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密云县 >> 崔佩英, 女, 59

崔佩英
崔佩英被迫害离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密云县
拘留时间: 2003年6月11日
个人近况: 2011年8月19日 迫害致死 (2011-08-2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1-0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45(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1-06:
北京女子劳教所的药物迫害
北京一位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对家人透露:那些从监狱、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或身体不好,或半年后就莫明死去,是因为他们给法轮功学员下药。

北京女子劳教所90%非法关押的是法轮功学员,以减期和特殊待遇为诱饵、威逼恐吓为手段,利用“黄赌毒盗”人员为工具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单独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饭菜分配都在大厅由警察和小哨(所谓的值班员由“黄赌毒盗”人员组成)操作。北京人吸毒者杨美辉、姜秀杰就是投药者之一。

劳教所里劳动负荷重,心理压力大,各种身体和精神的迫害下,使得很多老年法轮功学员身体各项指标下降、身心极度疲惫,但都硬撑着。警察们冷眼窃笑,就等着你说身体不适,警察们就立即带你去就医,接下来就是长期的药物迫害有增无减,直至出所。你拒绝服药,就会包夹你,单独管理。时任七大队长的李守芬就曾公开叫嚣:肖尧她以为没吃药呢,我都让人掺和在每天的饭菜里了。

吸毒人员杨美辉包夹法轮功学员崔佩英时,就常常出手下药,年仅50多岁、以前身体非常健康的崔佩英出所不久就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离世了。

法轮功学员成钰静,在各种不明药物迫害下,30多岁研究生毕业的她,变得神经出了问题(从包夹口中得知),劳教所私下将她转走了,是原七大队姓武的警察送走的。

2010年12月上旬,63岁的法轮功学员闫林霞拿着警察大队长李守芬给的治血压高的药片,质疑再三告诉李守芬:这不是血压高的药,两年多了一直是白色的药片。李守芬连看也不看的怒斥:“我是队长你是队长?你那眼睛看得清什么,这就是你的药!”黄绿色的药片吃了两天后,闫林霞突然血压升高,出现心脏病症状,人虚脱,送去医务室观察。闫林霞的身体每况愈下,感觉心脏不适,要求诊断心脏,医务室、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却拒绝诊断治疗,只说血压高的问题。直至月底出所,闫林霞也不再吃任何药物,劳教所心里有鬼破天荒地没敢再强迫吃药,只逼迫闫林霞在每日的吃药单上签字就放过。不知闫林霞现今如何。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6/北京女子劳教所的药物迫害-285265.html
2012-01-31: 崔佩英生前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北京市密云县五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崔佩英曾两次遭中共非法劳教,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含冤离世。这里追忆的是二零一零年,崔佩英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七大队(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解体)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当时, 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参与迫害崔佩英的几名吸毒者“包夹”有:杨美辉、黄萍、刘景平和湖北江下区白纸坊的鸨母杨××。她们在警察们的指使下,为了减期,为了谄媚邪警,丧尽天良,拼命侮辱打骂法轮功学员。

杨美辉在崔佩英的每日的三餐上,仅仅象征性地给崔佩英一点点汤汤水水和一个馒头核,汤里边的菜、米粒基本见不到。

崔佩英被强迫整天坐在小椅子上,保持膝盖和腰两个九十度坐姿,双手平放在膝盖上,不许动,仅在几分钟的喝汤时间、如厕时间例外。每天二十多个小时,天天如此。另外,每天近十小时不让崔佩英如厕、不给水喝、不许闭眼睛,恶人还要在她面前喋喋不休的辱骂等等。

由于长时间硬坐,崔培英的腿肿得发光闪亮、臀部坏烂,恶警让“包夹”上药时,用棉签扎崔佩英的血肉。

崔佩英受迫害期间,最常说的一句带着密云方言的话就是:我坚信(法轮大法)!听到的人无不深感震撼。

那期间,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张淑芬、焦健、徐伟、肖尧、成钰静、刘晶、张秀英等,也都被这般迫害着。

背后指使迫害的恶警是从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调来的张淑华和大队长李守芬(其恶行见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头目李守芬恶行)。罪孽深重的七大队解体后,张淑华和李守芬分别转到入所队四大队和所谓的“教育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31/崔佩英生前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遭受的折磨-252557.html

2011-08-28: 北京市密云县崔佩英被迫害离世

北京市密云县59岁的法轮功学员崔佩英,二次被中共非法劳教迫害,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于 2011年8月19日含冤离世。

崔佩英,女、生于1952年10月1日,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前多种疾病缠身,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身心健康,与人为善,对谁都好,是单位同事、亲朋好友邻居等世人公认的好人。

99年7·20后,共产邪党疯狂诬蔑、诽谤、污辱大法。为了证实大法好和还师尊的清白,崔佩英多次去天安门及县政府讲真相,向擦肩而过的过往行人讲清真相,曾经多次被邪恶非法拘留。

2002年8月31日被邪党恶警绑架、抄家,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2年,关押在北京市大兴女子劳教所,留下了年纪将近60岁半身不遂无人照顾的丈夫一个人在家中。非法关押期间,她不向邪恶妥协,恶警对她进行了残酷的折磨,不许睡觉,从早上5点站到夜里面10点,甚至时间更长,关押在不足2平米的小黑屋里,半年不让洗漱,坐小板凳、让吸毒和卖淫女对她身心进行摧残,她都按“真善忍”去做,用善念感化她们,告诉她们大法真相,使她们明白真相,做了好人。2004年8月31日出狱后,崔佩英委托人给3个明真相的贩毒、卖淫女寄去了新买的衣服,对她们的生活给予帮助。

在2004年8月31日崔佩英出狱时,密云县国保科、610头子肖春明不通知家里,也不通知单位,监狱早8点时放人无人接,监狱又打电话同家里联系,半身不遂的丈夫接到电话后,拄着拐杖,扶楼梯下楼,打车去接崔佩英,几百里路到监狱后,监狱不放人,说是没有单位的人来接就不放人,监狱后又给单位打电话,单位去人时监狱才放人,晚上8点多才回到家。她从一个120多斤的健康人,到出劳教所时变成了不能行走、体重不足70斤的人。

通过修炼法轮功,她很快恢复健康,并继续讲清真相。

2009年1月9日,密云县国保科、610头子肖春明伙同恶警蹲坑,又非法绑架崔佩英、并抄了她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及各种耗材等,非法劳教她2年半。因崔佩英不放弃修炼,受尽恶警的残酷的折磨,身体健康日渐恶化,两腿肿胀、疼痛不已,后来用刀在小腿上割开一个口,腿里面原来全是脓血,脓血流了出来以后腿才消肿。

崔佩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2010年7月,劳教所怕承担罪责,给办理了保外就医,崔佩英两腿骨节严重增大,经当地医院确诊:是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腋下多处淋巴癌,腋下长有脓包,脖子上长有一大脓包,脓包破了头,长期流脓,行走困难,日常生活受到很大影响。

就是这样一个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监狱、北京、密云的国保科、610多次到家骚扰、对其家人、往来的亲戚朋友进行电话、手机跟踪、监控、骚扰,使其家人、亲戚朋友无法正常生活。在中共当局的罪恶迫害下,崔佩英的丈夫无法忍受邪党恶警恶徒们没完没了的骚扰、迫害不幸去世。崔佩英的女儿、女婿在北京上班、居住,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孝顺父母、公婆的小夫妻,610、国保科在女儿、女婿上班所在单位,威胁其女儿、女婿:崔佩英如果不放弃修炼就不让孩子们上班、不发工资,单位就辞退、离职,迫使一对恩爱小夫妻离了婚。

2011年7月份,年仅59岁的崔佩英开始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于2011年8月19日离世。中共邪党给其家庭造成的不幸,这个好好的家庭只留下一个孤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8/北京市密云县崔佩英被迫害离世(图)-245998.html

2009-02-03: 北京密云县大法弟子崔佩英被绑架

北京市密云县大法弟子崔佩英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被绑架。

崔佩英,女,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向世人讲真相,曾多次被非法抓捕、拘留。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九日,“六一零”、国保科等恶人、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崔佩英的家中非法抄家,并绑架崔佩英,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

崔佩英在非法劳教期间受尽非人折磨。劳教所的恶警先假装伪善劝崔佩英放弃大法停止修炼,崔佩英坚信大法,不被伪善、谎言所欺骗,恶警凶相毕露,不让她睡觉,从早上五点站到晚十点点,连续多天,致使她双腿肿胀,无法站立的情况下,限定位置坐着,三个月不让洗漱,让狱警和卖淫女,对她进行侮辱和迫害,由于大法弟子崔佩英坚定信师信法志不移、不配合邪恶,一直被单独关押在一间很小的房间里,被邪恶迫害的不能站立,不能坐着,只能躺着,崔佩英心里装着法,在师尊呵护下,闯过了生死关,在出狱时,体重只剩六、七十斤,生活不能自理,密云县“610”、国保科,多次到崔佩英家骚扰。

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邪恶再一次从家中绑架了崔佩英,并抢走了电脑一台、黑白打印机、彩色打印机各一台,刻录机一台、光盘、各种耗材、大法书籍、师尊法像,现关押在密云看守所。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2/3/194794.html

2009-01-09: 密云县法轮功学员崔佩英被邪恶之徒绑架
北京市密云县法轮功学员崔佩英于今日中午(2009年1月8日),被邪恶之徒绑架,追查往来人员,请知情人补充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9/193249.html

2008-07-19: 密云县恶党人员24小时监控迫害崔佩英老人

密云县法轮功学员崔佩英98年喜得大法,自99年大法被迫害后,因不放弃修炼,每到年节从单位到居委会,片警、610、公安等多次上家骚扰。

邪党为了奥运,在4月14日早、20日晚警车横在大门口院里站满了警察,24小时对她监控,[她家老伴因身体有病,邪恶多次骚扰下,老伴在2006年底去世。子女不在身边,就一人50多岁近60的人只为炼法轮功做好人],现又在她家三个门楼房院安了两监控器,出门几步还有两个。崔佩英只为修炼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手无寸铁。这恶党政府为了一个老太太,下这么大的力,伤这么大财,捞这么多的民,真不知是为啥。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7/19/182302.html

2008-04-25: 对北京密云崔佩英家被恶警监控的补充

4月20日晚上,天下着雨,公安恶警蓄意抓捕法轮功学员崔佩英。公安恶警的大面包车堵在法轮功学员崔佩英家楼外门口,楼下院子里站着好多警察,有的抽烟,有的打手机,折腾到大约10点多才撤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5/177176.html

2008-04-18: 北京密云崔佩英家被恶警监控

北京密云县法轮功学员崔佩英家现二十四小时被邪党恶警监控。

4月14日早晨7:30,一大群恶徒大力敲击崔佩英家门,房外站了一大群人,高声大叫开门,闹了好长时间见没有动静才下楼。楼下停着车,这些人在车上吃早餐。到了9点多,他们又派一人冒充查水表叫门。闹腾半天才全部撤走。据说邪党恶徒已对崔佩英家进24小时监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8/176685.html

2004-11-06: 我叫崔佩英,因我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向世人讲真象、去北京上访,曾多次被非法拘捕。2003年6月11日,我被非法送到大兴北京女子劳教所,因被迫害严重,被送入医院,在那里恶警怕我向世人讲真象,又于2003年10月24日把我送到女子劳教所第五大队。

刚一到的时候,恶警先用伪善的手段对我,目地就是让我放弃大法的修炼,我深知没有大法就没有我,我的生命是大法构成的,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做的是好人,怎么能转化呢?休想达到它们的目地。

恶警看着伪善不行,就来恶的。恶警大队长陈秀华、赵国新,多次对我强行洗脑,肉体和精神摧残,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从早上5点站到深夜2点,长达两个多月,站不住了它们就画一小块地方,不让挪动的坐着,数次让那些犹大轮番对我实行所谓“帮教转化”,让那些犹大和卖淫女对我辱骂和摧残,逼我看造假录像、反大法的书籍,半年多不让洗漱、洗澡、换衣服,到了十冬腊月我还穿着单衣服。它们使尽了招术,无济于事。

在劳教所里,是师父呵护着我,是大法的威力使我走了过来,在犹大围攻时,我就用师尊的大法回击它们,它们放迫害大法的录像,我就闭上眼睛默诵《转法轮》、经文、背五套功法口诀,我深知大法比我的生命值钱,我牢记师尊教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11/6/88512.html

密云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8-12-22:密云区公安分局:
电话:89095522
监管总队87395124
副局长王锦13911001881

密云看守所:
电话:010-69088006
副所长来守东13601149382
指导员杜宗革13910512369
狱警王凯13911280939

2018-10-04: 相关人员电话:
密云看守所:
驻所检察官:010-69069203
指导员(与所长同级别):杜宗革 13910512369
副所长:来守东 13601149382
警长:王凯 13911280939

特邀警务监督员:
退休警察:丁洪悦 13581772581
县人大代表:于廷有 13910033660

监督举报电话:
本所:010-69088006
分局:010-89095522
监管总队:010-87395124
北京市密云区看守所:
电话:010-69063809
地址:北京市密云区密云镇李各庄村,邮编101500
王锦13911001881
王凯13911280939
郑军13910715869
刘磊13120241939
孔武13911371257
贾志合13716725706
史俊文13910679125
冯宝军13911836388
李云峰18501112158
陈元清13910878248
张自彦13701317570
杜宗革13910512369
廖葛忠18010106583
王守杰13601393137
李大友13601001763
齐春金13718339633
马建为13911381100
宋绍起13621392308
张爱民13701074429
倪金亮13911836235
李永洪13801331369
胡海波15910231121
杜守来13716194519
孙洪青13241636508
董明辉13701162357
齐春达13718578490
朱立云13911368151
赵国松13701139340
单仲生13641036433
张海龙1391183637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