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安徽 >> 合肥市 >> 李梅, 女, 28

李梅
安徽省合肥市李梅因修炼被抓進肥东看守所,及合肥女子劳教所。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逝世 ,姐姐李军也于同年被迫害致死
个人情况: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军的妹妹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安徽省合肥市
拘留时间: 2000年6月
有关恶人: 邓祖霞、周鸣凤、陈晓林、林芸、马丰萍、陈洁、张冬兰、潘磊、盛股长(二大队,名字不详)、黄股长(二大队,名字不详)、刘科长(所部管理科)、李政委(所部)等。
个人近况: 2001年2月1日 迫害致死 (2003-03-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30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军(女) 李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6-14: 他们身体温热时 被中共毁“尸”灭迹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一直施行着元凶江泽民制定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酷刑折磨致死、药物摧残致死、活体摘取器官,都是常用的肉体上消灭的方式。

为了鼓励和掩盖罪恶,江氏还配套制定了“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所以,全国很多地方都发生了警察将被迫害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直接拉去殡仪馆,强行火化的事件。

从明慧网披露的诸多事件中看到,一些法轮功学员被火化时,身上还有余温,也即是说,人还是活的,警察就迫不及待地将他们毁“尸”灭迹了。

年仅二十八岁的李梅

法轮功学员李梅,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被安徽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那时她还只有二十八岁。她被一大群警察拖到殡仪馆强行火化时,家属发现,她的身体还是热的。家属哭泣呐喊,却被警察强行带离。

就在两天前,一直不被允许探视的家属,突然被当局拉到解放军105医院急诊科,去看望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李梅。在层层警察的严密监视下,每个家属都被双手架着,单独进去探视。说是探视,其实只是远远地望一眼,就被带出了。家属看到,李梅脸部浮肿,七窍流血,脖子被白纱布缠绕,脖子以下被盖住。家属没能多看一眼,就被带离了医院。

二月一号下午,省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政法委、公安局、劳教所、街道的一大群人再次把李梅的家人叫去,说李梅在105医院。家属上了车,车却开到了殡仪馆。受骗的家人这才知道李梅“死亡” 的消息。这群人不许家人拍照、摄像、录音,并说骨灰要放在劳教所里。

这时李梅的“遗体”已经在数九寒冬里停放了十五个小时,姐姐去给她换衣服,却意外发现,李梅身上还是热的,顿时惊呼:“人还没死,身上还热,怎么能火化?!”亲属们也悲愤地质问公安:“难道现在连活人也火化吗?你们自己摸摸。”女警一脸不信地伸手去摸,结果象触电一样缩了回去,惊恐得声音都发颤了:“真是热的!”说着,都躲进一间屋里不出来了。

家属发现李梅的下巴有一道两寸多长的裂口,缝伤口的线还没拆,已经干巴了;肚子上有好几个烟头大的伤痕。在场的人都流下泪来,有的泣不成声。哭泣声中,有人低沉地喊道:“天理昭昭!天理昭昭!”

李梅的父亲质问道:“李梅的身体还是热的!活生生的人你们不抢救,却把她送到殡仪馆来,你们良心何在?”这些官员和警察却只是窃笑,不作应答。难抑悲愤的老人流泪呐喊:“你们和当年日本人杀中国人、强奸中国妇女时在旁边看热闹的中国人有何区别!”

家人们只被允许草草地看了李梅一眼,就被警察强行带离。不久,李梅的姐姐李军被杀害灭口。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4/他们身体温热时-被中共毁“尸”灭迹-407670.html

2020-04-11: 省长坐镇火化还有体温的她
——遭中共残害的家庭(3)

老人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痛苦,向他们质问道:“为什么李梅的身体还是热的!活生生的人你们不抢救,却把她送到殡仪馆来,你们良心何在?”可这群丧心病狂的人不但不惭愧,还暗暗窃笑。

李梅的父亲喊道:“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正义感!还认为自己的血在流的话,你们都可以来摸一摸是不是热的。”几十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来摸一下,都纷纷躲开。老人向天呐喊:“你们和当年日本人杀中国人、强奸中国妇女时在旁边看热闹的中国人有何区别!”

李梅那年刚满28岁,于2001年2月1日被劳教所迫害致死,公安通知家属说跳楼“自杀”。2月1日下午家属被通知去探视尸体时,发现在“死亡”十多个小时后尸体还有余温。

李梅被火化时,大批公安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进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据内部人士介绍,安徽省副省长王昭耀、安徽公安厅厅长、安徽司法厅厅长、劳教局局长、省市610办公室的负责人坐镇殡仪馆,均强调一定要火化。

一次次的上访被迫害

李梅,安徽省合肥市人,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懂得了做人标准就是“真善忍”,明白了人为什么生老病死,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归真。通过修炼原先体弱气喘等毛病都不治而愈,脸上绽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性格也开朗了。

李梅
李梅

李梅用自己的亲身言行来证实法轮大法给她带来的变化。在单位里,打水、扫地、干杂活等都不是她的本职工作,她也干的快快乐乐,主动要求拿厂里最少的奖金。在厂要有人下岗时,她主动下岗,把岗位让给别人。处处都体现出为他人着想,人们都说:“这姑娘现在变得这么好!”

自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后,李梅一次又一次的到北京上访,要用那颗纯洁的心向政府表明法轮大法学员是善良的,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法轮功是好的、正的,政府这样对待法轮大法是不对的。

1999年11月,李梅与同修一行五人到北京中央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谁知警察连听几句真话的胆量都没有,非法把他们抓了起来。她祥和地问:“我来讲真话错在哪里?”回答她的是毒打和手铐。李梅还是微笑着向打她的恶警劝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

李梅从北京被警察抓回来后,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她只吃了一顿午饭,下午又步行踏上去北京的路。她始终怀着一个善良的愿望:真的假不了,一定要尽快向政府讲清事实真相,还师父和大法清白。走了两天,脚虽然痛,她仍然坚持连夜赶路。在铁路边,碰上两个妇女,问她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家为什么赶夜路?她如实讲出心里话。好心的大嫂劝她住下,第二天再走。她凌晨三点就起了床,留下她身上唯一的值钱物——毛裤,作为给房东的饭钱和住宿费,又悄悄上路了。两位妇女醒来,感动得立即骑车追上她,问明她的住址、电话,又立刻给她姐姐挂电话。姐姐李军接回了她说:“要上北京咱们一起走,总比你身无分文一个人好。”

几天后,除父亲看家外,全家五口都相继去了北京。但是她们一家善良的愿望,慈母无私的期盼、幼儿纯真的童心,都被中共当局欺凌、亵渎,被劫持回当地,被非法关押在合肥看守所15天,释放后又被送进所谓的“学习班”直至中国新年。

2000年4月李梅因在外炼功,再次被非法关押15天。从拘留所放回家的第二天,李梅踏上她的第四次去北京上访之路,在蚌埠定做真相条幅时,被不分善恶的店主诬告,被非法关押十几天,然后又转至合肥轮胎厂“学习班”强制洗脑。绝食9天后,李梅被直接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

省长坐镇强行火化还有体温的她

在劳教所里面,李梅遭受种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她坚持炼功,恶警给她戴上手铐铐在床上,全身叮满了蚊子,犯人都不忍看下去,给她悄悄点上蚊香。她不背所规,被双手反铐在双层的床上,只能双脚尖着地。警察不仅自己辱骂她,还怂恿犯人对她进行精神折磨,不准她和别人交谈,孤立她。李梅在劳教所的大多数的日子都在严管之中,每天24小时都有2个犯人形影不离的监视她,晚上12点以后才可以睡觉,吃饭最迟最少。白天,逼着她干脏活累活,还用各种残忍、卑鄙的手段强逼她骂师父,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不写就不准家人探视。

2001年大年初三,李梅的妈妈、姐姐冒着大雪去看她,但劳教所却不准接见。家人和管教科的王科长进行交涉,女警编出各种理由不让探监。李梅的家人问:“你们三番五次不准见面,到底是什么原因?有什么理由?” “今天不是探监日吗?家人不是有探监权吗?李梅是个非常纯洁的姑娘,在厂里面主动将岗位让给他人,这样的好人为什么要关而且还不让探监。”

姐姐质问他们:每月两次探视是法定的,你们为什么执法犯法?只有一个解释:李梅受到了你们的迫害、折磨,你们怕我们看到你们践踏人权的罪行!恶警恼羞成怒:“你别在这里讲人权!这里没有人权可讲;也不要跟我讲善恶,我分不清。告诉你,李梅正在被严管,整天有两个人看着,谁也不许见。” 李梅的家人无奈地含泪而去。

2001年中国新年初七的那一天,李梅的父亲被单位从老家连夜接回,告诉李梅父亲李梅快不行了。李梅的父亲要求见女儿,但单位要求其一切听从领导的安排。而李梅的母亲不知去向(后在105医院见到)。下午,李梅的家人才被拉到解放军105医院急诊科。据医生介绍,李梅已经大脑萎缩,内脏器官功能衰竭,只剩下微弱的心跳。

家人见李梅时,警察设置重重阻挡,严密控制,只准一个一个进去探望,还被要求换衣服。看的时候,李梅的家人每个人的两只手都被架着,只许远远的看。连医生见到如此的“严密措施”都感到十分惊讶。李梅的家人只看到李梅脸浮肿,七窍流血,脖子被白纱布缠着,脖子以下被被子盖住。看完后,李梅的家人被带到单位招待所,不准回家,在抗议后才准回家。

初九下午,省市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政法委、公安局、劳教所、街道的一大群人把李梅的家人叫去,说李梅在105医院。家人上了公安的车去看女儿,车却开到了殡仪馆。这时才告诉家人说李梅“跳楼自杀”,马上火化。妈妈质问:“你们不是严管吗?整天有人看着,怎么能跳楼呢?”

家人感到从头到尾都是骗局,就向政法委、公安局、管教所、街道等几十人要求对死因要有详细的说明,法医鉴定。这些人反而要李梅的家人遵守:不准拍照、摄像、录音,骨灰要放在劳教所里。不然要强行火化,不让家人见面。李梅家人为了见李梅最后一面,被迫答应,但坚持要把骨灰带回家。

当时,由省长亲自指挥公安厅长用几十部警车强行封锁了殡仪馆,连亲属进门都要严厉盘问。据说,李梅是早晨6:05分去世的,到了晚上9:00姐姐买来衣服给她换时,遗体已经在数九寒冬里停放了15个小时,但是一摸身体,还热乎乎的,象睡熟了一样。姐姐惊呼:“人还没死,身上还热,怎么能火化?!”

亲属们上前去摸,果然还有体温,悲愤地问公安:“难道现在连活人也火化吗!你们自己摸摸。”女警一脸不信的神情,把手伸过一摸,突然象触电一样缩了回去,惊恐得声音都发颤了:“真是热的!”说着,都躲进一间屋里不出来了。

姐姐和亲属抓紧这个空当仔细察看李梅的遗体,终于发现下巴有一道两寸多长的裂口,缝伤口的线还没拆呢,已经干巴了;肚子上有好几个烟头大的点。在场的人都流下泪来,有的泣不成声。哭泣声中,忽然有人低沉地喊着:“天理昭昭!天理昭昭!……”

李梅当时穿的衣服非常单薄。初九仍然是寒风凛冽,从早上六点到傍晚六点近12个小时,怎么可能还有体温呢?难道李梅没去世就被带到殡仪馆?!李梅的父亲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痛苦,向他们质问道:“为什么李梅的身体还是热的!活生生的人你们不抢救,却把她送到殡仪馆来,你们良心何在?”可这群中共官员、警察们不但不惭愧,还暗暗窃笑。

李梅的父亲呐喊到:“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正义感!还认为自己的血在流的话,你们都可以来摸一摸是不是热的。”可当时几十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来摸一下,都纷纷躲开,只留下还有体温的李梅和她的家人。老人向天呐喊到:“你们和当年日本人杀中国人、强奸中国妇女时在旁边看热闹的中国人有何区别!”老人流出了悲愤的泪水。这时才有两个人来摸了下李梅的身体,说李梅的身体真有体温。

李梅的家人只草草的看了李梅一眼,就被警察强行送回家。

姐姐被杀人灭口

一个心地纯洁、身体健康的女孩就这样被迫害致死了。为什么不让家人探监?为什么“死后”十几小时后还有体温?为什么从头到尾都对李梅家人欺骗?为什么要匆匆火化?据内部人士介绍,王昭耀副省长、安徽公安厅厅长、安徽司法厅厅长、劳教局局长、省市610办公室的负责人坐镇殡仪馆,他们想掩盖什么?又在指挥什么?

李梅的姐姐李军回家后头一件事,就是将妹妹李梅被抓遭迫害致死的事实、亲属在殡仪馆查看伤口、伤痕的真相以及李梅身上留下被折磨致死的铁证,全部都记录下来,向全世界披露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中共邪恶之徒都慌了手脚,做贼心虚,怕亲属把看到的真相讲出去,于是把罪恶之手伸向李军一家,但是扑了个空。李军和丈夫吴星(合肥市电视台新闻工作者)为免被迫害,已经抢先一步离家出走来到上海,并且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住了下来。

APEC会议在上海召开了,中共从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回更是全力防范老百姓,生怕在各国首脑面前揭了它的老底,于是亲自指挥,反复拉网,挨户清查,人人过筛,恨不得把上海变成一座空城。李军夫妇没有退缩,想抓紧这难得的机会多做讲真相。结果在一次讲真相活动中双双被恶警抓捕,分别关进了监狱。

不久传来消息,说是李军肝炎病重住院。接触过李军的人,特别是她的亲人,都很清楚:李军非常健康,根本没有任何病。离开合肥时,李军脸色红润,充满活力。为什么到上海不久,就突然得了“肝炎”,并且“病重住院”呢?

还没等亲人看她,又传来消息,已把“病危”的李军转到合肥传染病医院。亲人们好不容易见到她,已经是奄奄一息了。李军于2001年12月初含冤去世。

到底是什么“病”能这么快夺取李军坚强而健康的生命?人们心里明白:李军和妹妹一样,也是被中共江泽民一伙邪恶之徒灭口死的。她在狱中受到何等的摧残和折磨,不得而知。

《合肥晚报》称李梅因为“劳教所生活太好了,要找苦吃”

2002年2月8日《合肥晚报》第四版“特别报导”栏以整版的篇幅污蔑大法。这整版共四篇的污蔑文章就是针对被迫害致死的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李军、李梅、张朵云,企图粉刷蘸满了无辜者鲜血的合肥市不法官员的所谓“政治声誉”。还声称,“她(李梅)在劳教所受到管教干部的关心,因而感到劳教所生活太好了,要找苦吃。”

如此荒唐的辩白,其漏洞是稍有头脑的人都可以看出来的。试问世上有哪一家中国监狱能生活得“太好了”以至于被关押者不得不良心不安地自找苦吃?如果劳教所真是如你们所说“太好了”,你们怎么不让你们的母亲妻女进去享受舒服的生活呢?中国有那么多下岗工人、贫困农民,他们为什么不冲进劳教所“享受享受”?

报纸上还大谈对李军“抢救”,却不顾一个基本的事实,报道说“其父称,李军的肝一直不好,练功前长期服中药,”还有“10月2日,两人被抓获,同日被警方刑事拘留;10月6日,李军感到身体不适,”李军炼功后显然身体健康,到离开人间近四年没有吃药,还天天不辞劳苦洪法讲真相,并且“1999年12月,她携带两岁的儿子与妹妹李梅一起进京”,如果有肝病她早就累倒了,她知道是大法给予了她健康的身体。所以她不能让邪恶蒙骗世人,她不能让冤死的妹妹受到邪恶的诬蔑,必须揭露邪恶。可是在上海被关押仅4天时间就身体不适,11月3日上海警方出于所谓的“人道主义”将她转送合肥。

一个多月的时间,上海的警察使用了什么残忍的手段,使得李军旧病复发?除了野蛮迫害,在关押期间得不到炼功至少是一个原因。一个充满活力的、脸色红润的李军为什么一到上海的牢里就“感到身体不适”了以至“肝坏死”呢?仅仅一个多月就于12月4日早晨6时20分因“医治”无效而“病故”?

对其父亲的表现,作为一个常人,全家都被关起来了,他想到要保全抚养外孙,想到这么多的医药费,受到的威胁、恫吓在所难免,心中能不怕吗?当年邓小平不也一再认错、悔过、保证“永不翻案”吗?据知情人了解,李的父亲怕单位不给赡养费,还提出李军的丧事不能象李梅那样。为了堵住他的嘴,就有了下文“李军所在的单位还按照一般职工病故的有关政策规定办理了李军的丧葬费、儿子的抚养费等手续,市长郭万清还亲自批示解决了李军的住院治疗费48716.66元。”以及不象李梅那样而是办了个“俭朴而隆重”的丧事。如今合肥到处都是下岗人员,道路常常被封堵,真是有劳市长亲自“关心”此案了!

报道还反咬一口说:“李家仅一年内痛失两个女儿,老伴和女婿不但没有警醒,相反,两人还在憨厚的老汉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意思是说:短短一年内,整死了你一家俩口人,老太和女婿怎么还坚持信仰,难道你们不怕死吗?这是何等野蛮的逻辑!

从这整版的诽谤报导中,可以看到了以下铁的事实(以下引号内为原文):

李梅、李军的父亲李家鼎是“合肥市恒通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的退休干部”。“回忆往事,对李家鼎来说是痛苦的。他哽咽着说道,两个女儿小的时候特别听话,技校毕业后,两人先后被分配在恒通公司工作;女儿们都非常善良,孝顺父母,工作也认认真真,后李军调入东市粮食分局工作,家里到处充满着欢乐。1996年上半年,李家鼎的妻子、合肥行知学校音乐教师邱家珍修炼上了‘法轮功’,两个女儿在母亲的潜移默化下,于1998年开始修炼。”

“原本一个好好的家庭,”“如今变得家破人亡:只有李家鼎,每天带着5岁的外孙,苦苦度日。” 当时李军的母亲与丈夫吴星仍然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吴星大约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到北京上访,从此失踪。据原瑶海区和平路派出所所长王光选和周姓警察说:吴星在北京死了。

为什么台湾和西方社会那么多人修炼法轮功没有“家破人亡”?为什么“家破人亡”都发生在中国大陆?为什么中国老百姓只是合法上访、向世人讲述真相就要“家破人亡”?难道行使中国宪法赋予的上访权利、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就得“家破人亡”?这是怎么一个可怕的社会?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11/省长坐镇火化还有体温的她-403532.html

2013-05-02:合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
一、李梅——合肥第一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李梅,28岁,是合肥市一位性格开朗的法轮功学员。她1996年得法。通过修炼使原先体弱气喘等毛病都不治而愈,身体一直显得非常健康。

1999年11月,李梅第一次到北京上访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仅一天,又徒步到北京,准备一路讲清法轮功真相,最后再到北京上访。2天后被拦回。未隔多久,1999年12月,李梅又和她的姐姐一起到北京上访。后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又被送进所谓的“学习班”直至农历新年。2000年4月李梅因在外炼功,再次被非法关押15天。2000年4月,李梅为在天安门告诉世人真相,踏上她的第四次上访之路。在定做真相条幅时,被不分善恶的店主出卖,又被非法关押十几天。2000年6月被抓进肥东看守所,后抓至合肥女子劳教所,被残酷迫害,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

合肥警察编造谎言,通知家属说李梅跳楼,于2001年2月1日上午6点“身亡”。2月1日下午家属被通知去探视尸体时,不准带照相机及摄影机。家属发现尸体还有余温,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满棉花。法医只念死亡证书,没有说明死因。唯恐真相外泄,被发现迫害之证据,安徽省副省长在现场强调一定要火化,警察、政法委、政法官员等均强调一定要火化。火化时,大批警察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进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合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72757.html

2009-02-09: 安徽省女子劳动教养所恶人
安徽省女子劳动教养所自1999年720关押迫害大法弟子以来,一直在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邓祖霞、周鸣凤、陈晓林、林芸、马丰萍、陈洁、张冬兰、潘磊、盛股长(二大队,名字不详)、黄股长(二大队,名字不详)、刘科长(所部管理科)、李政委(所部)等。11年来,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2001年正月初七,年轻的李梅(合肥市大法弟子)被他们迫害坠楼身亡,多少大法弟子健康的进去,带着伤残出来,请求把这12个双手沾有大法弟子血迹的恶警上恶人榜(有些恶警已经调走,在此不列其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058.html

2002-02-10: 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正邪即将分明之时,为了世人有美好未来,为了善良在人们心中永存而不懈努力的法轮大法修炼弟子李梅,在邪恶的迫害与折磨下,于2001年2月1日6时5分(政府的消息),离开了这多灾多难的人间。她多么想再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

李梅今年刚满28岁,96年得法。通过修炼原先体弱气喘等毛病都不治而愈。心境也变得开朗起来。李梅用自己的亲身言行来证实大法给她带来变化。在单位里,打水、扫地、干杂活等都不是她的本职工作,她也干的快快乐乐,主动要求拿厂里最少的奖金。在厂要有人下岗时,主动下岗,把岗位让给别人。处处都体现出为他人着想,处处都闪耀着一个大法粒子的光芒。

当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时,李梅那颗纯洁而赤诚的心怎能让师父的清白、宇宙大法的庄严在世间遭受如此的千古奇冤,怎能让被蒙蔽的世人因为对大法的恶念而走向不归路。善良的李梅踏上了卫护大法,救度世人的大道。一次又一次的到北京上访,要用那颗纯洁的心向政府表明大法弟子是善良的,他们这样对待大法是不对的。

第一次上访,99年11月,李梅到北京上访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仅一天,又徒步到北京,准备一路讲清真相,最后再到北京上访。2天后被拦回。未隔多久,99年12月,李梅又和她的姐姐一起到北京上访。后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又被送进所谓的“学习班”直至春节。2000年4月李梅因在外炼功,再次被非法关押15天。2000年4月,李梅为在天安门告诉世人真相,踏上她的第四次上访之路。在定做条幅时,被不分善恶的店主出卖,又被非法关押十几天。然后又转至合肥轮胎厂“学习班”。绝食9天后,因为转化无效,李梅被直接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至2001年2月1日被迫害致死。

李梅在劳教所里面,由于她坚修大法,揭露邪恶,丧心病狂的邪恶之徒对她进行了种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不背所规,就将双手反铐在双层的床上,只能双脚尖着地。发现炼功就罚站一天。管教不仅自己辱骂,还组织犯人对她进行精神折磨,不准她和别人交谈,孤立她。经历了一系列的非人的折磨后。由于坚修大法,在劳教所的大多数的日子都在严管之中。每天24小时都有2个犯人形影不离的监视她,晚上12点以后才可以睡觉,吃饭最迟最少。但八千里雷霆都动不了李梅的金刚正念。

2001年春节的大年初三,李梅的家人去探监,但劳教所却不准。和管教科的王科长进行交涉,女管教编出各种理由不让探监。李梅的家人问:“今天不是探监日吗?家人不是有探监权吗?李梅是个非常纯洁的姑娘,在厂里面主动将岗位让给他人,这样的好人为什么要关而且还不让探监。”女管教几近疯狂的叫嚷到:“不要跟我讲人权,这里没有人权;也不要跟我讲善恶,我分不清。”天啊!连善恶不分的人会把人带向何方!?这难道就是中国政府所标榜的“象医生对待病人、象家人对待孩子”一样的“教育转化”吗?在毫无人性的管教面前,李梅的家人无奈地含泪而去。他们发自内心痛楚地呼唤,李梅啊!你在里面遭到怎样非人的折磨,才使他们不敢让我们见面,李梅啊!你一定要活到善恶分明的那一天。

可邪恶怎能不迫害正的、善的呢?2001年春节初七的那一天,李梅的父亲被单位从老家连夜接回,告诉李梅父亲李梅快不行了。李梅的父亲要求见女儿,但单位要求其一切听从领导的安排。而李梅的母亲不知去向(后在105医院见到)。到下午,李梅的家人才被拉到解放军105医院急诊科。据医生介绍,李梅已经大脑萎缩,内脏器官功能衰竭,只剩下微弱的心跳。当家人来见李梅时,警察设置重重阻挡,严密控制。只准一个一个进去探望,还被要求换衣服,看的时候,李梅的家每个人的两只手都被架着,只许远远的看。连医生见到如此的“严密措施”都感到十分惊讶。李梅的家人只看到李梅脸浮肿,七窍流血,脖子被白纱布缠着,脖子以下被被子盖住。看完后,李梅的家人被带到单位招待所,不准回家,在抗议后才准回家。

第二天初九下午省市610办公室(专门对付法轮功的邪恶机构)、政法委、公安局、管教所、街道的一大群人把李梅的家人叫去,说李梅早晨6点走了,现在到医院见最后一面。但一上车就被直接送到殡仪馆。因为家人从头到尾感到都是骗局,就向政法委、公安局、管教所、街道等几十人要求对死因要有详细的说明,法医鉴定(这不是要求、是人的权力)。这些没有良知的人反而人面兽心地要李梅的家人遵守:不准拍照、摄像、录音,骨灰要放在劳教所里。不然要强行火化,不让家人见面。李梅家人为了见李梅最后一面,被迫答应。但坚持要把骨灰带回家。是啊!李梅生前受你们的折磨还不够,死后邪恶还想再迫害她吗?

在家人给李梅换衣服时,发现李梅的体温还热。李梅当时穿的衣服非常单薄。初九仍然是寒风凛冽,从上午6点到下午6点近12个小时,怎么可能还有体温呢?难道李梅没去世就被带到殡仪馆?!李梅的父亲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痛苦,向他们质问道:“为什么李梅的身体还是热的!活生生的人你们不抢救,却把她送到殡仪馆来,你们良心何在?”可这群丧心病狂的人不但不惭愧,还暗暗窃笑。李梅的父亲呐喊到:“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正义感!还认为自己的血在流的话,你们都可以来摸一摸是不是热的。”可当时几十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来摸一下,都纷纷躲开。只留下还有体温的李梅和她的家人。老人向天呐喊到:“你们和当年日本人杀中国人、强奸中国妇女时在旁边看热闹的中国人有何区别!”老人流出了悲愤的泪水。这时才有两个人来摸了下李梅的身体,说李梅的身体真有体温。终于有人证实了这点。这时李梅的家人发现李梅七窍都被塞上棉花,后脑勺都是血,整个背部都有出血点,腿部畸形。最后李梅的家人只草草的看了李梅一眼,就被警察强行送回家。

李梅就这样走了,甚至在亲人都没有机会多看一眼的情况下,就匆匆而去。一个心地纯洁、身体健康的李梅在地狱般的女教所饱经折磨后离开我们。为什么不让家人探监?为什么“死后”十几小时后还有体温?为什么从头到尾都对李梅家人欺骗?为什么要匆匆火化?李梅火化前,据内部人士介绍,王昭耀副省长、安徽公安厅厅长、安徽司法厅厅长、劳教局局长、省市610办公室的负责人坐镇殡仪馆,他们想掩盖什么?又在指挥什么?

邪恶最怕见光,正义终究有一天会得到伸张。在全国满天飞舞“天安门自焚”的谎言下,李梅的死让善良的人们清醒地认识到是谁在“残害生命,践踏人权”。认清了邪恶之徒的丑恶嘴脸,李梅用自己的生命唤醒了人们沉睡的良知!

李梅,放心地走吧!你在人世未了的心愿,亿万大法弟子会替你了却。放心吧!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就要到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10/7910.html

2002-01-05: 被迫害致死的安徽大法弟子李梅、李军的故事
李梅全家六口,母亲、姐姐、姐夫和五岁的外甥是法轮大法弟子。在99年“7.20”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这个善良、和睦、受人称赞的家庭遭到残酷迫害,李梅和姐姐李军先后被迫害致死,妈妈和姐夫至今被非法关在监狱,家里只剩下老父和五岁的小弟子。一个好端端的幸福之家毁于江xx一伙的罪恶之手。这是江xx大搞国家恐怖主义,残酷虐杀无辜的铁证。
先说妹妹李梅,她从小一身病,尽管家人待她很好,她也从没有开心过,整天觉得心闷:人为什么生老病死和勾心斗角的痛苦烦恼?这些问题象石头一样压在她的心头。到了二十岁,她偷偷跑到九华山寺庙去求答案,却失望而归。直到有一天,她得到《转法轮》这部宝书,她边看便流泪,坐在屋里一气读完。然后打开房门向亲人喊道:“我找到了,终于找到答案了!”从此,她所有的病痛不翼而飞,脸上绽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她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归真,她懂得了做人标准就是“真善忍”;她对大法充满了正信,时时处处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努力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境界。在厂里,重活、脏活抢着干,分给她的奖金都让给生活困难的人。人们都说:“这姑娘现在变得这么好!”在家里,她尊老爱幼,把快乐带给每一位成员。在炼功点,她虽不是辅导员,却主动为大家服务,每天早晨三点就提着录音机上炼功点,为功友提前做好炼功准备;师父讲法材料来了,她利用午休时间,顶着酷热骄阳送往各个点,让同修尽快读到师父讲法材料。

1999年7月20日,江xx突然发难,陷害法轮功。她震惊、痛心!怎么也无法理解:这么好的大法、这么伟大的师父、这么善良的大法弟子,怎么会被中央部份当权者操纵媒体铺天盖地地诽谤、诬陷。她一刻也不能等,马上与同修一行五人到北京中央信访办反映真实情况。谁知江xx的警察连听几句真话的胆量都没有,非法把他们抓了起来。她祥和地问:“我来讲真话错在哪里?”回答她的是毒打和手铐。李梅还是微笑着向打她的恶警劝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回来后拘留15天进“洗脑班”。从洗脑班一出来,她只吃了一顿午饭,下午又步行踏上去北京的路。她始终怀着一个善良的愿望:真的假不了,一定要尽快向政府讲清事实真相,还师父和大法清白。

走了两天,脚虽然痛,她仍然坚持连夜赶路。在铁路边,碰上两个妇女,问她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家为什么赶夜路?她如实讲出心里话。好心的大嫂劝她住下,第二天再走。可是,她总惦记着去北京早点讲清真相,哪能睡踏实呢?凌晨3点就起了床,留下她身上唯一的值钱物——毛裤,作为给房东的饭钱和住宿费,又悄悄上路了。两位妇女醒来,感动得立即骑车追上她,问明她的住址、电话,又立刻给她姐姐挂电话。姐姐李军接回了她说:“要上北京咱们一起走,总比你身无分文一个人好。”几天后,除老爸看家外,全家五口都相继去了北京。但是她们一家善良的愿望---慈母无私的期盼、幼儿纯真的童心,都被江xx一伙欺凌、亵渎。恶警把她全家关进了“洗脑班”。

出来后,2000年4月,李梅在外面炼功,又被恶警抓捕、拘留。她终于悟到:邪恶是不会发善心的!只有正法,才能破除邪恶!以后的行动证明,她确实是按照师父的要求:“用正念正视恶人。”“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从拘留所放回家的第二天,她又立即去北京“破除邪恶、讲清真相”(《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料在蚌埠做横幅时,被坏人告密,又被非法关进了劳教所。她坚持炼功,恶警给她戴上手铐铐在床上,全身叮满了蚊子,犯人都不忍看下去,给她悄悄点上蚊香。白天,逼着她干脏活累活,还用各种残忍、卑鄙的手段强逼她骂师父,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不写就不准家人探视。大年初三下大雪,妈妈、姐姐冒着大雪去看她,遭到恶警拒绝。姐姐堂堂正正问管教:“你们三番五次不准见面,到底是什么原因?有什么理由?”每月两次探视是法定的,你们为什么执法犯法?只有一个解释:李梅受到了你们的迫害、折磨,你们怕我们看到你们践踏人权的罪行!恶警恼羞成怒:“你别在这里讲人权!我们这里没有人权可讲,告诉你,李梅正在被严管,整天有两个人看着,谁也不许见。”赤裸裸地暴露了江xx一伙国家恐怖主义的嘴脸。

到了初九下午,警察突然通知家人,说李梅在105医院。家人上了公安的车去看女儿,车却开到了殡仪馆。这时才告诉家人说李梅“跳楼自杀”,马上火化。妈妈质问:“你们不是严管吗?整天有人看着,怎么能跳楼呢?”坚持不准马上火化,必须有法医鉴定,要亲属都到现场!公安再也无法搪塞,只好同意。但是,由省长亲自指挥公安厅长用几十部警车强行封锁了殡仪馆,所有人特别是大法弟子不准入内,连亲属进门都要严厉盘问。据说李梅是早晨6:05分停止呼吸的,到了晚上9:00姐姐买来衣服给她换时,遗体已经在数九寒冬里停放了15个小时,但是一摸身体,还热乎乎的,象睡熟了一样。姐姐惊呼:“人还没死,身上还热,怎么能火化?!”亲属们上前去摸,果然还有体温,悲愤地问公安:“难道现在连活人也火化吗!你们自己摸摸。”女管教一脸不信的神情,把手伸过一摸,突然象触电一样缩了回去,惊恐得声音都发颤了:“真是热的!”说着,都躲进一间屋里不出来了。难道《窦娥冤》六月飞雪的事又出现了?姐姐和亲属抓紧这个空当仔细察看李梅的遗体,终于发现下巴有一道两寸多长的裂口,缝伤口的线还没拆呢,已经千巴了;肚子上有好几个烟头大的点。在场的人都流下泪来,有的泣不成声。哭泣声中,忽然有人低沉地喊着:“天理昭昭!天理昭昭!……”一声声扣击着人们的心。八百年前岳飞临终奋笔写下了“天日昭昭!……”八百年后在合肥这个小小的殡仪馆里又响起了“天理昭昭!”的呼喊,这绝不是巧合!姐姐抬起头来:“都看清楚了,这就是邪魔害死大法弟子的铁证!也是梅死后15个小时身体不凉的原因。妹妹放心吧,你没做完的我们接着做!”

再说姐姐李军。她回家头一件事就是将李梅被抓遭迫害的事实、亲属在殡仪馆查看伤口、伤痕的真相以及梅身上留下被折磨致死的铁证,全部都记录下来,向全世界披露江xx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而同时,邪恶之徒都慌了手脚,做贼心虚,它们怕亲属把看到的真相讲出去,于是把罪恶之手伸向李军一家,妄图恐吓乃至杀人灭口。但是邪恶扑了个空,李军夫妇已经抢先一步离家出走来到上海,并且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住了下来。他们一边打工一边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APEC会议在上海召开了。江xx从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回更是全力防范老百姓,生怕在各国首脑面前揭了它的老底,于是亲自指挥,反复拉网,挨户清查,人人过筛,恨不得把上海变成一座空城。李军夫妇没有退缩,他们想抓紧这难得的机会多做讲真相工作。结果在一次讲真相活动中双双被恶警抓捕,分别关进了监狱。

李军因为披露妹妹被迫害致死的真相,被邪恶之徒视为眼中钉,这回终于有了发泄私愤的机会了,可想而之,她在狱中受到何等的摧残和折磨。果然,不久传来消息,说是李军肝炎病重住院。接触过李军的人,特别是她的亲人和大法弟子都很清楚:李军非常健康,更本没有任何病。我们的弟子回忆到:离开合肥时,李军胖乎乎的,脸色红润,充满活力。为什么到上海不久,就突然得了“肝炎”,并且“病重住院”呢?还没等亲人看她,又传来消息,已把“病危”的李军转到合肥传染病医院。亲人们好不容易见到她,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于2001年12月初去世。到底是什么“病”能这么快夺取李军坚强而健康的生命?人们心里明白:李军和妹妹一样,也是被江xx一伙邪恶之徒折磨死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善恶到头终有报!大法弟子李军被虐杀的内情一定会被揭露出来,公诸于世。那些没人性的邪恶之徒一定会得到它们应得的报应:这一天就快要来临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4/1771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5/22612.html

2001-07-04: 从99年起陆续被抓进女教所的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4、5个其它劳教人员监管。吃饭、干活、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不许与其他弟子交谈,大法弟子只要一炼功、背法,就会遭到种种毒打、折磨。1、被监管人员狠打,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有的头发被拽掉一大片,阜阳弟子范文芳就是其中之一。2、被劳教所恶警用电棍电。3、被铐,站着反手铐在床帮上,有的被铐吊在窗棱上,有的被铐在厕所里,一铐就是几天,满身、满脸都爬满了蚊子,黑压压一片,看不见一块完好的皮肤,不给睡觉,最后腿脚都肿的老粗,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梅就这样被折磨过。4、被关小号。5、送往戒毒所,不去就抬着去。6、如果大法弟子绝食,就强行灌食,一口接一口,让人气都喘不上来,有的弟子差点窒息。凡是今年被抓进女教所的大法弟子都分散地分在各个大队,然后,恶警们就派那些毒瘤们用邪悟对弟子进行强制洗脑。中午不给睡觉,晚上12点才给睡觉。一天只睡6个小时,从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也不让家人及亲人探视,一个月只给40元菜卡,10元大帐。有些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十分坚定,无论别人怎么说,也不动心,坚信大法,决不动摇。大法弟子李德霞近半年了没写一个字,也不说话。结果监管人员就用针往她的手指甲里戳,她痛得双手颤抖也不屈服。

2001-03-31: 谋杀大法弟子李梅的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犯罪事实简录
安徽大法弟子李梅被关押于省女子劳教所期间,以坚强的意志承受了劳教所的种种非人的摧残,直至被迫害致死。她的悲惨遭遇催人泪下,她对大法的坚定令人肃然起敬。以下是李梅狱中难友的回忆片段:

片段一:2000年6月晚11点多钟,全队从车间干完活回到住处,在门口李梅因等时没有踏步,被一姓林的管教留下,将其铐在楼梯下的小矮屋内的窗户栏上,李梅的两胳膊、两腿全部被蚊虫叮满,连值班的犯人都不忍看,偷偷的在身后点了盘蚊香。到下半夜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李梅的手自动从手铐中脱出。

片段二:李梅在房口炼功,被值班的管教发现,拳打脚踢还不够,又拽着头往墙上撞,又将其捆绑起来。这样的事在这里已是司空见惯了。

片段三:一天,姓邓的管教逼她说自己是犯人,是有罪的,李梅坚持说自己是炼功人,就用电棍电嘴,但她仍坚持不说。

片段四:李梅被关后,身上没有一分钱,不让家人探视,4个多月后的一天,她姐第一次从家中来探视,管教只让她远远地从小门口看了一眼,并提出只要骂师父就让她见。但她坚持不骂,没见成。

2001-03-29: 安徽女子劳教所中部份被劳教学员名单
合肥:胡国华 李松 方斯英 王德贤 时长英 丁子清 杨依林 孙金平 胡晓庆 刘德华 李云珍 赵荣花 李玉珍 孙婵 张淑英 周爱凤 蒋茂春 陈玲 苏世珍 徐婉 王秀远 党丽卿 窦梦丽 邬立芳 李群 魏开芝 孙侠 甘章梅 宋红 徐琴 汪运珍 王月英 李士英 陈再兰 刘明芝 许翠华 卢锦容 吴晓华 梅婷 纪广雄 李忠兰 涂修凤 张传慈 芦道珍 曹耀秀 陶浦珠 黄桂芝 王皖玲 刘小妹 纪广英 马侠 余美秀 裴契云 张瑞琳 田中凤 夏纪珍 张兰萍 吴伟明 陈天霞 柏云 李梅(已被迫害致死) 张玉书 丁奇志

2001-03-28: 李梅(Li, Mei),女,28岁,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性格开朗,身体健康。李梅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6月被抓進肥东看守所,后抓至合肥女子劳教所。关押期间被残酷迫害,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不治逝世。

公安编造谎言,通知家属说李梅跳楼于2001年2月1日上午6点身亡。2月1日下午家属被通知去探视尸体时,不准带照相机及摄影机。家属发现尸体还有余温,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满棉花。法医只念死亡证书,没有说明死因。唯恐真相外泄,被发现迫害之证据,安徽省副省长在现场强调一定要火化,公安、政法委、政法官员等均强调一定要火化。火化时,大批公安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進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政策指引下,恐怕世上又要多一个被以“自杀”结论送终的人了。可悲的中国。

2001-03-27: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梅的亲属给原单位领导的一封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7/9393.html

2001-03-27: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梅的亲属给原单位领导的一封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7/9393.html

2001-02-10: 我们的李梅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10/7910.html

2001-02-09: 世界日报:香港民运中心称又有七名学员被迫害丧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9/7881.html

2001-02-09: 自由亚洲电台:又有7名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被打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9/7875.html

2001-02-08: 法新社:又有七名法轮功追随者死于中国拘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8/7851.html

2001-02-03: 李梅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6月被抓进肥东看守所,后抓至合肥女子劳教所。关押期间被残酷迫害,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不治逝世。

公安编造谎言,通知家属说李梅跳楼,于2001年2月1日上午6点身亡。2月1日下午家属被通知去探视尸体时,不准带照相机及摄影机。家属发现尸体还有余温,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满棉花。法医只念死亡证书,没有说明死因。唯恐真相外泄,被发现迫害之证据,安徽省副省长在现场强调一定要火化,公安、政法委、政法官员等均强调一定要火化。火化时,大批公安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进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政策指引下,恐怕世上又要多一个被以“自杀”结论送终的人了。可悲的中国。

合肥女子劳教所其余被关押的学员处境仍十分恶劣。

2001-02-03: 安徽女弟子李梅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3/7638.html

2001-02-02: 合肥大法弟子李梅,女,28岁,性格开朗,身体健康。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6月左右被送到安徽省女劳动教养管理所(在合肥市)非法关押。在教养所里仍然坚持修炼,承受了各种苦难!从10月起,就被调至严管(女劳动教养管理所有宽管、普管、严管三种方式),情况非常恶劣,直至被迫害死亡。

1月26日,本来是家属接见的日子,但所有接见的家属都被告知今天合肥的家属一律不准接见,让外地的家属接见。但令人不解的是,当天是大年初三,而且那几天连绵阴雨,年初二全省普降大雪,又恰逢春运,下雪路滑,可以说外地的家属来合肥接见,连车都很难坐上,更不要说来接见了。1月29日(或30日),李梅的父亲被单位用车从一百多里的老家连夜接回,家都没让回,直接被送到单位的招待所,并留人陪护;李梅的母亲被政法委接走。他们分别被告之“你们要挺住”,意思是李梅现在情况危急。李梅的家人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1月31日下午(或傍晚)他们被通知到解放军105医院看望女儿。去看的时候,李梅的家人被团团围住,不准靠近李梅李梅的身体被被子盖住,只能看见头部。鼻子、嘴角、耳朵隐隐可见血迹,面部有淤伤,脖子围着纱布!据医生介绍,李梅已经大脑萎缩,内脏器官功能衰竭,只剩下微弱的心跳!医生说他们会尽力抢救,但情况不容乐观。2001年2月1日, 李梅不治离开人世。

因劳教所内部情况封锁严密,具体发生什么,难以得知。在邪恶之徒炮制天安门自焚事件,在全世界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时候,这一笔血债又让富有正义感的人们清醒地认识到,到底是谁在残害生命,践踏人权!在所谓的“耐心、细致的工作和仁至义尽的帮助下”,尽发生如此惨剧!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各级政府和组织的“亲切关怀”,只不过是青面獠牙脸上的一张画皮罢了!

2001-02-02: 合肥大法弟子李梅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570.html

合肥市联系资料(区号: 551)

2020-11-26: 国保大队大队长任绵辉电话:18815653110
参与骚扰人员有包河区公安分局、包河区国保大队、街道。

2020-11-05: 合肥市骆岗派出所 55163366010 55163414574
所长 刘毅
陈祥顺 18815653321 18110962188 警号 004176
地址 包河花园径1号 邮政编码 230051

2020-10-20:
姚军,瑶海分局局长(兼瑶海区副区长)
刘世谦,政委,座机0551-66262802,手机18905510618
李新明,副局长,6626280313909697916
王宏乐,副局长,6626280413605518521
陈恩毅,纪委书记,6626280513956005060
余强华,副局长,6626280613855109197,分管迫害法轮功
章政,政治处主任,6626280713805515497
马晶,副局长,6626280818905512447

国保大队
桑俊松,大队长,6626286913955171607
许家成,教导员,6626286513855199925
李万山,副大队长,6626286513805516657
祖金平,副大队长,6626286913696528098

2020-09-02:
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合肥市政务文化新区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邮编:230071)
电话:055163533330
印制:安徽新华印刷股份有限公司 电话:055165859178

2020-06-17:合肥市高新派出所
合肥市海关路12号,0551-6531000865325301

2020-05-30: 井岗派出所,地址:合肥市蜀山区山湖路1号,邮编:230031
电话:0551-653806756538085262693615
所长李春生
蜀山区检察院,地址:合肥市井岗路1100号
李卫华63503473

2020-05-11: 合肥市双岗派出所具体经办人范昌青18815652235,警号00438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51)

安徽省公安厅
办公室:0551-2801201 0551-2801299
0551-2801298
热线: 0551-2823110
信访科: 0551-2801215

安徽省劳教局,
办公室:0551-2813594 0551-2846412
管理处:0551-2812215

安徽省女劳动教养管理所
办公室:0551-5312701
书记:  0551-5315700
监管室:0551-5313254
所长:  0551-5315739
管理所一大队:0551-5310372
管理所二大队:0551-5310305
管理所三大队:0551-5315514
管理所四大队:0551-5310308
(现在大法弟子主要关押在管理所二大队)
安徽省解放军105医院,总机:0551-514112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