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京山线茶店站前进监狱,茶店监狱,茶淀监狱,男) >> 马晋,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4-18
案例分类: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1-04:北京前进监狱十一分监区警察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4/北京前进监狱十一分监区警察犯罪事实-264977.html

2007-03-01: 北京前進监狱恶警陈俊的累累罪行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的迫害事件中,大法学员马昂、马晋、唐基长被关進了“小屋”。他们都被戴上了手铐和脚镣,被施以更加严厉的管制。他们虽然绝食,但恶警并没有让他们少坐一会,多睡一会,经常在深夜很晚的时候,还能听到“小屋”那边铁链子哗啦哗啦响。很快他们身体就非常虚弱了,行动非常困难,走路需要“包夹”架着一点一点挪。

尤其是唐基长,因为腿有残疾无法走动,只好由“包夹”直接架起来走。有一天晚上,不知他们中的哪一位去上厕所,值夜班的犯人站在门口盯着看,看了半天说“跟死人一样了”。可见恶警把他们折磨成甚么样了。

“攻坚”不成,就搞“连坐”。三天后,陈俊等恶警把马昂的妻子找来劝说马昂。妻子见到丈夫成了这样,不禁痛哭流涕,伤心欲绝。恶警还让马昂的老母亲劝说马昂,并在监区大会上当着一百多人的面宣读那封信。而唐基长在此期间还遭毒打,恶警指使犯人用手砸唐基长的头,还在他的身上猛掐,前胸后背都被掐出了淤血,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这样恶警还逼着他写感想,他拖着手铐很吃力的写道:我虽然经受着这样的折磨,但是我不觉的苦,我感到很幸福,因为我是修炼人……恶警恼怒,继续折磨他。数日后,他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了,精神也出现了错乱。别人看到他就是精神失常的状态。

后来唐基长恢复以后,多次去找恶警陈俊,一定要他就这件事给个说法。而那个当时在现场看着并指使犯人殴打虐待唐基长的姓范的恶警,却矢口否认自己知道此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49928.html

2006-11-24: 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的补充
这篇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文的补充,比原文还长,恶党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啊!

我所知道的前进监狱十二监区仍被非法关押和曾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学员的名单:张敏涛、王璞、王一鹏、李国章、任晓坤、秦尉、王大平、李锟、李秀山、肖劲松、马红云、卢永生、姜海、唐基长、马晋、陈世华、杨继光、姜连友、王为宇、杨成山、杨晓民、李剑、徐化全、张彦宾、张立军、鲍守智、关智生、王奎、梁明华、庞有、夏靖宇、张健、王益、史庆文、马昂、赵立东、黄剑、武军、常贵友、王宏伟、刁九利、索镇江、韩世民、张则仁。

前进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是有一套系统的手段的。大法学员一被押到监狱门口,就有一台摄象机跟随拍摄了,一直拍到监区大厅。几个警察跟着,还有两个“包夹”犯人一起跟着,在外面时还比较随意,可是一进楼道门,气氛马上就变,两个犯人立即上来把大法学员的胳膊架住,把头一按,就象搞批斗一样。押到大厅后,还要对物品进行检查,甚至大法学员的衣服都要全部脱光,一丝不挂的被拍摄。这是对人的尊严和人格的极大侮辱。接着下一步就押到“小屋”去了。还是架着胳膊,按着头,不准左右看。通道里有犯人巡守,里面的人也不准出来。由此就开始“小屋”中的迫害了。

日常的监控也是经过严密布置的。不法人员平时如果发现哪个班的大法学员交流大法内容了,觉得“性质严重”了,就对哪个班进行“严管”。甚至谈论一下善恶有报之类的话题,都会被认为是“敏感”的。有一次,有两位学员下楼时聊了聊“青槐满庭,白杨无芽”,被“包夹”举报,就被叫到“小屋”好一番盘问。

二零零四年八月的时候,六班就被“严管”过一次。当天出工回来,大家都很疲劳,刚一进大厅,就听到一声厉声的呵斥“脱!”,一看是恶警陈红宾。大家都很纳闷,莫名其妙,以为有人夹带了什么东西了,要脱衣服检查,于是把上衣脱了;结果又是一声“脱!”又把裤子脱掉了;结果还喊“脱!”于是全脱光了。这哪里是检查,分明是在展开攻势,完全是恶党那一套。其实检查是假,他们就是要制造这种恐怖的气氛。

还没坐稳,几个恶警就气势汹汹的进来,厉声喊道“起立!”大家都站了起来。恶警嫌慢,又喊“坐下!” 重新喊“起立!”然后恶警陈红宾宣布对六班进行“严管”。此后天天就是所谓的“讨论”,什么宪法三百条,什么这题目那题目的出个没完没了。其实出题目是假,折腾人才是真。还专门从别的班调来一个犯人做班长,非常恶,稍不顺意就咆哮起来了,嚷嚷起来还没完没了。中午也在那里坐着,晚上睡的还晚,还要经常拉出去练队列拔军姿,总之就别想轻松得了了。

还有其他几个班也曾经先后被“严管”过。二零零六年一月,六班再次被“严管”,这次是把其它班里的几位坚信大法的学员集中到了六班进行“严管”的。几位大法学员是:徐化全、张彦宾、鲍守智、李剑、梁明华。其实这次徐化全是因为报纸上的一条关于星空的消息,说了句“科学家说的不对”,被“包夹”举报;张彦宾说了句共产党不好的话,被“包夹”举报;而李剑据说是传经文被发现。恶警要他们所谓的“讨论 ”,几位学员拒不“讨论”,并将恶警驳回。恶警恼怒,把李剑和徐化全关进了“小屋”。几天后,有学员给监狱上级机关写信,递到恶警陈俊那里,迫使其将二位学员放出,随后六班解除了“严管”。恶警们的所作所为连他们自己也不愿让他们的上级知道,见不得人。

但是这次学员们不愿再消极应对了,同时也想纠正自己的不足,于是纷纷站出来说话,恶警陈俊终于恼羞成怒,于是就发生了三月九日那一幕: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大举抓人。

恶警陈俊是二零零四年初由九监区调到十二监区做所谓“指导员”的,新“官”上任,想做出点“成绩”给上级看,为自己的仕途铺路。所以开始时做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而实际上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给大法学员“洗脑”,如何迫害大法学员。而且还经常与其他关押大法学员的监区的恶警们互相交流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经验 ”,还定期与其他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监狱(包括北京女子监狱)交流所谓的“经验”,交流的都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招。
......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迫害事件中,大法学员马昂、马晋、唐基长被关进了“小屋”。他们都被戴上了手铐和脚镣,被施以更加严厉的管制。他们虽然在绝食,但恶警却并没有让他们少坐一会,多睡一会,经常在深夜很晚的时候,还能听到“小屋”那边铁链子哗啦哗啦响动的声音。很快他们身体就非常虚弱了,行动非常困难,走路需要“包夹”架着一点一点挪。尤其是唐基长,因为腿有残疾无法走动,只好由“包夹”直接架起来走。有一天晚上,不知他们中的哪一位去上厕所,值夜班的犯人站在门口定定的看,看了半天说“跟死人一样了”。可见恶警把他们折磨成什么样了。

三天后,恶警把马昂的妻子找来了,要她劝说马昂,妻子见到丈夫成了这样,不禁痛哭流涕,真是伤心欲绝。恶警还让马昂的老母亲给马昂写信,来劝说马昂,并在监区大会上当着一百多人的面宣读那封信。

而唐基长在此期间还遭到了毒打,恶警指使犯人用手砸唐基长的头,还在他的身上猛掐,前胸后背都被掐出了淤血,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这样恶警还逼着他写感想,他拖着手铐很吃力的写道:我虽然经受着这样的折磨,但是我不觉的苦,我感到很幸福,因为我是修炼人……恶警恼怒,继续折磨他。数日后,他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了,精神也出现了错乱。别人看到他就是精神失常的状态。

后来他恢复以后,多次去找恶警陈俊,一定要他就这件事给个说法。而那个当时在现场看着并指使犯人殴打虐待唐基长的那个姓范的恶警,此时却矢口否认自己知道此事。

随后,大法学员梁明华也被关进了“小屋”。对于他,恶警陈俊大有将他一棍子打到底的意思,一副不依不饶的劲头。

二零零五年,大法学员王宏伟和陈世华在临出狱前不久,还被恶警关了一次“小屋”,一关就是一两个月。以前监狱让王宏伟缝过足球,把眼睛扎伤了,伤到了视网膜,视力已经非常的弱,恶警还让他在“小屋”熬夜,两只眼睛都熬肿了。

还有两位大法学员武军、秦尉,他们是二零零五年底二零零六年初被非法关押到前进监狱十二监区的。武军被关在“小屋”三个多月根本就没让出来,而秦尉出来后没多久就又被关了进去了,说他传经文。一直到三月九日,他们两位一起被押往了八监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6.html

2003-04-18: 北京大法弟子李凯、黄健、马晋、魏世均、王桂清、石敬萍(音)于2002年夏被非法抓捕,现关押在秦城监狱看守所。邪恶势力把他们列为大案要犯,准备近期重判。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京山线茶店站前进监狱,茶店监狱,茶淀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9-01-23:前进监狱
一分监区长 张超 18811662197
副监区长 姚一平 18811665967
教导员 柳刚 18611871369
副监区长 周连国 18811666907

刘光辉 副监区长电话不详,有知情者给与补充。

2018-05-27: 北京前进监狱副监狱长刘光辉
刘光辉妻子单位信息
单位:完美(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邮编:100086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76号二层
电话: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
传真: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800

2018-03-22: 北京市前进监狱:
通信信箱: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信箱
邮编:300481

公开电话:1600628(语音后选择按11)
负责收发信:010-53861751
狱政科:010-53861971、010-53861972、010-53861970-83589496
监察科:83589423
教育科:杨畅,电话:5386919018811665031

监狱长:曹利华
副监狱长:薛英奎
三监区区长:刘光辉(警号:1109423)
教育科长:陈俊。副科长:王树有
政治处主任:魏福科

2018-01-17: 非法关押柴桂金的监狱是:北京市监狱局清河分局柳林监狱,京山线茶淀站115-6号,信箱:300481,咨询电话:010-53862977

2017-11-05: 北京市前进监狱
邮寄地址: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信箱,邮政编码:300481
注:106信箱下每个分监区设一个分箱,比如要寄往一分监区,邮寄地址为: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1信箱
周连国
邮寄地址: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1信箱,邮政编码:300481
杨畅电话:538691901881166503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