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怀柔区(怀柔县) >> 刘桂琴(刘桂芹), 女,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怀柔区张各长村
拘留时间: 2004年4月22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07: 遭迫害家破人亡 北京刘桂琴控告元凶江泽民

北京市怀柔区公务员刘桂琴,只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十多年来受到中共严重迫害,多次遭绑架,被非法劳教、判刑,母亲悲愤离世,丈夫被迫离婚,

现年六十七岁的刘桂琴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刘桂琴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修炼之前,我身患妇科病、严重便秘、窦性心律、心跳过缓、肩周炎、腰疼、腿痛、腿凉,到夏天都象冰一样的寒、还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等疾病。一九九八年的春天,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仅仅三天我就从一个浑身是病的老病号,奇迹般的成了浑身轻飘飘的好人。从此“法轮大法好”在我心里扎下根。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调动全国国家机器,采用政治运动的手段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使数以千千万万的修炼者失去自由,有的甚至失去生命。我也是受害者之一.

三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我和同修去北京信访局为法轮功鸣冤,还没有进信访局大门,就被警察绑架,关进怀柔看守所,第二天放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们去天安门证实法,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关在铁笼子里,一天后被放回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去怀柔青春路公园炼功,又被警察抓去,这次共抓九人关进怀柔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当时穿一件新羽绒服被唐狱警剪坏、弄坏皮靴等物品,损失大约一千五百多元。

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晚约九点,我在家门口被国保、“610”、泉河派出所警察四人拉到派出所,他们就让我骂法轮功,我不骂,他们就把我送到看守所。当时这个看守所的监室最多只能住八、九个人,可是却塞进去十三、四个人,蚂蚁往人身上爬,蚊子又多,又热,吃的是猪狗不如的伙食,烂菜汤碗底有泥根儿、而且经常有死苍蝇和小虫子,早餐大米粥是发霉的米,米上带着霉灰色。怀柔看守所就是这样对待被关押的人。

在“610”的授意下,怀柔公安局两警察给我编造诬陷材料,对我非法劳教一年。至今我都不明白我犯了国家的哪条法律?为什么判我劳教?我从劳教所出来后,曾问当时的“610”头子张卫国判我劳教冤不冤?他不好意思的说:有点儿冤。

被判劳教后押送我去劳教所在途中公安医院做例行体检的时候,做心电图的女大夫告诉我“你心脏衰竭很危险”。并急忙去找该公安医院负责法轮功体检的副院长反映我的体检情况。可是当时押送我的是一个姓王的怀柔看守所大个子警察,他不把我送进去不甘心,根本不管人的死活,还是把我强行送进劳教所。

送劳教所的第一站就是调遣处,进了调遣处就是进了鬼门关,一进大门就让蹲下、低头抱首,进去后强制做劳工每天早五点到深夜十一点多,白天限制大、小便,统一时间放茅,时间有限,超过时间,警察利用的打手就往起拽,又骂又踹,我被她们折磨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有大便只能憋着到夜间,夏天半个月才让洗一次澡,又整天劳动,浑身散发着臭味儿。

演示图:电棍电击

调遣处对法轮功学员经常体罚:罚站、罚蹲、拳打脚踢、电棍电。在这个恐怖的环境中,我呆了一个月后,被送进劳教所。劳教所的环境和调遣处一样的恶劣、一样的恐怖。由于我的身体被迫害的心脏衰竭,每天都在病痛中煎熬,头晕脑胀、心脏难受,走路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两腿没劲,就是这样每天都被迫做劳工,每天超时超负荷劳动,每天还要被洗脑,在被侮辱人格中度日,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真不知道这一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冤刑四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夜间,“610”、国保、公安局、派出所联合出动,两辆警车二十多个警察,分别停在我家大门口外和楼门口。二十六日清晨六点钟,就有人来我家敲门,我感觉到又是警察来我家敲门骚扰,就不给他们开门。

他们就找来武警在我家楼顶上放怪声,恐吓,在我家的前楼和我家对应的楼层室内,安上一个大探照灯,明晃晃的照在我家的窗户上,昼夜不停的照着,夜如白昼,制造了非常恐怖的气氛,我的邻居也遭受到牵连,影响了他们正常的生活,这给我造成很坏的影响和很大的精神压力,致使我的全家人为我担心日夜惶恐不安。

因为我不给他们开门,他们就千方百计找我的家人开门,在他们威逼、恐吓、诱骗下。我儿子不得不回来开门,儿子回来时看到有两辆警车和二十多个警察,居室门口还有两个年轻的便衣看守着门,气氛非常恐怖,他们使用非常卑鄙手段、软硬兼施、威逼恐吓,使我丈夫和儿子陷入极度精神恐怖中,儿子被逼无奈,只好劝说我去国保一趟,为了不连累丈夫和儿子,由外甥开车,我儿子跟随我去国保大队。同时“610”、公安局、派出所、国保的等二十多个警察开着两辆警车随后。

是“610”、公安局、国保合伙把我儿子逼迫到这份上的,孩子哪见过这阵势?吓坏了,非常无奈。但是他们却捏造事实,在判决书上给我儿子捏造谎言证言,纯属欺骗、诬陷。让不知情的人认为好象是我儿子主动把我送走的。掩盖事实真相,卑鄙无耻,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随后“610”、国保、公安局、派出所合伙派警察到我家进行骚扰、非法搜查,像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把我家翻个底朝天,连小车棚子都翻了3遍,从居室到小车棚的一个纸片、一个布条、一个小木块都不放过,就这样对我家连续三天非法搜查。可想而知这连续三天的非法搜查给我家人造成了何等的伤害?造成了何等的影响?非法搜查三天也没翻到他们想要的资料,只能两手空空悻悻而归。整个过程前夫和邻居可作证。就这样的结果,“610”、公安局、国保仍然不甘心,给我凭空捏造事实陷害于我,在判决书上捏造“在住处起获法轮功宣传材料、磁带、小册子等大量法轮功宣传品”。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晚,国保把我送进看守所,当时把我迫害的血压高到180,同年八月又由李小刚、姓吴、姓孟的等十来个警察押送去北京七处,当时我的身体已被迫害的承受不住,途中我的手脚冰凉,神志不清。他们把我拉到一个公安医院检查、做CT、输液等,然后把我们送到7处,他们把我带的仅有的六百元钱强行拿走说是交医疗费,弄得我在7处买卫生纸的钱都没有,每天大、小便后只能用水洗,七处的气氛更加恐怖。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我被押送到北京女子监狱,一进女监四监区就把我放在一个小号里、睡地板,每天由犹大王淑英、李小兵、犯人王立新、徐海云等人帮教、强迫洗脑不让睡觉、罚站、逼迫转化,她们还三班倒、倒我一个人,当时我被迫害的血压更高,腿肿的像牛腿一样粗,脚穿不进鞋,就这样在被侮辱、谩骂、体罚中艰难度日。

狱警强迫我做奴工:包筷子、织毛衣、折纸页子、装信封等等。什么都干。那时我在女监的血压经常高达180——220。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二零零七年十月,离出狱还有四个月,四监区开始让我写出监材料(写六书),我不写,四监区就成立了所谓“帮教”小组:有杜筱军、王再红、王慧等五人组成,每天对我强迫洗脑、放洗脑录像、诬陷大法材料等。狱警和帮教成员向我施压,逼迫我写,我坚决不写,她们就把我调到一个小小的图书室帮教、食宿。每晚从班里抬床板放到小屋的地上睡,派犯人崔凤兰、穆红静日夜监视我。临近出监她们更加紧逼迫我写“六书”,又有两昼夜没让我睡觉,我依然坚决不写。整整四年的牢狱迫害直到刑满最后一天,在师父的保护下能活着走出监狱大门。

流离失所

到了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怀柔警方联合统一大肆上门抓捕大法弟子,那天警察来敲门了,我问干什么?他说是查户口。知道警察又来抓人了,而且早六点至夜十二点几次敲门,十一月十七日夜间十二点开始派两个人整夜在我家门外看着而且两人说话,给我处居民造成紧张的恐怖气氛,同时给我造成很坏的影响。一连十天都没开门,到了第十一天的夜间,我的孩子来了,我就趁机和他们一起出了门,从此流离失所整整半年。

家破人亡

我是母亲唯一的女儿。我的二叔、二婶是年迈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因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他们出于对我的信任,于一九九八年秋季投靠我,指望我养老送终。我就是二老的精神支柱与靠山。

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时,我儿子来探视,无意中说出了我年迈的老母亲因我被抓走,惶恐不安,一病不起,很快就离世了。闻此噩耗我痛不欲生,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二叔二婶怎样?告诉他们学法炼功,延长生命,等着我回去。”狱警听见我和孩子说这话,立即就停止接见,把我拉起来就往外拽。我的孩子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回到监区,狱警何云气急败坏的对我吼叫,逼我坐筒道、写揭批、抄监规,惩治我三个多月,对我单个监控,不让说话、不让接触同修。监区长刘迎春召开大会宣布我被停止半年接见、停止半年电话联系。从此我与家里人音信全无,直至出狱。

我多次遭受严重迫害,非法关押中又与家人中断联系,老伴承受不住巨大压力,于二零零五年九月被迫与我离婚。

我的二叔、二婶因为我多次遭受迫害,如今又被判大刑四年,年迈的二老每天以泪洗面,艰难度日,遭受巨大的精神折磨和身体上的伤害,加之为我担惊受怕,造成生病住院、每天以服药当饭度日,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又无法独立生活,只能是雇保姆来照顾生活。每月保姆费三千元,五年来保姆费达十八万多元。

十多年的迫害,严重的损害了我的身体,摧残了我的精神,摧毁了我的家庭,同时摧残了我家老人和儿女的身心健康,每到节假日还要受到骚扰、监视、监听电话,家人担惊受怕,我与我的家庭遭受的残酷迫害只是其中的一例,还有多少千千万万的好人与家庭遭受的残酷迫害更惨烈、更严重的。而根源是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造成的,其罪恶真是罄竹难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7/遭迫害家破人亡-北京刘桂琴控告元凶江泽民-343116.html

2013-06-06:北京怀柔刘桂琴被迫害致家破人亡

北京怀柔法轮功学员刘桂琴女士,现年六十二岁,十四年来,她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到中共恶徒绑架,并被非法劳教、判刑;丈夫被迫与她离婚,老母亲悲愤离世。

二零零一年六月,怀柔派出所一伙警察闯到刘桂琴的家中,将她绑架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体检时发现刘桂琴的心脏病严重,已经是心力衰竭,当恶警还是强行把刘桂琴劫持进劳教所迫害。刘桂琴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经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大病了一场。

二零零四年二月,刘桂琴在家中又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北京女子监狱,恶警派犹大和包夹轮番“转化”迫害刘桂琴,曾不让她睡觉六天六夜,她遭受坐小凳、罚站、抄监规、睡地板等折磨,被迫害的血压高,最高时达到了220,腿肿的不能弯曲,穿鞋袜都很困难。

二零零五年,一次接见日,因为刘桂琴说了一句让年迈的母亲学炼法轮功,就这么一句话,立刻被停止接见,恶警逼刘桂琴坐通道抄监规,停止半年的接见,整整折磨刘桂琴三个多月。

刘桂琴的老母亲无法承受这沉重打击,悲愤离世。老人病重期间,恶警也不让刘桂琴见母亲一面。刘桂琴的丈夫也承受不住迫害,与刘桂琴离婚。

二零零八年二月底,离刘桂琴出狱还有三个月时,监狱强迫刘桂琴写放弃修炼的 “六书”,刘桂琴不写,恶警指使犹大王再红、杜筱君、王慧等看着刘桂琴,两天两夜不让她睡觉,逼写“六书”,刘桂琴就是不写,他们就让刘桂琴天天睡地板。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怀柔泉河派出所的恶警,无故在当天夜里十二点,以查户口为名,来敲刘桂琴的家门,妄图绑架刘桂琴刘桂琴不开门,两个恶警就整夜呆在门外盯着,还不时的敲敲门,搅得邻居也不得安宁。第二天一早约六点,警察又敲门说查户口,刘桂琴还是不给开门。于是便衣警察在刘桂琴家外蹲坑,伺机绑架刘桂琴,就这样一直在楼下堵了刘桂琴有十多天。

刘桂琴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令她如获新生,对法轮大法感恩不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6/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6日发表)-274939.html

2012-04-28: 北京法轮功学员刘桂芹被绑架已一年

北京法轮功学员刘桂芹,女,五十九岁,家住回龙观霍营。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没去上班,后得知被绑架,至今已一年有余,不知被关押在何处。她家人慑于中共压力,不敢泄漏她的消息。

这是刘桂芹第二次被绑架迫害。第一次是在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集体写严正声明其中就有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8/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6365.html

2011-11-22: 11月19日北京怀柔区公安国保610全出动共绑架九名法轮功学员,现在关押在怀柔看守所迫害。知姓名的有刘桂琴,女;贾翠环,女;其他不知姓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2/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9691.html

2007-05-02: 北京怀柔区仍有数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

据在不完全统计,现北京市怀柔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的弟子有:王周林、刘国平、周德东、文玉红、刘桂芹、刘继英、刘小杰、李淑清、杨显奎、曹维香、白永风、王桂兰。

被迫害致死的有:彭光俊、李晶的母亲、一名十九岁的学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153950.html

2007-01-08: 北京怀柔区“六一零”特务绑架杨显奎夫妇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北京怀柔区张各长村六十三岁大法弟子杨显奎与妻子在家中被绑架。“六一零”特务指使邻居对杨显奎夫妇长期监视。本次是村里恶人举报,“六一零”指使六个警察到家里去非法抄家,抄走一本《转法轮》。杨显奎与妻子现被关押在怀柔看守所。虽然他妻子(不识字)后来被放回家,恶人正准备对杨显奎非法判刑。

杨显奎,六十多岁,牙齿都掉了,吃饭很困难。因为杨显奎有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就被非法判刑。

在此次绑架之前,怀柔恶人绑架大法弟子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很多人次。最典型的是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北京团河劳教所将大法弟子彭光俊毒打致死。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有:刘继英、刘小杰、刘桂琴、周德东、李淑清、张鹏芝、温玉红等;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有:姜桂英、王中林、刘国平、王荣琴等。

这些大法弟子不只是自己遭受到精神和身体的双重迫害,身体难以承受,如温玉红已经残疾,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他们的亲人也受到牵连,如李淑清丈夫从山上摔下来胯骨骨折,还有两个孩子上学没人照顾。又如张鹏芝的丈夫去世,恶人都不准张鹏芝回家见一面。刘桂琴的八十多岁的叔婶没人照顾。

北京怀柔区“六一零”特务受北京国安、北京“六一零”的指使作恶。中国有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样的例子太多了。警告所有的责任人赶紧将功赎罪,否则连你们的亲人都会遭报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8/146419.html

2007-01-05: 北京怀柔区“六一零”歹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北京怀柔区张各长村六十三岁大法弟子杨显奎与妻子,在十一月二十六日在家中被绑架。平时“六一零”特务叫邻居长期监视,这次是村里的恶人告密,“六一零”指使六个警察到家里去抄家,抄走一本《转法轮》。现杨显奎与妻子被关在怀柔看守所,虽然他妻子(不识字)被放回家,恶人正准备对杨显奎判刑呢,他是六十多岁的人,牙齿都掉了,吃饭很困难。就因为有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都被判刑,这哪里还有人权?

在这之前被怀柔的恶警绑架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的大法弟子不计其数。最典型的是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被北京团河劳教所毒打致死的彭光俊。放出来的不算,现在在监狱的有:刘继英、刘小杰、刘桂琴、周德东、李淑清、张鹏芝、温玉红等;在劳教所的有:姜桂英、王中林、刘国平、王荣琴等。这些大法弟子不只是自己遭受到精神和身体的双重迫害,身体难以承受,如温玉红已经残疾还押在监狱里;他们的亲人也受到牵连,如李淑清丈夫从山上摔下来胯骨骨折,还有两个孩子上学没人照顾。又如张鹏芝的丈夫去世恶警都不准回家见一面。刘桂琴的八十多岁的叔婶没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5/146181.html

2004-11-17: 北京大法弟子刘桂琴被非法判刑4年

大法弟子刘桂琴因坚修大法,于2004年4月22日在北京市怀柔区家中被当地公安从家中抓走,并被判刑4年,现关押在怀柔区看守所内。建议北京大法弟子给予营救,揭露当地邪恶。

怀柔区(怀柔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9-18:
桥梓派出所地址:怀柔区桥梓镇后桥梓村
邮编:101402
电话:010--69676191
桥梓镇综治办610:褚继刚
怀柔看守所
地址:怀柔区怀柔镇大屯村东617号
邮寄地址:北京市怀柔区看守所
邮编:101400
电话:010-89684368(新)010-61697828010-89686169 010-61697669 010-69624368(旧)
总机 010-61697828 转各分机:
主管所长:53542
正、副所长:51529
所长办公室:53523
传达室:010-89687601转53552
接待室:010-89687601转53564
所长:孟祥海010-61697828转所长
法制处:010-61697786
看守所预审警察:010-61697669
张仕成13901291903 王子清13436983668 唐吉明13520825688 段俊岭13716315766 安腾飞13520803446 郭万军13910583852 张吉祥13801268518 孟兆江13910110278 李文君13911879769 黄志明13661213895 曹保良13501100936 王满增13716960199 吴建平13311360889 王兴田13522979673 姜晓艳13910725607 田志伟13910930898 史文军13601192296 李建国13331113646 穆崇义13693399442 李洪霞13911877122 鲁兴彪13501120757 李明祥15010347590 王克新13716311311 彭迎春13501180878 郑朝满13911388186 刘金生13911832481 张崇仕13911839851 任平献18610325785 肖玉才13311360676 文连柱15911094332 孙继广15601071189 刘玉满13911601862 周振广13716467862 于倩楠13811619691 许 宝13910022301 房福利1501036566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