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5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海淀区(中关村,温泉乡) >> 李秋侠, 女, 52

个人情况: 海军总医院的女军官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0-30
家庭成员: 恋人: 陆遥
孙子/孙女: 李秋侠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28: 丧失人性的药物迫害(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8/丧失人性的药物迫害(图)-239575.html

2010-09-02: 中共十一年迫害法轮功的残酷
.......
二零零零年八月八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在得知刚被释放的李秋侠想要将自己被精神病院迫害的遭遇上网后,当天就将其关押起来。在海军医院的背后支持下,李秋侠被送进解放军261精神病院精三科。护士用勺子翘开她的嘴灌药,还把鼻饲管插到胃里,用注射器把药推进去。一次护士见她背诵经文,就把她绑在柱子上,在两个太阳穴插上电针,施电刑作为惩罚。李在261医院期间,共被施电刑三次。 医院使用的药物是“芬得劲”,每天13片。

由此看出,中共利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精神正常的法轮功修炼者,是全国范围的“群体灭绝”性质的系统的迫害,以上案例及调查显示,中共当局和部份精神病医院使用精神病治疗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迫害,是系统性和强制性的。也就是,针对法轮功这一团体的成员,警察、政府专职镇压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和部份医务人员,凌驾于医学诊断标准之上,任意将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关入精神病院,强迫服食、注射大量精神病治疗药物,施以电刑、长时间捆绑及灌食等虐待。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229094.html

2004-10-30: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2000年6月4日,我从部队某农场被强行送到解放军第二六一医院精神病三科。这里有三道大铁门,窗上装有护栏,30多个病人呆在一个约50-60平米的活动室里,每天上午有1个多小时的放风时间。刚到病房,护士便凶神恶煞般走来,一把揪住的衣服就往下拽,要我换病号服。我告诉她:我不是病人,人是有廉耻的,换衣服也应到房间,至少是卫生间。紧接着是医生传唤,一个姓杨的女医生问:“你有什么病?”我说:“我没病”,她说:“没病怎么到这儿来?”我告诉她,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才被送来的,又讲了自己的炼功体会。她说:“精神病人都说自己没病,练法轮功就是偏执,就是精神病。先治疗三个月。”

在这里,每天强制服用大剂量的镇静、安定、抗抑郁药(共13片)。我说:“我不是病人,不能配合服药。”护士说:“不吃不行。”我就把药扔到地上,并用脚踩碎,她们就按着我趴在地上用嘴把药舔起来,我也不配合。于是每天服药时,她们就把我绑在柱子上,把药研碎再用鼻饲管灌下去。每天服药后,病人们白天都是昏昏沉沉,打不起精神,趴在桌子上,躺在椅子上,甚至躺在地上就睡(因为白天病房锁上,只有活动室可以呆)。而我却没有一丝困意,照样在心里背书,跟病人讲真象弘法,讲自己身心受益的体会。有一天上厕所,发现大便中有粉色,白色的东西,仔细看后,确定那居然是一粒一粒的药片,顿时,我感到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心里默默说:“弟子不才,有劳师父费心了。”

晚上我按时炼功,护士把我的床对着走廊,我一起来就看的到,我不管这些,只想到大法弟子要按时炼功,护士就来制止,把我推倒在床上。但她走后,我又起来继续炼功。这样,白天她们就给我过电:将两根针扎在太阳穴上,在将电极接在针上,打开仪器,接通电流。每次过电前,我都郑重地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错误的。”但她们说:“你不炼功就不过(电),你还炼不炼了?”我说:“当一个人认识到了真理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改变他的信仰。大法净化了我的身心,我不会放弃的。”她们觉得不可思议:是什么力量使你这样视生死于不顾而坚持信仰?我就告诉她们:是法轮大法。李洪志老师教给我们的这个大法,大法弟子必须说真话,处处为别人着想。每次过电时,她们都把我绑在椅子上,我也在心里默念着师父,所以过电时,虽然也难受,脑子里一片空百,身体不停抖动,头也摆动,但可以忍受。她们见这也不能动我的心,就不再折磨我了。他们悄悄地告诉我:现在早晨交班时,我们都说没看见你炼功。我也由衷地说:谢谢你们的理解。

过去病房打扫卫生,洗碗等事情是由护士指派病人轮流值班,我去后,每天早晨5点多就把走廊、活动室、卫生间,我所在的病房打扫干净,洗碗、倒垃圾也主动承担起来。除此之外,还与护士们一起整理各病房卫生,与患者谈心,以大法作指导,引导他们正确对待疾病,对待人生的磨难与不幸,将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鼓励她们,配合治疗,早日康复。病人们说:大法这么好,早遇到你,我也要跟你去学法轮功。护士们称我为“编外护士”。我想,这一切都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和能力。

8月6日,护士长告诉我:“你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出院。”我悄悄问她:“不是说三个月一个疗程吗?”她说:“你不知道,最近老有电话打進来,有美国的,加拿大的,澳大利亚的,还有国内的。政治处说:我们受不了了,人家说要来查。”我说:“电话说什么?”她说:“你们那里有一个叫李秋侠的人吗?大法弟子不是精神病,你们为什么把她当精神病人?我们已成立了国际精神病调查组,很快要去你们院调查,请你们马上让她出院,否则后果自负。再不让你出院,就要出事了。你快走吧。”就这样,我被送回单位,又回到家中。

通过两个月的短短历程,我领悟到:作为大法弟子,不管在任何环境下,都应正念正行,走过魔难;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没有国外、国内弟子的声援,我也不会提前结束这次魔难。

以上所谈,仅为5年之一瞬,几年来,自己就是在风风雨雨中磕磕绊绊中走到今天的。今后,我要继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跟随师父的正法進程,在修炼的大道上,坚定地走下去。

2000-09-12:海军女军官李秋侠再次被送精神病院

海军总医院的女军官李秋侠于8月2日被解放军261医院仓促释放,8月8日海军医院得知李秋侠想要将自己在精神病院的遭遇上网后,当天就将其关押起来,不准其与外界联系,几天后,由于怀疑李秋侠与散发大法资料有关,海军医院又将其无限期关押,等待上级处理。

李秋侠在海军医院的背后支持下,于今年6月2日被送進解放军261精神病院精三科。开始时,她拒绝服药,护士就用勺子翘开嘴灌,后来把鼻伺管插到胃里,用注射器把药推進去。她们还使用了电刑。一次,李秋侠正在背《洪吟》,护士见她的嘴在动,问她在干什么,她回答:“我在背我师父的经文。”护士十分恼怒,把她绑在柱子上,在两个太阳穴插上电针,施电刑作为惩罚,由于电针要刺到肉里去,再加上肌肉痉挛,所以更加痛苦。李在261医院期间,共被施电刑三次。当其家人前往医院探望时,医生说:“李秋侠是军人,又是老干部,我们一定会好好关照她,不会像对待其他精神病人一样,你们就放心吧。”医生说每天的伙食标准是10块钱,天天都发水果。其实她们每天吃的是发黑的馒头,喝的是没有大米的粥汤;所谓的水果也只是隔三四天发一次黄瓜或西红柿,护士对病人的打骂是家常便饭。医院使用的药物是“芬得劲”,每天13片,师父几次点化她药物不起作用,有几次一吃完药就清理肠胃,其他病人用了药困得不行,只想睡觉,她却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她不再拒绝服药。在医院里炼不了功,她就半夜起来炼;没有法学,她就在自己书的白边上默写洪吟的诗句。护士对法轮功不理解,她就利用一切机会洪法。她每天一起床就乐呵呵的帮助护士打扫病房、拿药、护理病人,关心护士生活,帮助有自杀倾向的病人克服心理障碍,由于她所做的一切,周围的环境也在转变,当她出院时护士说:“原以为炼法轮功的都有自残倾向,没想到你却是这样一个好人,我们真的舍不得你走。”

在邪恶的考验中,修炼者表现出的是大善大忍的胸怀和无私无我的境界,尽管每个人在修炼中都还有执着没去,但其伟大的表现已经载入了史册,同时,一切生命对大法和大法修炼者所犯下的一切罪行也必须由它自己承担。千百万大法弟子承受的无名苦难不只是他们个人修炼的劫数,也是他们在用鲜血和生命呼唤着人们的良知。孰善孰恶,孰是孰非?人啊,清醒过来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2/2219.html

2000-07-16: 军人弟子被关精神病院案例曝光,院方加剧迫害
李秋侠、王宁的事情上网后,261医院、海军总医院等单位接到了许多电话,质问他们为什么迫害大法弟子。海军医院恼羞成怒,正在追查消息是谁透露的,并对王宁施加更大的压力,对王及其家人进行骚扰。
为了躲避指责,89605部队的中校军官赵新立已经被单位秘密转移,现在不知去向。看来89605部队或者海军总医院也不是直接做出决定的,背后还有更高层的力量控制着局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16/2633.html

2000-07-05: 李秋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药剂科主管药剂师,副师级军官。于1995年起修炼法轮大法,身上的疾病不治自愈,人也年轻了。她在工作中任劳任怨,一丝不苟,连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在同事中有很好的口碑。99年夏还参加了海军总医院的党员代表大会,8月份就和王宁被单位看管在北京南郊的一所部队农场,参加思想转化学习班,失去人身自由3个月之久。今年2月20日,她和王宁在街心公园炼功时被公安非法拘捕,单位接回后很快将她们转移至江西的两个军用仓库。

王宁面对人们的讽刺、误解、异样的眼光和难耐的寂寞,坦然无畏、堂堂正正,硬是把一个团一千多官兵的观念给正了过来。回北京后,王宁被单位开除党籍、公职,每个月领取300馀元的失业保障金,她的丈夫非常反对,女儿正在上大学,现在生活十分艰难。

李秋侠多次顶住了来自军队、单位和家人的巨大压力,一直表示坚修大法,于6月2日被单位送進解放军261精神病医院精三科進行治疗。医院不准任何人包括亲属探望,医生鑑于李秋侠出现“幻视幻听”(修炼人普遍存在的超常状态)、半夜起来炼功等表现,执意认定这是法轮功引发的精神病并使用影响神经系统的药物進行治疗,现在她的状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5/1893.html

2000-07-01: 李秋侠 女 52岁 海军总医院退休技术人员, 现役军官。6月2日被单位及爱人送進精神病院(解放军261精神病院),医生说只要还表示炼功就要治疗。
后注:赵新立4.25后始终表态修炼大法,曾表态“生命不息修炼不止”,他是全军重点挂号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曾参加2000年除夕夜天安门炼功,被抓后从车上跳下立交桥走掉(明慧曾有报导),十几天后在北京被抓。 李秋侠、王宁二位同修425后多次被要求表态不炼,她们一直表示名利乃至生命可以不要,但坚修大法的决心不变。二人于99年8月2日以学习班名义被单位看管,直至元旦前释放。正月十六日在街心花园晨炼再次被抓,二人被送至江西看管,此间她们微笑面对来自海军上层的压力,做了大量弘法工作,改变了周围人的看法。李秋侠于6月2日被送入261精神病院,王宁于5月30日刚到北京就被开除,单位怕王承受不了,布置了大量人员防止意外,但王异常平静,始终面带笑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感谢单位领导和同志一年来的关怀帮助。王的言行使医院同事深受感动和震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1/1822.html

海淀区(中关村,温泉乡)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4-14: 北京海淀区看守所
01082587325
值班室:01082587030 医务室:01082587642
看守所对外:01082587110
所长王建新 01082587031、13801199160
政委张文林 01082587032、13801156109
副所长于杰 13911153919
副所长张建峰 13651266765

2018-11-04: 海淀区法院刑一庭法官:谭轶城,男,010-62697593,住址:海淀区京泉馨苑15号楼2单元501
书记员:杨茜,女,010-62697416,住址:北京市海淀区八家嘉苑

陪审员张宇

办案警察:
永定路派出所:王睿达 13701203588 住址:海淀区复兴路14号院22-3-322号

北京市海淀法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丹棱街12号,邮编:100080
电话:010-62697000
举报电话:010-82669519、62697037
院办:010-62697346
电话:010-62697000、62697691、62697085、62697777、62697196、62697009
服务大厅查询案件:010-62697690/1/2/3/4/5/6
投诉电话:010-62148899
对外咨询、接待电话:62697011
法官电话:010-62697361、62697687

院长:焦慧强
副院长:张家麟、张钢成、范君、张弓
纪检组组长:王运涛
政治处副主任:葛玲
审判委员会委员:贾柏岩、吕志强、何畔、武会珍、陈雷、张凤林、王建国、王京生、侯建中

2018-06-10:
马连洼派出所 于所长电话:1062960065
谭太旺 13681202039
杨学军 1082405206
张慧成 13601181562
陈钧 1062898175
刘全森 13911712508
7任晓鹏 1062825974
蔡文起 1082401944
刘京军 1062890784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108262805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总装备部89605部队总机:(010)66763629 海军总医院:(010)66958174 解放军261精神病院:(010)69731805 精神病三科:(010)6634621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