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安徽 >> 合肥市 >> 李梅, 女, 28

李梅
安徽省合肥市李梅因修炼被抓進肥东看守所,及合肥女子劳教所。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逝世 ,姐姐李军也于同年被迫害致死
个人情况: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军的妹妹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安徽省合肥市
拘留时间: 2000年6月
有关恶人: 邓祖霞、周鸣凤、陈晓林、林芸、马丰萍、陈洁、张冬兰、潘磊、盛股长(二大队,名字不详)、黄股长(二大队,名字不详)、刘科长(所部管理科)、李政委(所部)等。
个人近况: 2001年2月1日 迫害致死 (2003-03-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3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军(女) 李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5-02:合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
一、李梅——合肥第一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李梅,28岁,是合肥市一位性格开朗的法轮功学员。她1996年得法。通过修炼使原先体弱气喘等毛病都不治而愈,身体一直显得非常健康。

1999年11月,李梅第一次到北京上访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仅一天,又徒步到北京,准备一路讲清法轮功真相,最后再到北京上访。2天后被拦回。未隔多久,1999年12月,李梅又和她的姐姐一起到北京上访。后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又被送进所谓的“学习班”直至农历新年。2000年4月李梅因在外炼功,再次被非法关押15天。2000年4月,李梅为在天安门告诉世人真相,踏上她的第四次上访之路。在定做真相条幅时,被不分善恶的店主出卖,又被非法关押十几天。2000年6月被抓进肥东看守所,后抓至合肥女子劳教所,被残酷迫害,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

合肥警察编造谎言,通知家属说李梅跳楼,于2001年2月1日上午6点“身亡”。2月1日下午家属被通知去探视尸体时,不准带照相机及摄影机。家属发现尸体还有余温,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满棉花。法医只念死亡证书,没有说明死因。唯恐真相外泄,被发现迫害之证据,安徽省副省长在现场强调一定要火化,警察、政法委、政法官员等均强调一定要火化。火化时,大批警察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进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合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72757.html

2009-02-09: 安徽省女子劳动教养所恶人
安徽省女子劳动教养所自1999年720关押迫害大法弟子以来,一直在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邓祖霞、周鸣凤、陈晓林、林芸、马丰萍、陈洁、张冬兰、潘磊、盛股长(二大队,名字不详)、黄股长(二大队,名字不详)、刘科长(所部管理科)、李政委(所部)等。11年来,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2001年正月初七,年轻的李梅(合肥市大法弟子)被他们迫害坠楼身亡,多少大法弟子健康的进去,带着伤残出来,请求把这12个双手沾有大法弟子血迹的恶警上恶人榜(有些恶警已经调走,在此不列其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058.html

2002-01-05: 被迫害致死的安徽大法弟子李梅、李军的故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5/22612.html

2001-03-28: 李梅(Li, Mei),女,28岁,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性格开朗,身体健康。李梅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6月被抓進肥东看守所,后抓至合肥女子劳教所。关押期间被残酷迫害,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不治逝世。

公安编造谎言,通知家属说李梅跳楼于2001年2月1日上午6点身亡。2月1日下午家属被通知去探视尸体时,不准带照相机及摄影机。家属发现尸体还有余温,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满棉花。法医只念死亡证书,没有说明死因。唯恐真相外泄,被发现迫害之证据,安徽省副省长在现场强调一定要火化,公安、政法委、政法官员等均强调一定要火化。火化时,大批公安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進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政策指引下,恐怕世上又要多一个被以“自杀”结论送终的人了。可悲的中国。

2002-02-10: 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正邪即将分明之时,为了世人有美好未来,为了善良在人们心中永存而不懈努力的法轮大法修炼弟子李梅,在邪恶的迫害与折磨下,于2001年2月1日6时5分(政府的消息),离开了这多灾多难的人间。她多么想再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

李梅今年刚满28岁,96年得法。通过修炼原先体弱气喘等毛病都不治而愈。心境也变得开朗起来。李梅用自己的亲身言行来证实大法给她带来变化。在单位里,打水、扫地、干杂活等都不是她的本职工作,她也干的快快乐乐,主动要求拿厂里最少的奖金。在厂要有人下岗时,主动下岗,把岗位让给别人。处处都体现出为他人着想,处处都闪耀着一个大法粒子的光芒。

当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时,李梅那颗纯洁而赤诚的心怎能让师父的清白、宇宙大法的庄严在世间遭受如此的千古奇冤,怎能让被蒙蔽的世人因为对大法的恶念而走向不归路。善良的李梅踏上了卫护大法,救度世人的大道。一次又一次的到北京上访,要用那颗纯洁的心向政府表明大法弟子是善良的,他们这样对待大法是不对的。

第一次上访,99年11月,李梅到北京上访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仅一天,又徒步到北京,准备一路讲清真相,最后再到北京上访。2天后被拦回。未隔多久,99年12月,李梅又和她的姐姐一起到北京上访。后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又被送进所谓的“学习班”直至春节。2000年4月李梅因在外炼功,再次被非法关押15天。2000年4月,李梅为在天安门告诉世人真相,踏上她的第四次上访之路。在定做条幅时,被不分善恶的店主出卖,又被非法关押十几天。然后又转至合肥轮胎厂“学习班”。绝食9天后,因为转化无效,李梅被直接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至2001年2月1日被迫害致死。

李梅在劳教所里面,由于她坚修大法,揭露邪恶,丧心病狂的邪恶之徒对她进行了种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不背所规,就将双手反铐在双层的床上,只能双脚尖着地。发现炼功就罚站一天。管教不仅自己辱骂,还组织犯人对她进行精神折磨,不准她和别人交谈,孤立她。经历了一系列的非人的折磨后。由于坚修大法,在劳教所的大多数的日子都在严管之中。每天24小时都有2个犯人形影不离的监视她,晚上12点以后才可以睡觉,吃饭最迟最少。但八千里雷霆都动不了李梅的金刚正念。

2001年春节的大年初三,李梅的家人去探监,但劳教所却不准。和管教科的王科长进行交涉,女管教编出各种理由不让探监。李梅的家人问:“今天不是探监日吗?家人不是有探监权吗?李梅是个非常纯洁的姑娘,在厂里面主动将岗位让给他人,这样的好人为什么要关而且还不让探监。”女管教几近疯狂的叫嚷到:“不要跟我讲人权,这里没有人权;也不要跟我讲善恶,我分不清。”天啊!连善恶不分的人会把人带向何方!?这难道就是中国政府所标榜的“象医生对待病人、象家人对待孩子”一样的“教育转化”吗?在毫无人性的管教面前,李梅的家人无奈地含泪而去。他们发自内心痛楚地呼唤,李梅啊!你在里面遭到怎样非人的折磨,才使他们不敢让我们见面,李梅啊!你一定要活到善恶分明的那一天。

可邪恶怎能不迫害正的、善的呢?2001年春节初七的那一天,李梅的父亲被单位从老家连夜接回,告诉李梅父亲李梅快不行了。李梅的父亲要求见女儿,但单位要求其一切听从领导的安排。而李梅的母亲不知去向(后在105医院见到)。到下午,李梅的家人才被拉到解放军105医院急诊科。据医生介绍,李梅已经大脑萎缩,内脏器官功能衰竭,只剩下微弱的心跳。当家人来见李梅时,警察设置重重阻挡,严密控制。只准一个一个进去探望,还被要求换衣服,看的时候,李梅的家每个人的两只手都被架着,只许远远的看。连医生见到如此的“严密措施”都感到十分惊讶。李梅的家人只看到李梅脸浮肿,七窍流血,脖子被白纱布缠着,脖子以下被被子盖住。看完后,李梅的家人被带到单位招待所,不准回家,在抗议后才准回家。

第二天初九下午省市610办公室(专门对付法轮功的邪恶机构)、政法委、公安局、管教所、街道的一大群人把李梅的家人叫去,说李梅早晨6点走了,现在到医院见最后一面。但一上车就被直接送到殡仪馆。因为家人从头到尾感到都是骗局,就向政法委、公安局、管教所、街道等几十人要求对死因要有详细的说明,法医鉴定(这不是要求、是人的权力)。这些没有良知的人反而人面兽心地要李梅的家人遵守:不准拍照、摄像、录音,骨灰要放在劳教所里。不然要强行火化,不让家人见面。李梅家人为了见李梅最后一面,被迫答应。但坚持要把骨灰带回家。是啊!李梅生前受你们的折磨还不够,死后邪恶还想再迫害她吗?

在家人给李梅换衣服时,发现李梅的体温还热。李梅当时穿的衣服非常单薄。初九仍然是寒风凛冽,从上午6点到下午6点近12个小时,怎么可能还有体温呢?难道李梅没去世就被带到殡仪馆?!李梅的父亲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痛苦,向他们质问道:“为什么李梅的身体还是热的!活生生的人你们不抢救,却把她送到殡仪馆来,你们良心何在?”可这群丧心病狂的人不但不惭愧,还暗暗窃笑。李梅的父亲呐喊到:“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正义感!还认为自己的血在流的话,你们都可以来摸一摸是不是热的。”可当时几十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来摸一下,都纷纷躲开。只留下还有体温的李梅和她的家人。老人向天呐喊到:“你们和当年日本人杀中国人、强奸中国妇女时在旁边看热闹的中国人有何区别!”老人流出了悲愤的泪水。这时才有两个人来摸了下李梅的身体,说李梅的身体真有体温。终于有人证实了这点。这时李梅的家人发现李梅七窍都被塞上棉花,后脑勺都是血,整个背部都有出血点,腿部畸形。最后李梅的家人只草草的看了李梅一眼,就被警察强行送回家。

李梅就这样走了,甚至在亲人都没有机会多看一眼的情况下,就匆匆而去。一个心地纯洁、身体健康的李梅在地狱般的女教所饱经折磨后离开我们。为什么不让家人探监?为什么“死后”十几小时后还有体温?为什么从头到尾都对李梅家人欺骗?为什么要匆匆火化?李梅火化前,据内部人士介绍,王昭耀副省长、安徽公安厅厅长、安徽司法厅厅长、劳教局局长、省市610办公室的负责人坐镇殡仪馆,他们想掩盖什么?又在指挥什么?

邪恶最怕见光,正义终究有一天会得到伸张。在全国满天飞舞“天安门自焚”的谎言下,李梅的死让善良的人们清醒地认识到是谁在“残害生命,践踏人权”。认清了邪恶之徒的丑恶嘴脸,李梅用自己的生命唤醒了人们沉睡的良知!

李梅,放心地走吧!你在人世未了的心愿,亿万大法弟子会替你了却。放心吧!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就要到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10/7910.html

2001-02-03: 李梅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6月被抓进肥东看守所,后抓至合肥女子劳教所。关押期间被残酷迫害,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不治逝世。

公安编造谎言,通知家属说李梅跳楼,于2001年2月1日上午6点身亡。2月1日下午家属被通知去探视尸体时,不准带照相机及摄影机。家属发现尸体还有余温,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满棉花。法医只念死亡证书,没有说明死因。唯恐真相外泄,被发现迫害之证据,安徽省副省长在现场强调一定要火化,公安、政法委、政法官员等均强调一定要火化。火化时,大批公安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进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政策指引下,恐怕世上又要多一个被以“自杀”结论送终的人了。可悲的中国。

合肥女子劳教所其余被关押的学员处境仍十分恶劣。

2001-02-02: 合肥大法弟子李梅,女,28岁,性格开朗,身体健康。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6月左右被送到安徽省女劳动教养管理所(在合肥市)非法关押。在教养所里仍然坚持修炼,承受了各种苦难!从10月起,就被调至严管(女劳动教养管理所有宽管、普管、严管三种方式),情况非常恶劣,直至被迫害死亡。

1月26日,本来是家属接见的日子,但所有接见的家属都被告知今天合肥的家属一律不准接见,让外地的家属接见。但令人不解的是,当天是大年初三,而且那几天连绵阴雨,年初二全省普降大雪,又恰逢春运,下雪路滑,可以说外地的家属来合肥接见,连车都很难坐上,更不要说来接见了。1月29日(或30日),李梅的父亲被单位用车从一百多里的老家连夜接回,家都没让回,直接被送到单位的招待所,并留人陪护;李梅的母亲被政法委接走。他们分别被告之“你们要挺住”,意思是李梅现在情况危急。李梅的家人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1月31日下午(或傍晚)他们被通知到解放军105医院看望女儿。去看的时候,李梅的家人被团团围住,不准靠近李梅李梅的身体被被子盖住,只能看见头部。鼻子、嘴角、耳朵隐隐可见血迹,面部有淤伤,脖子围着纱布!据医生介绍,李梅已经大脑萎缩,内脏器官功能衰竭,只剩下微弱的心跳!医生说他们会尽力抢救,但情况不容乐观。2001年2月1日, 李梅不治离开人世。

因劳教所内部情况封锁严密,具体发生什么,难以得知。在邪恶之徒炮制天安门自焚事件,在全世界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时候,这一笔血债又让富有正义感的人们清醒地认识到,到底是谁在残害生命,践踏人权!在所谓的“耐心、细致的工作和仁至义尽的帮助下”,尽发生如此惨剧!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各级政府和组织的“亲切关怀”,只不过是青面獠牙脸上的一张画皮罢了!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梅的亲属给原单位领导的一封信

我们的李梅走了

世界日报:香港民运中心称又有七名学员被迫害丧命

自由亚洲电台:又有7名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被打致死

法新社:又有七名法轮功追随者死于中国拘押

安徽女弟子李梅被迫害致死

合肥大法弟子李梅被迫害致死



2001-07-04: 从99年起陆续被抓进女教所的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4、5个其它劳教人员监管。吃饭、干活、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不许与其他弟子交谈,大法弟子只要一炼功、背法,就会遭到种种毒打、折磨。1、被监管人员狠打,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有的头发被拽掉一大片,阜阳弟子范文芳就是其中之一。2、被劳教所恶警用电棍电。3、被铐,站着反手铐在床帮上,有的被铐吊在窗棱上,有的被铐在厕所里,一铐就是几天,满身、满脸都爬满了蚊子,黑压压一片,看不见一块完好的皮肤,不给睡觉,最后腿脚都肿的老粗,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梅就这样被折磨过。4、被关小号。5、送往戒毒所,不去就抬着去。6、如果大法弟子绝食,就强行灌食,一口接一口,让人气都喘不上来,有的弟子差点窒息。凡是今年被抓进女教所的大法弟子都分散地分在各个大队,然后,恶警们就派那些毒瘤们用邪悟对弟子进行强制洗脑。中午不给睡觉,晚上12点才给睡觉。一天只睡6个小时,从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也不让家人及亲人探视,一个月只给40元菜卡,10元大帐。有些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十分坚定,无论别人怎么说,也不动心,坚信大法,决不动摇。大法弟子李德霞近半年了没写一个字,也不说话。结果监管人员就用针往她的手指甲里戳,她痛得双手颤抖也不屈服。

2001-03-31: 谋杀大法弟子李梅的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犯罪事实简录
安徽大法弟子李梅被关押于省女子劳教所期间,以坚强的意志承受了劳教所的种种非人的摧残,直至被迫害致死。她的悲惨遭遇催人泪下,她对大法的坚定令人肃然起敬。以下是李梅狱中难友的回忆片段:

片段一:2000年6月晚11点多钟,全队从车间干完活回到住处,在门口李梅因等时没有踏步,被一姓林的管教留下,将其铐在楼梯下的小矮屋内的窗户栏上,李梅的两胳膊、两腿全部被蚊虫叮满,连值班的犯人都不忍看,偷偷的在身后点了盘蚊香。到下半夜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李梅的手自动从手铐中脱出。

片段二:李梅在房口炼功,被值班的管教发现,拳打脚踢还不够,又拽着头往墙上撞,又将其捆绑起来。这样的事在这里已是司空见惯了。

片段三:一天,姓邓的管教逼她说自己是犯人,是有罪的,李梅坚持说自己是炼功人,就用电棍电嘴,但她仍坚持不说。

片段四:李梅被关后,身上没有一分钱,不让家人探视,4个多月后的一天,她姐第一次从家中来探视,管教只让她远远地从小门口看了一眼,并提出只要骂师父就让她见。但她坚持不骂,没见成。

2001-03-29: 安徽女子劳教所中部份被劳教学员名单
合肥:胡国华 李松 方斯英 王德贤 时长英 丁子清 杨依林 孙金平 胡晓庆 刘德华 李云珍 赵荣花 李玉珍 孙婵 张淑英 周爱凤 蒋茂春 陈玲 苏世珍 徐婉 王秀远 党丽卿 窦梦丽 邬立芳 李群 魏开芝 孙侠 甘章梅 宋红 徐琴 汪运珍 王月英 李士英 陈再兰 刘明芝 许翠华 卢锦容 吴晓华 梅婷 纪广雄 李忠兰 涂修凤 张传慈 芦道珍 曹耀秀 陶浦珠 黄桂芝 王皖玲 刘小妹 纪广英 马侠 余美秀 裴契云 张瑞琳 田中凤 夏纪珍 张兰萍 吴伟明 陈天霞 柏云 李梅(已被迫害致死) 张玉书 丁奇志

2001-03-27: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梅的亲属给原单位领导的一封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7/9393.html

合肥市联系资料(区号: 551)

2019-02-14: 一审相关责任人:
审判长:吴小水,0551-6535780218956030807
主审法官:倪娜,6535776318956031070
公诉人是蜀山区检察院的李卫华,63503473

蜀山区法院地址:合肥市井岗路1100号(红皖家园对面),井岗路靠北的一侧,万泽路和枫林路之间。
市区可乘坐地铁一号线到大蜀山站下车,再转公交车650或657路到枫井路口站下车,查案电话:12368,合肥区号0551

院长:江华,6535775818919651766
副院长:朱加强,6535779918956030799
纪检组长:徐勤,6535785818956030771
副院长:杨明凤,6535777918956030808
副院长:朱传年,6535777018956030798
政治处主任:丁文杰,6535779218956030768
执行局局长:许明琦,6535775318956030766

立案庭:庭长王翊 65357750 王冬梅,6535775118956030713 王皓,6535775018956030825
刑庭:查案电话 65357783
庭长:杜卫根,6535778018956030718
副庭长:戴文燕,6535778118956030806
副庭长:季俊峰,6535778318956030751
法官:
孙钰,6535778218956039772
倪娜,6535776318956031070
郑宇,6535778118956030781
黄从梅,6535778318956030805
张玮,6535778218956030729
李元,65357781,,18956039320

民一庭:查案电话 65357813 周玉玲庭长 65357760 宁晓燕副庭长 65357817 谢静筠法官 65357827 陈锡庆法官 65357773 朱广宇法官65357819 占峰法官 65357761 朱静法官 6535776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51)

安徽省公安厅
办公室:0551-2801201 0551-2801299
0551-2801298
热线: 0551-2823110
信访科: 0551-2801215

安徽省劳教局,
办公室:0551-2813594 0551-2846412
管理处:0551-2812215

安徽省女劳动教养管理所
办公室:0551-5312701
书记:  0551-5315700
监管室:0551-5313254
所长:  0551-5315739
管理所一大队:0551-5310372
管理所二大队:0551-5310305
管理所三大队:0551-5315514
管理所四大队:0551-5310308
(现在大法弟子主要关押在管理所二大队)
安徽省解放军105医院,总机:0551-514112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