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19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 >> 田莉(田丽,田力), 女, 3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葫芦岛连山区钢屯镇钢西村
有关恶人: 一大队五分队,负责恶警张春光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4-22
案例分类: 农民  洗脑  劳教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曾被迫害致残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0-19: 辽宁葫芦岛市恶警陈玉龙犯罪事实
......
七、2012年9月7日发生大规模绑架事件,在省厅直接指使下,葫芦岛市公安局、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实施绑架,至少有7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其中殷影和田丽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9/辽宁葫芦岛市恶警陈玉龙犯罪事实-299152.html

2014-03-30: 葫芦岛田立被诬判6年 被迫害生死不明

辽宁省葫芦岛大法弟子田立,今年49岁,2012年某月7日,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被绑架,之后被诬判6年。2013年4月,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9监区4小队。

家属一直没有时间去看望,直到2014年1月10日,田立的女儿去看望自己的母亲的时候,4小队的队长说,田立因为不干活还绝食,已经被送到监狱医院去了,不让田立的女儿接见。

田立的女儿焦急万分,因为自己的母亲现在生死不明。

辽宁省女子监狱9监区4小队队长电话:1824014205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8/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9262.html

2012-10-09: 辽宁葫芦岛市九月七日大规模绑架事件情况补充

辽宁葫芦岛市九月七日发生的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是在辽宁省公安厅直接操纵,通过网络监控,给葫芦岛市公安局下达绑架指令和名单。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有:葫芦岛老城区的白丽、殷影、李凤杰、陈秀敏、陈海彬、田丽,建昌县的赵海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9/二零一二年十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3841.html

2010-03-06: 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马三家的警察10年来,对法轮功学员从精神到肉体上的酷刑迫害,始终没有间断。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很严重,有的失去了生命,有的精神失常,有的伤残。她们有王云杰(死亡)、王岩(死亡)、李宝杰(死亡)、田邵艳(精神失常)、黄桂芬(伤残)、田力(伤残)、刘殿芹(伤残)、赵树云(伤残)。等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6/219316.html

2007-04-02: 马三家女二所二零零二年底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
2002年12月22日,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又一次灭绝人性的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整个女二所的所有建筑物内都是上刑的场地,如:走廊、楼梯转角、厕所、食堂、暖气管上、门框上、小号等等,都是刑场。

恶警们使用的酷刑和刑具有:高压电棍、吊铐、冷冻(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下,将大法弟子的外衣剥掉,门窗打开,只穿内衣)、上大挂、毒打、精神摧残、摧残性灌食、奴役、折磨性盘腿(用黄色胶皮死缠)、不让睡觉、喝水吃饭、洗漱、大小便、水桶扣头后由一帮恶人疯狂毒打等等。恶警们扬言: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并说这是上面的命令。

大法弟子黄桂芬,女,四十二岁,辽宁抚新人,2002年12月被恶警王晓峰、石宇等用绳子将双臂从肩头和腋下反背过去捆住,在二楼的三角库内吊在房梁上,来回抻拉,当时围观的十几个恶警在哄堂大笑,说黄桂芬的胳膊还挺结实。一直到听到黄桂芬的胳膊发出了断裂声,才住手。一年后,黄桂芬在一楼仍然全身瘫痪、不能行走。当时黄桂芬全身肌肉严重拉伤,胳膊被恶警指使接反向错位,被单独扔在小号,大小便没人管,这样过去两个月,房间里都进不去人,恶警还扬言她是装的,反辱骂黄桂芬无赖,并给加期三个月。

大法弟子胡英,女,四十二岁,辽宁铁岭人。于2002年12 月,被恶警王晓峰、张春光、薛凤用高压电棍电击嘴、手心、手背、脚心等身体敏感部位,从上午十点开始到下午一点半,以致胡英嘴异常肿胀,手背全是血。酷刑过后又被恶徒直接送小号冻了二十二天,手脚冻伤肿起二寸多的厚度。回来时,全身失去知觉,面貌痴呆,坐不住,倒下就起不来。就是这样,她仍被恶警铐坐在床头上,长期定位,并且这个定位姿势被强迫折磨长达两年半之久。也就是在这两年半时间里,胡英一直被铐在床上,没有正常休息过。受过这种折磨的还有大法弟子张春梅、苏意文,时间分别是三年、二年。

2002年期间,在马三家女二所遭受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夏宁、王丽、王付丽在三大队遭迫害,潘静、米艳丽(二大队)、张春梅、田丽、胡英、张海燕、苏意文、王云洁、孙娟、王翠英、李黎明、姜伟、孙艳君、齐振荣、方彩霞、宋秀婷、宋彩虹等人。

2004 年6月下旬,恶警苏境、王乃民、王晓峰、薛凤、崔红、石宇、戴玉红等人再次加重迫害手段,非法批捕胡英、王丽、苏意文、米艳丽和一名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准备送往大北监狱迫害。现据可靠消息,王丽和不知名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沈阳监狱城遭迫害,胡英和苏意文已出魔窟,米艳丽下落不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52001.html

2004-11-02: 田莉,女,30多岁,在马三家一大队五分队,负责恶警张春光。田莉和另一名学员被看管在谈话室,两名恶警和犹大给田莉和另一名学员扒衣服,因田莉不让扒衣服,把田莉小肚子扒伤,几个月不進食,最后田莉被迫害的不能下床,人瘦的脱像,2003年5月以后,被家人背着上车释放。

2000年1月初,马三家教养院女一所与女二所开始出现转化现象,当时我在女一所一大队三分队,这个队全是法轮功学员,与劳教犯分开了,目的是让放弃修炼的人给大法弟子的洗脑。由于我们的思想特别坚定,邪恶找不到可钻的空子,便采取了最后的一招用来发泄。一天早上起床后,几名叛徒的“骨干”把所有坚定的学员叫到一个房间,她们说:“今天我们几个人把德给你们一人分一份。”说完我们被她们四、五个人打了两了大耳光,我多说了两句话被多打了十多个耳光,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她们分别又在各自的寝室打了我们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我也被打了两个大耳光,身边被打的有田莉、李晓艳等,其中一名年轻的叛徒往坚定的学员潘琦的脸上吐痰,另两名叛徒把瘦弱的潘琦按倒在床上不让她动,出工时也不让她走,后来在四防员的责令下才让潘琦出工了。潘琦是大连市医科大学的学生。

2003-08-09: 马三家集中营恶警在2002年12月对大法弟子進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打压,这次打压持续有二十多天。开始第一天,進行恐吓,要求转化。不屈服者第二天开始就强迫蹲着,蹲三、四天还不屈服者就开始用手铐子吊起来,继续坚持者开始用电棍电,然后大吊起来,还达不到目的就叫她们打坐,把腿脚绑上,大法学员腿疼得受不了惨叫时就用胶带把嘴封住,凡是受过这样折磨的人一般腿都不能走路。

比如刘店琴(一大队六分队)、张春梅(一大队三分队)等。胡英、苏明、田丽(一大队五分队)从到教养院开始一直到现在没在床上睡过一天觉,无论昼夜都在坐小板,有的快两年时间了。张海燕等人被摧残得精神失常(一大队五分队)张云霞(66岁)、刘燕文(三分队)每日只被允许睡半宿,这是我知道的有名字的,其他更多受害人我不知名字。

2003-03-06: 田莉:女,38岁,连山区钢屯镇钢西村人。1999年10月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二年,期间被酷刑折磨。到期回来后, 2002年4月23日深夜,再次被绑架。强行送進兴城洗脑班,两天后再次被送進马三家劳教三年,现被非法关押。

2002-05-31: 2002年4月14日晚葫芦岛市连山区钢屯派出所绑架大法学员田莉、刘宝秋、徐志刚三人進洗脑班,晚九点左右,派出所以指导员王英为首的七、八个恶警突然闯進学员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已入睡的女学员田莉从被窝中拖出,抬進警车,连衣服、袜子都没让穿,绑架过程中还将田莉家中的玻璃打碎,大法学员刘宝秋、徐志刚当晚也被劫持到兴城洗脑班,两天后,田莉和刘宝秋被非法送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教养三年。这两位大法弟子都是第二次被劫持到马三家集中营。

2002-01-29:马三家教养院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案例(图)
案例一:
田利,女,36岁,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人
迫害经过:
2001 年4月5日,马三家教养院女一所一中队三分队全体学员的上诉信及有的大法弟子给家人写的信被王艳平、陈秋梅强行收走(翻号,即对人身及一切物品、行李等的仔细搜查)。王艳平说法轮功学员不允许写上诉信,没有上诉权。同时以张秀英身上有经文为藉口将张关了禁闭。三分队大_k弟子找王艳平谈话,王不接待。于是她们4月5日开始不出工,绝食、绝水以示抗议。同时以书面形式提出五点要求:1、要求释放张秀英,不许关禁闭。2、还大法学员上诉权,允许写上诉信。3、不能非法超期关押不“转化”学员。4、允许与家属接见。5、不允许使用打、骂、体罚、电棍威逼等酷刑。

女一所及王艳平等人不予理睬,并于4月 7日调来一些男警察,强行(很恶劣)把集体绝食的人分开,有的被调到女二所,刘凤梅、田利、董桂霞、谢宝凤、苗丽敏、王曼丽、张秀杰七人被调到女一所二中队。周芹、圣颖把刘凤梅叫到办公室声色俱厉地说:“你们没有上诉权,愿意告就等被_韘^家时随便告,在这_没有你们任何说话的权力。”董桂霞、田利、谢宝凤继续绝食抗议。董因绝食不出工被圣颖、王广云、李淑环三人电的嘴都肿起来了。董要求见所领导,王广云就安排她与曾教谈话。董向所_反映了五点要求,曾却说一条也不能答应你们。她绝食、绝水18天,王广云_社雩野i以写上诉信,董才吃饭。谢宝凤也一直抗拒打压,绝食、绝水不出工。警察强行让她出工。田利为抗议打压断断续续绝食五个月。

4月中旬,王曼丽要求上诉权,只绝食一顿就被圣颖、王广云两人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后背。2001年8月初,刘凤梅、董桂霞、王曼丽每人写了一封信要求到期释放不向邪恶妥协的学员(当时对不妥协的学员的政策是终身监禁。被判一年的没“转化”学员一个没放),没有得到答覆。9月2日,刘凤梅绝食抗议。9月10日上午11点30分,刘从食堂二楼(相当于三层楼高)窗户跳下,以示抗议。刘被沈阳骨科医院确诊为椎体爆炸式骨折脱位并骨位神经损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9/23306.html

2001-12-27: 在女一所被奴役劳动过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有:

田莉 36 葫芦岛市连山区 2

2001-11-08: 窒息邪恶的马三家
4月5日,我们坚定的20多位大法弟子绝食罢工。7日,我们被拆开,我和大法弟子刘凤梅、谢宝凤、董桂霞、王曼丽、田丽被押到关押多次犯罪刑事犯人队。恶警们企图摧垮我们的意志,可是我们没有被打垮。它们交流后,答应给予上诉机会。大法弟子董桂霞因要求得到结果后再吃饭,被恶警队长用电棍长时间迫害,满嘴起泡;大法弟子王曼丽因为一顿没吃饭,被恶警用两根电棍同时电,三个恶警队长都在场。大法弟子王曼丽绝食二十几天,王曼丽的妹妹王满丽,绝食70天,消息传到辽宁省司法厅后,辽宁省司法厅迫于压力向教养院发出信号。

恶警们口头上同意给予上诉权,答应一个星期后返回信息。善良的大法弟子轻信了她们的谎言。但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信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8/19309.html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3-09:辽宁省女子监狱监区、狱警信息更改
辽宁省女子监狱不定期调换各监区狱警,近期看到发表出来的信息还是较早以前的,没有及时更新,如本人所知道的,截止到2018年6月,八监区狱警的人员信息已改为:

监区长:戴静
指导员:刘玉伟
生产科长:杨新(不明真相)
教育科长:刘胜男 科长:董梦 教育干事:张春婵 狱警干事:孙玮静 生产干事:郜干事 队长:杨一、周维、张冬时、席羽彤、苑东林、纪可心、符新、卢伟、曹拓、崔丽宁、尹红力、张静、李靖等。

原有的人员都调到其它监区或部门了。

希望了解信息的同修及时提供消息,以希望汇编地方期刊的同修及时更改信息,以便于给相关人员邮寄真相信。

2019-02-14: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
邮编110145
传真电话:024-31236026
值班室:024-31236329
办公室:024-31236316、024-31236317
监狱长:贾福军024-31236001、15698808121
政委:徐敏 024-31236002、15698806633
副监狱长:姚彬 024-31236007、15698805885
副监狱长:徐健美 024-31236006、15698806688
副监狱长:孙桂娟 024-31236008、15698806111
副监狱长:王丽艳 024-31236009、15698806006
副监狱长:房淑霞 024-89296633宅024-86164016、13390116633
副监狱长:张静 024-31236010、15698806321
纪委书记:李爱东 024-31236005、15698805353
610主任:王治 024-31236020、15698800291
政治处主任:史迎春 024-31236011、15698807010
狱政科科长:富荣(警号2105123)
纪检监察科科长:王丽英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