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大兴区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男,也关押女) >> 李京生(李秋生), 男, 39

李京生(李秋生)
北京吉他歌手李京生在迫害中饱受身心摧残,含冤去世

出生时间: 1965-10-31
个人情况: 民谣歌手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
个人近况: 2004年12月13日 迫害致死 (2004-12-1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60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文艺界  典型案例  灌食/灌物  劳教  毒打/体罚  恐吓/骚扰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京生(李秋生) 万于(万喻)(李京生妻)

演出中的京生和妻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3-06: 对“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一文的补充
李京生,一个很有才华的歌手,拒绝转化被延期10个月加重迫害,其中多次被普教毒打。据普教讲,曾经把铁锹把打断了。他有家族遗传的先天心脏病,根本无法治好,没有得大法他可能早就没了。但是即使这样邪恶也不放过,他经常喘不上气来,还是被延期非法关押迫害。在他离开劳教所不久,还是没有能恢复好身体,已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6/219324.html

2006-06-27: 被非法劳教期间的苦难与耻辱

有一个吉他歌手叫李京生,被抓前他在酒吧里唱歌、在大学里教吉他。一个妥协的人和我曾经被恶警指派“帮教” 李京生李京生给我讲了发正念的事情,还有他修炼大法以后身心受益的情况。他几岁时被确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那样的病人一般只能活到十几岁。修炼法轮大法后,他的身体状况慢慢好转,本来走点路就会喘不上气,后来能在酒吧里弹唱几个小时。他还教我们唱《平安夜》这首歌,这首歌描述耶稣降生时的情形,他讲他在酒吧演唱这首歌时,常感动于大觉者的慈悲。伟大的神来到肮脏的尘世拯救世人,为此历尽千辛万苦,而很多世人不但不相信,还参与了对神的迫害,有时他在舞台上唱着这首歌禁不住流下眼泪。有一次我们坐在一个小屋子里,我提到好久没有炼功了,真希望快些出去能学法炼功,他说那你现在就炼吧,于是我就炼起了动功;他又提醒我不要靠近窗户炼,免得外面的人看到了。后来,他被送到别的队关押,有一次我看到有几个人拖着他去医务室灌食,他那时绝食抗议迫害已有些天了,瘦得快成皮包骨了。去年我从网上看到了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大法使他获得新生,恶党却夺走了他的生命,再没有机会听他唱《平安夜》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7/131508.html

2005-09-18: 北京团河劳教所以其凶残和伪善而著名,几年来,利用严酷的手段企图“转化”迫害大法学员,对外则宣称实行“春风化雨”式的教育。利用鸦片瘾君子包夹、“熬鹰”、恐吓、肉体惩罚、坐筒道、大强度劳动等是其使用的迫害手段。

例如,大法学员李京生被迫害致死,生前因拒绝“转化”多次遭受极度皮肉之苦,恶警不顾其先天心脏病随时发作而出现危险;2004年春节期间,一密云大法学员因在“升旗”期间高呼“法轮大法好”而被迅速折磨而死;大法学员温纪忠、张久海等拒不“转化”长期被集训队关押等等,不能一一详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54.html

2005-05-31: 大法给了他新生 邪恶却夺走他的生命—忆北京吉他歌手李京生
文_李京生

我是李京生的亲人,我必须来见证:李京生是怎样在人生绝路上幸遇大法,重获美好的新生,又是怎样在大陆邪党的迫害中饱受身心摧残而含冤离去的。

李京生(原名李秋生),艺名reason 瑞子恩。

李京生84年开始学吉他,启蒙于儿童艺术剧院小乐队的程進老师;声乐启蒙于总政歌舞团的诸慧君老师;爵士鼓启蒙于歌剧院的沙玉华老师;90年考取北京首批歌厅歌手演出许可证;曾在市级词曲征集评奖活动和英文歌曲演唱比赛中获奖。88年起先后在北京邮电大学、中医药大学、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教吉他。

一、医院判了死刑却在大法中重生

李京生1965年10月31日出生于北京。几岁时(可能是五六岁)在北京阜外医院被确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动脉血与静脉血混流,稍微活动就会喘不上气,嘴唇、脸发紫。但因肺动脉高压无法施手术修复,被告知这样的病人一般只能活到十几岁。从小就受到特殊照顾,免上体育课,也不敢与小朋友玩耍,怕身体出意外。他聪明好学,多才多艺,却因身体原因不能考大学。后来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吉他弹唱歌手。

李京生十九岁那年就病危过一次,大量咳血,被抢救过来了。

1997年2月我与京生结婚。11月在成都,京生突然咳血住進了医院,严重时一天咳二三百毫升血,我在一个月内签了两次病危通知书。出院回家时,上三楼都是雇人背上去的。京生在成都休养时去过庙里,还学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气功,搞得人神神经经、人不人不鬼的,还差点要自杀……

98年四月,我把他接到了深圳。到深圳不久他又开始咳血,在深圳孙逸仙心血管医院检查,医生说他的心、肺功能已经不行了,千万不能再劳累,更不能唱歌,只能在家静养,吃好喝好,言下之意就是活一天是一天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作医学试验,换心换肺,这种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那时候,他走几百米路去看房,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喘得不行。

他就呆在家里,早晨有时去附近的公园转转。五月的一天,他在一个公园遇见了一些法轮功修炼者,借到了一本《转法轮》,一看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他说,以前在庙里看的书叫人要做好人,可是看了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而《转法轮》这本书清清楚楚讲了怎样一步一步去做。他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天天早晨去公园炼功,炼完功又去集体学法。炼了一星期左右,就开始感觉走路有劲了,控制心脏病的药也不吃了。我也在他的带动下开始修炼。

炼功一个月左右,京生的身体状况明显改善,开始出去找地方唱歌。找到一家四星级酒店的西餐厅驻唱,我们两人每晚弹唱三个半小时,每唱四十五分钟休息一刻钟。刚开始时他比较吃力,后来就越唱越有劲。要知道,又弹又唱是非常消耗体力的,而且他是主唱,在台上时很少有机会休息,这对一个被医生判了死刑并被禁止工作的人来讲是多么不可思议,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而且他从一个比较自私的人逐渐变得为别人考虑、越来越大公无私的人;因为身体的原因,他以前特别暴躁易怒,修炼了以后,他越来越克制自己,遇到矛盾就向内找,检讨自己,发脾气的次数越来越少。

因为工资要求低,我们在这个酒店唱了整整一年。这一年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快乐的一年。我俩每天早晨五点半到附近公园的炼功点炼功,然后参加集体学法,晚上唱歌,还经常参加洪法、教功,过得快乐、平静、充实,觉得生命充满了意义!

二、以亲身经历出来证实大法,天安门广场给他留下了什么

1999年6月,我们回到了北京。7月20日后,邪恶的镇压开始了。京生以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体验写成材料,去北京市政府上访,去信访办上访,第一次被抓后被工作所在地的领导保出来了,第二次被拘留了半个月。2001年6月被非法拘留了几天放出来后,他去了天安门。这是李京生本人所写经过:

我受迫害的事实经过

2001年6月25日,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和平请愿。值勤武警打电话通知值勤民警说有人打坐。一恶警从警车跳下要求我停止打坐,我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们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数遍后,该恶警“嘭”的一声狠狠的踹了我一脚,踹在我的左肋上。之后,我被抬上警车非法拘押至一警所。到该警所后,疼得我喘不上气来。后来他们把我送到户口所在辖区派出所,我依然疼痛不止。到被送至分局看守所门口,我要求检查身体。派出所警察开车带我去了一家医院,检查出了心脏病,又将我带到看守所门口,我要求检查左肋。他们将我带到一警察医生处,警察医生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没病,你是在装蒜。后来在我强烈要求下才给开了个证明是“皮下组织挫伤”。之后被非法拘留,由于我在看守所绝食并坚持炼功,37天后能正常左卧睡觉了(这37天期间一直不能左卧)。但紧接着又被送到劳教人员调遣处、团河劳教所。由于长期不能炼功,我左肋处便隔一段时间隐隐作痛一次。我曾在集训队写诉状并要求全面检查身体。但所里不予理睬。出劳教所后,身体一直恢复得不好。2004年10月起,身体慢慢浮肿,至今已很严重,生活基本不能自理,不能正常上下楼,不能正常平躺睡觉。吃一点东西就胀肚,活动一会儿就呼吸困难,面色黑紫。……

从京生被抓走,就跟我和家人失去了联系,邪党的公安局根本无视法律和人权,它们怎么会真正去“关注民生”。好几个月以后,才听说他被劳教了,在大兴团河劳教所,让家里寄生活费。听说他坚持不转化,非常“顽固”,经常绝食,本来是劳教一年半,又被非法延期了。再见到他已是2003年初,说是他已被所谓“转化”,可以让我去看他。见到他非常虚弱,走路都比较费劲,是刚刚绝食了一段时间。听说他绝食了五十多次,是团河绝食次数最多的。因为有人监视,我们无法表达真实的想法,但是我感觉到他非常痛苦。毋庸置疑,

2003年10月24日,被非法劳教两年零四个月后,京生终于回家了。刚回家时,他虚弱得连拿扫帚扫地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躺在床上休息,心情也糟糕到了极点。因为他没有坚持住,在劳教所的折磨迫害下违心地写了“三书”,心里非常自责,痛恨自己。他知道是大法给予第二次年轻的生命,而他走上天安门又是为了以自身的受益去告诉中国人一句真实的话:法轮大法好!可是这个邪恶的党颠倒正邪,伤天害理,不择手段镇压迫害这已经给世间带来美好的大法,还要无耻的用酷刑逼迫这些好人去说假话,再去欺骗别人!他也曾被折磨得一度向罪恶妥协过,做了违背良心的事。他太痛苦了。

邪党的红色恐怖无处不在,即使脱离了劳教所的黑窝,居委会、片警仍时时监视,施以巨大压力,还是在精神迫害下。他没能走出来,痛苦得经常想自杀,也知道不能自杀,在矛盾中被折磨得几乎快要崩溃……幸好同修们非常关心他,积极开导他,终于帮助他走过了这段困难的时期。

自从被放出来,京生的精神压力就非常大,他说自己不怕死,但是怕再被折磨得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他曾经告诉我,在团河劳教所里被折磨得最严重的时候,不让他睡觉,不给吃饱,一顿只让吃半个馒头,很久都没见过油荤,连方便面调料都觉得是美味;被几个恶警打,胳膊都快被撅折了,至今手腕还经常疼得不敢使劲;在攻监班时,每天被罚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十几个小时,就跟上刑一样;或是被绑在床板上不能动弹,这对虚弱的他来讲还算是“休息”了……他被折磨得视力、听力严重下降,大脑经常发蒙,反应迟钝;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连北京好多地方都找不到了。

通过同修们的帮助和学法,他逐步有一些改善。后来通过反复学法,与同修们交流,他终于鼓起勇气写了“严正声明”,也制作真象光盘送给有缘人,尽自己一点余力去给世人讲清真象,挽救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中国人。

但是因为长期被非法关押,与社会脱节,长时间单独禁闭不能跟人说话,更加上酷刑折磨 ,造成他身心的巨大伤害和阴影,他出来后,邪党红色恐怖的无形压力施加在他精神上的痛苦,使他虚弱的身体一直不能很好恢复,他的生命总象飘摇在风中的烛火……

2004年六、七月的时候,京生对我说他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当时我听了并没放在心上,只是觉得他胡思乱想,不会那样的。九月份他父亲住院,他老往医院跑,身体开始不舒服,脸色很差。十月份,他的身上开始浮肿,开始不是很严重,到了十一月,他浮肿得越来越严重,从腿开始,逐渐往全身蔓延,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一活动就喘不上气。我们住二楼,厕所在一楼,他去一趟厕所就累得要喘好一阵。后来,他连去厕所的力气都没有了。十一月底,他回到了父母家,情况越来越严重,经常难受得晚上睡不了觉,也不能平躺,否则就喘不上气。

十一月三十日,我和朋友陪他去了北京军区总医院,怀疑是肾病综合症,需要住院但没有空病床。于是我们又去了东直门医院,医生也说是肾病综合症,需要住院,病床都联系好了,医生讲要5、6千元打底,现在他哪里有那么多钱,又过了几天,京生觉得实在太难受,还是想去住院,那天正好是周六,医院没有空病床,必须等到星期一。12月13日七点多钟,和朋友约好了一起送他去住院,见他特别安静,只是嘴微张着,表情有点怪,脸色发青。七点多,朋友来了,我们一起叫他起床,叫不醒他,才发现他已经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

恶党镇压法轮功迄今,失去亲人的何止我们一家,我心中的苦水只是大海之一滴,我只愿同我一样失去亲人的家属能认清邪党的罪恶,我们的亲人修大法,做好人,讲真话,这不是好事么?怎么能听任一个邪党政府耍流氓,践踏正义而善良的生命呢?我知道世人正在觉醒,全球声援法轮功,起诉恶首江××,《九评》引发了退党浪潮,正义的审判就在不远的将来了,我们应该积极行动起来,正的不应该怕邪的,为了真正制止这场迫害,挽起我们的手臂!

2005-03-30: 忆北京大法学员李京生

北京大法学员李京生,男,30岁左右,于2001年6月底遭邪恶绑架,2001年9月21日被送往团河劳教所五大队。团河劳教所地处北京大兴,因迫害大法学员而臭名昭着。在那里,李京生被多次劫持至集训队并遭受严重迫害。

李京生曾患有先天性疾病,后因修炼法轮大法而拥有了健康的身体;但饱受团河劳教所的严重迫害后,使本因修大法而恢复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30/98445.html

2004-12-16: 沉痛悼念北京大法弟子李京生。李已于12月13日晨不幸去世。李曾在邪恶的团河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使本因修大法而恢复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最终被邪恶夺去生命。

2003-01-27: 目前,自入所以来始终坚定不动,不受邪恶谎言所左右的大法弟子有:李旭鹏(大学讲师)、张祥宇(农民)、刘永平(宾馆职员)、李京生(民谣歌手)、刘力涛(农民)、付金玉(处级干部)、王方甫(大学生)、柳青海(农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坚定不移的大法弟子张久海;由于受蒙骗写下三书,现已郑重声明作废,重新走上正法之路的有:李跃進(政府职员)、李兰强(中学教师)、赵登祥(公司职员),以及多人向队长索要所写三书,表示否定以前态度,重修大法。

团河劳教所的恶警们就如同当年的纳粹分子一样犯下了重罪,他们即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全球大法弟子将不惜一切代价追查这些歹徒的犯罪行为,在不久的将来把这些凶犯绳之以法。

2003-01-08: 大法弟子李京生因坚持炼功,于2002年11月27日被非法延长劳教期10个月,强行绑架到集训队小号。为抗议无法无天的非法延期,李京生不穿囚服,要求炼功,被集训队恶警捆绑在床板上多日。李采用绝食、上诉的方式進行抵制,恶警成建忠叫嚣:“在公安局绝食、上诉──没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8/42419.html

大兴区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男,也关押女)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7-07-23:
卢沟桥看守所:
地址:丰台区沙岗村6号,西道口公交站过天桥向西过铁路桥洞,刘庄子路向西尽头西转
电话:010-63810311

北京新发地派出所
电话未接处警电话83705820、83705332
户籍办证大厅电话83705601
陈留村社区警务室:警察李明亮13910381861
潘家庙社区警务室:韩峰15210921596
天伦锦城社区警务室:刘永辉13381109868
银地家园社区警务室:封江奇13911267438



2017-07-23: 2017-01-03:
迫害北京大兴区于彦杰、李广兰、康立军责任人信息:
大兴区法院:
康立军案主审法官黄淘涛010-57362934
李广兰案主审法官王伟喆010-57362619
于彦杰案主审法官胡学文010-60238865

大兴区检察院:
公诉人赵斌峰010-59556248

大兴区610办公室:
主任马春元13716002418
科长吴传海13439255202
2016-10-11:
迫害北京大兴区于彦杰责任单位信息:
大兴区检察院公诉人赵斌峰010-59556248
北京大兴区“610”头目马春元13716002418
大兴区610办公室科长吴传海13439255202
公安大兴分局电话:010-69243071
大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电话:010-69232919
大兴区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杨连江 13910316211
大兴区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杨万秋 13501200853
大兴区分局国保恶警:梁宽 13811079256
大兴区法制办  总机电话:010-61298569
礼贤派出所电话010-89271110
大辛庄警务室010-89277101
大辛庄社区警察:王芳德13911253362王征13910255761
前杨各庄社区警察:吴锋13911252170
田家营社区警察张胜利13910069631
礼贤社区警察韩英刚13911650032)

大洼看守所预守科010-61217239、61212006、61212876转206张警官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