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温江县(区) >> 姜丽容(姜丽蓉,姜利容),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县和盛镇玉成村四组(王家大院)
拘留时间: 2000年6月30日
有关恶人: 胡冬祥、王景善、张喜龙、李宏元、姚兆成、刀疤脸、苏桂英、余秀云、陈青华、王怀成、李代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4-12-25:大法弟子姜丽容控告温江和盛镇不法官员9人
控告书

成都市检察院:

控告人:姜丽容以及一起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和家属

被告:原温江和盛镇政府书记孙学成、副书记黄洪石、武装部部长胡冬祥、国土办副镇长陈志英、朱碧玉、刘红、李宏元、汤力波、姚兆成

案由:被告的行为侵害及剥夺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和信仰自由,以及侵害了原告的住宅权。

控告请求:
1、责令被告停止对全体和盛镇大法弟子迫害。
2、对原告赔偿精神损失和经济损失。
3、对原告公开道歉。
4、追究有关责任人的相应责任。

事实和理由:

我叫姜丽容,家住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县和盛镇玉成村四组。

2000年元月1日,我和法轮大法弟子胡雨珍、王永凤去北京上访,中途被家人挡回,回家后,村长王怀成通知政府陈清华、苏桂英、李宏元,派出所罗永林把我从家中押到派出所,被派出所执法人员非法审讯,逼迫我们说到北京有何目的,强词夺理说我们到北京闹事,还请温江电视台记者给我们拍照,在新闻上说:他们抓了三个到北京闹事者。当晚把我们三人扣押在派出所冻了一夜。元月2日,我家人和村长王怀成、村书记黄永富到派出所,派出所指导员强迫我写保证,然后放回家。胡雨珍、王永凤他们二人被送到看守所关押45天,回家才知道我们所有大法书籍被政府搜走。

大约元月5日,温江和盛镇副镇长张健带领下村干部陈清华等人到我们大队,把我们所有大法弟子(大约有30多)喊到王怀良茶园,叫人人写保证,不准炼法轮功,谁炼抓谁,弄得我们有苦难言。

又过几日,村长王怀成又通知我们所有大法弟子到镇政府,当时全镇大法弟子都到,由镇长李天夫讲话,后由陈志英读诽谤文章和放诽谤录像。最后孙学成叫我们人人写保证。

大约元月20日左右,胡冬祥带领李宏元、杨碧群、苏桂英和村长王怀成等十几个人到我家,强迫罚款1500元。

3月中旬,胡冬祥、黄洪石又带人到我家,把我们三人押到派出所,不准吃饭,帮他们割草、抹窗、扫地。黄洪石还威胁我:“如果你再炼,把户口下了,把你送回你娘家,跟你丈夫离婚,叫你丈夫不要你。”下午5点过,他们把胡雨珍关在派出所,我和王永凤放回家。

2000年6月,我和胡雨珍、童玉华再次到北京上访,去向国家领导诉说我们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家庭变化和李洪志师父如何教我们做好人,做一个高尚的人。我们三人各自从家中拿了二百元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到处是警察,听说到信访办见人就抓,我们没办法,只有到金水桥那儿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警察非法抓到前门派出所,而后被送到驻京办事处,在那儿也非法关了一天一夜。第三天,和盛镇派干警罗永林、政府工作人员姚兆成来接我们,他们把我们三人用二副手铐铐在一起,在火车上把我们三人各铐在卧铺柱子上,不准吃饭,不准喝水,我想喝水,被他们臭骂一顿,就连60多岁的老人童玉华也没放过。下火车后,姚兆成在汽车上开始对我和胡雨珍二人进行毒打,他把厚厚的报纸卷成圆筒朝我们脸狠狠打,直到我们口鼻流血,脸打黑为止,然后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2000年6月29日,张喜龙、苏桂英和汤力波把我和胡雨珍、童玉华、王永凤、王永肖、杨静群等其他大法弟子押到政府,我们有被强迫晒太阳,有吃小灶遭毒打,有跪瓦片。那天晚上在礼堂里被蚊子叮了一夜,三十日上午放回,下午2点半钟,胡冬祥、朱碧玉、李宏元、汤力波、陈志英、刘红,还有几个不知名的到我家。当时我家只有一个七十多岁老母亲和一个九岁的女儿,丈夫不在家,我在煮猪食。李宏元在外边喊:“姜丽容把你家狗拴到,不准放。”我说没有狗。他们一群人走进厨房,胡冬祥说:到楼上看一下有没有书。我说没有,他们就朝楼梯口走。走到第二台楼梯,李宏元说把你家存款折拿出来。我说没有,家里有一点钱已经交公粮了。胡冬祥说:你丈夫呢?没在家,把你的钱拿出来。我说确实没有。他到楼梯门,走到阳台说:拿不拿!不拿就砸。说着随手就拿起阳台上一个砖块就朝窗子砸去,边砸边喊:拿不拿,全部砸。他们一群人七手八脚把楼上两间卧房所有家具全部砸烂,门窗没有一扇是好的。还有砸不烂的风扇和录音机、毛毯、棉被,他们都拿下去,又到厨房,把所有坛罐、锅、碗、瓢、盆全部砸烂,几扇门也没有一样好的,所有米、饭撒了一地,当地群众听到响声赶紧跑来看。群众就喊:共产党打砸抢人呢,大家快点来。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群众指责胡冬祥:你赁啥子打东西,你把人家的家整得不象个家,人都被你们关了那么久,还把家给整的光框框,有人问他要抄家证。他气坏了,又把客厅东西一起砸烂,边砸边威胁群众: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一起抓,这是上头有文件。李宏元还欺骗围观群众说:你们还帮她说话,她们拿着人民群众的血汗钱跑到北京闹事。胡冬祥又喊他手下的人把剩余东西搬出来,朱碧玉逼我搬沙发。他们把我家没砸烂的东西全部搬到汽车上,载回政府。我丈夫听到消息回来时,家只剩一个空架子,气坏了找他们讲理。胡冬祥说:到政府去。我和丈夫去了政府,到了政府刚下车,有个人说:把姜丽容拖进去打。李天夫说:他丈夫来了,别打。他们把我丈夫骗到另一个办公室,把我带到办公室,逼我写保证,决裂书,还恐吓我:你如果不写,连你丈夫一起下岗。姚兆成狠狠扇了我几耳光,边打边骂:就你事多。我被逼迫写了保证,他们也没有给我丈夫一个明确答复。回家后,我看到一地碎片和孩子躲在门边情景,心里非常难过,丈夫也痛不欲生,我原本幸福的家从此蒙上阴影。

7月中旬,由于我放弃修炼,我的病复发,那天丈夫准备送我到医院看病。胡冬祥、朱碧玉喊我丈夫交钱,说是罚款,要1500元。我丈夫说没钱,人都病了就没有理他们。第二天晚上,王军(政府里工作)来人捎信,给我们说:你们把钱交了吧。胡冬祥回到政府告给孙学成听,孙学成大发雷霆说:明天带人把她家踏平。

8月2日,胡冬祥、王军、朱碧玉、李宏元、杨碧群,村长王怀成和两个不知名的来要钱。丈夫说:“我没有钱,一家四口要吃饭有老有小,你们把家给整得不像样,还帐还来不及,她又有病,没有法。”他们软硬兼施,我丈夫只好又去邻居家借了二千元,给他们拿走。直到现在我保存了他们留下的非法罚款证据。胡冬祥走出门还扬言道:你们不准告,告也告不准,这是江泽民的天下。
过后,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又到我家进行骚扰,使我家老小感到恐惧,精神受到很大压力。

各位检察官,我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我努力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难道做好人犯法吗?他们这一糸列行为触犯了《宪法》第三十五条、三十六条、三十七条、三十八条、三十九条。他们作为一个政府机关干部凌驾于宪法之上,执法犯法,是谁在犯罪?是谁扰乱社会治安?是谁在诽谤、诬陷?你们身为人民的检察官,具备道义和良知,为民伸冤是你们的天职,所以我向检察院提出以上请求,恳请检察院为我作主,为民作主,做出公正的判决。
2004年8月29日

2001-05-30: 邪恶势力在四川温江的暴行
自2000年元旦以来,四川省温江县的境内,在法轮大法弟子坚修大法,依法进京上访,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的情况下,温江县委、县政府根据“上边的旨意”,具体布置到各个机关、单位、各乡,镇政府,对大法弟子进行非法的、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随意抓捕、关押、拘留、抄家、罚款、毒打学员……

从99年年底开始,大法学员陆续依法进京上访,被遣返后均被处以治安拘留15天和刑拘30天,同时县政府还制定了罚款政策并传达下去:哪个机关、单位、企业、乡镇有学员上访,领导责任人罚款3000元,学员所在的单位罚款1万元,进京领回上访学员,每领一个学员先交1万给成都市驻京办事处,接送学员的费用全部由学员的单位承担。而各单位、乡镇将所有的费用全部转嫁到学员的身上,由学员承担。学员拿不出钱的,就抄家,打欠条,扣押房产证,开走拖拉机,搬走家具、家电,摩托等,经济条件差的就牵走肥猪,猪仔,挖走花木,树苗,甚至拿走口粮。更有甚者,在抄家时将学员儿媳的东西(早已分家,自立门户)也强行抄走。家庭困难的就将学员居住的房子掀翻,瓦,窗户,锅碗等全部砸烂(如和盛镇13大队的学员胡宇珍,姜利容)。全县被罚款的学员达100多人,总金额达40万元以上。还有10多位学员被停发退休金,开除党籍,有的甚至被轰出住宅。比如柳林乡的学员黄天明一家三口被逼得家破人散,流离失所,至今不知下落近一年,他家的房屋成为村干部的私有财产,东西被洗劫一空,承包田的庄稼被乡政府叫人全部收走了,听说还交不够公粮。金马镇的何崇华被抄家时,干部开车拉走了洗衣机,电视机,电风扇,连一窝猪仔都不放过,甚至连儿媳的家都被抄了。和盛镇的一学员家较穷,政府就抄走了他家里仅有的口粮--稻谷。镇子乡一位学员借钱交罚款不够,它们就强行开走了他家的小四轮拖拉机,后来叫拿房产证抵押写了欠条。通平镇镇政府强行收了学员的罚款,连白条子都不打一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30/11628.html

成都 温江县(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4-07-30: 温江区六, 一零责任人; 刘凤飞, 陈刚(手机 13683449087 ), 李卫国(手机 18982136062
温江区看守所值班电话 ( 02882618101
温江区万春镇派出所恶警 周元会, 张雪飞 (手机 18088056221 ), 甘雨 (手机 13688112399
温江看守所地址 温江区永盛镇看守所 邮编 611133

2014-07-29:
溫江万春派出所:
电话:028-82618101
警察:张雪冰18088056221甘雨13688112399唐武强18982138525

2014-07-23: 温江区骑士大道涌泉派出所电话:028-82600266
温江区拘留所:
地址:在永盛镇。温江往崇州方向,过了金马大桥没多远。到温江后坐102、103路公车,在永胜路下车,然后有路牌指示看守所,拘留所就在看守所旁边。

2014-07-19: 温江区骑士大道涌泉派出所电话:028-82600266
温江区看守所:
地址:在永盛镇。温江往崇州方向,过了金马大桥没多远。到温江后坐102、103路公车,在永胜路下车,然后有路牌指示看守所
电话:82620387

2014-01-11: 温江区万春镇鱼凫村书记廖玉琴13881718346
肖永福13881843550或13881843558
肖季彬13881846295

2013-03-21: 主要迫害人:
温江区610书记陈刚电话:13683449087
参与迫害人及单位:
温江区柳城镇新华村社区主任刘俊和
温江区国保大队
温江区公安局
温江区柳城派出所

2012-05-01: 成都市温江区政府:
办公室:82718882
信访办:82725878
主任办公室:  82722150
副主任办公室:82740875
体改办:82722341
行管科:82722675
收发室:82722991
外事办:82723315
机要室:8274087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11-18: 成都市和盛镇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控告状
原告:温江区和盛镇全体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弟子及部份家属。
被告:温江区和盛镇武装部部长(610头目)胡冬祥,派出所警察王景善、李代春。
案由:被告的行为侵害及剥夺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和信仰自由,并触犯了《刑法》。....

2000年6月30日,胡冬祥、王景善带一帮恶人到和盛镇玉成村四组(王家大院)非法抄家,法轮功弟子胡雨珍、姜丽容家中的锅碗都被砸碎完,门窗被打烂,财物被抢走,同时还把她俩抓到乡政府威胁、迫害。胡雨珍被打得全身紫黑,两脚浮肿,迫害胡雨珍的凶手是用电丝线扭成几股从头到脚打的。6、7个乡政人员及干部轮番毒打,凶手姚兆成还用穿着皮鞋的脚狠踢胡雨珍,踩胡雨珍脚底心,造成胡雨珍身体严重受伤,胡雨珍第二天被家属接回,几乎不能站立,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凶手有:张喜龙、姚兆成、李宏元、刀疤脸等(还有两三个不认识)。参与抄砸她们家的人员有:胡冬祥、王景善、姚兆成、李宏元、刀疤脸、苏桂英、余秀云、陈青华等20馀人。后来于同年11月20日左右,胡雨珍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迫害。于2001年11月26日由温江县公安人员一名、乡政府人员李××,派出所一名干警接回,又在乡政府被胡冬祥非法关押15天后才放回家。胡雨珍现在在家里,然而她们的村长王怀成勾结派出所警察李代春时不时还要对她及她们和盛镇玉成村四组(王家大院)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恐吓、监视、抄家,欲想再迫害王家大院的法轮功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8/8946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