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京山线茶店站前进监狱,茶店监狱,茶淀监狱,男)恶人恶行录

2018-05-27: 北京前进监狱副监狱长刘光辉的犯罪事实

姓名:刘光辉;出生: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九日
家庭住址:北京朝阳区百子湾家102号楼1单元402
单位:北京前进监狱(茶淀监狱)
职务:副监狱长; 警号:1109243
微信公众号:燕门刀客;手机:13920349204

刘光辉妻子单位信息
单位:完美(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邮编:100086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76号二层
电话: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
传真: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8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7/北京前进监狱副监狱长刘光辉的犯罪事实(图)-368059.html

2013-07-10:以下是已出狱的曾经协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0/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6465.html#1379234010-27

2012-09-26: 曝光前進监狱恶警刘光辉
刘光辉,男,前進监狱恶警,迫害法轮功极其疯狂,教唆罪犯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6/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3267.html

2010-12-03: 北京前進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北京前進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233214.html

2007-06-14: 北京前進监狱恶警凶残迫害大法弟子刘福江
刘福江:北京市昌平区人,于2006年被恶人挟持到北京前進监狱一分监区進行迫害,因其坚修大法,在来到的第三天就被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的副局长杨杰令狱政科长吕振旗,将其用铁链子把嘴捆上,后多次被包来的人员打倒在地上,恶人用弹眼球等方式不让其睡觉。其间刘福江曾多次绝食抵制迫害,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恶警将其送往集训队進行迫害,回来后刘福江仍继续坚持信仰。恶警加重对其的迫害,如今刘福江已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恶警还在利用各种办法对他实施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4/156833.html

2007-03-01: 北京前進监狱恶警陈俊的纍纍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49928.html

2007-02-22: 曝光被中共邪党利用的前進监狱恶警曹利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2/149448.html

2007-02-05:
经历和目睹北京前進监狱的残酷迫害
我曾因坚修大法,被中共恶党非法判刑,关押北京前進监狱两年多,亲身经历和目睹了邪党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北京前進监狱是北京政法委头子,邪恶之徒强卫经常光顾的地方,紧随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把迫害“真善忍”大法和大法弟子当作第一要务,它的明确目标是强制大法弟子“转化”,逼迫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再骂师父,骂大法。

我切身体验到这个邪恶的“转化”,其性质就是逼善转恶,劝善从恶,把好人变成坏人。这就决定了它采取的手段都是极其邪恶的。如:指派犯人做“包夹”。初期,监狱恶警直接参与迫害,酷刑迫害大法弟子,逼迫“转化”。

由于国际上的压力,监狱变换手法,其手段更加隐蔽、阴险,恶警经常指使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在幕后操纵。那些犯人都是因贩毒、抢劫、强奸、盗窃等等犯罪行为被判刑,被常人称为“社会渣滓”,而在监狱成了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帮凶,使恶人更加邪恶,好人也让你转为恶人。

犯人“包夹”两个看一个大法弟子,对坚定正信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就长期不让睡觉,还不断的肆意打骂、罚坐小板凳,逼保持一个姿势十七、八个小时,如果动一点,“包夹”就要拳打脚踢。

有一名大法弟子,50多岁了,進去时身体很好,他坚定不“转化”,恶警就反覆折磨他,长期不让睡觉,导致他血压升高到240,恶警依然不停止迫害,不让他上厕所,还让两个“包夹”逼着他在筒道里跑,造成他小便失禁,但迫害仍不停止,最终造成这名大法弟子昏迷不醒,被恶警们抬走了!恶警严密封锁消息,这位大法弟子死活谁也不知道。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5/148267.html

2007-01-08:
曝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北京清河看守所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大流氓头子罗干、周永康之流,以“迎接奥运”为藉口,不断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和社会人权人士。从明慧网的报导显示,最近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到清河看守所。

为了营救被非法抓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北京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不断地到清河看守所外面“发正念”,了解情况。

根据我们的了解、观察,北京清河看守所位于北京市龙岗路二十五号,看守所大门挂“龙岗路25号”牌子,但没有挂看守所牌子,看守所不远的东北面有“中国武警直属支队”和“中国武警北京总队第五支队”二个武警支队负责看押看守所。清河看守所位于清河派出所辖区内。


龙岗路25号的清河看守所正门
清河看守所办公主楼和辅楼
清河看守所西墙和圆形哨塔

北京市海淀区清河看守所(海淀看守所)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龙岗路25号 邮编100085

清河看守所所长电话: 10-62902266转3500
所长 白刚 010-62902266转3502 3500或3582
所长 朱玉朝 010-62902266转3711
队长 朱峰
值班预审电话:010-62905258转3770

北京清河派出所 电话: 010-62948550,010-62913352,010-62934169

2006-11-20:
北京前進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位于天津汉沽的北京市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常常被邪党作为对外宣传以蒙蔽国际社会、欺骗民众的窗口工具,常常组织一些参观活动,给外界造成“一切良好”的印象,藉以掩盖它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实质。我们要说的是,环境的改善和硬件设施的改造与人权的好坏并无必然的关系。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讲,这里是迫害延续的地方,是邪党持续行恶的地方。事实上,邪党人员们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与迫害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只不过它们采用了更加隐秘的方式而已。

前進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是严密的监控,它们所统一采用的监控方式是:除了普遍的每个监室内都有监视探头由狱警监视外,还对每个法轮功学员派定一个犯人進行监视,这些犯人称为“包夹”。所以,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它们的监视之下的,并且强迫法轮功学员凡是与法轮功有关的内容一律不准交谈。出入监室这些 “包夹”都要跟着,没有“包夹”跟着就不准走。就算是打饭、洗漱、上厕所也要跟着,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有专门值班的犯人守着,学员晚上上厕所,那就由值班的犯人跟着。平时在长桌两边坐着时,法轮功学员也是被“包夹”间隔开的。

关于“包夹”的问题,学员们曾多次与监区警头進行交涉,警头却谎说那是“保护”。后来干脆做出了一个规定:以后谁也不准叫“包夹”,一律叫“互监”。换汤不换药。

另外,法轮功学员接见亲属也是在严密的监视之下。接见室分A、B、C三个区,A、B区都是面对面敞开式的接见(其他监区犯人接见处),而C区却是用钢化隔音玻璃一格一格的隔离开的,法轮功学员只能在这里接见亲属,接见时是通过话筒進行交谈的。里面还有监控室,对法轮功学员接见的全过程進行监视、监听,并对谈话内容進行录音。

以上是邪恶对法轮功学员日常生活的监控,一种特殊的迫害。如果说严密监控是在给法轮功学员的精神上枷锁,那么,以下邪恶的所作所为却是实实在在对法轮功学员肉体和精神两方面的严酷折磨。当然,这些事情参观团是看不到的,因为见不得人的事它们都是藏起来在背地里干的。它们怎么干的呢?每个监区里都有一些小房间,通常叫做“小屋”,这就是它们行恶的地方。用的甚么办法呢?那就是长时间罚坐。

由于大法弟子持续讲真相,国际舆论及各方面对邪恶的压力很大,而邪恶又想把这个地方当作掩盖其罪行的宣传窗口,所以就改变以前的做法,采用了这种隐蔽的、变相的折磨人的方式。其具体做法是:一个小凳儿,20公分大小,20公分高,坐的时候要坐直了,两腿要并上,膝盖不准分开,两脚要并拢,脚后跟要收回来贴在小凳边上,两手还要五指并拢放在膝盖上,指尖不准超过膝盖,目视前方,不准闭眼,不准打盹。中间坐着的是法轮功学员,两边一边派一个犯人看守,必要时前面还要再派一个犯人看守。总之就是要保持那样的姿势,一直坐下去,一天十几个小时甚至二十几个小时的坐在那里。如果不合“规矩”了,旁边的犯人就要“发挥作用”了。

人那样坐着,看上去平常,可是时间一长就该知道那是甚么滋味了。是紧是松,标准是由邪恶人员把握着的,那是要看所谓“态度”的,不配合那就一直坐下去,一天、两天、十几天、几个月…… 晚上要想睡觉,它们也得“感觉感觉”,如果觉的“态度”还凑合,那就睡的早点,如果觉的“态度”不行,那可就不一定了,三四个小时是睡,一两个小时也算是睡,总之还不能让人们说它们是“不让法轮功睡觉”。

邪恶人员就用这种办法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肉体,消磨法轮功学员的意志。经常会有法轮功学员被关進“小屋”去经受那样的折磨,其中吴引倡就反覆多次的被关進去过,一关就是一两个月,甚至更长。

初被押到前進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直接关到“小屋”里進行隔离。监区的通道里有值班的犯人巡守,所以“小屋”里具体情况怎么样,正在做甚么,外面的人是很难了解的。邪恶人员把这作为一种制度在实施,还恬不知耻把这叫做“入监教育”,翻开《监狱法》看看,有那一条规定了用这种方式“教育”人了?它们就是在肆意妄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它们如果发现哪个法轮功学员有所谓的“问题”,或者有“包夹”的打小报告,那么那个学员就很可能被再次关進“小屋”经受折磨,这样的事是时有发生的。

2006 年1月,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因传递经文被发现,或说了“敏感”的话被“包夹”举报,结果被关進了“小屋”。因为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屋”的事时有发生,学员也多次与警头交涉过,未果。这次事态比较严重,于是许多学员纷纷站出来说话,找警头進行交涉。后来,警头看到找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便决定选几位法轮功学员作为代表進行“座谈”。持续谈了几天以后,邪恶人员终于恼羞成怒,撕下了以往伪善的面具,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严厉的打击措施。

3月9日,它们以监狱为后盾,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开始大举抓人,制造的恐怖气氛与99年7.20邪恶镇压法轮功时是如出一辙,像是天要塌一样。就这样抓走了我们7位学员。这7位学员是:关智生、王为宇、王益、张健、黄剑、秦尉、武军。邪恶宣布的罪名是所谓“扰乱监管秩序罪”。9日、10日这两天,京津地区黄沙漫天,出现了多年罕见的大沙暴。

邪党人员抓人的同时,对整个监区也实行了严管,对法轮功学员加强了控制,有狱警还威胁说,“谁要是私底下互相打听、互相议论,严厉打击!”。后来证实,7位学员是被关到了8监区,“隔离审查”。11日,邪恶开始对全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全面的排查,说是找是否有组织或者是否还有其他与此事有关的学员,结果马昂、马晋、唐基长(手臂、腿有残疾)等几位学员又被关進了“小屋”,并给他们戴上了手铐和脚镣,于是马昂、马晋、唐基长开始绝食抗议。这一天,窗外大雪纷飞……

目前,前進监狱专门用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有三个:一监区、九监区和十二监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大概有150人左右。刚才所讲的是发生在十二监区的事,其他两个监区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事实上在此次迫害事件发生之前,一监区就有一位姓刘的学员被镣铐加身的押往了“集训大队”(一个极其邪恶的地方,每天就是那108个动作,每个动作都要听口令,没有口令不准动,吃、喝、拉、撒、睡,一切如此。出门、進门、走路转弯,都要立定跺脚,直角转弯再跺脚,每次跺脚都要声嘶力竭的喊“报告!到!!是!!!”),被集训六个月。此次十二监区迫害事件发生后,监区警头曾对本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说,“我要看看谁会成为十二分监区被送去集训的第一人”。

十二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起主要作用的狱警有四人:指导员陈俊(警头)、指导员孟凡国、中队长陈红宾、中队长张洪海。

面对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邪恶一方面极力掩盖它们的罪行,一方面投入巨资对一些监狱進行了改头换面的改造,以逃避国际社会对其监狱人权状况的指责,而背地里却从未放松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与迫害。好像是2004年的时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来人调查,对李昌等法轮功学员進行了问询。事后,警头说,“国家领导人对这次谈话非常满意”。可想而知,在这样严密的监控和安排之下,还能谈出甚么结果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0/142833.html

主页 受害人榜