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白山市(浑江市) >> 王艳, 女, 22

个人情况: 吉林农垦特产专科学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白山市江源县砟子镇
拘留时间: 2004年9月29日
迫害情况: 多次被抓,并被校方开除,在劳教所共呆了三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6-14:吉林省白城市中级法院践踏法律 维持冤判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吉林省白城市中级法院践踏法律,维持大安市法院对三名大安市法轮功学员的一审非法判刑(地级白城市辖管县级大安市)。

法轮功学员纪辉被非法判刑四年,五月末被劫持到吉林市监狱;纪辉所开的车仍然被非法扣押在大安市公安局。

岳红梅被非法判刑四年,五月末被劫持到吉林省第一女子监狱(在小合隆,离长春一站地)。

王艳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六月初被劫持到监狱。

至此,大安政法委、公检法和白城法院的法官再一次沦为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法庭被 “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法西斯盖世太保组织)操控,法官参与迫害法轮功、公然践踏宪法和法律。

事情的详细经过如下:

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吉林省大安市法轮功学员王艳、纪辉、岳红梅等去农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乐胜乡长源村五家户屯村民孟庆富和其舅许品有、王喜权诬告至村邪党书记王军,王军打电话报警,并指挥不明真相村民李占宇开车堵截法轮功学员,村民初廷辉等协助乐胜乡派出所和大安市国保大队陈亚民、刘玉明、穆子净等恶警绑架劫持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分别非法关押在大安、洮南、通榆看守所。

三月六日批捕,所谓案子被移送检察院,检察院的李春波、李永军、曲武、吴洁冰、李平是办案人员。北京律师到检察院调阅案卷,李永军阻挡律师阅卷。四月七日将案卷偷偷转到法院,由刑事庭长孙守航负责。

同时,在四月十五日开始,吉林省610、大安610恶徒刘永波伙同国保大队隋彦龙、牟子净等多次到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洗脑迫害,让其认罪,逼迫写五书(“揭批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批判书”),并恐吓说:如果不“转化”,就判无期徒刑后,送到没有人烟的地方,与世隔绝,每天站在两寸深的水里生产石灰,就是死了也没人知道。法轮功学员不为所动,坚决的抵制。610不法之徒给大安法院施压,强令法官孙守航重判三名法轮功学员。

四月二十三日,大安市法院在不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偷偷开庭,因证据不足就把300左右份资料,拆开算成了1200多份,一个“福”字也算一份,法院在610恶头目王德新、刘永波坐镇指挥下,诬陷说他们不认罪、不“转化”、态度不好,非法诬判被绑架的纪辉、岳红梅四年、王艳四年零六个月。

法轮功学员散发真相材料是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权利,也是在维护其他民众的知情权,散发的资料越多越好,不仅无罪,反而应该受到褒奖。他们当然不会认罪!

四月二十五日北京律师惊闻此消息后,赶到看守所见当事人,看守所不让见,推脱说:隋彦龙(大安国保大队长)和政法委610王德新、刘永波不让见。律师随即找到办案单位法院刑事庭长孙守航,孙心虚有鬼,面对面就说自己不是孙守航,不敢承认自己是孙守航,一个刑事庭的庭长做到这种程度,真是可悲!要不是干了伤天害理犯法的事,为什么不敢面对律师?

北京律师从看守所先后找到法院、检察院、信访办等,全都推说找政法委(610)。在做贼心虚的大安市政法委书记王德新授意下,律师受到刁难、阻挡和各部门互相推诿,最终无法见到当事人。

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全都坚决反对这种践踏人权的迫害,提出上诉。律师也提出向白城中级法院上诉,希望着白城中院能够维护法律尊严、伸张正义。

但是,五月十七日白城市中级法院践踏法律助纣为虐,驳回法轮功学员的上诉,维持冤判。

五月末,法轮功学员纪辉被劫持到吉林市监狱(具体地址不详);小岳被劫持到吉林省第一女子监狱(在小合隆,离长春一站地)。六月初王艳被劫持到长春监狱(具体地址不详)迫害。

在此提醒所有的公检法人员:如今江泽民等元凶大势已去,行将就木,同时面临国际上众多的起诉;政法委也是分崩离析,等待它们的是清算和严惩,何况下面被层层利用的地方“六一零”和更下面的各级公检法人员呢?

唯一的出路就是明辨是非、认清中共邪党的真面目,看到天灭中共近在眼前,退出中共邪党,解体中共邪党;守住良知,主动地多了解法轮功真相,善待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那才是法官和所有被中共操控的机构人员摆脱罪恶,走出自己都意识不到的险境的途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4/吉林省白城市中级法院践踏法律-维持冤判-275323.html

2013-03-25: 吉林省白城市大安市检察院欲非法起诉四名法轮功学员

今年一月底,被绑架的四位吉林省大安市法轮功学员王艳、邹玉芳、纪辉、小岳目前已被非法批捕,大安市检察院李春波、曲武、吴洁冰、李平和李永军是此次被非法关押四名法轮功学员的办案人员,检察院正在走程序欲起诉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加重迫害。请搜集参与迫害人员的迫害证据。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5/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71335.html
2006-07-28: 寻找吉林白山大法弟子刘兆健、王艳
寻找吉林白山大法弟子王艳

吉林省白山市砟子镇南沟王石匠的女儿王艳,99年春季在吉林大学读书得法,邪恶迫害大法后,王艳寒假期间回家,因她父母受邪党造谣欺骗,不让女儿学法炼功,强迫王艳到小煤窑干活。

王艳半夜炼功,父亲就打她,打也炼,她父亲就告到派出所,把自己的女儿送入拘留所15天。期满后王艳连衣服都没有换,就身无分文的找到一个在拘留所认识的同修家,带上一本《转法轮》直奔北京上访。

大约在2000年1月份,王艳被非法关押在白山市三岔子协力看守所(江源县看守所),当时王艳年仅17岁,遭受牙签扎指甲、脚丫等毫无人性的酷刑折磨。

有一次恶警用母子扣把王艳的大拇指扣上,吊在走廊的房梁上吊了一夜,恶警打完麻将回来把她放下来,她已经昏死过去,恶警又掐人中,又泼凉水……王艳刚刚喘了一口气,恶警就踢一脚问还炼不炼?王艳坚定的说“炼”。王艳因此被非法判2年劳教。

王艳被非法关入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不长时间,当地一同修去看过她,后来这位同修被迫害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这位同修出来后,已无王艳确切消息,有人说她在砟子一个饭店干了一些日子,有人说到山东了,至今当地同修不知其下落、是否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8/134154.html

2005-09-22: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一)
黑嘴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达几十种之多,有的被恶警与刑事犯起了名字,有的是恶警与刑事犯们临时“创造”出来的还叫不出名字,其花样繁多,令人发指。其中最常见的有:
2.死人床
顾名思义,这种酷刑能把人折磨致死。床上东西全都拿掉,只剩几根铁条,将人四肢抻直到极限后固定在床栏上,呈五马分尸状,穿很少衣服或不穿衣服,吃饭由人喂,大小便均在床上,冬天还要将窗门打开。如果长时间不放下来,轻者四肢失去知觉,生活不能自理,重者人就会活活捆绑受冻而死。其状之惨非人想像。邪恶管教曾直言不讳:这里就是人间地狱。
田秀花、徐功春、范秀莹、王艳、杨娜利、黄敬茹、汪敏等学员都被姓刘的管教给固定在铁板床上,甚么也不让铺,头也在铁网上,手举起来拿皮带勒上,勒在床框上,两只脚也绑上,无论天多冷也不让盖东西。吃饭由学员来喂,大、小便学员给接,其中田秀花、范秀莹、徐功春一直到10天才被放下来。徐功春在几个月时间里就被固定三次,每次都被固定10多天。手脚都肿了,勒出很深的印痕,她们被绑在铁床上还不能翻身,痛苦得整夜都难以入睡。当她们被放下床时,有的多少天胳膊、脚仍然疼得难忍,有的胳膊多少天都抬不起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2/110953.html

2004-11-16: 我叫王艳,生于1982年农历3月24日,家住吉林白山市江源县砟子镇,我是在1998年6月份初中毕业后考入吉林农垦特产专科学校。就在我進入中专一年的第二学期,也就是99年3月份,无意当中经同学介绍说“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并且还能治病等等,我想:教人向善,并且按照真善忍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是好事。于是我便只身一人起大早来到学校炼功点,每天开始坚持炼功、学法,坚信“真善忍”是宇宙的真理。当时学校老师、同学并不反对,当我学法一个月,4.25发生了,学校领导系主任便把我及其他炼功的学生、老师都找了去,不让我们炼了。我表面说不炼了(当时不懂得修炼的严肃性),实际上依然坚持炼功、学法。

直到7.22发生之后我还在家中洪法,当家人看到新闻联播播放的恶毒消息后,我便向家人讲清真象,然而家人并不相信我的话,电视的假新闻欺骗性太大了,我想最好的办法是到北京上访,向国家政府讲明真象,让政府改变过来,才能更好的洪扬大法。

于是我便于99年9月6日带着1300多元钱只身第一次到北京上访。在半路上我碰到了学校的一位女教师,我们一同上访。刚進北京,仅仅在天安门转了一圈,没做什么事便被一位警察带到了前门派出所站了一天,没给我们吃一点东西。晚上被吉林市的三个警察给劫持到吉林市驻京办事处,我身上带的1300多元钱被恶警搜去。其中一个警察问我炼不炼了,我只说了一个“炼”字,他便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强制我面壁站着,直到夜里两点我有点支撑不住,连呕带吐,他们才让我休息。

第二天不法警察又把我和另两个功友带到地下室里,非法关押了两三天后,又把我押送到吉林市船营区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管教朴金顺因为我不写保证书,从早到晚强迫我站着,一连站了两三天。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我是个修炼的人,走出来就是为了证实法,不向任何邪恶势力做任何保证。”直到15天,非法拘留期满,又被学校保卫处的一个警察以及吉林市船营区的警察大约三四个人给送到吉林市某洗脑学习班,不准出大院,吃住一切费用从我那1300多元钱里面出。

在洗脑班里大约被非法关了八天,我便走脱了,只身一人拿着功友给我的路费到北京第二次上访。然而第二次上访依然没有找到信访办,我和学校的那位女教师在北京郊区住了八天,被学校保卫处处长找到再次把我们送入吉林市船营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八天,转入吉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刑拘14天。

在这14天里,我炼功、绝食抗议这种不公正的关押迫害,并要求无条件释放,遭到女管教的残酷迫害。女管教为了不让我们炼功,一连七八天从早到晚强迫我和其他几个功友蹲在地上,在遭受这种折磨的时候我便想:“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就这样一想更增加了我对大法的正信,我咬着牙挺过了八天。女管教还让罪犯来殴打我及其他善良的大法弟子。

刑拘释放后,由父亲领我回到白山市江源县砟子镇。因为一直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坚信“真善忍”,99年11月6日学校非法将我开除,临走时学校保卫处处长说只要我写份保证书就能恢复学业,我一口拒绝。回到家中不明真象的父亲用小板凳狠狠的打了我一顿,逼迫我写保证书。我善意向父亲讲明真象,父亲虽然觉得我讲得有理,但被眼前的假象蒙蔽,一时难以接受。

我想父亲受害的根子在于江××的无理镇压,于是我便于99年12月中旬第三次上访,刚到北京就被辽宁的一位警察认出,又把我劫持到前门派出所,接着白山市驻京办事处的大约三个警察把我带到白山市驻京办事处呆了一夜。这一夜我被强制坐在椅子上,两只手被手铐反铐在椅背上睡的。第二天下午我被连夜带回白山市江源县看守所治安非法拘留15天,因父亲交纳7200元钱我被放出。

我又于2000年元月1日第四次上访,终于找到信访办,到了信访办,信访办的工作人员问明家庭住址及上访原因后,便打了一个电话叫白山市驻京办事处的警察把我劫持回当地。

回到江源后,我被江源县政保科科长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他还生气的说:“这回够教养了。”接着便非法把我送入江源县看守所刑事拘留。

在拘留所里,我用炼功的形式来证实大法好,所长及其他两三个管教便把我腾空吊在铁门上半个小时,当时我疼痛难忍,心里想着:“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正一切不正的,决不能向邪恶低头。”于是我便咬紧牙关挺着,脸上的汗水象水珠一样,两只手腕累出两道深深的红印。他们见我依然很坚决,只好把我放下,依然没有让我休息,把我铐在铁门旁站着,直到夜里一两点钟才让我睡觉。

第二天所长又把我找去。因为我说“大法好”,他便狠狠的给了我几巴掌,我的嘴角被打破,两个脸颊肿得像两个馒头。接着便让一个男管教把我两只胳膊一上一下错开反铐过去,然后插上一个酒瓶子,如同负荆请罪的样子,疼得我大声惨叫,瘫倒在地上;另一个警察走过来打开我的手铐让我在号里站着,一站三四天。女管教让不修炼的人看着我不让炼功。

看守所不仅用酷刑折磨我,他们还强迫我超负荷劳动,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一连几天连夜干活,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有一次因为我说完不成任务,便挨了男管教一巴掌。就这样我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了两个月后,被扣上“煽动闹事”的罪名送入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教期两年。

在劳教所期间,四大队的队长及管教多次用电棍、车轮战术电我逼迫我写决裂书、保证书。第一次是大队长李晓华等三人用电棍电我的周身。面对惨无人道的酷刑,由于我的心没在法上,身心变得很脆弱,精神一下子被摧垮了,违心的写了保证书。事后我用法来衡量这一切,知道自己错了,向大队长张玉梅声明决裂书作废,法轮大法好,我要一修到底!她对我洗脑不成,便把我找到办公室,又用电棍电我,一直电了半个小时。

过了几天,劳教所管理科连科长和一个管理科干事再次找我,刚進屋便让我脱掉鞋赤脚站在地上,然后他用电棍电我的脸、胳膊,由于第一次被电写了决裂书心灵的痛悔,不管他们使用什么酷刑,我就是不写。每次遭受电棍之后,我的脸、胳膊都是通红一片像起了麻疹似的。

过了很长时间,我第四次被电,关大队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关上门,用电棍不停的电我的脸部、胳膊、臀部,我疼得大声惨叫,咬着牙不停的躲闪,心想:“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恶警见我叫,便找来一个手绢塞入我的嘴里,这一次时间很长,大约一个小时恶警才停手。我的周身上下满是通红一片,有的还起了血泡,身上火辣辣的。

最后劳教所对不写决裂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加期,于是我使用各种方式抗议这种加期行为,有一次王晶、张雪松、张淑华等四个女管教一起电我长达一个小时,最后导致我的心脏心率过快,倒在地上,他们便找来救心丸塞入我的嘴里,此后他们再没找过我。在遭受迫害的过程中,我心里一直用法来纯净自己的思想,加强正念。过了一段时间,劳教所便宣布对待不决裂的法轮功学员不再加刑,然而这些日子我已经被加了一年的期。

就这样我在劳教所总共呆了三年,于2003年12月30日解除教期走出了魔窟。在这三年里,我不仅遭受身体上的伤害,还饱受着精神的折磨。被释放回到当地之后,当地警察依然多次到我家中来看我去没去北京,扰乱了我正常的生活秩序,还时常恐吓我说:“只要你上北京,立即抓你。”无形当中给我和我的家人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

上述仅我个人所遭受的迫害做了一个简单的叙述,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罄竹难书,他们使千百万个大法弟子精神上受到折磨,肉体上受到摧残,经济上受到掠夺,我要控告它这种灭绝人性的罪恶。

2004-10-30: 2004年9月29日中午,法轮功学员王艳被非法劳教到黑嘴子劳教所,下午,恶警金××、席桂荣和申明莲毒打王艳,并用电棍电她,逼她在决裂书上签字,王艳不签并撕掉,这些恶警就继续迫害。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约有500-600名。2004年7月份左右,黑嘴子劳教所为了掩盖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在法轮功学员家属探望时,强迫家属签字,内容是:劳教所警察没打过法轮功学员,没有向法轮功学员索要财物等共4条。每当上级有关部门来劳教所时,恶警们便把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藏起来。在这里我们呼吁全世界都来关注中国大陆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正告这些恶警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30/87964.html

2003-04-22: 1999年十月因進京上访。多次被抓,并被校方开除(当时就读吉林农业学校)后被非法绑架至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在江源县看守所期间,因炼功被看守用手铐铐住单手、另一头吊在门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昏死过去,再用水泼醒。被非法劳教至今.

2001-05-25: 吉林市大法弟子送大法资料被抓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艳、杜秀丽,3月中旬因上口前送大法资料被口前派出所非法拘留,还敲诈了每人两千元钱,说是放人,结果只放了杜秀丽一人,王艳现在近况和下落不详。后又找杜秀丽写保证,威逼之下,杜秀丽现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

她们二人被抓是因家里的电话被监控,后又被跟踪。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请关注此事,也提醒大法弟子打电话时一定要注意不被钻空子,还要防止被跟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5/11439.html

2000-09-15:长春女子劳教所丧失人性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春女子劳教所,现关有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大部分是因去年"7.22"以来進京向政府和平上访,而被公安机关判定为"扰乱社会秩序罪",劳动教养一年。

管教公然宣称"这里是人间地狱"。在那里不让学法、炼功,他们失去了自由,被不修炼的其他犯人管着,走廊里有"护廊",各号里有"护舍",随时在监视着学员们的言行,只要发现有学法炼功的,这些学员就将被打、被骂。有时候学员们脸被打得又青又肿。有时几个学员一起被管教拿小竹板把脸打肿打破,但更难以忍受的是电刑。有时听到电棍"吱---吱---"地响,大家就都知道这是又有哪位学员被管教用电棍电了。即使这样,学员们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争取合法的学法、炼功环境。让我们看看这个"人间地狱"对我们大法学员都干了些什么:

1、 拳打脚踢

有一名刑事犯人很能领会管教的意图,只要知道谁学法炼功她就去打,她成了管教的打手,被她打的学员数不清多少。长得年轻白净的王丽华,被她打得整个脸和眼睛周围几乎都是青黑色的;

2 、关"小号"

田秀花等一些学员因炼功被关進小号,带着手铐,吃饭由其他犯人送,什么时候放出小号由管教决定,有的学员在里面一关就是1个月左右。出小号后由于每天要炼功,睡觉前就被"护舍"绑上双手睡觉,几个月的时间里几乎都被绑着睡。

3、 绑在铁床上

田秀花、徐功春、范秀莹、王艳、杨娜利、黄敬茹、汪敏等学员都被姓刘的管教给固定在铁板床上,什么也不让铺,头也在铁网上,手举起来拿皮带勒上,勒在床框上,两只脚也绑上,无论天多冷也不让盖东西。吃饭学员喂,大、小便学员给接,其中田秀花、范秀莹、徐功春一直到10天才被放下床。徐功春在几个月时间里就被固定三次,每次都被固定10多天。当时屋里空气不好,常常听到其他犯人的叫骂声,打骂被固定的学员,可怜的学员手脚经常被反复勒紧,手脚都肿了,而且还勒出很深的印,她们被绑在铁床上还不能翻身,痛苦得几乎整夜都难以入睡。当她们被放下床时,有的多少天胳膊、脚仍然疼得难忍,有的胳膊多少天都抬不起来。

4、 用电棍

陈荣辉被电得脖子都破了,出了许多血。当她弟弟来探视,见到这情景问她时,她说是干活碰的。但她弟弟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回家后痛哭一场。

学员刘淑梅因炼了几下动作,被刘、马两个管教同时用电棍电,当时管教边电她边让她说"再不炼了",刘淑梅没有回答不炼,凶残的管教竟丧失人性地一直电这位学员长达40多分钟,这位学员被电得血肉模糊不成样子,脸立刻变成青黑色,肿得很大。她咬紧牙关心中坚定着大法,一声不吭地忍受了过来。之后,半个多月她的脸都在冒着水。更为残忍的是一个管教竟然拿着电棍放進刘淑梅的嘴里电,刘淑梅的嘴立刻肿得很高,真是受尽了痛苦,惨不忍睹。

很多学员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始为这件事绝食,几天不吃饭的都有,目的是为了不让管教继续这样残害学员。在劳教所里绝食的自由也没有,用一个管教的话说"让你们活受罪!"不吃饭管教就强行给学员下管灌食,有许多学员的嗓子及食道都被管子触肿了,还有的管教竟然将灌進的食物抽出来然后再灌取乐。

学员杨娜利原是苇子沟劳教所的一名干警、三级警督,因去北京上访被开除公职,她在狱中炼功也免不了挨打挨骂。一次刘管教竟电了她很长时间,身上很多地方被电坏。徐功春、田秀花、黄敬茹、韩春艳、陈荣辉、汪敏等一些学员被电过好几次,有的身体被电得变成了焦糊状。

这里所讲述的劳教所里学员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希望善良的人们能看一看《转法轮》,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相,就知道我们为什么能忍受住这非人的折磨而"坚修大法心不动"了。

但是在这里我也要告诉你----那些丧失人性的虐待狂们,为了你和你们的后代子孙,住手吧,善恶有报不是戏言!

(大陆法轮大法学员 2000年9月14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5/2012.html

白山市(浑江市)联系资料(区号: 439)

2017-07-19: 江源区国保大队:
队长张同礼13943925859、18043906129
解文清13514397178、18043906030
李义13894057966、18043906031
李勇13894097607、18043906029
杜晶13943917799

城墙派出所:
邱斌13894090975、18043906138
时鑫13614496888、18043906148
刘锡鹏13843966866、18043906139
韦凡良13843957055、18043906140
马石磊13904490623、18043906141
王丹红13894091111、18043906230
宋国华13704404762、18043906146
孙治东13843910637、18043906147
徐恭澍13843962196、18043906145
王伟男13894098765、18043906142
刘海涛13843961787、18043906149
赵广胜13894734526
于德水13704390218
刘晶东13704390060
周亚峰13943999955

2017-04-15: 迫害吉林省白山市迟民祥责任单位信息:
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检察院:通江路32号,邮编134300
吉林省白山市新建分局:浑江大街226号,邮编134300
白山市黑沟看守所
所长3372105
副所长室3372106
财务室3372107
内勤室3372108
监区所长值班室3372109、3372110、3372111
监区所长备勤室 3372112
收押大厅 3372113
办公楼接待室 3372114
监区主控室 3372116
监区分控室 3372117、3372118、3372119
女警办公室 3372120
女警特勤处 3372121
医务室 3372122
谈话室 3372123、3372124
大伙房 3372129
武警一号房 33721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