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8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安徽 >> 合肥市 >> 梅婷, 女

个人情况: 原为合肥市江淮仪表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安徽省合肥市
拘留时间: 2004年10月11日晚9点
有关恶人: 亳州市谯城区公安局吴先彬,局长黄卫国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11-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10-23: 安徽合肥市安徽大学招待所还非法关押着四名大法弟子

近日得知,安徽大学招待所还非法关押着四名大法弟子,她们是:梅亭、张萍、陶卜珠、高××。梅亭绝食抵制无理迫害,遭到野蛮灌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3/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10936.html#09102223113-31

2009-09-26: 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梅婷被绑架

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梅婷于九月二十一日前后在家中被绑架,现被关押在安徽大学招待所洗脑班。梅婷,原为合肥市江淮仪表厂职工,曾多次遭到合肥市江淮仪表厂党委及保卫科伙同蜀山区“610”组织的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又被无理开除,被迫与丈夫离婚,流离失所,生活都出现了困难。可是恶人依然不放过她。

另外,近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李刚峰、陶浦珠等,可能被关在安徽大学招待所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6/209028.html

2009-05-16: 安徽省合肥市江淮仪表厂大法弟子卢小玲在家中被恶警绑架

安徽省合肥市江淮仪表厂大法弟子卢小玲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卢小玲,女,六十多岁,曾多次被迫害。

江淮仪表厂保卫科恶人多年来一直配合当地“六一零”、恶警与居委会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曾有多人被劳教、送洗脑班,抄家、监控、跟踪、不让出门等。如:卢小玲、丁子清、曲爱华、王克秀、白云、梅婷等都受过多次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白云被迫害的至今仍精神失常,恶人们仍不放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6/200948.html

2007-07-22:安徽合肥大法弟子梅婷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

安徽合肥大法弟子梅婷现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女子劳教所,她在4月19日从合肥市看守所转押到合肥女子劳教所,一直坚持绝食抵制非法迫害,现情况危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2/159340.html

2007-03-20: 合肥大法弟子梅婷正在绝食反迫害

合肥大法弟子梅婷(女)2006年被迫害至流离失所在外。于2007年3月4日晚上在租房住处遭到中共邪党国保和公安恶警强行绑架,现被非法关押,目前已知梅婷正在绝食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0/151130.html

2007-03-19: 合肥大法弟子梅婷被邪恶之徒绑架
合肥大法弟子梅婷几天前因发真相被恶警绑架,目前关押在何地不清楚,家属去要人恶警不让见也不告诉关押在何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9/151123.html

2007-03-18: 合肥大法弟子梅婷正在绝食反迫害
合肥大法弟子梅婷(女)2006年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在外。于2007年3月4日晚上在租房住处遭到中共邪党国保和公安恶警强行绑架,现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

目前已知梅婷正在绝食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8/151012.html

2007-03-11: 安徽合肥大法弟子梅婷一周前失踪

安徽合肥大法弟子梅婷一周前失踪。她女儿及母亲四处寻找未果,估计又遭邪党恶警绑架迫害,请知情者提供信息。此前梅婷去北京证实法,被单位(江淮仪表厂)开除工职,现在合肥某单位打工,单位也不知其下落,几天未见人上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150533.html

2007-03-09: 合肥市大法弟子梅婷失踪
大法弟子梅婷于三月四日离家至今未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9/150410.html

2005-06-30: 2005年4月至6月,安徽合肥地区610、政法委、派出所、街道等恶人有预谋的对大法弟子進行了又一轮迫害。他们采取欺骗和强制手段将大法弟子赵荣花、戴国琴、张海军、徐琼、罗运林、王健、纪广雄、纪广奎、张兰萍、梅婷、许晓娴、张玉莲、中国科技大学的马××和一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等十几位大法弟子绑架到瑶海区和平路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和安徽省合肥警察培训中心(即安徽警官学院,原来的合肥警校)的洗脑班迫害。有些大法弟子生命危在旦夕。

大法弟子梅婷在单位上班时遭受国安人员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30/105153.html

2005-06-27: 合肥市近期多名大法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
6月4日至6月10日,先后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梅婷、王健、纪广奎、纪广雄、张兰平等。据消息说,被绑架大法弟现已绝食抗议,生命健康正遭受严重威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7/104974.html

2005-06-17: 最近安徽省合肥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610及派出所十分猖獗,在6月4日至6月10日期间先后绑架了梅婷、许晓晴、张玉莲、王健、纪广奎、纪广雄、张兰平等十几位大法弟子。现这些大法弟子被关在安徽警官学院的安徽省监狱人民警察培训中心办洗脑班。这是以前合肥邪恶洗脑班被曝光后洗脑班再次迁移的新地址。

2004-11-09: 2004年10月11日晚,亳州市谯城区公安局吴先彬等在谯城区公安局局长黄卫国的坐镇指挥下,对吴云瑞等五名学法轮功的经商者進行了非法抓捕。

10月11日晚9点30分,吴云瑞在亳州市谯城区人民路的兴隆饭店,突然包间门被打开。亳州市谯城区公安局吴先彬以薛阁派出所执行公务、检查流动人员身份证为借口,逐一询问在座人员姓名,并要求出示身份证。吴云瑞从包里拿出身份证,吴先彬又询问其他人员。其中有四人是吴云瑞合肥的朋友,前来亳州考察了解亳州市场行情,想做些生意,其余均是亳州当地人。

吴先彬喊来了十多个女警分别强行把她们带走。吴云瑞、张婉荣、贾素玲、谢景真、贾永平被带到谯城区刑警大队(城里派出所院内),蔡灵芝被带到谯城派出所。[谯城区公安局局长]黄卫国调动了三县一区的女警轮流看守。

经过一天一夜的非法审讯后,黄卫国等人把吴云瑞、张婉荣、贾素玲、谢景真四人送到亳州市看守所進行非法关押,蔡灵芝被送到涡阳看守所,贾永平被送到蒙城县看守所進行非法关押。合肥四位女士在薛阁派出所被非法审讯和拷打后被送往利辛看守所進行非法关押。

以上是一位普通人出于正义所提供。其中被非法抓捕的均为大法弟子,合肥的四名大法弟子为张君茹、许翠华、金霞、梅婷。其中金霞、梅婷已被送至合肥看守所,现在安徽大学洗脑班被迫害。

2001-07-18: 从得法到正法的经历

我第一次上访是99年9月5日。到北京后,找了个简陋的民房刚住下,第二天,突然两名联保人员闯了進来,我们正在房间说话,一看桌上有一本经文,不由分说便把我们三人(当时室内有三人)带到了丰台县公安局,对我们一次次地审问,整整审了一夜。当听到我们说打算去信访局反映真实情况时,干警中有的讥讽,有的辱骂,甚至殴打(我曾看到一名公安来回地拧一位同修的脖子)。第二天,合肥办事处来人将我们送回了合肥。可就在我上班第五天时,西市公安分局刘科长等三人来到我厂,将去过北京的四人带至公安局(据透露,是公安部来电命他们抓人),反复审问达17个多小时。直至凌晨3时,以强加给我们的罪名“扰乱社会治安”将我们押往拘留所关了十五天。在这十五天中,每天天一亮就开始串筷子,一直串到晚上睡觉。因不给带手表,又没钟,也不知时间,据估计每天至少劳动十四小时,还得熟练工。菜从没换过一次,顿顿都是没油没盐的水煮白菜。临出去还强迫家属交275元钱。

在我被关押的第二天,厂里开办公会议,免去了我的领导职务。回厂上班后,厂里对我组成了一个“帮教”小组,由厂长、机动处长和叶(我孩子的父亲)三人组成,规定我有任何活动必须向他们汇报,实质就是被“监管”了。半个多月后,由于我的态度达不到“上面”的要求,由街道出面给我厂六人办的洗脑班,其内容除了对大法断章取义、污蔑造谣之外,再就是无休止地施压:“你要再炼,就开除你,家里亲人和你断绝关系,你就害了自己,害了别人”。明明是他们把我们往火坑里推,却反咬一口。每天办班时还命机动处长停下工作陪我一起办,只要我不“转化”,他就不能正常工作。这次洗脑班持续了半个月。在洗脑班结束的当天,市委副书记徐道明来到厂里洗脑班,听说有一人因为去北京探亲,刚下火车只因承认了一句“是炼法轮功的”,亲人尚未见到,便被送回本地关押的事情后,对那人说:“你说自己不是炼法轮功的不就行了吗?”呜呼!堂堂一个市委领导竟公开叫人说假话!难怪当今执法部门流传一句民谣:“说真话,上面骂;说假话,下面骂。”

因第一次上访想说的话未说成,我于99年12月15日再次進京。到京后,听人说信访局已变成了公安局,只要是炼法轮功的,進去便被带走了。当时我想,与其不给我们说话,干脆上天安门炼功去,这么伟大而神圣的大法在天安门炼,是天安门的荣幸,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于是我在天安门广场炼站桩。

二十秒钟后,一伙干警疯狂地把我们推上了警车,开往天安门派出所。审讯完毕,将我们推到关押室,门口有两个打手强行搜身,稍有抵制则拳脚相加。我身后一男青年因怀揣一本大法书被打手打得倒在地上,手还紧捂着胸前,最后被两打手顺着地拖了出去,十分钟后又進来时已是满脸是血,衣衫不整,青年痛苦地说:“书没能保住。”

当晚将我们带進了安徽驻京办事处──安徽大厦,约三十平方的一间房子里有男女学员七、八十人,里面两个打手,一个是李锋(音),一个姓康,只要稍有不从便拳打脚踢。一位大娘说了一句:炼功人怎能不炼功?他们便恶毒下流地朝她屁股上使劲踢,致使王大娘很长时间不能坐、不能睡,一个月后仍有碗大的一块青紫斑不褪。

西市分局黄峰等将我们带回后,五里墩派出所再次将我们关至拘留所,待遇同前一次。十五天后转到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由家属找了多人,才将我担保出来。此时工厂已从十一月份起停发我的工资,我每月只拿到生活费180元,据厂里说是市政法委统一规定:只要不转化,工资一律停发!

回来二十多天因正好赶上2000年春节放假,每天都有亲属、同学等来做工作,叫我写保证。后来厂里叫我参加西市区公检法举办的洗脑班,时间是3月1日到31日。这个班是由29人二十四小时看住我们9人,写了保证才给自由,才允许睡在床上,否则睡地下。我们7名女学员睡觉时,两名男民兵就在地铺边“值班”。有天晚上我们炼功,一个名叫杨仁福的男民兵流氓地一把将我们的被子掀开,并用冷水泼我们。他曾残忍地将六十多岁的老人一下推搡倒地。洗脑班上对于不屈服的,他们拿手的一招就是以“情”制人,把家属喊来,告诉他们我们表现得如何如何不好。如一位学员的夫人听他们告完状后,一连打了他几个耳光。他们把叶喊来,对他说我在这里带头搞非法活动。叶一听,不顾周围有人,拍着桌子大骂起我来。我问看管:“我到底做什么非法的事了?”他低着头嘟哝了一句:“不就是炼功吗?”一个看管阴险地笑道:“我们不好打,有人好打!”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工作人员大多数对我们态度有所转变。一个民兵后来替我们放哨,还有一位工作人员对我说:“我每星期回单位时,领导都问我:‘可(注:合肥方言,有没有的意思)被他们同化了?’”看来人们都在逐渐地了解真相。

一个月的洗脑班结束后,由单位、家属担保让我回去上班,可是我未接受洗脑,仍不发工资,依旧是监控、帮教,且较以前更升级。而叶也将这当成了领导交给他的一项政治任务,认真负责地去完成。一天上班时,我在一办公室里打了一个电话(当时周围没人)。晚上在家中,叶逼问我给谁打电话,见我不说一脚踢过来,紧接着拿起板凳欲砸我,孩子一见,吓得大哭,他方罢手。后来他有了经验,每次打我前,先将孩子锁在另一房间内,如小孩不在家,他更肆无忌惮。有一次他用一个带有金属腿的板凳在离我不到一米处朝我头砸过来,板凳顺头皮擦过。他常说:“他们逼我,我就逼你,谁叫你不想好好过日子。你不怕别人说你,我还在乎别人说我呢!你不转化,你不要钱,我还要呢!”真可怜他好坏不分,是非不辨,而单位里无论对我有什么事,总是先找他,由他对我传达和“帮教”。有一天为了不让一本经文落到他手,他狠毒地双手按住我的头使劲往墙上撞,发卡被撞碎,妄图以暴力来逼我屈服。

在我上班的二十天里,厂里的宣传也在加大打压力度,大喇叭公开广播,对我進京提出警告,我至今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不能進京?难道我進京杀人放火了吗?为什么大法在其它国家都被认可,唯独在中国遭到镇压?为什么国内宣传工具攻击我们大法的内容时,却不敢让人看大法书;不让老百姓身体健康,不让老百姓按“真善忍”做,欲将人民引向何方?为什么自称为“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却不准“主人”说一句意见不同的话?当然,“为人民服务”及“全心全意”就更不知从何而谈了!有很多人劝我:他们有权,你去硬碰不是吃亏吗?也有人为自己开脱:这是上面的指令,我也没办法,我得拿工资吃饭。我为世人这种为保全自己而甘愿沉沦的麻木不仁而感到痛心。然而真理终究是真理,正义永远是压不倒的,这就是为什么迄今为止已有二百多人为维护真理而被迫害致死的今天,依然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前仆后继、舍生忘死地护法正法!

2000年3月18日我第三次進京上访。当晚,街道、单位共派八人去车站堵截,未成,又派叶和另一人连夜坐快车赶往北京,第二天在西站口将我堵住带回厂里。叶对我说:“厂里叫我不要上班了,专门看你,我不干,我把你交给保卫处。”后将我送至保卫处。(后来听人说:“齐处长一听说你上北京了,气大了,说这次一定要让你劳教!”)厂里将我送到了公安局,又将我转到看守所再次刑拘。我和其他功友在所内集体炼功、学法、洪法、绝食等,共同抵制邪恶,对看守所内形成正的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很多犯人思想都有所改变。所内许XX和姚X对我们说:“只要一出去,我就炼。”刘XX在狱中坚持炼功,在管教的殴打、手铐下坚贞不屈,坚持修炼,出狱后,已走在正法的行列当中!

在看守所里过了一个月后,2000年5月17日我接到一张劳教通知书,在我不签名的情况下,被强行送進劳教所。我实在不能接受这种非法行为,分别给省劳教委和市劳教委写了一封申诉书,但如石沉大海,杳无回音。在劳教所里,每个大法学员都被三至四名犯人看管,从吃饭、睡觉到上厕所等,甚至说话,一举一动无不被严密监视。我们为了能炼功,为了坚持我们的合法权益,常被打、捆、铐、吊,可这些根本动不了我们的心。

在我此次被关押期间,2000年4月下旬,厂里下了文件:凡因法轮功劳教人员,自动解除劳动合同。進劳教所半月后,叶一直不知我下落,到处打听,最后于6月初在劳教所找到我,向我摊牌:“你思想不转,到期也不会让你出来的;如你能转,我可以等你到期,否则我不可能常年一人带着孩子。”看我思想依旧,他提出离婚。叶和厂里有关人员、离婚办有关人员又来了数次,在他的一再催促下,我们于8月初办了离婚手续。

由于学法不扎实,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着,加上思想中尚存一些变异了的人的观念,我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一些不该写的文字。单位一看我态度有所转变,和派出所以“所外执行”为名让我回厂一边上班,一边转化别人。

正当我步入黑暗的深渊之时,师父的《窒息邪恶》一下让我惊醒,师父在美国西部的三十分钟讲话使我明白:我走错路了,悟邪了,自己被坏人利用了,赶紧改邪归正,回到正法当中来。这次血的教训再次告诉我,修炼是严肃的。伟大的师父再次将我从地狱中捞起,让我深深体会到的何止是无言的苦度!何止是无尽的慈悲!

我上班后,劳教所管理科的干警经常来看我,终于在12月初的一天对我“考察”后,管理科姓刘的科长说:“我看你就差一张声明了!”叫厂保卫处齐处长将我送回劳教所。然而刘的话反倒提醒了我:对,赶快公开声明。于是当晚写了一封声明信,第二天寄往女教所。内容如下:

所领导同志,我在省女教所内因头脑不清醒,写了不该写的文字。现宣布自2000年8月19日至11月1日内所写的所有文字全部作废,特此声明。法轮大法永世长存!
大法弟子:梅婷

我于第二天一早离开了合肥,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第二天厂里见我没上班,派了六人去北京天安门抓我,一周后回来了,又在厂内一些大法学员家中搜查,到处打听我的下落。

大陆弟子:梅婷
原单位:江淮航空仪表厂
2001年7月1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18/13595.html

2001-03-29: 安徽女子劳教所中部份被劳教学员名单
合肥:胡国华 李松 方斯英 王德贤 时长英 丁子清 杨依林 孙金平 胡晓庆 刘德华 李云珍 赵荣花 李玉珍 孙婵 张淑英 周爱凤 蒋茂春 陈玲 苏世珍 徐婉 王秀远 党丽卿 窦梦丽 邬立芳 李群 魏开芝 孙侠 甘章梅 宋红 徐琴 汪运珍 王月英 李士英 陈再兰 刘明芝 许翠华 卢锦容 吴晓华 梅婷 纪广雄 李忠兰 涂修凤 张传慈 芦道珍 曹耀秀 陶浦珠 黄桂芝 王皖玲 刘小妹 纪广英 马侠 余美秀 裴契云 张瑞琳 田中凤 夏纪珍 张兰萍 吴伟明 陈天霞 柏云 李梅(已被迫害致死) 张玉书 丁奇志

合肥市联系资料(区号: 551)

2019-07-14:
现已知迫害单位、迫害责任人:

瑶海国保大队科长:桑劲松 0551-66262869
大通路派出所:0551-64483154
2019-05-26: 合肥市蜀山区法院地址:合肥市蜀山区井岗路1100号 红皖家园对面

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具体经办人崔某0551-63503457

2019-06-25: 合肥市双岗派出所:具体经办人范昌青18815652235,警号004380

2019-05-19: 井岗派出所地址:合肥市蜀山区山湖路1号,0551-653806756538085262693615,所长李春生
蜀山区检察院地址:合肥市井岗路1100号,李卫华63503473

2019-05-19: 合肥市高新区法院:
地址:合肥高新区燕子河路与文曲路交口西北角
电话/传真:65352452
查案电话:12368
院长丁寒梅65352486、13856068303、18956019178
副院长宋长城65352488、13075537870
副院长贾庆霞65352497
副院长黄文新65352477、13955129887
纪检组长解作荣65352490、13855109851
政治处主任艾云65352449、18956019138
办公室主任张友国65352455、13856924106
立案庭:65352425
庭长陈太敏65352437、18955148520
刑事庭:
庭长李德家65996509、15956559216(据了解李德家就是2012年对丁书梅非法判刑5年的法官)
刘德鸿65352461、13865996002
郭小宁65352461
王新艳65352461、13866174975
刘玉莹65352461、13855182161
执行庭:
唐峻庭长65352489
李群法官65352485
尹刚法官65352492
肖华法官65352483
王俊法官65352483
明珠法庭:
地址:合肥市佛掌路与青翠路交口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