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遂宁市 >> 廖邦贵(廖帮贵), 男, 70

被撕烂的衣服
个人情况: 遂宁市川中石油矿区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遂宁市南坝路口钻井基地宿舍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2-01

手铐留下的伤痕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31: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遭社区、派出所骚扰
2019年3月23日上午,廖邦贵在16路公交车上向世人讲真相,下车时被不明真相的便衣警察(20多岁)扭住不放,并叫特警合伙将廖邦贵绑架到富源路派出所,进去后遭到搜身。便衣警察还对他拍照,下午2点多钟回到家里。

2019年3月16日下午2点多钟,开善寺东路中段社区工作人员陈红兵(女)以“来看看”为由,闯到廖邦贵(男、70岁)家门口。廖开门后,没让其进门。陈红兵站在门口对他说:“别出去,别在公交车上去讲(真相)。”(2018年廖邦贵在公交车上讲真相,曾遭恶人举报被绑架、非法关押)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3点多钟,富源路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其中一个着便装),进门坐定后,随即拿出一张表,念给廖邦贵听(公安部规定的14种邪教)。又说:“你监视居住的期限快到了,我们来看看。你就在上面签个字。”廖邦贵说:“你念了这么多,里面没有提到法轮功,这与我们有何关系?”他抬头看见李洪志师父法像,伸手去取。廖邦贵立即上前制止,并伸手接了过来。那个着便装的警察撕去了两张贴在廖邦贵家饭厅墙壁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粘贴,并对廖进行偷拍。

廖邦贵见两个警察目无法纪,在老百姓家里肆意行恶,就对其讲真相:“我们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行事、做好人。你看坑蒙拐骗的人中,哪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他们听了不吭声。廖又接着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根本就没有合法证据和正式文件。现政府推行公检法人员办案终身制,你敢对自己今天做的事负责吗?”那个警察心虚的说:“敢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31/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4568.html

2018-12-20: 四川遂宁市廖邦贵近期遭迫害经历

遂宁市川中石油矿区今年七十岁的廖邦贵,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近二十年中,多次遭当地不法人员绑架、关押和洗脑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以下是法轮功学员廖邦贵自述最近遭受的一次迫害经历: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上午,我在十九路公交车上向邻坐的乘客讲真相,没料想遇到前两次举报我的一名女乘客(四十多岁)也与我乘坐同一辆车,由于我当时专心与别人讲话,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她也在这辆车上。

到了终点站,我便下了车,只见那个女人上来就使劲儿拽我,嘴里还对我大声嚷道:“到派出所去!”我用力挣脱了她的纠缠。

过了不久,我就离开火车站停车场,径直走向对面的汽车客运站,没想到那个女人正站在门口跟保安小声嘀咕。我转身向外走了不远,身后就追上来五个年轻特警,不容分说,几个人就七手八脚把我弄上车,并搜走了我身上的拾元真相币和钥匙,后来也不知何时又把钱放回了我的包里,五个特警直接把我绑架到嘉禾派出所,交待完毕才离开。

在派出所,警察又从我身上搜出真相币并看了上面写的真相短语后,不怀好意地问:“共产党好久亡?”我答道:“等你们明白真相,选择未来。”一会儿,警察又把我关到留置室,并叫两警察轮流看守我。

其中一警察问我在车上说什么?我说:“讲真相都是为了你们好、得救,不能让你们把讲真相作为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会遭恶报的,保护法轮功学员会得福报。”那警察听了“嗯”了一声。

后来他们要给我非法照相和量身高,我坚决不配合,几个警察上来拉胳膊,想要对我强制采血样,我一边奋力挣脱,一边说:“我不配合你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后警察也没成功。到了晚上九点多钟,几个警察把我非法关到了永兴拘留所,告知我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在拘留所门口,警察又想对我采血,只见五个警察上来,拽胳膊抱腰的对我强制采血,接着又把我弄到相隔不远的医院(看守所开设的)去照心电图,我不配合,这些人就用力推搡,由于用力太猛,我的衣服领子和前襟被他们拉烂了。我被关到了105监室。

拘留所要求在押人员必须穿号服,我想自己是一个好人,没犯罪,所以坚决抵制这种无理要求。我说:“在这里(指上次)我从来都没有穿过。”又叫我坐塑料凳子(规定在押人员每天必须坐),我不从,直接坐在铁床上打坐。有个瘦警察见我不服从规定,就想方设法为难我。到了放风时间,说我没穿号服就不让我出监室门,限制我的活动。我就对着门外大声说:“只有法轮功学员能分清善恶。共产党颠倒黑白,好坏不分。”说完我就大声唱真相歌曲。

从关进去的当天晚上(十一日)到十八日,我都在绝食抗议反迫害。

十一月二十六日我被非法关押期满,本应该回家的,可就在离所的前一天下午,嘉禾派出所的警察提前来到拘留所,捏造我的诬陷材料,罗织罪名,不让我回家,我想这是拘留所警察与派出所警察沆瀣一气、合伙迫害。

我义正词严地正告他们:“我是与人为善,教人做好人,没做坏事。”接着我就把师父教我们讲真相的目的那首诗背给他们听。谁知一个警察听了,竟然说:“这就是你的证据,我给你录(录音)下来了。”随后叫我签字、按手印,我都没配合。

到了门口,他们还说送我回家,我知道他们在欺骗我。出了拘留所门口,他们又把我弄到医院去查血、照片,我被两个人架着胳膊强制推到机器面前进行所谓的体检,出医院警察就把我又转押到了隔壁的看守所,对我非法刑事拘留。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我每天坚持炼功,过了段时间,又把我从一监区的103号监室转到二监区的205号监室,我一直在绝食。有个五十岁左右的狱警胥飞说:“你不吃饭,就不允许你炼功,是杜(杜一富)所长说的。”于是,胥飞叫人把我的手脚铐到床上,又将链子锁到床的铁桩上,两天两夜不下铐子,解便都只有靠在押人员帮忙。

我继续绝食抗议看守所对我的这种摧残迫害,六天之后,狱警把我拉到市红十字医院去灌食,他们用约两寸长的铁片扣在我脚的小腿肚以下一点的地方,再用铁链子扣在脚脖子上,脚稍微用力就十分疼痛难受,我被护士用洗胃的大管子灌食。

第二次又想给我灌食,我坚决不走,狱警叫来三个武警,我仍然不配合,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武警把我扛到了车上,最后又把我送到红十字医院去灌食。

回到看守所后,我没有妥协,继续绝食抗议。狱警就把我送到看守所的医院,每三天灌一次,护士用鼻饲,没成功,然后用工具撬开我的嘴,用针管推进流汁的。

我被非法关押(拘留所十五天、看守所三十五天)五十天后,十一月三十日嘉禾派出所的四个警察来到看守所,他们办完一切手续后,在门口又叫我在释放证上签字、按手印,我仍然没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

嘉禾派出所的四个警察用车把我送到富源路派出所,说有事情要给我交待,我不去,他们又把写的什么东西拿到我面前读给我听,说继续对我监视居住。他们找来了开善路中段社区的文书邬志远(音)一同送我回家,家人不在,又把我拉回富源路派出所,最后警察叫我自个儿回家。

据家人讲,我被非法转刑拘后,嘉禾派出所的办案警察刘梁以送刑拘通知为由,说我的事是经开区国保大队长(幕后指挥何念龙)说了算,拘留单上还诬蔑我是会道门、×教,另一警察一直用手机录像,并索要电话号码,遭到家人的抵制。

法轮大法是佛法,福益社会,教人重德行善,做一个有利于他人的好人,理应得到当今社会的尊重和大力表彰。但中共邪灵却恨之入骨,用弥天大谎毒害所有的中国人,致使人们误解、仇视法轮功学员。更为邪毒的是直接操纵公检法部门的人员直接参与对法轮功的学员的迫害,造下无边罪业。

天灭中共在即,首恶江泽民及其帮凶被清算的日子已不远了。奉劝遂宁地区所有还在继续与善良为敌、拒听真相、对邪党死心塌地效忠的人早日清醒,不要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有道是:“马临悬崖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抓住机遇自救,才是你当下最明智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0/四川遂宁市廖邦贵近期遭迫害经历-378659.html

2018-12-11: ◇10月11日被绑架的四川省遂宁市廖邦贵于11月30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1/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8304.html

2018-10-14: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遭非法拘留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上午七点半左右,四川遂宁市天星石油小区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廖邦贵乘坐由物流港开往遂宁火车站的十九路公交车,因向人讲真相,被一个受谎言毒害的妇女(约四十多岁)打“110”电话构陷、失踪。

次日,家属经多方打听才知他已被嘉禾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即赶到嘉禾派出所,当班警察告知廖邦贵已被送到永兴拘留所,拘留十五天。

警察对家属说要去家里看看,当时就遭到家属的劝阻,但警察不听执意要去。其中一警察说:“上面安排的,我们要交差。我们去两三个人穿便衣、开便车,不影响你的生活。”派出所当下派了陈梁、邹家宇等三名警察,家属只好随车返家。

到了富源路派出所,并找了段家店社区的网格员陈红彬作为见证人随同前往。到了天星石油小区二栋,一名警察手持微型录像仪,从楼房外面一直到家里都录像。进屋后,三名警察便开始东翻西找,搜走了两张印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真相粘贴,然后另一警察叫家属在记录上签字,家属没配合。

廖邦贵老人,遂宁市川中石油矿区退休职工,为了向人讲清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曾多次遭中共不法人员绑架、非法关押,二零一一年还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监狱受到多种酷刑折磨。老人说:“几年的人间炼狱使原本健康的我判若两人,肉体上的迫害和思想上对我不断的刷新洗脑,使我这个年逾花甲的老人身心备受摧残,我常常感到头昏脑胀,记忆力明显衰退,目光呆滞和心力交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头目江泽民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场反人类的暴行一直延续至今已经十九年,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婪,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师父一九九二年五月从吉林长春传出的佛家上乘大法,修炼人只要秉持真、善、忍的原则,处处以修心向善为根本,身心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是不争的事实。迄今为止,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被翻译成近四十种语言文字在世界自由发行。法轮功五套优美的功法,成了很多国家学校、警察每天的必修课。法轮大法正以他无量的慈悲,救赎着人类的精神和灵魂!

而中共及江氏集团却在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把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推向政治的对立面,不计后果的大肆迫害,导致中华大地冤情深重、天灾人祸不断。而中共还在粉饰太平,不断用谎言欺骗世人。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不要再做“中共梦”了,善待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否则,上天清算中共的时刻一到,一切都将悔之晚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4/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遭非法拘留-375757.html

2018-07-16: 四川遂宁市廖邦贵近期遭迫害经历

四川遂宁市天星石油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廖邦贵,今年六十九岁。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曾多次遭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洗脑班、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非法拘留,期间受尽折磨;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十五天。

下面是廖邦贵自述最近遭迫害经历: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七点半,我乘坐十九路公交车,在车上给一名二十多岁的男青年讲真相,由于我的声音很大,全车厢的人都听见我在讲,我从天安门自焚讲到中共的邪恶,最后讲三退,乘客中就有几个中毒较深的人大声反对,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跳得最凶,她过来一边拉我,嘴里一边大声说:“下车!不准在车上讲!”但她用力也拉不动我,有些不明真相的人也跟着一帮哄,说什么:“共产党给你吃,你却说法轮功好,他(指法轮功)又没给这些人发钱!”公交司机也说莫讲了。

当公交车开到西山路中段时,司机却把方向盘往左一转,将公交车直接开到了介福路派出所门口,司机跳下车去叫人,但派出所的警察还没有上班,司机只好继续往前开。只见车上一名穿警服的女警察(四十岁左右)过来问我:“你是不是法轮功的头头?”我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按‘真善忍’做事,没什么头头、什么领导,都是义务教功。”

车子到了终点站,乘客们都下车了,我刚好下车,见一辆公安车停在旁边,这时,从车里下来两三个穿便服的中年男子,与其他人一起将我连推带拉,想把我塞进公安车,其中一个女人由于用力过猛,将我穿的灰色T恤衫(右肩膀处)的衣服拉烂(见下图),又听见一个人说:“叫人把他看住。”不一会儿,又来了一辆公安车,把我直接绑架到了上次遭迫害的北固乡派出所。

'手铐留下的伤痕'
手铐留下的伤痕 '被撕烂的衣服'
被撕烂的衣服

到了派出所,两个男警察一边一个架住我的胳膊,另一个男警察开始非法搜我身,他们从我身上搜出了真相资料、五、六个护身符、乘车证、手表以及钥匙,然后他们因有事就出去了。

警察们从外面回来后,有个三十多岁的矮胖警察用手铐将我铐到一把椅子上,我就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不让讲。有个叫李静的警察说:“我把电话打到你女婿的单位,看你怎么活人?”我坦然答道:“大法弟子做的都是救人的事,光荣得很!比如说,房子没有标准要垮塌,人没有标准要毁灭。”其中一个警察听后点头称是。

有个叫“海哥”的警察把从我身上搜出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摆在前面的地上,叫我手指着这些资料给拍照,我坚决不配合他们的邪恶要求,那个“海哥”警察只好用手机给资料和护身符拍照,又问我叫什么名字?有多大年龄?家住哪儿?家里还有什么人?我说:“我是来给你们讲真相的,与这些没有什么关系。”警察做完笔录后要求我签字,我也没配合。

到了晚上九点多钟,经开区分局国保大队来了一个男警察,也重复问了关于资料和我家庭的事,我也没告诉他,最后他说要对我拘留半个月。然后他们把我带到后面一个小屋里,强制给我量身高、按黑手印,但没达到目的,接着又强迫采血,我抗议不让采,最后上来四个警察,前面两个警察用力按住我右手,不让我动弹,后面两个警察将我左手反拉到后面的椅子背上,用一个小铁片刺在我左手掌上,我奋力挣扎,终因寡不敌众被警察们强行采了血。

一直折腾到晚上十点十分,那个国保警察与叫“海哥”的警察将我劫持到了永兴拘留所。到了拘留所,又是一番强行搜身、查血、照心电图。

七月十日上午十点钟左右,是拘留所“放风”的时间,在押人员都在外面坝子里吸烟去了,就剩我一人在在监室里,因为我一直不穿号服,狱警不让我出监室门。我在监室的门口,看见门边墙壁上写着监室里每个在押人员的姓名和犯的罪。我看到自己的名字后面写着“煽动邪教活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我想到这是对大法与我的诬蔑,就把它撕了,没想到被坝子里的狱警看见了。只见两个狱警跑进来,把我往监室里推,两人把我按倒在地下,其中一个狱警用手使劲抓住我的脖子往下按,感到脖子被抓的火烧火辣的痛,又用我的头去撞我的膝盖,当时我觉得疼痛无比。

随后两狱警又把我拖到对面的楼梯间,把我双手高高铐在楼梯的铁条上,说我不该撕贴在墙上的东西,违反了拘留所的规定。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不是搞邪教活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你把文件拿来看,法律上也没有规定法轮功是×教。”他们听了也无言以对。狱警又对我说:“你承认你是错的,我们就把你放了。”我想自己本来就是被诬蔑的,怎么会承认自己是错的呢?!这样我被他们铐了一个多小时才解铐。

七月十日,狱警叫我签字,说签字了第二天就能回家。我没有签。十一日上午七点四十分,我回到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6/四川遂宁市廖邦贵近期遭迫害经历(图)-371107.html

2018-07-14: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6月26日被绑架的四川遂宁市的廖邦贵被非法拘留15天后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4/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1040.html

2018-06-28: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被绑架

2018年6月26日上午8点半左右,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男、69岁)在十九路公交车上向世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现非法关押在经济技术开发区国保大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8/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0351.html

2018-05-13: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遭火车站派出所绑架 已回家
2018年5月12日上午8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廖邦贵在开往火车站的19路公交车上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一个女人和司机构陷,遭特警和火车站派出所绑架,于当天上午10点多钟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13/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66205.html

2017-10-05: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遭三个派出所绑架 安全回家

2017年5月12日晚六点左右,廖邦贵在开善路金满楼大酒店对面的公交车站台上,给一群男女学生讲真相、劝三退时,被旁边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打电话诬告,随后南津路派出所两名警察强行绑架到了派出所。7月18日,廖邦贵在火车站对面的汽车站候车室给一个女孩讲真相,被一男孩举报,遭北固派出所绑架。8月9日,廖邦贵在给人讲真相,遭富源路派出所绑架,后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5/二零一七年十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5081.html

2017-10-01: 四川省遂宁市廖邦贵近期三次被绑架

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为了向人讲清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曾多次遭中共不法人员绑架、关押,二零一一年还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监狱受到多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七年五至八月又连遭三次绑架。

以下是廖邦贵老人自述遭迫害的经历。

第一次遭南津路派出所绑架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晚六点左右,我在开善路金满楼大酒店对面的公交车站台上,给一群男女学生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被旁边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打电话诬告,随后南津路派出所来了两名警察强行给我戴上铐子拽进车内,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期间又用暴力把我拖去按在刑讯室的椅子上,我一直给警察们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江泽民集团穷凶极恶无人性的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使世人受谎言蒙蔽,又给他们讲保护大法弟子会得福报,否则会恶报临头。

有两个警察不听我善言相劝,一味的对我行恶。有一个警察手里拿着一个很厚的本子,我一看上面是一些签名和手印,他叫我也在上面签名、按手印,我不签,他就抄起本子向我头上猛打,当时感到有点闷痛,心里立即发正念,我也不觉得痛了,警察也没再打我了。

打我的这个警察是去年我到该派出所索要被抢的师父法像和经书时向我脸上喷不明药液的那个警察(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曾详细报道),他仍然不思悔改,再次向我行恶。

不一会儿,另一个警察走过来在我脚上使劲踩了一脚,当他想再踩我时,我突然厉声大喊,他立即象受了惊吓一样跑开了。

没过多久,一个女警察又把那个签名的本子拿过来,说:“你签过名盖个手印,以后只要不在我们管理的地方讲(真相),我们都不管。”我对她说:“我们讲真相,也是为了使你们知道大法的美好,分清善恶,生命才能得救。祝愿你们全家早日明白真相,都得救。”只听她又问:“你以前说的你叫什么名字呢?”我说:“我叫大法弟子!”每次到这里她都要这样问我,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也许她觉得这个特别的称谓无比神圣、美好与喜悦。

快到深夜十一点了,我正在那里默默的发正念,听到一个女警说把他放了,很快就有两个警察走过来,一个给我开铐子,另一个警察说:“你讲累了,想睡觉了。”我什么话也没说就回家了。

第二次遭北固派出所绑架

七月十八日,我在遂宁火车站对面的汽车站候车室给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讲真相,我边讲边观察,觉得他很理解很接受,我就想让他多了解真相,于是就把随身带的上网卡、真相小册子一并送给他,他也没推辞。接着我又给一个女孩讲真相时,谁料那个男孩领着几个特警来到我面前,我就给特警讲真相,不久就被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强行推上小车,把我绑架到了北固派出所。

在值班室我被两名警察架着,其中一人搜去了我身上的真相资料,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说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在救人,并指出他们这种搜身行为是在犯罪,现政府的政策都不允许随便搜身(这不但侵犯人权,也是对人的侮辱),警察办案施行的是终身追责制,你们也不怕以后追查你们的责任?”

一个五十多岁的警察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我说:“李洪志师父的大法受到一百多个国家的支持和民众的喜爱,且受法律保护,师父的《转法轮》早已翻译成四十种语言在世界流行。你去写一本书,看看有没有人看?!”这句话把他噎得受不了,他恼羞成怒,用穿着皮鞋的脚在我小腿骨头处狠狠的跺了一脚,裂开了一寸多长的口子,但也没出血。

接下来我就一直给在场的所有警察讲真相,他们不准我讲,还给我强行戴上手铐,把我推到刑讯室的铁椅子上后,就到外面去调整监控器,我又继续给警察们讲真相,过了一会儿,我就开始发正念,听见有人说:“国保让他走。”这时就有两个人来给我解开手铐,归还了我的手表和钥匙,但把我的公交卡弄失效了,没有还我搜去的真相资料。

第三次遭富源路派出所绑架

八月九日,我在公交车上给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自己因修大法以前很多的不治之症都痊愈了,他表现出不理解。我听出他话不善,态度也很恶劣,对我不怀好意,就不再理他了。

公交车到了开善路金满楼酒店前的站台上,我就下车去没回家,就在站台上给一名少妇劝三退,这少妇刚明白真相正在三退时,那个青年带着三个富源路派出所的警察径直朝我走过来,他们把我连拉带推的弄上了车,我就给警察们讲真相,其中一个警察说到了那里再讲,我仍然不停的讲,到了派出所他们把我拉到刑讯室的铁椅子上坐着,我继续讲,他们不准讲。我说:“你们就是请我来给你们真相的。”只见警察拿来一大圈封口胶,我就背恩师的法,又继续讲我的,他们没有穿制服,可能是二派,只听有个人说:“领导说的不能打人。”有两个人不愿听我讲就走出去了,另一个人在椅子上趴了一会儿,喊了一个人来换他就走了。

后来的这个人面带微笑不说话,我就给他讲共产党在历次运动中做的坏事;又讲了贵州“藏字石”蕴藏天机,天要灭中共,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又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会让你逢凶化吉的。他一直听着也没表态,后来他们吃了午饭,叫我在门卫室处,问我家住哪里?又问我最近在哪些地方耍?我想自己不能说假话,就说: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随后,他们又叫我签名按手印,我说:“我不签名也不按手印。”他们就叫我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四川省遂宁市廖邦贵近期三次被绑架-354344.html

2016-10-22: 到派出所索要被抢经书 廖邦贵被喷洒不明药物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九分,年近七十的法轮功学员廖邦贵只身来到开善路南津路派出所(原船山派出所)索要九月二十一日被抢走的法轮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三名值班警察一见,凶相毕露,不由分说就把廖邦贵老人往外轰。

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警察不知何时从派出所里拿出一并瓶不明液体药物,对着廖邦贵老人就喷,廖邦贵下意识的把头一偏,药物没有喷到眼里、脸上,却喷到了右耳根上,顿时感到奇痒无比,灼痛难忍,他忙用纸巾一擦,鲜血直往外流。

不一会儿,殷红的鲜血就流到脖子上和衬衣上,只听一个警察惊慌地叫道:“出血了!”说完一溜烟就躲到派出所里去了。这时派出所来了几个来办户口和身份证的人,廖邦贵就向人揭露派出所警察的暴行,然后,廖邦贵老人不顾伤痛,立即到相馆请人照相,留下了警察作恶的真凭实据。

据悉,这是廖邦贵老人第五次到南津路派出所索要被抢走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家住遂宁市新民街的七十六岁的老人蒲遂婷和七十七岁的谭纪清老人搭伴到遂宁南门外张贴真相粘贴时被富源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三点左右,南津路派出所来了(四男三女)七个警察到蒲遂婷老人家来抄家,恰遇八、九个老人在一起集体学法,当时抄走十五本《转法轮》、一张师父法像,七十六岁的老人李玉英包里的九十五元真相币也被抢走,至今大法书一本未还,钱分文未退。

九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自发到南津路派出所要书和法像,由五个老人出面去与派出所的警察交涉,并向他们讲真相。当时两个一男一女俩警察听说是来要书的,立即口出狂言,态度蛮横,还诬蔑法轮功×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坚决不退书,叫老人们去找市国保,他们不管。几位老人说:“书是你们到家里来抢的,怎么能不管呢?!”警察又推诿:那你们找居委会。说完俩警察开车遛了。

十月八日上午,九点半左右,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又到派出所去讨还大法书,廖邦贵老人与另两名学员准备上楼找蒋所长,值班警察问:“找所长干什么?”其中一名老人说:“我们来拿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警察又诬蔑法轮功。

十多名警察从派出所里冲出,把四、五个老人往外驱赶,廖邦贵老人慈悲的向警察讲真相,讲善恶有报,不要再迫害好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这时一个矮个(一点五米左右)警察拿出相机对着廖邦贵老人录音录像。一位老人说:“你录音起什么作用?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那个矮个警察不吱声,就不再录了。廖邦贵老人一直不断的讲真相,警察们根本不听,并威胁老人:下次再来就抓你!”

《转法轮》是法轮功学员每天必读的主要大法书,也是李洪志师父的专著,此书不但使上亿的法轮功学员身心健康,而且使道德急速回升,对中国人民和整个社会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同时也是李洪志师父对整个人类的无私奉献。目前,此书被译成了三十多种文字,成为全球最畅销书籍,李洪志师父同时也得到了全世界善良民众的爱戴和欢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头目江泽民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场反人类的暴行一直延续至今已经十七年,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婪,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近年来,中共许多官员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纷纷遭恶报,表面上的原因或是贪污腐败、或违纪违法,或是生活腐化、或是权力争斗,等等。但是如果查一下这些人迫害法轮功的所作所为,就不难发现,他们几乎都是在江氏集团长达近十七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的积极参与者。

希望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各职能部门及相关人员,不要为了蝇头小利,害人害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2/到派出所索要被抢经书-廖邦贵被喷洒不明药物(图)-336613.html

2016-10-09: 四川省遂宁市南津路派出所对多个老年人行凶
2016年9月21日,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谭纪清(女,77岁)、蒲遂婷(女,78岁),在市区南门外贴真相粘贴时被富源路派出所绑架,二位老人遭到非法审讯,午后放回家。

当天下午3点钟左右,南津路派出所来了四男三女7个警察径直来到蒲遂婷老人家非法抄家,遇到有7、8个老年人正在读书。警察们气势汹汹,喝令在场所有人不许乱动。杨姓学员60多岁和68岁的廖邦贵给警察们讲真相,警察们不但不听,反而煽了杨姓学员的耳光。

两个警察把廖邦贵摁倒在地,想用手铐把他铐起来,气焰非常嚣张。之后他们挨个问学员的姓名和住址,只有两个学员不配合。折腾了近一个小时,警察们提着抢劫的大法书才扬长而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8/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6040.html#16107233215-1

2016-04-10: ◇四川遂宁市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廖邦贵,男,是遂宁市川中石油矿区退休职工,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四月八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0/二零一六年四月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6381.html#1649234330-1

2014-05-20: 四川遂宁市六旬廖邦贵被绑架入狱迫害经历

四川遂宁市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廖邦贵,男,是遂宁市川中石油矿区退休职工。在中共掀起的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由于廖邦贵坚持修炼法轮功并和平理性的向受中共谎言欺骗的世人讲清真相,屡次遭当地公安部门绑架和非法关押,他遭遇了一个常人难以承受的酷刑迫害。

二零一一年四月,廖邦贵老人到街上向人讲真相,被派出所警察绑架、群殴,后被劫持到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多次遭电击和约束带捆绑折磨。以下是他自述这次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遭遂宁市富源路派出所绑架

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上午,我在离家不远的阳光城小区向世人(后来得知是此地的村委会主任)讲真相,当时那人就扭住我手不放,还掏出手机报警。

不一会儿,富源路派出所警察接到电话,马上开着警车来到阳光城。只见从车上跳下四、五个如狼似虎般的警察抓住我就把我扑在地上一阵暴打,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们边打边拖,粗暴的把我塞进车子。在车上,他们把我夹坐在中间,拳头象雨点般的落在我的头上、眼睛和脸上。

到了派出所,他们还恬不知耻地把刚才暴打我的录像镜头放给我看,我看见视频里我的眼睛肿的剩一条缝,尽管如此,我也一点不记恨他们,仍然慈悲的给他们讲真相,警察都不吱声。四月七日早上,他们就把我劫持到遂宁北门洗脑班。

二、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到了洗脑班,他们指派两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日夜看守,为了抗议迫害,我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那个叫陈新华的男人和另一个男子冲上来揪住我的头就一阵乱打,还用手铐把我铐在床头上达两个多小时,两个所谓的帮教人员邪恶地对我说:“不要与××党斗,你是斗不赢的。”一个女人走过来威胁我,说××党如何如何好,如不听话,就要扣发我的退休金。我不理睬他们那一套,他们就天天给我洗脑。

三、在永兴看守所遭受野蛮灌食

四月二十七日下午,我又被非法转押到遂宁永兴看守所,每天数次排队,要求在押人员报数\穿号服(写有永兴看守所的黄马褂),还要被强迫做奴工(穿磁环)。我不配合警察的一切要求,也不听牢头的指使。

四月二十八日,我便开始绝食绝水,看守所的副所长和警察就用车把我拉到市红十字医院,医护人员听从他们的命令要给我灌食,我不配合,警察就和医护人员一齐动手按住我的头和手脚,我动弹不得,他们粗暴的把塑料管子插进我的胃里,强行灌牛奶。回来后我感到喉部很难受,犯人来劝我吃饭,我也不吃。他们就用吃饭的小勺子撬我的嘴巴,我奋力挣扎,嘴唇被他们撬破,流了很多血。

警察见来硬的不行,又施计劝我:“只要你吃饭,要吃啥,我们都满足你。”警察见我软硬不吃,又用车把我拉到红十字会医院,叫医生用仪器给我检查,医生检查后说:“没问题,可以灌。”隔一天灌一次。每一次都象在过生死关,就这样我被连续灌食达两个多月之久。其间,喉部和嘴唇发干发苦。

四、被遂宁市法院诬判

二零一一年七月,遂宁市法院派人到看守所来向我了解情况想编造迫害我的黑材料,他们问我资料是哪儿来的,我说资料是救度众生的,我不会告诉你的。他们见问不出什么结果就悻悻的离开了。

事隔不久,司法部门做贼心虚怕走漏风声,就在永兴看守所警官办公室私设公堂,对我进行非法庭审。他们为了达到诬判我的目的,就去找了很多真相光盘、《九评》书和一堆真相资料,说是从我家里搜出来的。我对他们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我们是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即使这些资料是我的,它们也是救度世人、挽救生命的,我也是在做好事!……”

法官们感到理屈词穷,不准我继续辩护,只听法院指定的律师说我年龄大,身体虚弱,建议从新处理。几句走过场的话一说完,就没下文了。接着所谓的审判长就宣布“休庭”,叫我到隔壁办公室等候宣判。他们假意去合议,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他们叫我过去,只听法官装模作样的在那里叽哩咕噜的说,我被非法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五、在乐山市五马坪监狱遭受的非人折磨

(一)在入监队遭受的折磨

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我被劫持到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在那暗无天日的黑窝里,我遭受了更加残酷的迫害。我一走进监狱的大院,就被安排到新犯入监队。在那里我被几个犯人强制穿上囚服,晚上收监排队时没报数,一个叫李照雷(犯人背后叫他李遭雷)的警察气急败坏的叫犯人叶卫东(监室室长)强行脱掉我的鞋子,用电棍电我的脚心。

电完后,他对我说:“这是监狱,上厕所、进监舍都必须打报告,否则就不准睡觉和上厕所。”我不服从,他们又开始电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向他们妥协了。最后在他们威逼下违心地写了“三书”和“五书”,仍然把我关在入监队的严管组。警察、犯人强制要求每个人每天必须坐到地上打盘腿(双腿交叉,脚不准拿出来),身子坐正,双手掌放在膝盖上。每天从早上五点半坐到晚上十点半,只有在吃饭时才准放下来,而且天天背监规。

有个五十多岁的藏族警官刘兵叫我盘腿,我不听,他就叫我站起来,叫犯人组长本马把我按在地上强迫盘腿,室长叶卫东在我盘腿时还把我拖到围桶(便桶)边,叫我双手抱住围桶,把我的头使劲扳向桶边叫我闻臭,我不闻,使劲把头扭向一边,他就狠狠的打我的头部。晚上我坐在床头炼静功,两个包夹我的犯人看见了就去报告警官。第二天警察来上班时就把我叫到办公室。不一会儿,监区长刘斌也来了,只见他径直走到我面前,不问青红皂白,重重的踹了我两脚,并邪恶的对我说:“这里面不是你随便炼功的。”

(二)蹲小号

因为我炼功,警官说要严管我一个月。严管组就设在入监队的隔壁,分集训和严管。犯人把我拖进一间阴暗潮湿的小屋,叫几个人按住我,强行给我戴上一个头盔蒙住我的头,然后用催泪瓦斯对着我的眼睛和鼻子喷药,顿时我痛的睁不开双眼,眼泪和鼻涕直流,第二天脸上起泡,并流出一些带有异味的清水。

身体被折磨成这样,负责严管组的警官刘兵还拿来电棍威逼我盘腿,我不盘,他又叫我站起来,阴阴地对我说:“你们不是修真善忍的吗?喊你盘腿你不盘,不对嘛!”我反驳说:“你们是错的,善恶颠倒,我们是好人却遭关押,教人向善有罪吗?”他一听马上魔性大发,又拿来电棍电我脚心,他电完我就下班走了。

接班的警官殷毅听说我又炼功,他也把电棍拿来,从我左耳开始电,再电胳膊、大腿和左脚心,一直电上来到右耳,电我全身,他一共电了我两次,最后一次电我时,我就在心里默默发正念:把所有的痛苦全部转移到施暴者身上。结果殷毅遭了报应。后来炼功又被包夹犯人看见了,他们叫殷毅电我,殷毅摇头说:“不电了,我遭了这么一点都这么厉害(害怕遭更大的报应),不电他了。”

后来听犯人说,这个严管组曾经关押过一个叫罗庆生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五马坪这个地理位置很特殊,一年只有冬夏两个季节,冬天特冷。罗庆生坚决不穿囚服,他们就在下雪天让他只穿一条内裤冷冻他,还经常遭电击,但罗庆生不为所动,决不向邪恶妥协。这些毫无人性的警官在这里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不知道迫害了多少无辜善良的好人,可见五马坪这个人间魔窟是多么的阴森恐怖!

(三)严管奴役

从严管组出来,我被分到生产车间强制干活。有一天我炼功被犯人发现了,我又被拉到新犯严管组严管七天。在那里警察、犯人强迫我盘腿,生活极差,被犯人克扣伙食,经常挨饿,早餐只给一个小馒头。解除严管后又回到车间,警察要求我拆一百五十个废磁环,我不从。恶警李照雷对我咆哮如雷:“这里抓来的都是犯人,是犯了××党的法(只有国法),一切必须服从他们这里的规定,要按照他们的要求做。”李照雷还叫监室犯人用约束带(专门迫害身体的一种绳子)捆住我的双手再背在身后,又用一条绳子把我的双脚并排捆绑在一起,防止我盘腿打坐,令我全身动弹不得,疼痛难忍。

六、在嘉州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底,四川五马坪监狱解体,所有在押人员包括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到新建立的嘉州监狱。一天我炼功又被犯人报告给警官。狱警指使负责严管组的犯人吴双用约束带捆牢我的四肢,当时我就感到头晕发胀,他叫我面向墙壁,我不从,吴双就用脚踢我,还用手使劲拧我的双耳,把头扳向墙壁,我的耳朵被他拧出了血。

冬至节那天早上,吴双看见我又炼功,他就把我拖到卫生间,里面正好放着半桶水。他走过去拎起半桶水就从我头上倒下来,冰冷的水淋透了我的全身,他还变本加厉的打开门窗,让刺骨的寒风吹进来,整个上午不准离开半步,把我按坐在窗子边,我被冻的嘴唇发紫,全身瑟瑟发抖。他怕恶行被其他犯人知道了,等到晚上收监后才让我回到监室。

一次犯人吃完饭下车间干活去了,我又在监室炼功。监区负责严管组的犯人又用约束带捆绑我的手脚,几个犯人把我从三楼抬到一楼。犯人刘勇和查姓犯人守住我,我痛的快坐不稳了,警官李照雷还叫我坐正,只要看见我身子扭动一下,他就用电棍电我的脚心,完了还吓唬我说:“如果再动,就让我站到水里电我。”

二零一四年一月份我又炼功。监区长杨建忠叫犯人把我抬到二楼,用电棍在我肩上电了两下,事后他当着我的面说,他要做个好人,改邪归正。明慧网说他是个坏人,还上了恶人榜,走到哪里别人都知道他,现在(指明慧网)没有说了。我答:“自己做的事自己知道。”到了晚上他又对我说:“我把约束带给你解了,你去洗个澡睡个觉。”还拿来两碗粉丝。我告诉他:“我要为法轮功伸冤,否定不符合法的一切言行。”杨建忠说:“你就在这儿为法轮功伸冤吧。”说完就走了。

隔了一段时间我又炼功。警察殷毅来上班,犯人叫他用电棍电我,以后就不敢炼了。殷毅上次电我遭了报应,这次他害怕了,他心虚的对犯人说:“我不电他了。”叫犯人用约束带不要把我捆紧了,只要不落下来就行了。有个外号叫耗子的警官电了我两次膝盖,至今我的左小腿肚子上还留有四个清晰的伤疤。

七、出狱后的骚扰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我结束三年冤狱,终于回到了我的家乡,心想:这下可以见到自由的阳光了,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可以过自由的生活了吧?没想到遂宁市船山区司法局何局长还给我家属施加压力,叫我每个月必须到司法局去报到,否则就要上报,还要弄去如何如何。

经济开发区的李局长还想要我的家属到派出所去写保证。川中矿区物业管理局的主任陈家康伙同刘主任与一个不知姓名的女人以关心的名义到家敲门骚扰,我的女儿快临产了,他们也不放过我,搅的我家不得安宁。

三年的人间炼狱使原本健康的我判若两人,肉体上的迫害和思想上对我不断的刷新洗脑,使我这个年逾花甲的老人身心备受摧残,我常常感到头昏脑胀,记忆力明显衰退,目光呆滞和心力交瘁。我是一个合法的公民,本应该享有宪法赋予的自由生活和信仰自由,可在当今中共独裁专制下,老百姓连这点起码的自由都被无情的剥夺了。这样的社会哪有什么自由和人权可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0/四川遂宁市六旬廖邦贵被绑架入狱迫害经历-292395.html

2014-05-01: 四川省遂宁市廖邦贵结束三年冤狱于4月27日下午平安顺利回家。谢谢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0671.html

2014-04-10: 曝光四川省乐山市嘉州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
据可靠消息,原四川省五马坪监狱和川南监狱于2013年底相继解体,所有在押人员包括被非法监禁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入新成立的嘉州监狱。此监狱位于四川省乐山市全福镇,地处偏僻,消息闭塞。

此监狱自成立以来,不被外界所知,在网上也难查到。在那里,恶人对法轮功学员更是变本加厉的迫害。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就被非法关押在此。

廖邦贵本该在4月6日结束冤狱回家,但监狱到期却不放人,时间推迟到4月27日。这种无理延期关押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亦是对法律的践踏,是嘉州监狱在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0/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9830.html

2012-12-11: 四川遂宁廖邦贵被非法关押在五马坪监狱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男,今年六十四岁,家住石油矿区,下岗职工。 曾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曾被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三次。 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讲真相,廖邦贵又被遂宁市富源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乐山市五马坪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1/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6456.html

2011-04-09: 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遭绑架

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男,六十岁左右,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中发光盘时被绑架。地点在天宫路附近的泰佳尔阳光城处。

当时有十几个特务将廖邦贵乱打,情况是这样的:在头一天,也就是四月五日,廖邦贵给一个老头讲真相,给了那人一张光盘,老头问还有没有?廖说没有,就和那老头约好第二天(就是四月六日)在泰佳尔阳光城给那老头,结果廖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便衣特务暴打一顿,这是邪恶有意安排的,后被一辆没有号码的黑车绑架走的,现下落不明。

是甚么人支使恶警、恶人,暂时不清楚,待進一步调查。廖邦贵的妻子不敢回家,吓得从别人家逃出来。廖邦贵家住南坝路口,油矿宿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8/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8726.html

2007-08-14: 四川省遂宁市九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决

四川省遂宁市六月二十八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现有九人被非法判决:刘春凤、张成珍、张秀容、邓修桂、漆秀兰、黄梅、邓丽、廖帮贵、唐雪菲。

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大法弟子有:郑方秀、唐小明、骆云香、韩复玉、肖祖俊、苏德云。

吕燕飞被关押在遂宁市精神病医院,被打不明药物。其他同修现在被关押在遂宁市城北收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4/160828.html

2007-07-04: 遂宁大法弟子有十三名同修被绑架(更正)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晚,四川遂宁市邪恶调用了市国安,公安,联防队等恶人全部行恶,警车叫过不停,破坏几个资料点,抄走电脑和相关设备。被绑架的同修有邓辉,邓秋贵,张秀容,苏德容,廖帮贵,张成珍,肖祖俊,漆秀兰,方郑秀,刘春凤,韩大姐,还有两名不知姓名。其于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4/158161.html

2006-10-22: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二零零五年发生的迫害纪实

2005年期间被劳教所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宋金应,曾泰,曾子太,徐洪玉,张平安,吴天从,杨洋,杨跃富,张德元,谢兴凯,谢兴禄,谈万全,廖邦贵,张耀,蒋和平,欧正乐,蒋光富,刘福民,刘生才,贾德贵,梁六珍等。

当时的恶警有:赵则勇,魏则,黄明,苏欣,李代君,李昌君,何源,张小刚,杨警,朴静,沈锐,杨兵。

邪恶的体罚方式:

罚蹲:蹲军姿从早蹲到晚。几个包夹按住踢打。

罚座:巴掌大小板凳(严管凳),凳面10平房厘米,高10厘米,双腿闭拢脚后跟考凳脚,两肘夹紧腰部,手掌平放于膝盖。挺腰抬头从早坐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罚站:站军姿从早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严管期间,恶徒可以随意不许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喝水,大小便,几个月不许洗手、洗脸,换衣服。

捆警绳(扎鸡翅,鸭儿凫水),电击,警棍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2/140768.html

2005-02-06:遂宁市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仅2004年就有12名学员被非法判刑,他们是:罗清权判刑7年;刘红军3年;刘荣3年(这三位大法弟子仍留在看守所);廖俄生4年;冯炳元4年(这两位大法弟子被送到马边);唐德良6年半(此大法弟子被送到广元芸山煤矿);王红梅6年半;张珍华5年(两位大法弟子送简阳养马河省女子监狱);杨斌9年;李光進7年;胡开国5年(此三位仍被关在看守所里),王素英3年缓4年;米思碧3年缓4年;王国华4年。此外,还有刚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肖云强、胡世才(二位大法弟子是横山人)、廖邦贵、全学京、郭德敏等。

2004-12-01: 遂宁市大法弟子廖邦贵 、夏平遭绑架

四川省遂宁市大法弟廖邦贵,现年56岁,家住遂宁市南坝路口钻井基地宿舍。1999年7.20后曾多次遭邪恶迫害。2004年9月26日在外讲真像被遂宁恶警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灵泉寺看守所。

四川省遂宁市大法弟子夏平,1999年7.20后曾五次被绑架。11月初在龙凤乡讲真像再次被邪恶之徒绑架,并遭残酷毒打,现在不知关押在何处。

2002-01-21:廖帮贵,男,50多岁,四川遂宁市油矿钻井队职工。2001年7月18日晚,公安突然非法抄家,被抓走关押在灵泉寺看守所至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23555.html

遂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19-07-08: 乐山监狱:
住检办公室:0833-2349040
纪检办公室:0833-2116064

2019-06-17:绑架四川省遂宁市七旬王群责任单位信息

蓬南镇派出所
电话:8255480005
所长:补卫东、杨志山

蓬溪县公安局:
电话:8255395570、8255395541
局长郭晖 8255435301、13909063922
政委刘茂森13882513133
国安大队长殴亚杰8255395547

蓬溪县看守所:
电话:8255433589
所长何建强

遂宁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拘留所):
电话:8252397773、13982572873
王仙桂13982541339

四川省遂宁市永兴看守所:
电话:8252812170
所长杜一富8252812173、13982508787
政委李健全8252812177、13882591988
副所长杨德8252812319、13778708899

2019-04-13:相关信息:
凯旋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遂州南路113号,邮编629000
电话:082502225254、1806136
警察石伟岩13550787168
警察张江13518369794
警察王军13882551110
警察李劲18282569000
警察杨智勇13882598036
警察唐江海13982530768
警察王水生(王瑞生)13982553421

2019-03-31:
富源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兴文路301--303号
电话:0825—2623728 2620099 2623392
所长:陈贵春
副所长:杨林
教导员:张杰
警 察:彭宇
警 察:陈帅
警 察:杨林
警 察:陈志宇
警 察:陈涛
警 察:汪飞
警 察:陈思颖
警 察:陈康
警 察:罗丹
警 察:王磊
警 察:何伟
警 察:巩涛
辅 警:廖强、何鹏

富源路街道办开善寺中段社区人员信息:
社区书记:段福平 159 8258 4416
社区主任:刘志富 139 8259 196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