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广元 苍溪县 >> 曾玉贤, 男, 5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16:四川广元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以来,广元市地区各县、区法轮功学员遭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国保警察、各派出所警察以及各社区不法人员的骚扰与胁迫。有的被上门骚扰、被非法录了像、登记个人信息、手机号码及家庭住址。还被逼问是否还在修炼法轮功,还被强迫签字。

二零一七年九月,苍溪县五龙镇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曾玉贤的父母家,逼问他们现今还在修炼法轮功没有。曾玉贤的父母亲(父亲曾善继、母亲曾善英)在二零一五年曾经控告过恶首江泽民。他们最后还威胁如果他们还在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有来往,就把他们关押起来。曾善英惧怕儿子再次受到六一零的迫害,被逼迫说出了法轮功学员李光清曾经带著大法书和资料,去五龙镇她的家里找过儿子曾玉贤,还给警察拿出了李光清曾经打的条子,条子的大概内容是要法轮功学员曾玉贤现在要抓紧时间好好修炼,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二零一七年九月,苍溪县东城派出所警察,三番五次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冯成碧。

再有,苍溪县东城派出所两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张思碧家中,追问她现在是否还在修炼法轮功,最后还强迫她签字。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下午两点四十分时,金穗社区一工作人员骗开了李光清的家门,非法闯入家中。当时有苍溪县六一零主任刘一乐、六一零成员刘颖、冯春梅,国保大队警察张云、武仲军、母永红,城郊区派出所警察,以及金穗社区主任陶××等,一共十多人。非法闯入后,这些人蛮横的对李光清说要搜家。李光清告诉他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并拒绝在非法的搜查证上签字。国保警察及城郊区派出所警察说:不签字照样搜,四、五个警察翻箱倒柜搜了好几遍,在甚么也没有搜到的情况下,警察还是将李光清劫持到了苍溪县江南镇城郊区派出所作非法笔录,由于法轮功学员李光清正念强,拒绝回答警察所提出的一切问题。并告诉警察,谁执行了错误的命令也要终身追究的,好事坏事都是自己给做的,不要只顾拉车,还得回头看路。一个多小时候,法轮功学员李光清终被送回了家。

六一零主任 刘一乐 18308375864;
国保大队警察 母永红 13183564165;
国保大队警察 张云 13908126110

法轮功学员黄群惠曾经多次遭到非法劳教过,以及被绑架到广元市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过。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一日,被广元市利州区嘉陵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就被送到朝天区非法关押。九月三十日,警察威胁法轮功学员黄群惠,要多非法关押她二十天。黄群惠被逼迫签了字,当天就回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6/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5517.html#171015235948-1

2015-09-30: 四川会计师多次遭冤狱迫害 年迈父母控告江泽民
四川苍溪县52岁的法轮功学员曾玉贤,原是苍溪县商业局主管会计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单位无理开除,并多次被绑架到监狱、劳教所,遭到非人的酷刑迫害。二零一零年再次被非法判刑七年,现还在德阳监狱遭受迫害。

2015年8月5日,曾玉贤年迈的父母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要求依法对被控告人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责任,并立即无条件释放儿子曾玉贤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功清白。

自1999年4月27日至2015年,江泽民个人或伙同已知与未知的共同犯罪参与者,发动、设计、谋划、命令、主导、落实、管理、参与或煽动了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折磨以及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与惩罚,这些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以及中国刑法第247、232、248,254、234、236、237、238、297、399,263、267、270、275、245、244.251以及第246条。

以下是曾玉贤父母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们的儿子曾玉贤,现年52岁,男,汉族,生于1963年8月,四川省苍溪县人,1985年毕业于南充财贸学校,90年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1985年在苍溪县糖酒公司,百货公司,煤建公司担任会计和财会股长;90年担任苍溪县商业局财会股股长。因我儿曾玉贤眼睛得了眼疾,曾多次去过重庆、成都、南充等地区的各大医院治疗都无效。就在一九九六年夏天的一个偶然机会,去探望朋友,朋友推荐法轮功,给我儿介绍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儿一听也要修炼。修大法后,不到一星期我儿的疾病就没有了,身体的一些杂症也都不翼而飞了。我们家人在我儿身上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江泽民又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

一九九六年我儿有幸接触法轮大法,各种病症相继不治而愈,就在2000年2月11日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局国安大队副队长李平,伙同四个警察强行把我儿绑架到县公安局5楼,进行刑讯逼供,县公安局杨聪等国安警察又把我儿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开除工职,还罚款3000元。县公安局杨聪等国安警察三天两天提审我儿,强行逼供迫害。

我儿在看守所遭受三个月的迫害后,又被四川省公安厅劳教一年,被强行押运到绵阳新华劳教所残酷迫害。劳教所的管教们强迫我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我儿坚决不从,还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修大法后的身心受益,我儿还说:我们炼法轮功不贪财,不赌博,不嫖娼,不卖淫,不偷盗,不抢劫,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劳教所警察和杂案犯他们听后,象发疯似的把我儿抓起来,用钢绳捆绑,把手和脚都用铐子铐上,用电棒,电棍击打我儿全身及脑袋和面部,我儿在劳教所一年多受尽了凌辱与酷刑和折磨,至今在我儿的手臂上还留下在劳教所遭受毒打折磨的伤疤痕迹。

2002年3月,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县610非法组织,派便衣人员对我儿进行监控、跟踪,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绑架我儿,强行砸烂门窗,进行非法搜查抄家,没出示任何手续,损坏了家用电器,砸烂桌椅板凳,毁坏了衣柜,抢走大法书籍及大法资料,被非法判刑两年,又被县公安押送到广元监狱,进行超重体力劳动体罚,多次受监管人对我儿进行酷刑折磨。

2004年8月我儿曾玉贤从监狱里回家来,得知苍溪县委,县政府对待凡是炼法轮功被抓,被关的退休干部或退休职工的养老金一律扣发,这些老人又没生活来源,怎么生活呀!我儿曾玉贤随笔向苍溪县委书记罗先平写了一封信,指出扣发养老金这样做是违法的,要求立即补发将扣发的法轮功学员的养老退休金。随后县委书记罗先平不但不补发法轮功学员的养老金,还派出县公安局,县610的便衣人员对我儿曾玉贤进行跟踪,监控。

2004年10月县公安局,县610多个便衣强行闯进我儿曾玉贤的住宿,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搜查,把屋顶棚撬开搜查,屋顶全被砸毁,没出示任何搜查证,强行抢走大法书籍及大法资料,还抢走大法炼功音乐带、手机、电脑等私人物品,强行将我儿曾玉贤非法绑架到县公安局看守所,强行逼供。监禁五个月后,被非法判刑5年押往广元监狱,曾多次遭到监狱警察,犯人的毒打。

2006年8月在广元监狱,我儿曾玉贤被监狱警察,犯人酷刑折磨,毒打成重伤,送往广元荣山监狱医院住院十几天还一直是昏迷不醒,广元监狱医院见人快不行了,广元监狱医院电话通知我们家属说:曾玉贤病危,叫我们当天连夜连晚赶到荣山医院见儿子。我们赶到荣山医院看见我儿曾玉贤昏睡在那,全身多处是伤,血迹浸透全身衣服,监管人员威胁医院医生护士不准透露半点实情。

我们与亿万大法弟子一样本有一个温暖祥和的家,被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至今,这些年我儿曾多次被绑架,多次被非法抄家,多次被关进黑监狱,有几次被迫害都造成有生命危险,给家人身心造成严重的悲痛与伤害。我儿媳受不了这种种伤害和打击,离婚了。这都是被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2010年3月,有一天我儿曾玉贤随单位车下乡出差,在出差的路途遭到苍溪县公安局,县610人员非法绑架,抢走我儿曾玉贤随身带的大法资料及护身符卡片,手机等私人物品,有十几个便衣警察将我儿曾玉贤用手铐铐回家(商业局宿舍),强行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楼上楼下、床上床下、沙发、衣柜、橱柜全翻遍,强行抢走打字机、复印机、刻录机、电脑,还抢走大法书《转法轮》两本,还抢走mp3一个,还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几张,还抢大法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没出任何抄家证,强行将我儿曾玉贤关押在苍溪县看守所。

迫害5个月后,被苍溪县法院冤判7年,现还在德阳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我们在此要求政府当局能早日还我们儿子的清白,还我们儿子的自由之身,让我们能早日与自己的儿子团聚。望政府部门中那些有良心的中国人,能站出来替我们的儿子说一句公道话,伸出你们的援手,早日放我的儿子回家,请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情!

法轮大法师父教导我们的儿子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我们的儿子按法轮大法师父教导努力去做好人,身心健康,为国家减少负担,为父母减少担忧,这有什么不好?我们的儿子只想做个好人,但就因为做好人,我们的儿子被强加了说不清、数不尽的罪名,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

我们的儿子与亿万大法弟子的亲人所遭受的痛苦和悲伤,及家庭带来的损失,失去亲人痛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功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我们请求最高检察院尽快立案侦查江泽民,查明其犯罪事实,追究其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30/四川会计师多次遭冤狱迫害-年迈父母控告江泽民-316810.html

2013-07-25: 曾玉贤仍在四川阿坝监狱四监区遭迫害

曾玉贤,男,五十多岁,四川省苍溪县人。中等身材,语如洪钟,精明干练。由于证实大法,多次被邪党绑架迫害,现仍在四川阿坝监狱四监区遭迫害。

曾玉贤原是苍溪县商业局办公室人员,一九九九年上京证实法被恶警绑架劳教,走出黑窝后,信师信法,坚定的走在证实大法的路上,被邪恶视为眼中钉,曾几次被害,这次已是第四次了。

此次被害于2011年10月入狱后,从不配合邪党邪政,无论恶人采取卑鄙阴毒的手段(长期罚站,不准睡觉,强制奴工等),他都从不屈服。长期随时都在背诵大法,坚定信念法轮大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5/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77172.html

2012-09-02: 四川苍溪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情况
......
70岁的崔维凯,曾任苍溪防疫站站长,其母瘫痪在床需要照料。“610”人员明知实情却丧人性的于2004年5月将崔维凯绑架到广元“莲花山庄”洗脑班迫害,母亲顿时失去依靠,他们母子身心受到严重摧残。2010年3月27日苍溪“610”及国保恶警非法闯入崔家中,抢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绑架到看守所,同遭受迫害的还有曾玉贤。当崔女儿要请正义律师为其辩护时,“610”人员找到女儿单位威胁其女,不准请正义律师为父辩护,否则就判其父重刑,还要开除其工作。最后其女无奈只得放弃。崔维凯被非法判三年,曾玉贤被非法判刑7年,现都被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

会计师曾玉贤,遭二次劳教,二次劳改,最后一次被非法判七年,从监狱劳教所每次回来都是浑身是伤,在苍溪看守所被恶警孙树林打成重伤三天后才能站立,家中私有物品多次被抢劫,家人请北京律师“610”却不准为其辩护,百般阻拦,单方面开庭,非法审判。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四川苍溪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情况-262291.html

2012-08-04: 中共四川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上半年罪行综述
......
◇广元市苍溪县会计师看守所、德阳监狱被酷烈迫害

广元市苍溪县法轮功学员曾玉贤,两年前被苍溪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德阳监狱。

四十八岁的曾玉贤,原是苍溪县商业局主管会计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单位无理开除,并多次被绑架到监狱、劳教所。二零零一年,刚经历一年半的非法劳教出狱不久的曾玉贤,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苍溪县国保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德阳监狱。遭到苍溪县国保和德阳监狱残酷迫害:拳打脚踢、电烙铁烙肚子,用开水烫他的头,把他的头发烫掉一块;用钢丝钳夹他的牙;几天几夜不准睡觉、上厕所,任他大小便拉在裤子上。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曾玉贤被苍溪县国保再次绑架、抄家,恶警抢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光盘刻录机。八月十三日,苍溪县法院对他第二次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一年,曾玉贤第二次被劫持到德阳监狱。在二监区(入监队),他遭到犯人赵伟等多人的毒打,后被关押到四监区。

二零一一年三月,德阳监狱在四监区成立所谓攻坚小组,对曾玉贤等暴力洗脑转化迫害。恶警唆使犯人孙小林、李林等将曾玉贤拉到四楼没有监控器的电视房内,对他大打出手,将他打得严重内伤,走路说话困难。之后恶警又组织肖前信、吴敏、曾万彬等八名犯人轮番折磨曾玉贤,先是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之后又是五天五夜不让他睡觉。迫害指使者是四监区“六一零”恶警李捷、副教官肖前勇。曾玉贤现被转至阿坝监狱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5/中共四川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上半年罪行综述-259819.html

2012-04-21: 四川会计师四遭冤狱 受非人酷刑
四川苍溪县法轮功学员曾玉贤,两年前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
四十八岁的曾玉贤,原是苍溪县商业局主管会计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单位无理开除,并多次被绑架到监狱、劳教所,遭到残酷迫害。

遭非人酷刑:烙铁烙身 开水烫头 钢钳钳牙

二零零一年,刚经历一年半的非法劳教出狱不久的曾玉贤,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国安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或劳改)五年,被劫持到德阳监狱迫害。

在看守所及监狱的非法囚禁期间,他遭到恶警各种酷刑折磨,拳打脚踢、电烙铁烙肚子,恶警还用开水烫他的头,把他的头发烫掉一块;用钢丝钳夹他的牙;几天几夜不准他睡觉上厕所,任他大小便拉在裤子上。在德阳监狱曾玉贤和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正念抵制迫害。二零零三年他被转往广元监狱。

再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一月,出狱不久的曾玉贤又遭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在四川省新华劳教所,他遭到酷刑及奴役迫害。

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曾玉贤被苍溪专事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机构和国安恶警绑架、抄家,恶警抢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光盘刻录机。八月十三日,四川苍溪县法院对他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一年,曾玉贤再次被劫持到德阳监狱,在二监区(入监队),他遭到犯人赵伟等多人的毒打;后被关押到四监区。二零一一年三月,德阳监狱在四监区成立所谓攻坚小组,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暴力洗脑转化迫害。

恶警以减刑为诱惑,令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人孙小林、李林等将曾玉贤拉到四楼没有监控器的电视房内,对他大打出手,将他打得严重内伤,走路说话困难。之后恶警又组织肖前信、吴敏、曾万彬等八名犯人轮番折磨曾玉贤,先是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之后又是五天五夜不让他睡觉。迫害指示者是四监区“六一零”恶警李捷、副教官肖前勇。

曾玉贤现被转至阿坝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1/四川会计师四遭冤狱-受非人酷刑-255976.html

2010-09-05: 律师为法轮功辩护 中共为何百般阻挠?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原四川省苍溪县商业局主办会计师曾玉贤被苍溪“六一零”及法院非法重判七年(“六一零”是中共江氏集团专门迫害法轮功、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同时另一法轮功学员──原苍溪县疾控中心医师崔维凯也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苍溪“六一零”伙同法院枉判曾玉贤的过程中,曾玉贤的家属请了北京的正义律师王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下午,王律师到苍溪县法院递交手续,依法要求阅卷和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都被法院负责人和看守所警察无理拒绝。

依据《律师法》和《刑事诉讼法》,案子到法院阶段时,只要有委托手续,律师即可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和到法院阅卷。苍溪县法院和看守所拒绝律师阅卷和见人的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真正地在破坏法律的实施。

当王律师返回北京后,广元市“六一零”曾冒充北京顺义区人员打电话到王律师所在事务所打听他的情况,后据知情人称,广元市苍溪县当局就曾玉贤的代理律师的情况做了详细的调查,并由该县公检法司及“六一零”共同就律师的情况发了一个红头文件,称该律师“经常接受海外媒体采访、二零零九年年度考核未通过”等。法院庭长、本案主审法官舒绍林还称:他们要整哪个律师是很容易的。

就在曾玉贤的律师到法院递交手续后几个小时,其委托人--曾玉贤的父母即受到当地“六一零”的骚扰和威胁,“六一零”人员企图迫使他们放弃委托律师。

同时,苍溪县法院正策划对法轮功学员曾玉贤秘密开庭。当其家属另外委托的律师到法院要求阅卷时,才得知第二天就要对曾玉贤非法庭审。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法院才不得不允许律师下午去阅卷。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5/229254.html

2010-08-23: 原商业局会计师曾玉贤被非法判刑七年
(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上午八点半,四川苍溪县法院非法开庭,不顾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在所谓“审判委员会”的操纵下,强行判原商业局会计师、法轮功学员曾玉贤有期徒刑七年。

法院阻止世人旁听 法庭外戒备森严

对来往行人车辆摄像
对来往行人车辆摄像 对来往行人车辆摄像
对来往行人车辆摄像
戒备森严
戒备森严 法院前禁止行人通行
法院前禁止行人通行
法院对面严密监视行人的便衣
法院对面严密监视行人的便衣 聚积在法院外严阵以待的国安及610成员
聚积在法院外严阵以待的国安及610成员
苍溪县法院
苍溪县法院 被挡在法庭外的亲友
被挡在法庭外的亲友

开庭前二、三十分钟,广元市和苍溪县的国安及“610”(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成员便在聚积在法院大门外的台阶下,严密监视接近法院的行人,并对来往的行人、车辆進行摄像。法院前的人行道禁止通行。庭审期间,法院四周仍有便衣在严密监视行人。

每个進入法院的人都被盘查,欲進入旁听的民众一律不允進入,都被挡在法院大门外,恶人还非法拍照。连曾玉贤将近70岁的老母亲也被挡在法庭外,不允老人到庭上见自己的儿子。

法院阻止世人旁听、戒备森严,本身就暴露其非法构陷的意图和其做贼心虚的衰弱而邪恶的本性。

阻止律师介入 威胁家属

由于“610”伙同法院无故刁难、阻止律师介入,当天开庭为曾玉贤作无罪辩护的正义律师是在开庭前一天才由家属从新委托另一律师,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被法院允许介入的。

在这之前的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下午,曾玉贤的父母为其委托的代理律师到苍溪县法院递交手续、要求阅卷时,被告知“法轮功案件现在有内部规定:律师代理需要资格审查,这类案件需要审查之后才通知你。”律师问:“这是四川的规定还是中央的规定?是你们法院系统的规定还是哪个系统的规定?”法院负责人回答说: “你应该知道。”律师回答说:“我知道你们是违法的。”

随后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时,看守所警察称要先请示上级。请示完毕后告诉律师:“上级说不能见人。”律师表示,按照法律规定手续齐全应当见人。当警察表示其是“按照上级的指示办”时,律师告诉说“拒绝上级明显违法的指示,这是公务员法规中的规定。”警察无言以对。

依据《律师法》和《刑事诉讼法》,案子到法院阶段时,只要有委托手续,律师即可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和到法院阅卷。苍溪县法院和看守所拒绝律师阅卷和见人的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真正的在破坏法律的实施。

曾玉贤的律师返回北京后,曾在一工作日上班时间给苍溪县法院打电话,想询问案件情况,但无人接电话。后该律师所在事务所接到一电话,自称是北京市顺义区的,以“发生经济纠纷”为藉口向事务所员工打听曾玉贤的律师的情况。事务所工作人员感觉电话有些蹊跷,后就该号码打过去,却发现那个号码是广元市“六一零”的电话。

后据知情人称,广元市苍溪县当局就曾玉贤的代理律师的情况做了详细的调查,并由该县公检法司及“六一零”共同就律师的情况发了一个红头文件,称该律师“经常接受海外媒体采访、二零零九年年度考核未通过”等。法院庭长、本案主审法官舒绍林还称:他们要整哪个律师是很容易的。

就在曾玉贤的律师到法院递交手续后几个小时,其委托人──曾玉贤的父母即受到当地“610”的骚扰和威胁,“610”人员企图迫使他们放弃委托律师。

同时,苍溪县法院正策划对法轮功学员曾玉贤秘密开庭。当其家属另外委托的律师到法院要求阅卷时,才得知第二天就要对曾玉贤非法庭审构陷。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法院才不得不允许律师下午去阅卷。

同期被非法绑架的另一法轮功学员、原苍溪县疾控中心医师崔维凯的代理律师也遇到了几乎相同的情况。崔维凯的女儿委托北京律师江一彬为父亲做无罪辩护。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下午,律师去法院递交了手续,要求见崔维凯,但遭拒绝,法院说上面有规定,这类案件要重新审查律师资格。

紧接着,苍溪“六一零”、国安大队、法院与崔维凯的女儿单位(幼儿园)的领导全部轮番出动,对崔维凯的女儿進行威胁、恐吓,不许她请北京律师。崔的女儿吓得不敢接律师的电话,接着连电话号码都换掉不敢用,最后在中共压力下,解除了请北京律师为父亲做无罪辩护的合约。据悉,中共苍溪法院企图指定所谓“律师”为崔维凯做有罪辩护。

苍溪县“610”、法院为甚么那么害怕律师介入法轮功的案子呢?这不正说明了他们迫害好人的非法与邪恶吗?恶人恶警们害怕他们的迫害行为曝光。这也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与善良民众的真实表现——表面平静掩盖着腥风血雨。他们极力隐瞒真相,欺骗民众;背地里肆意践踏法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对自己罪恶行径曝光害怕得要命,他们也知道,当世人知道了真相、看清了其邪恶面目后,都会指责他们,民众的怒火定会引发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反迫害,令中共邪党异常恐惧。

无视辩护 执意构陷

维权律师在庭上指出:

1、中国至今没有哪一条法律将法轮功定为×教,政府与个人也不能给某种信仰写信为正教或邪教,法轮功学员没有破坏任何一条法律的实施,客观上也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因此目前利用《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将法轮功学员定为所谓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完全是错误的,法律适用不当,是极其荒谬的。

2、法轮功学员主观上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故意。法轮大法是指导人修身养性、祛病强身的高德大法。被告人曾玉贤修炼法轮功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强身健体和修身养性,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而不是为了破坏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

“思想不能构成犯罪”“信仰自由”“宗教自由”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一种文明共识,并作为一项原则被写入《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我国已经在几年前加入了这两项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也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被告人修炼法轮功是宪法所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具体体现。任何国家机关不得以任何手段强制被告人不信仰法轮功。司法机关以“破坏法律实施罪”来打压、迫害、构陷法轮功修炼者已经构成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的“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应该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3、被告人的行为没有社会危害,不构成犯罪。相反,被告人曾玉贤的行为是造福社会。被告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获得了身心健康,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同时积极向他人介绍宣传法轮功祛病强身的效果,让大家都来学法轮功,做好人。从小的方面来说,为家庭节省了医药费用开支,促進了家庭的和睦幸福。从大的方面来说,为国家节约了医药资源,同时被告人有信仰、有寄托,并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有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被告人一心想的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他是一个正直守法的公民,他的行为方式是和平的,没有侵犯任何第三方的利益以及危及他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也没有扰乱公共秩序及破坏国家法律。

4、起诉书指控曾玉贤2009年以来曾在家中制作过宣传资料,但却没有相关的证据来支持这一结论。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的证据不足,证人的证言是孤证,孤证是不能定罪的。至于从被告人家中查抄出来的法轮功宣传资料不能作为认定被告人的犯罪证据,第一点,取证程序违法。据被告人在庭上的陈述,公安侦查人员是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查抄扣押的,事后才补了一个搜查证,这是明显的非法搜查和非法扣押,这部份物证不能采信;第二点,被告人家中的宣传资料是被告人合法持有的,持有法轮功宣传资料不违反国家法律。

另外,从内容上看,法轮功的宣传品分为两部份,一部份是关于气功修炼和哲学思想的,比如《转法轮》等,一部份是抨击时政的,比如《九评共产党》等。

就前者而言,都是一些关于气功修炼方法和中国传统的佛教哲学、道教哲学方面的内容,其目的是为了传授气功修炼方法和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编注: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教人向善,提高心性)。这当然没有甚么违法的地方。

就后者而言,其内容反省历史,抨击时政,批评执政党。我国宪法第四十一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更何况《中国共产党章程》第三十四条(五)规定还堂而皇之的写着:“密切联系群众,坚持党的群众路线,自觉地接受党和群众的批评和监督……”。因此,《九评共产党》等宣传品行使的宪法规定的公民对国家机关和执政党的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并没有破坏任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编注:中共是一个罪恶纍纍的政党,并不是国家机关。任何公民都有权批评任何一个政党,更有权谴责中共这样一个邪恶的政党。)

辩护律师反问自己也请庭上的法官和检察官、法警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甚么这么一个自称“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这么害怕批评,这么害怕人民提意见呢?是不是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政策,是不是应该对人民多一些理解和宽容,少一些敌视和打压呢?像法轮功这么一个和平的修炼团体,他们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诉求,学员一心想的是如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他们不反对政府,也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也没有侵犯他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可以说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为甚么却要大规模地镇压呢?为甚么要用刑罚来处罚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呢?大家维护的又是一个甚么样的政党与政权呢?

辩护律师最后指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曾玉贤犯有“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不能成立,因此希望合议庭宣判被告人无罪,立即无条件释放。

在辩护阶段,辩护律师的辩护多次被法官打断。最后休庭了一个多小时,由所谓本案审判委员会的决定,对辩护人的辩护不予采信,强行宣布无辜的曾玉贤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法轮功学员曾玉贤义正辞严地向法官们指出:你们的行为是在对法轮功学员犯罪,是在严重的践踏法律,也是在破坏天法,必将受到天谴!

就 “审判委员会”这个机构,法律界人士普通认为,这是一个妨碍司法公正的非法组织、机构。本案所谓“审判委员会”,不外乎由法院院长(当然是中共党员)、中共的政法委、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成员、以及合议庭中其他作为陪衬的人员组成。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实施者或胁从实施者,这首先就决定了这个机构的目的就是跟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因此,当事人与辩护人的所有辩护完全可以置之不理。而且,这个机构中的一些人员“判而不审”,根本没有参加庭审,却在背后决定审判结果。这个机构完全剥夺了当事人的辩护权。这是严重践踏人权、破坏法律的行为!

再加上威胁家属、阻止律师介入,不许世人旁听等一系列卑劣行径,操控政府及司法机关,野蛮践踏、破坏法律,掩盖真相,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共恶党的流氓嘴脸完全暴露无遗。

正如一些明智之士指出的那样:一个政党把持政府制定了法律,自己却又去破坏法律实施,甚至对真正维护、遵守法律的民众(如维权律师、法轮功学员等)進行迫害,那么它的政权一定维持不了多久了,面临的是很快解体。这也正应了“天灭中共”的天机!

法轮功学员曾玉贤被迫害简况

曾玉贤,男,48岁,大专文化,原四川省苍溪县商业局主办会计师。2010年3月26日,曾玉贤被苍溪“610”非法机构和国安恶警绑架并抄家,恶警抢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光盘刻录机。

曾玉贤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开除。2001曾玉贤因发真相资料,被国安恶警绑架后遭拳打脚踢,被电烙铁烧肚子,后被非法判刑5年。恶警用开水烫他的头,把头发烫掉一块;用钢丝钳夹他的牙;几天几夜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大小便拉在裤子上;用脚镣手铐限制他的行动,对他施以各种酷刑。2006年1月,恶警又将曾玉贤绑架至看守所迫害,并被非法罚款、抄家、劳教两年。2010年3月再次被绑架后8月13日被非法重判七年。曾玉贤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苍溪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3/228701.html

2010-08-22: 四川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
零九年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广安市张光全、陈兵、郭德财、蓬安县唐建平、乐山的杨彦章、成都的樊海东、眉山的夏春雷、华莹双河 镇的邓启兴、宜宾市的徐强、绵阳的孙仁智、旺苍县的何某某、杨树忠、徐永亮、曾玉贤、孟华龙、陈祥明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28654.html

2010-08-14: 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原商业局会计师曾玉贤和原疾控中心医师崔维凯,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日被苍溪“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国安的警察绑架;后被非法起诉。

刁难律师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下午,曾玉贤的父母为其委托的代理律师到苍溪县法院递交手续、要求阅卷时,被告知“这类案件现在有内部规定:律师代理需要资格审查,这类案件需要审查之后才通知你。”律师问:这是四川的规定还是中央的规定?是你们法院系统的规定还是哪个系统的规定?法院负责人回答说:“你应该知道。”律师回答说:“我知道你们是违法的。”

随后律师到看守所见人时,看守所警察称要先请示上级。请示完毕后告诉律师“上级说不能见人。”律师表示,按照法律规定手续齐全应当见人。当警察表示其是“按照上级的指示办”时,律师告诉说“拒绝上级明显违法的指示,这是公务员法规。”警察无言以对。

律师表示,依据《律师法》和《刑事诉讼法》,案子到法院阶段时,只要有委托手续,律师即可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和到法院阅卷。苍溪县法院和看守所拒绝律师阅卷和见人的行为没有任何依据,是真正的在破坏法律的实施。

曾玉贤的律师返回北京后,曾在一工作日上班时间给苍溪县法院打电话,想询问案件情况,但无人接电话。后该律师所在事务所接到一电话,自称是北京市顺义区的,以“发生经济纠纷”为藉口向事务所员工打听曾玉贤的律师的情况。事务所工作人员感觉电话有些蹊跷,后就该号码打过去,却发现那个号码是广元市“六一零”的电话。

后据知情人称,广元市苍溪县当局就曾玉贤的代理律师的情况做了详细的调查,并由该县公检法司及“六一零”共同就律师的情况发了一个红头文件,称该律师“经常接受海外媒体采访、二零零九年年度考核未通过”等。

就在曾玉贤的律师到法院递交手续后几个小时,其委托人──曾玉贤的父母即受到当局的骚扰和威胁,妄图迫使他们放弃委托律师。

威胁家属

原苍溪县疾控中心医师崔维凯的代理律师也遇到了几乎相同的情况。

崔维凯的女儿委托北京律师江一彬为父亲做无罪辩护。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下午,江一彬律师去法院递交了手续,要求见崔维凯,但遭拒绝,法院说上面有规定,这类案件要重新审查律师资格。

紧接着,苍溪“六一零”、国安大队、法院与崔维凯的女儿单位(幼儿园)的领导全部出动,对崔维凯的女儿進行威胁、恐吓,不许她请北京律师。崔的女儿吓得不敢接律师的电话,接着连电话号码都换掉不敢用,最后在邪恶压力下,解除了请北京律师为父亲做无罪辩护的合约。

据悉,中共苍溪法院企图指定所谓律师为崔维凯做有罪辩护。

事件回顾

四川省苍溪县原商业局会计师曾玉贤和原疾控中心医师崔维凯,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日被苍溪“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和国安恶警绑架。

曾玉贤,男,四十八岁,大专文化,原四川省苍溪县商业局主办会计师。三月二十六日,曾玉贤被苍溪“六一零”非法机构和国安恶警绑架并抄家,恶警抢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光盘刻录机。至今曾玉贤还被绑架在苍溪县看守所。

曾玉贤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开除,并先后多次被绑架到监狱、劳教所残酷迫害。恶警用开水烫他的头,把头发烫掉一块;用钢丝钳夹他的牙;几天几夜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大小便拉在裤子上;用脚镣手铐限制他的行动,对他施以各种酷刑。

崔维凯,男,六十八岁,四川省苍溪县疾控中心主治医师。三月二十六日,苍溪县“六一零”和国安恶警又以怀疑他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为由,把他强行绑架。对他残酷迫害,毒打,崔维凯被恶警打伤后送去医院治疗时,都被戴上脚镣手铐,恶警并向家属子女勒索钱财。

崔维凯自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就被中共迫害,被开除工作,经常遭中共人员的窃听、跟踪、监视、抄家、勒索;先后五次被“六一零”、国安绑架、关押,肉体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3/228293.html

2010-05-23: 四川省苍溪县会计师和医师被非法抓捕
四川省苍溪县原商业局会计师曾玉贤和原疾控中心医师崔维凯,于2010年3月26日被苍溪“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和国安恶警绑架。

曾玉贤,男,48岁,大专文化,原四川省苍溪县商业局主办会计师。2010年3月26日,曾玉贤被苍溪“610”非法机构和国安恶警绑架并抄家,恶警抢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光盘刻录机。至今曾玉贤还被绑架在苍溪县看守所。

曾玉贤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开除,并先后多次被绑架到监狱、劳教所残酷迫害。恶警用开水烫他的头,把头发烫掉一块;用钢丝钳夹他的牙;几天几夜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大小便拉在裤子上;用脚镣手铐限制他的行动,对他施以各种酷刑。

崔维凯,男,68岁,四川省苍溪县疾控中心主治医师。2010年3月26日,苍溪县610和国安恶警又以怀疑他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为由,把他强行绑架。对他残酷迫害,毒打,崔维凯被恶警打伤后送去医院治疗时,都被戴上脚镣手铐,恶警并向家属子女勒索钱财。

崔维凯因修炼法轮大法,自从2000年开始就被邪恶之徒迫害,被开除工作。先后被610和国安恶警以各种藉口五次抓捕,关押,抄家,罚款。恶人并对其电话窃听,跟踪,监视,几天几夜不准睡觉,轮番审讯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4225.html

2010-04-19: 苍溪法轮功学员崔维凯、曾宇贤遭610非法迫害

苍溪610又对法轮功学员崔维凯,曾玉贤又進行了残酷的迫害。崔维凯70多岁,防疫站退休职工,因向世人讲真相,多次被610监视、迫害、非法关押。

2010年3月26日,610又指使恶警将崔维凯强行抓走,進行毒打,并戴上脚链手铐,恶人将崔打伤后,拉到县中医院治疗时都是戴着脚链手铐。

法轮功学员曾宇贤,40多岁,大学文化,商业局会计,从99年邪恶迫害法轮功起,一直被610指使恶警進行迫害,一直关在监牢约8年。2010年3月26日由于曾玉贤向世人讲真相,被抓走,并非法抄家,邪恶之徒抓走曾玉贤后進行残酷毒打,并戴上脚链手铐,使用酷刑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9/221736.html

2010-03-29: 广元苍溪大法弟子曾玉贤被绑架,下落不明
四川省广元苍溪大法弟子曾玉贤于26日被邪恶之徒绑架,家里的电脑和打印机被抢走,曾玉贤至今下落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9/220619.html

2010-03-28: 广元苍溪大法学员曾玉贤失踪,家被洗劫一空
广元苍溪大法学员曾玉贤,于26日失踪,家里的电脑,打印机,被邪恶洗劫一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8/220569.html

2007-02-05: 四川苍溪县恶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罪行
1999年7月20日以来,四川省苍溪县政府恶人、公安恶警紧追江泽民流氓集团,极力充当其打手。前任县委书记罗先平(此人已遭报入狱)、 现任县委书记周瑾、副书记刘文龙、刘荣孝、杨宗礼、前任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胥云宗(此人已遭恶报)、现任610头目柯大杰、政法委书记张勇、公安局长彭广林、政委张启维、副局长罗长茂、国安大队特务候祥宇、岳刚、杨聪、苟东升等一伙邪恶之徒,残酷的迫害修炼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从99年7月20日至2007年1月,先后对近200名大法学员通过非法抄家、罚款、没收财物、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等方式迫害,更有近30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

2000年2月,这帮邪恶之徒将六名依法到北京上访的大法学员闫宗芳、寇志秀、 罗长华、李光青、杨仕宣、何秀珍等人非法劫持到县看守所迫害,后被非法判劳教1年至1年半。

2001年对向世人发真相资料的闫宗劳、何秀珍、黄群、刘正清、贺永立、曾玉贤等大法学员非法绑架、罚款、判刑、劳教。

2002 年县政府610和公安恶人恶警,企图在县党校办洗脑班的阴谋失败后,于2004年7月先后绑架28名大法学员到广元洗脑班迫害,每人强迫交5000元至 8000元的所谓“学习费”,同时国安特务对在家的100多名大法学员大肆抄家、恐吓、威逼、罚款,罚款金额高达3000元至10000元,并强迫每人写所谓“保证书”,否则就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2005年县610、公安恶人恶警又非法强迫全县大法学员在他们的所谓“转化”调查登记表上签字,不签字者就罚款或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2006年1月,公安恶警又将向世人发真相资料的寇志秀、罗长华、黄群、刘正清、邓绍君、王仕凡、闫为升、王瑶、张启顺、冯春华、张子会、邹君、何学全、曾玉贤等大法学员非法抄家、绑架至看守所迫害,并被非法罚款、判刑、劳教。

2006年8月恶警又将大法学员闫宗芳再次绑架(其原因是她揭露了邪恶的迫害),竟被非法判劳教2年。

2006年9月,县610恶人、公安恶警又非法对全县大法学员分期分批绑架到县招待所办所谓的“洗脑学习班”,强迫每人交2000元的所谓“学习费”。

2007 年1月8日,公安恶警和回水乡恶人将发真相资料的阆中市大法学员王晓红、杨正明绑架到县看守所迫害。1月9日苍溪恶警窜到阆中市对王晓红家非法抄家,在未抄到任何东西时将其家里的一台vcd机抄走;1月10日恶警又窜到阆中,在杨正明家属不在家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未抄到任何东西,又于1月13日又窜到阆中将杨正明70多岁的母亲、妹妹、兄弟等人绑架到杨正明家,恐吓、威逼其亲人交出电脑、打印机。

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和从大法学员身上得到所要的信息,苍溪县公安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手段残暴、下流、狠毒的手段,欺骗、暴力毒打、罚站、罚跪、往鼻子里灌水、不准大小便、戴脚链手铐、捆绑在死囚床上、打女学员乳房、阴部等;对大法学员家属强行罚款,金额高达从3000元至10000元。

2001年8月,闫宗芳在苍溪龙山镇发真相资料,被龙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恶警把她铐在死囚床上成大字形,长达57天,吃喝拉都在床上,不准洗澡,酷暑8月天,浑身发臭、痒,好几天大便解不出,手脚发肿、手指麻木,十分痛苦。闫宗芳强烈要求将其从死囚床上放下来,恶警所长何永富邪恶的说:跑个杀人犯可以,你就不行,要一直铐你到判决书下来,送你到劳改队时才放下。恶警所长郑某某毫无人性的说:不但不能放你下来,还要把你捆紧,就是要把你往死里整。闫宗芳被非法判刑4年。

大法学员杨仕宣被恶警绑架后,五、六个恶警将其按倒在地拳打脚踢,不准睡觉,不准解手,往鼻子里灌水,跪板凳;大法学员李光青被绑架到洗脑班,为了强迫她转化,把她全身衣服脱光,绑在死囚床上,头、手、脚不能动,10多个恶人对其拳打脚踢,并给她戴上头盔、面罩;大法学员王仕凡,文昌中学教师,在家办了个资料点,被恶警发现,绑架到县看守所由国安恶警对其拳打脚踢,6天6夜不准睡觉,被非法判刑10年;王仕凡的丈夫闫为升没炼功,也因此被非法判刑4年;王仕凡的妹妹王瑶、妹夫张启顺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分别判刑4年、劳教3年,两人各丢下一个小孩,大的6岁、小的3岁,无人扶养,只好跟着70多岁的祖父母过活;大法学员曾玉贤,因发真相资料,被国安恶警绑架后遭拳打脚踢,被电烙铁烧肚子,后被非法判刑5年。

纵观苍溪县恶人恶警对大法学员迫害手段之残忍、范围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在全国是少见的。那么苍溪恶人恶警为甚么要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学员如此残酷呢?特别是在当今全国、全世界的人民都已经觉醒,也都清醒的认识到:迫害“法轮功”只是江泽民流氓集团一小撮坏人所为,明白真相的人们已不再助纣为虐。而苍溪县一伙邪恶之徒,却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无忌惮的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究其原因有二:一是为了敛财。据不完全统计,从99年7.20以来,恶警已从大法学员身上榨取现金高达数十万元,他们榨取现金从不开收据;二是这伙邪恶之徒已人性丧尽,理智全无,已失去正常人的思维了,完全是疯狂的、不计后果的在干着坏事。

在此,我们奉劝苍溪县政府恶人和公安恶警:悬崖勒马,立即停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你们应清醒认识到,迫害法轮功只是江泽民流氓集团一小撮坏人所为,他们违反宪法,侵犯人权,滥杀无辜,全世界人民都在声讨这一邪恶行径;你们也应清醒认识到,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做好人,他们没有违犯国家任何法律法规,他们发真相资料,向世人讲真相,只是想告诉世人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错的,让老百姓不再受骗上当;你们更应该清醒认识到,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学员是要遭报应的。前任县委书记罗先平在苍溪任职时紧追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学员不是遭报入狱了吗?前任610头目胥云宗不是遭恶报身首异处吗?如今你们现还在如此邪恶的迫害大法学员,无疑是自掘坟墓,只是时间未到而已。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任何藉口也无法掩盖迫害正信所犯的罪行。几千年来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人的下场应该引以为戒了。希望已经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们能真正认识其问题的严重性,诚心忏悔自己的罪过,归还没收的大法著作与财物,立即释放被绑架关押的阆中市大法弟子王晓红、杨正明,用复苏的良知保护大法弟子,抓紧时间快看 “九评”,化名 “三退”保平安。你们也看到了世人觉醒后已有1800万人退出恶党,你们也应该在仅剩不多的正法时间内用行动换回自己的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5/148290.html

2007-01-12: 曝光四川广元市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行
我所知道的被四川广元监狱关押的大法学员有:林俊、闵勤均、吕生云、曾玉贤、徐卫东、白述全、张锐、肖洪模、曹继光、谢洪明、宋金应、刘祖祥、向胜田、杨国兵、康立、谢金双、帅良成、唐德良、魏义、万建新、谭周平、朱卫兵、徐浪舟、朱文辉、林学友等。还有其他未知姓名的同修。

自从2003年5月份以来,四川广元监狱对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学员采用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迫害,多次采用极其邪恶的暴力迫害大法学员,被迫害后的同修无不遍体伤痕,全身都呈现血黑色。

大法学员闵勤均在2005年4月被广元监狱武警迫害后大量吐血,场面极其邪恶残忍。大法学员曾玉贤被用开水淋头;林俊门牙被打落;吕生云被弄到转化室里暴打半个小时;谢洪明被暴打后头部流血,眼睛肿得无法看东西;肖洪模被暴打后躺了几日。还有许多大法学员遭受到各种非人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146653.html

2006-07-17: 四川广元市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
2003 年5月至今,四川广元市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方式为:长期安排2-3名,有时4-5名包夹犯看守一名法轮功学员,進行24小时监管、监督、监守,吃饭、上厕所、睡觉都必须跟在一起,全天情况進行书面记录,随时向上头汇报,除监狱规定的警察和包夹犯外,不准其他警察和服刑人员与法轮功人员接触、交谈,不准法轮功学员相互打招呼,05年5月前不准法轮功学员看电视,不准下棋、娱乐,有的被规定比其他在押人员少吃肉。对不转化的法轮功人员,不准打亲情电话,不准亲属探视,不准买肉、买菜吃,规定每月限购物50元内,其他在押人员不受此限制。

2003年8月一12月期间,法轮功学员谢洪明、林俊、肖洪模、徐卫东,因擦黑板报上攻击批判大法文章,遭到广元监狱二监区的冉伟、何坤、苟建峰(打人最多)、苗方等恶警的指使,殴打,监区利用召开批斗会的形式,警察苟建峰、苗万、许毅、何仲数次在二监区五分监区食堂,入监队将谢洪明、林俊、肖洪模等進行用电棍触,拳脚殴打至昏迷.此事五分监区在押人员全部知道。

2005年4月12日,法轮功学员林俊被从二监区三分监区转至严管分监区。刚進入严管分监区操场,就被严管分监区指导员邓培新和另一名警察在操场上用狼牙棒公开殴打,恶警打累了休息后又接着打。

2005年5月11日,广元监狱二监区的冉伟为首的警察调动武装数人,现任二监区三分监区行政队长的王一剑等人,对二监区三分监区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闵勤均、张锐、吕申方等進行殴打,闵勤均被殴打得吐血数天。(王一剑、邓培新都被称为广元监狱的四大杀手之一)

2005 年7月法轮功学员徐浪舟与另一法轮功学员打了一下招呼,被冉伟、何仲等人关禁闭15天。法轮功学员徐浪舟曾被包夹犯(绑架犯)何兵殴打。法轮功学员朱卫兵被包夹犯(杀人犯)杨仕军长期凌辱、殴打。法轮功学员徐卫东被包夹犯杨公春长期凌辱、殴打。曾玉贤被包夹犯罗均等长期凌辱、殴打。

2005 年5月-11月期间,广元监狱成立所谓“强制转化法轮功人员攻坚小组”,副监狱长谢平任组长,二监区攻坚小组成员姚宝成、冉伟、何仲、田勇、杨军,冉伟在包夹犯会议上公开讲:“省监狱管理局规定转化率80%的指标,必须不惜采用一切手段,又不惜任何代价,我们要做到转化率为100%。”

2005 年5月-11月期间,原三监区长詹伟明带领警察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期间,亲自参与多次殴打法轮功人员曾玉贤、闵勤均、林俊等,连60多岁的魏义等都不能幸免。詹伟明多次亲自殴打曾玉贤,两次亲自烧开水盛满茶杯用开水成一条线朝曾玉贤头上淋下,亲自用打火机烧曾玉贤脸部,曾玉贤至今脸上还有烧伤痕迹。

2003 年5月至今,特别是2005年5月-11月期间,广元监狱二监区对被关押的法轮功人员進行全面强制转化,主要方式为:将法轮功学员带离分监区,单独关押在二监区服刑人员宽管处试点。何仲、田勇、杨军等24小时轮流值班,数名包夹犯看守,采用前几天不准睡觉,接下来一天只准睡2-4小时,進行殴打、恐吓、胁迫等手段强迫逼写“三书”。在此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有:朱卫兵、杨国斌、吕升方、康立。

广元监狱监狱长:魏成建 副监狱长:谢平
广元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人员最邪恶的警察名字:詹伟明、谢平、冉伟、何仲、田勇、杨军、毛小龙、苟建峰、邓培新、王一剑、许毅、唐兵、苗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7/133209.html

2004-12-28: 曾玉贤,男,40岁,原商业局会计,被非法劳教1年半回来后,又被非法判劳改5年,现被关押在广元市荣山监狱九中队。

2004-12-06: 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原商业局财务科长曾玉贤,因坚修法轮大法被邪恶迫害非法抄家,高额罚款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导致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大法弟子曾玉贤至今仍被关押在绵阳市新华劳教所。

2004-11-03: 四川苍溪县恶徒陆续绑架8名大法弟子

2004年7月以来,苍溪县的邪恶之徒已陆续绑架了8名大法弟子,被迫害流离失所的有2名,其中有一名大法弟子何学全,是以谈话为名,强行抄家,并绑架至苍溪县看守所進行迫害。

20多天来,家里、亲朋、好友去探望都不准见面。还说:“不准大法弟子见面,严密封锁消息。”其目地是怕其邪恶的丑行被曝光,被放回来的几个,都被特务或家中亲人跟踪,放回来的也被经济敲诈或是被强迫写了甚么出来的。有的半夜闯入民宅進行扰民扰乱大法弟子与家人生活的,还有的用非法克扣或开除大法弟子及其子女工资、养老金相威胁给单位写保证,大法弟子走亲访友也被跟踪骚扰,住在自己子女家也威胁子女交出电话号码。

苍溪县法院非法判处过3名大法弟子,他们至今尚在四川省各监狱被非法迫害,其中有严宗芳、曾玉贤、何秀珍。被非法劳教、押的有数十名。

2003-05-10: 2002年9月,监狱610办公室的恶警催维刚强行给大法弟子曾玉贤洗脑。大法弟子曾玉贤理直气壮地对其讲大法真相,拒绝背叛信仰。恶警催维刚顿时恼羞成怒,一拳向曾玉贤的面部猛击过去,曾玉贤未防备,立时被打掉门牙一颗,血流不止。过后,恶警催维刚不但不给救治处理,还将曾玉贤关進禁闭室“反省”。

2003-01-11:  被非法判刑在德阳监狱劳改的法轮功学员曾玉贤,由于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和所谓的“转化”,被强行体罚跑步,跑不动时恶警甚至指使两个犯人强行拉着他跑。在这种非人的迫害下,曾玉贤常常被折磨得疲惫不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2/42644.html

  德阳监狱搞的强制洗脑班,采用的完全是流氓式的手段:晚上不准睡觉,白天强行跑步,跑不动时恶警指使犯人轮流换班拖着跑,而且动不动就关禁闭、手脚戴械具、打警棍,法轮功学员刘韬被无理关禁闭半个月并被迫戴械具;王晓松被恶警用警棍殴打至昏死,而且每天还要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以达到洗脑的目的。恶警还暗中授意犯人拳打脚踢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

广元 苍溪县联系资料(区号: 839)

2016-09-29: 相关人员名单:
苍溪县公安局:
局长吴长伟0839-5203001(亦苍溪县副县长)
政委张启雄8395203002宅8395227488
副局长侯翔宇13908126562(原国保大队长)
纪委8395203012
苍溪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8395203035
大队长杨佐平13908126351
副大队长岳刚13808125555宅8395223595
国保杨聪宅8395220537
国保孔泽学13981256119
伍宗君13981267608
母永红13183564165
杨天旭13981267389
陈洪先13981216909
张云13908126110
张双13808125550
赵寅18781265611
苟东升、张元、赵云、董德贤、张荣

苍溪县检察院
地址:苍溪县陵江镇解放路东段94号
邮编:628400
电话:0839-5222361
检察长杨志宏
副检察长田波
副检察长杨涛
副检察长何鹏德
机关党委书记兼办公室主任何国强
政治处主任苟明亮
反贪局长赵林成
纪检组长张光宇

苍溪县法院:
地址:苍溪县陵江镇北门沟路
邮编:628400
电话:0839-5203170 0839-5203192
工作单位 姓名 职务 法官/警衔级别 联系电话(区号:0839)
院领导 舒 强 院 长 四高 5203198
阳光洲 四高 5203164
马 霞 党组副书记 四高 5203173
白柳泉 副院长 一级 5203163
刘大军 副院长 一级 5203099
寇永贵 副院长 四高 5203162
政治处 舒少陵 主 任 一级 5203899
王荣富 审判员 四高 5203188
赵小兰 助理审判员 5203161
赵 鹏 法官助理
审委会专委 陈文俭 专职委员 四高
机关党委 邵 红 机关党委书记 四高 5203180
向河山 审判员 四高
纪检组 徐 成 纪检组长 一级 5203200
监察室 刘渝杭 主 任 四高 5203313
办公室 昝贤德 庭 长 四级 520316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