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大连市 >> 王云洁(王云杰), 女, 40

王云洁(王云杰)
大法弟子王云洁在马三家教养院遭捆绑吊铐及电击迫害,乳房被电击致溃烂,惨不忍睹。
个人情况: 在市场卖货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
有关恶人: 一大队二分队分队长石岩
迫害情况: 乳房被电击致溃烂
个人近况: 2006年7月 迫害致死 (2006-07-2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1-0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86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9-11: 马三家教养院何以如此臭名昭著

我们举两个法轮功修炼者所遭受迫害的例子,看看马三家的罪恶与无耻有多大。

辽宁省锦州市人九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退休职工徐慧,在马三家劳教所期间,受到的酷刑有:抻刑、吊铐、荡秋千、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牙被撬掉三颗、灌不明药物、打嘴巴、用脚踢、长时间不让睡觉、灌芥末油、用导管导胃液让她尝、憋尿、长期铐在死人床上、强制摁指纹、长期罚站、罚坐小板凳等酷刑。

一天大队长石宇伙同五、六个女警及马三家教养院管教处处长马吉山,他们把徐慧双手用手铐铐吊在二层床里,双腿用两块布条紧紧捆绑在一起,石宇把绑在腿上的布条上又栓上一块长布条,拉到对面的床栏上。这个石宇又使劲拽这根布条,把徐慧的身体悬起来,然后再放下,再悬起来,再放下。几个小时后,石宇的手机响了,手机里面有声音问:咋样啊?石宇说:没动静。对方说:再给点力度。几个警察又扑过来,把徐的右手臂吊高,把两手臂使劲往两侧抻拉再铐上。石宇拉动布条把徐慧的身体悬起来后又用脚使劲踹。

到了晚上,在徐慧双手被手铐抻吊了十几个小时以后,石宇给她松手铐时,狠狠的打了徐慧一个大嘴巴,说周所长等了你这么长时间都不行。又把徐慧以蹲的姿势继续将她两手分别铐在床的两侧,此时徐慧的腿仍然是被绑着的。她就这样过了一夜。

在中国其它的监牢里,也有警察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更多的时候他们是利用犯人实施酷刑。但是没有象马三家这样的,所有的警察几乎全都参与了迫害,而且是整个系统从上到下地直接参与迫害。那个给石宇打电话问迫害情况的周所长,名叫周芹,她在遥控指挥着对徐慧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初,辽宁省法轮功学员王云洁,因不放弃信仰,被马三家劳教院警察电击乳房数小时,致使整个乳房完全溃烂。第二天警察郭铁英等还强行把王云洁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王的手、腿、头紧紧的绑在一起,整个人被绑成了一个球状,还用手铐将双手从身后吊铐起来,捆绑吊铐长达七个小时。从那以后,王云洁既不能直立行走,也不能正常坐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1/229477.html

2007-04-02: 马三家女二所二零零二年底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
2002年12月22日,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又一次灭绝人性的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整个女二所的所有建筑物内都是上刑的场地,如:走廊、楼梯转角、厕所、食堂、暖气管上、门框上、小号等等,都是刑场。

恶警们使用的酷刑和刑具有:高压电棍、吊铐、冷冻(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下,将大法弟子的外衣剥掉,门窗打开,只穿内衣)、上大挂、毒打、精神摧残、摧残性灌食、奴役、折磨性盘腿(用黄色胶皮死缠)、不让睡觉、喝水吃饭、洗漱、大小便、水桶扣头后由一帮恶人疯狂毒打等等。恶警们扬言: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并说这是上面的命令。

大法弟子黄桂芬,女,四十二岁,辽宁抚新人,2002年12月被恶警王晓峰、石宇等用绳子将双臂从肩头和腋下反背过去捆住,在二楼的三角库内吊在房梁上,来回抻拉,当时围观的十几个恶警在哄堂大笑,说黄桂芬的胳膊还挺结实。一直到听到黄桂芬的胳膊发出了断裂声,才住手。一年后,黄桂芬在一楼仍然全身瘫痪、不能行走。当时黄桂芬全身肌肉严重拉伤,胳膊被恶警指使接反向错位,被单独扔在小号,大小便没人管,这样过去两个月,房间里都进不去人,恶警还扬言她是装的,反辱骂黄桂芬无赖,并给加期三个月。

大法弟子胡英,女,四十二岁,辽宁铁岭人。于2002年12 月,被恶警王晓峰、张春光、薛凤用高压电棍电击嘴、手心、手背、脚心等身体敏感部位,从上午十点开始到下午一点半,以致胡英嘴异常肿胀,手背全是血。酷刑过后又被恶徒直接送小号冻了二十二天,手脚冻伤肿起二寸多的厚度。回来时,全身失去知觉,面貌痴呆,坐不住,倒下就起不来。就是这样,她仍被恶警铐坐在床头上,长期定位,并且这个定位姿势被强迫折磨长达两年半之久。也就是在这两年半时间里,胡英一直被铐在床上,没有正常休息过。受过这种折磨的还有大法弟子张春梅、苏意文,时间分别是三年、二年。

2002年期间,在马三家女二所遭受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夏宁、王丽、王付丽在三大队遭迫害,潘静、米艳丽(二大队)、张春梅、田丽、胡英、张海燕、苏意文、王云洁、孙娟、王翠英、李黎明、姜伟、孙艳君、齐振荣、方彩霞、宋秀婷、宋彩虹等人。

2004 年6月下旬,恶警苏境、王乃民、王晓峰、薛凤、崔红、石宇、戴玉红等人再次加重迫害手段,非法批捕胡英、王丽、苏意文、米艳丽和一名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准备送往大北监狱迫害。现据可靠消息,王丽和不知名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沈阳监狱城遭迫害,胡英和苏意文已出魔窟,米艳丽下落不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52001.html

2007-01-13: 曝光马三家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王晓峰(图)
二零零三年,恶警王晓峰、石宇、任红赞等恶警酷刑虐待,大连市法轮功学员王云洁,关到水房、三角仓库、地下室将近四个月。王云洁被捆绑在固定物上、被罚蹲着、蹶着、罚站军姿、被毒打、暴晒、吊背铐、被强制做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因长期迫害导致乳房溃烂,释放后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3/146766.html

2006-07-29: 大连大法弟子王云洁生前遭迫害更多事实
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王云洁,被劫持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遭恶警们种种非人虐待,导致乳房溃烂,惨不忍睹,于2006年7月中旬去世。下面是王云洁生前遭受的更多迫害。

王云洁,女,40岁,1998年开始修炼大法。1999年7月20日以后讲清真相,证实大法。2000年10月8日進京说明真相,被大连610和公安局非法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在大连戒毒所,被非法罚款7000元。后转到大连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

2001年大连泡崖地区江贼画像被涂抹,泡崖子派出所因怀疑王云洁,去她卖衣服摊位绑架她,王云洁正念走脱,恶警绑架未遂。2002年5月14日,泡崖子派出所恶警又去王云洁所在卖衣服摊位,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绑架了她。不法人员非法劳教她三年,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

2002年12月“攻坚战”时,“帮教团”把她弄到综合楼强制迫害6天6宿。她在一大队二分队,队长石宇。2003年,有一次把她叫到室外,几个恶警狠狠毒打了她一顿。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队长王晓峰,二大队队长石宇,六分队任洪赞都参与迫害过王云洁

在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恶警为了所谓的“转化”,采用各种非人手段迫害,致使王云洁出现乳房癌晚期症状,医生诊断只能活2个月。2003年11月马三家教养院为了推卸责任,让家人把王云洁接回家中。

王云洁回家后,街道、派出所一直打电话骚扰迫害,致使王云洁身体恶化,于2006年7月中旬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9/134274.html

2006-07-28: 大连大法弟子王云洁遭马三家摧残后死亡
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王云洁,2002年在工作时被绑架,被大连市公安局甘井子分局非法劳教、劫持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遭恶警们的酷刑和种种非人虐待,导致乳房溃烂,惨不忍睹。于2006年7月不幸去世。

2002年5月14日下午3点钟,王云洁在市场卖货,被大连泡崖子派出所2个警察和2个保安强行带走,晚上12点钟被劫持到甘井子区公安分局,与其他十几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关在几平米的小铁屋子里。第二天早晨王云洁被非法关押到姚家看守所,于6月4日被绑架到了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这才告知其被非法劳教2年。

从 6月5日到11月中旬长达5个多月的时间里,王云洁被从恶警王晓峰(一大队大队长)、恶警石宇等折磨迫害,从在晾衣场暴晒近20天,到强行整天关在阴暗潮湿的厕所里1个多月(从早上4:30到晚上12:00多,罚站、罚蹲),接着又关到水房、三角仓库、地下室共将近4个月,而且体罚的程度越来越重。一次,恶警石宇狠狠的一把抓住王云洁的头发,叫嚣“就你厉害呀!花岗岩脑袋!”随后飞起一脚将王云洁踹倒在地上。

2002年12月3日,辽宁省公安厅来了一批所谓的“转化团”,又开始了近一个月的残酷迫害,来的人都是最邪恶的男恶警,领头的是姓孙的公安厅副厅长,还有原本溪戒毒所所长郭铁英等恶警。第一天,把王云洁关在一个单独的房间,由两个帮凶看管,不准睡觉,强迫站墙角;第二天将王云洁双手反铐在椅子上,到晚上又用摩托车头盔扣在头上,同时恶警准备了一把筷子,一盆凉水,如果打盹就一盆凉水泼上去,然后再用筷子使劲的打头盔,接下来的迫害更为残忍。

王云洁的一个乳房已经被电击溃烂,两个恶警又手持电棍威胁电击她的乳房,恐吓一阵完后,又继续罚站一夜。第二天早晨,恶警郭铁英逼问王云洁到底跟谁走,王回答:“跟大法师父走”。郭立即叫来两名恶警和几名帮凶,把床单撕成布条,强行把王云洁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王的手、腿、全都绑上,并将头和双腿紧紧的连在一起,成为一个球状,而且又用手铐将双手从身后吊铐起来。遭受长时间捆绑吊铐后,王云洁既不能直立行走,也不能正常的坐着。

长期的折磨,她的身体非常的虚弱,可是回到分队后还强迫她劳动,做的都是纸花等工艺品,都是出口到国外的。过了四个月,又被调到一大队二分队。两个月后,马三家恶警发现,王云洁的身体已经难以支撑了,以为她就能活两个月了,匆匆要家人来接,并和她姐姐要2000元钱。她姐姐说:“人都要死了,我都不想要,还叫我掏钱?”

回到大连的家以后,由于身体在马三家教养院严重受损,严重的部位出现溃烂,并越来越重,于几日前不幸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8/134203.html

2005-10-17: 马三家恶警电击妇女乳房致溃烂  
大法弟子王云洁在马三家教养院遭捆绑吊铐及电击迫害,一段时间后身体局部溃烂,惨不忍睹。

2002年5月14日下午3点钟,王云洁在市场卖货(工作),大连泡崖子派出所的2个警察和2个保安强行把她带走,此时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而且也没有向王云洁做任何说明,只是将其强行带到派出所。

到了泡崖子派出所后,王云洁被四个保安看押在一间屋子里。直到晚上12点钟,又将王云洁绑架到甘井子区公安分局。在这期间派出所及所有参与绑架者没有给王云洁一口水喝和一口饭吃。

到了分局后将王云洁与其他10几名提前劫持来的学员一起关在几平米的小铁屋子里。

第二天早晨王云洁又被分局送到姚家看守所。

在看守所王云洁又被非法关押了20天。在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通知王云洁、更没有得到王云洁签字的情况下,于6月4日就把王云洁绑架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到教养院后,分局的警察才叫王云洁签字。并告知其被非法劳教2年,王云洁拒签。

王云洁就这样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着的马三家教养院,下面是她在马三家教养院惨遭迫害的真实过程。

6月4日王云洁到马三家后,直接被分到一大队,恶警王晓峰是大队长,直接管她的是分队恶警石宇。

她先是被单独关在女二所二楼的一间空房子里,既没床,也没有生活用品,不准去洗漱,不准上厕所,什么时候看管者允许去才可一起去。晚上12点以后才被允许直接睡在水泥地面上,早上5点30分就被强行叫起床,然后被强行带到晾衣场(曝晒)或水房、厕所、仓库、地下室等地方,進行体罚、折磨,强迫放弃真、善、忍信仰,并且是全封闭的单独迫害。

在这些地方,白天由四个人以上协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注:他们原来也是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也同样经历了这样的迫害,在高压下承受不住,一再妥协,最后发展到被恶警胁迫,成为帮助恶警行凶的工具)一刻不停的逼问王云洁放弃修炼法轮功,叫她蹲着,蹶着(坐“小燕飞机”),罚站(站军姿)。一次,这四个人问王云洁:放不放弃修炼?王云洁答:不放弃。这时恶警石宇(20多岁)过去问怎么样,看管者汇报说:花岗岩脑袋,就是不变。恶警石宇狠狠的一把抓住王云洁的头发,叫嚣:“来这么多人都‘转化’了,就你厉害呀!花岗岩脑袋!”随后飞起一脚将王云洁踹倒在地上。

就这样王云洁从6月5日到11月中旬长达5个多月的时间里,从在晾衣场爆晒近20天到强行整天关在阴暗潮湿的厕所里1个多月(从早上4:30到晚上12: 00多,罚站、罚蹲,只有吃饭时才可以坐地上一会儿,吃饭就在厕所里吃,恶警们随时都来大小便)。接着又关到水房、三角仓库、地下室共将近4个月,迫害的方式就象在厕所里一样,而且体罚的程度越来越重。

半年后,由于王云洁仍然坚持信仰不变,又被分到了一大队二分队(以前没入队)。早上5:30分起床后,由2名看管者挟持到水房、洗漱、上厕所、强制背教养院的各种规定,如果不背就加期迫害,或从寝室拖出去迫害,迫害的方式是长时间的吊铐、罚站、罚蹲。

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半年多,这期间有一次下午6点多,恶警石宇把王云洁叫到办公室,因为王云洁在寝室写了一个纸条“这是旧势力安排的”,她看后大怒,纠集另一个恶警任红赞(6分队队长)一起将王云洁暴打一顿,用脚踹,手持皮鞋打,把王云洁打倒在地,直到半夜才将王云洁送回寝室。

而后,王云洁又因为拒做体操而被吊铐8个多小时。又一次,王云洁因拒打太极拳而被强行在操场上曝晒。还有一次,王云洁因拒绝抄写诽谤大法的书被加期5天。

除此之外,还被强迫参加体力劳动,植树、挖树坑、扒包米,每天要工作10多个小时,这样的劳动将近月余。

2002年12月3日,辽宁省公安厅来了一批“转化团”,又开始了近一个月的残酷迫害,来的人都是男的,他们有本溪的、锦州的、抚顺的,他们是当地教养院抽调的最邪恶的恶警,领头的是姓孙的公安厅副厅长,还有原本溪戒毒所的所长郭铁英等很多恶警。

过程是这样:“转化团”从一大队到三大队共选了50名坚定的大法弟子,统一关押在综合楼强行迫害,王云洁就是其中一个。

刚开始,把王云洁关在一个单独的房间,由两个帮凶看管。晚上,不准睡觉,逼迫王云洁站在墙角。第二天将王云洁双手反铐在椅子上,到晚上又用摩托车头盔扣在头上,同时恶警准备了一把筷子,一盆凉水,如果打盹就一盆凉水泼上去,然后再用筷子使劲的打头盔,接下来的迫害更为残忍。

两个恶警本溪的(不知姓名)手持电棍,并叫嚣:“看谁厉害”,扒开王云洁的衣服,用两根电棍电击她的乳房,持续半个小时,完后,又继续罚站一夜,第二天早晨,恶警郭铁英逼问王到底跟谁走,王回答:“跟大法师父走”

郭立即叫来锦州的两名恶警和几名帮凶,把床单撕成布条,强行把王云洁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王的手、腿、全都绑上,并将头和双腿紧紧的连在一起,成为一个球状,而且又用手铐将双手从身后吊铐起来,这样她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被捆绑吊铐了7个小时,松开后,她既不能直立行走,也不能正常的坐着。

长期的折磨,她的身体非常的虚弱,可是回到分队后还强迫她劳动,做的都是纸花等工艺品,都是出口到国外的。过了四个月,又被调到一大队二分队。两个月后,马三家恶警发现,王云洁的身体已经难以支撑了,它们怕出事承担责任,于是强迫王云洁去检查身体。回来后第二天,匆匆要家人来接,并和她姐姐要2000元钱。她姐姐说:“人都要死了,我都不想要,还叫我掏钱?”

就这样王云洁回到了家中,后来才知道,马三家以为她就能活两个月了(因检查结果不给看),回来后马三家曾打电话来询问过,意思是还好吗?(还活着吗?)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7/112535.html

2005-09-20: 在马三家教养院里,这个同修原来好好的人现在直不起腰来,她是被绑成球状,吊了六天六宿,身体淤血肿得青一块紫一块,肉有的地方已经坏死,有的地方坚硬如石,一个乳房已经被电击溃烂,流脓淌血,她叫王云洁,不知道哪的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0/110818.html

2004-11-02: 王云杰,女,40多岁,家住大连,2002年12月“攻坚战”时,“帮教团”把她弄到综合楼强制迫害6天6宿,她在一大队二分队,分队长石岩。2003年,有一次把她叫出室内,几个恶警狠狠打了她一顿,她因身体被迫害的不行了才被放回。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20-06-11: 大连市西岗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西岗区民权街31
电话:(0411)83612000
邮编:116012

2020-05-17:
后山社区电话:0411-84387379
参与电话、上门骚扰者,刘女士电话:18840992771.
2020-05-07: 黑石礁派出所邮编:116023
电话:0411-84671392 0411-84672804 所长办:0411-84672807



2020-04-02: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翠被监视居住情况的信息
大连市高新园区公安分局: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小平岛路149号 邮编:116031
电话:0411-84790464、0411-88053715
局长 姜晓东 13332220808
副局长 杨业海 13942062002
国保大队 0411-88053760、0411-84457603
李伟 政委 李政军【待确认】13904211141
高新园区政法办公室 0411-84615623
主任:李海立
副主任:张从瑜
国保大队长李炜:18640999977
国保副大队长董君:13898689549

大连市龙王塘派出所:
地址:大连市旅顺口区龙王塘街 邮编:116000
电话:0411-86294087

大连市辛寨子派出所:
所长  姜瑜 18341110353
教导员  戚凯 18341105750
社区中队长 彭 13941175521(不确定)
办案队队长 张凯 18341111217
治安副中队长 姜春辉 18341110876
巡警中队长 宁庆波 18341110484
社区副中队长 朱志鹏 13940977527
财务室主任 马佳殷 18341106307
社区警察 闫忠平 15541199230
田旭东 15898198605 孟祥瑞 13998646822 王若晨 13332281199 周小航 13390017700
栾兴华 18341100437 迟维智 13354087585 刘文禄 18640857192 于宏辉 1834111143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1)

迫害的直接责任者:

1. 大连市公安局甘井子分局
2. 泡崖小区派出所
3. 马三家教养院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