二零零二年二月,皇历的“小年”,我被送进了吉林省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四小队。开始她们派邪悟人员轮番做“转化”,逼我放弃修炼。无果,我被带进车间工作。

当时四小队是负责用电动缝纫机做出口的祭品小人服装。每天在机台上工作十几个小时,我的臀部被磨的黑紫。每个月只给六元钱,只够买一包卫生纸。这是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折磨尤为突出。每周,劳教所警察都进行“翻号”,把我们枕头包(里面装的是衣服)及行李扔的满地,并且每周、每半个月、每月都得写总结,谈体会。在车间干活期间,警察的叫骂声,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惨叫声,真是叫人毛骨悚然。

二零零二年九月初,我因不跳那种体操,姓侯的大队长恶狠狠的说,“等你回去算帐”。中午我被叫到办公室,侯队长和姓强的警察每人手拿一根高压电棍,她们分别站在我的左右侧,开始对我电击,我的脸上、胸前锁骨等处电击了数次,身上被电起了泡。电后不长时间,我感觉胸闷、气短,然后躺在了地上,她们却视而不见。这就是媒体报道的对劳教人员的“春风化雨”。

我绝食抗议对我的暴力行为,被她们加期十天。

四、其它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当地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争取合法修炼环境,我被叫到院长室,通化铁路分局政法委人员问我进不进京,我说“想去”,就把我关进了铁路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秋,通化市东昌区政府,伙同各个派出所把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关在不同的地点办“洗脑班”十五天。当时我和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铁路车辆段的大会议室里,每天晚上只能睡在凳子上,吃饭自己解决。据他们讲,区政府为这次“洗脑班”耗资巨大,而我们并没花他们一分钱。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我去干沟发救人的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跟踪,被绑架进了通化县国保大队。当夜被送进通化县看守所。零四年三月被送往吉林省女子劳教所。在这期间,我绝食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劳教所拒收,我回到了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末,我在单位工作时(当时做清扫工作),老站派出所出动多名警察,到单位翻我的更衣柜和临时休息处,从前任清扫员的大衣兜里翻出了几张传单(可能她们清扫时拣到的),为此,他们把我送进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被沈阳铁路局通化分局政法委伙同医院领导人员绑架进了抚顺撒尔浒风景旅游区招待所办的洗脑班(这里之前已经办过多期“洗脑班”),我绝食抗议。他们给我灌食。灌完后那个叫吴伟的警察(据说是马三家劳教所派过来的)问我恨不恨他,我说,“修大法的没有恨”。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31/吉林通化市医疗统计师辛淑华遭受的迫害-306864.html

2006-01-05: 吉林通化大法弟子张丽荣等正念闯出看守所
由于张丽荣出现严重哮喘;辛淑华出现高血压及严重肾病;菊桂莲肝病复发;大法弟子张丽荣、辛淑华、菊桂莲、何学英、赵爱琴于2005年12月30、31日正念闯出通化长流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5/118098.html

2006-01-01: 辛淑华出现高血压及严重肾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7742.html

2005-12-14: 12月10日晚,老站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张丽容家進行骚扰。

12月12日上午10点多,他们又到单位(通化市第三人民医院),把张丽容、辛淑华一同绑架,现已送入通化长流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4/116471.html

2005-02-09: 我们得到消息:通化市铁路医院的大法弟子辛淑华,于2004年11月和同修到通化县干沟讲真象被非法抓捕,现她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至今。辛淑华因不报姓名在里面遭受了严重的迫害,辛淑华以绝食抗议迫害,身体瘦得厉害又染上严重的肺结核。其亲属要求保外就医,通化县方拒不办理放人。

曾经依靠亲朋和大法弟子接济三年之久的辛淑华的女儿(父亲与母亲离婚多年,母亲辛淑华被非法教养三年),刚刚与母亲辛淑华团聚不久,现在又在遭受××党政府给中国百姓(包括孩子)制造的衣食住行上学都无人管的所谓的“安居乐业”的生活。

2004-12-09: 近日,吉林通化地区的邪恶之徒疯狂抓捕了李海红、辛淑华等10多人,每个大法弟子不同程度的受到邪恶的迫害。

2001-12-10: 辛淑华2000.12.12老站派出所已劳教

通化市联系资料(区号: 435)

2019-09-04:
王所长:电话:1854758204217543501666。警察:18644508025.18543535599
刘宝星:13894583989

2019-07-14:
讲真相电话:
04353212858
04353213685
04353258809
04353311856
04353313716
04353389018
04353461303
04353517946
04353615855
04353616732
04353616892
04353904663
13089199555
13125750001
13304459619
13321450787
13321450829
13321456161
13331532915
13604459747
13614455666
13694359877
13843515578
13844588566
13894532226
13943409639
15504350771
15944585556
18004351075
18004351550
18043500282
18043500286
18043500287
18043500365
18043500432
18043500461
18043500463
18043500751
18043500759
18043501034
18043501051
18043501052
18043501072
18043501073
18043501076
18043501087
18043501106
18043501196
18043501246
18043501342
18043501702
18043501739
18043501740
18043501741
18043501742
18043501771
18943581196
18943581246
18943581286
18943581365
18943581412
2018-12-26:柳河县国保大队 柳河县邮编 邮编:1353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